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谁与你做爱(全)-16

  

第八十八章

「那好吧……对不起,打扰你休息。」听见站在门外的妻子又道歉:「我猜
想你姐夫可能到了外头走一走。我也不想再打扰你了,晚安。」

我一直待在床上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始终不敢发出半句的语声,体内的欲
火彷佛被门外传来的惊吓刹时化为冷水,下体那根一举擎天的肉棒也不再勃起来
了,一副垂头丧气的哀样。然而,我体内一颗颇震惊的心脏不停在「怦怦怦怦」

地蹦跳起来,我猜想自己几乎要沦落到心脏病发作的地步去了。

不一会儿,我很清晰地听到房外走廊的皮肉脚步声「叽叽叽叽」地响起,跟
着,随着一声「咿……咯!」的关门声音,此刻的我大约可以猜到馨妮她应该已
经回到房间里去了。

眼前的丫头心怀笑意,突然在我面前「噗噗」一笑,眨了清眸,嗔道:「姐
夫……原来姐姐她也是一个很容易给骗去的女人,既然她也找不到你,那现在就
是我俩唯一能在一起的亲密时光了。呵呵呵呵!」

屏息沉默了半晌,耳边好像发觉到门外再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情急之下,
我便迅速忙手忙脚地穿好身上的睡衣,跟着准备要从床上跳了下来,不理一切就
想逃离而去。

「你要去哪儿?现在已经没事了。」依然一身光溜溜躺在床上的馨芬顿时感
到茫然,眼眶泛光,瞬间狐疑地瞧我了一眼说:「你不是打算现在就这样舍我而
去吧?」

我差不多穿好了衣服,两脚默默地静待在床沿边,心里面也觉得万分内疚,
几乎和她的眼神交会都没有,只是战战兢兢地回过一声说:「对不起你了,我们
一早就不应该开始。现在你姐姐已经在别墅到处寻找我的影踪,我也不想拖累你
我之间的清白,我实在不走不行啊!」

馨芬心里一联想那位不知廉耻的姐姐,脸上竟然显出一副咬牙切齿的嘴脸,
瞪着眼狠狠说着:「姐夫啊!你就别管姐姐了,更何况我也不会让你走,我要你
陪我在一起。」

我顿时睁大两颗眼珠,突然在她面前唉声叹气了一下,终于对她剥开了心中
的感言,坦言地说着:「阿芬,你别再胡闹了,说到底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姐夫,
是你这里的长辈,刚才那件事就当作我俩一时糊涂,做了一些我俩根本不应该做
的事情。」

怎知,坐在床上的她一听到这番话,整个人似乎耸弹了起来,一直在眼眶里
打滚着的眼泪终于狂澜地奔流出来了,一眼火速般的速度瞪着我呛道:「什么应
该不应该?人家也是个黄花闺女来的,你这样说是不是要指明我这个女孩根本不
知羞耻,没廉耻到要自动送到你怀中,你这话到底是不是这样的意思?你快跟我
坦白说清楚!」

面临着如此悲伤的呛声,我也举棋不定,久久惊呆的站在床沿边,汗珠不禁
布满着我的额头、脸庞、甚至连背脊也湿透了。

「她……唉!怎么这女孩子老是说不明白的啊?」我眼睁睁地看着床上的丫
头,不禁对自己暗忖着说:「都已经水淹眉毛了,难道还不怕死?」

无可置疑,眼前的丫头的确拥有一副如琬似花的气质,单凭她那双闪亮有神
又圆碌清新的眼睛,就能轻易地颠倒众生。回想起前几天她初次踏入我家门口,
瞧见她那副娇乖害臊、小家碧玉的模样,如今老天爷好像在向我开个天大玩笑似
的,亦非短短的数日时光,一转眼那副害臊羞涩的模样已让我惊讶得刮目相看。

此时,她的美就像是幼虫破茧而出,转瞬间全身里外都诱惑地散发出一种与
众不同的娇美气息,她的美更是比以往多了一份妩媚,添了一丝艳丽,就好像一
只破茧而出的美艳花蝴蝶一般,双翅顿时一展,从以前我所认识的那位人情世故
都一概不懂的小女孩,此时此刻,她彷佛在我眼前双翅一展之后,迅即蜕变成一
只翅膀两侧都布满着色彩斑斓的花蝴蝶,美得斑斓,美得精采!倘若要与我身边
那位婀娜多姿的身躯、端庄优雅的娇妻一比高下,眼前这丫头恰恰呈现着另一番
媚态的滋味。

我不时楞住,有些不知所措,心想尽管自己是多么的抵抗拒绝,但心灵之窗
所看见的事实,再传递到眼神之源的心里去,我也不得不诚实承认我就是如此亲
眼目睹这丫头上演了一段丑美转化的惊艳流程。

「我再问你多一次,你到底要不要为我留下来?」一阵泣声忽地传来。

我立即拉回自己的心绪,骤然看见床上的丫头早已哭哭啼啼的模样了,我于
心不忍,浑身不自在的摇了摇头,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滋味,实在令我非常的
难受,也像是在海中飘飘浮浮似的,还差很远也到不了可以让我安心停泊的海岸
线,我的心慌了,眼也朦胧了。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长的片刻,只知道自己默默在执迷了极短暂的一片时刻,
我脑袋里猛烈在溪流着的脑细胞始终认定主人房里的妻子就是我一生人中最可以
依靠及眷恋的女人了。

