富贵妻第1一7章

  序幕
紫薇仙人闭目盘坐,尽力的要自己不去理会那个靠在她身边,并在她颊边不
断唿出热气的男人;可是,不论她怎麽努力,他那男性的热力与气味还是如魑魅
般密密的网住了她,让她的感官、鼻息之间全都盈满他独特的气息,不仅扰乱她
的思绪,更让她的心湖泛起阵阵涟漪。
自从上次太上老君来她这,说了一大堆有关宿命的话之后,就将她照管的
五个女娃儿,与她身边这个男人其下五个亦正亦邪的男娃儿送到凡尘,说什麽要
让他们共续前世缘,以化解人间劫难。可却也开始了她的劫难,因爲这个男人自
此以后就如影随形的紧跟着她不放,连一刻喘息的空间都不留给她。
现在她简直是后悔极了,当初她是鬼迷了心窍不成竟然会答应那个白发老
头儿,要与这个男人共同监视娃儿们投胎转世后的情形,以适时的伸出援手来帮
助他们,哪知现在弄得自己必须与他朝夕相伴。
但,她现在才明白,那太上老君真是奸诈无比,因爲就算她不和玄元天魔在
一块儿,她自个儿也能监看他们的行动而给予帮助,何必让一个虎视眈眈的男人
跟在自己的身边,害得她全身不自在。
她可不是一个迟钝的人,哪会不知道玄元天魔那双如魔魅般漆黑的眼眸,
透露出一天比一天更加深沈的渴望和欲望,就像恨不得一口将她给吞下肚似的,
那炽热的目光几乎要灼伤了她,令她不知所措,但只能以淡然的态度相待,且极
力掩饰自己被挑起的丝丝骚动。
玄元天魔紧靠着她的身子,嗅着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对她的喜爱之情,
也因爲这些日子来难得的亲近而加深;不过他十分不满她所刻意表现出来的疏离
感,那让他既生气又沮丧。
她愈是想要和他保持距离,他就愈要和她形影不离,死黏着她不放,霸道的
进占她的生活、入侵她的领域、进驻她的心底;让她眼睛所及之处全都是他的身
影,感官之中都充斥着他的气息,渐渐地习惯他的存在,以达到掠夺她的目的。
紫薇再也受不了他蓄意的紧靠着她,于是她睁开双眼,十分不悦的低斥道:
「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呵!她终于在沈默多日后对他发出抗议之声了,这
正是他所期盼的,他情愿她反抗他、与他舌枪唇战,也胜过没有反应来得好,他
的眼闪过一抹幽光,一只手臂更是蛮横的环住她的纤腰,让她的身子更加依紧
他的胸怀。
「不行!」玄元天魔不但没有照做,反而还更加过分的紧搂着她,嘴唇也缓
缓地在她柔软的耳垂上滑动、啜吮着。
他放肆的程度让紫薇动怒,伸手想给他一个教训,没想到他早已洞悉她的意
图而加以制止。
「你这个恶魔,放开我。」「可我不想放,也舍不得放。」好不容易有一亲
芳泽的机会,他又不是傻瓜,岂会白白放过呢
紫薇知道自己的力量敌不过他,原本只是气恼在心,但见他如此放肆的举
动,她决定一定要他离开。「你马上给我离开这,永远都不准再出现。」只可
惜她的最后通牒,一点儿都影响不了他,因爲人都在他的怀了,他岂有放开的
道理就算是耍赖,他也非要赖上她不可!
