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好车震

  话说这天晚上稀里哗啦的下起雨来,陈怡娜说身体有些不舒服,可能是这些天累着了吧…我随即伸手到了陈怡娜的额头上摸了摸,顿时发觉她正在发烧,而且还很烫。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是夜里这种情况实在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当我正在焦急的时候,发现我们的司机师傅正在民宿的前台和别人聊天。我心想现在紧急时刻只能求助于他了,然后我马上换上一件简单的白色低胸露肩超短连衣裙,脚上蹬了双白色运动鞋便掺着体虚的怡娜仓促地走出了房门

这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司机师傅听我说完后赶紧把商务车开过来,但离我们所在的大厅还有一段距离,而好景不长,这时因下着雨及刮起风,我的心也开始害怕了起来,眼泪也开始的涌现,我这时就想只能自己架着陈怡娜到车上,而且心里真的很内疚,作为她的好姐妹应该阻止她来玩的,但现在不但前些日子被别人占了便宜还把好姐妹弄生病了,我真的不应该和她来啊!

这时我悔疚着的眼泪不停的由眼眶流出来,但我此时还是用足了力气把怡娜姐拖到车上。然后环抱着怡娜的腋下,慢慢的把她拽到了商务车的后排座,但这时我俩都被雨淋湿了,而她的口中不停的喊着很热,我也因刚才用力过猛,早已筋疲力尽,两双玉手抱着躺在我大腿上的怡娜,眼泪不禁又不停的在眼里打转转。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慌张的时候,司机张师傅一边开着车一边对我说道:“咱们把她带到市里的医院检查一下吧,正好你俩也就不用回来了,你看…”,他一边说着,眼光有些不正经的滴流乱转,嘴角还露出一丝奸笑。

我这时高兴得不知怎么说,心想真是遇到好人了,我暂且放下已经昏睡过去的怡娜,也没顾那么多就坐到了副驾驶,并连忙点头答应了张师傅的提议。而就在我移动身体的时候,张师傅不停偷看我由于慌张忙乱而忘了整理的已经险些让两对白嫩乳房完全暴露出来的性格连衣裙。

但这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没办法因为这么晚了又下着大雨他是我们俩唯一的救星啊~随即对有些兴奋的对张师傅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朋友晚上吃完饭就开始发烧了,张大哥,这么晚了又是这种天气真的谢谢你能帮我们啊!”

张师傅道:“小意思潘小姐,我的车上好像有点药,是我之前吃剩下的在副驾驶的抽屉里,我找出来来给你朋友服用。”

我感激的说:“那真的是太谢谢啦~”

之后只见这中年大哥将车停在路旁停车场,熄火后附身趴在我身前,一手去翻药,另一只手则好似有意地按在我光滑白嫩的大腿上,而此时的我由于一心想着怡娜也就没拿这种举动太当回事,无论怎样我也要带我的好闺蜜平安的回去。看张师傅一直有些磨磨蹭蹭的于是我便迎合着他,转了更加娇媚的声音问道:“张哥~你要帮帮人家啊…我姐妹真的病得很重…求你要帮帮我俩呀~”

这时司机张师傅看着我,色眯眯的对我说:“那…那怎能不帮呢,嘿嘿…咱们这虽然属于私人小旅行社,但出了问题我们也是要负责的。不过看着你…你很像我的前女友的模样…她也是像你…这样的漂亮…也很敢穿的…”说罢,眼睛还一直在我已经淋湿了的身体上来回打量。

这时我听后,便追着说:“是吗…那我穿这身衣服漂亮吗?”

张师傅这时奸笑的说:“真…好看…但…我那个女朋友还试过更骚的…我…我想你这就不敢了吧…」

我这时一听他的言语,便知道他想怎样了…,于是我伸手到了后背,解开了露肩连衣裙后面的拉链,对他笑了一笑的便随手一拉,便将整个低胸连衣裙的上半部拽了下去,也就是说我的整个上半身已经赤身裸体。随后跟他说道:“是这样吗,你女朋友从前是这样的吗?”

这时我两个奶子暴露在他眼前,而不同的是,之前我还是被衣服遮遮掩掩的,现在我却是垂直双手,在他面前让自己这对诱人淫荡的双乳任意的展现。

我看到这猥琐的司机咽了一下口水看着我的乳房,呆了好一会才说:“是…是这样…但我前女友…是赤裸裸的,没穿任何衣服…”

这时我一听他这样说便已知道他也想我脱光,但心想这时因为我病得极重的好友,再大的牺牲我也愿意啊…于是我双手的手指头便深入我连衣裙的两边,在他面前慢慢的把我自己的衣物及内裤都脱了下来,从光滑纤细脚踝取出后说道:“哥…是这样吗…你女友是这样的吗…”

这时我已经赤裸裸的在他面前,而这位色眯眯的司机睁大眼看着我的下身,我这时真的很想用我双手遮掩着我的下体,但奈何这时我又怕他不高兴,所以仍是大胆的赤裸裸趟在副驾驶座位上。

“对的…从前我跟女朋友最喜欢的就是她赤身裸体的趟在我的车上。”

这时我道:“是么…那我这样像她吗…那我请求你先送我们到市里的医院好吗?”