于是,我再也不犹豫太多,一声不吭的转过身,鬼鬼祟祟地走到门前,放慢
了开门的速度,背后对着床上的馨芬,一句不说便洒脱地离开了她。

离开背后的房门,经过灰暗的走廊,径直走向走廊最角落的主人房之际,耳
膜里骤然听到背后的单人房间里竟然发出一阵玻璃打碎的声音,隐约还听见房内
的丫头好像发起了小姐脾气,不禁隔着房门朝着我的方向,她的语声却充满着恼
意:「啊!你这大笨蛋!你走就走吧!我也不睬你了!」

第八十九章

婚姻其实是一场爱情的喜剧,共用富贵,并且患难与共,相比之下,一段孽
缘的婚外恋却是一场足以锯心的恶作剧了,若掌握得不好,很可能就此白白断送
一段美好人生的婚姻生活,与身边的妻子伤心收场,各自分飞。

这时我心里面默默回想到由于一时情欲失措,差点儿就要断送一段美好的婚
姻了,想到此,内心四周没有一个角落不是心悸内疚的。不一会儿,倒吸了一口
喘气之后,便一手推门入房。

馨芬立即听到房门门外的开门声音,整个人几乎特急的跳了起来,只见她在
化妆室的角落徘徊不断,随即向门前奔跑过来,急性的说着道:「老公!你到底
去了哪儿?我找你已找了好久了,我还以为你不知所踪,真的担心死我了。」

我一眼望去,正向我面前奔过来的妻子,她依然穿着一件稀薄绸质的睡衣,
衣领子微开,隐藏在胸口底下那优美线条的乳沟也几乎要爆裂而出。转眼一看,
她一头秀长的柔发也随着两脚的狂奔,已是轻柔飘逸地四处飘荡,然而,她的一
双丹凤眼,直视站在门前的我,一脸孔的紧张。

「没去哪儿……我只是到外面的花园走一走,吹吹冷风而已。」我心里猛然
一沉,随意瞒了她一句说。

我转身迅即把主人房的房门给关上,回身之际,略望她的面色一下,娇嫩的
香额上已经冒着汗滴,睡衣胸前彷佛湿透了一块,从她脸上那忧心如焚的神色,
我就大约猜透她的心窝里尚有我这位老公的存在,不过内心里或多或少也会对她
这种神色胡乱猜疑一番,到底她是为了我,抑或是那位威强小家伙?

想到此,我内心里的心灵骤然一痛,彷佛有一根千年毒刺刹时向我的心房刺
来,一颗脆弱的心脏就此活生生的淌下无奈的血泪来了。

就在这时,馨妮紧贴地靠在我胸前,两手紧握着我的手掌,向我紧张地盯着
说:「吹吹风?吹到现在才回来?刚才我也到了花园一转,始终看不到你呀!」

「我们家的花园这么大,我……我到了游泳池另一边的花园那里坐了一会,
一时坐到忘记时间,所以现在才急着回来。」我支支吾吾地答道。

「是这样子吗?」馨妮疑惑地听着眼前男人的解释,但眼神早已注视到他眼
神之窗好像存有丝丝的紧张内疚的感觉。

「不然你还以为我去了哪儿?」说着,我紧张到连眼角也没向她多瞥一眼,
随着沉重的步伐,已经走到床边准备要上床去了。

「你还不想要休息?」我一声不吭,随即爬上了床上,回首向她问了一句。

「要……要了。」馨妮边看着床上的男人,边心感不妥的说:「亲爱的,你
是不是在发我脾气?你在生气我,是吗?」

「生气?我没好气来生气你。」看见她一脸蹙眉的容貌,我心顿时一软,死
命咬紧牙根去抵挡心中的那根刺,随声附和的说:「怎么了?打了电话给你那位
威强哥了吗?」

我口中突然勉强说出「威强哥」这三个剥心的字眼,心里为之一酸,久久不
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怎知,正爬上床上,准备躺在我身旁的妻子顿时脸红羞涩,跟着便卧在我身
边吃吃地笑:「你到底乱说什么呀?什么我的威强哥,难听死了!」

同一个片刻,我脑袋里仍然不断地浮现着她那所谓的旧情人到底长相如何,
是不是馨芬所形容的如此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的款样?下一刻,当我又胡思乱想
到身边的妻子竟然可以在我眼底下和她那位旧情人一同谈情说爱,甚至还很有可
能互相藕断丝连一番,想到此心里更是忿忿不爽,好像活生生被她亲手剥开了心
脏,被她背叛出卖似的。

「怎样了?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刚才你们俩也一起通电话通了半个小时,
你还不快点向我从实招来?」我始终忍住自己的酸意,不禁忿忿地问了一声。

「哪有这么久啊?其实我也没和他谈些什么,我只不过一一向他说明你说过
的一切而已,不过我好像听得到当他知道你真的肯纡尊降贵,打算要聘请他过来
当这里的私人司机的时候,他几乎激动到不能开口说话的了。嘻嘻嘻嘻!那个傻
家伙……」

