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玩玩妈妈

  「咔哒」一声门响,我拉开门回到家中,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平时妈妈早就回声了,但是今天居然很安静。是不是妈妈出去给我准备礼物了呢,我边想边把鞋子脱了下来。
「洋洋回来了」屋里传来了爸爸的声音,唉,爸爸居然在!
我在回自己房间路过爸妈屋的时候,隐约能听见妈妈的呻吟声,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啊,居然撞破了爸妈的好事,我回屋后用力一关门!「啪」一声
这样估计他们可以安心啪啪啪了,我回到屋里坐下之后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脑子里不时出现妈妈的裸体,妈妈的奶子差不大,甚至可以说有点小,但是奶头却很长,然后又想起小的时候妈妈经常不穿衣服走来走去,.
还隐约记得,妈妈给爸爸口交的时候,我用手去扣妈妈下面,但是却怎么也回忆不起当时的手感了。又想起基本上每个深夜里爸爸不在时,妈妈自己用假JB插自己时的呻吟声。脑子里一片混乱,我往后一躺,想眯一下,让自己冷却一下。
「洋洋,下来吃饭喽」我刚躺下不久,还没有眯着,妈妈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这声音听上去平时似乎没什么区别,但是我却觉得有那里不对,但又想不出来,也许是刚啪啪完吧。
我下楼时发现爸爸妈妈都已经坐在了餐桌前,餐桌上却没有摆任何东西。饭菜还全部在餐桌旁边的小吧台上。唉,不是要吃饭了吗?难道是在等我布置餐桌?
似乎还是有那里不对。「爸爸,您有什么事吗」我带着那种忐忑的心情问!
「丁洋君,请坐吧!是有些事情要跟丁洋君讲一下了。」爸爸用手指把眼镜向上抬了一下,一脸严肃的表情。
「是」我马上跪坐在爸爸的正对面上聆听他的教诲。每次爸爸喊我丁洋君的时候就代表有什么比较大的事情发生。需要征求我的意见!
在我没读高中以前,爸爸还是跟我和妈妈住在一起的,后来因为我读高中,妈妈为了照顾我方便就在威城这边买了房子,而爸爸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离开泉城,这也就造成了爸爸妈妈的两地分居情况。难道是妈妈要跟泉城跟爸爸住一起了?我的思绪还在乱飞,
「丁洋君!」爸爸看出了我走神了,喊了我一声,
「是」我马上端坐低头
「抬起你的头来,看着我!」
是!我抬头看着爸爸
「你喜欢妈妈吗?」爸爸脸上有了一点笑意
「是」这那里算什么问题!我想
「不,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爸爸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的意思是,男人,女人的那种喜欢」
「爸爸,您开玩笑了!」我急忙解释刹那间我觉得有汗从我的头上流下
「丁洋君,爸爸也是从你这个年龄过来的,大胆的说吧,我不会怪你的」爸爸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个时候,我却不敢回答了,我转头看了一眼妈妈,妈妈的脸有点潮红!从妈妈那里我得不到任何提示。
「你今天已经16岁了,成年了!」爸爸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看来你对妈妈还没有多大性趣呢,这么说来你妈妈也线岁的少年也勾引不到」
妈妈低着头嗯了一声!
声音很小,但是在我的耳朵里却像雷声一样,这是发生了什么?
