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黄蓉比JJ招亲

  七公笑道:“你这侄儿人品不端,哪配得上药兄这个花朵般的闺女?就算你们二老硬逼成亲,他夫妇两人不和,天天动刀动枪,你砍我杀,又有什么味儿?”
黄药师听了这话,心中一动,向女儿望去,只见他正含情脉脉的凝视郭靖,瞥眼之下,只觉得这楞小子实是说不出的可厌。他绝顶聪明,文事武略,琴棋书画,无一不晓,无一不精,自来交游的不是才子,就是雅士,他夫人与女儿也都智慧过人,想到要将独生爱女许配给这傻头傻脑的浑小子,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瞧他站在欧阳克身旁,相比之下,欧阳克之俊雅才调无不胜他百倍,于是许婚欧阳之心更是坚决,只是洪七公面上须不好看,当下想到一策,说道: “锋兄,令侄受了点微伤,你先给他治了,咱们从长计议。”
欧阳锋一直在担心侄儿的伤势,巴不得有他这句话,当即向侄儿一招手,两人走入竹林之中。黄药师自与洪七公说些别来之情。过了一顿饭时分,叔侄二人回到亭中。欧阳锋已替侄儿吸出金针,接妥了折断的肋骨。黄药师道:“小女蒲柳弱质,性又顽劣,原难侍奉君子,不意七兄与锋兄瞧得起兄弟,各来求亲,兄弟至感荣宠。小女原已先许配了欧阳氏,但七兄之命,实也难却,兄弟有个计较在此,请两兄瞧着是否可行?”洪七公道:“快说,快说。老叫化不爱听你文绉绉的闹虚文。”
黄药师微微一笑,说道:“兄弟这个女儿,什么德容言工,那是一点儿也说不上的,但兄弟总是盼她嫁个好郎君。欧阳世兄是锋兄的贤阮,郭世兄是七兄的高徒,身世人品都是没得说的。取舍之间,倒教兄弟好生为难,只得出三个题目,考两位世兄一考。哪一位高才捷学,小女就许配于他,兄弟决不偏袒。两个老友瞧着好也不好?”
欧阳锋拍掌叫道:“妙极,妙极!只是舍侄身上有伤,若要比试武功,只有等他伤好之后。 ”他见郭靖只一招便打伤了侄儿,若是比武,侄儿必输无 ,适才侄儿受伤,倒成了推托的最佳借口。黄药师道:“正是。何况比武动手,伤了两家和气。”
洪七公心想:“你这黄老邪好坏。大伙儿都是武林中人,要考试居然考文不考武,你干么又不去招个状元郎做女婿?』
黄药师朗声说道: ”且慢,七兄、锋兄,兄弟原说要出三个题目,考较考较两位世兄的才学。中选的,兄弟就认他为女婿;不中的,兄弟也不让他空手而回。“洪七公道:”怎么?你还有一个女儿?“黄药师笑道:”现今还没有,就是赶着娶妻生女,那也来不及啦。兄弟九流三教、医卜星相的杂学,都还粗识一些。那一位不中选的世兄,若是不嫌鄙陋,愿意学的,任选一项功夫,兄弟必当尽心传授,不教他白走桃花岛这一遭。“洪七公素知黄药师之能,心想郭靖若不能为他之婿,得他传授一门功夫,那也是终身受用不尽,只是说到考较什么的,郭靖必输无疑,又未免太也吃亏。
欧阳锋见洪七公沉吟未答,抢着说道:”好,就是这么着!药兄本已答允了舍侄的亲事,但冲着七兄的大面子,就让两个孩子再考上一考。这是不伤和气的妙法。“转头向欧阳克道:”待会若是你及不上郭世兄,那可是你自己无能,怨不得旁人,咱们喜喜欢欢的喝郭世兄一杯喜酒就是。要是你再有三心两意,旁生枝节,那可太不成话了,不但这两位前辈容你不得,我也不能轻易饶恕。
洪七公仰天打个哈哈,说道:”老毒物,你是十拿九稳的能胜了,这番话是说给我师徒听的,叫我们考不上就乖乖的认输。“欧阳锋笑道: ”谁输谁赢,岂能预知?只不过以你我身分,输了自当大大方方的认输,难道还能撒赖胡缠么?药兄,便请出题。
黄药师存心要将女儿许给欧阳克,决意出三个他必能取胜的题目,可是如明摆着偏袒,既有失自己的高人身分,又不免得罪了洪七公,正自寻思,看了看欧阳克风流倜傥的模样,身边大群的西域美女均调教的么艳动人,黄药师绝意将女儿许给此人,于是心生一计。
黄药师道:”这个自然。第一道题目就是比试两位贤侄的内力。“欧阳锋道:”那不成,舍侄眼下身上有伤。“黄药师笑道:”这个我知道。我也不会让两位世兄在桃花岛上比武,伤了两家和气。小弟想到,咱们学武之人,最重视的是内力的修为,内力修为高低影响了耐力可否持久的关键,小女经我调教了十五六年,桃花岛的一些男女交媾之异术也学了不少,我让小女分别用口和手去帮两位贤侄套弄,哪一个先顶不住泄了精,就算输。小弟原希望小女可以终身幸福,这个持久可是很重要的,七兄峰兄两位意下如何??
