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谁与你做爱(全)-7

  

第三十章

正所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随着这座别墅的男主人一句不说便转身开车上班
去,然而别墅四下的情欲一切都已静止了下来,残留下来的也只有掉了灵魂的叹
声而已。但,馨妮自己一颗暗涌不止的怨绪,始终不能彻底地释放出来。

此刻的她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客厅内一张皮革式的沙发上,默默地承受
这种让她既恨透又无奈的寂寞煎熬。

沉默了片刻,馨妮浑身已经显得心神低落,凄婉哀怨似的,在这整个沉静无
声的别墅里头,她独自空虚地留在家中自觉有点无聊了,因此,唯有起身徒步到
客厅一旁的酒吧间倒了一杯白兰地酒,然后又到厨房的冰箱里取出一碗鹅肝来,
就此独自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浅斟低酌一番。

当馨妮两杯到肚之后,她一眼定睛地看着眼前墙上挂着的一幅大型的婚姻照
片,照片里面的她是多么的美丽动人,而一手抱着她腰肢的男人也是一副亲密无
间的样子。

忽然间,她自己的老公曾对她说过一句话飘忽地出现在她一头空荡荡的脑门
前:「阿妮,你可到外面找个合你眼缘的男生来满足你,我是不会介意的……」

想到此,馨妮一个零乱无神的思绪不经意地联想到自己本身的一段昔日情。

其实这些年来,馨妮她身边并不是没有个合她眼缘的男生,正由于她在少女
时期比起她身边其他的女生长得格外艳丽动人、漂亮优雅,所以在她还未认识她
目前的老公之前,不知曾经有过多少个狂蜂浪蝶一一地倾倒于她的裙角之下,然
而当中一位确实令她印象特别深刻、一直到今时今日都未曾忘记过半点的就是她
家乡里头的初恋情人──威强了。

回忆起她自己一段未曾成为人妻的片段,馨妮心中一震,芳心彷佛微微震荡
了片刻,随即又是一杯白兰地酒入肚。忽然间,她的初恋情人──威强之潇洒俊
影不禁地出现于脑际,他那英俊帅气的阳光笑容,浑身都无时无刻散发着一种令
她心醉魂迷的气息,那一张英俊不凡的脸孔,两道粗粗的眉头更显得他一副英气
勃勃的俊样,整个人貌若潘安一样。

正当馨妮渐渐沉醉于昔年情史之际,脑子里却不知怎地突然联想到她的初恋
情人曾经是如何温馨烫贴、情深款款地对待她自己,毕竟那是往年的过眼云烟,
一篓筐的回忆简直是不值一提的,但对于她来说,那恰恰是曾让她开心过、甜蜜
过又伤心过的刻骨情事,自己也不知为何那些早已刻印在她心底里的点滴回忆,
瞬间便一幕一幕地出现于她自己的脑门。

「唉……」馨妮一手挥霍着眼泪,心中一叹,两眼不禁泛出泪光,心里默默
回想起昔日的情人。

犹忆跟威强定情之夕,似久非久,对于馨妮她来说,有如昨晚才刚发生过的
事情,而这种令她醉生梦死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好受,那一晚的印象可以说令她永
生难忘,深深地印刻在她心底的最深之处。

那夜,她自己跟随乡友们出席当中一位友人的生辰宴会,初次与威强见面的
片刻,他们之间彷佛有被电触到一般,双双的眼神不禁沉浸于暧昧的漩涡里头,
各自一时不能自拔,当时自己只懂得低下头羞涩地对着眼前的威强笑了笑便回到
各自的位子去。

事隔多年,她自知如今伊人已渺,往日恩情早已随着她昔日的身份而埋葬在
墓中,换来的却是一个贵为别人妻子的身份。昔日的威强,他对自己一片情深、
似水柔情,端的是无微不至,当她还没有离开家乡前往台北市的时候,每当家人
出外的当儿,或者更深人静,自己唯一妹妹已经熟睡了的时候,威强都会偷偷摸
摸的来到房间窗外私会一番的,毕竟当年他们俩是那么的纯真与无瑕。

回忆当年,除了身边的威强外,还有另一个绝口不提的男生,也就是俊龙。

他连同威强本来是在同一个家乡出身的村友。当年只不过是俊龙他出身于一
个富豪之家,由于凭着家族一早遗留下来的丰厚家财,所以造成他自小就目中无
人,在当地一带更是一名闻风丧胆的小霸王,而且还时常专门喜欢调戏当地长得
貌美如花的女生们。

馨妮又联想到自己都不知曾经有多少次差点儿就遭殃在他的手中,一而再、
再而三的来缠绕她、骚扰她,只是每次都能欣然逃过俊龙的魔掌而已,直至一个
让她毕生无法忘掉的下午天……