「不要!」他的拒绝、他的无赖,让紫薇十分愕然也十分生气,她讨厌他带
给她的感觉,讨厌他让一向清心寡欲的她,变得不再像是自己;她好害怕这种转
变,所以她直觉的反应就是抗拒。
「不管你怎麽做,我都不可能接受你,也绝不会动心,你还是死心吧!我决
定不再和你共同监看他们,我相信我一个人也有办法照顾好女娃们。」她的话让
玄元天魔的心好似被针扎了一般的难受,但他选择忽略,他的天性是魔,对他而
言,她这些无情的话语,根本就无损他对她的执着。「很可惜的是,在千年前你
救了我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们一生的纠缠,就算你现在想要逃,也来不及了。」
「自以爲是!再不放开我,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她的语气变得清冷,大有不
惜与他一拼的坚决意味。
「你以爲你躲了我一百年后,我还会那麽轻易的放过你吗」他根本就不理
会她的威胁,坚持要得到他想要的。
紫薇可以感觉到他的心意有多麽坚定,心底闪过的竟是莫名的悸动,他的手
竟趁着她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时,抚上了她的身体,让她的体内升起一股陌生的
骚动;这股陌生的骚动几乎要淹没了她,让她不由得恐惧起来。
她不愿意让他影响她,那会让她失去自我,况且她的自尊心也无法对他降服,
她只想要平静自在的生活,不需要多一个他来扰乱。
「不!」她有些惊慌的喊了出来,努力挣扎着不让他再对自己上下其手。
「你这个可怕的恶魔,我们魔仙本就不两立,我是绝对不可能会接受你的。你快
给我磙,否则休怪我无情。」她慌乱得口不择言,硬是要在他们之间画上界缐。
谁知,玄元天魔那张充满男性气概的粗犷脸庞却意外地笑了,猝不及防地将
他冰冷的双唇覆盖住她那张气唿唿的红菱小嘴,堵得她整个人惊骇得动弹不得。
如此恣意妄爲的行径,就宛如他的魔性本质。他完全不在乎她的抗议,只要
是他想做的,没人能阻挡得了;就连这个霸道的吻也一样,她根本就无从防范,
又怎能掌握得住这男人反覆无常的行爲与个性呢
毕竟,这一百年来,他可是从没对她动手动脚过,又哪会知道他现在竟然会
放肆到如此倡狂的地步
愤恨的美眸紧瞪着他,却无力阻止他的唇温柔地摩挲着她柔软的唇瓣,那种
酥酥麻麻的感觉在她的心底丝丝地泛开……
她不能!
紫薇伸出双手用力的推着他的胸膛,她必须要有所反击,不能让这种荒谬的
情况再发生了。她张开嘴巴想要对他说些什麽,他却狡猾地将他的舌迅速的探进
她的嘴……
他湿软的舌头钻入她的口,简直是吓坏她了,从没有尝过情欲滋味的她,
几乎要招架不住他蛮横的入侵行爲,想要推拒他的舌头,粉色小舌却不经意的触
到他的,怯怯的想要退缩却又被他给灵巧的吸卷住。
在她恼怒于自己的笨拙之际,他却满足的享受着她柔软的触感与品尝她唇内
的甜美香气,他痴狂、贪婪得想要索取更多,大掌覆在她的脑后,让她更加贴近
自己的脸庞,紧紧的搂着她柔软轻盈的身躯。
他是魔!从他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将她占爲己有。在他
的世界,唯一存在的就是掠夺,只要是他看上的、想要的,尽管伸手去取就是,
根本不必顾及别人意愿的问题。
在他的想法,只有自己是最重要的,只要他能得到满足,别人的意愿与想
法一点儿都不重要。可是他不懂,爲何在碰上她之际,这一套却再也不管用了。
她的意愿、她的情绪、她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一件极爲重要的事。所以,
他才会愿意如此辛苦的等了她一百年,只希望有一天能够接近她、占有她。
现下,可利用的人自己找上了门,他岂有不利用之理他和太上老君那老头
儿所协定之事,根本就无损于他,甚至还有利益可得,他自然乐于配合。而且在
这项议定之中,那老头儿爲了取得他的信任着实花费了些工夫;他拿出实质的利
益交换,遂他才愿意让那五个男娃儿下凡去。
他根本就不在乎仙界那些什麽规矩、尘劫、姻缘的,他会配合他们,只不过
是想要得到他要的东西,无关乎其他;那些劳什子的天命、救世等等,和他这个
天魔有什麽关系还是留给那些自称仙风道骨、具有慈悲心的仙人去做吧!
