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谁与你做爱(全)-20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也不知道自己与威强那个小家伙互相谈天说地了多少个小时,只觉得馨妮
彷佛身在客厅内阁里忙碌了大半天,直至馨芬那个小丫头归来一起开饭之后,迷
迷糊糊地徒步回到房间里时,从房间里的玻璃镜望去,才察觉此刻夜幕完全已下
沉去了。然而,天,彷佛下着一场泛滥似洪水的豪雨,那些小滴接大滴的豪雨仿
似正向着我体内一颗早已经哀伤失禁的心窝洒过来。

半晌,视窗外面一直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脆响,我趁着馨妮一个人在楼
下厨房清理的时候,也为了要暂时避开那个小姨子的苦缠,所以选择独自留在房
中沉思一番,想呀想,不知不觉自己脑袋前怅然回想起刚才用晚餐的一个情景,
我知道纵使自己的妻子佯作一副乖巧的模样,居然显得一副亲密无间的情绪,紧
贴地坐在我身旁,但我猜想她的内心应该也不在我身边的,整个片刻里她像似一
副心不在焉的表情,不时还低头焦距地偷看坐在对面桌位的威强。

我为了这个家庭的和睦,所以面对刚才那种割心淌血的情景,也只能显出一
副哑巴的傻样子,即使晚餐时有很多次亲自听见威强那小家伙好像有心无心的和
自己妻子开玩笑及作弄的字眼,但身为这里的男主人也只好张开笑脸,且假装一
脸潇洒自如的脸孔。

「咙咚!」一声嘹亮的雷声顿时响起。

骤然,我再次向窗外的玻璃镜抬眸一望,才发觉到外面的寒风好像一阵阵地
吹得片片树叶簌簌作响,唳泣般的啸风不时在细长的树干丛里发出如似咆哮的呻
吟泣声,寒风刺骨,续而,那些千沉百踩般的出轨片段因此而悬入一个巨大莫深
的漩涡里去,刹时令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正当我回想得失神之际,房门外闷声不响地打开了,门口一闪,映入我眼前
的就是我的爱妻──馨妮。

空气中弥漫着刚才亲自为她的旧情人而下厨的菜肴味道,睁目一看,看见她
一身彷佛沾满了楼下厨房的浓烟,满头臭汗似的,相信她也应该把整个厨房四周
几乎清理了一大片才满意。

抬头举目,馨妮看见床上的男人,忽地微笑展开,脸颊两旁也浮现着浅浅的
笑靥。

下一刻,彷佛六月飞霜,我眼前顿时一亮,胸口忧闷,好像有一团猛烈的恼
火正涌上心头。

「老公,外面下着倾盆大雨了,你还不沐浴换衣就寝?」听见她一脸羞涩地
问。

「威强呢?」我沉住气,脑袋里却起伏不定。

「他刚才吃饱后就进去房间了。」馨妮说完,脸庞居然泛起一朵朵秀气的红
霞,从肢体上还显得初怀情窦般的少女红晕。

「哦……那你妹妹呢?」我怔了怔,又再次问了一声。

「可能在房间入睡了吧!」她边说边往床边走来。

目睹她向我身旁走来,就不由分说,自己也终于忍不住体内默默翻滚的莫名
火势,眼眶竟然挂着剥削心房的泪光,一手将她拥抱到床上去了。

「老婆,我很想你!很爱你呀!」我紧紧地抱着她,两具身体横竖在床上,
嘴巴凑近她的耳边,并柔柔的哼说。

馨妮脸红得像夕阳一样,一手向我鼻尖轻轻一捏,娇滴滴地说道:「想你的
头啊!我现在不是在你身边了吗?」

「我怕……我从来没有感到这么害怕过。」我在床上边拥着她轻吻,从上直
下,香额、脸颊、耳珠,无所不包。

不一会儿,馨妮好像被挑逗得起了反应,随手轻轻推开了我,身体赫然翻了
一翻,随之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老公,你害怕什么?」看见她媚眼一张,睫毛忽闪了闪,便扑楞地俯在我
身上,她胸脯一双软绵绵的秀峰就此触碰我的胸膛上。

「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一双无神的目光突然避开她的
注视,但伸手向她的秀发抚摸着。

「老公,我总觉得你一整天心事重重的,是不是某些东西弄到你这样?」馨
妮窝在我胸前蠕动,纤纤玉手也摸向我的下巴,强烈的喘息声也促使我忍不住心
里的担忧了。

「你说嘛……」馨妮娇憨的神情,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的脸,低哼一声说:
「无论什么事,为妻一定会替你分担的。」

