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尼

  初遇师父老相好,鸳鸯戏水灵湖中
清朝乾隆十八年春,天下侠客云集西南边陲小镇个旧。
一年前,武林盟主轩通客死他乡。今年一开春,轩通的师弟煜通就广发英雄帖,请求天下豪杰,在轩通的家乡个旧大比武,以选出新的盟主。轩通生前武功盖世,德行天下。煜通是灵山寺的主持,今年五十七岁。他的武功仅次于师兄,也是何等了的,特别是他的铁砂掌,天下无人能敌。只是他淫邪奸诈,品行不端,为天下英雄所不齿。大家摄于他的武功,大多敬而远之。天下豪杰之所以闻贴即到,一来不愿与他为敌,二来担心他窃取盟主宝座,要在武林大会上协力选出真正的盟主
灵山寺位于灵山之阳,背靠挺拔俊秀的灵山,前临碧波千顷的灵湖。
灵山之阴的大峡谷内有一座小尼姑庵,叫灵谷庵。庵内有三个尼姑,一清师太带两徒弟,一个叫慧幽,时年二十六岁;一个叫慧静,十六七岁,一年前从附近的小镇遁入空门。慧幽在几年前与附近山村里穷秀才三娃勾搭上了,后来把肚子搞大了,师太只有把她当成俗家弟子,允许他们结了婚。由于灵谷庵地域偏僻,平时很少有人来烧香拜佛。三人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习练太极功。一静师太年近六十,一身太极神功出神入化。她在三十一岁那年,被煜通淫僧强奸,破了媜洁之身。后来摄于煜通的淫威,再加上忘不掉和煜通交合时的肉体之欢,渐渐和煜通好上了。
各路侠客聚齐个旧后,煜通与一清师太合谋,准备施毒鸠杀众英雄,称霸武林。结果阴谋败露,煜通被众武林高手合力追杀,躲在灵山群山中免掉一死;一清师太被中原陈氏太极传人陈光戳瞎双眼,斩掉双腿,幸好慧幽、慧静俩徒弟救助及时,捡条性命。
半年后的一个月圆之夜,慧静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吵醒。这声音来自隔壁慧幽的房间,好像是有人光脚走在泥泞的地上,吉嘎吉嘎吉嘎……她耳朵贴在木板墙上仔细一听,还有一男一女说话声。 “……幽妞妞,想师伯没?”
“想死……,啊!爽!……你一走就是半年多,……我天天旷的难受死了……爽! ……”
“我也是憋了半年……在山洞里,那也不敢去……爽不爽?……妞妞……”
“你把我的肉沟子……塞得满满的……水泄不通……爽死了……啊!……”
“那当然……老夫的家伙是特大号的……没有一个女人不叫爽的……你们师太就是……爱上我这大肉棍子才跟我的……她现在真可怜……”
“我也很可怜……啊!……我那死男人……就不算男人……爽!……”
“怎么?……”
“人家不想说……”
“说!不说我拔出来了!”
“啊!亲亲……别出来!……我说……他的家伙插进去……十来下就不行……急死我了……那像你……能玩人家半夜……啊!这下好深……爽死我了!”
慧静听出来了,男的是师太的老相好煜通,女的是师姐慧幽。慧静光脚走出房门,悄悄来到师姐的窗下,用手粘点口水,捅破窗纸。房间里还亮着油灯,只见两个光头在灯下晃来晃去,师姐光溜溜地仰躺在床上,两条黑红的大腿高高举起。煜通手脚支撑在床上,身子悬空,正在用力抽插。一条粗大的棒棒把他们的身体连在一起,这根棒棒忽长忽短,在师姐的阴部进进出出。那南傍国最长时有七寸之多!慧静为之一惊,啊!要是加上龟头那就有……难怪师姐说比她男人强呢!他们又干了一个来时辰,慧幽尖叫一声,两腿在空中踢腾几下,重重的放了下来。煜通也狠狠的顶了几下,趴在了慧幽的肚皮上不动了。
慧静看得春心荡漾,感觉裤裆里湿了一大片,难受极了。正想离开,哗啦!脚下踢着个东西。谁!煜通轻喝一声,就要冲出来。慧幽一把把他拉了回来。“不用怕,肯定是师妹慧静,这妮子可能是听到咱俩的动静了。”
“哦!是她?这妮子越长越漂亮了,我从没见过尼姑有那么勾魂的眼睛!”
“你这老东西!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她可是才十七岁,还是孩子。”
“才十七?奶子就挺那么高,屁股就翘那么大!”
“师伯要有意,我就给你俩牵个红线,不过事成之后你怎么谢我?”
“我把仙人指路那招武功教给你,如何?”
“好!一言为定!不过我看他已经被人开过庖了。”
“那倒没关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吗,还免去了我开荒之苦。”
“嘻嘻,那就好!可是你有了新欢不能忘了我。”
在一个月圆之夜,慧幽约慧静一起来到灵湖的一个港湾。这个小湾三面环山,岸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这里的湖水深不可测,好在二人都是游水高手。二人来到岸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脱下僧袍,只穿个小兜肚和裤头下到水中。月光下,两只光光的头在水面上晃来晃去,时不时露出靓如澔月的酥胸和肩膀。二人在水中嬉戏一会儿,慧幽说了句我到岸上方便方便,一个猛子不见了。慧静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慧幽回来,正着急时,只觉得一股力一下子就把裤头顺腿拉了下来。哎呀!慧静正想喊慧幽,又有一个光光的东西在下身撞来撞去。她伸手去抓,在两大腿中间捉住了一个肉乎乎的东西。奥,是师姐在逗住玩,肯定是师姐的手指!不对!手指那有这么粗!是鱼儿?鱼儿的头没有这么圆,也没有这大啊!啊!是乌龟!不对!乌龟的脖子没有这么长,也没有这么硬啊?慧静正想着会不会是水蛇?那东西溜出了她的手。一会儿,又回来了。这回那东西没再客气,一头钻进了她的阴道。啊!慧静正要叫,两只有力的臂膀从身后将她搂了个结结实实,两只粗慥的大手从小兜肚下捂住了双乳。啊!是个男人!
“你是谁呀?快放开我!”说着用手去掰那人的胳胞,那里掰得动。她又扭了扭身子,想挣脱开,可越扭下边那根肉棍插的越深,越深越觉得舒爽,越爽越想扭。一会儿,慧静扭得没劲了。身後的男人开始抽插。开始他慢条斯理的进进出出,不一会儿,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两人身体的晃动,激起了层层水花。慧静忍不住叫了起来,啊!爽!……你是……啊!……爽!……你的东西……好长……好粗!好过瘾啊!她全身酥软,早就忘了划水了,只觉得下面的肉棒顶住了整个身体,不知是躺在水里,还是躺在男人的怀里。感到自己的身子就像这大湖,阴道是大湖的中心,一根巨大的惊天柱在湖的中心,忽儿插到了湖底 ,激起冲天大浪,浪潮从中心一浪一浪涌向岸;忽儿抽出水面,在湖的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浪潮一下子从湖边退了回来。啊!这下好深!……啊!爽!……不要滑出来,啊!深!……啊!爽死!……慧静尖叫一声,屁股拼命往後顶,头都扎到了水里。奥!我要出了!男人也像野兽一样狂喊一声,下身前顶,身子成了个大虾。慧静觉得一股一股的热液射进了阴道深处,好烫,好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