「铃……铃……」别墅客厅的电话声突然响起。

「喂……喂……」馨妮浑身彷佛给此时的电话铃声吓了一跳,急速地回过神
来,便从客厅的沙发上起了身,飞快地走到客厅一旁的方向去接那通电话。

馨妮气喘吁吁地说道:「喂,这里是黄府。请问你要找谁?」

「姐姐!你正在家吗?干吗刚才我死命按你别墅外面的门铃,你都不开门让
我进来啊?害我东跑西颠到山下的店铺去找个公共电话亭,我才能拨给你……」

电话另一边隐约传来一阵娇滴滴的语声。

馨妮闻言,整个人的表情明显地羞怯红晕了起来,口颤颤地回道:「原……
原来刚才在外面按铃的人是你呀?对不起,我刚刚在沐浴,你现在还在那儿吗?

你先待在那儿,我现在就下山去接你。」

「哎哟,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可以上来。你记得等着我开门就可了。」

听到此,话彷佛还没说完,馨妮手上拿着的电话另一边刹时在她耳边盖了下
来。

第三十一章

「唉!那个没修养的小丫头,没那么好气了。」馨妮有些气恼,那个妹妹,
也不知道与她说了多少遍不能在别人还未盖下电话之前,自先就没礼貌把电话盖
下。

爱妹心切之下,馨妮还是不放心地到别墅大门外等候了好半晌,由于此刻外
面的天空晴朗无风,明净的阳光透过天幕上一望无际的白云,柔柔地涂了一圈又
一圈金色银色的光环照着下来,不禁让正站在大门外左右徘徊的馨妮额上显汗。

炎炎的烈日高悬当空,但,过了十五分钟之后还不见自己妹妹的人踪,馨妮
自己双眼几乎失去了焦距,一颗担忧的心情一时不上不下的,一双忧心忡忡的目
光更是不停地望向别墅外的小山坡一处。

就在这时候,小山坡前方正有一位样貌长得清秀靓丽,但拥有一具高挑身材
的女生活跃地向馨妮面前跑着过来。

「姐姐!这个山坡还真是难行,要累死我了呀!还不快点开门让我进来?」

馨妮一眼看到前方的女生正是自己的妹妹,心头上顿时放松了一口气,她自
己在原地听到前方传着过来的语声带有一丝埋怨,彷佛又是命令。

「阿芬!看你跑得这么匆忙,你也得小心看路啊!」馨妮仍是遥望地看着前
方的妹妹两只手提着两箱貌似笨重的旅行箱,整个人立马放快了步伐,几乎一串
气似的奔向她眼前,看到此,馨妮心中不禁心疼了起来。

「谁叫你住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啊!我在外面已经等了好久,按门铃又没人来
开门,原来你一直都在家中。快点过来帮我一手吧,我的手好像要断掉了。」此
刻,馨妮两眼近距离地察看昔日还是闭月羞花、小家碧玉的小女孩,彷佛只隔了
短暂的光阴一般,如今已是一名亭亭玉立、含苞待放、如琬似花般的女生了。

馨妮面若桃花般的红晕,整个人娇羞地走到自己妹妹面前,悄声把她手中的
旅行箱拿去,脸上尽是内疚的表情,并苦笑说:「哦……刚才我真的在卧室里沐
浴,所以一时没察觉门铃有响过。让你在外面久等,姐姐真是对不起你啊!」

馨芬故意瞥了眼前的姐姐一眼,脸上的那张樱桃小口却不禁地呼哧着:「嘻
嘻!你也别让我真的猜中了,其实刚才你是不是和姐夫他在里面做着那些不见得
光的事儿啊?」

静听到此,身为姐姐的她,自己一时内心有亏,樱桃般的小嘴又不知不觉的
呼起阵阵的咽气,语声显然有点唏嘘的问着说:「你在乱说些什么呀?哪有这回
事!我……还是算了。你先进来歇歇脚,还有你用过膳了吗?」

话未说完,站在别墅门外的两姐妹,一艳一娇双双走入别墅里的客厅内,并
放下手上那两箱貌似笨重的旅行箱。

「刚才在长途巴士上已吃过了。」说着,馨芬一面在客厅周围左右张望着,
一面向别墅四下的各种黄金装饰品感到惊叹不已,金黄色光芒的程度以及整座看
起来富丽堂皇的私人别墅简直足以让她看得叹为观止,跟着她想也没想就一屁股
坐下摆饰在客厅内的皮革式沙发去了。

只一瞬间,馨妮自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中正拿着一杯新鲜的葡萄汁,她一具
婀娜多姿的身影一步一步地走到客厅的沙发去,脸上的气息尤如一名仙女下凡般
的神韵。

