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谁与你做爱(全)-12

  

第六十三章

我一时缩手,两只手臂好像完全僵硬了。

「你摸呀!」她一副妖媚的气息,缓缓挺起胸部:「怎么?一个大男人,如
此胆小?」

我整个人愣了愣,呼吸急促,一个无助的心头如一潭滚水般的蒸发起来。显
然地,我已被眼前这娃子挑逗得不知所措了,于是缓慢地再度将自己两只手往她
的胸中伸去。

触摸的那一刹那,我只觉得好像手触羊脂般的感觉,眼前那起伏有致的双峰
即柔软又滑腻……

「黄哥……再往下去一点。」她吩咐:「我要你帮我脱下来嘛!」

我猛咽着口水,依言向下摸去,终于,我触到了那双峰至上的两颗焦点。它
们就像葡萄子一样凝固着、耸立着!

「啊……天啊!」我眼睁睁地瞪着眼前的橘色乳罩,两手仍然轻轻地抓着。

李欣怡却是一手轻慢地摸着我下体一根硬棒棒的阳具,只知道整个空间里燃
烧得猛烈,而自己下体那根几乎膨胀猛裂的龟头尖端突然泛起一阵阵的肿胀,像
似随时要爆炸起来一般。

我忽然觉得热气腾腾,自己那根即将要爆发出来的子孙根似乎也忍不住了,
不断地叫着说:「欣……欣怡……你快停下来……我就快不行了!」

「啪」的一声,只见她手中紧握着的拳头瞬间从我的肉身之处脱着手去,随
即两手亲自伸到背后,「吱卡」一声钮扣脱声,那橘色的E乳罩耸然随风而落,
并一脸柔情似水的说:「吻我吧!吻我这里!」

映入我眼前的便是她那所谓「吻我」的双峰,她柔嫩的乳房彷佛在一瞬之间
从橘色的乳罩里面跳动出来,一转念,呈现于我面前的竟然就是她本身一对粉红
色的乳晕及白皙如雪的奶子,似堕非堕,那双貌似E罩杯的奶子看起来即圆弧又
细微垂落,简直就是一对完美无缺的竹笋形奶子!

如此滑嫩与美好的情景,除了一双瞪开的眼眸之外,我全身四肢再也不能弹
动起来了,浑身的血液好似看得凝固了一样。

正当我不知该如何反应之际,蓦地,那双让我欲罢不能的乳房便挺到我的嘴
唇边来了!

「来嘛!黄哥……我都已表明一切了,难道你一点儿也不想要吗?」李欣怡
边挺着胸,边妖媚的说出一声。

我又惊又喜,由于自己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对于这位大美
人的爱慕与欲望一直只能摆在自己心中,慢慢酝酿着,慢慢幻想着。

想到此,眼前其中一边的粉红色乳晕已挺到我的嘴里来了,我闭上两眼,似
乎在作最后的挣扎,随后又迟疑了一会。突然,我把嘴一张,她的乳晕已埋在我
的嘴中,让我肆意来吮吸咬啮了!

「噢……噢……黄哥……我要你吮大力一点……」媚眼如丝的她不禁放浪地
叫唤着,转瞬便在我身上俯着下来,把我的脖子压在她的乳房上,而她的手也不
断在我身上抚摸起来。接着,她的双手一边紧紧地拥着我,一边伸出她那湿滴滴
的舌尖。

瞬息之间,她的舌尖往我的胸膛前上下滑动,刹时令我感到全身颤动,好像
有千万小小的爬虫混入我的血液里头,在我的身体内、血管中迅速窜升。

此情此景,我即将要被身上的美娃子吮动得两眼眩目,于是我不顾一切了,
自己一具赤裸裸的身体用力地从房间的地面上向前倾身,似狂非狂,一手狂野地
伸到她一具前凸后撅的身子,并把那条稀薄丝绸质的橘色内裤给扯下来!

「噢!救……救命啊!放……开我!」骤然,这道呼叫的语声似乎震惊的传
入我耳里。

我突然抵挡住体内的茂盛欲火,凛然向前举起了头,并一眼惊愕地互看了一
眼。由于房间里的光线明亮,所以我非常清楚眼前这张五官扭曲、眼泪崩落的脸
庞并不是自己原先以为的那位。

我手上的抚摸已经停顿了下来,但依然一身赤裸裸的呆在她身上,底下一根
硬棒棒的阳具高高在挺,龟头的尖端至上也不自禁的微微溢出刺激的精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心慌地质问说。

怎知,眼前这位原先主动来引诱我的大美人,一转念间,她脸上更是眉头紧
皱,满脸泪花似的,彷佛形成了一副即将被强奸的束手羔羊的慌样。

「救命啊!你……你放开我啊!不要强奸我!不要……」眼前这位李欣怡的
脸上已是凄凄气息,凄泪盈眶、秀发凌乱、四肢耸动,并在我的胸下发出阵阵求
饶语声来了。

我被眼前这句话吓得楞住了,我浑身不敢相信地睁大眼。但正当我想再开口
发话之际,我背后的房门蓦地被撞开!

第六十四章

我被背后的撞门响声吓得脸青齿白的,霍然向后回首一看,在慌张中努力的
辨认房门门口的人物到底是谁。刹那间!我呼吸一凝,映入我眼帘之间的竟然就
是这里一位最高的领导人──翁爷翁校长!