「我……其实我……」我哽咽了一会,终于忍不住胸口前的闷气,支支吾吾
地把心中话给说出来:「我是害怕你会移情别恋。」

「移情别恋?」只见她眉头一蹙,一张瓜子脸绷了起来,彷佛心中有鬼,立
即颤惊的说:「无事无故,我干嘛会移情别恋啊?」

「我知道那个威强对你还没彻底死心的,」我有些兴奋,转瞬又显得心胆俱
跳,总之此刻的心情简直是难以形容。我继续抚摸着她的秀发,眼神不济的说:
「我不是在怀疑你对我的忠情,而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倒是害怕那小子的为人
而已。」

馨妮将头一侧,眼神含惊,轻轻的在我胸前打了我一下,便说:「你要是怕
的话,那之前就不要大放厥词,还下巴轻轻说邀请他回来这里入住。」

「我……我也不想你失望罢了,更何况威强在家乡已经吃够苦了,我也想作
个地主之谊,一方面可以好好招呼他,另一方面也能够安抚你的忧心。」她的疑
问令我刹时语塞,然而,在我思绪混乱之际,被她如此狠狠责怪,我反而有些不
自然了。

渐渐地,整个房间里的气氛僵化起来,我们之间的情绪逐渐上升,接着她忽
然笑着说道:「其实你也不需要感到害怕的,威强那个人只是有勇无谋,更何况
我的为人是怎样,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懂吗?」

此时候,面对她可爱笑靥的脸孔、眯眯的媚眼实在太吸引了,惆怅的心情就
此令我心神不宁,连说话也变得含糊不清了。

「嗯……我……我……当然相信你……」我用力抱紧她的身体,嘴巴向前一
送,双手顿时在她的胸前搓扭起来。

忽然间,她按住我的手掌,随即睁开了眼睛,玉嘴一张,便低沉的发出一声
说:「老公……你忘了吗?这个星期来红,我不行。」

「唉……可是……我即将要出外公干了,再加上耶诞节这个大日子不能陪伴
你左右,寂寞难耐,你叫我这个男人如何才好呢?」在眉梢眼角中,仍然躺在床
上的我看着眼前一具如此窈窕有致的美体,眼睁睁看着身上的天鹅肉,竟然可看
不可碰,这时我的心更是酸涩了。

「你还可以用嘴吗?」牢视着眼前的妻子,裤子里早已一举擎天的硬物显然
呼之欲出,我情欲高升的问说:「就当作为了我,你可以给我吗?」

只见馨妮轻柔地伸手触摸我的下体,咬咬嘴角,眼神疑惑,明显地整个人已
经沉思下来了。「我可以不要吗?我真的不喜欢用口,实在太肮脏了。」她讷讷
地,彷佛带着拒绝的口吻。

「那……唉!就算了吧!」我听到她如此说话,心中为之一痛,心想她对我
的要求拒绝得这么严厉,但之前又偏偏和她的旧情人口交。想到此,我几乎被她
的字眼噎得脸红耳赤,赫然倒在床上绝望地松下身体来了。

「咙咚……咙咚咚……」外面的雷声又嘹亮响起,馨妮顿时像只吃惊的小白
兔,整个人刹时窝入我的怀中,秀发散肩,两手紧紧地拥着我的颈项。

「老公!我很怕!」她惊呼了一声,移动唇片说。

「傻丫头,响雷都可怕的吗?」我暗自低落,但爱妻心切,所以不由自主地
伸手将她的秀发抚好。

「外面天气都这么寒冷了,今晚就不要沐浴,我们直接休息吧!」我边扫着
她的秀发,边对她诉说。

此刻,馨妮的头发遮住在眼前,令她的视线忽隐忽现,心里面也暗地里打了
一个肯定的决定,那就是为了这位正拥抱在怀里的男人,爱夫心切,打死她也不
会变心跑去蒙骗这位如此疼爱呵护她的男人。

不一会儿,她没有答腔,也没有移动,只微微用手拉起床上一张棉花制的被
子,翻了个身,便双双相拥入睡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今晚上,纵然外面下着豪情大雨,寒冷的天气实在让人容易入睡,但我仍是
眼睁睁的无心睡眠。看着桌面上那大时钟所指向的方向,此刻早已经踏入深夜的
十二点钟了,但直到如今我始终不能入睡,一直躺在床上仰面望着镶满黄金水晶
花边的石膏天花板。

骤然,侧身望去,一身紧贴着我身旁,并睡得一脸安详呼呼的爱妻,再低头
看着她的纤手依然柔挽着我的手臂,她两眼静闭,她鼻鼾声及其微小,微翘的嘴
唇边隐约只发出一阵子有旋律似的吐纳呼声,脸上那一张白皙柔滑、毫无瑕庇的
肌肤还显得白里透红,犹如白玑玑的雪地隐藏烧滚的红色岩浆。侧身躺卧在床单
上的她,瀑布般的秀发散满枕上,一身高挑的身段及白嫩的大腿展现无遗,伸展
滑落的床姿更是撩人生姿,诱惑至及!

