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斗

  陷空岛的头目韩林,和黑道飞虎帮的麦一刀,相约决斗。
开封府尹包公,密令展昭介入:“这两个人有一个死,则江湖仇杀无日无之,展昭你看看有什么方法化解吧!”
展昭微服离开京城。
究竟韩林和麦一刀为什么结怨?原来是为了一个青楼妓女杨菲。
杨菲是京口丽花院的名妓,她年方十九,生得皮滑肉白,腰肢细幼。杨菲最令男人心动的,是她那双似睡不醒的淫眼,和小小的红唇。
韩林一见她,就惊为天人,当晚就做了入幕之宾。
韩林三十二岁,正当盛年,床第之事,是骁勇的。
“杨菲。”他的大嘴封着她的红唇,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
“唔…”杨菲搂春他,她的丁香尖舌,塞进他的口腔内搅动。
韩林啜着她的香涎,似乎还不心甘:“唔…杨菲…我要你喂我饮酒…”
杨菲婉转逢迎。她爬起来,将桌上酒壶放进小嘴,注了一啖酒,然后将酒半吻半吐的,吐进韩林的嘴巴内。
她用小嘴含着酒壶嘴时,韩林淫念大起:“如果是我的阳物塞进她的小嘴内时,会不会把她的喉咙撑破?”
他淫念未止,杨菲的嘴已迎了上来,她凤眼半闭,酒就从她口里,一直流入韩林嘴内。
韩林一手,就扯开她的衣带。
“唔…”杨菲低低的叫了一声,她这般骚叫,是从骨内发出来的。
她的裙很快就被扔到地上,跟着,杨菲的红胸兜、亵裤,都被抛到床下。
她变了一只白羔羊,男人见了都会心动的白羊。
她的乳房不大,却很圆,圆得像个碗,奶头是小小的嫣红一点,没有乳晕。
她乳房很白,白得连蓝色的筋脉都清晰可见,当韩林的大手掩落这团白肉上时,马上泛起淡红的指印。
“噢…啊…”杨菲又张嘴娇呼。
她的嘴很细,韩林忍不住就解下裤子,他掏出自己的阳具来。
他的东西有五寸长,有点儿粗,已经斜斜地昂起。
“唔…我不要…”杨菲娇呼,她用手掩着自己的眼睛,作势不敢看。
韩林的肉棍在她面上荡来荡去,特别是他垂下来的阴囊,还有囊内两粒小卵。
他的阳具是紫色的,龟头狰狞。
杨菲用手掩眼,就露出腋窝来,她的腋窝下是大片的黑毛。女人露出腋下的毛,就令人想到她牝户上的萋萋芳草。
杨菲牝户上的毛就不及她的腋毛多,她的阴毛只有一小撮,生长在阴唇旁。
韩林不急于进桃源,他握着自己的阳具,就顶向杨菲的腋窝。
“嘻…嘻…”杨菲娇笑起来。
女人天生怕人家搔她痒处,腋窝就是令她最易发情的地方。杨菲的手一曲,就将韩林的阳物夹着。
她的腋毛挨着他的龟头,臂弯曲起,夹得他很舒服。特别是腋毛扫在龟头的嫩肉上时,那种畅快,简直难以言传。
“噢…”韩林低呻了一声,他的阳具昂得更高了。
“唔!夹死你。”杨菲又轻呼。
她臂部有动作时,胸前双丸就左右荡了荡。
韩林本来是跪在她身旁的,这时,膝行了一步,他拔出夹在她腋窝下的阳物。
韩林的龟头已经变得油润,除了杨菲腋窝的汗珠外,还有他的分泌。她的腋毛褪掉了两根,黏在他的龟头上。
“噢…差点夹扁了。”韩林淫笑,他手指一弹,弹开了龟头上黏着的毛毛。
