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骚扰容易反抗难

  第一次遭遇公交性骚扰,是在北京.2006年8月我在北京找工作,北京的夏天狂热,阳光极强,天空总是万里无云,一片蓝天,给人一种干净清澈的错觉,却晒的你刚出的汗又被蒸发点,这就叫热的发冷.偶尔吹过陈热风,卷起地面的灰尘,让我感觉到了沙漠,时刻担心沙漠会湮没了这个有着优秀文化历史的城市.

那天,我去参加招聘会,结束时,正赶上下班高峰期.我的妈呀,北京人追赶公交车的阵势把我吓着了,在我看来,他们追赶的那么激烈甚至是悲壮的,只见站牌(哪个站牌我忘记了)下聚集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翘首以盼,望眼欲穿,每当看到自己的那趟车,脸上立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公交车,一窝蜂的围在车门口,迫切的等待车门打开后,好一个箭步闪进车厢,最后终于挤上去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挤上去,没挤上去的都是些身单力薄的人.我在错过了N趟回家的车后,终于我的小宇宙身体爆发出了无限的能量,以挡我着踩的架势挤进了车厢,真是不容易啊!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忽然感觉我的腰部冰凉凉的,那是只手,开始我以为是车上人太多的原因,可是慢慢我却发现那只肮脏的冰凉的手在我的腰上游来游去.老天!我要崩溃了.我脑子里就冒出了三个字:性骚扰.是公交性骚扰.想到这里我已经眼冒金星了,脑袋发热,有一股火要从天灵盖喷出.但是我得克制,与其说我自制,倒不如说我软弱.限于车上人贴人,我只能用胳膊肘狠很的拐了那只咸猪手.可那只手太不识趣了,仍在继续.上帝,原谅我吧,我要发飙了.我要转身给那只手的主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却发现车内连我转身的空间都被压榨了,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我看见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点点空间,刚够落下一只脚,这个发现对我来说无异于发现新大陆,但是又有点悲哀,有点夹缝里求生的感觉.想我堂堂中华,土地辽阔,我却为寻找到一个落脚的空间而高兴,真够讽刺的.可我还是在周围人愤怒鄙夷的眼光中,奋力的向那个小的不能在小的空间挤去.我终于逃脱了那只魔爪.

这件事让我气愤了很长时间,我懊恼为什么没有给那人一个耳光,为什么没骂他,为什么仅仅是逃走?逃走就是逃避.我是懦弱的,因为我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个社会的肮脏,也没勇气去面对龌龊的人,我恨自己.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