馨妮立即半斜着身子,边直视床上另一边的男人,边满脸红霞的说:「刚刚
他才说会依照你的意思,明日大约下午的六点钟就会前来这里与你见一见面,谈
些工作的条件,他还傻到说从未见过你一面,到时候不知应该如何去面对你才好
呢!你说明晚我们该不该留他下来一起用餐?」

我半句不说地静待在床上,边听着她每一字、每一句的语声,边盯着她那张
欢喜如澜的表情。一眼瞬间,丹田一处忽地翻涌起一股高耸惊人的热气,酸涩的
心绪不禁朝向我脑袋涌去,一手突然向床单一拍,床上因此发出了一阵子的震天
巨荡。

馨妮顿时愣了愣。然而,我两手依然狂抓着床单,在床上一直咬紧牙根,死
命想忍着体内的酸意。

我正急喘着气,就听到妻子在身边急嚷:「亲……亲爱的,你干嘛了?!」

第九十章

我拼命忍着自己一颗猛烈的怒心,想到刚才那旁若无事的妻子及心花怒放的
嘴脸,我心情更是好不起来,一副像是被灌下酸酸涩的嘴脸,不停地摇头晃脑地
呆在床上。

「我没事。」我顿了顿,再度整理好自己一个混乱的思绪,准备要侧身转去
的刹那,便说:「不如我们取消聘请威强这件事吧!」

「为什么?!」我忽然从背后聆听她惊讶地说唤出一声。

刚听到自己身边男人如此说后,馨妮一双亮眸好像一块瞬间凝固了的冰洋,
急忙开口唤住正想转身休息的男人,她浮上一副惊呆失措的哀脸,看着他的背面
说着:「但是……我刚刚已经通知他了呀!你为什么会临时改变主意呢?」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是一个适当的时候,我们迟点才打算这件事
吧!」话刚落,我依旧没转过身去面对她,两眼一直盯着床边小桌上的一张两人
亲密照片。

「不是一个适当的时候?那何时才属于适当啊?我真的不想再让他一次又一
次的失望。老公,你可否再考虑一下?」

我依然背对着她,十根手指刹时握紧着,脸部蹙眉,并咬着牙根,心里面还
不停对自己呐喊着说:「考虑?还有什么可以考虑的?给我发觉了你们之间还存
有真挚的奸情,难道要我等到你那位贱夫登门入室,然后正式宣布从我手中给你
抢走才要甘休?」

面临这难题,我心里更是忧郁,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感觉到浑身冒起阵阵的
热火,波动的心情更显得波涛汹涌,彷佛要奔向我口腔,突跳出来似的。

「老公……」我昂然不睬,假装没听见她的呼唤娇声。

「老公啊!亲爱的,你可以出一出声吗?」这次她的呼唤声及喘息声更显得
急促又焦急了,不一会儿,她突然从我背后伸出她纤细的嫩手,双手温柔地抱住
我的腰部。

她可能是在心虚的作祟下,此时她又向我煽动着她最本领的撒娇方式,双手
不断在摇动我的身躯,并且还娇滴滴地说着道:「老公啊!你是不是一直要沉默
下去?你可以理睬下我吗?黄友人啊!」

「是的?」忽然被叫到自己的名字,内心反射性的缓过神来,但仍然背对着
她,开口问道。

「他……这个人呢,可能比你想像中更凄凉。」

「……怎么说呢?」我觉悟她的话言,眼睛两侧更是张开了一些,忍不住想
转身开口问。

馨妮的视线飞离宇宙般的陷入思考,整个心抽离似的,骤然间,她脑袋里突
然产生了一个绝顶的借口,唐突的发言却隐藏着真意,对着一直侧着身的男人不
停地吞吐着气息,继续支支吾吾地说道:「是的,当年我还没有和他分开之前,
他就是和我一起投资了海外的股市,还记得当初也因为我个人的判断力,所以害
到他投资失利,因此搞到他身败名裂,负债累累至今。」

「所以他就……向你借了钱?」我终于忍不住把身转过来,随即狐疑地盯着
她问道。

「咦?」馨妮对着因怀疑而目光如炬的男人,清楚的说明着:「他根本没有
向我说过要借钱这回事,他也不是一个心怀不轨的人,他人生唯一的目标也就是
盼望可以有个出头之日,有个可以让他一展事业的地方罢了,而我的确也有责任
去帮助他,去扶持他再次振作起来,好好做个对这社会有贡献的良好市民。」

看着她脸上被呆济及惊愕等错综复杂的神情布满,听见她无法掩饰口中那些
颤抖的声音,我心里面不知怎地再一次崩溃下来了,脑子里一想到那位贱夫,又
联想到他很有可能即将要背着我与眼前的妻子一同双栖双栖的时候,体内顿时翻
起了一阵酸涩的感觉,彷佛突飞猛进涌朝我心头。

不一会儿,一直徘徊在脑子里的复杂思绪交际之下,忽地,下体那根整晚上
都没得发泄出来的肉棒却再一次凶猛地举了起来,像似要在裤内破裂而出!