爸爸什么时候从我身旁到了妈妈身后的?爸爸双手扶着妈妈的肩膀「丁洋君,你晚上有没有听见过你妈妈呻吟的声音?」
「是」我低着头说,声音有点颤抖。
「那你有没有去看看妈妈在做什么呢」
「有的,第一次听的时候,以为妈妈生病了,就跑去看妈妈!」
「那你看到了什么?」爸爸问
「妈妈在闭着眼睛自慰」我的声音很小
「你有看清妈妈的下体吗?」
「没有,我开开房门发现发妈妈在自慰之后就关上门了」
「你想看妈妈的下体吗?」
「想」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说的是想。
呵呵,爸爸终于笑了,没有生气。
「想不想看你妈妈的奶子?」爸爸继续问我
「想」承认了第一个,也不用担心第二个了。我这个时候鼓起勇气抬着头看爸爸,但是没想到妈妈的衣服已经被爸爸脱了下来,更没想到的是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连文胸都没有,两个奶子就放在眼前,
「好看吗?」爸爸用手抖了抖妈妈的奶子,妈妈的奶子比较小,但是奶头比较大,所以抖动并不明显。
「好看」我直直的看着妈妈的奶子,两个粉粉奶头看上去真的想咬一口。我不知不觉的吞咽了下口水。
爸爸把妈妈抱了起来,放到了桌子上,让妈妈的两个腿成M型分开,是的,妈妈的短裙已经全部褪到了腰上,
大腿的内侧写着,生日快乐四个字,其中日字,还指向了妈妈的小穴,妈妈的阴毛已经被剃光了,光秃秃的小穴,两片阴唇闭合的不是很紧,并且已经有些水溢出了,阴唇被水润的十分的妖艳。
「喜欢吗」妈妈问
「喜欢」我抬头看了下妈妈,毕竟这一幕真的太有冲击力了!
「我说直接让这小子看,这小子肯定喜欢吧,你还要慢慢的勾引!」爸爸边笑边去小吧台那里拿东西。
「哼」妈妈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抱着我亲了一口,然后就直接躺在桌子上,两个腿分的大大的,爸爸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很快的便将妈妈捆绑在了桌子上。
于是妈妈全身赤裸的躺在我的眼前,爸爸却用食物一点一点的将妈妈淹没。
妈妈的胸上被放置了两个奶油的小蛋糕,胸下面则是手握的樱花卷,奥龙刺身下面就垫了几片荷叶后摆在在妈妈的肚子上。
爸爸很快又开了一瓶乾红,用手揉了揉妈妈的小穴后,直接一下子就倒过来插了进去,这个时候妈妈闷哼了一声,嗯,虽然爸爸的速度比较快但是还是酒了一些酒在妈妈的身上,和身下。
爸爸用皇家礼炮送的小架子把红酒支的高高的,让红酒瓶斜向插入妈妈的小穴内,。这个时候妈妈的腿并了起来,似乎也是在固定红酒。
把一切布置完之后,爸爸拍了下桌子,让我抬头看他。
我抬起头后看着爸爸有点小紧张,毕竟我对妈妈起了淫心。
「丁洋君,以后妈妈的性福就要看你的了!毕竟你已经成年了,有照顾妈妈的责任了!」爸爸看着我对我说,「请享用属于你的淫体盛吧!享用完之后,你的妈妈就归你支配了!」
「爸爸」我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丁洋君,快点享用吧!在你没享用完之前妈妈是不能乱动的哦!」爸爸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我在你可能有些尴尬,那么我先回泉城了」
咔哒一声,门开了,啪,一声,门关了。爸爸离开了,似乎是回泉城了。
房间里又一次只剩下我和妈妈了,与以往不同的是,妈妈这次居然是全裸的躺在桌子上,任我享用!