这时这位老哥说道:“好的…那女的没你这么的漂亮,但也很放得开,她的阴毛和你的差不多也很浓密,直线形的到阴户,但那时她每次在我车上赤裸躺着时,她兴奋得连乳头也硬硬的,不知潘小姐你是否也能有这种情况…嘿嘿。”

我这时犹豫了一下,于是我更是大胆的拉着张大哥的手放到我自己的胸部上,这时我嫩滑的乳房感到他的手十分之粗糙,而这时我更是看到了他更加猥琐贪婪的样子,在我胸部上的手,更是越搓越用力。

这时他瞪大了双眼兴奋的对我说:“是了…是了…那女的的奶子就是这样的柔软嫩滑的…”

这时他更进一步双手齐下的把我左右两个乳房也搓在手中,我当时又不敢抗拒,只得垂下双手让他任意玩弄搓揉我的双乳,但不知怎的,可能是给他那粗糙的双手不怜惜的大力搓着我的乳房,我这时竟有点兴奋起来。

而这时张师傅更是对我说道:“潘小姐…你真是骚货,咱们整个旅行团的男人都想干你呢,我今晚好幸福啊,我可以吻一下你的奶子吗…”

我心想这时我的双乳也已经在你的手中了,我还能怎么样呢,这时我只无奈又羞涩的哼了一声:“嗯…”

当得到我的默许后,他竟发力的抓紧我两个乳房下半部,令我上半部的乳房以及奶头更是突出的,而他弯下身子靠近我,一张口便吸在我的乳头上。

他这时也是发狂般不停大口大口的吸啄我的乳头,一点也不怜惜,好像很久也没碰过女人般,而这时因他吸我的乳头导致他嘴上的胡子接触到我的乳房,感觉十分的痒,但又给我带来另一种刺激。

这时我终于也忍不了的发出呻吟声出来:“啊…啊啊…哥…哥哥…不要这样…你的须子…弄得…弄得人家很痒啊…啊啊…”

但他这时好像没有听到我说的,吻完了一边,之后又到另一边,而我这时给他弄得又痒又兴奋,我的双腿开始乏力,整个人也软了的,而司机师傅这时也跟着我的身体顺势骑到了我的座位上,一手将副驾驶的后背放倒,另一手托着我的背部,头便在我的奶头上吻着。

我心知我的全身包括小穴也会给他摸遍的了,而正当我想到时,他的手已从我的光滑的双腿间游走,直攻而上,他粗糙的手已抵达到我的阴户了…我这时只能夹紧双腿,尽量作出抗拒的反应,但我又怎敌得过他的力气,只感到他那粗糙的手用力沿着我夹紧的双腿缝往上钻,我这时只能道:“啊…张哥…不要…不要弄人家…的那里…啊…”

而这时张师傅松开了在我乳头上的嘴巴道:“潘小姐,只是给我摸一下,以前我那女朋友…我也试过跟她在车上这样的…我只是摸一下…回味一下,然后马上代你俩去医院好吗…”

我听到了他肯答应戴我们回去,我其实心想也预计了他会摸遍我全身,试问一个赤裸裸的女孩在面前,他又如何的忍得住。

而这时我便羞涩地跟他说:“哥…你不会说了不算的吧…”

这时张师傅急色的说道:“当然不会!我一定会送你俩回去,但在这之前…”

这时我又再感到了他的手再继续在我的大腿内侧往上推,我这时也是为了他能送我们赶紧去医院,原本夹紧的双腿放松了下来,而且还打开了一点点…这时他的手终于也从我的双腿游走到我的阴户,之后他用力的在我阴蒂一按,我禁不住的叫了一声:「呜…」,这时我真的有点给他弄痛,娇声的向他道:“哥…不要…请温柔点啊!”