「那你是否坚持要我一定聘请他回来不可?」我下体的肉棒尽是高高在举,
一脸喘气呼呼地瞪着她,但仍然无法掩饰颤抖的声音重覆地问着她:「我……我
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是不是一定要帮他?」

近在咫尺的馨妮顿时默默无言,但脸上的表情极为不安,一眼直视眼前的男
人及他脸上的表情询问着:「如……如果你允许我的话……我当然很想去帮他完
成他的人生目标,最起码我也可以为他准备好一个一展身手的擂台,你说我这样
做对吗?」

我惊闻,并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心低下猛地一震,颤抖的脸庞没
有任何的血色,低下视线,朝着她睡衣胸口低下的乳沟瞄了一眼,边紧闭双唇边
用微弱的声音点着头。

馨妮对着频频发颤、脸色忧思的男人,挤出一副安心感激的笑脸,跟着彷佛
微微松了口气,一边用稍微开朗的语调说着:「老公,你不用担心这么多了,威
强他一定会好好为你干事,你就给他一次表现的机会嘛!要是他真的做不来,到
时候你把他给开除也不算太迟。」

看着她稍微开朗的神色,我底下那根硬梆梆的肉棒更加显得不可收拾的地步
了,我这次边用着不具意义的微笑,一边一副首肯的回复她说:「随……随你的
便……我也没眼去看你们了。」

「啾!」一声热吻突然在我唇上响起,再仔细睁眼一看,眼前的妻子便特快
地扑向我的胸膛,一只柔滑的长腿也跟着横竖我的下半身,整个人像似一条八爪
鱼般的捆着我,一副感激涕零的容貌,娇声道:「亲爱的!真是谢谢你!你这么
好人,我也越来越爱你了!」

眼见面前的妻子挽起我的手,又是亲热地吻了我好一会儿,一副含苞欲放地
眯上媚眼,真是一个柔情似水的美娇娃。同一个片刻,我被吻得脸上浮现一丝不
耐烦的神情,继续与她弥散着各自体内的情欲体温。

「咦?」就在这时,将我下半身给捆住的妻子,忽然轻轻地推开了我,转瞬
朝向我的裤内伸着手来,红霞的容貌聚变,一声惊诧的说:「老公……你干嘛变
硬了呀?」

第九十一章

我就是在这种阴差阳错的情况下,终于被面前的妻子亲手就擒,发现了自己
竟然存于一个亢奋不已的现状。看着她一手握住自己下体一根早已竖挺的肉棒,
我浑身的欲火终于败露于她的眼前。

「我的天啊!你下面那个家伙真的好硬,比平时还来得发热发烫的啊!」说
着,妻子有些惊奇地弯曲了一下身子,这时我也感到万分亢奋,心里面一直不敢
承认此时的亢奋气息完全是因为刚才亲耳聆听她叙说对本身旧情人的昔日情怀,
及种种的怀疚。

「是……是你让我感到兴奋的。」

不知道是说出来的声音太小,还是因为想不出应该说些什么适合的话,我睁
开眼睛看着躺在身边的妻子紧闭着樱唇不发一语,哽咽地压低了嗓音,一副欲火
高升的模样急躁地回答着。

「今晚我就要和你做爱,直到你不行为止!」

转瞬之间,一阵冲劲的酥感,突然侵袭了肉棒的尖端,有如竖着肉枪正准备
要上场杀敌的情绪,脑袋门前渐渐变得迷糊空白,此时此刻只觉得天在旋、地在
转,她那张白里透红的娇脸也因此旋转得不得了。

我像被烧烤得失去了半点人性,全身的热力无法泄开,一颗猛烈蹦跳的心脏
几乎要我皮开肉绽了!不到半刻,我便疯狂地翻过身去压制了她,边咬着牙,边
感到自己像一头失去控制的豺狼,非要把她吞噬下去不可!

「哎呀!你……」馨妮被我突如其来的压制抓狂吓得似乎要花容失色,不禁
向我呼唤了一声说:「你怎么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早已对你说了,我今晚就要和你一起做爱直到天明!」我急不及待紧拥
上去,两手开始迅速地撕脱穿在她身上的丝绸质睡衣。

豁然间,馨妮被过于露骨羞色、一针剥开女人矜持的言语吓得发楞,不禁面
红耳赤地说不出话来。

我咬紧牙齿,双手继续扯下她身上的睡衣,当她一具白皙如雪的上半身呈现
于我眼睛视线时,我便开始疯狂地触摸她胸前那高耸的乳房,那条稀薄似丝的睡
衣就此半挂在她的下半身了。

「老公,我……我……今晚开始不行了。」她轻声说着,随即又顿了顿,继
续解释说:「我的好姊妹今天刚到了。」

「好……好姊妹?什么好姊妹?」我顿时停止了手上的扭搓,呼吸急促的问
道:「你妹妹不是早已经睡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了吗?」

「你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呢?我并不是指阿芬那真正的妹妹啊!」就像刚才一
样,馨妮整个人逐渐感到面红耳赤,迂回解释着,然而我内心那股欲火再度从高
升中恢复了风平浪静的神色,一双手掌直撑着床单上,忽起身子直视她的脸上,
眼神迟疑的开始询问起一些露骨的问题。

「你……不是想跟我说,你那每月定期来的家伙今天刚巧来了呀?」

就在同时,馨妮张开她一双丹凤眼,从亮眸中的目光显得她对此有点内疚失
望。

看见她一脸内疚地搂住我的颈项,几乎鼻碰鼻地向我微微一笑说:「对不起
老公,我也是今天刚从你口中知道你即将要远行美国,不过为妻我也实在无法给
你暂时性的闺房抒怀。」

馨妮的眼神停留在面前男人的眼眸里,突然整间房间里充满了沉默的语言,
及无奈的眼神交际之下,她彷佛感觉到眼前的焦点渐渐在凝固。

这时候,我彷佛对眼前的妻子失去了半丝信任,始终不敢相信她亲口对我说
的每一句到底是实情或是敷衍。脑袋一转念,我竟然在她的睡衣底下掀了起来,
引入眼帘的刹那,她底下的稀薄内裤里面竟然真的放了一条棉质的卫生巾!