坐在自己妹妹的身旁,瞧了眼前的妹妹一眼后,馨妮便开口问道:「啊……
对了,你不是说会在下午时刻才到达这里的吗?为什么那么早就到了呀?」

「呵呵……是我一时糊涂搞错了巴士行程的时间,我本以为是早上十点钟才
起程的,去到巴士总站才发觉原来是八点钟就得起程。幸好我一早就到达那里,
不然我看今天也很难来到台北了。」馨芬实在有点口渴了,瞬间便把一整杯葡萄
汁给灌入肚中,随后透了口气便粲然地答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子……妈妈她人还好吗?我也好久没拨回家乡跟她聊天了。」

馨妮静聆了一下,跟着又回着问。

「你也是的,嫁了人也要孝顺她老人家嘛!还难为她在我起程时千叮万嘱要
通过我亲手交这些东西到你手上,好像担心你在台北这里吃不到这些家乡小吃一
样。」说着,馨芬便飞快地从沙发旁的旅行箱里头取出一盒貌似便当形的饭盒,
打开过后,装在饭盒里面的食物竟然是炒鳝鱼配上一团香喷喷的糯米饭,而这种
从小就吃到成人的食物恰恰正是馨妮最爱的小吃,虽然已是冷淡淡了,不过馨妮
她始终还能感受得到隐藏于食物当中那份浓厚的母爱。

「妈……」此刻的馨妮旁看到此,心中一酸,由于从小是单亲家庭,所以心
里默默回想到自己伟大的妈妈是如何含辛茹苦把她和馨芬两个人栽培成人,想到
这儿,眼角两侧不禁地掉下凄泪来,喉里也彷佛在哽咽一般。

「除了妈妈的家乡小吃以外,还有这个东西。」瞥见自己姐姐眼角掉泪的时
刻,坐在身旁的馨芬她不忘从旅行箱里头再取出另一样东西,并幽幽地递到她手
中去。

馨妮立时忍着满肚子的泪水,两眼迷离地注视自己手中的事物,口吻显然狐
疑了半刻,问着说:「这……这是什么?」

馨芬再次把旅行箱给关上后,转头望着自己的姐姐解释说:「你还记得住在
村口的威强吗?这条项链还有另外一封信是他亲手要我交给你的,说你一看到它
就会明白什么了。」

馨妮心中一愣,自己默默地想到今天才回想到他这个人,如今自己的妹妹竟
然带来了他的问侯,心叹着问:「是……是威强?他还有对你说些什么?」

「没别的了。」怎知,馨芬却闲眼的视着眼前的姐姐,脸上的表情更是若无
其事似的。

此刻馨妮彷佛打破沙盆问到底,一时沉不住气便再开口追问下去,沉声道:
「他……如今怎么样了?在家乡里已有家室了吗?」

「他啊?印象中好像没有耶!不过他也不应该害人害己。」馨芬冷笑了一下
便回着她说。

「你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害人害己?」馨妮细听到此,浑身的
毛孔顿时耸了起来似的,淡淡地问着。

「姐姐你有所不知了,在家乡那儿他简直是个无所事事的懒惰虫,我看他也
没工作了一段的时间。听说他是找不到一份好的岗位,所以每天留在家中。」馨
芬整个人几乎琅琅地笑着说。

「他……这样又何苦呢?」馨妮她在一旁默默静聆后,一颗绞碎了的心灵逐
渐地跌至内心的谷底里去,心里不知怎地感到心酸起来了,跟着,她口里不禁咽
气地说出了一句。

「姐姐,你干嘛好像对他很好似的?更何况他有没有工作又和你无关。」馨
芬察看眼前的姐姐脸颊两侧近似湿湿的,便不解地问起她说。

「你还小,不知道当中的事情。对了,你入学的申请书我已帮你递去了,下
个学期就得上学去,是你姐夫上班的那间台大。」馨妮一手悄悄地往自己的脸庞
擦着,却还是潸然地说了一句。

「台大那边真的批准我了吗?」忽然间,馨芬像似一个六岁大的小女孩般,
一具玉洁冰清的身躯刹时在沙发上蹦跳个不停。

馨妮仍是擦着自己脸颊两侧的泪痕,随即往眼前的妹妹乍看一下,问着说:
「你干嘛这样问?难道以你姐夫的名誉推荐你进入台大,对于你来说会造成什么
问题不成?」

「不是啦!从此以后可以每天和姐夫他一同上大学简直是求之不得了呀,我
还可以有什么问题的呢!嘻嘻!」馨芬霍然眨了眨眼,嫣然一笑说。

同一时候,馨妮也向自己妹妹一身朴素的衣着瞄个不停,她一头油腻的长发
也好像没怎样打理的,心想此刻的她打扮也难免有点寒酸了,毕竟如今她勉强也
能称得上台大博士的小姨子,而何况自己已有足够的金钱能力帮眼前的妹妹打扮
转型,她自己也想到希望自己妹妹能够焕然一新,朝气洋洋地踏上大学的阳光之
路。