几乎在同一个时候,那位正躺在我背后地面上的大美人,彷佛有特殊的本领
可以瞬间看穿我的身躯,抑或她与那位站在门口的翁爷心有灵犀一点通,看都没
看就直接喊出他的名字来了。

只听到她猛然作出一道哽咽如泣的喊叫声:「翁……翁校长!救命……快来
求我呀!他要强奸我呀!」

此情此景,我顿时楞住,心中为之一震,全身的热血如强硬了的发线,而下
体那根原先是硬棒棒的阳具也突然吓得萎缩去了!

我心神与心灵俱都愣了愣,迅即又向后转了回去,傻傻地瞪着躺在地面上的
欣怡。眼前这位姓李的大美人瞬间便转变成一副正在被人凌辱侵犯的凄凉脸孔,
她那双凤眼的眼角两侧更是不禁地溢出滴滴的泪痕。

「黄博士!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大学范围内做出这种事情?!」他的语声
响亮如雷,顿时在房间门口边猛地一吼。

我僵持了一段片刻,半晌,我似乎被眼前的翁爷吓得全身四肢一动都不动得
了,缓了缓神后,才发现自己仍是全体赤裸裸的,于是两手立即慌张地拉起了自
己一条早已被脱开的裤头,跟着,并在一个闪电的速度下,一手匆匆地从脚底下
捡回了自己那套灰色的西装,过后才飞快地从地面上站了起身。

「翁……翁爷,不是这样的……我……我……」我一边心慌地开口解释说,
两手一边捂着自己一具半赤裸的上半身,但是由于下身的裤头还没拉上链子,转
瞬间,那条松松垮垮的裤子便再度在翁爷的面前迅速落下。

顿然间,眼前的翁爷从他一副错讶的脸色,转瞬间便显出了一副势不饶人的
霸气,整个人像似一支锋利的箭头,刹时向前扑到我的身边来。

翁爷一边向我身上拳打脚踢,一边龙颜显怒的骂着道:「你这个社会败类!

你还是人吗!」

「啊!不要打!翁……翁爷!请听我的解释!好痛!」我一具半赤裸的身躯
被踢到猛然一喊,不敢相信地用手抵挡着面前那如鱼雷般的拳脚,又惊又慌的喊
着叫:「我是无辜的,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是她……是她来挑逗我
的……」

怎知,这位美艳似玉的李欣怡一边捡回她自己的内衣及衣服,一边慌张的从
我身边逃开,反之还试图自保说着:「你……你骗人!翁校长,你别听他胡乱狡
辩!我原本是来这里借书的,但是他这个人见色起心!是他刚才趁我一时不留意
就扑到我身上想要侵犯我!翁爷,你一定要帮我洗脱嫌疑呀!」

「你知道她是我的私人秘书吗?连我的身边人你也敢碰!老子我今天不好好
教训教训你的话,我的名字就让你倒翻来写吧!」只见翁爷整个脸孔好似发了癫
一样,不断在我面前怒吼了一下,随即我一具半赤裸的身体上又挨着他一拳接一
拳的颠狂猛打。

也不知道在这房内挨打了多久,就在阴错阳差之下,我就如此被翁爷他拳拳
到肉的狠打,打到两眼朦朦,全身失去了半点知觉而倒在地面上去,嘴角也不禁
呕出稀稀的血丝来了。

我无力地向眼前视线一看,虽然视线模糊,但隐约还能瞧到站在我身前的翁
爷也在呼呼喘息着。目光一转,眼眸忽然转向房间的另一边,闯入我眼里的那位
所谓的受害者仍坐在地面上偷偷抽泣着。

此时候,我实在觉得被人出卖,于是脑子昏沉沉的,一边忍着浑身的疼痛往
翁爷的小腿伸去,一边腾地在地面上作出最后的痛苦呻吟语声。

「翁……翁爷……我是被她陷害的……冤枉呀……冤枉……」沙哑的嗓音彷
佛拂过我体内五脏的部位,似弱非弱,犹如一头丧家之犬如此的低贱。

「黄博士……刚才我并不是想对你如此狠心的,你可知道打在你身,但痛在
我心吗?」

眼前的翁爷边喘着息,边眉头微皱,一眼向我的脸上盯着说:「我身为这大
学的最高领导人,我的确有责任在学院范围以内维持这里的秩序,但你偏偏又干
出这么羞耻的行为,你说这件事若给人发觉而谣传出去,你叫我这位校长如何服
众?我的权威又何在呀?」

「这不是……不是你所看到这么的简单……的确是她主动……来引诱我……
我……」我仍是痛得嘴唇微抖着,口中似乎低微的发出一声说。

「你说她来引诱你,但为什么她又在哭泣呢?」翁爷愤怒地责问,一转眼,
便望向房间另一个角落那位偷偷抽泣的欣怡。

我实在有苦自己知,哑巴吃黄连似的。瞬间,我便愣然地瞪着躲在房间另一
个角落的她,怎知道,她却好似见到厉鬼一般的惊惶,两手凄凄的捂着她自己的
脸庞,在我俩面前痛哭流涕了。