怀这具软玉温香才是他感兴趣、在意的,其他的人全都不入他眼,随着她
益加升高的体温与急促的唿吸,他的双唇在她敏感的耳垂轻轻的吹气。
然后,他用双手扣住她的臀部,迫使她与自己紧紧的相贴,压根儿不理会她
的挣扎。
这麽激情、陌生的情潮不断地向她袭来,让她几乎无力招架,她知道一切完
全失去了控制,她原本平静无波的心,竟然会在他的抚摸和挑弄之下,情不自禁
的心荡神驰。
如此放荡不知耻的行爲,根本不可能会存在于她的生活及想像中,如今,藉
由他而真实的呈现出来,造成她心极大的震撼。毕竟,她是由仙人所幻化而成
的,骨子的道德感自然无法避免的在这个难堪的时刻涌现。
这种微妙的心理,让她觉得自己好似与他发生了什麽见不得人的事一般,不
仅严重的羞辱了她,也让她下意识的想还击。
一道红色的光彩,如光束般地击中与她相贴而陷在欲望之中的玄元天魔,他
毫无防备的承受了她这一击;但却是无法撼动他一分一毫,他的双臂依然紧圈着
她的身子,他的唇依然印在她的唇上,他只是缓缓地睁开眼睛直视着她。
两人贴着脸庞,如此近距离的四目相对,紫薇的美目流露出一丝惊慌,而
玄元天魔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却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反射,她觉得这一击对他好
像不痛不痒似的,让她警觉到他深不可测的魔力。
她知道自己只使出三分的力道,爲的只是要将他给弹离自己的身上,谁知他
竟无动于衷,让她不禁心慌了起来,她实在是太低估他了。看来,她就算使尽全
力和他打起来,可能也是落个惨败的下场。
不过,她原本就不打算与他爲敌,更不打算和他拼命,她只想要他远离她;
她相信,凭她的修爲,只要再使个几分力,绝对可以弹开他的。
她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因爲在她的内心深处是不想要伤害他的。
「放开我!」她言下之意已经十分的清楚,他若是再不放手,她将会再度对
他发出攻击。
可是,他根本就不想放、也不愿放,她那点小攻击,他根本就不放在心底。
其实,她刚才一发动攻击,他就察觉到了,只是他没有抵挡也没有反击,因
爲他十分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愿对她出手,只要他一出手,他的半分力道都有可
能会伤到她,这是他极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他默默的承受她的攻击,然后在体内转化于无形,她的功力在他眼
根本就不算什麽;所以他给她的回应只是一记冷冷的笑意,然后覆在她唇上的唇,
更加重力道的吻着。
两人就在如此诡谲又四目相交之中,形成了对峙的僵局。
她知道,她若不行动,等于在告诉他,自己已经臣服于他并接受他的存在;
于是,她一咬牙,再次对他发动攻击,这次力道又增加了几分,而且发出了上层
的法术,决定非将他给弹开不可!
谁知,射入他体内的光束却依然和刚才的情况一样,让她微愣了一下,怒气
随即爆发开来。好!很好,看来是她太过善心怕会伤到他,所以才会让他没有任
何的反应,难道她的法术真的在碰到他之后就变得如此不济
她简直不敢相信,就算他的魔力再怎麽高强,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啊,何
况她已将攻击力提升了,没道理他会一点事都没有。她可以看得出,他对她的攻
击没有展开任何的防御;若有的话,她应该会受到反弹才是。
但她根本一点事也没有,这表示她对他的攻击他全都承受下来了。可是,爲
什麽他会没事难道他的魔力真的深厚到教人可怕的地步不成只要一想到这个
可能性,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也难怪连仙界之人都害怕他的存在,他的力量实在是太骇人了,简直到了难
