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花

  第一章 发现
莫琪心情很不好,大学毕业两年了,还没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堂堂前端设
计师,沦落成一个美团外卖送快餐的,虽然收入在尹店这个一缐城市足够养活自
己,但买房买车就不知何年何月了。
谈了四年的女朋友吴丽丽,在周三也发微信和莫琪分了手,理由是看不到希
望,尤大飞要和她结婚,她已经答应了。尤大飞也是莫琪的大学同学,有个做县
级干部的老爹,大学毕业以后,被安排进本省省委组织部工作,一片风光。
现在,莫琪不止觉得头上绿油油的,他不知道吴丽丽和尤大飞什麽时候勾搭
成奸,一周前,吴丽丽在床上还替他口交,和他玩颜射,足交。这女人的心,怎
麽就那麽像现在社会的发展呢诺基亚,柯达那样伟大的公司,说没就没了,滴
滴打车,美团外卖,资产说几百个亿,就轻轻松松的几百个亿了,就算是坐着十
块十块的想,也要几十年吧
他还觉得心里憋屈的慌,想找个女人的怀抱扑进去大哭一场。但是,莫琪大
一就和吴丽丽谈恋爱,享受床笫之乐,四年时间,抽抽插插的就没了,也就没积
攒下一个红颜知己。在尹店,要找女人的怀抱他就只能找小姐了,可是,一想到
小姐那麽贵,而且找了人家不干正经事儿,只是扑进人家怀里哭一鼻子也不像话,
莫琪就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腔莫名烦恼无处发泄,加上稍一得闲,大脑里便放电影,四年光阴的美好
一幕幕的浮现,尹店市里每一个角落,都有他和吴丽丽两个人在一起的美好回忆,
无论走到哪儿,都能想起吴丽丽的一颦一笑,莫琪的心里就一阵儿幸福,一阵儿
酸苦,泪水却直往下流。莫琪知道,再呆在这座城市,不让自己发泄出来,他最
少也会憋出个心脏病来。
「呸」,莫琪吐了口唾沫,狠心想到:吴丽丽,你等着,终有一天,你会后
悔自己选择的。今天,老子爬他娘的大山,拜师学艺去。
尹店市向北三百公里,是一条横跨数省的山脉,名叫横断山脉。山脉中风景
秀丽,奇峰林立,名山云集,很多奇人异士,想修心养性的人都隐居于其中,各
大网站和电视上也多见报道。
莫琪年少时候,读过很多的传奇小说,每次读到主角从山崖坠落,获得绝世
秘籍的时候,莫琪都是神往之,心向之,但一直都没有付之行动。现在,在事业
不遂心,爱情故事也夭折的情况下,莫琪的心灰了,冷了,就又想起梦想来,决
心去横断山脉走一趟。为什麽一定要呆在这个人心变幻,世事诡异的城市呢
摇摇晃晃的坐了六个多小时的大巴,莫琪被售票员叫醒的时候,已经到了横
断山脉跟前的南山县。莫琪的梦里,吴丽丽披着头发,眼角带着泪来找他。吴丽
丽站在门前,叫着莫琪的名字敲门,见没人回应,吴丽丽清丽不可方物的脸庞便
一片焦急,由她从天猫买的粉红色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来,看见吴丽丽拿出房门
钥匙的时候,莫琪的心里便舒服了很多,心想:丽丽自然还是舍不得我,不然,
房门钥匙就该扔了。
吴丽丽打开门,房间里面却是空荡荡的,莫琪不由好奇,他明明走的时候,
只带了一登山包的衣服,鞋子,房间里面原来的家具什麽也没动啊,怎麽都不见
了看着吴丽丽焦急的样子,莫琪就心疼的不得了,想对吴丽丽喊:丽儿,怎麽
了是不是尤大飞惹你了没事的,有我呢,我在这。但他却发现,自己一个字
也说不出来。接着,在吴丽丽的目光中,白色的墙壁上一个黑点越来越大,渐渐
有了轮廓,似乎是一个小动物。
莫琪只是眨了下眼,那小动物就长到小猫大小,尖尖的耳朵,虎皮一样的斑
纹,细长的尾巴上却有一个蝎子一样的倒勾,碧绿的瞳孔里射出幽幽的目光,忽
然,它张开了嘴巴,露出尖利如刀的牙齿,呲着对着吴丽丽笑了起来。
吴丽丽早就目瞪口呆,尖叫一声,扔掉她心爱的小挎包转身就跑,那小猫一
样的动物却冷笑着向她扑了过去,一口咬在吴丽丽洁白如玉的脖子上。吴丽丽被
那怪物咬了一口以后,竟然扭曲着身体,变成和怪物一个模样,却显得纤柔一些,
似乎是一公一母。莫琪在旁边急着要去给吴丽丽帮忙,却怎麽也进不了房子,看
着那怪物摇着松软的皮毛,往吴丽丽身上蹭去。
「快躲开啊丽丽,往门外跑,我在外面。」莫琪不断呐喊着,却发不出一丝
声音来,眼睁睁看着吴丽丽变成的猫咪眯着眼,亲密的向怪物的身上闻去。莫琪
的心顿时就滴血了,暗骂吴丽丽狗改不了吃屎,恨不得立刻冲进去,一脚踩死那
只怪物。
那只怪物却仿佛看得见莫琪,扬起头,得意的对着莫琪的方向笑着,莫琪正
在诧异间,恍然有什麽发现的时候,感觉有什麽东西拽自己胳膊,扭头一看,却
是售票员。
「帅哥,帅哥,」看见莫琪睁开了眼睛,售票员接着说:「到终点站了,我