这时候,翁爷朝房间另一个角落的私人秘书使个点头的眼色,随即不悦地踢
开裤子上的颤手,并瞪向地面上那张血色尽失的男人脸庞。

「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到底要我如何办才好?直接把你交到董事会那边去
革职查办,然后你的前途就全毁了。或者是你要我现在报警,说台大其中一名德
高望重的教授竟然抵挡不住色欲,斗胆在学院里意图强奸一名女士?两条都是死
路,你说你对不对得起你家中的妻子呀!」翁爷的口吻显得有些威胁性,只见他
气冲冲地对我喊着说。

我心中狐疑了一下,毕竟这些日子以来,我对这大学或多或少也付出了不少
的血汗功劳,而且今年头还被董事会委任继续当这儿的英语主修班的教长,正所
谓权力在我手,岂能说革职就革职?但是如果真的去报警的话,这件事搞不成会
成为明日各方早报的头条新闻,而全台湾的教育界上,我身为鼎鼎着名的外语博
士,我的名声很有可能就此毁于一旦、甚至黄家列祖列宗至上的名誉也因此毁于
我手上,遗臭万年了。

「你……你……你不会这样办的,是……是吗?」我不轻不重地问着:「如
果没有了我来当英语主修班的校长……」

「我再说明最后一次,我身为这里的最高领导人,也为了这大学将来的殊荣
声望,我真的没有其它选择了,所以必须要对你公事公办,一就是把你交到董事
会那边去,二就是报警落案。我知道我这样做会对不起你,但我也唯有抱歉了,
黄博士。」

原先一副装作冷静的我,一听到面前这位威风凛凛的翁爷如此心狠手毒的说
后,心里的冷静顿时跌至人生谷底,转变成的就是激烈的求饶语声。

于是,我死命忍着全身的红肿肌肉所发出来的阵阵疼痛,立即在翁爷面前跪
了下去,然后一副狗头求饶似地,拼命在他面前叩头泣声说:「千万不可!我的
事业刚刚才起步,而且家中还有一位年轻妻子要养的呀!请不要这样对我,请放
过我吧!」

「我知道你很委屈,但我也是迫于无奈,不得不这样做。」翁爷会意,但还
是向正跪在地面上的男人微微摇着头说。

「翁爷,你是可以的!最……最多以后若需要到我的帮忙,或者要我做任何
的事情,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绝无反抗你的意识的!」显然地,
我已六神无主了,顿时拂攉着嘴角溢出来的血丝,有点语无伦次,自己在胡说些
什么一点也不重要了。

我仍在叩着头,顿时候觉得自己渐渐变成了一只无能的哈巴狗,只能在主人
面前摇头摆尾般的狗样,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此时此刻的情况也不得不让我向
势力低头。

「黄博士,你又何必苦迫我呢?」翁爷趁跪在地面上拼命叩着头的男人一时
没留神,便向躲在对面一旁悄悄偷笑着的美人显露着一丝奸笑的笑容,一转念,
语气严厉的呛声说:「不如这样子吧!我猜想你和我的私人秘书刚才并没有真正
做出更进一步的事情,所谓错有错着,这件事我就尽我所能来帮你瞒起来,只不
过我要你亲口答应我一个条件……」

第六十五章

「美国?」我闻言,心一怔,半晌,心中不禁狐疑了一下。

「黄博士,不如你先起身吧,男儿大丈夫可求不可跪呀!」翁爷彷佛笑得狡
猾过人,不过他依然还是微笑望着我,婉转暗示说:「你听得一点也没错,我的
条件就是美国那份工作。其实呀,美国那边的计划实在没有你不行事,毕竟你最
擅长的就是外语主修,所以在我心目中你就是唯一的最佳人选了。」

「真的吗?」我顿时从地面上站了起身,肩头两侧也被眼前的翁爷两手轻扶
着,胸臆莫名地涌起一股淡淡的酸涩,眉头紧锁,于是我便开始地沉闷地倾诉心
中情:「可是……可是……要我连连续续的漂洋过海,每次一去很可能就要去好
几个星期的,恐怕我真的放不了台湾这里的东西……也放心不下我家妻子……」

「黄博士,正所谓男儿志在四方,你要知道一个人生里可用的机会不多,而
且你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人才呀,难道你甘愿丢下你那位可爱美丽的妻子了吗?

你愿意下半辈子从此被关入一个深不见光的监狱里了吗?你试想一下,你一
个点头的答应就可以为你换来下半辈子的自由,可乐而不为呢?」翁爷的一只手
臂仍是踏在我的肩膀上,脸上那一副老友鬼鬼的慷慨表情也实在让我无可奈何。

「其实我家妻子今日才刚向我埋怨过我没什么时间去陪她,而且还打算在短
时期内去一个漫长的旅行。」我自知刚才所干下的恶行已经被站在我身旁的晚年
男人亲手擒拿着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摇头哑声说:「可惜我现在又要
时常飞去很远的地方。」