爸爸离开后,我马上贪婪的看着妈妈的下体,妈妈的阴唇被红酒瓶分开,两片阴唇紧紧的贴在了红酒那细长的脖颈上。
我拿着那红酒瓶底往上一抽,妈妈的腿就分大了一点,红酒就从妈妈的小穴里溢出一些。我一看溢出了酒水,马上双顺势把酒瓶往回送了一点。妈妈的腿也跟着并了回去。我又把酒瓶抽出一点,妈妈的腿又跟着分开,这次我没有马上把酒瓶送回去,而是用手戳了一下妈妈的的小阴唇。
看妈妈并没有动作,我又把妈妈的阴唇往拉了一下,虽然阴唇的外部那片小肉被我拉离了红酒的瓶颈,但是里面粉色的淫肉还是把酒瓶包裹的严丝合缝,我一松手,阴唇也上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不同的是我拽过的地方恢复的没有那么快。妈妈依然没有动。
我晃了晃酒瓶,又有一些红酒从妈妈的小穴里渗了出来。我迅速的用酒瓶来回的抽插妈妈的小穴,这次妈妈有了反应,妈妈用力的将自己的小穴往上顶来迎合我的动作。
看着妈妈这样的动作我突然有一点生气,妈妈怎么可以这么色呢,我用力的把酒瓶往妈妈小穴里一塞,这次不只是红酒的瓶颈进去了,后面的瓶身都进去了一部分。这次我不动之后,妈妈并没有把腿并起来,而依然是将腿分的很开,并且小穴似乎也在一松一紧,似乎是想要将酒瓶往外挤一点。
「啪」我用力的拍了下妈妈的屁股,「不准动!」
妈妈听到我的话后真的不动了,但是腿依然分的很开。
妈妈奶子上的两块奶油小蛋糕,我一点没吃,直接把蛋糕往奥龙那里一放,嘴巴一下就咬到了妈妈的奶子上,我不只一次的说过妈妈的奶子并不大,但是奶头真心不小!奶头在我的嘴里我软软的咬了几下,又用舌头舔着玩了一会。
可能是因为奶子小的原因吧,也可能是因为我玩过太多次女友的大奶子了,我马上又把注意力转回了小穴上,毕竟目前女友还是不让我玩她的小穴的。
我一下把红酒瓶全部抽了出来,由于抽的比较快,刚才红酒的瓶身直径又比较大,所以妈妈的小穴变成了一个比较大的洞,洞里面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并且洞口在慢慢变小,在洞口变小的同时还有很多红酒被挤了出来,红洒不能浪费对吧!
我直接把嘴嘟到了妈妈的小穴上,然后开始用力的吸妈妈小穴里的红酒,红酒的醇厚感混着妈妈淫水的淡淡腥骚味被我一起吞到了肚子里。
红酒被我浪费了小半瓶,但是妈妈小穴里的淫水和红酒加起了也不够我吸两口,吸完之后,我就开始用力吸妈妈的小阴唇,阴唇在嘴里的吸吮的口感一点也不比小穴里红酒的滋味差,毕竟阴唇上的也被红酒浸了好久,当然了,被淫水浸了更久!
吸吮了一会之后,我的舌头跟我的大脑汇报了一件事情,妈妈的小阴唇似乎有点问题,中间有一点比边上似乎更薄!我把小阴唇从嘴里吐出来,用手把左边的那片往外用力的拉了一下,阴唇被崩的直直的,这片不大的的肉膜上居然有三个小洞。
我松手,把右过的阴唇也拉开一看,果然,右边也有三个小洞,拉的大了之后发现其实这三个洞也不算小,至少我的笔芯可以从里面穿过去,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我更加注意妈妈的阴部了,大阴唇没有问题,阴蒂也是okay的,哈哈,阴蒂下边的那块小肉上也有一个小洞,但是这个比较小,大约只能穿一根细的毛线。
阴部都有了,乳头会没有吗?我在想。我转身开始观察妈妈的乳头,果然不出所料,乳头的根部也有一点点凹,另外一面也有一点凹陷。估计这就是穿乳环的痕迹吧。一点都看不出来,原来人前端庄的妈妈居然玩的这么开,怪不得爸爸要把妈妈送给我玩呢,估计玩的太HIGH爸爸开始有点吃不消了吧。
妈妈的腿在我抽出红酒瓶之后,就在不停的一张,一合。我觉得妈妈这是在邀请我肉她的小穴。
我刚脱下裤子(虽然前面做了那么多,鸡巴都硬的发痛了,但是居然忘了脱裤子了谁能想),打算把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鸡巴插入妈妈的小穴里。这时才发现妈妈居然还被困在桌子上,两个手分别被固定在桌子的两侧,妈妈的身体也被几根我原以为是装饰的彩带的绳子绑到了桌子上。妈妈的嘴里居然还放着一个口部括张的圆环。怪不得妈妈一直不作表示呢。请原谅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妈妈小穴上了。
我想要把绳子解开,但是又一想,如果解开了,我这桌美食还能吃吗?
