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车震记

  “我呢,就有两个原则,第一个原则,那就是不要日系车,他娘的!即便是日系车造的和宇宙飞船一样结实,我们也不要!我就不信了,死了张屠夫就得吃带毛猪吗!我唐诚偏偏不信这个邪,没有日系车,我们照样可以过的很好,生活的更加舒心!”

马玉债也和唐诚一样,在民族大义的问题上,寸步不让。

马玉倩说:“前买我浏览新闻,据说,日系车的销量又在节节攀升了,这是我很吃惊也很难受的一件事啊日本鬼子可恨,可是有的国人也确实立场有问题。

唐诚说:“我们不管别人,我们也管不了,商业自由,但是,我们是坚决不买日系车!”

马玉债点头说:“这是你的第一个原则,那你的第二个原则呢?”

唐诚盯着马玉债的眼睛说:“第二个原则吗,那就是,五十万以下的车,我们不考虑”

唐诚的豪放,一下子让马玉债瞪大了眼睛,她不相信的再次求证到:“五十万以下啊?还是五十万以上啊?”

唐诚从容的笑笑,说:“当然是以下了”[]官色:攀上女领导964

马玉债忙推辞说:“不行,唐诚,我怎么能开这么贵的车呢!太奢侈了,二十万的车,已经是超出我的心理预期了!我们就买一个十多万的就行!”

唐诚真诚的对马玉债说:“玉债,你是我的初恋女友,每当我想起我们当初的那个时候,我心里就有一种特别的满足和甜蜜,你对我的好,我唐诚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但是命运使然,阴差阳错的,我们没有能走到一起,还让你跟着那个郝元沛,受了几年的苦,对此,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五十万的车,我都感觉有点低了,我们要一个一百万以上的跑车吧!”

“唐诚!”马玉债也盯着唐诚的眼睛,马玉债的眼睛湿润了,两颗泪珠滚出了马玉债的眼眸里,她突然忍不住,一下子就扑到了唐诚的怀里唐诚抚摸着马玉债的肩膀说:“这下好了,玉债,你放心,由我在,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我唐诚不能给你一个法律上的名分,但是,我要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最后,在马玉债的强力要求下,唐诚给马玉债选择了一款德系车,而且是现车发售,售价是三十二万人民币!

唐诚付过车款以后,带着马玉债就出了4s店,唐诚先驾驶一下,感受一下新车的乐趣,马玉债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唐诚问马玉债说:“我们干什么去啊?”

马玉债响亮的回答说:“去郊区兜风去!”

唐诚一口气开出去一百公里,车辆停到了郊区农村的一片树林的旁边。

唐诚刚把车辆停稳,突然,马玉倩伸手就过来拥住了唐诚,把嘴巴放在了唐诚的耳边,轻轻的说:“唐诚,你知道一个新名词吗?叫车震!你有过车震经历吗?”
在新车上,和心爱的女人一起玩一把车震,这个境况,唐诚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被马玉倩这么一提醒,唐诚还真想尝试一把,在这个举目无人的旷野中,难得的和大自然融为一体。

唐诚过去把车顶上的内饰灯打开,这样的话,唐诚就能够把马玉债看的更清楚。

马玉倩的脸颊在灯光和夕阳的双重照射下,更显红润娇滴,俏丽的刘海底下有着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明亮双眸,唐诚要仔细的欣赏一下马玉倩的容貌,稍微有点椭圆状的脸型,不算太高挺的鼻子下,有着性感的双唇,唐诚醉了,如此貌美如花的美人,唐诚怎么能让她独身了这么长时间呢,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好女人是需要男人去心疼的!

想到这里,唐诚内心一阵的激荡和愧疚,这种情怀,连唐诚都说不浩是一个什么滋昧![]官色:攀上女领导965

唐诚就要过去拥吻马王债,不料马玉债推手说:“我们去后面吧!这里空间太小!主要是中间隔着自动挡位呢!”

