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族秘密》

  家族秘密(1)
我叫王天赐,今年二十岁,是一个二专生。我没有英俊的外表、丰富的学
识,只有满身的肥油、一脸的痘子以及一头的杂草,唯一让我自豪的就是拥有一
根像士林大香肠的硬鸡巴,可惜就算它再厉害,也只有每天手淫罢了!
直到暑假我发现了一件事,让我能够尝尽整个家族女人的蜜穴!写着写着鸡
巴又硬起来了,事情是这样的∶
「妈!我回来啦!」我进门後大喊着。
「回来啦!快去准备一下,等一下要去奶奶家替她老人家庆生ㄛ,大概要一
个礼拜才回来ㄛ!」妈在厨房煮一些要带去的拿手料理,边忙边对我叮咛着。
我妈叫张虹仪,身材算小辣,但是脸蛋却很像王丽玲,胸部大概有C罩杯左
右,今年41岁,她算早婚吧!可惜老头不争气,国中时就魂归西天了,这可真
的苦了我妈啦!她在外偷吃我都知道,但我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到,
反正她有需要嘛!
ㄚ!都忘了说我还有一个妹妹,她叫王天惠,就读文×大学一年级,今年十
九岁,外型亮丽(遗传我妈吧!)头脑聪明,大家都说他像贾静文ㄛ!身材辣翻
啦!167的身高、体重45、有D罩杯的大奶。她也知道妈的事情,不过
她更淫荡,自然也就没资格说别人啦!
等老妹回来後,一家三口就搭火车回奶奶家,大概是太累了,我就一路给他
睡到宜兰,到站後,大伯就开车来载我们回去(大伯叫王明达,47岁,住在高
雄,是裕隆车厂的厂长,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都在美国攻读博士;女儿大
我4岁,也是大学生,叫王韵芸,好像这次也有回来)。
这一路上不知是我多疑还是真有其事,总觉得大伯的眼睛乱不乖的,一直在
妈跟妹妹的胸前晃来晃去,但我也不好点破吧!终究我是晚辈ㄚ!
就这样晃ㄚ晃啊一路晃到奶奶家了,奶奶家是那种三合院的老房子,有悠久
的历史了吧!一下车大伯母就过来打招呼(她叫杨雅婷,45岁,大概花很多钱
在保养吧!看起来好年轻,有王菲的影子说),马上跟我妈有说有笑的,我跟妹
两个像大伯母打过招呼後就往大厅去跟奶奶请安了。
才刚进去就碰到二伯一家人(二伯叫王明基,46岁,是一个无赖而且目前
失业中,跟奶奶住在一起;二伯母叫赵美琪,39岁,是一个乡下女孩,当初是
被二伯强娶回来的,长的普通,有一儿一女;儿子叫王思文,是当地流氓,25
岁;女儿叫王思琴,22岁,高一就休学了,现在做槟榔西施,算辣妹中的终极
货色)。
二表哥一看到我妹就猛打招呼,有说有笑的,对我则好像空气一样,爱理不
理的。二表姐则连理也不理我,我只好识相的去找奶奶,得知奶奶在後院林子的
井那洗菜,我就往後院走。
走着走着居然听到怪声!一种很微弱的喘息声,我沿着声音的方向寻找过去
,发现在是从井那传过来的,而且好像有人在对谈的样子。我慢慢的靠近,终於
听清楚内容,但也让我大吃一惊。
「齐宏ㄛ┅┅啊┅┅啊┅┅啊┅┅乖孙子啊!用力┅┅再用力点┅┅ㄛ┅┅
ㄛㄛㄛㄛ┅┅用你的大鸡巴努力的顶┅┅ㄛ┅┅亲哥哥┅┅好丈夫┅┅ㄛ!」
这┅┅这、这不是奶奶的声音吗?齐宏?这不是小表弟的名字吗?好奇心使
我胆子变大了,我躲在井後面探起头来看,看到表弟下半身脱光正压在奶奶的身
上努力的干了起来,嘴也不闲着,抓着那有点下垂的奶子猛吸。
「奶奶┅┅你这老骚货┅┅ㄛ┅┅ㄛ┅┅才两天没安慰你┅┅就饿成这样子