「老……公……强……嗯……呼呼……强……」鼻鼾呼声及低沉的杂音弥漫
着整个房间四下,眼见这个傻丫头连晚间作梦都可以梦见我和那个奸夫,应该是
她日有所思,所以才夜有所梦吧!

然而,如诗般宁静的夜晚倾听该呼吸声,看见眼帘里唯一的瞩目焦点,其实
我本应足以感到心满意足的,但隐藏在内心底下翻滚的惆怅心绪,宛如一个水面
澎湃的水中央赫然漾动不定,导致整个额头上就好像冷汗淋漓,沿着毫无血色的
脸庞直落枕头两旁,并且渗入枕芯里头,接着一副心焦似火般的眼神一直从上至
下,默默地凝视着身旁那一具窈窕有致的玉体曲线。

此时,我屏住气息,一瞌眼便入到刚才那个剥心淌血的出轨情境,瞌眼睁眼
的交替间尽是同样的那幕,半身赤裸的娇妻及威强那个小家伙一根无法相比的天
赋阳具,想着想着,我一颗沉痛淌下男儿血液的心房彻底解化了。天翻地覆的幻
想中与沉寂空虚摩擦而褪色,心想着虽然这已是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了,但脑海
里并不以为这是最后的一个尽头,因为到目前这位坚贞的娇妻仍然卧在我身旁静
睡着,她仍是属于我一个人拥有的,她还是我的最终财富!

脑子里一转念,内心世界那颗自我安慰的心态顿时转为心悸,如冰如寒的。

因为不用再隔几天,一旦自己真的被迫出外公干之后,那时候所谓山高皇帝
远,在没有我这个正牌老公在她身旁牢牢看住的情况下,自己一手掌握的美满婚
姻及身心纯洁的娇妻又会变成怎样的一个恶劣结果呢?身心交瘁地乱想一番,我
的安心终于完完全全崩落下来了。

瞌眼眨眼的一瞬间,我牢牢的凝视她一身玉体的上下,猛咽下噎在喉头里的
痰液,暗自挣扎了大半天,微微叹息了好一会儿之后,最终下定决心的我唯有忆
苦思甜,把这即将会发生在身上的婚姻难关当做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颈头,我一定
要站在她身旁支持她、鼓励她,与她肩并肩一起面对这婚姻当中的一个难题,所
以我决定要给她充分的信赖及无限的自信心;况且真金不怕炉火炼,要是我可以
勇闯破除这个困难,到时候我便能以明白为人丈夫的真谛了。

我真是想得过份单纯,他妈的白痴!怪只怪脑袋里那一些频密徘徊着的绿帽
情意结的作怪吧!另一方面,也许我真的对她会不会因情而选择出轨背叛我、想
亲眼目睹她与她的旧情郎一起重镜旧缘的情况而感到万分的好奇吧!

在我脆弱的神经未稍之外的范围,转瞬被身旁的娇妻唏唏簌簌般的吐纳呼吸
唤醒过来,睁眼一看,从侧面注目于她身上那凹进去、凸出来的杨柳腰肢,如此
完美的丰姿曲线,应有的既有,应无的既无,宛如下凡的堕落天使,全已融入这
一具半仙半魔的肢体里去。再转眼看去,从她额顶到鼻粱的凹处彷佛刻画得完美
无缺,紧闭上的两眼窝之间有如一潭浅底湖水,浅浅的凹沉了下去。

稍整脸面,我忽地咽着乾津津的口液,然后再次屏息注目她脸上的五官,犹
如神明般远远奉敬,除了那双紧闭着的眼睛之外,其他的部位就全然呈现于我眼
前。尤其是那香味弥漫着的胸脯,鲜红色的洋装裹住若隐若现的秀峰,柔滑直落
的秀腿,没有一处不是让我感到万分激动的。

