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奸了未婚的熟女同事

  我叫做胡隆兴是个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在经历过多家公司的面试之后,终于找到了工作,公司虽然只是个中小型企业,不过待遇还算不错,至少加班都有给加班费,过了三个月后,就慢慢的熟悉了公司里的同事了。
而在这些人中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隔壁部门的组长吴文怡了,我都叫她文怡姐,她不但工作能力好,待人也很亲切,身材虽然并不凸出,但却发散出一股气质,看上去顶多三十初头左右吧,不过后来听同事讲八卦的时候才知道,她已经四十了而且还没结婚,这消息真让我吓了一跳。
只是也能说我欣赏她而已,毕竟年纪差了将近15岁了,如果勐一点的话要当我妈也不是问题,而公司内对她也有一些谣言,例如说她是公司某高层的情妇,也有说她是因为感情受伤才不结婚,或是说因为她能力太强,使得男人都跑光之类的。讨厌她的人私底下还叫她老孤单、没人要之类的。
「隆兴,来了这么久了,工作都上手了吧,上次也多亏你帮了我的忙」中午休息的时候,我排在她前面选餐,她跟我闲聊了几句
「大概都习惯了,大家对我也算很不错」
「今天晚上我们部门要去聚餐,你也一起来吧,我趁这个机会帮你介绍我们部门几个年轻的职员」文怡姐也帮了公司凑成了好几对新人
「那就拜托啰」我也就笑笑的接受了
晚上我也就跟着出去了,文怡姐先是简单的介绍了我之后就各自聊开了,没多久文怡姐拉着我过去,偷偷地问我有没有看上哪个女职员,说真的女职员有得漂亮、有得可爱,但就是没有像文怡姐这种气质出众的女孩。
「好像没有说」
「眼光这么高喔,那你跟我说你喜欢哪一类型的,我再去别的部门挖过来介绍给你」
「嗯….我喜欢的是……是像文怡姐这样的女孩吧」我考虑了一下,决定跟她说我喜欢的类型是她这种女性
「是….是喔,不然这样文怡姐给你当老婆好不好」
「好啊!」
「还当真了呢,好啦!我保证一定帮你找一个比我好的女孩子」文怡姐拍一下我的头,算是给我刚刚乱讲话的惩罚
而回桌之后,部长开始因为这次业绩很好,把功劳都推给了文怡姐,大家也就一个一个敬她,事实上其实是在灌文怡姐喝酒,据说她酒量很好,如果不一开始就把她给解决了,等等喝挂的就是大家了。
文怡姐一个人在一轮的敬酒就喝了将近半瓶多了,身上开始散发出醉意,红润的两颊让我觉得更加美丽,而且脸上带点微微的笑意,感觉有种媚态。
等到大家都喝得差不多时,也该回家了,没喝的人分配要送的人,不过因为有原本不该喝的人喝了,所以最后有两个人必须坐计程车回去,这时文怡姐突然从后面扑了上来,说她要跟我坐计程车,部长帮我们先付了计程车钱之后,我们就坐车离开了。
「少年郎,你们要去哪边」
「先载我同事回家,她家是在……」这….我不知道她家住哪边
「文怡姐你家住哪边啊」我不好意思的问着她
「小坏蛋我不告诉你……」文怡姐搂住我,娇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弄了一阵子我想文怡姐也醉晕了,无奈的我只好先把她带回我宿舍再说,回家之后文怡姐就直接躺到了我床上,我也就随她去,想说洗个澡之后我就出门去睡旅馆。
我冲好了澡之后,看文怡姐还躺在我床上,我只好过去帮她把高跟鞋脱下,这时我触碰到了她滑顺的小腿,半透明的丝袜让我清楚的看到她雪白无下的小腿,我甩了甩头没有多想,赶紧把高跟鞋给脱了下来。
紧接着用着逃命般的速度,准备好我的皮夹和钥匙穿上鞋子要出门,但就在这时候,我发现文怡姐还带着眼镜,怕她转身压到眼睛会坏掉,甚至有可能会受伤,所以只好在脱下鞋子,帮她拿下了眼镜,当我拿下的时候,我几乎是被震住了,文怡姐真的是我喜欢的类型,就这样禁不起诱惑脸渐渐的靠过去,唿吸也越来越急促,等到接触她双唇的瞬间,她竟然睁开了眼睛,吓得我连退了好几步。
「文怡姐我…..」我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要洗澡」文怡姐没有说什么就走进了浴室
没多久我就听到水声,我也才稍稍的放了点心,文怡姐一定知道我想偷亲她,但她为什么没有反应呢,是她不在乎吗还是她也想…….
