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暴露的我被人干

  自从广州出差回来后,我一直没见到我的另一半。上海的天气越来越热,本来爱
穿暴露的我,自是兴奋多了,这些天自然就更大胆了,当然也成了街上色哥哥色
弟弟的暴看的对象。
不知道为何,也许是经历得多了,也许是我老公在这方面太超人,我现在对
单纯的做爱已没了以前的激情。而且这些年的疯狂也给我的心理带来了很多负面
的东西,对男人更加不信任了,现在几乎没有男性的朋友,除了上床,我已很难
正确面对男性了,不知道是所有男性都想的是这个呢,还是我自己有问题。
上次有了地铁里的疯狂后,这些天特别想那种刺激。其实我非常享受那种在
公共场所被男人紧盯着看的感觉,好象被人用眼神把自己剥了精光一样,那种感
觉是我疯狂的肉体幻想彻底放开自己的时刻。
那是一个整天都又闷又热的天气,傍晚空气更闷了,天空中一丝风都没有。
在空调中关了一天的我,看看太阳已没了,就想出去走走,顺便到大卖场买点东
西。站在镜子前,看着裸体的自己,脑子里又开始疯狂的念头。
用口红把乳头画了一下,又在后腰和左腿内侧上贴了个文身,腰上戴了根细
的珍珠腰链。挑了一件淡豆沙色的开背真丝套裙,整个后背都露的那种,就系了
两根带子,腰链都可以露出来,下面的裙子也很短,前开胸很低,稍不留神咪咪
就会漏光。犹豫了一分钟穿还是不穿内裤,最后还是挑了条漏底的蝴蝶状的丁裤,
我是从来不带胸衣的。
街上还是很热,我本想走去超市的,又逃了回来,把车开了出来。我家附近
的大卖场停车场在楼顶,大的可以学开车。而且车不多,可能是天气热,我把车
停好后发现没几辆车。停车时我脑子里就闪过一疯狂的念头,在这里要做事的话
很刺激的。
在超市里我无目的的逛着,被刚才的念头和肉体的欲望折磨着。在众多色靡
靡的眼睛中我发现了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神。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瘦高的身体,有着像鹰一样的眼睛,他在我
周围绕了一圈又一圈,那看我的眼神好象恨不得把我吞下去一样,看了我的胸,
又绕到后面看我的背,又紧盯着我的大腿和穿着高根凉鞋的脚,每当我的眼神和
他接触时,他又迅速躲开了。
我故意停留下来,弯腰,又蹲下,又翘脚系鞋带。逗他在我身边转。我去卖
衣服的地方挑了几件裙子,然后慢慢地找到试衣间,进去时故意回头看了他一眼。
试衣间是挂帘子的那种,我故意把帘子开了一条很大的缝,站在外面只要用心是
绝对可以看到里面的。
我站在镜子前慢慢解开背上的带子,裙子顺着我的身体滑落在地上,我用一
只脚挑起裙子,把它挂在墙上,顺势侧过身体对着门,我估计从门帘的缝里刚好
可以看见我侧面的身体。我就这样用手慢慢的摸起我的乳房,慢慢的摸着我的身
体,从上到下,脑子里想像着男人的手抱着我,我开始有点感觉了,手指滑到了
我的下面,一阵兴奋传了上来,我把我的丁裤也退了,转身靠到墙上,面对着门,
闭着眼嗨了起来。当我睁开眼睛时刚好看见那双鹰一样的眼睛正从门缝里狠狠得
盯着我看。
我一把拉上了帘子,在里面继续嗨,直到我自己觉得发出了很大的声音才停
了。擦干下面后穿上裙子就出来了,出来后我发现那男的不见了,有点失望,就
准备回去了。刚走到上楼的电梯口,走过来两男的,穿着超市的制服,说请我到
里面去一下。
我很疑惑的跟他们走到了他们的一个办公室。我说找我何事,他们笑着狠狠
地说:你等着。一会儿在我面前出现了那鹰一样眼睛的男的,他自己介绍说是这
里的保安主管,发现我有偷盗他们商场东西的嫌疑。我听了是又气,又惊,还有
点刚才的羞涩,紧张之余我只是说我没偷东西,红着脸头都抬不起。
我好象感觉那男的已经把我剥光了一样,至于他说的其他的我都没听进去。
也不知道啥时候又来一个戴眼镜的男的,好象是他们的头,一来就色靡靡得盯着
我不放。
他要他们找来一把没有靠背的椅子让我坐在屋子的中间,又拿来好几把台灯
照着我,我原来又惊又羞,还有点气,被他们这样一折腾,我反而冷静了,从他
们的眼神和话里我听出来,他们是肯定听了那男的说的,看见我在试衣间里的自
摸了,所以故意找茬把我弄到这里的。想明白后我又有了新的疯狂念头。
我低着头,细声和他们说: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啥也没拿,只是在那里面
试了衣服。一边故意交叉着我的腿,一边把短裙往上拉。穿着高跟凉鞋脚和绣了
文身的裸腿,一定让他们血脉膨胀了。
那头头的男的忽然说,「我们要搜一搜,你到底偷了没有」。
我一听就知道他们的正真目的了,我急忙说:「那不行,要搜也要我自己来,
我很害羞的」。
他们听了都不做声,看着我。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用很挑逗的眼神看着他们,
慢慢转过身体,嘴里一边说:「可看清了,没有的话可要放了我哦!」。
我背对着他们很慢很慢的解开背后的带子,用手在前面捂着裙子,不让滑落,
轻轻地妞着我的腰,由慢到快,把手一松裙子就顺着身体滑到了脚下,我半裸着
对着他们并不着急转过来,而是用手摸起了我的乳房,又开始了刚才在试衣间的
表演,当我脱下丁裤,一丝不挂地站在他们面前时,四个人就像是木头一样,目
不转睛地定着我,我转过身,面对他们,把一只脚放在椅子上,叉开腿,一边用
手指熟练地玩弄着自己的小妹妹,一边用手抚摩着自己的乳房,嘴里发出淫荡的
呻咛。
就这样,直到我正真地兴奋了,留了很多水,顺着大腿都留了下来。问他们
要了纸,搽干后,穿上衣服,问他们:「我可以走了吗?」。
那头头过了一会儿很舍不得的说:「可以走了」。
我说:「谁送我啊?我不认得这里的路」。
那鹰一样眼神的男的说:「我带你出去」。
到了停车场,开车门的那瞬间,我忽然感觉一只手摸进了我的裙子下面,一
把抓住我的内裤,就脱了下来,另一只手把我的背压着狠狠的往下弯,我意识到
了他要干吗。顺着他的势就弯下腰,把屁股翘起来后庭对着他,就这样我把车门
开着,弯腰趴在了车座位上,裙子捋到腰上。
他先用手摸我的妹妹,把我弄的都飘了起来,后来就掏出了老二……
停车场偶尔还是过人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让他插了起来。那种被强
暴的感觉,加上刚才的刺激,和现在的担惊很多感觉混到一起,很快就使我像疯
了一样,我大声的呻咛:「……你老二好硬啊……你憋……憋了好久了吧……不
要憋坏……了额……哦!好厉害……啊啊啊……慢点……」做梦一样的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偶尔走过来一个人,看不到我的脸,我也只能听到
有人走过去,那人却没有停下,我嗨的非常尽兴,直到后面的男人都射进了我里
面……
当我把车开到家时,我都不知道我的内裤在哪里,座位上湿滑一片。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