┅┅看我┅┅今天┅┅不┅┅把你操烂才怪┅┅ㄛㄛ┅┅」表弟一面推送着老二
一面说着。
「对┅┅操烂我┅┅我是骚货┅┅啊┅┅啊┅┅啊┅┅」奶奶失神的表情反
而刺激表弟的征服欲望。
「老骚货┅┅爽吧!喜欢我的┅┅爱我的┅┅对不对!说~~」表弟大
声狂吼着,像在示威一样。
「我┅┅喜欢┅┅孙子的┅┅爱孙子┅┅的┅┅爽┅┅爽┅┅爽┅┅」
早已经丢弃了长辈的尊严,尽情享受这性交的欢乐。
「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射了┅┅」
「射吧┅┅射在我体内┅┅给我┅┅给我┅┅ㄛ┅┅ㄛ┅┅ㄛ┅┅我也不行
了┅┅」
「啊~~泄了┅┅好烫┅┅好烫啊!」奶奶高声呼喊着。
表弟跟奶奶一起达到高潮後便躺在地上气喘连连。
我这角度刚好看到奶奶的「老」穴,两片阴唇不断的扩张,而且从阴唇中流
出大量的乳白色精液,一瞬间我的香肠也硬了起来。
家族秘密(2)
看到这幅怵目惊心的画面,使我感到血脉沸腾,真想冲出去把奶奶给再搞一
次,但我马上恢复理性,更好奇结下来会有何发展。突然间!小表弟站起来,扶
着那虚脱的鸡巴,要奶奶帮他把上面的白白液体给吸吮乾净,奶奶「嗯」了一声
就跪在地上,把表弟的软家伙放进嘴里舔起来。
表弟对着奶奶说起话来了∶「马的ㄟ!干!刚刚要上老姐,居然给我说月经
来了,根本就是爱上了老爸的技巧,嫌我是一个生手,不想让我操。虽然我是生
手,可是我鸡巴大啊!真搞不懂她在想啥啊?对不对!奶奶?」表弟一副气嘟嘟
自以为是的询问着奶奶。
「呜┅┅呜┅┅别理┅┅呜┅┅那荡货啊!你有需要就找我啊!┅┅呜┅┅
呜┅┅呜┅┅」奶奶一边含着鸡巴,一边回答着表弟。
「好了!已经乾净了,快点回去,别让你妈怀疑了,以为你又去打弹子,快
点啦!我也要回去了。」奶奶急忙忙穿上衣裤,催着表弟赶快回去。
我躲在井後不敢发出声音,直到他俩走远了才出来。天啊!我没听错吧!齐
宏表弟居然想干齐娟表姐?!一个16岁的小男孩居然想对20岁的女人伸出魔
手,还是自己的姊姊ㄟ!这让我想起齐娟表姐。
她今年20岁,正在就读宜×技术学院的电机系,她是一个非常男性化的女
性,留着一头短发,只穿裤子,对裙子极度排斥,也不喜欢途涂抹抹的,所以皮
肤非常棒!又白又嫩,被系上推举为系花,大家都叫她『电机系的萧蔷』。这样
玉女居然跟自己的父亲有泄,还被自己的弟弟搞过!我实在难以相信这是真的。
事实的冲击让我脑里一片茫然,呆呆的走回去了。
回到家中,只看到奶奶却没看到表弟「ㄛ!天赐啊!给奶奶抱抱,我的乖孙
子啊!奶奶好想你ㄛ!」奶奶看到我进门就过来抱住我,我却感到好笑,该不会
奶奶你也想尝尝我的大炮吧!但我却不动声色,应付应付就闪去找老妹去。
经过了昌库,发现妹妹的鞋子掉在昌库门外,我就走过去,听到里面发出两
人的对话「你ㄛ!死东西啊!叫你含一下龟头,不会啊!少在那装纯情啦!快一
点!」又是那熟悉的声音,王齐宏那一条死淫虫。
「不要嘛!我真的不是故意去看你的日记,我以为那是小说才去它的,你饶
了我吧!我不会说出你跟齐娟表姐的事,我求求你啦!齐宏表弟。」传来天惠道
歉的声音。
「嘿嘿嘿嘿!不会说?好笑ㄛ!你不会说才怪ㄟ,既然看到你就认了吧!只
有你被我操过才不会泄漏出去,快!不要逼我拿出家伙来ㄛ!刀子可不长眼的,
而且又很爽,期使老实告诉你好了,我早就想操你啦!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