我想了想又把红酒拿起来,重新插到妈妈的小穴里去,插回去之后,妈妈的腿还是在一张一合,这个时候我那里还有心思去管妈妈的腿是开是合啊,先吃点东西不才是硬道理啊。马上开始拿还在妈妈身上的樱花卷吃,在吃的时候还会往妈妈的小穴那里取点汁。取汁的时候还不小心将几粒米留在了妈妈的小穴的洞口。还好我先把红酒插进了妈妈的穴里,否则这几粒米就要掉进妈妈的骚洞里了。
浪费是可耻的,我想用筷子把那几粒米夹起来,但是不小心却夹到了妈妈已经肿起来的阴蒂上。往上一拉,没想到妈妈的整个身子都抖了下。第一次是无心的,第二次却是有意的,我用筷子夹妈妈的阴蒂的时候妈妈都会抖,(后来我发现一捏阴蒂,奶头也会变得跳一下),往反几次。妈妈小穴附近的米粒已经吃完了。
一共四个手握卷,所以几口就吃完了,现在就剩下奥龙刺身了,我拿起奥龙的上身,把它放在在妈妈的两个奶子的中间,两个妈妈的奶头跟奥龙在色彩上真的很配哦,紫红色的奶头,边上是青红色的虾须,如果是波龙会不更好呢?毕竟那个大大虾钳可以完全的匹配妈妈的大奶头。
我把冰冰的虾肉往妈妈的阴蒂那里一贴,妈妈开始发出「ONGONG的声音」毕竟嘴里塞着东西是吧。我再一贴,妈妈又发出「ONGONGONG」比刚才更强烈,我知道妈妈可能不喜欢我这样,于是我把嘴放到妈妈小穴的上方,然后我开始红酒瓶,抽一下,我吸一口,然后再轻塞一下,再舔一口。这一餐吃得是分外的香艳,可是再香艳的餐也有吃完的时候,这不,很快吃完了。
吃完之后,酒还有不少,酒瓶依然是斜向插在妈妈的小穴里,而我也应该将妈妈的口塞取下来了。
人的恐惧来源于未知。
所以我现在的问题来了!食物吃完了,妈妈却依然赤裸着。
我要如何面对赤裸的妈妈,还有妈妈会怎么看我刚才的行为。是的,刚才的行为我现在才感觉到有点不太妥当,虽然下体还是硬着的,但是理智已经开始回归大脑。
事情终要发生的,再说我也不是始作俑者。SO,我先打开了妈妈脸上的扣子,然后把那个圆环从妈妈的嘴里拿了出来。
「呼,…………」妈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扭动了下自己的脖子。「臭小子,还不把绑在妈妈身上的其他扣子打开?」
「哦」我急忙的回应了一声,听妈妈的声音似乎并没有生气。
我趴到桌子底下想要打开系在妈妈身上绳索的扣子,却发现桌子的下面并没有任何一点东西。我马上回到厨房里想要找剪刀,打算用剪刀直接剪断扣在妈妈身上的彩带。
妈妈扭头看见我去了厨房,问我打算做什么?
我说剪刀剪断彩带啊!
妈妈说:「别找啦,在妈妈的肚子上的荷叶下面有一个开关,把开状一关,绳子就自己开了。」
「这么高科技?」果然我在荷叶下面找到了一个小小的七色电源盒,大小跟一个大号充电宝差不多。上面还一闪一闪的亮着蓝灯。我把上面的那个电源的按扭一按,蓝灯也不再闪亮,而是变得长亮,妈妈身上的彩带迅速的被拉回到的这个白色电源旁边。
8根绳带,每根绳带的未端都是一个长方型的小铁块(也许是其他的什么,但是我固执的认为他是铁的!因为通电后两个方块可以被吸合的很紧,我试了一下,至少我的力量是拉不开的。)。虽然没有了绳带的束缚,但是妈妈并没有妈坐起来,而是躺着把自己打手腕活动了一下,有腿也并了一下。
但是马上分开了,毕竟小穴里还塞着红酒瓶呢。
刚刚怕怕的心情随着妈妈大腿的分开,我也松了口气下来,看妈妈并没有生气,我又用手把红酒瓶往外拉了一点。
「嗯」妈妈在呻吟……