「对了,我知道你连一个手机也没有,在家乡没手机的日子还可以过,不过
到了这里生活以后,如果连一个手机旁身都没有的话,做起什么事都行不通的,
就算你真的出了什么事也能马上用得着。」馨妮她淡笑着说。

馨芬两耳聆听到自己的姐姐竟然要买个手机送给自己,整个人显得目瞪口呆
似的,心中不禁地惊讶了起来,她自己做梦也没想过会要一个手机的,所以一时
也不知该给个什么反应,只好一脸憨笑的呆在沙发上。

「姐姐呀,不用这么麻烦啦!如果我真的需要的话,我倒可以随便在外面找
个公共电话来拨,那不就可以了吗?就好像刚才我也亲自找到山腰那边去,又没
什么困难的。」

惊讶了半晌,馨芬她似乎眉心轻舒,眼角也洋溢出感激的笑意,由于自小就
懂得节衣缩食这个好习惯,所以她还是忍不住开口拒绝了自己姐姐的美意。

「不要对我这么见外了,难道做你姐姐的就不能送个见面礼给你?」馨妮真
是有些无语了,心却为之一暖,不过她仍是盛意拳拳,伸出自己一张温暖的小手
掌,并轻轻地在眼前妹妹一张吹弹即破般的脸上摩挲得她浑身舒坦。

「那……就随你了。不过手机这些家伙我真的不懂它,也不知道该如何操作
那些功能,搞不好的话,我怕会被人耻笑我是个笨蛋。」馨芬始终说不通自己的
苦心,无奈地回着她说。

馨妮她细听到此,嘴角不禁「噗哧」地发出一声,整个人更是哭笑不得,苦
笑着道:「唉……你真像个刚出城的傻丫头。手机这家伙有多难用的呢?我看你
不用到一天就会跑来跟我说你想换个更好的手机了。」

「姐姐你就别笑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本性是怎样的。」馨芬却像个小女
孩的脾气,气得她忽然在地面上踹了一脚,并娇喊着说。

馨妮看到自己妹妹此时的羞样,一时忍不住般嗤笑着说:「我当然知道啦,
我妹妹就是个不迷名牌、不追求华丽物质的好女孩,而且还是一个天下无双的好
妹妹呢!我有说错吗?」

馨芬只羞得低头不语,一张鹅蛋形的嫩脸顿时泛出一丝丝娇羞可爱的笑意,
面对着自己的姐姐一时不知该回着什么才好,羞得无声下,也只好静坐在客厅的
沙发上。

当馨芬两颗眼珠静静地呆在原地,目光彷佛失去了焦距,因为此刻的她正停
留在挂在墙壁上的一幅大型的婚照片,照片里头的那位新郎哥虽称不上什么大帅
哥,不过以那副平平稳稳的尊样,也不失为一个安稳的好码头。

正当馨芬整个人陷入那幅婚姻照片里的时候,馨妮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妹妹
的心绪早已一飘而去了,忽然在她面前继续说道:「就这样办够好了,现在我先
带你到即将会属于你的房间去,安顿好了一切后,我才带你到市中心去逛逛街,
顺便也可以在那里用下午茶,就当作姐姐我向你赔罪,你说这样的安排够周详了
吗?」

馨芬顿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姐姐正向她说着话,两颗眼珠定睛地凝望到那幅
照片上。

馨妮瞧了瞧眼前的妹妹没有任何的反应,随即又同随她目光的方向凝望到墙
壁上的照片去,双双沉默了半刻,终于沉不住气,并开口向眼前的妹妹呼唤着:
「阿芬……阿芬……你究竟在看些什么?看你都已失魂落魄了。」

馨芬一整个飘忽不定的神情刹时被自己姐姐的呼唤声给弄醒过来,两颗像似
看傻了眼的眼珠也不知不觉地眨转过来,口震震地说着道:「啊!没什么啊!姐
夫他人呢?自从几个月前的婚姻晚宴后,我也没有见过他了。」

「现在已什么钟点了啊?当然上班去了。今晚上你不就可以见到他了吗?」

馨妮似乎赌气地瞧着她说。

话还没完,馨芬一眼又再次在客厅四周凝视了一段漫长的片刻,她自己眼前
所目睹到的一切不是用黄金纯铜来制造,就是那些白银水晶之类的物品了,单看
客厅一旁的一家古董式的喇叭音响器就知道价值连城,别墅外厅还特地建起了一
个酒吧间的角落,远眺一看,别墅外面的大花园又貌似有一个大约五十米长的私
人游泳池,而这全部一切正浅显于她眼前的东西显得多么的金碧辉煌,别墅四下
的昂贵装饰品更是令她觉得格外华丽高贵,光彩夺目似的。