“你说,我这副家伙大吗?”韩林握着阳具,有点得意。
“唔…好吓人呀。”杨菲呶了呶小嘴。
“我就是喜欢你的嘴。”韩林的阳物一送,就揣到她鼻尖来。
他那紫黑的大龟头,离她鼻孔前不足半寸。
“我不…”杨菲张嘴想叫,但她的樱唇一张,他腰肢就往前一送。
“呜…”杨菲只觉得一支热热粗粗的东西,直插进她的小嘴内。
她想摇头,但韩林就按着她:“试试我的肉南傍国。”
“呜…”杨菲的嘴被撑得满满的,口涎从嘴角溢流出来。她眼睛凸出,粉脸变得绯红。
他的东西大,而她的嘴小,韩林这下子,直挺到她喉咙探处,他的龟头碰到她的喉蒂,而杨菲看样子是喘不过气来。她一急之下,就在他的阴茎上咬了一口。
“哎哎。”韩林身子一缩,阳具就从她嘴内滑了出来。
杨菲这下虽不是太用力,但亦令他有痛的感觉。
“我透不过气…你…你把我卡死了…”杨菲眼角泛出泪光:“你…你一点都不怜惜我。”
她想爬下床穿回裙子。
“你发什么怒?”韩林嬉皮笑脸,一手搂在她的纤腰:“来,我亲你一口。”
杨菲呜咽的哭了起来:“我们这种青楼女子,就是给人欺负。”
“哈…谁欺负你了?”韩林的手在她的胴体上游移着。她的肌肤很滑,滑不溜手。
“我给人欺负了,是不是你帮我出头?”杨菲脸上尽是泪痕。
女人的眼泪,有时十分利害。
韩林在她粉脸上亲了一口:“我是陷空岛上的英雄,谁不让我三分?”
“你怕不怕飞虎帮的麦一刀?”杨菲的泪止了:“假如你为我把麦一刀杀了…我愿意…随你欢喜怎对我也可以。”
“好,这麦一刀是江湖败类,他和你有仇恨?”韩林身子一压,将杨菲压在身下。
杨菲点了点头。
韩林没有再说话,他的嘴已经吻落她的胸脯上。
“哎…啊…”杨菲呻吟起来,他含着她一颗奶头,先是用唇去啜,然后伸出舌尖去舐…
“哎…啊…!”杨菲的纤腰扭动起来。
她的奶头在他嘴内发硬、凸起。他另一只手,就紧握着她另一边的乳房,他运用的力不轻,将她白白的乳房捏得满是红红的指印。
“啊…啊…”杨菲双手搂着韩林的背脊,十指嵌进他背上的肌肉内。
他觉丹田下有如火烧,他的阳物在她小肉洞口顶来揩去,韩林已经忍不住了。
“哎呀…轻点…啊…”杨菲突然双足直挺,手指抓着他的背。
韩林的阳具已插进她的牝户内。
杨菲的牝户比她的小嘴宽,但,要容纳韩林的肉棍儿,仍令她蹙眉呻吟:“哎…太大了…我痛…哎呀…”
她双眼眯成一条缝,腰肢弓起。
她的表情,足以令男人兽欲冲动,韩林只觉她牝户内重门迭户,他每多挺一分,就有嫩肉裹着他的龟头似的。
他稍为仰起腰,将阳具拔回来少许,然后又深深的一插。
“哎哟…奴婢活不了…啊…都顶中子宫了…痛…”杨菲又是呻吟,眯着眉丝细眼:“你再顶多几下,我…我就要死了。”
韩林暗笑:“好…就让你欲仙欲死。”他运用九深一浅,连连顶了几下。
“哎…哎…哎…死了,奴奴要死了…”杨菲两眼翻白,她双腿紧夹着他的腰眼。
韩林的身子往下捣时,她就抬起屁股往上迎。
“你这骚货。”韩林甚喜她的骚劲,仿佛有啜力似的,扯着他的龟头。
他连连的抽送了百来二百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