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谁与你做爱(全)-14

  

第七十六章

馨妮整个人僵住了,随即愤怒一声说:「你疯了!你告诉我你这是什么问题
啊!」

我两眼顿时吓呆着,神情惭愧的向前拥抱着她,匆匆的说:「亲爱的,我不
是那种意思,我……我只是想再多了解你俩以往的往事罢了,真的没别的特别用
意。」

随着我胸膛上发出「啪」的一声响声,只见她收回那纤细的娇手,稍微恢复
了脸上那愤怒的心情,随后便向我瞟了一下白眼说:「你这个人是不是变态的?

你到底想要了解些什么啊?」

「我没有变态,」我很凝重地说:「虽然我俩已成为了一对夫妻,但毕竟我
俩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不算长,起码和你那位曾经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青梅竹马
的朋友来相比,更显得我对你这位妻子的认识是一头雾水了。」

「你……」馨妮声音颤惊地回过一声说:「老公,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内心作祟,心跳加速,彷佛五内俱崩的呆了呆,只能微微点着头。近在咫
尺的妻子也顿时被我的无语吓呆了:「老公你……你不是在给我下一个套吧?」

我浑身发起冷颤,裤子底下那根高高在顶的子根孙也差点就要破裂而出,耳
朵两旁陡然听到她如此问了一句。

经过了一段犹如上穹碧落下黄泉,龙与凤互相追逐的眼神交会之后,静寂了
半晌,我顿时深思地看着她那一双早已不知所措的眼睛,嘴角淡淡地勾起一抹微
笑。

片刻,当她支支吾吾地说起她的往事,她那张瓜子脸上不知怎地悄悄泛起了
一阵梨涡浅笑的表情,低声说:「其实是前几天他主动跑来联络我的,他一直都
留在家乡那里失业多时,但是凭他的才华,我相信他必定能闯出一番事业的,只
是现在一切都已太迟了。」

「那他跑来联络你的目的是……」我细心聆听完她的言话,惘然回过一声:
「不是跑来跟你摊牌借钱吧?」

「不……不是。」馨妮闻言,顿时惊惶的惊呆了一下,她没料到自己一直想
要隐瞒的事实,却被眼前自己的男人一言猜破!「他没说要来借钱,他只是……
只是想出来城市兼职一份工作而已……他说他不再想浪费青春了。」

「是吗?只是这么简单?」我喃喃,似乎被耳朵所听到的话掩盖了自己的亢
奋情绪:「那他是否有过什么工作经验?比如说企业管理、大学文凭之类的。」

馨妮一时无语,只是耸耸肩,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如果没有了那些门面工夫,我猜想你那位旧同学是很难在台北一带找到一
份可靠的工作的了。」我直言说着。

「我就知道会是如此。」馨妮一听到眼前男人如此坦白说后,心中却泛起阵
阵失落的伤感,嗓音越来越细,忽地哽咽答着说:「所以当时我也没怎么答应他,
只是说会尽量帮他留意一下而已。那我……我只好让他失望就是了。」

此时候,听到她似乎话中有话,她每一言一语都几乎藏有玄机,转瞬间,看
见她一手抹去不知何时掉下来的泪滴,仓皇转回身,随后侧着身躺回去了。

「你真的确定你那位旧情人确实想在这里找到工作?」

正当馨妮转过身独自被她自己心中慌得团团转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道令她心
怀暖意的语声,转眼之间彷佛一个小女孩刚得到父亲赞赏的神情,一脸暖洋洋的
回过身说:「你可有办法?」

我看着她从刚才那张伤感扰心的脸孔,一转念已是高兴开怀的表情,彷佛一
个小女孩亲口尝到香味扑鼻的冰淇淋般神情,心中为之一愣,除了酸涩的情绪,
其它的一点滋味也没有。

「办法倒不是说没有的,我手头上的确有一份工作,不过就是低微了点,所
以我怕他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感到丢面子。」话落,我一面睁起眼睛,一面忍着心
里面的醋意,仍然一眼定睛的注意着她脸上的表情。

「丢面子?此话何解?」

我不敢胡乱动身,因为我知道一旦我动气的话,下体那亢奋不已的肉棒就会
迅速泄体出来,于是我不安地抓着手上的枕头,沙哑的说道:「老婆,你也知道
了我即将要出外工作,而且是长时间断断续续公干,所以我怕留下你一个人在台
北有点危险。再加上如今你妹妹也出来这里了,亲手丢下你这两个女人,自己却
在远方工作,说真的我一点放心之心都没有。」

