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停车场车震

  从公司出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拿出手机,杨槐才发现玉婷发来的几条微信,问他在忙些什么。

爸爸已经睡着了,玉婷躺在一张便携床上,辗转反侧。给杨槐发了几条微信,这家伙却没有回复。女人有时候和小猫一样,高冷的时候对人家爱答不理,一旦放开了,就不自觉地想粘着他。

正当玉婷有些幽怨,心里胡乱猜测这家伙是不是到哪里鬼混的时候,杨槐的微信回复了。“刚从公司出来,还没睡吗?我去买点宵夜,一会儿,你下来吃。”

看到杨槐的微信,玉婷的心里顿时暖暖的,之前不快的心思一消而散。

很晚了,街上除了烧烤,也没有其他的吃食。杨槐去肯德基买了两杯热牛奶和几个的蛋挞。

悄悄从病房出来,玉婷来到医院对面的一个地下停车场,找到了杨槐的车。看到杨槐递过来的热牛奶和热蛋挞,玉婷心里更是感动。这种温柔和体贴对所有女人都是致命的。“怎么忙到这么晚啊?是不是公司出事了?”玉婷问道。

“呵呵呵,没什么事,临时有点事,和大家开个会讨论了一下。”杨槐答道。

边吃边聊,牛奶和蛋挞很快下肚。杨槐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玉婷的大腿揉搓起来,“那个,我该回去了。”玉婷知道这家伙又要使坏,性欲上来了,要在车里和自己做,那岂不是羞死人了。

结果还没拉开车门,就被杨槐搂在怀里与她热吻起来,在大腿上使坏的手,一点点探到了自己的裙底,玉婷下体可是没有穿内裤的。

“不,不要,不要在这里,啊……”玉婷挣扎着,要推开,但是私处被杨槐的大手侵入,那异样的刺激,让她身子一软,不禁呻吟了一声。

杨槐与玉婷热吻一阵,玉婷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软了,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杨槐又俯下身子,头探进了玉婷的裙底。

“啊……不要,别,别在这里。”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玉婷的两腿却不自觉的张开,让杨槐的舌头探得更深。

见玉婷已然动情,任自己摆布,杨槐将玉婷的双腿扛在自己肩上,让她横躺在座椅上,搂起她的屁股,疯狂吮吸她鲜嫩湿滑的小屄。

“啊,好深,好爽,啊……”玉婷呻吟着,浪叫着,双腿紧紧夹住杨槐的脑袋,仿佛要将他的头塞进自己小屄中一般。

终于一声长吟,玉婷来了高潮,喷涌而出的阴精尽数被杨槐吃进肚里。

就在玉婷以为结束的时候,杨槐却搂着她钻到了车子的后座。“不要,不要在这里。”玉婷当然知道杨槐这是要干她,急忙哀求道,“去,去你家,或者去宾馆。”

“去我家,可是要干你一晚上啊。”杨槐搂着玉婷笑道。

玉婷一听一晚上,又放弃了,爸爸半夜可能会醒来,而且明天早上自己再回病房可能会引起爸爸的怀疑。“别,别,我明天陪你一晚上行不行,任你玩,任你草。”玉婷又哀求道。

“明晚是明晚的事,那今晚呢?”杨槐坐在后座上,将玉婷搂在怀里,大鸡吧隔着裤子杵在玉婷的小屄处。

“今晚去你家吧,凌晨把我送回来。”玉婷自知今晚逃不过去了,又哀求道。

“回家好远的,就在这吧。”杨槐笑道。

“不要,求你,不要在这里,万一被人发现。”玉婷苦着脸说道。

“你看我这里,要爆了。”杨槐也是苦着脸,边说边拉着玉婷的小手伸进自己的裤子里,握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

“坏蛋,你怎么这么色啊。人家帮你撸出来好不好?”玉婷边说边套弄杨槐的大鸡吧。

玉婷撸了几十下,大鸡吧仍不见一丝要发射的迹象。“要不用这里试试吧。”杨槐在玉婷的双唇上轻轻一吻,说道。

玉婷一下就明白了杨槐的意思,这家伙是要自己为他口交。玉婷有些犹豫,用嘴舔那么脏的地方,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杨槐舔过她的小屄,她不好拒绝。此时杨槐已经脱下了裤子,看着双手握住的那个火烫的巨杵,玉婷竟然产生了将其含进嘴里的冲动。

“我,我以前没有做过,做得不好,你别怪我。”说着,玉婷俯身趴在了杨槐的大鸡吧上,大鸡吧有着很浓重的腥味,玉婷皱着眉,心中却有些激动,那雄性的味道,既让自己抵触,又让自己迷醉。

“没事,慢慢来,先舔几下。”杨槐鼓励道。

玉婷伸着小舌头舔了几下,味道很腥但不是无法接受。玉婷舔了一阵,渐渐适应了鸡巴的味道,小嘴和舌头感觉到鸡巴的火热滚烫,反而有点舒服了。

“张嘴把龟头含进嘴里,别用牙齿咬啊。”玉婷听了幽怨地瞅了杨槐一眼,然后张嘴把大龟头含了进去。杨槐爽的哆嗦了一下。玉婷见状,更积极地吞吐起来,鸡巴的腥味此刻也似乎美味了许多。但是杨槐的大鸡吧太大了,玉婷也只能够吞进三分之一。

