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安西教练

  她把头埋在我跨下,舌头轻轻的舔着 我的老二 我的大老二左手紧紧握住我的淫根,轻轻的套弄;她的头,有韵律的上下起伏。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看不见自己的小老弟,只看得见她的秀发,她专注的神情。
「轻点,宝贝。」我说。
「手还是嘴?」她咕哝着、含糊不清的回答。
「手。」我说。「记得,左手只是辅助。」
「谁说的?」她问。
「安西教练。」我如斯答道。
她是一个爱打篮球的女孩。
昨晚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在球场。
连日的阴雨绵绵终于过去,难得有一天地是乾的。
从四点打到晚上十点,我跟个疯子一样。
打到夜深了、人散了,剩我一个;
剩下我、剩下一颗斯伯汀、剩下篮板与篮框,剩下她。
她在旁边看了整晚,不知道是哪位球友的七仔,等大家都走了,我才发现她还坐在那里。
原来她只想趁没人的时候偷偷的练习投篮。
于是我走过去打招呼。
「你好,我叫廖震,你呢?」主动问安是身为男人的应有礼貌。
「我叫小晴,你好。….我可以一起练投吗?」她睁着大眼睛问,带点外国口音。
「好阿!欢迎」我说。又问:「你喜欢打球吗?」小晴用力的直点头:「廖震,我好喜欢打篮球阿…..」我们打了好久,从一开始的各自练习投篮,到后来比赛罚球,最后变成我跟她单挑,陪她打好玩的,当然我有让她,我不准跳,不准防守。
可是她还是眼看着就要输了,不服输的她眼眶逐渐泛红。
因为眼看着就要输第十场了。
我只好鼓励她:「直到最后也不要放弃希望,一旦放弃了,比赛就结束了……」小晴精神为之一振,开始毫不放弃的想办法在我面前尽量投篮,投不进也拼命的跟我挤在一起抢篮板,不断的用她的 34C 把我卡在外面。
我感动了;
我小弟弟也感动了。他不断的起立向小晴行最敬礼。
所以我开始能放水就尽量放水。
当然,能摩擦的也要尽量摩擦到。
终于,小晴在连输了九场之后,拿下了面对我的第一胜!!
她开心的抛下篮球,跳上来抱住我大喊:
「我赢了!我赢了!!廖震,我好喜欢篮球阿!」豪乳逼得我窒息,我的鼻子被卡在乳沟之间,不能呼吸。
但隐隐约约还是闻得到一股淡淡的摄人心魄的香味,虽然被掩盖在汗水味道里。
休息的时候坐在旁边聊天我才知道,
原来身为中日交换学生的小晴想参加她系上的女篮,可是因为胸部大,屡遭排斥,甚至还被讥笑:「胸部那幺大,行动不方便怎幺打篮球!!」所以发愤要趁没人的时候来球场好好练习。
越听我越感动,越听就越疼惜她。
胸部大不是她的错,好比老二大也不是我不对一样,这怎能拿来攻击一个人呢?
于是我便开始教她投篮的技巧,叫她慢慢重头开始练习。
下次她们系上女篮比赛前,必须投满一万颗球。
「真的吗?廖震,要投一万颗球耶!」她不敢置信的问我。
「真的,阿等你投完这一万颗球,我再教你体位…ㄜ..不,我是说跑位的技巧。」惨了….讲错话。
小晴脸上红了。她似乎听到我刚刚话语中的小错误。
气氛好尴尬。
她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要说什幺,就这样僵住。 空气都停止流动了。
大约停了好几秒有吧!
我突然下定决心,猛地往她脸颊亲一口。
小晴的眼睛突然睁得好大,转头过来看我。就这样盯着我看,看到我心理发毛。
就在我心想:「惨了,糟糕了,要挨巴掌了….」的时候,她竟然把眼睛闭上,嘴唇凑了过来亲我!!
我们就这样开始热吻了!!
天阿!!这什幺状况!!
春风,就这样悄悄地在闷热的夏夜吹拂了开来。
我们最终在球场旁的公厕解决了彼此的需求,
幸好在如此的深夜里只有野猫野狗会经过附近,没人听得到里面传出的淫声浪语。
小晴不嫌我的屌臭、又充满了汗臭味,
仍然一见我掏出它便急忙的伸出左手紧紧地握住根部,嘴巴凑了过来想吸。
「可怜的孩子」我心里想着,一边伸手轻摸她柔顺的黑发。
「一定是很久没吃过灌强了……」
只不过有时握得太紧我会痛,
只好不断的提醒她:
「轻点,小晴,左手只是辅助呀!?」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