「唉!它早不来,迟不来,今天偏偏就来了。要是不来就最好!」我忍住钻
心气涨,顿时向她气馁地投诉了一声,馨妮的脸上又蒙上一层羞红的彩色,她的
脸涨得通红,无言地用右手上的食指直指着我的额头,随后使劲对我点了点头。

「你说什么啊!要是我每个月的好姊妹不再来的话,我哪可能会有能力帮你
黄家府下怀上半男一女呢?」纠正地说了一句,她脸颊两侧更是布满了一朵朵的
红晕。

渐渐地,我顿时倒向她一具上半身光溜溜的身上,然而,心中的欲火彷佛瞬
间毁灭了,全身原先是猛流着的血脉也似乎不再胀起来了。

第九十二章

馨妮无言地用手悄悄向身上的男人一摇,轻声说:「老公,你别这样嘛!最
多当你这次从远行归来的时候,我再陪你在一起,直至通宵达旦又如何?」

我一直俯下身子,一时气馁得无以形容,整个人依旧一句不发地默默聆听她
的言语,突然间,我从她身上抬起头来,转瞬打断了她的言语,用细小却激动的
声音不安地问道:「那么,你……你可不可以用另外一个方法暂时慰抚我一下?

其实你不妨考虑让我体验一下你身上其它的洞口……」

眼见馨妮彷佛被我的言语吓得愣了一愣,一双眯眯的丹凤眼顿时睁开,樱唇
稍微地微张,好像心中有些话不敢说出来的容貌。

同时,我停住没有继续往下说,伸出手指直指向她的嘴唇,喉头不小心哽咽
了一下,几乎按捺不住内心奔涌着的激动及妄想的情感,两眼不停柔情地直视她
脸上的亮眸。

「啪!」看见她忽然一手朝着我的面前打来,转瞬间,一声剧烈的皮肉响声
随即在我胸膛上响起。

「痛呀!你……你干嘛打我?你想谋杀亲夫啊?」看着她的手掌顿时在我胸
前扑落,震惊地回声喝了一句。

「你干嘛要直指我嘴巴呀!你这个人还真是坏死了!满脑子只懂得想到肮脏
的东西!」她狠狠地瞟了我一眼,脸颊两侧的红晕更是散发着红霞般的肤色,急
切地叫嚷了一声说。

「老婆啊!我就求求你!我这次远行很有可能要在美国那边逗留一段时期,
在那边漫漫长夜,你就做好心,可怜可怜我好吗?」我连忙抱紧她的香肩,苦苦
相求说。

馨妮闻言,眼睛视线突然变得一片空白,斜眼向身上的男人看了一下,她又
举头看看头上的天花板,一切都似乎变得沉静无声了,剩下的也只有她本身的心
跳巨声,及身上男人的喘息唤声。

「老公……」她的口吻彷佛显露着一丝隐瞒的程度,羞着脸问:「我从来没
有使用过嘴巴,我不如改用手来帮你解决,可以吗?」

「不要啦!老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一直渴望,是渴求你真的可以使用你的
嘴巴来帮我吮吸,好让我真正体验一下究竟口交的滋味是怎样的。」

馨妮一听到「口交」这两个粗糙的字眼,便立即满面通红,口舌打结的说:
「你……你……我……我……」

「来吧,世上无难事,而且凡事都会有第一次的。其实口交这东西你要是不
试,你永远都不知道它的滋味是如何;可能当你真正试过后,你反而会爱上它的
感觉也说不定。」我随即装扮一副半死不活的笑脸,微微一笑说。

馨妮的脸上又蒙上了一层羞涩的脸色,胸臆为之一愣,久久不再作声。

「你没有试过,难道不曾好奇?」我柔情似水的向她嘴唇轻轻吻了一下,彷
佛蜻蜓点水般的小吻,抬起眸十分镇定地说道:「我会爱你一辈子,直到我挨到
最后一股气都会深深爱着你的,你就答应我唯一的要求吧!」

馨妮马上似有了觉悟的首肯态度,亲耳聆听身上的男人试探的问题,浑身浑
脑就像被一阵低气压给笼罩住,只能微微点了点头后便不再作声了。

此时候,馨妮默默回想到如果当初自己不是在年轻时被威强一手调教如何跟
男人口交,续而自己就此从他身上领悟到口交这家本领的经验,再加上围绕着自
己一段毕生难忘的噩梦遭遇,她也不会对这种露骨败德的行为而感到剧烈反感。

再次睁开眼睛直视身上的男人,由于呈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对自己过去的往
事点滴一概不知,要是清楚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不能深刻明白这一段悲惨
遭遇所带来的震撼力,心忖了半晌,她内心的心绪仍然显得起起落落,深呼吸了
好一下,便更用心虚的语调说着。

