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喝一点花蜜吗——冬春夏秋的花蜜完

  冬(1)
不知道什麽时候,我自家房屋左边的小花圃里面,生长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看起来似乎是某种花朵
巨大的茎株,简直比我的身体还要粗,那个大小,看起来足足有一百五十厘
米以上。
「到底是什麽时候……」
我伸出手,在茎株上摸了摸。
(冷的啊……)
顺便说一下,现在是冬天。
我自家的屋子建立在郊外的林中——你问我爲什麽因爲我的职业是护林员。
不过现在是冬天,而且还下着大雪,大概也没有什麽傻瓜进入林中了。所以
每年到了这个季节,我都是十分地清闲,唯一一件很累的事情就是必须在冬天快
来的那段时间里赶快把自己的地下室储蓄满,爲此曾经拜托过住在附近的半人马
小姐。
三天前突然下起的大雪。
那可真是前所未有的量呢,过去的十年里面我还都没见到过。我自然是躲在
了屋子里面,每一日就依靠壁炉与地下室的食物,翻阅着那些没看完的书籍,借
此度日。
今天好不容易终于停雪了,结果出来清扫道路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东西。
「这到底是什麽植物啊」
花草图鉴也不是没有看过,但是印象中没有这麽大的家伙吧。
「嗯……」
我又摸了摸那个茎株。
「总觉得好可怜呢……被埋在雪里面很久了嘛。」因爲是护林员,所以我也
对花草一类的东西有比较特别的兴趣,平时也将在林中看到的那些少见珍贵的花
草带回到家里栽种。「好吧,就将你带回房间里面吧。」
这可不是什麽疯狂的举动,别看这株植物那麽巨大,但是我已经检查过了,
它的根茎出人意料扎得不深——或者说,这麽大的植物,根茎却并不发达。所以
我才会很自信的说,要将它移植到室内,刚刚好有一个大型的花盆可以容纳下它
的下体。「呒嗯嗯嗯嗯……!!!」
果、果然!
好重啊!
真是对得起自己的体型啊,比起不正常的根系,这个体重就十分正常了。
我几乎是用拖着把它带进室内的,后来爲了擡起它放进花盆,差一点儿连腰
都闪了。
「哎呀哎呀……」
想老头子一样,用拳头轻轻锤击后背的同时,我用水壶给了这个新的植物家
人浇了一些水。
「你应该是一朵花吧」
我笑着对它说道,这种行爲看起来有些傻,不过反正四周也没有人。
「我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从零下地狱带出来的哟,至少开出一个美丽的
花朵作爲给我的回报吧。」
嘛,虽然只是一株听不懂人话的植物而已。
……晚上,我一往如既地很早就睡下了。
白天就已经足够冷的林中冬日,在夜晚就更加冷了。
调整好壁炉后,我就换上了睡衣,匆匆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好冷啊啊啊…
……」
被窝啊,要是没有人暖的话,在冬天里面是一个让人既爱又恨的东西呢。将
已经被体温捂暖的衣服脱下,然后换上冰冷的睡衣,钻进冰冷的被窝,接下来还
得用自己的体温将它缓缓温暖。不过要是暖和起来的话,那就是天堂了。
「要是有人可以给我暖被窝就好了……嘛,这也是不可能的啦!」自言自语
的我,睡了下去。
……半夜。
咕……咕噜……啾噜噜……「嗯……」
我被一阵粘稠的水声与拨弄感从梦里面拉扯了出来。
「大半夜的搞甚麽啊……」
麻麻的,粘粘的。
刺熘、刺熘……从下体传来的舒服快感……「呜……呜喔噢噢噢!!」一个
女人,正在亲吻着我挺立的下半身。
「啊……啊啊啊、啊啊……」
梦、梦吗
我在梦里面吗
「……好饿……」
她贪婪地舔舐着我的阴茎。「好想要……精液……好饿啊……好冷……」温
柔而又紧紧地将我抱住。
「呜啊……」
这个糟糕啊,要忍受不住了。「噗啾……」三下两下,我就立刻缴械了。灼
热的精液,在尿道口的帮助下,狠狠射入了她的口中。
「呜呜嗯……」女人的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她舔舐地更加卖力了:
「精液……精液……好美味,好热……多谢款待……」这时,我勉强积攒起
了力量,拉开了背后的窗帘,藉助月光,终于看清楚了她的样子。
翡翠色的肌肤,深绿色的长发,紫色的瞳眸。这根本就不是人类应有的特征,
但是她却偏偏长着人类一样的身体,丰满圆润的乳房,绝色的面容,以及下体…
…不经意间转过头,才发现那个白天带回来的植物已经完全绽放了,剥开了外层
的花叶,打开的是内部粉红色的花瓣,满满装载内中的,看起来似乎是花蜜的样

「阿娜温!!」
我勐地惊醒了过来。
原来如此啊!
植物类的魔物,难怪在花草图鉴里面找不到呢。
这是魔物啊!