当我沉住气强制自己不扑向前吵醒她之际,脸庞紧悄一移,注目而视,转瞬
近距离地注目那一张外貌不但娇媚,内面心性更是具有贤慧内涵的妻子,心想正
所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我的心应该感到欣慰才对,因为天知道我才是她的真
命天子,我才是那一位时时刻刻都对她呵护有加、不离不弃的男人,而她也注定
是我宿命的唯一枕边人了。

「咿……」正当我一边亲密地注目躺在我身旁的娇妻,一边紧贴着她的玉体
时,床沿远处的房间门板骤然发出一阵撬锁的悄声。

门声忽然作响,我有点奇怪,打算静观其变,不到半刻便迅速地假装闭上眼
睛,佯作不知。然而,体内一颗刚刚才沉醉在身旁焦点的心眼,彷佛有一阵临风
掠过,显然怦怦怦地蹦跳着,心下狐疑,暗忖这个夜撬闺房的人物到底是谁。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耳里彷佛听见房门静悄悄地打开着,躺在床上的我仍然眯着眼,砰然心跳,
脑子里不断暗地里猜想房门边的人究竟是何人,竟敢半夜撬入这房间。

久久,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张开眼睛,整个人依然佯作入睡的样子,只是心
底下「砰砰砰砰」地剧跳起来。

霎时之间,一把带着柔情蜜语的男人嗓音传入我耳里!然而,这把嗓音似近
非近,彷佛不是向着我而来的,猜想应该是朝向正躺睡在我身旁、一位早已经安
详入睡的爱妻才对。

「阿妮……快醒来吧……阿妮……」

话刚落,床边四周似乎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了。

「阿妮……阿妮……」当我脑子里恍若心惊的时候,床边骤然又传来那一把
充满男人味的嗓音,接着床铺微摇,然后床边四下又赫然静住了。

就是此一刻,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恐惧剥心的情境,偷悄悄地把眼睛稍微睁
开,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隐约瞧见一个迷糊的身影站在床沿,深情脉脉地凝视躺
在我身旁的妻子,看到此,我心头为之一沉,再仔细凝望了一眼,我鼻息一抽,
眼眸震动,最后彷佛彻底的疯掉去了!

映入我眼前的竟然是今天才做好心一手一脚邀请回来这里当私人司机,以及
暂时居住这里的男人,也就是那位自己又爱又恨的威强!

抖着眼再一望,他居然半身坐在床沿上,我见他低头安静地俯视着她,眼神
炽烈,从他看得凝思的目光交际间,显得一副难舍难分的表情。偷看到此状,身
为她本身唯一的男人也差点就沉不住气,不禁耸起双手去狂挥他一顿,才能泄我
此刻的心头之恨!

「看什么!还看就弄瞎你的眼睛!」屏息沉住气,我心里愤怒的暗忖着。

毕竟自己幻想中的情境比真实发生在眼前的真正画面来得格外逼真,如同心
如刀割的情绪更加使我不能自拔。以往,无论他真的有多么的爱她,或是她又多
么的纵情于他,但昔日的情怀也事隔多年了,更何况她早已经另嫁他人,下嫁到
我的黄家门下,如今身为她的正牌男人,我绝对不会愚笨窝囊到亲手奉上自己这
一位无论在容貌上、韵味上都充满着贤慧俏丽的贤内助,更离谱到白白地将自己
这一段美满人生的婚姻生活断送。

面对这种如铁真实的情境,我渐渐觉得整个空间里忽然翻起一阵阵旋涡,我
因此两眼眩晕了,彷佛一切都变得反常了,不知道自己是在愤怒?或是心酸?还
是心碎?

正当我还在默默犹疑之际,侧着头眯上眼盯着他在床上的一举一动,焦距的
视线范围,突然使我感到片刻的震惊,他居然在我佯作熟睡的面前,弯下腰俯在
她身上亲吻着唯一属于我一个人才能独享的樱唇!瞧见他的男人厚唇轻柔地印刻
在她的唇片上时,转瞬又自然地用唇片去嗅吻她的香额,一路往下吻去,最终又
吻回她稍微张开了的樱唇。

「你竟敢……你快住手啊!不要!她是我老婆!你还不住手就打死你呀!」

疯狂地暗忖了一下,我颇似被零下十度摄氏的雪藏关住了一阵子,全身四肢
竟然被冷冻得不能弹动,可能是激动过度,但是下面的家伙又好像暗自为我拿定
了主意,已显得有硬化的反应了。