唐诚一看,也确实是这样,驾驶座位和副驾驶座位之间,有一道屏障,就像台湾海峡,虽然不大,却阻断了某种血和肉的联系,拉拉手可以,要想灵与肉的结合,就困难了!

唐诚就和马玉倩从车里下来,然后再坐回到后面双排的驾驶座位上去,不过,唐诚下车之后,却没有和马玉倩一左一右分开,唐诚跟在了马玉倩的身后,唐诚看着马玉倩夸张扭动的屁股,好像有意的在挤压中间的那条缝隙,唐诚就控制不住了,身体一个扑上去,直接就在车外把马玉倩拥挤在车窗的外面,让马玉倩的身体面对面靠在了轿车的一侧车身上,唐诚抱过去,用自己的男人物件去摩擦马玉倩的屁股缝隙,隔着衣物,唐诚似能感觉到她那个地方的温暖!马玉债的俊俏脸庞被唐诚身体挤压在玻璃窗上,紧紧的贴在那个玻璃上面。

就这样温存了一会,唐诚扳回马玉债的身体,让马玉债面对着自己,三个物体挤在了一起,唐诚、马玉债和车!

唐诚就要在车外去解开马玉债的上衣,被玉债阻止了,她呢喃着说:“我们还是回车里吧!”

唐诚就和马玉债打开后门,钻进了后排双人座位上!

这一次,不用唐诚去脱,马玉债自己动手脱去了衣服,粉橘色的蕾丝*裤映入唐诚的眼中,那*裤的底部包覆着马王债饱满私处。

“啪!”了一声,唐诚将她*罩后方的扣环打开,*罩沿着双手滑下,马玉倩仪有害羞,急忙用手去捂住那个双峰,但是手指缝隙里,那淡渴色的乳*头还是在指缝里挤出来,唐诚过去,在指缝里,用舌尖去抵住它,轻轻的吸允,渐渐的,马玉倩的手松开了!唐诚右手则沿着她的小蛮腰,往前伸去,环抱住她胸前那对丰腴的大咪咪,左手则是绕到她*裤饱满的耻骨上,上下齐手抚摸她那丰脱的上下两端,唐诚的脸再贴在她的耳朵后方,用舌尖舔弄她的耳背、耳垂,不一会儿,她便娇喘连连、气喘唬唬,口中发出细细的呢喃声。

唐诚顺势也把马玉债下面的内内也脱了去。

唐诚也把自己的裤子脱了。

空间是有点狭小,经过实战,唐诚才明白,什么卫生间作爱了,什么车震了,什么野外交合了,什么办公室偷欢了,都不是一种特别的舒服的环境,精神上也许得到了稍许满足,但是身体上却要受到十分的压抑和拘谨,根本没有什么幸福可言!

不过事已至此,唐诚就是身体上有点舒展不开,但也得把这一页掀过去!

好歹是,脱光衣服的马玉债,对于唐诚的吸引力足够大!

脱光了衣服的玉债,身体半卧在座位上,身材曲线优美至极,简直是多一分显肥,减一分便瘦。肌肤雪白,粉颈光洁,双峰浑圆而凸出,淡褐色的乳*头在白洁的双峰上颜色鲜明,她的香部丰满而圆润,似葫芦般的倒置,那黑黝黝的阴毛覆盖在那凸起的阴埠之上。

马玉倩只好俯身到唐诚的身体上,像是把唐诚当成了一个软体的座位,即便是这样,马玉倩伸出手,去扶正唐诚的宝贝,想要他们两人的生殖器官去结合在一起,三次,都没有成功!

马王债也有同感的说:“车震有什么好啊!我感觉,作爱的最佳场所,还是卧室的大庆上!”

不过,马玉倩附身在唐诚身上的这个姿势,虽然不利于下面的粘连,马玉倩的两只大咪咪却仿佛是两个大拖把仪的,不断的扫荡在唐诚的嘴巴周围。

唐诚一口就啥住了!