洪七公心想:『黄老邪可真够邪,招亲的题目竟是让自己女儿去吹箫!看那个欧阳克真是个调情圣手,这方面可是专长,我那傻徒儿别说是处男罢了,可能连自渎都不曾做过,别被蓉儿弄个两三下就出来了,可恶的黄老邪,偏袒的十足 。』但是欧阳叔侄却是两个都拍手叫好。
首先上场的是欧阳克,欧阳克得意的坐在亭子的椅子边,将裤子脱掉,一想到意中人马上要帮自己吹箫,不禁兴奋的下体胀的比挺,翘的老高,真像是洪七公的得意绝招飞龙在天一般。
黄蓉不甘不愿的缓缓在欧阳克的面前跪了下来,抬头瞪了欧阳克一眼,欧阳克淫邪的笑了笑:「黄家妹子,来吧!!
黄药师突然说:「蓉儿!要是伤了欧阳克就算郭贤侄输!!」
黄蓉原有意咬欧阳克一口,但听得黄药师如此之说,只得作罢,心想:「要怎样才能让欧阳克快快泄出来呢??」
欧阳克等不及一把扶着黄蓉的头说:「快来享用吧,我的肉棒可是人间的极品,白驼山的一绝呢!!」
黄蓉黠慧的故意笑燕盈盈的襏弄着欧阳克的肉棒,不急着一口吞下去,上下番弄像在端详一件宝贝一样,斜睨了欧阳克一眼笑说:「我有 么好?让你如此看重,念念不忘一定要搞到我呢?」欧阳克看了黄蓉这小女儿娇痴的模样,不尤得兴奋起来,鸡八挺的更高了,满满鼓胀的下体,似乎就要倾射而出。
欧阳峰说到:「废话少说,等比完了再说闲话,克儿,快快让她吹箫!!」
欧阳克连忙收慑心神,黄蓉更不打话,刷一声把欧阳克的擎天巨棒一口吞了下去,直没至柄。欧阳克眼看心爱的女神黄蓉帮自己吞了下去真是爽到了天边,不枉自己千里迢迢来求亲。
欧阳克感觉到下体被黄蓉不断的吹含吸舔,舌头还不停的在龟头敏感处绕来绕去,桃花岛的情趣术也是独步天下,饶的是风流欧阳克也被黄蓉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弄得快意连连,欧阳克轻轻的把黄蓉的头发襏到一边,看着美人帮自己吹箫的认真表情,快感也快到了,鸡八挺了挺,打算就射进了黄蓉的嘴里,黄蓉只道欧阳克就快要完蛋了,不尤得露出来一抹笑意,欧阳克看到黄蓉这笑容,猛地理省悟过来,连忙运起来内功,强将要射出的阳精硬生生压回,心理想:『差点又着了她的道,可恶,要来点利害的给她瞧瞧,』
欧阳克把蛤蟆功的功力偷偷往下体运过去,只见正在全力套弄得黄蓉突然感觉到欧阳克的下体渐渐起来变化,越来越火烫,几乎要顶住喉咙深处了,突然黄蓉觉得欧阳克的肉棒已经大的夸张,黄蓉被欧阳克弄得双霞火烫,心理想:「想 到这个风流的欧阳克竟然有这种好本事,要是真被他插进去的话,那滋味不知道是如何、、、」黄蓉突然看了欧阳克一眼,然后慢慢红着脸低下头去。欧阳克知道这是驯服黄蓉的最好时机,用力的大喝一声,站起身来,按着黄蓉的头,用力的插了起来,黄蓉只能用舌头不断的顶住欧阳克的龟头,但是带给欧阳克更大的快感,这时欧阳克已经强弩之末了,高潮的感觉攻上了顶端,按着黄蓉的头,用力的射进了黄蓉的嘴里,黄蓉被欧阳克滚烫的精液烫了一下,但是闭着眼睛顺从的把欧阳克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黄蓉跪在地上不停的喘着气,想呕又呕不出来,想到自己满嘴都是欧阳克的精液的味道,可真是难受,回头看着亭外,这个欧阳克竟然可以支持到两柱香的时间,黄蓉也只能暗暗佩服这个花花公子,转眼向欧阳克瞧去,愣愣的出了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