以估测的地步。正当她想要发出十成的法力来击退他时,却愕然的瞪大美眸,因
爲她发现他的嘴角正缓缓地流出血丝来,同时也沾染到她的唇……
温热略带腥味的感受震撼了紫薇,她这才明白,他只不过是运用了高深的功
力,将她对他的伤害默默承受下来罢了,所受到的创伤全都藏于体内;然而第二
次的攻击,却让他无法承受的流出血来,可见他的伤势必定不轻。
她移开唇来,表情变得十分凝重。「爲什麽不躲开」他静静的看了她好一
会儿后,才回答她的问题:「我不能让你受伤。」一句简短的话道尽他对她的保
护之情,让她的身子震动一下,惊讶的看着他。
「你……」她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没想到他竟然有这般的心思,霎时让她
的心流过一丝暖意与悸动,她该爲他的举动而感动吗
「没有人要你这麽做!别以爲这样做我就会感激你。」「我没要你这麽想。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没想过你怎麽想。」他愈是说话,嘴角的血就愈多。
只要他在她伤他之时,对她做出防御措施,将她的力道反弹回去,他必然不
会受伤;可他现下不那麽做的原因,却是爲了她,这……看到他嘴角流出更多的
血,她根本就没法再去细想什麽,反射性的拿出丝绢就往他的嘴角擦去。
「我绝不会因爲这样就接受你。」她嘴虽是这麽说,但擦拭血迹的动作却
显得轻柔而小心翼翼。
玄元天魔放在她纤腰上的手臂也因爲她的动作而倏地收紧,默默的任由她替
他擦拭着,一双幽黑的眸子死盯着她看,眼神专注得似乎没有任何事可以转移他
的注意力。
被他这样盯着看,紫薇的心在这一刻竟莫名的起了异样,心儿彷若要跳出来
一般,脸颊也似乎要烧红一般,她怎麽会对他有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愫
这下子全都乱了!她弄不明白自己对他究竟是怎麽样的感觉。原以爲她可以
淡然的面对他,可现在却……
按在他嘴角的白色丝绢染上了血红,如此的触目惊心,让她的眼眶微湿了。
玄元天魔虽然受了伤,但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她的身上,所以她的任何情绪
波动都逃不过他的眼,他的嘴角浮现一抹邪魅的笑,他知道她的心已爲他而动摇,
他相信只要继续努力下去,她终究会属于他的。
可恶!他明明就是个带给人们灾难的瘟神,只要碰上了他,谁就活该倒楣;
现下可好了,那个活该倒楣的人,竟然变成了他!
他的眼角一扫,看见身后跟着一名生得粉嫩可人、惹人怜爱的女娃儿,她的
小脸因爲哭哭啼啼的而皱成一团,看起来更加的惹人心疼,脸上垂挂着两行泪水,
嘟着红菱的小嘴儿,迈着两条短短的小腿紧跟在他身后。
只要一看到她小小的身影,他的头就忍不住疼了起来。自从他的主人开始来
这追求他要的女人后,他就得常常跟着来这虚无缥缈之境,原本他还可以怡然
自得的在这个地方闲逛乱晃;谁知,被这个女娃儿给盯上后,他就再也甩不掉这
个小包袱了。
每次,只要他一来,她就像只小狗看上他这根骨头似的,紧巴着不放,让他
都快被烦死了。他不懂那次他是哪根筋不对劲,竟会走向这个哭得像个泪人儿的
女娃面前,发挥他那少得可怜的好心,开口询问她怎麽了,干嘛哭得那麽伤心。
就这样一句不经心的询问,也不打算知晓答案,就要离去的他,竟然被她视
爲关心她的好人。从今以后,她就变成他到这来再也甩不掉的包袱了。
而动不动就哭,根本已经是她的专利,不论多大、多小的事儿,对她而言都
可以是引发她泪水的凶手,而他却倒楣的成爲她的「倚靠」。
像现在,她竟然爲了他来到这没让她知道,而哭得淅沥哗啦的,她那满含
委屈的眼直瞅着他瞧,好像他犯下多大的罪过似的。
拜托!每次他一来,不都是一下子就被她给发现了吗就算他刻意想要躲她,
她还不是有办法找到他;虽然他不知道她是怎麽办到的,可每一次还不是都被她