“用奶子夹着”杨槐又说道玉婷吐出鸡巴嗔道:“你的花样还真多。”话虽这么说,但她仍旧照做了,双手捧着大奶子夹着大鸡吧,见大龟头还突在外面,低头又张口含住。杨槐见玉婷无师自通,甚是欢喜,还往上挺动鸡巴,配合玉婷的吞吐。

玉婷的奶子被火热的大鸡吧摩擦着,似乎也有了异样的舒爽感,就更加主动的套弄起来。

“啊,小婷,就是这样,好舒服啊。”杨槐呻吟道。

“坏蛋,就知道作践人家。”玉婷哀怨地瞪了杨槐一眼。

“小婷,性欲就是两个人完全接纳彼此,无论多么变态,都会化为身体的快感。”

“歪理。”玉婷嗔了一眼,继续吮吸着杨槐的鸡巴,玉婷自己都没有发觉,她吮吸得越来越卖力,越来越投入。

“你,你怎么还不射啊?人家嘴都酸了。”为杨槐口交加奶交半个小时,这家伙的大鸡吧还是坚硬如初,自己的小屄反而越来越瘙痒,玉婷停下来抱怨道。

“要是那么轻易就射了,怎么满足小骚货啊?”杨槐说着将玉婷又拉进怀里,与她热吻起来。

“呜呜,脏。”玉婷说道,她刚刚吃完鸡巴,有些难堪地说道。

“小婷哪里脏了,忘了我之前的话了吗?”杨槐说着又与玉婷舌吻在一起。

玉婷也彻底放开自我,主动伸出香舌与杨槐吮吸纠缠。

就在此时,杨槐扶着鸡巴挺进玉婷早已湿滑的小屄中,直刺花心。“啊……坏蛋,就知道最后逃不了这一关。”

“你不想要啊?那我抽出来啦。”杨槐笑道。

“坏,坏蛋,都进来了,还问人家想不想要,快点啦,人家还要回病房呢。”玉婷说着狠狠向下坐了下去。“啊……”这一下爽的玉婷尖声叫了出来,随即想到自己还在车里,忙捂住了嘴。

“啊,玉婷,你好骚啊,小屄夹得我的鸡巴好爽,我要干死你。”杨槐说着拼命往上挺送鸡巴。

“别,别那么猛,啊……慢点,被,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啊……”玉婷一边哀求,一边爽得浪叫。

“我操,有人在玩车震,那女的真浪啊。”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真不要脸,快走啦。”跟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要不我们也玩一次车震。”男人猥琐地说道。

“去死啦,我才不会那么不要脸。赶紧回家。”女人说道,显然两人是夫妻。

玉婷听见两人的声音,紧张到了极点,心中却有种莫名的兴奋,让她又想起那日在杨槐家院子里做爱,被人听墙根的情景。“啊,坏,坏蛋,人家被人骂不要脸。啊……羞,羞死了。”

“是害羞还是兴奋啊?”杨槐扒开玉婷的裙子,将裙子退到她的腰间,边吮吸玉婷的奶子,边说道。

玉婷紧紧搂住杨槐的脑袋,咬着抱枕的一角,不再说话,只是呜呜地呻吟。

“小婷,你很兴奋对不对,你很喜欢做个骚货对不对?”杨槐边艹边问道,见玉婷只是死死咬住抱枕不说话,就搂着玉婷的屁股,不再抽查。

下体的快感戛然而止,玉婷支起身子看着一脸坏笑的杨槐,这家伙又来这一招,偏偏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是个骚货,别人骂我,我很兴奋,行了吧。”玉婷说着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不要再掩饰自己了,大方地接纳现在的自己。”杨槐说着将玉婷扶起来,让她夹在前排两个座椅之间,自己趴在她的身上,又疯狂艹干起来。

“啊……艹,草死我吧,人家是骚货,啊……操死小骚货吧。”玉婷再也忍受不住,随着泪水的滑落,浪叫声再起响起。

地下停车场响彻着玉婷的浪叫,和着车子随着二人的交合吱嘎作响的声音。幸好夜已深了,停车场再没有人来。

交合了四十分钟,小小的车厢里,二人试过了各种姿势,玉婷也不知道自己来了多少高潮,此时玉婷背靠着杨槐坐在他的大腿上,大鸡吧如装了小马达一般在玉婷的小屄里飞快的打着桩,每一下都是水花四溅。

玉婷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终于玉婷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仿佛都活了一般,全身的力量带着灵魂从自己的小屄深处喷涌而出。玉婷屁股向上弹起,将杨槐的大鸡吧甩出,然后尿水和阴精同时激射而出,泚在车子的前玻璃上。“啊……我要死了,泄死我了。”玉婷身体打着摆子,疯狂浪叫着。