凝视了大半天,馨芬终于转过头,脸上不禁傻笑地对自己的姐姐说着:「这
里到底是什么环境啊?姐姐你就好命啦,可以在这个宏伟豪华的别墅里过日子,
看到你嫁得如此风光,在这里当个黄夫人简直是光宗耀祖,而且你生活上的享受
程度足以羡慕全村的村民了。」

「你这个小丫头在乱说什么啊!你姐夫也不是普通男人一名,不见得有什么
风光不风光的。」馨妮顿时睥视眼前的妹妹一下,淡淡地回着说。

谁知道,馨芬她不知天高地厚,本以为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作为女性在
人生中追求的最终目标,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肉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并不会是
真实生活的全面。

馨芬像似一口气在赞颂自己的姐夫,一张鹅蛋形的嫩脸上不禁泛着一朵朵的
红晕,只好莞尔一笑说:「你也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看你这座别墅,看这里四
周围的装修,还有这些昂贵的摆饰品,这一切都不是一般女人想拥有就可以拥有
到的呀!其实贫富之间只是相差无几,姐夫他真的对你很好了……」

此刻,馨妮浑身本已平复下来的心绪,一下子就被自己妹妹的一番话刺激起
来,彷佛湖水沉淀下去的水泡一样,刹时又再次涌上了起来。此情此景,馨妮她
都不知应该要对眼前的妹妹感到愠怒抑或悲伤才好,然而刚才与自己老公一起亲
密缠绵的片段不经意地涌现于她脑门前。

第三十二章

心理学当中的一个定论所言,人类的思忆其实是一种致痛致伤的毒药,难舍
难分的情思也就是它夺命的药引了,只不过淡淡的回忆片段就能轻易把人搞得牵
肠挂肚,一颗心绪也就此随风飘飞去了。

此刻的馨妮她一点也不例外,更何况她自知自己不是一位忘情忘利的女人,
所以那些一直隐藏于心中的昔日情窦也逐渐在自己内心深处里浮现于脑门。想到
此,心中显然酸涩涩的,自己一颗彷佛悄悄淌血的芳心更是蠕动得不得了了;下
一刻,遗剩下来的也只有两颗凄凄的眼眸而已。

回想起刚才那一封信里头的内容,那张稀薄如丝般的信纸上的每个字、每一
横、每一划都彻彻底底地印刻在她自己一颗淌血般的心墙上。续而,那些字句更
像似沉浸于哀痛欲绝的悔意当中,一字一词深刻地刻在挥笔写信的那个人的心墙
上。

那封信里所交代的字句却是如此的简单磊落:

「哥妄为堂堂男子汉,当初也只是情非得以,如今却与妹各分东西。渡日如
年,不见一日如隔三秋,哥也搞不清楚已于妹分隔了多少个昼夜,但苍天可以亲
眼看到哥没有一天不是挂念失眠的,近日来这种感觉实在令哥感到痛不欲生,就
像痛入我全身的骨髓一般,也毫无斗志再打拼出一个青天之路。

哥不是不服气,不过除了终日伤臆以外,哥自知已无法补偿当年对妹作出的
罪恶行为了。更何况如今与妹的身份有别,毕竟妹已不再属于哥怀抱里的爱人,
与妹昔日的浓意情怀也不得不痛心埋葬于心里某个不可见光的角落。

在此,哥别无所求,只求能亲口送上最后的祝福,还给妹当初送赠的定情项
链,就让一切情怀厚意石沉大海,但愿永不浮起。祝妹永远幸福安康,倘若来世
有缘再与妹相聚在一会,手牵手化身成一对鸳鸯花蝴蝶。

梦***聚,且莫挂念。

威强上」

这时刻悄静星空中某一角落的那个人是否在忙着?或者还是依样散发出从前
那种足以玉山倾倒的笑容?而那个人可曾如她自己一般无时无刻都将一颗挂念之
心藏葬在心中?如果时光真的能倒流,回到往年的时刻,她们俩又是否能再度重
聚,重缘回到一起憧憬未来的生活?此时,馨妮一整片怀缅不定的脑子里不停在
悬念着……

