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格格外传

  薇格格外传
乾隆年间,北京,紫禁城。
这时正有两个女子站立在紫禁城前面,呆呆的凝视着那巍峨的皇宫,她们正是紫薇带着丫头金锁,来到北京已经快一个月了。
紫薇站在宫外,知道不管用什麽方法,她都无法进去。可是,她已经在母亲临终时郑重的答应过她了!她已经结束了济南那个家,孤注一掷的来到北京了!不行,一定要想办法。
紫薇这年才十八岁,肤色白内透红,面如桃花,水汪汪的一双眼睛,双乳高耸,纤腰丰臀,年轻貌美,但她的思想观念,都仍然很天真,从小就在母亲及顾老师严密的保护和教育下长大,使她根本没有一点儿涉世的经验。丫头金锁,比她小一岁,忠心耿耿。
这天,听说梁大人的官轿会经过银锭桥,她下了决心,要拦轿子!
紫薇带着金锁,站在路边张望。她的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长长的包袱。包袱里面,是她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两样东西。这两样东西,曾经把大明湖边的一个女子变成终身的俘虏。
紫薇带着一份难以压抑的哀愁,站立在行人来往穿梭的街道,往来的人群,都会不自禁的深深看紫薇一眼。尽管打扮得很朴素,穿着素净的白衣白裙,脸上脂粉不施,但是,那弯弯的眉毛,明亮的眼睛,和那吹弹得破的皮肤,那略带忧愁的双眸,样样都显示着她的高贵和她那不凡的气质。再加上紧跟着她的金锁也是明眸皓齿,亮丽可人。这对俏丽的主仆,杂在匆忙的人群中,依然十分醒目。
一阵马蹄杂沓声,马路上出现了一队马队,後面紧跟着手拿“肃静”、“回避”字样的宫兵。再後而是梁大人的官轿,再後面是两排整齐的卫队,用划一的步伐紧追着轿子。
“让开!让开!别挡着梁大人的路!”
紫薇神情一振,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她匆匆的对金锁喊∶“金锁!我得把握机会!我出去拦轿子,你在这儿等我!”紫薇一面说,一面从人群中飞奔而出,金锁急忙跟着冲出去说∶“我跟你一起去!”
紫薇和金锁,就不顾那些官兵队伍,直奔到马路正中,切断了官兵的行进,拦住轿子,双双跪下,紫薇手中高举着那个长形的包袱。
“梁大人!小女子有重要的事要禀告大人,请大人下轿,安排时间,让小女子陈情┅┅梁大人┅┅梁大人┅┅”
轿子受阻,被迫停下,官兵恶狠狠的一拥而上∶“什麽人?居然敢拦梁大人的轿?”
“呼啦”一声,轿帘一掀,梁大人伸了一个头出来∶“哪儿跑来的刁民,居然敢拦住本官的轿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梁大人探头煌诶拎蒌橇礁瞿昵崦?br> 美的女子跪拦在轿前,“怎会有这麽漂亮的女子?”梁大人心里想着∶“把她们俩先带回去!别耽搁了!快打轿回府!”
梁大人退回轿子中,轿子迅速的抬了起来,大队队伍,立刻高喊着∶“回避┅┅肃静┅┅”向前继续前进。
紫薇和金锁被官兵带着,一起跟随着梁大人的轿回梁府去了。梁府这时正张
灯挂彩的,上上下下忙着为明天梁大人的儿子娶媳妇而忙着。
“你是哪家的姑娘,竟敢拦住本官的轿子?”紫微这时候被带到梁大人的书房里,梁大人坐在书桌的椅子上,看着这个细皮白肉,粉雕玉琢的美少女,有些惊愕的问∶“你的胆子可真大。”
“我姓夏,名叫紫薇。有点事想麻烦梁大人。”紫薇跪在梁大人前面说。
“有什麽冤情,你说吧!”梁大人说∶“我一定帮你伸冤。”
“小女子想请梁大人带紫薇进宫见皇上。”紫薇说。
“你说什麽?你以为皇宫是什麽地方?”梁大人一听吓了一跳,大声的说∶“你以为皇上你要见,就能见吗?你简直是在胡闹!”
“只要梁大人能带紫薇进宫见皇上,梁大人要紫薇做牛做马,紫薇都在所不计。”紫薇跪在地上叩着头说。
梁大人望着面前这个天真的美少女,跪在地上叩着头的时候,那双大乳房正上下的跌荡着,不禁邪心立起,胯下的阳具不自觉的硬了起来,顶在那裤面上。“做牛做马那倒不必,我带你进宫见皇上也可以,但你怎样报答我呢?”梁大人望着紫薇的乳房说。
紫薇抬起头,见梁大人正色迷迷的望着她的乳房,又见梁大人的胯间鼓了起来,她虽然还是处女,但男女之间的事已略知一二。记得有一次在家的时候,她经过母亲的房间,忽然听见有男子的呻吟声,她好奇的轻轻推开母亲的房间,只见顾老师脱光了衣服站在床边,而母亲也光着身体跪在地上,把顾老师粗大的阳具含进口里,接着见顾老师把母亲拉起来推在床上,把母亲的双腿张开,拿着已硬得发紫的阳具插进母亲的阴户内。她看了一会,只觉得自已的淫 里好像有蚂蚁在爬着,不自觉的把手插进阴户内,抚摸着淫 ,直至见顾老师把阳具拔出,将精液射进母亲的嘴里,她才静静的将门带上,回自已的房间去。
“梁大人┅┅”紫薇爬到梁大人脚下,扯着梁大人的裤脚,轻摆着身躯,摇晃着梁大人的裤脚撒着娇说∶“你带我进宫见皇上嘛!”