我马上把酒瓶又往回塞了一点,「啊……」我马上又把酒瓶抽送了一几下妈妈开始叫了起来。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瓶里的红酒不是时溢出一些,很快妈妈的屁股底下已经全是红酒了。这时候我把红酒瓶颈一下全抽了出来,「噗」一声,红酒马上从妈妈的小穴里大量涌出,我马上用嘴把妈妈的小穴堵住,让红酒不再浪费。而是流进我的嘴里。
我嘴巴和妈妈小穴吸合的瞬间,妈妈就用腿把我的头紧紧的夹住,然后用手使劲的按着我的头,让我的嘴可以跟她的小穴做更亲密的接触。我的一只手则抱着妈妈的大腿根部,另一只手顺着妈妈的身体去摸妈妈的小奶子。
妈妈的整个身子都躬了起来,所以我很快摸到了妈妈的奶子,我用手一边揉妈妈的奶子,嘴巴则不停的吸吮妈妈小穴里的红酒与淫汁。
当我觉得没有红酒的时候,我嘴对着妈妈小穴用力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我移开嘴巴向上开始吸咬妈妈的阴蒂。妈妈小穴里的气体没有了我嘴巴的封堵开始往外喷气。声音就像放屁一样,其实想想也对,屁不就是肠道内的气体吗?而这个是我吹进妈妈阴道里的气体。
「噗,噗」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之后,我的性趣更浓了。我的手不再去抱妈妈的大腿,而是开始套弄我自己的JB了。
我撸了几下管,妈妈就发现了。因为我的嘴巴不是那么用心的去吸允她的阴蒂了。
妈妈松开了双腿,然后手不再按压我的头,而是把我的头往上抬了一下。妈妈趁机坐了起来,弯下身子,开始亲我的嘴,我嘴上还有妈妈的淫液,妈妈用舌头把我嘴边的淫液全部舔了一遍,然后开始亲吻我的嘴唇。
我的手还在耸动,妈妈便用手按住我的手,不再让我的手去套弄我自己的鸡巴。然后她用手开始缓缓的套弄起来,妈妈的手很软,很温润,但是力气比较小,没有把鸡巴握住,只是手在鸡巴上面摩擦,这样越摩擦,我心里越饥渴。我用手把妈妈的手握住,让妈妈的手可以将我的鸡巴握的更紧。
妈妈的乳乳头在我身上摩擦,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妈妈乳头的热度,于是我开始抱紧妈妈的身体,让她的身体可以跟我的身体贴得更紧,更紧。因为抱得紧了,妈妈的手明显没有活动的空间,所以我的鸡巴更硬了,更涨了。
FUCK!……
妈妈手也不再套弄我的鸡巴了,而是抱住我的背,腿也缠绕在我的身上,妈妈的小穴也贴到了我的肚子上,我能感觉到小腹那里妈妈阴部的湿润,
妈妈的舌头也钻进了我的嘴里,妈妈的吻技比我的好太多了,妈妈的舌尖在的嘴里乱动,我的舌头也开始跟着妈妈的舌头去转,去绕。
妈妈似乎十分享受这个亲吻的时刻,但是我的鸡巴已经涨得有点些痛了,我用手摸了下妈妈的小穴,妈妈的小穴也亦是一片汪洋。我把妈妈的身体往下拉,想让鸡巴插进妈妈的小穴里。妈妈的腿却紧紧的缠着我,不让我乱动,我转头不再跟妈妈亲吻,而是凑到妈妈的耳边「妈妈,我想进去,我想插你的小骚逼,我想把鸡巴塞到你的骚逼里。」
妈妈抱着我脖子,时而把我的耳垂含到她的嘴里,时而轻轻的咬我的锁骨「再让妈妈亲你一会,一会随便你玩。」
「妈妈,我不行,我的鸡巴涨的太难受了。你先让我操一会,再亲亲好不好?」我用手来回的抚摸妈妈的屁股。
「宝贝,你昨天洗澡了吗?」妈妈的声音听上去也有些颤抖,然后嘴里还喘着粗气。小穴也随着妈妈的喘息,在我身上不停的跳动。
「没有,我马上去洗。」我说着就要去冲澡。