就在馨妮自己一个人沉浸于追忆之际,一把娇滴滴的语声突然闯入她迷乱的
思绪里头。

馨芬不慎轻轻打向正在身旁发呆的姐姐一下,娇声呼着说:「姐!你在发懵
吗?我已叫你好几次了,你也没理睬我。你快点帮我看看这个款式是否可以?」

两边耳膜顿时嗡声一片,整个抽离了身的魂魄立马被震了回来似的。

馨妮一个飘忽不定的思绪终于窜了回来,顿然间回一回神,眼眸悄泛泪光,
浑身的气息显得惘然若失似的,继而颤栗仅说:「啊?你……说什么?」

「我是说这个手机的款式怎么样?」馨芬一手拂着自己一头油腻的长发,跟
着嘟起了小嘴,手指却指向正摆在柜台上的手机。

馨妮迷迷糊糊的睁大眼睛,终使自己一个空荡荡的脑袋召回来,飞速地在自
己四下张望着,才清晰地醒觉到自己其实身处于台北一零一购物中心二楼里头的
时尚大道一地,而站在身旁的人便是她自己一位花艳娇滴的妹妹了。

这整个商场放眼望去,呈现的是一片人潮涌涌的现象。

这里的人潮,男的就穿得像英俊的绅士,女的就像似艳丽凤凰般的妩媚,而
且各个手上还拿着一包两包淘金的战利品。商场外的现象更是不得了,彷佛不到
三步就瞧到另一个人头,不到五步更是被前面的人潮拥堵得不动,那些密密麻麻
的人头就成了花绵般一簇簇。

「姐姐!你到底觉得这款式怎么样?」馨芬一声响亮的娇声出其不意地耸入
馨妮那冷漠的耳里,穿透耳膜似的旋转着。

馨妮随即向眼前一部貌似会发亮的手机视察了一眼,轻呼了一口叹气,续而
便笑逐颜开的回着说:「还可以吧,最重要是你自己要喜欢就行了。」

「可是这里的价钱卖得好贵啊,像这个也要卖到整台币一万元呢!」说着,
馨芬又是一副嘟着小嘴的撒娇模样。

「就当作我送给你即将入大学的奖励吧!以后你就要乖乖用功了知道吗?」

馨妮说完,续而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柔情地在她秀肩上拍了拍。

「还是看其它更便宜点的手机吧,这店铺里所卖的手机也实在太过昂贵了,
我怕真的弄不见,到时候我真的会哭死了呀!」馨芬转过头,再次向那颗光亮亮
的水晶上端视了一下,心里好像真的有点不舍得似的。

「你真是个傻丫头,姐姐买给你就不用跟我计较那么多了,真的不要吗?那
我们到别的店铺去看看。」馨妮一眼瞥着她一副忸怩作态的神情,心中一笑,便
吃吃笑着说。

「姐……你笑人家的!我实在不习惯用上这些名牌的东西,其实一个普普通
通的手机就行了。」馨芬刹时气得踹起脚,语声显然娇嗔地说道。

「小姐,这个款式已是本店里最普通的一个款式了,而且这款沃尔图手机的
白金的机身全部由手工制造的,上面镶了一颗天然水晶,和其他钻石的款式相比
之下,这价钱也卖得比较合理。小姐你不妨考虑一下,因为这个的确是很值得购
买来收藏的。」

察言观色,专门负责打点商柜的服务小姐随即机灵地游说着,而且字字有如
掷地有声一般。

此时,馨芬一张鹅蛋形的嫩脸上明显地在屏息凝视着,依然愕瞪着眼前那一
部貌似非常奢华的机身,沉静了半晌,她仍是半句不语的惊呆在柜台员的面前。

「阿芬,你考虑到怎样?说真这个手机看起来也蛮不错,既实用又耐看。」

馨妮一眼瞧到站在身旁的妹妹脸上已是一副愣呆的样子了,不禁淡淡地笑着
问。

「这位小姐,不如你也一同选个款式吧,若你同一时候买下两个不同款式,
本店就会赠送礼券,这样的话就划算得多了。」

「我已经用着一台。」说到此,馨妮冷冷地瞧了眼前的服务小姐一眼,转瞬
把自己的目光移转到商柜内闪光似的钻石上,一时沉醉于眼前散发出来的钻石光
亮,心里为之一动,失了神……

此情此景,商柜前的服务小姐依然默默地注意着眼前的情景,彷佛可以察觉
到眼前的顾客早已有心动之情了,续而加把劲地埋头解释说:「这位小姐,我们
本店的手机品牌可以称得上世界性数一数二的,就好像这台刚刚才从国外预定入
口的限量版款式,手工上超越一般款式的品质,而且还听说全世界只生产了不到
十台。」

