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暴露的女人

  这几天我上夜班,活不多十二点去,叁点就回来了,正好天气开始转凉,外头漆黑一片,也没什么人了,我想到一个新点子就跟小丽说了,就是我去上夜班了时候把她绑好,披上大衣带到外头,然后把她放下把大衣拿走,她自己走回来,一想到赤身裸体在外头等叁个小时,我就兴奋的浑身发烫。小丽说什么也不肯,说除非我先来。也好,反正下星期就该她上夜班了。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一,我们做好了准备,十一点半准时出门,小区里偶尔还有一两个人来来去去,由于天黑,我又披着大衣,他们看不到我里头什么也没穿,而且绑着绳子,小丽骑车带着我出了小区,往郊外骑了有十分钟,路上还碰到了一个同事,吓得我都要尿出来了,还好,他也没发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小丽把我放下来,又给我加了几道束缚,然后就上班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其实在路上我就打退堂鼓了,但又不好意思说,过了好一阵我才回过神来,一想已经这样了,只好挺下去了。

我现在的束缚是这样的,基本上属于五花大绑,由于脖子有绳套,头挺得高高的,还有两道绳子勒在阴道和肛门上,肛门里还插了个塑料胶水瓶,是我从商店买的,当时一眼看到就觉得像那个,觉得商家也真会设计,可能也想到它的这种用途吧。两腿膝上还分别缠了两道,脚腕和脚背上也各一道,从手上下来的两道绳交叉缠下来,这样我只能走小碎步了,而且每走一步都会牵动各处。我试着走了几步,来到公路边上,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公路灯也熄了,我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我突然有种欲望,想穿过公路,这时公路隔一段时间还有一两辆车通过。我静听了一会,远处没有动静,就向公路走去,由于有点上坡,比我想得要费些力气和时间,中间有辆车开过,我赶紧想蹲下,这才发现我这种绑法只能跪下,想磕头一样才行,站起来又费了一会时间,只这一下我下面已经开始湿润起来了。走到隔离带又有车经过,这次我不用跪下,两腿微屈藏在两株高冬青之后躲了过去。过中间的机动车道是最紧张的了,虽然只有二叁十米,但给我的感觉比跑长跑还漫长,快到对面隔离带时我听到了车的声音,不由的加紧了步伐,但到了才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由于绑缚的原因我上不了台子。我应该斜着走才对,但这时已经来不及了,我又体会到了当年差点被父亲看见的感觉,我一狠心跪了上去,然后一个侧倒,滚到冬青侧面,这样一来绳子上下齐拉紧,我差点喘不上气来,一时动弹不得,不由的暗骂小丽,一面又希望车子开得快些,要不肯定要被看到了,这时车子从旁边驰过,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慢慢调整好站了起来,向对面走去,刚走到边上就听到车子的声音,接着一辆车打开车灯开了过来,我不由的腿一软从路边滚了下去,这下可惨了,身体地面的磨擦又痛又兴奋,绳子勒紧更加强了兴奋的程度。

这时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你怎么了,姑娘”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好装晕过去,那个人拿手电照了一会,犹豫了一会,俯身抱起我快步向车子走去,他把我放在后车座上,把车子发动起来,车子一开我才听出来就是刚才过去的那辆车,他肯定是看见我了,又从前面绕了回来。我不由得害怕起来,所幸没多久,车就又停了下来,他拿条毛巾给我擦拭身体,我不由得又羞又急,不敢睁眼看他,只好拼命移动身体,但起不了什么作用,反而更增加了诱惑力,他的毛巾尽在我的敏感部位移动,擦到我的私处时不仅笑道:“已经泄了一次了,哈哈!”我只好睁开眼道,“你不要碰我,送我回去。求求你了。”“好呀,不过你先告诉哥哥是怎么回事呀?”我把编好的一套话告诉了他,说我欠人家钱还不了,对方就要我这样走去,就两 清了。但他却不在意,一边听我说,一边将阴唇上的绳子分开,在那抚弄,最后说道没关系,先和哥哥玩会,一会我开车送你。我忙说不行的。可也知道说了也白说,他长得像是快四十的人了,自称哥哥还能有什么好事呢。谁让我自动送上门来呢。以后的事,就不用详述了,他一开始还用避孕套,怕染上什么病,等到一看是处女,把套也脱了,特别是他进入后发现肛门的秘密后,我更是无地自容了,只好紧闭着眼听天由命了,第一次和男人做爱的感觉只能用百感交集来形容了。终于他射在了我的子宫里,然后听他起身点了烟,我能觉到他在欣赏我的身体,突然他把烟喷到我脸上,呛得我眼泪都咳出来了,他抱起我把我两腿从前排中间放过去,把我的头摁到他两腿之间,我明白他要做什么了,无用的挣扎了一会后只好给他服务了,他还用脚趾去抠我的私处,用腿磨我的乳房,用手摁我肛门中的瓶子,我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完了后他把我又送到了一开始的地方,他下车把我抱出来,又想了想,不知从那找到块黑布给我蒙上,我明白是怕我看见他的车牌号,不禁又气又急,想喊,他一看,又把我放进车里又拿出根香肠塞到我嘴里,外面用绳子勒住,又把另一根恶作剧地塞进我的私处。完了后才把我放下车。听到车走远的声音,我又恨又怕,我可怎么回去呢,经过这一劫我只想早点回去洗个热水澡。必需先把眼布去掉,我凭记忆摸索着找到路边的一棵树边上,刚才的司机为了方便进入我的身体将缚腿的绳子交叉去掉了,所以我走路的步子相对大点了,腿也能分开了,但比平常走路还差的远。由于我上身不能弯曲只能用腿夹住树干,通过微曲、伸直来磨擦眼上的布,但忙了十多分钟也只是将布稍微往下移了一点,但来回的运动使我体内的叁个柱状物不断运动,我又快要受不了了。