在这种情欲弥漫的氛围内,我浑身忽地变得发烫发热,心口上的那块皮肉也
彷佛被眼前的情景烫伤似的,仍然「砰砰砰砰」的隐隐作痛!脑子里猛然沉思起
来,到底自己应不应该出手擒拿这个奸夫,即时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呢?但是在他
强壮有力的臂弯内,她那张安详沉睡的容貌又像似找到了一个隐藏之处,像一只
迷了途的麻雀一样,最终找到了一个能让她避雨挡风的容身之所。

「嗯……啊……老……公……嗯……不……要……」侧着头听见躺在我身旁
的妻子竟然被别人偷吻着,但心中仍然有我的存在,玉嘴一直呼呻着一阵迷迷糊
糊的喘声。犹如地球的地心吸力、宇宙间的万有引力,听见她玉嘴微微吐纳了一
声之后,纤手张开,便落到他的怀中去了。

就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房间里,从窗户射进来的暗亮的月亮光线,使房
间里一部分也弥散着暗暗的黄色光闪,我依然一动不动的盯着身旁的一举一动,
瞧见她眼如微丝,隐约之间还眯眯的张开了略带情欲的媚眼,脸上一道湿润的樱
唇,微微张开,娇喘连连,不经意间还呼出有如兰花似的香味,对着如斯柔媚的
尤物,相信上帝都会大动心窍的。

怎知一转念,俯在她身上任意狂吻的威强,粗听他的柔吻更热情了!他一手
翻身抱腰,仿如金蛇缠丝手一样,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猴急的从她身上那件洋装
的胸口挖入,在她丰满的白皙秀峰附近,到处任意游览!

而我蒸蒸茂盛的欲火彷佛已到了一个无法抵抗的境界,鼻息喷火似的,整个
人再也控制不住了。那体下一根蠢蠢欲动的肉棒,一根半硬半软的茎身亦由软松
的棉花糖,刹时变为硬化了的金刚棒!只可惜颇似亢奋的我,到了这时也只能当
上一个旁观者,正所谓旁观者清,身为她的正牌男人也唯有低哀的承受这一个英
雄无用武之地的打击。

就在此刻,原本是沉睡了的妻子,两眼仍然闭着,但她好像自然而然的凸出
一条滑嫩的舌尖,一瞬间便滑入他的口中,抵着他口中一条湿淋淋的男人舌头。

如鱼得水般的交融下,我这个充当旁观者的也一眼不眨的盯着眼前这一场如
此亲密的纠缠。

不一会儿,威强的神情忽然一涨,匆匆地睁开一双早已冒了火的眼眸,接着
双手紧抱着如同杨柳般的腰肢,然后再伸出舌尖,停在她的唇片之间,不断地来
回舔玩着她脸上那湿滑滑的唇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其实就在这夜阑人静的片刻里,躺在咫尺的妻子竟然有被唤醒过来的迹像!

「老公,好痒啊……这么夜了,你干嘛还不要睡觉?人家都快要累死了。」

听见她带着低沉的嗓音,娇滴滴地发出一阵子初醒的语声。她的嗓音略显沙
哑但极具磁性,彷佛从慵懒中带点媚惑,随之从她的肢体中还带点妩媚。

我再次微张着一双假装闭上的眼睛,睁眼眨眼的交替间同样是一样的情境,
瞧见她身上的威强轻声一笑,毫不理会,继续吻着搓着她的肌肤。不一会儿,威
强依然紧贴地俯在她身上,整个人俯视直下,嘴角含笑一句不作似的,他的舌尖
更放肆了。

「老公啊……我都说累死了,你干嘛还要来逗着我呢?」看到她突然张开一
双纤手,随即柔软的套住他的颈后,由于整个房间里一片阴阴沉沉的,所以她似
乎还没察觉到原来俯在她身上的男人就是她的旧情人──威强。

此刻的我凝重地看清她那张睡眼惺忪般的面孔,激素急上,我浑身里外似有
万千条爬虫不断在跞动起来,尤其是体下那根即将要破阳爆裂的子孙根,一瞬间
显得无法再忍耐了。

陡然间,馨妮彷佛惊悉俯在她身上的男人,从他的身形来看好像显得有点不
对劲,极具有一副意想不到的粗犷背面,狐疑之间,劲地一下耸起了上半身,眼
眸一睁,才发觉眼前人并不是她一直以为的枕边人,她嘴边顿时发出一声惊讶的
沉吟:「你……你不是我的老公!你是谁呀?」