“好吧!我带你去见皇上。”梁大人说完後,低下头望着自已鼓起的胯间接着说∶“但是,你看我现在这样子怎麽去呢?”
“那怎麽办呢?”紫薇瞪着眼望着梁大人问。
“我把它拿出来,你帮我弄平它呀!”梁大人说完後,就解开裤带把阳具拉了出来。
紫薇脸红红的望着梁大人的阳具,只见梁大人的阳具只有四寸来长,比顾老师的小得多了,她呆呆的跪在那里,张着嘴望着梁大人,不知该怎麽做,梁大人按着她的头,把阳具往她张着的嘴里送,紫薇张开口一下把梁大人的阳具咬住。
“哎呀!”梁大人缩了一下,抓着紫薇的头说∶“你想咬断我呀,把牙齿缩上去,用嘴唇含住,用舌头尖吮舔它,啊┅┅对┅┅对┅┅就是这样。”梁大人一边说,一边伸手把紫薇的衣服解开。
衣服一解开,紫薇的两个大乳房马上掉了出来,梁大人伸手抓住她的大奶,用手指抚撘? 鳔Y,两颗乳头慢慢的硬了起来。抚弄了一会後,梁大人把紫薇拉起来,把她的衣服全部脱去,紫薇满面羞红,双颊发热的闭着眼、低着头,羞怯的合着双手并着腿站在那里,一双大乳房因为经过梁大人的抚摸,乳头凸起而发红。
梁大人把紫薇脱光後,将紫薇抱起,让她整个睡在书桌上双腿曲起,自已坐回椅子上,分开紫薇双脚,一个迷人的阴户展现在眼前。丰满坟起的阴阜,上面只有稀疏的几根阴毛,阴唇微张,中间的缝中有一些发亮的液体在闪动着,梁大人用手拨开阴唇,只见阴壁粉红而湿滑,用手指轻轻的插入,感觉阴道口内还有一块薄膜在挡着,梁大人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用嘴唇含着紫薇的阴蒂,吸吮着紫薇流出来的处女淫液。
“啊┅┅啊┅┅!”紫薇从来都没试过像今天这麽快乐,梁大人用舌头吮着她的阴核,用手指轻抚弄着她的阴户,她舒服得如飞上了九霄云天,淫液不断的往外流,虽然她也曾经给男人抚弄过淫 ,但原来真正做起来是那麽的舒服。回想起有一次顾老师突然从後面抱着她,在她耳边说∶“我知道你这小荡娃经常偷看我和你母亲插 ,今天让你试一试插 的滋味吧!”一手抓住紫薇的乳房,一手就插进她裙里,抚弄着她的淫 。
那是她第一次尝到男人的滋味,舌头给男人吸吮着,鼻孔嗅着男人特有的体臭,淫 又让男人粗糙的手抚摸着,那种舒服和刺激的感觉,她现在都还记得。当时顾老师刚想进一步的时候,她母亲正好回来了,她母亲一直都把她管得严和看得很紧,顾老师後来也一直都再没有机会碰紫薇。
梁大人舔了一会後,站起来把自已的裤子脱去,抬起紫薇的脚,搁在自已肩膀上,拿着阳具正想插进去。
“不好了!有女飞贼呀!”
在紫薇拦轿子的这天晚上,小燕子穿着一身“夜行衣”,翻进一家人家的围墙。小燕子是北京城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小人物,今年也是十八岁。
这家人的女儿,正是要嫁进梁府,第二天就要接进门了。小燕子是要去看看有什麽东西“可拿”,新娘子嫁妆一定不少,又是嫁给梁府,不拿白不拿!她到了新娘子的窗外,听到一阵鸣鸣咽咽的饮泣声。舔破了窗纸,她向里面张望,不看还好,一看大惊失色,原来新娘子正站在一张凳子上,脖子伸进了一个白绞圈圈,踢翻了椅子在上吊!她忘了会暴露行藏,也忘了自己的目的,想也没想就一推窗子穿窗而入。
梁府的婚礼非常热闹和盛大,满堂都是来祝贺的宾客,梁公子这时正趾高气昂,眉开眼笑的应酬着宾客,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突发的状况惊动了所有的宾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