「最多我批准你每一趟来回不会超过一个星期,这样的安排够妥协了吧?」

翁爷见面前的男人一副做错事而被逮到的模样,再加上报仇的阴谋就快可以
实行了,差点儿便忍不住狂笑了出来。

「黄博士,你总要给我一个答复的呀,不然我就很难下得了台了。」翁爷不
耐地警告我说:「既然我已让了步,你却不领情的话,那我也唯有狠心报警来解
决这宗事好了!」

纵然我心里有多么的不愿意,但一听到他如此实话实说,又转往房间另一旁
仍在哭泣的「受害者」一望,憋在心里面的酸涩情感有如高山溪流似地,渐渐缓
慢的溢流出来了。

沉默地想了半晌,我也只好低声说:「那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
今天的事情……」

「从此就告一段落!总之有我翁爷一天存在,我就拿我的人头来向你保证,
从此以后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翁爷断然打断了我的语声,一阵气势磅礴的语
气向我豪气说。

我一震,眸光一亮,转念间,我的眸光转移到角落的方向,悄悄直视着仍在
哭泣的李小姐。

翁爷也抬眸直视着坐在角落一旁哭哭啼啼的私人秘书,见她事成了后还能继
续演戏的模样,翁爷反而笑了。

「你怕她会报警来控告你?哈哈哈!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她是我高薪聘请回
来的私人秘书,她是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的!待会儿我就会提高她的年薪,
一来可以掩住她的口,二来也可以慰抚她刚才被你亲手侵犯到的伤感。」站在我
身旁的翁爷似乎看懂我的心,立时传来阵阵的笑声。

我蓦地顿住,望向脸颊已哭得红透的欣怡,一转念,又感受到那位正在家中
等候我归来的妻子若是真的在我的鼓励下而被其他男人侵犯了的话,可想而知,
她脸上那种凄凄的样子也极可能与眼前的李小姐没两样。

「欣怡,我们走吧,别再打扰我们这位最伟大的黄博士回家收拾行李了。」

正当我还在默默沉淀于自己娇妻的凄凉模样,我耳边突然「嗡嗡」响地传来
翁爷那响亮的语声。

我蓦地一惊,惆怅地转眼瞪着身旁的翁爷及被他扶起身的李小姐,一时紧张
得哽咽了一下,急问着说:「收……收拾行李?」

「是的,因为这个星期五我要你为我去美国一趟,和那边负责部门的负责人
理查斯博士会一会面,而且机票以及那边的酒店我也帮你预先订下来了。总之这
次你事在必行,一定要干得妥妥当当,不可有任何的闪失。若有所失,那种后果
不是你一般人可以想像得到的,清楚了吗?」

我看见翁爷他向我解释说得振振有词,但他脸上的眼睛神态却是闪烁冉升,
彷佛想我一去不再归来如此般的潜意识:「还有呀!如果你真的想在那边逗留长
点的时间,你尽管拨电来通知我就行了。你在那边的全部衣吃住行,我自然会第
一时间安排人到那边帮你解决的。所以你就无须费神,专心帮我好好办事吧。呵
呵呵呵!」

我几乎愣了愣半个片刻,看见眼前那两具一男一女的背影从我眼眸里消失离
去之后,唯有浑浑噩噩的不再回声,仿佛事有蹊跷,自己始终不知道为何能在短
短数小时的时刻里,彷佛全世界的幸福日子被我一手推毁掉,一想到以后的未知
日子,心中的担忧及酸涩心情更加永无止境的涌上心头。

我忽然转向桌面上的日历,眼光一沉,原来今天就是星期一了,离我被迫远
行的那天也只有数数四天而已,联想到此景,我两眼不经意地望向桌面上的二人
照片,一时感触上升,嘴巴喃喃细声说:「老婆,老公也是迫不得已暂时丢下你
一个人。」

拂挥着自己脸上缓慢掉下来的男人马尿,我便情不自禁地提起自己的左手,
两眼默默直视着无名指上的一颗结婚戒指,沉思了许久,右手边的拇指渐渐往那
颗结婚戒指上若有所思地把玩着。

第六十六章

转了一个弯,翁爷及他本身的私人秘书双双便一同抱怀大笑,尤其是翁爷他
更是得意地奸笑了起来,彷佛不知道他自己还在大学范围内,也不在乎会不会干
扰到大学各间教室内的教师们。

「哈哈哈!翁爷,刚才瞧到你那副假扮好人的模样,实在太好笑了呀!」翁
爷的私人秘书李欣怡徒然说道。

「机会是人来制造的,但你刚才也充当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翁爷笑笑
说道。

「其实你只不过是想报仇而已,何必大费奏章,直接报警解决黄博士不就可
以了吗?」欣怡笑着搔搔头道。

「你当翁爷是何等辈分呀?如果我只是要那个姓黄的一死,那我不就是一个
肤浅的人了吗?」翁爷奸诈地笑说:「我要全部关连到杀死我乖儿子的人,全部
不得好死,要受尽人间最痛苦,最悲惨的折磨!比当年的满清十大酷刑还来得震
撼!」

「翁爷的吩咐,我必定赴汤蹈火!只可惜刚才没有别的人亲眼看到那个高高
在上的黄博士跪地求饶的样子,要不然就有好戏可看了!」她嘻皮笑脸地说道。

「听住!」翁爷把声音放得坚定地:「今天的事情,除了刚才那笨蛋黄博士
之外,就只有我和你才能知道,决不可泄露半点的风声。」

「遵……遵命……」欣怡刹时呆了一下,眼前的翁爷的表情变幻莫测,实在
令她自己有所侍从的感觉了,为难地回着道:「但我……我是否得到您所答应过
的东西呢?」

「呵呵!难道我说过的话,你就不能再相信了吗?」翁爷笑笑说道:「你是
指荣华富贵?」

李欣怡闻言,随即傻笑摇着头表示说:「我是指当你翁太这件事,其实我已
等你的答复很久了。」

翁爷顿时将步伐停顿了下来,连忙转过头去,一脸疑惑地问道:「欣怡,我
不是说过等到时机成熟,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名分的吗?现在我家的妻子一听到我
要跟她离婚的时候,她就拿分财产这回事来威胁我,你究竟要我如何面对她呀?