「唉!我到底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这个人。」她刹时顿了顿,瞄向身上的男
人,一手温柔地抚摩着他的下巴,用细小羞涩的声音说道:「既然你这样说,身
为你妻子的也唯有答应你就是了。不过只仅一次,下不为例。」

我一听到她竟然亲口答应了我一直以来无时无刻都非常渴求她为我做的一件
事,突然振臂一呼,但由于自己一时过于兴奋,便很自然地大放厥词说:「我答
应你!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的,不然我体下的这根家伙就任你处置,任你随意
惩罚好了!」

这时,馨妮静止了下来,望望眼前的男人,突然之间,她一脸羞怯地偏过头
去,呵呵地微笑着说:「任我处置,任我惩罚?你想也别想了!到时候你倒是希
望我来咬你的那儿,抑或用口来亲你的那儿呢?」

我十根手指刹时便在她胸前的高挺乳房上促动着,整个人其然大笑。不一会
儿,听见被我压在底下的妻子,她的话语越来越高调的同时,她仍然用着细微的
语声,不带拒绝淡淡地继续说。

「但是待会你不许在我嘴里泄出来呀!不然我就跟你翻脸,也不理睬你一辈
子,你清楚了吗?」

骤然间,我彷佛从一个高高的天堂上面瞬间掉落下来般的情绪,一副好不过
瘾的表情,但此时箭在弦上了,我也唯有吞气黯然地点头来答应她。

第九十三章

「时间不早了,身为你老公的也有责任来教一教你如何跟男人口交。来,你
先下床再等候我的指使。」我刹时把握了这个良好的时机,随手将自己身上的衣
服全给脱得光光,并向她沉声吞声地说了一句。

此刻馨妮也听话地瞬间下了床,整个人一直静待在地面上,突然之间,她悄
悄地看看眼前底下的男人肉棒,心中为之一震,她又抬头举目瞧瞧坐在床上的男
人,发觉到他全身已是微微发起热气了,两眼喷火似的模样。

「老婆,你还等什么?快点动手吧!」我转身就坐在床沿边,两腿直踏着地
面上一片冷冰冰的云石地板上,边用手搓套着自己的肉棒,边血脉沸腾的催促一
声说。

此时候,馨妮刹时拉回了一个早已飘荡到无离宫这么远的思绪,再次羞涩地
瞧着眼前底下的男人肉棒,她顿时愁眉深锁,闭上双眼沉思着。

严格来说,虽然眼前的肉棒和威强底下的家伙相比较也不算是粗长过人,但
毕竟这是她自己头一次在一个光天化日的情况下近距离地直视它,本身多多少少
也会因此而感到面红羞色的。不到半刻,她竟然连忙转开了视线,怎知已经太迟
了,她发觉到眼前的男人似乎察觉了她的眼神躲避,两手已经把她头上的长发给
紧抓着,于是她一双眼睁睁的眼睛视线瞬间给捕捉住,即时无所遁形了!

「老婆,我知道你心里面会感到很害怕,很恶心,但是男人这东西也只不过
是身体上其中一个部位而已,你也不必对它的长相太过在意了。」我依然坐在床
沿边,一眼情深似水地看着她,两手抓着她头上的长发,微微一笑说。

但是问答之间,不符贤妻妇道的决意更慢慢把馨妮的自觉给完全压倒。焦急
于没有回答的情况下,馨妮突然颤动地倒在膝盖上,口中提高分贝地说出那种想
都没想过自己平时会说出来的陈腐淫语。

「老……老公,你那条鸡巴真的好惊人,好像……好像即将要爆发出来的样
子……」

就在半推半就的瞬间,她不知不觉靠近一步,挺了挺胸,并伸出纤手把眼前
男人的胯下之物轻轻一握,随即又悄悄地揉着,语调显得羞羞答答的说:「它的
长相并非难看,只不过我从来没尝试过口交,所以才一时感到害怕震惊而已。」

我双手刹时从她头上的长发松开,眼前的视线哄然一震,彷佛轻纱落地般的
蒙混。

「啊……老婆……老婆……你千万不要停……还有你一定要用你的嘴巴来吮
吸……快……快点……」我像似一个大男孩猛烈欢腾似的,全身不禁耸起来的冷
颤也导致我的嗓音变得结结巴巴了。

在这段闻之心寒的情况下,馨妮心中惊愕,连忙垂下一张早已鸿波羞红的瓜
子脸,彷佛一阵火烧般的火辣,始终不敢向眼前的肉棒正视,但是我想到自己刚
刚说出的话,不禁面红耳赤了起来,举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端正坐在床沿边,双手
紧握着仰着头,更以一副害臊娇滴的口吻说着。

「老公,那我现在就要来了,你不能赖皮呀!说过不能在我嘴里泄体就是不
能。」

我被事情发展的过于意外,显得十分狼狈,更进一步迈入一个完全失去半点
自觉的仙境,心里不断想着如果待会真的泄体的话,不知该不该让她真正体验一
下何谓真确的口交,也很想威胁她去尝试一下那些即将溢出来的精液所带来的滋
味。

正当我还在默默暗忖的片刻,口中的惊呼喊声呼地喷出,眼珠一沉,我顿时
感到身体底下的肉棒尖端被一个暖烘烘的物体舔着!