给发现了。她这样还不满足,也不知道在哭什麽,难道他有那个义务非得向她报
告自己的到来啊
真是受不了!他都不知道他要带给人家的霉运,什麽时候转嫁到自己的身上
了,才会惹上这个小麻烦。愈想,他的脚步就愈快,直到身后传来物体砰然倒地
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一声尖叫……
然后,一阵震耳欲聋的哭号声传入他的耳朵,他的脸色霎时变得十分难看,
该死的!她的哭声简直比魔音穿脑还可怕,就连飞禽走兽都纷纷走避;气人的是,
他就是无法像那些动物一样,若无其事的走开。
他的脸颊不由自主的抽搐着,不懂爲何在听到她的哭声时,竟会感到微微的
心疼,这种从不曾、也不该出现的情绪,让他心烦不已;想要再往前跨出的脚步,
竟然踏不出去,在她的哭声中踌躇不定。
「瘟哥哥,痛痛!」富贵星在跌倒后,只能吃疼的不断叫着前方的人,原本
因爲哭泣而皱成一团的小粉脸,现在更是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并期望他来拉她一
把。
他真的无法忍心丢下她不管,他不懂自己究竟是怎麽了,不去多想这种微妙
的心情,他转过身,看着地上那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地上、还仰着一张小粉脸
儿、可怜兮兮的凝睇着他看的小人儿。
他不由自主地边走向她,边凶巴巴的斥骂她:「你真笨!连走个路也会跌倒,
跌倒了也不赶快站起来,趴在那做什麽你以爲你这姿势很好看吗」嘴虽
然对她充满了斥责,动作却在不经意中流露出少有的温柔,将她给拉了起来;他
这个动作却奇异的让她笑了,他的心不由得一动。
这个爱哭鬼笑起来还挺令人心动的,就不知道她那麽爱哭做什麽哭起来丑
死了,他一点儿都不喜欢,他还是爱她这样的笑容,看了满舒坦的。
「好了,别哭了,再哭下去,这都要闹水灾了。」「嗯。」她乖巧的点点
头,十分听话的把泪水给收了回去,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又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
笑顔;她扯着他的手臂,将脸颊靠在上面,撒娇的说:「我就知道瘟哥哥是个大
好人。」她的赞美不禁让他翻了翻白眼,横眉竖目的对她喝道:「不要说我好!」
谁知,他的凶脸又让她的灿顔十分迅速的转变爲皱脸,那张哭丧着的脸几乎又要
哭起来了。
见状,他连忙提前喝阻她:「不准给我哭出来!」他的喝阻,让她脸上的表
情全冻结了,只好用着一双十分哀怨又委屈的水眸瞅着他不放,让他简直要抓狂。
「不要每次都给我摆出这种表情来,好像我欺负你似的。」这种无辜的表情
让他看了就头皮发麻、心情恶劣。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有着十分坏的脾气,而这罪魁祸首就是她!都是她惹
得他大动肝火的,全都是她的错。
他一古脑儿将自己所有的缺点、恶劣,全都往她身上推,一点儿也不肯承认,
这其实是他骨子的劣根性所造成的。
她的小手在他衣服上十分委屈的扭着,一双晶莹的眼眸小心翼翼的在他身上
转呀转的,然后才以着颤巍巍的语气对他说:「你、你好凶,你的脾气不好。」
什麽他愕然的瞪大眼睛,这可恶的女娃儿,也不想想这是谁造成的,还敢怪罪
到他身上来好,很好!他忍不住扭曲嘴角,十分邪恶的看着她,然后在她的手
指指向他时,突然张口用力一咬,让她痛得大叫,并马上泪眼汪汪的大哭出声。
看到她那个样子,他突然有一股恶意的报复快感流过心田,让他觉得心情好
极了。哎呀,他怎麽觉得在自己欺负过她后,她的哭声听起来竟是这麽的悦耳呢
或许,让她跟着他,当他无聊时逗弄逗弄她,看她哭得乱七八糟的,也是挺
爽快的一件事呢!这麽想着,他不禁露出恶魔般的笑容。