她要的是我的一半身家啊!一半身家!你可知道那面也有好几十亿的财产!」

「但我已经等你等了好几年,你也应该给我一个期限呀!翁爷,我真的很爱
你的,你叫我干什么,我都能为你付出,甚至我的清白的身躯。如果不是的话,
你一直和我叔叔冯长一起合作来骗诈政府的中央银行所拨下来的教育基金,从中
私自取出来用的这件事,我也不会一直帮你隐瞒起来了。」满脑子的焦急同时交
集着,李欣怡一脸着急地盯着他说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翁爷顿时龙颜大怒地喝了一声,迅即又往教室走
廊的四周围瞧了瞧,转回头时,连忙一手拉着李欣怡的纤手,一同拖拖拉拉的走
入走廊旁的紧急楼梯里去了。

翁爷在走廊的紧急楼梯作出最后的检察,确定了楼梯上下没人存在的时候,
愤怒地回头怒说一声:「欣怡!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不是说过了不应该说的话,
你就不许随意说出来的吗!」

「翁爷,对……对不起……刚才并不是有心说出来的,我只是一时大意不小
心溜口罢了!」欣怡浑身惊讶了一下,站在楼梯的地面上,一脸紧张的答说。

「欣怡你真是一个天才来的!人又长得甜美诱人,而且啊,这些年来,你这
位私人秘书还的确帮轻了我不少。」翁爷取出一根香烟,随即点了点火头,晃了
晃手中的那根火柴,火柴顶尖的火头渐渐熄灭了后,他就一边抽着烟,一边走向
仍然一身呆讶的私人秘书的身旁。

「这是天衣无缝的事情,而且这一年来你也得到了不少的金钱,对么?」翁
爷边呼着团团的稀烟,彷佛身在一个弥散烟熏的室内,笑着伸出了手掌来轻抚着
她的脸颊:「如果这件事泄露曝光了的话,不单是我会遭殃,连你家叔叔,甚至
连你也不能脱身的,你再想一想过后你该如何面对你的叔叔?」

「翁……翁爷,你不要担心,我是不会再泄露半点风声的,请再给我一次机
会来相信我吧!」李欣怡两眼定睛地看着眼前的翁爷,随即愕然地颤声回着说。

「哈哈哈哈!这样嘛……」翁爷这时呼出最后的稀烟,两眼正色地对着她笑
道:「好吧!如果我再听到你胡乱说出来的话,或者不听我的吩咐,休想我再相
信你了。」

「谢谢翁爷!谢谢翁爷!我定必会好好听从您的吩咐的!谢谢翁爷!」李欣
怡满脸松了气,连忙感激涕零的回着说。

「好啦!好啦!现在就好好帮我办事,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翁爷一手握
着她的香肩头说着,另一只手的食指与中指却夹着那根即将抽完的香烟头。

「我知道了,翁爷。」欣怡这时又对身旁的翁爷动之以悚怯道:「那我俩的
事情就等到时机成熟才作打算吧!」

翁爷黯然不语,心中确实有着了层层顾虑的滋味,说财富名誉,此人确算是
一名非常成功的男人,但在爱情这一方面,就可以说是一个失败的男人!只从数
年前为了要迎娶年轻貌美的娇妻,与年老好几年的前妻办过了一次离婚,但丰厚
的身家却大大地分薄了,事到如今一直都耿耿于怀,所以当一听到离婚及再婚这
四个字的时候,他就不知怎地冒起冷汗,即使他玩弄过无数的女色,也霸占过无
数女性的处女之身,但心里不时都想到为何世上不能再找到真爱,不能再找到只
爱财富不爱郎的一夜情呢?

「这些事情迟下才说吧!」翁爷混淆的心绪的确让他不耐烦了,但一眼瞧着
手中的手表,随之灵光一闪,走了过去对她说道:「欣怡,你先行一步,我要你
帮我回到办公桌上,在右手边的抽屉取出一份即将要呈上的基会报告,我待会儿
就会回去。」

「是……是的。」欣怡的心头石依然还没放得下,惊诧地看着眼前的晚年男
人,口中震动的回着说。

正当这位私人秘书转身离去时,依然站在楼梯范围的翁爷却是两眼定睛地盯
着眼前那具娥娜多姿的背影,彷佛一只豺狼成性的样子,嘴角还显露着一丝奸诈
的笑容。

第六十七章

此时已是晚间的时刻了,回到翁爷私人的建筑大楼底层,四周围已经毫无人
影了,剩余整个静寂的空间里也只有李欣怡她自己脚下那双高跟鞋的响声。

「嗒!嗒!嗒!」欣怡一双名贵性感的高跟鞋不停和她底下的光滑水云石地
板上互相敲响着。

经过了底层的楼梯,越过一条遥远无人的走廊,李欣怡听从她主人的吩咐,
不知不觉便独自一个人走入一间黑不见影的黑暗房间里头,随后找了房灯的开关
按钮,此房间才能隐约传来光芒的灯光。