「我是你心中最爱慕的男人啊!别出声。」眼前看见威强一手捂着她的嘴,
一边狡黠的在她耳边说:「嘘……你再出声,你老公很有可能会醒过来的,到时
候亲眼看见我们在一起就不好了。」

「威强?!我……我的妈呀!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快出去!你别乱来!」在
我眼眶的眯缝之间,迷迷糊糊的嗓音之下,看见她早已经一脸惊醒了的容貌,瞳
孔睁开,睫毛颤抖的说:「求求你,别这样子,我老公随时会醒来的,他真的会
杀掉我们的。」

「其实我也是迫于无奈,我在楼下一直等,一直等,只是我的希望早已经随
着外面的冷雨,俱洒下来了,然而,我对你莫深的思念一点也没有改变过。你知
道吗?我真的真的……实在太想念你了,我最爱的女人就是你了,阿妮。」威强
边捂着她的嘴唇,边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一番。

正当我抛却脑袋前一切心酸的恼火,一瞬间,那些痛心淌血的语声就从我耳
边呼啸而过,听得见威强彷佛很明显地想要趁热打铁,在她耳边发出的声音更显
粗犷低沉,极具男人味,不过他那略显沙哑的声线仿如字字刺向我心头、心灵、
甚至连全身上下的细胞都不例外,让我痛不欲生,死不暝目!

「我老公就在眼前,你竟敢在他面前碰我!你是不是疯了?」面对这种威胁
利诱,她的样子带着惧怕及伤感,发颤的余韵弥漫着整个空间四下,眼眶泛泪地
答过一声:「无论如何,我警告你快点出去,求求你快出去啊……」

「你别骗你自己了,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也明了当初你嫁给他只是一
时迷失了方向而已,在头脑冲昏之下,所以才做错了选择。你心中还是对我情有
独钟的,对吗?」说罢,他的嘴巴又疯狂地在她耳边嗅吻了起来。

「不是……我不是……我早已把你忘记了,我现在已是黄友人的妻子,他也
就是我的老公,我唯一的合法丈夫。」馨妮使劲地推开他的肩膀,但被这具貌似
雄壮结实的男人身躯压着下来,她就像鸡蛋碰石头,毫无缚鸡之力。

「骗人!你过得不好,你是清楚知道的。」他在她耳边诉说:「你没有一天
快乐过,你试问自己我说的对不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别再问我……别欺负我……」她渐渐停住
了手上的细微挣扎,随即眼角含泪,并带着伤感的答说。

「阿妮,来吧,威强哥哥就像以往一样,我真的不会欺负你的。」威强笑笑
口说:「再说,我想要疼你都来不及了,又哪会欺负你呢?」

且听这番如此拨动心弦、浪漫抒情的妄语,馨妮一双默默含泪的眼睛就此停
格在他的眼神交替之间了。在这肃清的房间里,我察觉到房间四周围彷佛只剩下
我们三个人各自的心跳及喘息声,两眼依然紧盯着身旁那一对奸夫淫妇狗男女的
动静,女的清秀美艳,男的浓眉俊俏,眼眸转回女的那边,显现眼前的表情,看
似急喘荡胸的面孔却有一种不可抵抗的柔媚穿透力。

看到她溢满着惊恐、犹豫和脸红的情愫,身为床上的第三者,我体内原有的
一股恼火气息莫名地被她脸上所刻下的表情弄熄了,在我脑海里,瞧见那位紧压
在自己妻子身上的奸夫,他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神彷佛在恣意地弥漫,直透妻子的
心灵间,在空气中交织出一段柔情款款、情意浓浓般的焦距。

谁知道,在这一种经意与不经意间的真情流露的气息里,脑海里的妻子陡然
一转脸,居然向着那位奸夫首肯的微笑起来了,她的脸颊红晕既有一种绚紫嫣红
的艳,又有一种风轻云淡的雅,似嫣然浅笑百媚顿生。静悄悄地目睹她脸上的娇
媚表情,身为旁观者的我唯有默默忍受心臆绞碎,静静地映入这一段可歌可泣的
情愫。

有如被捆扎起来的我,在一个瞻前顾后的思考之下,最终还是选择忍着脑袋
里无尽的恼火与欲火的杂念,拼命对自己暗忖说,一定要挨过这个人生的极端难
关,一旦难关破解方能渐悟其中的点滴蕴蓄,间接中还能感悟到人生中至极至真
的「甜酸苦辣咸」那隐伏在内心深处的五味瓶。

我想,要是自己真的能够麻醉沉淀于这痛心淌血的情况下,尝试利用另一个
角度来体验,暂时充当上一位无用的第三者的话,公然偷看自己至亲至爱的合法
妻子被玩弄在别人的淫威之下,不但能满足自己内心的怪异念头,也就是亲眼目
送自己的唯一爱妻背着我去偷汉,背叛我跑去红杏出墙!