「好了,别哭了啦!」哭那麽久,他怎麽和她谈事情啊经过那麽久的时间,
他怎麽会现在才想到这个好主意呢他想,一定是她那哭天哭地的本事,把他的
聪明才智都给吵飞了,所以到现在才想到。他十分恶劣的又将过错全往不知情的
富贵星身上推。
想想,虽然她看起来笨了些、爱哭了点,可他的日子现下也过得挺无聊的,
加上他的主人不知要多久才能追到那个女人,所以这必定是他未来还要常来报
到的地方,只是这他都逛烦了,不找点乐趣,好像有点对不起自己。
嘿嘿!是你自己要赖上我、跟着我的,那就别怪我把你当成乐趣来玩玩啰。
只可惜,他的这个鬼主意,反而改变了他们之间的命运,让他们要用一生来
牵扯不清了。
先把人家给弄哭了,不但不安慰人家,还要人家别哭,怎麽会有这麽恶劣的
人呢富贵星默默不语的心底念着,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麽。
她虽然天真、喜欢跟着他,但她也可以十分敏锐的瞧出他眼中闪着的邪恶光
芒,是针对她而来的;以前他从来没有对她露出过这种眼神,于是她下意识的倒
退了一步,却差点绊倒,幸好一只手臂及时圈住她的身子,才没让她又跌倒了。
她开心的擡头对他笑着,知道他又解救了自己一次。「谢谢。」他的这个举
动,让她完全忘了刚才她所察觉到的情况,只是毫无防备的对他露出感激的笑。
可是他却意识到她的举动,十分不悦的要摆出臭脸,但她的笑脸却让他的情
绪好了些,因此他决定直接切入主题,于是对她提议道:「我们来个约定好了。」
「什麽约定呀」「如果你想要跟着我,那你就要乖乖听我的话,这样我就让你
跟,每次我来时,也都来找你,怎麽样」他的提议让她欣喜的瞪大了眼眸,
「你是说,只要我听话,你就要让我跟在你身边」「没错!」他点点头道,
「不过,我只要发现你不乖,那我就要把这个约定给取消。」听到他这麽说,她
那张粉嫩的小脸马上笑了开来。「好,那我们来打勾勾。」看到她伸出手指想要
和他打勾勾,他的眉头忍不住蹙了起来,十分不赞同的看着这个幼稚的举动。他
干嘛要和个奶娃儿做这种无聊的举动啊何况这麽做也会有损他的面子,多难看
啊,他才不要!
可是,当他看到她那张充满期望的小脸一直热烈的盯着他看,不知爲何,他
就是狠不下心,只好告诉自己,他是爲了未来的乐趣才勉强爲之的。但他根本没
想到,他这个动作,无形中就是爲了要讨好她。
当两人的手指交握,打下彼此约定的印记之后,一道洪亮的声音却在他们的
身后响起;然后在他来不及防备的情况下,他的后背被一道光给打中,在瞬间就
直往下坠∣∣「既然你们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约定好要陪伴在对方身边,那麽
我就做个顺水人情,让你们完成这个心愿吧!」太上老君对于自己再次偷袭成功
的将瘟神给打落凡间,让他去投胎转世有点儿窃喜,可是却也有一丝哀怨,真不
知自己爲何会沦落到必须对这些小煞星们采取这种小人步数的地步。
但他随即在心底安慰自己道:没办法嘛,谁教他面对的是煞星;若是不用这
种方式,他们哪会乖乖听话的下凡去哪像他的五福星这麽可爱呀!
一说到五福星,他马上笑吟吟的将目光移到那个因爲瘟神掉落凡间而哭得像
泪人儿的富贵星身上,他来到她面前,低头对她说:「小娃儿,你就别哭了。」
她不但不理他,反而哭得更加大声,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责怪他将她的伴儿给
打下凡去。
太上老君忍不住苦笑,看来这娃儿下凡去,注定要爲瘟神而在情路上受苦了。
唉!他还真有点不忍心,但是天命难违,他只好对她说:「别瞪了,本君就
送你下凡去,和他作伴吧!」不待她同意,他随即手一挥,就将她给送下凡间去
了;然后从怀拿出两个泥娃娃,用红缐紧紧的系牢,接着他又去找下一对要下
凡的人儿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