欣怡走到她主人翁的私人办公桌旁,伸手把右边的抽屉给打开寻找。但过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片刻,她几乎翻了整个抽屉上下,两手左翻右抄都仍然不能把
那份所谓的基金报告给找出来,心中为之一慌。

骤然间,「卡!」地一声,整个建筑物上下的房间灯光全然一黑,而独自身
在翁爷私人房内的欣怡耸然一惊,瞬间两颗惊怕的眼珠不停地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四下张望着,但由于房间里也实在太黑暗了,简直一点光线来寻找路线也没有,
转身也只有此房间的玻璃大镜子传来晚间的光芒夜景而已。

正当她想转身准备在黑暗的空间里触摸之际,眼前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黑影
吓倒,喉头猛地一喊:「我的妈呀!你……你是翁爷?见到你就好了!我不知道
为何这里突然没电来。」

站在她眼前的翁爷,手中却是夹着一根早已点了火的香烟,鼻子不时喷吸着
朦烟,而阵阵的朦朦烟圈随即掩盖了他整张脸孔。

「应该是暂时性的吧!」翁爷冷冷的回了一句。

「可……可能是吧……」冷不防的欣怡不停缓了缓神,但心中不知怎地还是
觉得事有蹊跷,不到半晌便开口颤说:「啊!对了,你的文件,刚才我几乎翻了
整个抽屉,找来找去还是找不到。」

「真的找不到吗?」翁爷冷然的说着道,手中的烟头却往他的嘴巴伸去。

「不如……不如我明天才帮你再找一回,好吗?现在天色已不早了……我要
回……」欣怡忽然柔情地给翁爷一个大怀抱,并且开启的嘴形似乎在震抖不已。

「我的大美人,今天除了可以下地狱,你哪儿都不可以去了。」被面前拥抱
着的翁爷突然作出一声令欣怡毛骨耸然的语声。

本以为可以用美人计的甜言蜜语来打发离开的欣怡,一听到怀里的男人如此
冷言后,心中不禁因此而震了震,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抱在怀里的男人顿时
「啪!」的一声,朝她一张白皙嫩滑的脸庞打了一个冲力十足的耳光!

欣怡被眼前的男人打到两眼瞪开,刚才的突然袭击早已让她整个人一时失去
了平衡力而倒在地面上,犹如一只狼狈不堪的丧家犬似的,凛然喊着说:「啊!

翁爷!你……你干嘛打我?我……我哪里得罪了你呀?」

突然间,翁爷丢下手上的烟头,一边缓慢地走向倒在地面上的欣怡,一边显
露着令人心寒的狰狞表情,奸笑着说道:「哈哈!哈哈!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女
子,本以为当初给你一点点的益处,但你就以为凭你那张娇滴滴的脸庞,魔鬼般
的身材就能跑来威胁我?我是什么背景出身,难道你忘掉了吗?你根本就是自找
死路!」

没多久的时间,欣怡吓得想躲开去,由于浑身被惊讶到没力气了,所以只能
两脚猛地往后退去,眼眶挤出惊惶的泪花,急道:「翁……翁爷!我是你的得力
助手,你想怎么样?你不要再过来,不要!」

「嘿嘿!你这个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人,贪得无厌不再说,反而还转头来威胁
我的不是,恐怕留你在世上多一天,我就得到多一天的危险了。」翁爷用尽全身
的冲劲突然扑向眼前那早已精神崩溃的欣怡,一只手掌用力拉住她的右脚,另一
只手把她压制在地面上,彷佛不想让她有任何的机会逃出魔掌。

「不要啊!请放过我啊!翁爷,你的秘密我发誓一定半点不漏,我不会出卖
你的呀!」欣怡像似淌着血泪,口中依然本能的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救命啊!

快来救我!校长要杀人了啊!救命……」

翁爷整具身体压着身下的欣怡,并一面伸出他两只粗壮的手往她娇弱的脖子
猛然掐住,脸上一面展露着一种狰狞的脸孔,笑着道:「你不用叫了!我刚才已
经鉴定过了,全校的人已经跑光,所以根本就没人会听到你的呼唤声的!」

欣怡被掐住似乎不能呼吸了,自知自己无能逃出生天,眼角两侧猛掉下凄凄
的泪滴,一脸凄凉的望着他说:「你之前……不是说过会爱我一辈子……你还答
应过我要来迎娶我……翁爷……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真的发誓不
会出卖你的!」

翁爷闻言,顿时睁开他一双充满恼恨的眼睛,手臂上的血筋更是浮现于肌肤
表层,彷佛一个失心疯的男人似的,不时盯着眼前那一张惊惶失措的娇脸,痴笑
着说:「亲爱的,我唯有对不起你了,如今我只相信一个死人才能够好好帮我保
密!事后我一定会好好帮你风光大葬,你就安心上路,放心下去吧!哈哈哈!」