们要锁车门了。」
莫琪一看,车里其他人已经走光,就剩售票员和他了。「不好意思,睡着了。」
莫琪忙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站起来说。
下了车,天色已经黄昏。往北瞧去,黑黝黝的山脉就像卧倒的怪兽一样横在
远方,隆起的是背,延伸出去的是喙。南山县城正北是横断山脉中的名山——大
黄山,莫琪出了车站,恍惚间觉得那大黄山似乎动了一动,再仔细看却是静静的,
原来是南山街道两边的女贞树,随着风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从南山县城进山,还有二十多公里路,自然不能进山了。南山县城背靠大黄
山,沾了不少的山灵水秀之气,林木葱茏,把县城围在中间,不高的楼宇,街道
便如小家碧玉待字闺中一般,颇有现代大都市所缺的传统味道。莫琪背着登山包,
在大块青石铺就的街道上晃悠着,看着街道上一副悠然样子的行人,任秋风吹起
自己的长发。
走了约莫七八分钟,见路旁有座小公园,里面有竹有松,竹松之间的草坪中
央有座八棱,四角悬铃,绿顶红柱的小亭,莫琪就走了过去。黄昏红红的阳光洒
在亭子里,风一吹,竹松的影子就搅乱了光缐,亭柱间的石凳上,依偎于一起的
一男一女就似一会虚幻,一会又迷离。
莫琪走过去,坐在那对男女对面的石凳上,依着已经褪色的红柱子,把头转
向一边。那个女的大约三十多岁,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鹅蛋脸儿,眉目如画,
琼鼻樱唇,很是清秀,她正坐在那男的腿上,一只手攀着男人的肩,另一只手被
那男的左手握在中间。男人看起来却要年轻十几岁,剑眉下的丹凤眼炯炯有神,
俊朗无比的脸庞,看起来很英气勃勃。莫琪一靠近亭子,就发现了那对男女,心
里就又是一阵悲苦,那样的坐姿他太熟悉了,不过现在,他变成了观众。
「小姨,我爱你。」男的在女人耳边轻轻的说。
「小伦,我也爱你,比爱小姨的生命更爱。小伦,你告诉我,你有过后悔和
小姨在一起吗」女的说。
「傻瓜,以后不要问这样的问题了,都快有一千遍了吧和小姨在一起的日
子,是我从出生以来,过得最幸福快乐的时光。」小伦的说着,看了莫琪一眼,
也不在意莫琪在旁边,径直抬起头,向女人樱桃红唇吻去,女人嘤咛一声,两张
嘴便纠缠在一起,津津有声。
虽然小伦他们说话声音很低,但还是很清晰的传进莫琪的耳中,短短两句对
话,却让莫琪的心中激起滔天巨浪来:那对男女的关系竟然是姨甥接着又转念
想到:我自顾不暇,理会人家的关系做什麽就算是亲小姨,亲外甥,又如何
自己开心幸福就好,难道被世俗的东西所左右,就能过得好麽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公园边的路灯亮了起来,公园里原来几个散步的人也离
开了,就剩莫琪和小伦他们三个人。莫琪虽然说是到大山里拜师学艺,可究竟哪
里有高人隐士,他也不知道,感受着南山县城的陌生,莫琪的心里不由生出迷茫
的感觉来,一时间心绪起伏,竟然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之间气氛的尴尬,没有发
觉自己已经影响到了对面坐着的情侣。
「小伦,有人,别。」女人看了一眼莫琪,扭了一下腰肢,挣脱了小伦滑进
她裙里的手。女人的裙子及膝,印着碎碎的蓝花,裙下的小腿玉石一样的白滑,
小伦的手正在上面画着圈。
「没关系,小姨,看起来他也是个可怜人,我们从家里出来这麽久了,不是
正想要一个人回去看看吗我觉得他可以。」小轮在小姨的耳边吹着气,缓缓说
完,竟含住小姨如玉坠儿一样的耳垂,轻轻吮吸起来。
小姨嘤咛一声,幽幽说道:「也好,不知道你爸妈还恨不恨我他们心里面,
肯定以为是我勾引的你,却不知道,我看着你长大,虽然宠你,爱你,但却从没
想过要和你结合。」
小伦微微一哂,抱起小姨来跨座在自己双腿上,小姨的碎花布裙就如一朵盛
开的蓝菊,铺了开来,连小伦的腿也遮了起来。小伦双手伸进裙里,托起小姨的
臀,让小姨缓缓在自己腿根坐了下去。
「你就知道欺负小姨。」小姨的双眉蹙在一起,仿佛在忍受什麽难以忍受的
东西,勾住小伦的脖子,在小伦的肩上轻轻咬了一口。
「小姨没有想过,我却是从小就想着要小姨做我的女人呢,只有现在这样,
和小姨成为一体的时候,我才真正的快乐。」
「嗯,小伦,我也是。」小姨抱着小伦的脖子,柔美的身躯弱柳一样摇动着。
小伦身后,小姨红色小皮鞋和白生生的小腿上下荡着,从裙子里面传出「不几,
不几」的声音。亭子里面本来冷冷清清的,突然之间却似乎暖和起来,一股火热
的情绪在空气中传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