「嗯……所以你想……」馨妮似乎在专心聆听我所说的每一句一言,转悠之
间,她焦急地问。

「我想请他回来这里当我们家中的私人司机兼保镖,那要是我不在台湾,你
和馨芬两个人都可以有个男人在旁照应。」我把一个捆在自己心中的想法亲口给
说出来。

「私人司机?要他长时期入住我们家,我看……大概不行吧?」只听见她发
楞的冲口而说。

馨妮对自己很没信心,抑或是她怕自己真的不受忍耐,毕竟男女共住在同一
个屋脊底下,要是朝见面、暮碰面,他俩难免也会在一个寂寞难耐、情意翻涌之
下,一段昔日的旧情恩义也很有可能不受控制的一一浮现。

几乎在同一个片刻里,我脑海里突然泛起了一个惊人的画面:站在我眼前视
线范围的竟是我妻子及她所说的男人,一位风度翩翩的好男人。眼见他俩一句空
闲的话言也没说,一转眼就互相拥抱在一起,跟着眼前的妻子更是经不起她长时
期的挂念,随即抬起她一头长发披肩的头,只见她一双诱人的丹凤眼忽然回首望
了我一眼,从她脸上那唇语的迹像来看,她像似向我说着「谢谢你的成全」这六
个让我心神崩溃的字语,转瞬间又微微闭上眼去,最终便在我的面前扑上她身前
那位男人的嘴唇热吻去了!

就在这个如此诱惑的画面里头,站在他俩面前的我,两脚忽然无力,全身四
肢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浑身更是翻涌起一股莫明其妙的胀气,似热非热,彷佛欲
火中烧如此般的高涨,刹时令我体内的五脏六府、心灵、灵魂、魂魄甚至是每个
细微的细胞一一给溶化过去。

几乎过了好久好久的片刻,我两颗眼珠即将失去了半点眼神,龟头控制了我
脑袋里的正常思维,随即一脸默哀的转向她的脸上去。

「这法子到底有何不可?」我亢奋得死去活来,拼命用手上的枕头用力地捂
着自己的下体,语声顿了顿后,连忙震颤着说:「老公我却是用自己辛辛苦苦赚
回来的真金白银邀请他回来这里当私人司机的,又不是要他杀人越货,更不是要
他诈骗偷窃。」

馨妮快疯掉了,又急又颤,连忙盯着眼前的男人,解释说:「你未曾见过他
一面,对他一点认识也没有,难道你真的不怕他亲自踏入我们家里之后,然后就
对我和馨芬心怀不轨了吗?」

我似是愣了一下,半晌,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扬起沙哑的声音答着说:「这
个问题……我相信你认识朋友的眼光。你对这个男人的认识够深吗?」

馨妮默然。

第七十七章

「除非你还对他存有爱恋,要不然真金不怕炉火炼,况且你们两个人之间的
往事已隔多时了,所以我不应该去猜测你们之间的关系的。」我显然有点口不对
心,整个人体内的情绪即将要蹦跳起来似的,一面心跳胆裂的看着她,一面咬紧
口根匆匆把心中的话给诉说出来。

只见她羞涩地垂下头去,瞬间又把头给抬上来,悄悄地看了我一眼,满脸通
红的说了一句:「你真的一点也不怕?」

我一时感到茫然,近距离看见她的眼潭如此清晰,顿时向她假装笑了一笑,
但我的心底下不知怎地觉得这即将会发生的一切都是理想当然的,于是我更加肯
定自己可以信赖她、相信她对我的真诚。

半晌,我像似再测试她内心的反应,随着心跳「怦怦怦怦」的狂奔着,顿时
假装大方的开口说着:「嗯,我相信你对我的真心真意,也相信我自己的眼光,
我黄友人娶回来的女人一定不会是那种勾三搭四的坏女人,背着我跑去跟她原先
的前男友藕断丝连,然后旧情复炽的。你不是想告诉我,你怕你真的会吧?」

馨妮听到此,心中为之一荡,有如翻江倒海般的吃惊,脸上不知怎地泛起一
阵莫明的热流,只觉得这个时候她满身热得彷佛被关在一间热蒸气的室内一样,
如此般的欲火攻心。

我看见她好像呆呆的不作声音,脸色通红,不时还用手捂着她脸上那道微颤
的樱唇,在我面前忽然显得好委屈,心想自己这个安排也应该按步就班,实在不
适宜急于一时的,怕一时太过催促反而会造成一个反效果,所以唯有顿住语声,
并一手抱住了她的肩头。

片刻,馨妮呼哧地窝进我的胸膛上,看见她肌肤若雪,吹弹即破的娇脸,樱
桃小口微微吹出情怀,双眼那长长的眼睫毛忽地一扇一扇闪亮着,嘴角微微喘息
着,整个人像似小鸟依人般的羞色,一时不敢向我多看一眼,只能羞涩地垂下眸
去。

此时的我有点自欺欺人,由于等待了许久还得不到她内心的真心话,之后唯
有一面拥抱着她的上半身,一面用手轻轻抚摩她的脸颊,笑笑说道:「哈哈哈!