杨槐此时也到了射精的边缘,见到此种盛景,再也忍不住,也顾不得怜惜玉婷,搂住玉婷的纤腰,大鸡吧顶着激流,又刺进玉婷的小屄中。

高潮中的玉婷,被杨槐这一下操的翻了白眼,紧接着杨槐的猛操,让玉婷仿佛要被艹窒息了一般,阴精和尿水不断涌出。而猛操之后,那激射而出的如岩浆一般火烫的精液碰上阴精,仿佛在自己体内炸开一般。

“啊,要死了,爽,爽死了。”玉婷说着一翻白眼,昏死过去,身体还爽的不断痉挛。

杨槐也是第一次享受如此激烈的射精,爽的他射精如撒尿一般,射了近两分钟。

“呼,我还活着吗?”玉婷在杨槐温柔的拥吻中悠悠醒来,此时杨槐躺在后排座椅上,玉婷趴在他身上。

“爽吗?”杨槐笑道。

“被你玩死了。”玉婷翻了个白眼,然后又问道:“我是不是个淫荡的坏女人?”

“傻瓜,你怎么是坏女人,你是天下最好最好的女人。至于淫荡,跟了我怎么会不淫荡。”杨槐刮了一下玉婷的鼻子,说道。

“坏蛋,人家上辈子欠你的,跟了你任你作践。”

“小婷,你会越来越淫荡的。”杨槐说道。

“那你还会爱我吗?”玉婷幽幽问道。

“会,我发誓会永远爱你,会永远用大鸡吧给你带来快乐。”杨槐说道。

“坏蛋,没一句正经的。”玉婷感觉杵在自己屁股上的大鸡吧又硬挺起来。哀求道:“今晚放过我好不好,人家一会儿还要回去。”

“帮我口交好不好。”杨槐说道。

“人家给你口交,你也射不出来啊。”玉婷说道。

“这回我保证很快就射。”

玉婷无奈,翻身趴在杨槐胯间,给他口交。杨槐的大鸡吧此时还是湿哒哒的,沾满了精液淫水还有玉婷的尿液。只是犹豫了一下,玉婷就张嘴将大龟头含进嘴里,淫液的味道有些腥臭,但是玉婷一点不觉得恶心,反而越舔越兴奋。

而杨槐也将玉婷的小屄含进嘴里,舔舐,吮吸。

“不要,那里脏。”玉婷说道,她小屄里还满是杨槐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

“傻瓜,都是我们俩的爱液,有什么脏的。”杨槐说着继续和玉婷69式口交。

玉婷来了两次高潮之后,杨槐便坐起来一心享受玉婷的口交,半个小时后,杨槐把住玉婷的脑袋,“我要来了,接住。”说着,杨槐猛操记下,松开了精关。

玉婷本想躲开,但是脑袋被把着动不了。浓烈的精液仿佛炮弹一般,一股一股泚进她的喉咙里,也击碎了玉婷的所有羞耻心,让她魂飞魄散,忘掉了一切。玉婷下意识大口大口吞咽杨槐的精液,但杨槐的精液喷射的很猛,玉婷咽了四口,就被呛着了,一大团精液从气管呛进了鼻腔,又从鼻腔倒流出来,玉婷一出气,鼻孔里的精液被吹成了一个个气泡。

玉婷无法呼吸,这时杨槐才松开玉婷,玉婷吐出了龟头,精液便打在玉婷脸上、头发上、乳房上,巨量的精液将玉婷脸都糊住了。滚烫精液的刺激下,玉婷竟然又达到了高潮,小便都失禁了。

杨槐激动得搂起玉婷,亲吻着她满是精液的脸颊,舔舐精液,然后咄进玉婷嘴里,与她分食。

“坏蛋,你怎么这么恶心啊,自己的精液都吃。”玉婷趴在杨槐身上休息了一会,说道。

“呵呵呵,爱欲到浓时什么都不在乎了。”杨槐搂着玉婷说道。

玉婷听到杨槐这么说,心底也是暗暗同意,刚刚她被玩得什么都忘记了,吃精液这么下贱,她内心一点抵触都没有。“坏蛋,人家上辈子欠你的,和你在一起这几天就这么下贱了。”

杨槐搂着玉婷一顿亲吻,“宝贝,这怎么是下贱,这是爱,是情趣,你刚刚不爽吗?”

玉婷回忆起刚刚的感觉,虽然有些不堪,也有些难受,但是也很刺激,甚至有点舒服,最后竟然还被泚出了一次高潮,都尿出来了。“坏人,哪里舒服了,精液恶心死了。”

“宝贝儿,男人的精液可以吃的,一滴精十滴血,这是宝贝,最滋养女人了。”

玉婷一听羞臊不已,见杨槐鸡巴又有些抬头的迹象,赶忙嗔道“坏蛋,赶紧穿衣服啊,送我去医院,要迟到了。”旋即又想起自己现在头上,脸上,身上还都是杨槐的精液,掐了杨槐一下,“坏蛋,怎么办,人家现在身上这样子怎么回去啊。”

杨槐见状也是无语,刚刚玩得太爽了,竟然将玉婷搞到如此狼狈。无奈只好开车带玉婷回家换洗。

二人也几乎折腾了一夜,到凌晨时分,玉婷才悄悄回了病房。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