唐诚玩了一会,说:“看来,还是我们的嘴巴容易接受我们大脑的支配!”[]官色:攀上女领导965

一句话提醒了马玉债,马玉债就从唐诚的身上下来,俯身到唐诚的阳物上,说:“好吧,唐诚,还是老办法,我用嘴巴来给你缓解吧!”

马玉债一句话,让唐诚更加的想起往事来!

记得唐诚和马玉债第一次,马玉债因为要婚前保持处子之身,就是用这个口来给唐诚缓解生理需要的,想不到时隔多年,马玉债还会这一招!

在马王债温暖潮湿的口腔里,唐诚的逐渐的浑身燥热,身体的某个部位坚硬似铁。

唐诚受不了刺激了,含混不清的说:“玉债,我,我想射了!
谁知马玉倩不让唐诚这么轻易的结束,马玉倩急忙把唐诚的吐出来,说:“不要,你要再坚持一下,我们这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应该把你的精华去它们应该去的地方!”

唐诚说:“我也想按照常规出牌,可是,这个空间狭小,不容易进行啊!”

马玉倩笑着说:“此时,才知道小个子有小个子的好处了吧!”

马玉倩于是就把左边的一扇牟门微微打开,汽车的宽度也就是一米八左右,而车厢里面的净宽度也就是一米六左右,像唐诚这样接近一米八的高个子,根本就躺不开,所以说,轿车的设计原则上是不支持车震的,当然了,如果两个人呈坐姿或者是卷曲身体,理论上也是可以的,但是,马玉倩把车门稍微的开一点,正好可以让唐诚把脚丫子伸出去,这样的话,传统的在大床做的男上女下姿势,也凑合着可以尝试着进行的。

马玉倩呢,就躺在车座上,两只腿弯曲,把腿也可以架在唐诚的腰际上,马玉倩一只手掰着自己的私处,另一只手扶正唐诚的坚硬物,经过了刚才的口活过程,唐诚的也有点湿润,马玉倩更湿润,还真就一下子结合成功了![]官色:攀上女领导966

非常难得是,在唐诚的努力下,竟然可以在结合处传出来啪啪啪的声音!

当唐诚感觉到马玉倩的里面肌肉在收缩的时候,一阵的裹紧感涌来,唐诚将所有的子孙万代,几乎是倾巢而出了,全部灌入马玉倩身体的最深处。

马玉倩也非常满意!

她说:“吃饺子还要喝饺子汤,还就叫原汤化原食!”

唐诚问:“什么意思?”

马玉倩故作神秘的一笑,指了指自己已经泛滥成灾的地方,就像一个歪侄的香油瓶子,液体外流,她解释说:“还是女人的这个地方,最能吸收和化解你们男人的精华!”

唐诚都被马玉倩逗笑了!唐诚抽出一大把的抽纸递给马玉倩,让马玉倩打扫一下卫生。

马玉倩擦拭了一把,第二把就交给了唐诚,让唐诚帮她打扫,这个也是男人温柔体贴的一种表现,唐诚就接过抽纸,再次的给玉倩打扫卫生!

唐诚一边打扫一边仔细的看看马玉倩的私处,看看是否还有液体再次的流出来,其实,女人带一个节育环,就是方便,对于男人来说,是件愉快的幸事!不用担心后遗症。

不过,仔细的欣赏了下马玉倩的私处,唐诚突然发现对方的两片内唇,竟然不对称,而是一大一小,右侧的这一个突出来,就像一片大的梧桐叶子,而左侧的这一片,竟然小的像一片木耳。

这个在唐诚的潜意识里,一直以为它应该是大小对称的,结果不是!

是所有的女人都不对称啊?还是只有马玉倩的不对称?

这个问题突然在唐诚的脑海里生成,唐诚就把马玉倩的这个不对称特征记下了,以后,自己再和妻子或者是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唐诚一定要对比一下,是不是女人的都不对称?还是马玉倩是个案!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