「嗯呜……哎咻……」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趴在身下的阿娜温低吟着,攀着我身体与手臂,爬了上
来。
「因爲太冷了……所以被这儿的温度吸引过来了……可是,进去拜访之前…
…被雪埋住了……谢谢……精液好美味……多谢款待……」这样啊。
「呜……」
但是立刻又发出了无力的呻吟的阿娜温,「没、没力气啦……」看起来是肚
子太饿了,所以迫不得已从自家的花朵里面爬了出来,结果摄取到了精液却又不
足以补充消耗的体力。
冬(2)
「喂喂,别睡过去啊!!」
睡意全无的我立刻抱起了她,「马上带你会花苞!」我想也不想地就抱起了
她,重量居然意外的轻。看起来人类和魔物的构造果然不同,而且尤其是这种植
物模样的魔物。
「呜嗯……!」
她的双手很自然就环在了我的脖子上,冰凉的肌肤紧紧贴着我裸露在睡衣外
的皮肤上。感觉上去有些黏煳煳又香香的,难道是花蜜
「元精……给我更多……」
在我耳边低声呢喃。
「喂喂喂,现在可都快要挂掉了哦还想着那种事情」我一边说道,一边
快步上前,不出几个唿吸便来到了那朵巨大的花面前。
虽然我知道魔物们只要有元精就会恢复过来了,不过虽然魔物会因爲元精而
主动袭击人,但是只要是正常的守序男性,没有人会看到漂亮的女性就直接上了
她吧
「呜喔,好魔物!不来一发吗」——怎麽可能啊,我可是绅士的哟变态
才会这样吧
(……不过话说回来了,要是现任的魔王从魅魔变成了夜魔什麽的,那麽所
有的魔物娘岂不都变成「魔物男」了总觉得,要是那样的话倒是未必不可能不
会出现见面就亚拉那一卡的情况了……)
扯远了。
首先扑鼻而来的是那种闻上去就知道又甜又粘会呛到喉咙的蜜味,低头一看
果然是如同我预料中的那样,花朵的内部就犹如一个小浴池,四周有突起的边缘
可以坐立,内中的大小足足能够容下两个正常人。而里面装满的内容,当然是那
些金黄色的、香甜的、黏黏稠稠的阿娜温花蜜了。
「快进去吧!」
我小心翼翼扶着她,首先将她那碧玉般的双足浸入了蜜中,然后一点一点,
扶着她的身体让她回到花朵之中。
「不要啦……别放开……」
但是到了最后一步,她的手却依旧抱在我的脖子上,不肯松开。「你——呜!」
正想要对她说点什麽,但是却立刻被阿娜温的双唇堵住了。
花蜜般甘甜的津液顺着她灵巧的舌头,在我的口中搅动了起来。
「进来……」
用眼神与肢体的语言向我如此述说到。
那些花瓣四周的藤蔓也在这一刻好似活了过来那样,飞快地抓住了我,并且
褪去了我的衣服。
(呜哇啊啊……!!)
我就这样被抓了进去……「整整……整整被、被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
的我,擦干净了身上残留的花蜜之后,勉强穿上了内裤,精疲力尽地在床上休息。
那朵阿娜温小姐总算恢复元气了。
作爲代价,我的元精都被她给抽走了。
要是现在有一面镜子的话,估计我就会看到某种白色的气体状事物从我嘴巴
那里飘了出来……是我的魂魄吧
「要喝一点花蜜吗」
阿娜温趴在自己的大花朵里面,探出了裸体的上半身笑着问我。
「不必。」
我谢绝了她。
昨天晚上就是被连续榨汁五次之后,完全精疲力尽的我被她用接吻的方式喂
下了花蜜,结果下半身不顾我的本体已经不行了,又立刻充血站立起来,导致直
到凌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我已经被反复侵犯了二十次以上了。
看起来,阿娜温的花蜜简直就是天然的伟哥啊。
「修斯的元精……真好吃……」
她捂着脸,回味昨夜的事件。
名字的话,在昨天晚上交合的时,她趁着我迷迷煳煳的时候给掏出来了。
「话说,爲什麽要来我这里啊」
「原本我是住在北边的森林洋馆那里……可是啊,那边的女主人好像因爲害
怕花粉症,所以就把我给赶走了啊……但是这附近的土地养料好少呢,所以想要
找一些额外的食物,可是人家的移动速度很慢啊……」「哈……所以就在找食物
的途中被大学埋住了啊」「嗯,但是没关系哟,因爲已经找到食物了啊。」
「……呜……」
这就算是同情心泛漤的报应(好报)
嘛,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
「能不能……做我的,夫婿大人呢」
她笑道,碧绿的肤色浮现了桃红的云晕,像是女孩子爲了掩饰害羞而玩弄自
己的头发移开目光那样,只不过阿娜温手中摩擦玩弄的是自己的藤蔓。
被表白了啊。
(说起来,似乎只要被魔物娘们找上门,就没办法躲开了啊)我回头看了
看窗外。
外面依旧风雪大作。
「我说啊。」
「嗯」
「先把这个冬天熬过去再说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