张口结舌的刹那,我猛然低头一看,原来馨妮已经冷不防的伸出一条香舌正
向我底下早已一勃擎天的肉棒轻轻舔着,一阵阵的酥麻感觉突涌上心头,续而,
内心底下却不知怎地翻涌起一股澎湃无敌的热流。

这种非比寻常的梦幻感觉,实非笔墨所能形容,我全身里外的酥麻就如同一
波波海啸般的浪涛,雄伟地拍打着悬崖山坡的巨石,那么的惊心,那么的动魄。

蓦然,我一时紧张地伸出了双手,两手紧紧地抓着她的长发,并且还使劲地
拉住她的头部,彷佛不想让她有机可逃的冲劲,半身蹲在我胯下的妻子就是这样
被我活生生呛到。

「我的妈呀!原来口交的滋味是这么美妙!老婆……你别停下来!」我双手
紧紧按着她的头部,随即仰头大喊一声说。

「唔……呜呜……唔呜……」馨妮突然发出了一阵子动人心弦的深怨咽声,
两眼迅即睁开,眼眸里不禁散发着一滴滴凄凉的水光亮。

此时候,我像是一个初次体验到口交的男人,随着脚跟触地,刹时张直了双
腿,一边憋着那股拼命在体内打滚着的热流,一边坐在床上呀呀呱叫。

「呜唔……老……老公……呜唔……我……我就快……呜呜唔……快不能呼
吸了…………不能了……呜唔唔……」一直蹲在胯下之间的馨妮砰然大跳,她一
双纤细的手掌也几乎惊慌地抓着身子两侧的男人大腿,口中还不停地发出一阵挣
扎杂声。

「哦……哦……太爽了!很快的……很快就可以了……你再忍耐一下吧!」

惊呼了半晌,我双手仍然推动着她的头部上上下下,时而快速、时而短促,
这时她的樱唇之间就形成了一个湿淋淋的紧洞,一个暂时代替她肉体阴道的替用
品!

「不……不要!快……住手!唔唔呜……老公!」模糊地喊出一声后,馨妮
的一双丹凤眼更是不断在闪着凄凄的光亮,彷佛波荡在水面的目光,然而她的樱
唇及秀鼻却是紧紧碰着眼前的男人腹部,只感觉到湿淋淋的口腔里不时有一根热
烫烫的物体向喉头刺着过来,几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时此刻,我似乎不再去理会蹲在我胯下的妻子,也不顾及她心灵的半丝感
受,在我眼眸里,她的唇角彷佛是在对我咪咪笑着,她的笑容就像一团圣火,她
的眼神不断向我引诱挑逗着。

联想到此,我双臂至上更加出尽了牛力,而她的唇片就此向我的肉棒根底凑
了下来,触在我腹部前的秀鼻两侧也不断在呼呼作响。果然不到半盏茶的时刻,
眼前那一双樱唇开始向我挑逗了,我一个猛胀起落的睾丸也迅速地溶化下来,面
临着她触电般小嘴,我终于不得不向她投下一个仰头惊喊的动作。

骤然,我渐渐感到自己要爆发了,这种感觉是从来不曾体验过的,就像一头
凶猛西班牙斗牛兜着鲜红色的布条如此般的冲劲,情欲有如沸腾的火山口,在此
激烈地爆发了!

「哎……我肚子好热!好痛!我不得不发泄出来了呀!」我顿时觉得肚子里
彷佛有一股剧烈的莫名热流不停在涌动起来,于是一手狠狠地按着她的头,眼睛
紧闭,牙齿咬紧般的嘴脸,喉头更发出像似巨浪般的喊声。

「你……呜唔……不要……在嘴里……」

就在这火光聚焦的速度下,馨妮忽然感觉到嘴里涌来一阵热烫烫的液体,整
个人激动得闭上眼睛,由于自己的头部位置正被头上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掌按着,
唯有强忍地一下一下往挣扎不已的喉咙顺流而下,一波接一波的臭腥液体也只得
往肚子里吞咽下去了。

一场风吹浪打的情欲也总需要平复过来,当我体内沸腾的欲火随着泄体平静
了下来,一转念,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一副脸涨通红的瓜子脸,从那张脸上的嘴
角两侧也隐约流出一滴滴半透明的液体,刹时形成了一张好不淫秽的容貌!

转眼之间,蹲在地面上的馨妮就此口含着男人的精液,两颗水晶般的眼珠也
顿时泛起泪珠,一具软弱飘然的软体也完全崩溃落地了。

第九十四章

「啊!你干嘛要这样?」馨妮泣声地直嚷起来,跟着,全身不禁翻起了一阵
头晕目眩的感觉,当喉头里的嚷声一落,她体内的本能只觉得自己的双腿发软,
身体里外几乎失去了半点的倚靠,一瞬间便向下垂落,面对着眼前的男人,她的
心完全破碎了,她的灵魂及魂魄彷佛彻底飞散去了。

几乎同一个时候,依然坐在床上的我刹时睁开双眼,一转念,我愕然看见倒
在地面上的妻子,她已是一副脸红气涨的气息了,从她嘴角两旁的迹像来看,还
不时滴溜着一滴滴半透明的液体,两眼凝视着她被我一手屈辱的脸孔,我心底不
经意地对刚才一手干出来的事情惭愧了起来。

但是,现在除了可以沉默屏气之外,别的安慰话也不能再说了,对我而言,
眼前这可能是我人生中不会再有的口交机会,联想到这儿,心里面的心跳更是一
沉。

「老婆,你还好吗?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忍不住才会来不及抽出来
而已。」我边连声解释说,边看住她脸上的表情,整个人傻呆了。

「你……你不要跟我说话!」她刹时仰起面,媚眼顿时睁开,彷佛一双冒着
焰火的怒眼,嘴里的声调却显得模糊不清,呼吸急促地嚷着:「我再次警告你!