这麽难得的机会,你想我会放过吗?」表弟一边搓揉着鸡巴,一边奸淫的笑着,
老妹这时早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在门外越听越火,干!居然敢打我妹的主意。你爱跟谁搞在一起我可管不
着,想动天惠,我还没上ㄟ!哪轮得到你这杂碎,於是我就冲了进去。
这下好啦!表弟看到我进来可傻眼了,赶紧把那只烂鸟收进裤子里,想混过
去当作没是一样,老妹则是像遇到救星一般欢呼起来。我怒气冲冲的顺手检了一
根球棒往那家伙身上挥过去,表弟来不及躲便硬生生的挨了一棍当场昏过去,我
赶紧过去妹妹那看她是否还好。天惠看到我便抱住我,哭了出来。
「天惠!到底发生甚麽事啊?为何你会在昌库里ㄋ?」我询问着慢慢恢复理
性的老妹。
「就是二表哥他嘛!呜┅┅呜┅┅呜┅┅呜┅┅说甚麽等一下要拜拜,叫我
来这拿要用的蜡烛台。呜┅┅呜┅┅呜┅┅呜┅┅呜┅┅」天惠边哭边回答着。
「那你是看到甚麽东西啊?让这畜生这麽紧张。」我指摘昏过去的表弟「就
是这本笔记嘛!里面可写着天大的秘密ㄛ!你心脏够强吧?可别昏倒ㄛ!我只有
看到前面几天就快受不了了。」天惠拿出一本日记簿,神秘西西的表情让人直觉
到这本日记内一定大有文章,我便和妹妹一起翻开来看。
5月15日天气阴
我最近怪怪的,看到姐居然有性冲动,今天偷了姐的内裤,上面那腥臭味真
的太诱人了,让我不知不觉中打了4枪,爽啊!
5月28日天气晴
今天跑去偷看姐洗澡,那丰满的乳房、茂密的阴毛、完美的体态曲线,看着
看着老二早已硬梆梆了!当场打了一枪,还把精液射在老姐要穿的内裤上。
6月30日天气晴
今天看了一片姐弟乱伦的VCD,内容是弟弟发现姊姊在吸毒,用毒品控制
她,逼她跟自己发生性关系。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操老姐,我要她屈服在我的鸡巴下,我一定要抓
到她的把柄。
7月9日天气多云
我终於找到啦!原来她偷偷拿老妈的金饰去当掉换现金来花用,大概已经当
了八、九万吧!嘿嘿嘿┅┅还好我跟当的ㄚ翔是哥儿们!真是太感谢他啦!还
把当票偷偷的影印给我。
7月12日天气阴
我终於完成了梦想啦!就在今天晚上,我趁奶奶跟爸妈开会时,把姐给约到
後面竹林中,当我把当票影印本给她看时,哈哈哈!她求饶的表情真过瘾,当然
啊!最重要就是要操她嘛!
我要她照着我说的话去做,叫她先跪在地上,再来把头抬高,嘴巴张开,闭
起眼睛,她还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但还是乖乖去做。我等她摆好姿势以後,走
了过去,把自己那早就挺立的鸡巴掏出来,慢慢的朝老姐的嘴巴前进,等快到时
突然整根鸡巴插了进去。
这时姐才睁开眼睛,终於知道我要干嘛了!原本她想挣脱,我就告诉她,敢
违抗我的话就把影印本交给老妈,最好乖乖合作,否则後果自行负责ㄛ!最後她
便乖乖的给我口交。
一会儿,我就叫她把裤子脱掉屁股转过来,她自己大概也知道我要干嘛了!
虽然百般不愿,谁叫我有王牌,我还命令她自己抠弄自己的穴,等湿得差不多,
我就把那早已等不及的鸡巴朝那梦寐已久的嫩穴前进。真的是太舒服啦!那紧缩
的感觉,包覆着我整条鸡巴,棒啊!推送了50几下我就买单了,她求我别射在
里面,嘿嘿嘿嘿┅┅有可能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