妈妈抱着我,不让我走,在我耳边轻语「把我抱下去。」
我抱着妈妈离开了餐桌,妈妈把腿松开,从我身上滑了下去,跪在了的我身前,妈妈仰着头,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妈妈眼里的春情涌动。妈妈用手扶着我的JB,然后用舌头轻轻的舔了下龟头,然后抬着头伸出舌头,让我可以看到妈妈把我的龟头压到自己的舌头上,然后头一低,妈妈的红唇将我龟头的大半部分含到了嘴里。用舌头顶我的马眼,那舒爽。
「啊***呼」我控制不住的发出了那种舒服的声音。妈妈听到我的声音后,明显受到了鼓励,将整个龟头都含了进去,龟头进入了一个湿暧,湿润的空间里,。我想进入更多,但是妈妈的手控制着我进入的深度,这个时候我是站着的,我弯下身子,用力的按着妈妈的头,想让鸡巴可以更多的进到妈妈的嘴里。这个时候也许是因为进去的太快,妈妈猛的一用力,一下子把头抬了起来,
「咳,咳,」妈妈妈咳嗽了几声,用力的拍了下我的大腿。
「不可以这样子,妈妈会呛到的」妈妈假装生气的样子,还学小女生哼了一声。
「对不起,妈妈,我实在忍不住,就想插的更深一些」我轻轻的抱着妈妈的胳膊来回晃着撒娇。
「没事啦,你到沙发上坐下,妈妈给你舔」妈妈把我的手打到了一边去。
我急忙用沙发后面跳过去,直接跳到沙发上,这个时候鸡巴硬硬的随着我的跳动居然扯的有点痛。
我跳过去之后马上分开腿坐好。妈妈这个时候去慢慢的扭着屁股向我走来,还时不时的停一下,一会抛个飞吻,一会自己用手挡一下自己的小穴,眼里的笑意怎么都挡不住。
就这几步路的距离,妈妈走了也就是几秒吧,但是这几秒我觉得特别的漫长。我张开双臂,然后嘟着嘴马急不可待的等着妈妈进入的我怀里。
终于妈妈到了我的怀里,我的嘴马上啃向了妈妈的嘴巴,手也不停的揉捏妈妈的小奶子。妈妈的喘息声,我的喘息声交织在了一起,让彼此的情欲更加的旺盛,我的两根手指也趁妈妈不注意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妈妈小穴里的肉特别的滑,我的手指在妈妈的小穴里为非作歹,妈妈用两只手把我的手按到小穴那里,不让我的和乱动,便我的手指还是可以在妈妈的小穴里扣扣,动动。何况,另一只手还在揉妈妈的小奶子呢,捏妈妈的大奶头呢。妈妈的喘息声变的越来越粗。
「妈妈,我想用鸡巴插你的骚逼」
「等一下,洋洋你先把手拿出来,我下去给给你舔干净」妈妈急急的说,
我松开手,妈妈马上跪到我的双腿中音,这次妈妈也没有再勾引我,直接一低头,把我的整个龟头吞到了嘴里,然后马上吐出来,用舌头开始仔细的舔着我的鸡巴她刚才没有含到的地方,妈妈的中嘴巴从侧面含我的鸡巴然后开始用舌头帮我做阴茎身体的清理,时不是还吐一下。
「妈妈,你到沙发上来,从侧面帮我舔啦,我想摸你的小骚逼,想摸你的奶子。」
妈妈嘴巴都没有离开我的鸡巴就转到了沙发上,我的手可以轻松的摸到奶子,但是想摸小穴就有点麻烦了。我刚打算躺在沙发上跟妈妈玩69式,妈妈就将我的鸡巴整根含了进去,我的龟头像进入了一个狭小的空间,然后整个龟头都被一层软肉挤压着。我觉得我马上要射了,但是妈妈却一下子把鸡巴都吐了出来,然后头背对着我咳嗽不止。我轻轻的拍着妈妈的背,「妈妈你怎么了?」
「臭小子,你不想让鸡巴都进妈妈的嘴里吗?妈妈就给你做个深喉!没想到你的鸡巴太长了,卡到妈妈了。」妈妈终于不再咳嗽了,妈妈回过身来,在我的肩膀上使劲咬了一口。
「咝」妈妈居然真咬,超痛的!