「不要!呜……呜……呜呜……」欣怡惊闻,全身本能的弹动了起来,仿似
准备要作最后挣扎,脸上的血色渐渐退却,随之换来的却是青白的脸颊,不过她
的樱嘴却被面前伸过来的男人嘴巴捂住,导致她喉头只能发出低沉的叫唤声音。

第六十八章

「啊哈!待会儿就是你归天的时刻了,现在就让我再次吻你最后一遍吧!我
的爱人!」翁爷的嘴巴不停伸出他一道烟味十足的舌头,似狂非狂,不停往体下
那早已疯狂挣扎的欣怡狂妄嚼去。

「啊!求求你……不要……不要……救……命!」欣怡被眼前此男人吻得满
面尽是泪花的,可是由于她的樱嘴一直被面前一张烟味瀵天的嘴唇捂着,所以浑
身只能无声无音的发出丝丝的挣扎喊声。

就在慌张绝望之际,欣怡的本能反应竟然一口咬上紧贴在她嘴唇上的男人嘴
巴。「啊!啊呀!」全身压在她身上的翁爷骇然耸动了起来,随即喉头也连忙高
涨的叽呱乱叫一番。

迅速抬起头来的翁爷,心中感到比死来难受,跟着,伸手往他自己的嘴唇抹
了抹,整张手掌的皮肤竟然沾满了嘴唇猛流下来的血丝。不到半晌,他抬起眸直
瞪向地面上的女人,在他眼中此女人彷佛变成了一只等待被摘杀的小羔羊,一点
怜香惜玉的感觉再也不存在了!

翁爷龙颜大怒,猛地一脚踢向仍在地面上拼命晃荡着两脚的欣怡,并且愤怒
的喊着说:「你妈的臭逼!你这个臭坯子竟敢咬我!」

欣怡一具凹凸有致的身躯被踢到地面上,眼前的视线显然昏花,整个人一面
腾地向后逃去,一面满脸涕泣的求着说:「哎啊!救命啊!我不是有心的……放
过我吧……翁大爷……」

翁爷一眼看见地面上的小女子全身四肢拼命爬到背后那毫无出路的墙壁前,
嘴角竟然出奇的奸笑起来了,随手从身旁的方向提起一张铁杆质的单人椅子,并
一脸痴笑的走向她的位置。

被背后的墙壁困住的欣怡一眼看到面前正走着过来的男人,他手中竟然提着
一张貌似笨重坚硬的铁椅子,心中耸然大惊了起来,两眼自然的猛掉下一滴一滴
惊惶的眼泪,整个人更是喊破喉咙的乞求说着:「你千万不要啊!我求求你不要
杀我!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近在咫尺的翁爷已经走到她的身前停顿了下来,手中依然提着那张足以杀人
于无形的椅子,笑笑哄着说:「哈哈哈!欣怡很乖,你不是一直很听从我的吩咐
的吗?待会儿我会干得干净磊落,保证你不会感到半点痛苦的。」

「你……你就算杀了我,你也不能向我叔叔交代的……你不如就此放过我,
我答应你会好好帮你保密!」背对背靠在墙壁前的欣怡不断试图躲避即将来临的
遭遇,不时惊慌到底下一双秀美的长腿猛然给张开,此刻的她再也不顾任何的淑
女仪态了,喉头只能猛然发出一阵阵呼唤的求饶声音。

突然间,翁爷的烟瘾攻心,一边从口袋里头取出了另一根香烟,随即点了点
火头,一边表情狡黠的说道:「你叔叔?哗哈哈哈,你叔叔算老几呀!可以跟我
的势力相比吗?大不了我直接作个故事骗他说你良心发现,所以就畏罪逃跑,而
我就可以放心解决你了,一了百了!」

整个黑暗的空间弥漫着香烟的烟火,此情此景,浓烟扑鼻的欣怡也顾不得羞
耻了,拼命摇晃着两腿,直至脚下穿着的高跟鞋脱开之后,整个人试图朝向房间
的另一个角落逃去。

顿然间,翁爷似乎也不理会眼前的小女子,眼巴巴看着她两脚赤裸裸的从地
面上耸起了身,转瞬头也不回地逃离而去。

此时候,翁爷眼见面前的女人一身狼狈不堪的模样,连她自己的高跟鞋也不
理了,一时忍不住笑意,便高涨的喊着说:「哈哈哈!你到底想逃到哪儿去呀?

房间的出口大门早已被我关上了,而且钥匙也在我手上,你不如乖乖认命吧!」

欣怡慌张的逃到房门前,一手紧握着门上锁头,拼命晃了晃房门前的锁头,
但依然无法打开眼前这一道唯一的逃命生路。

「刚才我已跟你说明了,你要是没有钥匙是无法打开的。哈哈哈!」翁爷一
道令人悚骨的笑声突然让欣怡无地所逃,只能惊惶的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下场。

第六十九章

「乓!」的一声,翁爷不再理会面前的小女子是否他本身的情人,也不顾昔
日的怜惜情怀了,瞬间便狠狠地把手中那张铁质的椅子摔了过去,而那张貌似坚
硬的椅子就此打向她的肉体上!