「那个……你有大件一点的衣服可以借我穿吗」文怡姐敲了敲门
我拿了一件我上班的衬衫给她,也顺便给了她一件短裤,她打开了门从门缝里伸出了手接了过去。
等她出来的时候我都快精虫上脑了,她并没有穿我给她的短裤,上半身只穿了我的衬衫,虽然我的衬衫挺大的,她穿上都能盖到腰部了,但还是能看到下半身露出来的白色内裤,而在往下看脱下了丝袜露出白嫩无瑕的腿。
「你裤子太大了,穿上去会滑下来」她把短裤还给了我
「文怡姐,我送你回家好了」
「你要我穿这样回家喔,还是你藏了什么秘密在家里不想让我知道的」
文怡姐虽然已经清醒不少,但还是有点醉意,两眼略显朦胧看起来非常诱人,跟平常的她非常不一样,气质中又散发出性感娇柔的气息,她坐到了我旁边半梦半醒的跟我聊了起来。
不过话题都讲不太上,反而像是她自顾自的再说,我不时的偷看她的大腿,白衬衫中看到了两颗粉色的乳头,终于让我忍不住抓住她的双手,转身压上了她。
「哎~你这样是迷奸喔,就算你是喜欢我这一型的也不能这样」文怡姐稍稍用力想推开我,但那柔弱的双手根本无法撼动眼前的禽兽
我看着文怡姐的脸庞,虽然肤质比不是二十多岁的女孩,但也明显比她年龄好很多,而且也没有明显的皱纹,我强吻了她,这时文怡姐才意识到,我不是开玩笑的,她是真的要被我干了。
「等….等等…别这样」反抗没有撑多久,就被我吻到平息了
有了酒精的催情,文怡姐也堕落了,不再明显的反抗,直到我的手解开了胸前的扣子,开始伸入抚摸起她的乳房,她才再度回神想将我推开。
当我摸下去的瞬间,我发现文怡姐的胸部简直就是专门为我打造的,虽说并没有很丰满诱人,但刚好可以让我一手掌握住,乳头在我的掌心中慢慢硬起,一股舒服的感觉使得文怡姐再度停手。
「讨厌不能这样摸人家」这句话讲得非常娇媚,与其说是在责备我,更像是在引诱我
我一手抓着她的奶子用力揉着,另一手则压着她的脸颊,让她无法别过头逃离我的强吻,而我坚挺的下体隔着裤裆,在她的两腿上撞击了起来。
开始感受到舒服的文怡姐再度的放弃了反抗,享受起久未尝到的快感,我也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攻陷她,渐渐的文怡姐开始主动回应我的吻,我也将手放到她另一边的乳房搓揉,
说实在话文怡姐身材真的保养得很好,如果说她说她只有三十岁我也相信,乳房丝毫没有任何下垂,还是像二十出头的女性一样,那么的坚挺那么的有弹性,我将舌头伸入了她的嘴里,在她嘴里舔弄起来,嘴里有股淡淡的酒味,但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把我流入她口中的口水吃进嘴里了。
「真的….真的不行,冷….冷静一点」吻了好一段时间,分开始文怡姐才回过神来
「不行我忍不住了」我伸手拉下了她的内裤,同时拉下了我裤子上的拉链,拘束已久的肉棒被解放了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我的理智都已经被小头给主宰了,而文怡姐这时真正意识到,肉棒已经准备要进到她体内了,原本还存在着逗弄的心态也不存在了,开始用尽力气反抗起来,但这时哪能停下呢,两手放开了她的奶子,紧紧的抓住她的腰部,让她无法乱动,龟头顶在两片阴唇的中央,一点一点的将肉棒插了进去,我看着我的阴茎慢慢的没入了她体内,直到无法再看到我肉棒为止。
「啊!真的……真的进来了……..怎么可以这样」文怡姐开始乱动,看能不能逃掉
但我死死的顶到最深处,我的骨盆死死的压在她腹部,使得她在怎么反抗也没办法推开我全身的重量。
「文怡姐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了」这是我强奸她过程中唯一的一句安慰话
紧接着就是暴雨式的狂插,强劲的力道让她阴道深处的子宫都感受到震动,两颗睾丸随着我的摆动甩了起来,一下一下的在她菊门周围拍打起来,使得她感到奇妙的感受,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阴道已经非常的湿润了,再大力的抽插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文怡姐如我所料已经不是处女了,但穴里却有不输处女的紧实感,不过她的反应却不会很陌生,我藉此可以判断出文怡姐性经验是有的,并非只被破处就没有性事的女孩,只是应该很久没做了,对于感觉还得慢慢找回,我记得她有做瑜珈的习惯,以至于阴道有这样的紧度并不意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停…停啊!停下啊!停下来啊!啊…啊啊」文怡姐配合着我的插入,规律的叫了起来