其实你不说我也明白你心中的意思的,你一定不会是那种女人。因为我相信
我俩的缘分是上帝耶稣前辈子所安排下来的,所以今生今世我俩注定会在一起,
直到儿孙满堂,百年归老。」

同一个时候,馨妮随手拥着身旁的男人,心情很复杂,她原本以为可以经过
自己的男人就可以帮旧情人就职,但后来却发现原来眼前的男人心有安排,竟然
安排她以前的情人进来入住,而且还当上自己身边的私人司机兼保镖,正所谓朝
夕相对同住难,脑袋里更是不断联想到以后那段朝见面暮碰面的日子里即将会发
生的画面,脸上那双担忧十足的眼睛就悄悄向身旁的男人瞧了一眼。

看见她终于朝我脸上直视着,浑身傻傻地拥着我的胸膛,眼神之中彷佛蕴含
着半点的缅怀,晕红着脸说着:「老公,要是你真的想安排他过来这里当我们家
中的私人司机,我看最好不要让他住在这儿为妙,我不是怕自己会不方便,我倒
是担心阿芬她可能会因此而觉得不习惯有个男人在家中进进出出的。而且你要知
道一个人的性格如果要变的话,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变质的,再加上我和威强他也
没怎么联络的,哪知道他是否早已变成另一个人去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依然捂住自己的体下,神色一怔,悄悄开口问着她
说。

馨妮忽地垂下头去,彷佛在思考着脑子里的想法,一抬眸,丹凤眼的眼底下
迅速闪过一丝眸光,不由分说地说出她心中的意见:「如果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安
排的话,那就等他自己在山下附近找个地方落脚,让他独自一个人住就好了。」

如轻烟袅袅升起,主人房房里一盏华丽黄金的吊灯微微映亮了她的眼睛,映
入我眼眸里的妻子竟然是如此性感诱人的甜蜜宝贝,要是自己一直都在渴求期盼
的性幻想真正实现的话,到时候我的心情又会是如何的呢?想到此,我全身上下
的血液,尤其是体下那根不知所措的肉棒尖端显然迅速窜升,一阵剧烈的颤抖使
我几乎裂顶而出!

「你说的也蛮真确,不过你想像看,阳明山范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且
从上山下山一来一回的路程也需要一段漫长的路途。」我边说边注意她脸上的表
情,看见她一张娇滴滴的瓜子脸,一转念,一眼看见她身上那套丝绸质的灰色睡
衣胸口不小心显露出来的性感乳沟,气血更是一涌,跟着便减低着声音的声量,
一声战战兢兢的说着道:「我看……不如……不如干脆就让他在山上这里找间屋
子住下,一来必要时可以有个直接照应,二来接送也不会浪费时间。你说这样安
排妥不妥当?」

「干嘛要这样子呢?」馨妮神色一呆,脸蛋震动着,从口吻上也显示她十分
不解,茫然问道:「我早已说过他在家乡那里出身低微,而且事业上也未曾有出
头之日,他哪来这么多钱可以在阳明山一带找地方落脚啊?」

可能是身体上过度亢奋的原因,忽地,我好像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即将要爆裂
而出了,但势在必行,我悄悄闭着逐渐喘息呼呼的鼻息,随后冷冷一笑道:「难
道你忘记了对面那块空地?我们可以另建起一座别墅,方便威强出来台北这里驻
足。」

馨妮茫然瞪着眼前的男人,一时激动到满脸泪痕斑斑的迹像,心里面对身前
这男人实在越来越不明白他心里的看法及思想,泣声哽咽了一下,便颤声的说出
一声:「那……那块空地是我俩当初计划要留给我们的孩子的……你怎么可以就
这样让给威强他独占那块地啊?!」

我浑身忽冷,明知对于眼前的妻子也实在有点心虚了,但心中的剧烈心跳依
然响个不停,随着枕头下一直掩盖着的肉棒时断时续传出一股「砰砰砰砰」的敲
声,随口便胡乱想个借口,颤声回过一句说:「话说如此,不过我们以后还可以
另选地方啊,说不定我们一起可以拥有很多很多宝贝儿呢!一家几口乐融融生活
在同一个屋脊底下,到时候对面那块空地也难免过于细小的了。」

面对着眼前的男人一双如此坚定的眼神,馨妮体内的心跳彷佛暂停下来了,
眼神惊愕,心中的疑题更是一一地悬浮出来。

第七十八章

这时,犹如海水倒灌般越过我心窝,夹带各种亢奋的思绪、喘声、杂念,朝
口腔窜流,眼看面前的娇妻彷佛被我的建议活生生给吞噬过去一般,甚至连她脸
孔上的咋舌表情也显示她被吓到频频晃动的,久久不作语声。

我一眼见状,忽然扑向她的身前,并一手拥抱她的时候,怎知,她却情绪大
坏,甩甩头躲开我的拥抱,捂着脸悄悄抽泣起来了!