我娶了她回来,必然有责任让她感到幸福与快乐的,除了我之外,那最有资
格去填满她心中的快感也唯有那位长的玉树临风、貌似潘安,一直俯在她身上狂
吻的旧情人而已,别无他人了。我一定要容许他们、支持他们,祝贺他们有情人
终成眷属,并且促动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

我想,这样才能轻叩她心中那永远站在寂寞边缘的门扉,也可以顺着这个趋
势,一敞她心中永远紧闭的心灵枷锁。身为样子五官、气息风范一概处于下下风
的我,也唯有这样才能唤起为人丈夫内心底处的那一份情感共鸣!

「啊……」就在这时,我耳边传来一声如同咏叹调的呻吟声。

第一百一十九章

原来威强不经意的在她衣襟胸口内搓了起来,亲眼看见这种令我痛不欲生的
情境,我全身的恼火即时烧起来了,丹田里几乎有一股冲动想要扑向她的身上,
然后再伸手扯开他俩之间的肌肤触摸!

「啊……威强啊……请你别再这样了嘛!」她声线积虑,眼神伤感,迅即侧
眼向我偷瞄了一下,然后再转眸往回威强的脸上盯着,眼眸泛光,惊声说:「快
住手,我老公可能随时会醒过来的,被他发现了就会不堪设想的了。」

「嘿嘿……你要听我的话,如果乖乖不出声,那你老公就不会被你吵醒的,
我说得对吗?」

怎知,威强再也不理会一切了,手上的扭搓动作更显得急促夸张,彷佛一脸
勇跨出去似的,转瞬间,就在我一直眯着眼的微缝之间,突然瞧见他的双手竟已
沾在她的身躯上了。

同一个时候,馨妮她感到身上的旧情人,他的手已经把她的洋裙底下扯开,
她下体的肌肤顿时暴露在空间,跟着好像有一阵冷风微啸吹拂过,她浑身情不自
禁地打起了一个冷颤,鼻息急促,呻吟作响,下体的私处有一点预想不到的凉意
了……

「上帝啊……快来救救我吧……啊……不要……喔……为什么全世界男人都
不肯放过我……」她猛地思忖了一番,房间里的淡然光线,色调更沉了,光线也
因此变得更柔了。

面临着人生中最挣扎无助的片刻里,馨妮闭上一双掉着泪珠的眼睛,眉头紧
蹙,内心的枷锁就此触水即化,心里默默暗忖就让这一切发生好了。

然而,躺在她身旁并一直佯作沉睡的我,一眼紧盯她脸上的表情转变,我的
心为之一酸,因为我终于亲眼目睹一位原是坚贞似烈女的妻子,虽然眼角含泪,
一脸凄凄的脸孔,但她最终还是屈服在那个姓熊名叫威强的奸夫,堕落在他的淫
威之下,没了!她一具身娇肉贵的净身完了!

这一幕,整个空间瞬间只剩下低沉的喘息声及心跳砰声,就在一片淫秽弥漫
的空气里,我不禁屏息忍气的对自己暗忖一番,为何到了这种即将无法挽留的地
步,所谓男人最痛,如斯羞耻的田地,我究竟还在等些什么呢?为何自己还是全
身被冷冻似的,仍旧死死的躺在她身旁,甚至连向前出手阻止自己的唯一妻子被
其他男人触摸羞辱的冲动也没有?渐渐地,我全身乏力,只感到脑转目眩了。

心中挤满了各种杂念,并且频频在我脑海里不断翻滚,彷佛就像黄沙滚滚般
的沙漠里的龙卷风,一旦爆发,爆发力显出一发不可收拾的后果。

「嗯……不……要……我不要……」一声含糊不清的浪语登时将我的暗忖冥
想撕开,随即凝住了半张开的眼眸。

迷迷糊糊中再次听到妻子的呻吟浪声,我稍微睁开一双假装紧闭的眼睛,从
眼角朝那呻吟韵尾的方向看去。再次映入我眼帘里的竟然又让我心头沉痛,她那
张早已羞得闭眼的面孔又掠过我眼前,一转眸,瞧见那个一直俯在她身上动手动
脚的威强,他的嘴唇接触在她的唇片上,跟着,沾在她的肩头,再吻在她的心胸
间。