阴茎插入久逢甘霖的阴道内,将里面的淫水均匀涂抹在阴道各个隙缝中,舒服的感觉从下体传来,文怡姐再度迷惘了,是要放任我继续奸淫她,还是要誓死反抗。
我没有给她做决定的机会趁着她判断迟疑的这瞬间,我放开了控制她的双手,放到了胸部上按摩起来,而在此同时,舌头也再度进入了她的嘴里,一股无比的幸福感涌了上来,文怡姐堕落了,堕落在我给她的快感中,再也无法自拔。
接下来就简单多了,我开始在她身上爱抚着,摸着这梦寐以求的肉体,我舔着她、吸着她、咬着她甚至吃着她,把她全身吃得连骨随都吸干,把她的感觉全部都榨了出来,数年从未感受到的快感将高潮引了出来,爆炸式的快感在她身上一一的引爆。
而我也没有多做其馀的玩法,只是维持着同一种姿势持续的抽插,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钟,但我已经感到很满足了,阴茎在她体内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在她的阴道和子宫内,留下了我曾经到过的记号,最后两人双双的失去意识。
到了隔天早上,我慢慢的醒了过来,文怡姐早已醒来,正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我感受到下体一阵舒爽,这才发现昨晚最后并没有拔出来,而是留在她体内就睡着了,晨勃的肉棒再度的在她体内跳动着,也因此吵醒了她,而醒来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就这样摆着。
「早啊!」我像没事般的跟她说
「还….还不拔出去」
「喔」我赶紧抽出肉棒,同时阴道内污秽的体液也逆流了出来
「啊!」文怡姐惊唿了一声,两手摀住下体,赶紧往浴室冲去
太过在意下体的她,竟然犯了最大的错,我走向了浴室,推开了忘记关上的门,看到了坐在马桶上排出体液的文怡姐。
「你….你走开啦」她的反应又好笑又好气
「我也没办法,我这个硬成这样,也得处理一下」我在她眼前晃着无法软下的肉棒
「别拿给我看….走开自己解决就好」
「文怡姐怎么这样,这也是因为你才这样的说,你好歹也得负责吧」这时我看到放在一旁的胸罩,我也就顺手拿起放到我肉棒上套弄起来
「别这样……那个是我的」
「如果要我别这样的话,那我想用文怡姐的嘴来」
「…………」文怡姐一语不发不知道该怎么回我
「不讲话就当你同意了」我放开了手中的胸罩,将龟头顶到了她嘴唇中的缝隙
只见双唇微微张开,文怡姐把头往前移动,将肉棒吃到嘴里,并且开始用舌头帮我舔着,虽然技术算不上高超,但也很舒服了,由其实看着她早上醒来,连牙都没刷就用我的肉棒刷牙。
随着她体内的精液慢慢流出,我体内的精液也慢慢的被她吸了出来,最后我在他嘴里爆发了,我甚至不准她吐出来,精液在她嘴里留了将近半小时,才准她吞下去。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文怡姐才板起脸孔不再理我,这时我才意识到我所犯的错误,不停的向文怡姐道歉。
「这可是强奸,你就算再喜欢我这类型的女孩子也不可以这样」苦苦的哀求之后,文怡姐终于开口
「就真的忍不住了,昨晚的文怡姐真的太漂亮太诱人了」
「喔,所以漂亮就可以强奸喔」接下来文怡姐的口气明显的变好,或许是听到夸赞有点高兴吧
又讲了大概快二十分钟,文怡姐才露出了笑容原谅了我,当我说到我想跟她交往,却被她给拒绝了,她知道年龄是无法跨越的障碍,就算我现在不在乎,总有一天我也会因为她的年龄开始嫌弃她,所以她不愿意让我拥有她,但却愿意拥有我,也就是说文怡姐成为了我的炮友,互相帮忙解决性慾问题。
「勉强原谅你,其是也不能全怪你,我自己也有点玩过头了吧」文怡姐也承认当我跟她说喜欢她这类型的
两年后文怡姐帮我生了一个小女孩,但她还是不愿意让我对她负责,对外宣称小孩是她去精子银行生来的,不过生过小孩的她显得更加美丽动人,而我也三天两头往她那边跑,虽然我不是她的丈夫,但我们已经把对方当作家人了。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在16岁时就生过了小孩,结果被抛弃后渐渐对了男性产生了不信任,直到遇到了我的时候已经不可能了。
「如果你在早生个五年就好了呢」有次她喝醉的时候透露出了她的无奈
最后文怡姐的确找到一个跟她很像的女孩,她把她的女儿介绍给我,也让我娶了她的女儿做妻子,之后文怡姐跟我的关系也从未断过,她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个最爱的女人。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