这时看我痛的表情这位猥琐的司机即刻答道:“可…可以…我…我温柔一点…”只感到了他的手指在我的阴唇不停的搓抚着,而这时更是由我的阴户传来了一点点的快感,我知道我的下体这时已被他搓得湿透了…过了一会儿,我更感到了手指已经塞进我的小穴里,他那粗大而粗糙的指头在我的小穴内不停的钻挖着,我这时被这粗大的食指伸到小穴内给他摸索着,只得不停的呻吟:“啊…啊呀…叔…叔叔…不要…太用…力挖…人家…啊啊啊…”

这时我被挖得小穴淫水直流,而他更是放下托着我背的手,把我推到驾驶座上躺着,而他的注意力更是由我的双乳,转移到了我已经不设防的下身,只看到他把身子移到了我的双腿下,一手把我的一条腿拉开,这时我的小穴更是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

当时我真的羞死了,在这漆黑的雨夜,竟赤裸的给一个司机在玩弄我的下体,真的不知该对自己说什么了…

正当我合着眼想着的时候,突然我下体感到了一丝丝的痛楚,我更是叫了一声:“哎呀~”,我这时眯着眼看了那司机张师傅,只见他仍是一手提起了我一条腿,而他的眼睛更是聚精会神的看着我的小穴,随后抽出他在我小穴中的两根手指,撑起了我两边的大腿到上身,直接伸出舌头舔入我现在完全暴露在他面前的穴道内。

我不禁的呻叫着:“啊啊…呀啊…舔得人家…很痒…啊啊…”

而这时他的嘴巴已完全的覆盖着我的阴户,他的舌头不停的在我的阴道内推进盘旋,这时我更感到他的唾液从我的股沟流下。

其实这时我已经被他挑起了性欲,但心想陈怡娜这时的状况,我尽力的压抑着快感问道:“张大哥…你弄…弄够了人…家了吗…呀呀…可以代人…家的好朋友…回去了…吗…呀呀…”

这时张师傅听了我的话后,在我阴户上「刺啦…」的一声,伸高了在我双腿中吸啄着我小穴的头,之后更半站起了身子,松开了他的裤子的腰带,之后更是连自己骚臭的内裤也一起拉下。

我这时呆呆的看着他作这一连串的动作,而当他拉下了内裤时,我看到了一根又大又黑的阳具,正完全肿胀充血硬邦邦的对着我。

他赤裸着下半身对我说:“潘小姐…你看…看我这里现在这个模样,怎能驾驶好车子代你们去医院呐,除非…”

听到这话其实我已经知道他想什么了,但这时我仍扮作无知的躺在副驾驶座上回答说:“除非什么了…”

只见他再次跪趴在我双腿间,而这时他更脱去了他上身的衬衫,府下身子的靠向我脸前道:“哎呦,不是我不想…妹妹你也看到我的…我的那儿这情况的了…硬着的我不能开车啊…而且我这忙一天了这样硬着的…真的很辛苦。”

而他说着的时候,我更感到他的鸡巴不停在我的阴户外磨擦着,好像等待进入门口抢夺食物的流浪狗一般…这时我还是反抗的说:“不…不能啊…你不能这样啊,人家只答应你让你摸摸人家的身体,不能干人家啊…何况车上也没有套子…万一射在了人家的里面了,那怎样办了啊…”

这时张师傅一听到了我最后的那句话,便立即府下身子吻着我嫩白的脖颈和脸颊,跟我继续说道:“妹妹,你不用怕的!哥哥年纪大,就算射进去了你那里怀孕的机会也相当低,你就放心吧!快让我爽爽吧!”

这时我仍是抗拒的,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想推开他,但我又不够他的力气,他双手这时也是按着我的,而他更是不停的吻向我的脸颊,由于他的短胡子刺在我的脸上,感觉也是有另一翻的刺激…而这时我感到他的下身,不停的将他那高耸的鸡巴撞向我的阴户,好像在寻找着我阴户的入口,我这时更是焦急地的说道:“张哥…真的不能啊…不可以…我姐妹就在后面,万一给她看到我跟你这样便不得了…”

这时张师傅仍不停的吻着我道:“不会的…看看你朋友现在病得昏了过去啦,我的好妹妹,你就放心吧!”

这时我感到他的大鸡巴已找到了我小穴的入口,还进入了半个龟头,我知道这时我怎也反抗不了他了,但我这时仍对她说:“哥,是否人家…跟你干后…真的带人家跟朋友一起去医院啊”

这时司机说道:“当然了…妹妹给哥哥解决了那问题后,哥哥便会带你和你姐妹去医院。”

这时外面仍是下着雨,而此刻我放弃了挣扎的意念给张师傅完全的插入进去,我把原本仍发力夹紧的双腿也放松了下来,而推着他肩膊的手也转为了搭着他的肩膊上。

他见我这举动便露出了一副淫秽得意的笑容,之后更是挺腰的再将他的鸡巴猛然推进了我的小穴里。而我再次的淫叫了起来:“呀~~~呀呀~~大…大啊…,哥哥的那里…很大啊…”

而张师傅则说道:“嘿…小妹妹…你的那里也很紧啊…不能让我一次的全进入里面…你男朋友不经常干你吧…”其实此刻的我前天晚上刚被两个男人给收拾过。

当他这么说着时更是发力的把他的下体推向我小穴中,而这时我也实在的感到了他的龟头顶在我的阴核上,我知道他已经把他的鸡巴全根插入了我的阴道里了。

正当此时,我感到他开始把放在我的阴道内抽动着的鸡巴加速起来,这时我皱着眉头心里想:“为了怡娜…我只好跟他…跟他来一次吧!反正最近都自己都乱成那样了!”

