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人 VS 透明人

  我的名字叫国豪,难得有个做交流生的机会,就算家里的开支很紧拙,还是让我出去见一见世面。我在澳洲认识了一个叫做翔太的日本男生,他跟我一样过来做交流生的。我们都是穷得要命的小男孩,所以常常要好好预算几天、甚至一个月的伙食费。

最开心就是每个月收到家里汇钱过来的时候,有时也会吃得豪华一点。这一晚,我们吃完饭在街上随便逛逛,走到一条街上,看到一个很胖的男子在摆档。我们被他的牌子吸引过去,上面写着:〔隐形药/透明药100澳元30瓶一盒〕

「翔太,隐形跟透明有什么分别?」

「会不会是"有形"跟"无形"的分别?」他跟我一起猜度。

「说得没错!隐形药是可以连同身体一起隐藏,别人看不到亦摸不到。透明药则是身体变成全透明,但仍能触摸得到。」

「那隐形药肯定好一点!」翔太说。

「但我觉得透明药好像实在一点。」我反驳。

虽然我们很热烈地讨论,但……那有多馀钱买这些(而且不知是否有效)。

我们向老板说没钱买,便打算离开。老板叫住我们:「这样吧!卖个五瓶的试用装给你们吧!」计一计数也要十多元一套,也不想花这个钱。「而且试用装较便宜,算你们五元两套吧!」老板似乎看得出我们有多穷,这个价钱也很难抗拒吧~

我们回家途中经过一个五星级大酒店,大家都想到了怎样试药了。进去后我们走到厕所内,看清楚没其他人便开始试药。

先看看说明书:

1.效力维持一小时

2.身体以外的物件(如衣物)不会产生效果

3.脱离身体的部份会失去效力(如掉了的头发、吐出的口水…等等)

4.每天最多喝两瓶

他拿着隐形药,我拿着透明药,怀着紧张的心情喝下了。不用几秒,只看到我俩的衣服站在这里,发现生效了便立即脱下衣服并收藏在一角。他兴奋得穿墙飞了出去,我只能跟正常人一样打开门走路,还要避开迎面来的人。

我们站在升降机前等,他心急得不停四处钻,还在取笑我一个裸男在呆等(但我俩都看不到对方)。进了升降机,刚好有个服务员推着客人的行李进来,我没法躱开,给它撞个正着……当然也听到他在偷笑。

我尾随着服务员,翔太就左穿右插地找目标。忽然听到耳边有个声音,3025房有个美女,而服务员竟然也停在这房间门口?他按铃后有个金发美女开门,看到服务员拿了一个吹风机给她,我也趁门未关上时熘了进去。

她关门后脱掉了浴衣,这时共有三个裸体的人在房间内。她光着身子坐在床上看电视,翔太又在我耳边说:「刚刚她还在自慰,现在自慰器还放在枕头下面。」我走过去偷偷打开了自慰器,她也感觉到了它的震动,拿着它说:「BB,你还想要吗?」然后继续她未完的自慰。我站在床边看着,手自然地套弄着鸡巴。大约过了五分钟,看到床尾有一道白色的液体划过,看来翔太射精了。由于她躺着,没看到刚才的白色流星飞过。我轻轻的上了床,先将鸡巴对着她的阴道,快速地拿走她的自慰器再插入我的鸡巴。

「感觉不一样~~~暖暖的~~~好硬~~~~」我不自觉地按着她双脚继续抽插,她亦因感觉到外来的力量而开始不安。

「有鬼吗~~~这~~是鬼的阳具吗~~~」她既享受,亦惊慌。既然她当我是鬼,我便两手抓实她的大奶,她大叫:「主啊~~救救我~~~」「噢~~很舒服~~噢~~主啊~~是祢在操我吗~~~」

我在她耳边说:「没错~」

「感谢主~~请大力地操我~~~」我很乐意的大大力操她。试了几个不同的姿势后,我也要射精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填满了她空虚的阴穴。

「主啊~~我还想要~~可以再给我吗~~~」她摸着下体流出的精液,还放到自己口中品嚐。

我望一望房间的时钟:「你闭上眼等十分钟」药效大约剩五分钟,我也要快点回去厕所。离开时用她的鞋子卡在门口,好让我能再进来。

我一开门便听到一把声音:「是国豪吗?」

「是啊,你这么快回来?」

「刚才好辛苦,我的鸡巴不能进去,看着你跟她做爱,我便立即飞回来,但又拿不到药!」

「那复原后你吃透明药吧,她还在等我回去再操她。」

这短短的一两分钟,只听到他喃喃自语,看来非常难忍。我帮他拿了透明药,当身体渐渐「出现」,他便抢着喝下。而我也试试隐形药,四出查探一下有没有新的目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