馨妮一整个微微动心的心绪不禁晃了晃,显然迷惑的抬着头,问道:「这手
机哪有不同?还不是手机一台。」

「当然有所不同了,你看这款手机的机身也是由手工制造,不过外壳全部却
是由纯白金打造的,上面还镶嵌了一百五十克拉的天然钻石,手机的机面显示幕
是以超高硬度的蓝宝石水晶制造,内部结构就以钛金属为主材,每颗按钮下的接
触点是采用了天然钻石来制造的,而且经过了无数次按压后仍能运作如常,用起
来还能显出小姐的高贵身份,而且这款手机还会拥有一份永久性的保证书,如果
有哪些地方出了问题,无论是隔了多久的时间也会乐意为你更换零件的。小姐,
你不妨先仔细看看吧!」

「天啊,果然是不同凡响,真是一颗超闪的钻石啊!」此时候,站在旁边的
馨芬,一时看得她大口大口喘起气来,瞬间沉不住气便咤异地想着说。

「这……这个应该是很昂贵的吧?我还是别看为妙了。」馨妮冷冷地盯着她
的眼睛质问说。

馨妮彷佛有些先见之明,自己心里默默知道不能眷恋于眼前的物质享受,毕
竟自己自知不是个咬着金钥匙出身的女子,除非眼前那件物品是自己的心头好,
不然是不会随意就乱花钱的。

「所谓不求便宜,但求最奢,更何况这款手机品质非凡,和其它款式卖出去
的价钱就有些不一样了。这款就要付新台币一百万元。」商柜的服务小姐十分商
业地述说着。

馨妮闻言便冷却了起来般,整个魂魄也彷佛立即被震了出去,颤着说:「一
百……百万元?!这个烂东西需要卖到这么贵吗?」

「一点也不贵,所谓物有所值,单看这颗一百五十克拉的钻石就显得它价值
连城了。」怎知,她依样干笑地说道。

其实馨妮一点也没在听她的语声,自己的双眼不经意地开始朦胧迷离了,彷
佛陷入一个梦境里,心中却是回想起自己身边的老公,他平时的床上表现是多么
的不堪一击,也不止一次了,而是连续好几个月的差劲。

想到这里,一颗爱夫的心立刻酸了起来,跟着,这种令她痛心入骨的酸涩感
却不知不觉换成另一种反差的感觉,是痛恨丧气!一时忘了自己原本的本性,她
终于叹了一口气,一脸凤眼圆睁地赌气说着:「我就要这台好了!」

「非常感谢您!那请问小姐是要付现钱或者是刷卡?」她十分兴奋地说,嗓
子里也明显地透出一阵高兴劲儿。

此刻的馨妮也显得粉面带煞起来了,虽知道自己如此的心态会让自己老公的
汗滴钱狠狠出一潭血,但还是不顾一切从手中挽着的路易?威登包里取出一张白
金信用卡,一脸豪气地嘟着:「那……你就帮我刷这张附属卡吧!连同这位小姐
刚所选下的款式一起帮我包起来。」

馨芬瞧了瞧商柜里所展示的牌价,柔柔的擦了擦自己一双眼睛,心中不寒而
栗,果然是要新台币一百万元的价钱!看到此,浑身的神情就此像呆若木鸡的样
子,不禁傻呆了。

第三十三章

商场三楼的一间义大利式咖啡馆里,在某个角落正坐着两位貌似娇滴滴的尤
物……放眼望去,原来就是馨妮以及她一位小于她好几年的妹妹了。

「三个月了,认识黄友人他直至完婚至今都已有三个月了,又不是自己身体
有问题,基本上他的身体也应该完全健康的吧,应该没有任何的小毛病。不过我
真的很想怀上一个小婴孩,但是他却……是无能吗?唉!要不然下次适当时,我
一定劝服他去找个医生来检查好了。」

此时候,馨妮根本一点儿也没理会身边四周的语声与人潮,她自己整个晃荡
的思绪脑门上一直都在沉郁着,半声不作似的坐在咖啡馆的椅子上。

此时的馨芬,她一手拿着手上的手机说明书,仔细地读着里面的功能资料,
忽挺起一张鹅蛋形的嫩脸,满脸则是狐疑地向坐在眼前的姐姐,轻声问了一句:
「姐,你也好舍得买这么贵的东西,难道你就不会心疼的吗?」

转眼之间,一阵仿似被触电般的冷感忽然侵袭了馨妮的全身,有如置身于云
端,刹时落地,后脑冷清清似的一片空白,有如雷击,天在旋,地在转。

馨妮自知刚才竟犯下了一个平时未曾犯过的错误,一时错愕到仅懂回着说:
「心疼?月底时又不必我亲自付钱的,干嘛不舍得?更何况你姐夫也不会介意我
如此大手笔。」

「那么说姐夫真的对你没话说了,你一定很幸福的了。床上工夫那方面又如
何?」馨芬左右瞄个不停,随即又小小声地对眼前的姐姐说。

馨妮一凛,顿时从云端掉下来一般,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妹妹,不到下一秒,
又抬起眸,硬说:「你还是个小孩子,别多管闲事。」