她发楞抽泣的样子吓得我心中一颤,急忙向前拥了过去,整个片刻里声情并
茂,极富哄骗感染力。

「老婆,你不要这样子嘛!我发誓我们的孩子以后一定会得到比现在好上一
百倍的生活环境,而且我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我咬紧牙齿,丹田里突然涌
起一股莫明的勇气,昏头昏脑的说着道:「还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不
妨……不妨直接吩咐他明日下午前来这里与我见一见面……你说好吗?」

「你还想要他来见你?他……他目前还在山下一间公寓里歇脚,我看没这个
必要吧?」俯在我怀抱里的馨妮边沉声说着,边惊讶地斜着眼向身旁的男人瞥了
一下。

「这样的话……那你应该还有他的联络号码吧?你可以现在拨个电话给他,
然后直接告诉他这件好消息啊!」我口腔每说一字,心就抽痛一下,但下体那根
犯贱不已的阳具却是猛颤膨涨上龟头。

眼见近在咫尺的娇妻两颗眼珠顿时散发出目光如豆的眼神,一直都在默默无
言地盯着我的脸上,整个人的表情令我看傻了眼。

此时,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说出如此违背我一直都存于正常状态的话言,
只知道即从刚才听到她说着她旧情人的事情,从那秒钟开始,我脑门前四周除了
自己一颗猛跳的心跳声及体下一根硬挺肉棒上的胀声之外,四周围的声音再也听
不入耳了。

几乎在同一个时候,馨妮心里一直燃烧着一团莫明的烈火,在熊熊烈火中,
彷佛看见自己活生生的被困在火焰里头,进出两难,整个片刻里只能眼巴巴地看
着那些围绕着自己身边四下的团团烈火逐渐地往肉体上烘烧过来。

骤然,那团烈火宛如烟飞抹散,身边四下突然吹过一阵微风,下一刻,出现
在眼前的竟然就是自己内心底下一直无时无刻都挂念着的旧情人,一位样貌风度
不但非凡出众,连谈吐语声都尽显一种足以让每个女人都会把持不住而随时变得
心醉魂迷的男儿气慨,纵然她自己也算得上一位新婚满足的女人,但归根到底女
人始终也是女人,而女人的天性就是如此深不可测、变幻无常。

这时,全身四肢彷佛凝固了的她,一眼默然地瞧着面前的那位风流倜傥的旧
情人,脸颊两侧居然泛起羞怯的红霞,瓜子脸上显露笑容,她感觉到整个空间弥
漫着的空气顿时冷冻下来了,她双眼醉了,萌芽的心房也醉去了……

「亲爱的,你到底有听到我的说话吗?」正当馨妮心底下渐渐展露着一股心
花怒放的心绪,一句男人语声突然传入耳里。

「啊……你……你刚才说了什么?」眼前的娇妻好像见鬼般的气息,秀鼻两
孔也渐渐呼着香香的女儿香味。

「我说,你现在不如直接拨个电话给他。」我低压着自己不时喘气连连的声
线,含糊的答道。

「在你面前拨给他?我看……我看这样不好吧?」她慌张的回过一句说。

馨妮过度慌张,不过在我眼里如此般的反应恰恰反映着她对那位昔日情人的
情根未了,我体内的心跳更加猛烈碰撞,肉棒顶尖差点就溢出液体了!

「你老公我都已经作出让步的地位了,你到底想等到几时才告诉他这个天大
的好消息呢?你不是说过他不想再浪费青春了的吗?你看你还是趁我即将要出外
公干之前,快点通知他这件事吧!」我捂着枕头下的硬物,语气坚持的说。

馨妮假装笑意,脸上泛着红透半边天的红霞,随即点点头会意:「那好吧,
拨就拨。不过你可否给我一点私隐空间,不如你先到房外等我一下子,好吗?」

欲火中烧,再加上我脑袋里的亢奋情绪之下,面对面看着她也唯有点头答应。

「老公……」一道怨声的嗓音掷落,转瞬间,眼前的娇妻彷佛变成了一位怨
妇般的情绪,不舍地抬眸,直视着我的眼神之间,又惊又慌的说道:「我只想你
清楚知道我黄陈馨妮这一辈子对你黄友人的真心爱意是此生不渝,假使我以后两
眼反白,也会带着这份情意长埋黄土,就算到了黄泉,我也要继续做你黄家的好
媳妇,好太太……」