「痛吗?」妈妈看首自己咬的牙印,用手在我肩上轻轻的擦了擦,似乎想要将牙印抹去。
我笑了笑「妈妈这是你咬儿子的罪证」
妈妈哼了一声。
我抱着妈妈轻轻的咬着妈妈的耳朵「现在鸡巴都被你舔干净了,可以操妈妈的小骚逼了吗?」
「等一下」妈妈站了起来转身跑到电视柜那边去,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洋洋,你给妈妈带上吧,带上之后妈妈就是你的女人了。」妈妈把一两个耳环送给了我。
我看了下耳环,上面居然有丁洋两个字。一看这个就是定制的。
我拿着耳环走到妈妈的身前,仔细看着妈妈的耳朵。在想怎么扣上去呢。
「不是耳环」妈妈的声音很小,第一次讲我并没有听清楚。
「什么」
「不是耳环」这次妈妈的声音终于大了一点。
「那是什么?」我有点懵
「你刚才不是拉妈妈的下体看了吗?讨厌!」妈妈有点撒娇的说
「这是……」我没说是那里,但是手却摸向了妈妈的小阴唇。
「嗯」妈妈轻轻的点了下头,声音真的是比蚊子的声音还小。
「那妈妈你把腿分大点」的指挥着妈妈。妈妈已经自己躺在了沙发前的那个茶几上。两个腿成M型。双手捂着脸。
「妈妈,我扣那个洞上啊?」我拉扯着阴唇看着上面每面三个小洞,而我却只有两个特别的耳环。
「你愿意扣那个就扣那个」妈妈的声音很小,但是这个时候我的耳朵却出奇的敏锐。
「那我扣到中间啦」没等到妈妈回应,我就把耳环扣了上去,然后轻轻的拉了下,阴唇随着我的拉扯变形的厉害,并且我扣的中间那个阴唇上的小洞,明显可以再穿一个粗一点的钥匙扣,而不是用这这个细细小小的耳环。
我把两个耳环(确实是耳环,不是阴环,耳环挂在阴唇上也不能叫阴环对吧?)向左右一拉,妈妈的小穴在我的眼前展露出了真容,粉粉的肉,还有那些淫水。
「我可以操了吗?妈妈」我盯着妈妈小穴里的粉肉问
「操我吧,洋洋,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女人了」妈妈的声音还是不大,还是捂着脸。
「我没听见」我用舌头舔了下妈妈小穴里的肉,这次没有了红酒,淫水的咸味实足。
「操我!快操我」这次妈妈的声音已经跟正常我们交流的时候一致了。
「什么」
「操我!」妈妈的声音已经有点低吼的感觉
「操那啊?嘴巴」
「讨厌,快操我逼逼啦!」妈妈开始像蛇一样的扭动她的身体,因为我两手还分另拽着她阴唇上的耳环,所以妈妈的屁股移动的范围并不大
「是操,骚逼吗?」我开始逗妈妈
「是,是,是骚逼,快操妈妈的大骚逼」妈妈这个时候已经变得十分的捉急
我把鸡巴往妈妈的小穴那里一放妈妈就开始自己主动的把骚逼往我的鸡巴上
靠,但是茶几真的太低了,我的鸡巴真的是跟妈妈的小骚逼一擦而过。
「嗯,heng………嗯,快点,快点。」妈妈开始发嗲,催促我快一些
我把妈妈从茶几上抱到沙发上,然后鸡巴也一下子捅进了妈妈的小穴里。
「啊……ONG」妈妈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啊」我的鸡巴终于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龟头也顶着一个圆圆的东西。估计这就是妈妈子宫,我的老家。
我插进去一动不动,正感受着妈妈小穴的包裹,体会着,妈妈小穴与妈妈手和嘴的区别。这个时候妈妈却开始在沙发上扭动自己的屁股,沙发被迫发出吱哓,还有那种皮革摩擦的声音。我用手抱着妈妈的屁股想让妈妈不动,妈妈就在我的身下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想让我动一下,我拍了拍妈妈的屁股,然后不同意!