这时我尽量的迎合着他的抽动,主动分开我的双腿,让他每一下都可以全根进入顶在我子宫里,但想不到的是这司机张师傅的鸡巴是又硬又粗,每一下顶进我的小穴时,也带给了我从前都没有过的快感。

可能我还是头一次在车上被别人操,而且又是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干,这时我的感觉真的爽得不得了。

此刻张师傅还托起了我分开的双腿到了腰部,这样我便变成了M字的姿势,好让他的鸡巴更尽情的在我小穴内抽动。而他更是双臂提起我的腿不停的卖力抽动着他的鸡巴道:“小…小妹妹…你的…那里很…紧…嗄嗄…让哥哥快受不了…真的很像我从前…的骚朋友…真的…很怀念…嗄嗄…”

这时的我被他弄得极为兴奋,想不到他一个开车的司机也有如此的干劲,我给他干着并不停呻吟:“啊哟…啊啊…哥…你也…很大…呀呀…弄得人家…快受不了…很爽…噢啊啊…

此时他更是突然间抽掉了在我小穴抽动的鸡巴,突然间有一份空虚感在我的心头里涌现,这时张师傅微微发力的推着我身子,我意会到他是想我转身,这时我也依他的想法,慢慢的把身子反转过来。而我这时转身后双手撑着驾驶座椅,双腿跪着的把屁股朝向张师傅的那一边,而我在这跪趴的姿势,从我分开双腿中看到这大汗淋漓的司机提着鸡巴,跪到我分开的双腿阴户前,而他更是一手提着鸡巴,另一手拍了拍我雪白浑圆的屁股蛋子。

之后他再次把鸡巴塞入了我的小穴里,这时我不禁的“啊…”了一声,之后便再次开始抽插着我,而这时他每一下抽插的动作,也撞击着我的臀部,而我支撑着上身的双手也开始无力的软下。但这反而令我的屁股更加翘起让他干得更尽情尽兴,我这时只听到「啪啪啪啪…」的声音,是进出我小穴而撞击我屁股所发出的淫荡声音。

而这时我的奶子贴在座椅上,张师傅这时更是一手从后面抓着我的乳房使劲搓着,我又抬头的望了一下前方,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陈怡娜,当时的心情真的很刺激,心想这时在我后面干我的到底是谁啊,我怎么变得这么淫荡啊。

但我这想法很快便消失了,因为司机师傅更加卖力的给我快感,我想他应该很久也没做爱了吧,这时我也不停的呻吟着。

而他这时还边干边说道:“小…小妹妹…你那里…嗄嗄…真的很湿…很暖…我…我快要忍不住啦…”

其实我这时一边想他快点射出来,而内心的另一边又想他不要停的继续抽插我小穴,难道我喜欢跟这种陌生的男人做爱吗,我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贱的~而再疯狂抽插我十来下后,我便感到了他的鸡巴在我穴内不停的抖动着,而他暖暖的精液更不停喷向我小穴的最深处…张师傅这时则一动也不动的趴在我的背上,而我也一样的给他压着趴在副驾驶座位上,享受着他给我的余韵,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司机师傅干起来也是一样的激烈,绝不逊色于其他的男人呢~才一会,张师傅便拔回在我小穴里的鸡巴,起身回到驾驶座位并穿好衣服,而我也起身找回自己的衣服,并跟他讲道:“哥…你要的人家也…也给你了…现在可以带着我们去医院了吧…”

当我说着话的同时,我感到了刚给他内射的精液在阴道里倒流着,还沾湿了我的内裤,而张师傅便回答道:“可以,当然可以了,潘小姐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帮你呢!我现在就送你的朋友到去市里医院!”

我这时心头松了一口气,我真的怕他会不带我们回去,那样的话我真的给他白干了。

之后我们便开车来到市里医院急诊科,医生对我说陈怡娜应该是中暑又感风寒所至,问题不大,但需要住院观察几天。当把陈怡娜送进去病房之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走出医院门口,张师傅又送我回了家,临别时他还用央求的口气嘱咐我俩今晚的丑事千万别说出去。我这时只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司机张师傅见我答应笑着说:“谢谢你!潘小姐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棒的女孩,希望以后有机会我还能载你出去游玩。”

回到出租房内的我赶紧走到浴室冲洗一下身子,顺便清理一下阴户,虽说这位司机年纪不小了,但我也怕给他弄大了肚子,我赶紧清理后便穿件睡衣躺在客厅沙发休息了。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