「啊……」即时把头转过来的欣怡突然感觉到背脊至上被一股突如其来的袭
击击中,喉头只急喊了一声,宛如万箭攻心,瞬间全身上下痛得不再作声了。

「乓!乓!乓!乓!」

狠心的翁爷一眼见状,手中提着的椅子依然向前打去。然而,在房门前一直
被打到全身摔下来的欣怡一点还手力气也没有,整个过程中宛如针刺心脏般的极
痛,只觉得全身知觉逐渐失控,跟着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最终便一动不动
的眼前一黑。

怎知道,站在门前的翁爷,手中依然提着那张沾满鲜血的椅子,整个人彷佛
失去了半点的人性,继续一波接一波的将手中的杀人凶器往那具昏迷地上的躯体
打着过去!

「乓!乓!乓!乓!乓!乓!」铁质及肉体上的互碰声一直在这房间四周猛
烈地响起。

翁爷一边狼心狗肺的在地面上的躯体四下狂打着,一边发出如野兽般的狂笑
语声:「哈哈哈!我的美人儿,别担心啊!今天会让你痛痛快快地离去的!你安
心上路吧!哈哈哈!」

几乎过了一段疯癫的片刻,翁爷才一脸痴笑如疯的停止手上的狂打,续而他
手中一直紧握着的椅子早已被甩到破烂不堪了,转眼间,满地已是血淋淋的鲜血
及一具惨不忍睹的躯体,甚至连那张娇滴滴的脸庞都不似人形的脸孔了。

「咯吐!要我离婚是吗?要我再次没了半份身家是吗?想跟我来这套玩儿?

你门儿都没有!」翁爷一手无情地丢下他手中那沾满血液的杀人凶器,随后
一眼盯着地面上一具毫无反应的血淋躯体,整个人一面怒气冲冲的向那具躯体吐
着一口口液,一面大喊耻笑着说:「死臭逼!是你自掘这条死路的!是你亲手迫
到我要走这一步,不过你得到我头一次破例送你归天的恩赐,你也不要说我这位
情人对你一点怜悯情怀都没有了呀!哈哈哈!」

还在半疯半醒情况下的翁爷,正当他准备想把眼底下那具倒毙地上的尸体移
动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转向倒毙在地面上的美娇娃裙下的春光,引入他眼前的
竟然是一双刚才亲自狂打到破破烂烂的大腿内侧,似嫩非嫩,内侧两旁彷佛还缓
流着一丝丝黏膜的血液,这可怕的状况也实在惨无人道的了。

「嘿嘿!我的爱人呀,我就看在多年来对我的忠心,我唯有好好慰劳你最后
一次吧!」翁爷一直笑淫淫的盯着地面上一具早已断了气的躯体,手上却是轻轻
地抚摸着自己的裤头,看样子他恨不得一口吞下那双白皙修长的血腿。

翁爷顿时扑向那具尸体的身上,一手飞快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跟着便
像似一头无情豺狼的脸色,「嘶!」的一声,那具死尸身上的破烂衣服全给他撕
了下来。

此时此刻,死躺在翁爷面前的就是他本身私人秘书一身光溜溜的血体,即使
那张原本属于国色天香的娇嫩脸庞已经变得不似人样,但在他一双怒火中烧的眼
中却只有愤怒及欲火,其他的怜悯情怀也不再存在了。

「嗯……嗯……我的爱人……我咬死你的宝贝儿……好饱满的宝贝儿啊!」

翁爷的嘴唇一面疯狂地吸吮着,嘴角一面发出疯狂的语声,那一双早已变得
失心疯的眼眸一直对着眼前那白皙弯垂的乳房看个不停。

扭捏着手中那双E罩杯的乳房,半晌,翁爷似乎玩得越来越变态了,忍不住
张开体下那具尸体的长腿,那雪白柔嫩的阴阜就此引入他眼帘。

翁爷瞧了瞧底下那宛如鲍鱼的阴户,他便一脸欲火攻心的表情,两眼死盯着
眼前那不似人样的脸庞,跟着想也没再想就伸着手把他自己体下一根硬梆梆的大
阳具插入一个乾津津的阴唇之间!

「哈哈哈!哈哈!操死你!我操死你这个臭逼!让你死到黄泉之后也能成为
黄泉下的性奴鬼!你也应该瞑目了吧!哈哈哈!」整个沉静的房间四下,除了翁
爷的喘息声及疯狂笑声以外,也只有他一身坚实的腹部底下和那具柔美的躯体互
相碰撞的杂声而已。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翁爷马上埋头狂操的耸动他自己的臀部,有如大雨一粒一粒般的轰炸,几乎
抽插了整半个小时后,他顿时把自己一根显然粗大膨红的大阳具顶着那具尸体的
阴道最深之处,随即慢慢享受那阴道中充满紧实涅性的肉体滋味,接着又再次发
动了臀部的扭动,整个人猛力抽插了一会儿后再拔了出来。

就在这时,翁爷满额头已经流下了拼命操体的战绩,转眼之间,他又笑淫淫
地转身将整根蘸满了异味液体的大阳具,毫无情意地刹时刺向那具尸体后面的肛
门窄洞,彷佛想再次回味他体下尤物胴体的两洞快感。

翁爷经过了一轮疯狂的抽插,体下的尸体也在他一根大阳具的无情糟蹋下,
渐渐再也忍不住睾丸内的猛烈膨涨,整个人的快感宛如耸入云霄般的刺激,终于
「呀呀」呱叫的沉不住气而在那肛门窄洞之处狂射精液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