「洋洋,动一下好吗··」妈妈在我的耳边吹着热气。
「不要,我想仔细鸡巴泡在妈妈逼里的感觉。」
「你动一下,你会更舒服的!」妈妈又开始扭动她的屁股,小腿也攀到了我的腿上。
我轻轻的动了下,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一抽一送,妈妈小穴里的肉把我的鸡巴包裹的说不是很紧,但是也不松,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把鸡巴插入女人的身体里。
因为确实比较舒服,我的抽送也越来越快,妈妈小穴里的水特别的多,不时被我挤出一些来,我不知道抽送了多少下时候发现,只要我一顶到妈妈小穴里的那个圆圆的有点硬的肉,妈妈就会发出「啊」的一声,顶不到,就是「哦……
…………哦「」和深呼吸的声音
「别顶妈妈的花心了洋洋,妈妈受不了的」妈妈开始乱叫起来。「别顶我的花心。洋洋」
「洋洋用力。」「洋洋操我,」
我看着妈妈不停的乱叫,手还在揉自己的奶子,拽自己的奶头,
我把妈妈手拿到一边去,然后我趴到妈妈的身上开始轻咬妈妈的奶子。因为第一次还是不太熟悉,我在吃奶子的时候,鸡巴插在妈妈的逼里不动了。
妈妈这个时候开始耸动自己的屁股,妈妈的耸动,让我意识到可以一边吃奶子一边操!于是开始慢慢的边吸边操起来,这个时候我发现妈妈的逼比刚开始操的时候松多了。
「妈妈,你的骚逼怎么没有刚才紧了?」我趴在妈妈的身上问。
「妈妈的逼生你的时候被你撑松了啊。」妈妈说着说着把自己两根手指插到了自己的骚逼里问「洋洋这样有没有紧一点?」
「嗯,紧多了!」
妈妈听到我的回答之后笑的特别的开心。
「洋洋,你要喜欢妈妈的骚逼紧一点,妈妈去做缩阴手术好不好?」妈妈明显是怕我嫌弃她的松逼!
「难道还有人喜欢松的逼吗?」我跟妈妈来了一个热吻。
「有啊,你爸爸就喜欢松逼。」
「啊,爸爸的鸡巴特别粗吗?」
「不是啊,洋洋你把手从妈妈的大腿低下伸过来」妈妈指导着我的动作。「然后扣进妈妈的逼里」我扣进妈妈的逼里之后,发现妈妈的逼外面变得更松了,感觉蛋蛋都可以进去,但是进面却是紧了。
玩了几下之后发现这么操特别的累,我就把手指从妈妈的小穴里抽了出来,看着手指上那黏乎乎的液体,我本想往妈妈的身上擦,但是看着妈妈像鱼一样张开的嘴,我就把手指放到妈妈嘴边上,妈妈像本能一样的开始舔我手指上她的淫汁。妈妈舔完之后,用迷离的声音问我「洋洋,你喜欢这么玩妈妈吗?」
「喜欢!」我的肯定回答,让妈妈更高兴了。
「是的,你爸和你爷爷喜欢喜欢这么玩。」妈妈说出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
「爷爷?你跟爷爷还做过?」我忘了抽插
妈妈这个时候又开始了自由扭动。
「洋洋,我们到地毯上好不好」妈妈开始亲吻我,想要转移话题
「好的」我把妈妈抱起来放到地毯上,抱起来之后我顺势看了一眼沙发上,已经有一片小水洼了。
妈妈和我在地毯上就做了几下,妈妈抱着我打了一个滚,就坐到我的身上。
「洋洋,你躺好,妈妈让你舒服」
妈妈在上面的时候,妈妈的逼确实比在妈妈在底下的时候更紧一点。我看着妈妈坐在我身上扭动身体,小奶子也一晃一晃的。
「妈妈,我要吃奶!」
妈妈马上俯下身子,把奶子送到我的嘴边,我一口咬到了妈妈的奶头上。(我不是有意的,我想咬奶子,但是由于体位以及妈妈的奶子比较小的原因我咬到了奶头)
妈妈啊的一声惨叫,妈妈的逼瞬间收紧了许多,然后又马上松了下来,一股热流从妈妈小穴的深出喷了出来浇在了我龟头上,然后又顺着龟头流了到了阴茎上,流了出来,妈妈也趴在我身上趴了几秒。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