馨芬气得刹时嘟着小嘴,一脸娇羞地回着说:「姐,别每次当我是小孩子好
吗?人家今年已经十七岁了!」

「十七岁了又怎样?在我心目中,你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既然你已来到我
家住,以后就要好好听从我的话,我说别问就再别问了!」馨妮不但没话可驳回
去,恼羞成怒下,忽然不客气地责骂一句。

馨芬一时闻言下,两眼耸开,胸口上更是莫名一震,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此起彼伏,仍是思绪混乱的馨妮眉间一皱,瞬间抬着头看了看正坐在自己眼
前的妹妹已尽是满脸惊呆的表情了,忽伸出自己一只纤细的娇手,朝她的方向伸
过去。

「唉……姐姐不是要对你发脾气,不过我的语气也实在有点不应该的。姐姐
就向你道个歉好吗?」把话说完之后,大颗大颗的泪珠几乎在眼眶上打滚着。

「没……没关系,我只不过是在关心你罢了。你和姐夫……你们之间是否出
了些什么问题?」

「我和你姐夫之间根本就没有问题……你别再多事了。」馨妮不禁避讳着,
整个人眼神不济地悄然避开自己妹妹一对猜疑的目光,随后眨了眨一双晕眩的眼
睛,两扇长长的眼睫毛更是耀眼地上下□动。

忽而一缕微风从身后飘逸掠过,刹那间!就传来一声颇似耳熟的语声。

「果然是你啊,黄太太,我从店外老远就看到你坐在这儿了。近日来别来无
恙吗?」

侧过脸去,馨妮忽然看见她身后正站着一位柳眉杏眼的美少妇,穿了一件稀
薄的粉红色连身裙,导致她一具玲珑有致的身段就这样散发于眼前。

屏息凝神之际,馨妮觉得她十分面善,但是,隐约之中又实在记不起眼前这
位女人究竟在哪个地方看过。

此女人有一副极妖媚却和蔼的笑容,然而这种妖狐般的笑容,令她全身毛孔
俱都悚然耸起。

「黄太太,你不记得我了呀?我是翁家财校长的太太,我们也是住在你别墅
对面的山腰罢了啊!而且比你搬入新家还要来得早呢!」她嫣然一笑,边走到咖
啡馆的椅子坐下,边说:「我们确是有过一面之遇,你还记得去年底的大学毕业
典礼的晚会吗?我还记得当时候我坐在你对面的位子。」

光速之间,馨妮骇然地抬起头来,带着尴尬的口吻回答说:「你……说起来
好像有点印象了。」

「呵呵!那已是去年的事情了,难怪你不太记得我。」这位自称为翁太太的
女士吃吃笑的说着:「对了,你家丈夫有跟你提及过要到美国那边发展吗?」

馨妮闻言到此,震惊地耸耸肩:「美国?」

「是的,听说好像是美国时代周刊旗下的一家出版公司亲自邀请研究些什么
经济贸易书之类的。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吗?」翁太太看住眼前的馨妮,笑着说。

馨妮浑身愣得片刻,心里愣愣的想着眼前这位女士怎么知道自己刚搬入?而
且自己的老公要到美国那边这么大件事,怎么自己却是一概不知的呢?想着、想
着……她心中不知怎地狐疑起来了。

自搬到阳明山这儿来,她过着衣食无忧般的生活,再加上别墅四下毫无人烟
的迹像,所以自搬入至今她从未跟其他邻居说过一句话,也从未跟任何人点过头
交谈。

两眼默默目睹着眼前这位女士浑身散发着明艳动人的气质,一具蛇形柳腰的
身材更是让馨妮的眼神不禁带着凛然。怎知,翁太太却情不自禁地微笑了。

「我全名叫欧阳杜鹃。」眼前的翁太太嘴含笑意,随即直接地说了一声。

馨妮怔呆了一阵子,沉声回答说:「你可以称呼我陈馨妮。」

翁太太听到此,随即转移她的视线,突然向旁边的馨芬睥视了一下,看到她
一身朴素无疑的衣着,登时好奇地问着:「那这位是你的……」

「她是我的妹妹,刚从台南家乡初来乍到,下个学期就要入台大就学了。」

馨妮带着淡淡的笑容,说着道。

「原来是你的妹妹啊,你不说我还以为是你的佣人呢!看你一身高贵飘逸的
打扮,你妹妹却……」说着,这位翁太太带着一丝诧异的目光,直瞅着正坐在她
身旁的馨芬。

此刻,馨芬避开这位翁太太的目光,一时羞耻得垂下头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