别跟着我!」

我听到她如此说后,没有再回答半点的语声,随即轻轻移动着自己的身体,
一下子变得静默了,但是,一下子便又马上表现出婉转的回答说:「我知道刚才
是自己不对,没经你的同意就在你嘴里泄出来……我……」

几乎不到一秒钟的片刻,眼见她突然从地面上爬了起身,眼泪夺眶而出,一
手情急地捂住樱嘴,转瞬间就经过床边的角落,直奔浴室的方向去,并且一手狠
狠地关上了浴室的木门。

这一刹那,剩余房间里的也只有我一个人,整个沉寂的片刻里,除了房间里
的灰暗灯光陪伴着我左右,我体内的心房、心绪、脑袋统统早已变得晃荡不已,
也显得不知所措了。可是,我仍是不停地暗自在脑中盘算着,不论待会儿怎么安
排得妥当,一颗猛颤的心脏始终不能为自己所干出来的坏事停颤下来。

也不知道静待了多长时间,此刻我依然默默心忖着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方
法还是向正在浴室里痛哭的妻子道歉认罪,希望待会儿会有一线的生机。正当我
被自己仅存的一些良知牵引着的时候,突然间,浴室的门儿就再次透出了光线!

续而,一缕刺眼的光线凛然映入我失神的双眼中,我立时睁开一双迷朦的眼
眶,朦胧的黑眸子眨了一眨,在迷迷糊糊,朦朦胧胧的视线里,浴室门边随即浮
现了一具窈窕有致的身影。

不久,馨妮终于从浴室内走出来,看着她持续着一副深思眉头紧蹙的表情,
下一幕,她竟然狠狠地向我瞟了一下冷眼,冷冷说:「你知道你刚才真的弄伤了
我的喉咙吗?刚才我在浴室里冲洗的时候,竟然被我发现到口腔里吐出一些含有
血丝的液体,你真的好无情!好狠心啊你!」

「我……」我呆怔怔地看着她,一时哑然地坐在床上。

「你什么!」馨妮冷冷说:「你不是一早诚然答应我的吗?不许在我嘴里泄
体的,但是你却反口!」

「我对你这个人的为人实在太失望了!作为你妻子的,你不但不体贴我,反
而还不尊重我!你叫我如何再面对你呀?」她一口气接下去说。

「我……我不是已经向你道歉了吗?这件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也别这
么动气了,如果真的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呀!」我依然看住她脸上,整个人傻呆
了。

不到一刻,我便光溜着身体,瞬间从床上站起了身,准备向前拥着她的双手
来了。

「你别过来!」馨妮抬起脸,白皙的面孔上,显出一副光亮闪动的眼光,终
于嚷着说:「刚才也不见得你关心我的身子!」

我骤然怔怔地望着她,又一次感到极度心痛,目瞪口呆似地停顿了脚步。呆
在她面前的我一直凝视着她双眼的目光,那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震动而又嫌
恶的神情。

「是不是全世界乌鸦都是一样的黑?世界上的男人统统都是一样的无赖!一
样的奸诈无耻!」愤然地,馨妮边挥霍着眼角猛流下来的眼泪,边恨声说着道。

我顿时感到忌惮,然而,浮现于眼前视线的瓜子脸,就是这张如此凄凄作声
的脸孔深深地刻印在我的心头之上。

馨妮一眼注意到面前的男人仿似呆住了,于是口中的怒火更是冲着出来,急
急嚷:「为什么你不出声回答我?抑或你自己也觉得你是一个无耻之徒?你开口
说话呀!干嘛不说!」

此时候,我也没注意到自己沉浸在一个是非倒错的暗忖沉思,长时间的沉默
里,终于被眼前的妻子一声划破沉思,恢复了自我意识。

「啊……啊啊……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馨妮整个人几乎直跳起来,眼含泪光,直说:「为何每个男
人都是千方百计想要在我身上得到自私的满足感,你们到底有没有顾及到我的感
受?刚才你对我做出来的事情是爱我吗?那些叫做疼我吗?」

「啊……我们?谁是我们?」听此,我脸色一变,忽然被拉回到现实的世界
里,心慌的猛摇头道:「况且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我只知道刚才肚子里不知为
何好像有一种怪异的热流不停在翻滚,情急之下,我也实在不能控制我自己了,
所以就……」

「所以就发泄在我嘴里了?」骤然,听见她猛地打断了我的话,居然口出惊
言说:「那你和威强又有什么分别?你们两个人都是一样的下流自私!完全不把
我们女性的尊严放在眼里!」

我顿时听到她如此说着,我面色全然聚变,眼前火星乱冒似的,脸上的五官
一愣,额头也不禁冒着冷汗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