我闻言心中一暖,忽地打断了她的话:「傻丫头!我不许你说这种傻话!」

我简直要被她弄得哭笑不得,随即暖意涌现,捧起她红霞满脸的脸蛋,在她
额头印下深情一吻,并笑笑说:「我黄友人这辈子可以娶得起像你如此花娇明艳
的妻子,说真的,上帝真的待我不薄,除了给我拥有你这个全世界最好的恩赐,
你说我这辈子还能要求些什么呢?」

馨妮脸颊嫣红,她终于头一次听到自己的男人如此说出这种真情流露的心中
话,隐蔽在内心底下的种种顾虑也彻底溶化去了。

第七十九章

转速间,当我一身匆匆地起了身,手上仍然握住枕头,彷佛害怕床上的妻子
亲眼看见自己正在亢奋之中,随即一下火速般的步伐就从房间抽身离去了。

同一个时候,依然坐在床上的馨妮,她一眼默然地望向门口的男人背身瞬间
就从她眼帘前消失离去,心想既然自己的男人已经不再有任何的妒嫉,抑或怀疑
之心,她内心那一直浮沉忽晃的心房终于翻起了阵阵涟漪,而一直锁在内心最深
处的一把牢紧枷锁逐渐松懈下去了。

在床上独自寞然了良久,一个人默默的呆在床上思前想后了一小片刻之后,
转瞬一手发着冷颤向床头柜取了自己一部名贵的钻石手机,紧紧地握住手掌上的
手机,樱唇深呼了一口气,跟着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终于一手战战兢兢地拨了出
去。

片刻,独自停滞地站在主人房门外的我,耳朵斜靠在房门前,似乎偷听了许
久始终听不到房间里发出任何的声音,由于爱妻心切,所以两脚仍然不敢从眼前
的木门离去,全身里外的血液、心跳巨声、混乱的思绪,甚至是呼吸喘声都即将
迈入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奇异状态,脑海里却不禁回荡着妻子最后对我说的娇纵语
声。

「亲爱的……你待会可否别站在门外偷听我的说话,要不然我真的会感到很
害怕的,我真的担心你会承受不来……」我边伸手挥霍着眼角不断掉下来的血泣
眼泪,心里面边默默暗忖着。

在眼前的木门方向呆了一会儿,突然之间,一道响亮惊心的闪雷声顿时涌进
我耳膜里。

「轰隆!」

我也被此响亮的雷声吓得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转眼之间,抬眸向楼上一幅
巨型玻璃窗口瞧了一瞧,两眼之间充满着一种忧伤的眼神,默然直视着玻璃窗外
的黑夜。

望远欲穿,整片天空上千万颗星星彷佛都为我而亮起,原来外面的天空上已
下起淋淋大雨,时而淋淋溧溧,时而淅淅沥沥,看见漆黑的天上那大雨水滴彷佛
一颗一颗流星般的形状,断断续续地从上垂落下来,好像老天爷也为我目前的凄
凉情况而感到痛心疾首,似乎不忿地为我痛哭起来了。

「轰隆隆……」当我举目定睛地看着窗外的黑夜,忽然一道闪电又再次在我
眼前划过,把我一双早已无神了的眼眸更定格成悔意十足的眼神。

此情此景,像似一场暴风雨的前奏曲,我两脚定型地静待在窗边,耳朵依然
默默地听着那冷雨的召唤,眼睛仍然黯然的看着那远方的苍茫……外头那些淅淅
湎湎的冷雨彷佛隔着玻璃窗面,缓慢地渗透入我内心一颗不知所措的心房、直入
我体内猛涨的血液里,刹时淋得我浑身失去了半点知觉,比一刀切开心脏还来得
难受。

过了半晌,窗外的冷冷雨滴,又不断像雷击般地轰隆响起,断断续续垂落下
来的雨声,一滴滴累积了我和馨妮俩夫妻一路走来的回忆片段。

明知前面是个无底洞的危险悬崖,不但没有退路,反而是个让我粉身碎骨的
崖边,但我却依然为了一个「爱」字,一心想到为爱搁浅,为了妻子可以衷心感
受到天幕下恋人最真最诚的真谛,自己一身的安全也可以不顾了。