正在这时,又一辆车驶来了,并在路边停了下来,只听有人道,快到家了,先方便一下吧。依稀有两叁个人下车,接着听到撒尿的声音。我把身体紧贴在树上,希望不被看到。但一听到一人咦的一声,我知道坏了,果然几个人围了过来。只听一人道,:“小妹妹,怎么了,我们帮你吧。”我赶紧点头,心想遇到了好人,但事实告诉我又错了,他们并没有解开我的绳子就把我抱到了车上,我被平放到叁个人的腿上,身体各处都受到骚扰,在车子行进中就有一人把他的活儿掏出来在我身上乱蹭。不一会车子停了下来,我也被抬下车,这时我身体中的东西都被他们拿了出来,倒感到一阵轻松,但接下来的事让我终生难忘。我先被放到一座隆起物上,我不由的想起了我们住的后面的坟场,后来才知道正是那里。我仰面朝天,腰在坟尖上,他们从两边向我发起进攻,一人从身下插入我肛门,一人从身上插入阴道,一人把老二夹在我乳房上,一人插入我口中,我的身体被用到了极限,过不多久他们先后射精,又来回换位忙个不亦乐乎,又把我换成背部朝天,并把绳子拽紧,我的手脚几乎被绑到了一起。我只有腹部顶在坟尖上,其他都悬着,更是难过,不断的高潮使我快要发狂了,这时听一人说这么经典的场面应该照像留念,其余的人连声称好,只听一人开车离去,不一会就回来了,只听一人说,给她照全了,我们只照下身,他们给我摆了个飞机的姿式,又从各处进入我的身体,插入我嘴中的人拉下我的面布,但不让抬头,侧了侧身子以便能照到我的脸部,我一睁眼看到汽车灯把我身体周围照得雪亮,牌照上也蒙了布照像机支在叁角架上,照了几张后,只听一人说这样太慢,你蒙了脸给照吧,这样我眼前多了一个蒙脸的裸体男人,我赶紧闭眼,但说话的人命令我睁开,稍一犹豫脸上就挨了几下,只好睁大眼,这时我已经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应该就是我住所后面的建筑工地,我们在几个楼的边上,四周杂草从生,我身下的坟头还算较整齐的一个,他们看来是住在附近的人,因为最近正严打,所以十分谨慎。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也不知他们一人射了几次,我又被蒙上眼,听着汽车远去的声音。我过了一阵,头脑才渐渐清醒过来,我先滚下坟堆,四处移动,找到突出的物体枕在脑后将布蹭了下来,这是我刚才仰面朝天时想到的,又找到一小铁片,将连接手脚的单股绳割断。这些事说起来容易,但如果你被四马攒蹄的绑住做一下就知道了,我不得不休息一下,把麻木的腿伸直,一时动弹不得,过了一会,我能活动了,挣扎着站起来,本来想在脚手架上磨断绳子,但看看架子不稳,而且天快亮了,只有先回去再说了,我认准方向,一步步挨着往回走,每一迈步都觉得浑身疼痛难忍,又怕碰到人,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走到 和我们小区隔着的墙边,我心一凉,原来铁门是锁着的,里头传达室的外头灯大概有一百瓦,里头的灯倒黑着,看样子又要开工了。我在阴影里躲了一会,心一横,就走了过去,其中一个铁条的空隙大些,可能是被上工地玩的小孩钻的,只不知道我行不行,我先把一条腿伸过去,一个乳房也磨过去了,屁股坐到了铁栏上一阵冰凉,铁门开始晃来晃去,发出声响,在这时显得格外刺耳,可把我吓坏了,还好屋里没动静,我把头费了半天劲才挤过去,另一半身子也过去了,但铁门也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只听屋里喊谁呀,接着灯亮了,我快速的小跑到最近的楼下靠墙蹲下,躲了起来,只听有人喊谁呀,我这时再也控制不住,禁不住尿了出来。这里离我住的地方还隔着五座楼,我必须立刻赶回去,否则卖早点的一出摊就难办了,我小心的绕过这几楼,还好没人。终于到了,我轻轻用头撞了撞门,但没有响应,这时我听到隔壁的王二哥要出门送货了,正在捆扎货物,我真急了,用头用力的又撞了几下,还没响应。王二已经打开门了,我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时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我,我一惊,扭头一看是小丽,不仅责怪道你去哪儿了,她还没等回答,货运叁轮的屁股已经出来了,现在开门也来不及了,我急中生智,往两家中间的冬青树下一蹲,用眼睛催小丽抓紧开门,小丽开开防盗门,王二已经出来了,和小丽边搭讪边整理货物,小丽突然说:“咦!这门怎么开不开呀!王二哥你来帮个忙好吗?”只听王二应道就来。我本来就已经吓得历害了,一听这话不禁下身一紧,阴精又泄了。只不过经过一晚的折腾,量已经很少了。只听小丽一笑,道:“不用了,已经开了。”我这才明白是这小妮子故意吓我。等王二骑着车走了,我立即闪身进屋。小丽也跟了进来,说你到哪去了,我到处找不到你。说着给我解开绳子又给我倒好洗澡水,边洗澡我边把一晚的经历告诉了她,只隐瞒了被拍照的事,只听得她目瞪口呆。最后问我,你到底觉得爽不爽呢,我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