这当儿,我的思念就像似一尾被人切开两段的冰冷鳗鱼在全身鱼鳞上蠢蠢洫
动,续而那些所谓的五味杂陈,一瞬间即化为乌有,心里所剩下来的也只有一种
淡酸涩的感觉,就是这种酸酸的感觉导致我膝盖酸软,全身像有千万只蚂蚁攀上
我心头,心中时而痕痒,时而酸痛,整个静寂悲哀的夜晚上只能呆在房门外停滞
不前。

在楼上的走廊四下来回徘徊了良久,我虽然已经感到有点不耐烦了,好想一
手冲动地推开主人房的房门,随即破门而入去看看房间里的馨妮究竟还要和她那
位前男友通话多久,但冲动攻心过后,我依然还是停顿了双脚,拼命沉住体内那
股莫明的醋气。

就在我双脚彷佛被火烧灼之际,我眼角不知怎地突然瞥到走廊最尾的房间,
也就是暂时安定给馨芬那丫头居住下来的单人房间,看见那单人房间的方向好像
门未关妥,而且从那微开着的门口边还隐隐约约传出一道若隐若现的光线。

我的眼瞪大了,心变慌了,双脚因此失控去了。

第八十章

当我一步一步晃荡地走到那道微开着的房门前,彷佛有种冲动向伸手把眼前
的木门悄悄推去,手上的手掌心逐渐冒出滴滴冷汗似的,始终还是停顿了手上的
动作。

「还是算了。」刹那间,我刹时镇住了自己的欲望,心里面默默对自己暗忖
说。

犹豫了许久,浑身脊骨都几乎僵硬了,就在我即将要转回身,走廊地面上微
微发出「吱唼」的脚板声,整个人准备想徒步回到走廊另一个角落的时候,背后
的那间单人房间里蓦地发出一阵低沉的嚎啕哭声。

「啊……啊嗯……好痛啊……」

我刹时惊闻,于是再也不理会自己的情况了,转身一手轻轻地往那语声传着
出来的房间推了推,当我轻轻推开那度房门的当儿,眼前转瞬一亮,在房里四周
张望了一下,才发觉房间里的灯火光亮,房室中间的一张单人床上竟然躺着一具
年轻美貌的性感尤体!

一眼盯着床上那具充满美丽幻想的肉体,肉体上还竟然套上了一条散发出悸
动撩人的粉红性感睡衣,那条稀薄的裙子下风光若隐若现,不断散发出一种随时
让我致命的诱人气息。

几乎在门外惊呆了半晌,眼睛视线终于恢复了知觉,随即缓慢地转向那具身
体的上半身看个不停,敞开的衣襟下,她白皙似雪的E罩杯胸脯半遮半掩、若隐
若现的诱惑着我的眼睛,使我一双早已看得饥渴不已的眼睛顿时不能自拔!

看见房内床上那具比任何女人都来得若隐若现的尤体,我全身频频发起了冷
颤,喉头一时失去控制而哽咽了一下,猛胀的龟头及发热的头脑迅速连同一线,
心中终于「砰砰砰」地震动起来了!

两脚松松垮垮地站在房门前,回头再向走廊另一个角落的主人房望了一下,
最后心中的恶性魔鬼始终败退了软弱的纯真天使,一时认定了此刻躺卧在床上的
那位尤物早已呼呼睡着了,于是,我乃蹑手蹑足的走上她的床边,就在她那吹弹
即破的鹅蛋脸儿上边嗅吻了一下,看见她依然一副似睡非睡的模样,我浑身猛烈
燃烧着的欲火再也守不住心房了,那团茂盛的欲火彷佛从我口腔里面跳了出来一
样,随即一脸饿狼上身般的狼样,不停在她脸上吻个不停。

骤然,我一眼惊讶地察觉到床上那肌肤白嫩的鹅形脸蛋,忽地散发出一阵子
的低沉笑声,我惊惶地停止了嘴巴的热吻,随即抬起头来看见那张鹅蛋尽是脸红
桃腮的迹像,似笑非笑,脸颊两侧还隐约显露着细浅的酒涡,那一双圆碌碌的杏
眼早已睁开了!

她果然给我吻得悠然醒过来了,眨了眨眼之后,她瞅到身边的人竟是我,便
嗲声说着道:「嗯!嘻嘻……不要……姐夫!我早就知道前晚上那些液体是你一
手弄出来的,你好坏啊,我不依你了……你弄醒人家,我现在就去跟姐姐说。」

我霍然从床上耸起了身子,彷佛变成了一个活死人,又像似一个不得作声的
哑巴似的,胸臆为之一愣,久久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面对此时的丑态,我整个人就像被床上这位嘴角含笑的小丫头亲手绑着,如
今已是肉在砧板上了,我这位身为姐夫的又能说些什么才为佳?

「阿……阿芬!不行啊!你可知道我是如何的深深爱着你姐姐的吗?而且你
姐姐也是很爱我的,我求你别向你姐姐说这件事,好吗?」我脑袋灵光一闪,尽
量减低自己的声音,一声惊呼地在她耳边说:「你姐姐她还在走廊另一个房间里
而已,我现在就走,你千万别大喊作声,我怕她真的会听到我俩目前一同在房间
里。」

「唔……姐夫,你别离开我这里嘛!我要你留在我身边……我想要做你的女
人。」眼见她眼眸泛光,一脸不舍得的表情,声线还带着泣声,颇认真的说。

骤然间,我全身里外的细胞顿时被雷打到一样,犹如晴天霹雳,始终不敢相
信自己耳朵所聆听到的语声。

「你……你刚才说什么?」我嗓音发颤,怔怔的问。

「我是说我不想你离开我,我要做你黄友人的女人。我要像姐姐一样,得到
你的爱恋,你无微不至的关怀与陪伴。」

我一面亲耳聆听眼前的小姨子如此多情投怀送抱,眼前的视线一面默默地注
视着她那面若桃花的脸上。其实凭她脸蛋上的秀气五官就可以称得上天生丽质的
美人,整个人的气质犹如西施如此般的婉丽,但一旦转向她肉体上那具魔鬼般的
身段三围,高挑白皙的身子,简直足以风靡模特界上下,不用再三挑选都能直接
成为下一站最顶尖的模特儿了。

「你不要再开我玩笑吧……我……我是你的姐夫,而你姐姐是我的妻子……
我们哪可能在一起……」转速间,我再次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震惊地回过一句
说。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跟我在一起吗?姐夫,不喜欢我居住你家里一起生活
吗?」听见她如此无邪羞惧的问了一声。

「阿芬,你别误会,我……我……其实我并非不喜欢跟你在一起生活,而是
环境使然啊!」我依然站在床沿边,支支吾吾地解释说。

「噢!我明白了,你是怕姐姐她……可不是吗?」床上的馨芬彷佛一只活泼
的兔子一样,顿时将膝盖半蹲在床单上,上半身显露着性感的秀峰线条,举头向
床沿边的男人脸庞瞧去。

看见她上半身露出那低深的乳沟线条,这个无法抵挡的诱人画面,顿时活生
生的勾起了我内心底下那沸腾如火的心房。

「你知道就好了,万一她就在这时候撞进来的话,你叫我如何是好啊?我看
我还是别逗留在这里为妙。」我沉住气向她点了点头,满额头全是冷汗,颇为紧
张地说。

此时候,馨芬心感不忿的伸出纤手,不一会儿,纤手就直往床沿边的男人那
胯中之物轻轻抚摸着!

第八十一章

此时,我眼睛睁开,全身四肢猛地一震。

「嘻嘻!原来你已经想我了呀?看你这儿已经为我举起来了!」馨芬一声妩
媚的嗓音传来:「姐夫!你这个棒棒糖真的好硬啊!」

看着眼前底下这年轻貌美的小姨子,耳朵聆听到「棒棒糖」这种天真无瑕的
形容词,我阳具尖端更是一胀!

「我?啊,我没有……」我回过神,膝盖松软,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床沿,
赶忙接着说:「你快点放开我!我怕你姐姐随时会撞进来的!」

「姐夫!你放心吧!我看姐姐她仍然和威强那臭小子在电话上谈情说爱,情
到浓时,看来她一点多余的时间也没有了。况且她就算这时候打开门走进来,真
的看见我俩在一起也没话可说的了。」她边抚摸着我底下一个凸起来裤头,边笑
嘻嘻地说道。

我突然把脸庞一侧,睁大眼睛瞪住她问:「你认识威强?你怎么会晓得她不
会撞进来,你是不是已知道了一些事情?」

她不停揉着我裤头上的硬物,脸上展露着一本正经的表情,说着道:「你看
我有说错吗?其实刚才我一直躲在你房间门外偷听你和姐姐的对话,所以这是一
个千真万确的事实啊!」

「我不相信!你说谈情说爱……」我始终不敢相信自己所聆听到的事实,摇
着头说。

「好吧!你不用怀疑的,待会我来告诉你好了。」眼见馨芬松开她纤手上的
触摸,随即向我面前投怀过来,并吻了我脸庞一下说:「其实自从姐姐离开了威
强,他曾经尝试追求过我,不过那个人的品格实在有点问题,再加上我和他两个
人的年龄差距,实是不能倚靠的男人。」

「他真是……你所说的那么坏透吗?到底那个威强为人是怎样的?」我在疑
信参半地问。

「他人不算怎么坏,也不算是十恶不赦的男人,从不骗诈拐偷,只是终日无
所事事,游手好闲,只懂得呆在家里,一点都不理身边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幸而
当我差不多就要考虑和他再有更进一步发展的当儿,上天显灵被我一眼看穿了他
真正的为人,所以我才能及时悬崖回头,免得自己抱恨终身,含泪过日子了。」

馨芬不断娇滴滴地坦言解释说。

「可是你姐姐不是这样说的,她说那个威强满怀才能,实际上算得上一位谦
谦君子,他欠只欠一个可以翻身的机会而已。」我不解的说道。

「哈哈哈!我姐姐当然这样说了!今天下午我才亲眼在渔人码头看见她和那
位所谓的旧情人私会呢!两个人看起来都不知多么的恩情满怀,简直就是一对羡
煞旁人的狗男女!」

「天啊……你说的都是真确的事实?我还即将要聘请他到来做你和馨妮雇用
的私人司机呢!」我一边听着她的解释,一边感到心慌慌的,心里没有一块肉不
是震动的,怔怔的问说。

「这件事我早已知道,我一直要看姐姐几时才会开口跟你坦白交代罢了。」

她伸手抚了我脸庞一下说。

「什么?你一直都清楚知道这件事?」我两眼更是张开,心中为之一震,怔
怔的问着。

「嗯!知道又如何?姐姐以为可以瞒着我双眼,其实在很早以前,我早已发
觉他们俩的关系一点也不寻常,我也亲眼目睹到威强他一直都对姐姐心怀情意,
始终对她昔日的情怀念念不忘,这就是个铁一般的事实!」她笑了笑,瞪住我直
言说:「而且这些日子来,在全村人的眼中,他俩就是一对绝配的金童玉女了,
无论大风或者狂雨都不能将他俩扯开的,怎知道姐姐她在前几年就无端端离开了
威强,选择来到台北这儿和你结为伉俪。」

我听得全身心神不宁,突然间,脑海里居然还幻想到他们两个人以往的一段
浪漫情境,看见他俩手牵手地一同在鸟语花香的花园四周围散步过去,转眼间,
又赫然看见他俩的背影出现在一个浪花滔滔的沙滩上,双双拥抱着一起浪漫的欣
赏着眼前那日落的黄昏……静静地,我两眼终于抖着,一时无语了,脑袋里默默
地消化着她所说的每一句一字当中的意思。

「你干嘛不出声了?你以为我在骗你吗?」馨芬双手拥着我的颈项,一眼圆
碌碌的直视我说。

「我……我相信你,只不过不敢相信当年你姐姐为何要离开他,为何要离乡
背井前来这里嫁给我。」我的语声渐渐颤着泣声,眼角两旁不受控制地抖着说。

「哼哈!现在证据确凿,我姐姐根本就是一个喜欢背负男人的淫娃荡妇,你
根本不值得去怜悯她。」她风情地用手指着我鼻子说:「既然他人即将要到来这
里工作了,我就说你不如就此大方放了她,你可以再次成全他们旧情重燃吧!」

到了这个无助失控的情况下,我终于被缠绕于内心的伤感一下刺痛,馨妮她
那张娇滴滴的脸孔彷佛渗入我的血液里头,立时显得非常难过,眼泪鼻涕俱都掉
落出来。半晌,匆匆地在脸上擤鼻涕,一脸委屈地解释说:「可是……可是我真
的真的很爱她,这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心里面除了可以容下她一个人的存在,
其他人皆成为路过的旁人而已。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

馨芬眼见面前的男人一副痛哭流涕的样子,心里顿时痛了起来,随后在复杂
的眼神交会之下,一脸焦急地抱紧着说:「姐夫,你就别再哭了!请你不要再想
那种不守妇道的贱女人,要是她心里面真的要走的话,你就让她一走了之,纵使
你可以留住她的人,但始终留不住她内心最底面的灵魂。」

「我怕……我真的怕了,我不知道原来你姐姐和那个人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更不清楚那个威强一直以来还对你姐姐念念不忘,旧情难忘。我该怎么办呀?」

身为男人大丈夫的我也因此而哭啼起来了,一阵阵抽泣声及伤心语声就此弥
漫着整个房间四下。

馨芬含情脉脉的看着床沿边的男人,嗓音比清水还来得清晰,娇嗲地说道:
「你不用怕,你放开了我姐姐,到时候至少还有我在身旁与你相伴,当时候我立
即嫁给你,我会一直深爱你的,决不会对你做出任何一些会伤透你心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