眼儿朦朦、心跳猛响之间,馨妮她自己不再推辞了,这些平日她绝对不会让
其他男人亲密触摸的地方,此刻她全让眼前这一位青梅竹马的旧情人做了。当他
的体躯紧紧依靠她时,她心头忽地翻涌起一阵背夫偷汉、红杏出墙的羞愧,刹时
羞得她火速般的速度将媚眼闭上,并且任由他的双手胡意触碰。

此情此景,身为她的唯一男人,也无法再忍耐眼前这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
亲密片刻,我感觉到下体的硬挺肉棒即将要从棉质的床被下破裂而出了!转捩之
间,几乎要爆发出来的我朦朦胧胧之中听到窗外的雨声,心想外面的天空仍然下
起无情的豪雨,一点一滴的雨声,打到房间的玻璃窗面上,随着那些一波接一波
的无情敲响,我体内一颗无力的心扉也跟着怦怦怦的蹦跳起来,不停散发出溪溪
的细碎声。

我再也不能充当一位无用的旁观者了,我清楚知道在馨妮她的心中还是对她
的旧情人念念不忘,内心的天平秤依然偏向他倾斜的,既然这已是一个无法改变
的事实,身为她合法的丈夫,我一定要亲身参与这一场如此缠绵的三人游戏!想
呀想,想呀想,我就在身上一张棉质的被子下面,不自不觉地伸手往下抓着自己
体下一根早已显得膨胀似铁的五公分肉棒!

尽量屏息忍气的躺在床上,我一边加紧抓搓体下的肉棒,一边忍着丹田不发
出满腹内的吟声。毅然间,我觉得全世界已在我眼前转动,这张原本只属于我和
馨妮两个人才能躺卧的水床,如今已经多出了另一个男人,一个真正能让她体验
到闺房快活的壮士俊男!

第一百二十章

此刻,只见威强伸出有力的双臂围抱着她,转眸再盯着她那张脸红心跳的面
孔,心里猛忖着假如有人需要她,清晰地看到她宛如回到少女时期那样的腼腆懵
懂,眼前这对眷永的昔日情侣,我觉得她俩才是真正的一对天造地合般的情人鸳
鸯,她的眼神散发出一种依赖……是一种格外的幸福,一种令全世界男人都能心
醉麻木的幸福……

两眼闭塞,一具冷冻不已的身躯显然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渐渐地,我觉得
身旁这一对奸夫淫妇、甚至连世界都将我遗忘了。

窗外的雨,彷佛落得更大,更显得无情剥心,「沙沙沙」的刮在房间的玻璃
窗面上,令我浑身感到万分的冰冷,渐渐又打起一个大冷颤来了。

「哈……啾!」我顿时觉得全身发冷,一时忍不住寒意,鼻孔两侧不经意的
发出了一声。

从眯眼的缝合之间,我顿时瞧见躺在身旁的妻子转过脸来,脸部一抽,在阴
沉的光线中注视睡在咫尺的我!

我停止了被子内的搓弄,随即闭上眼,佯装一脸甜蜜入睡的脸孔,然而,一
根亢奋不定的肉棒彷佛暴露在被子里面,来回动摇,高高的支起了一个很明显的
帐篷。

「威强,我老公好像要醒过来了,你快离开吧!」双眼闭上的我只听见她迅
速发出一声低沉的惊恐语声。

「呵呵呵!你看他好像睡得像似一个小孩子一样,他不会发觉我们的啦!」

说罢,威强于心不甘,不想将此刻一个如此美好的良机白白地从手中飞走,
于是更加紧了手上的触摸,嘴巴一不做、二不休般的扑落眼前的樱唇上。

「不要……你这样实在太无赖了,我很担心他待会真的会起来发现我们。」

听见她的嗓子发抖,间接又显出一种把持不住的嗓音,忍不住发出低声的唤
音。

「这样的话……那你不如到我房间里好了。」威强边亲吻她的脸颊,边大胆
地提出一个令被压在体下的尤物听到都耸起全身毛孔的要求。

「你……你……我……他……」明显地,馨妮好像拿不下决定,一直发出支
支吾吾的语声。

「阿妮,你答应我好吗?」他的鼻孔哼气:「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
暂时抛开凡尘俗事,一解大家的需求吧!我知道你是很寂寞很空虚的,对么?」

陡然间,我彷佛发觉自己的肩膀忽然传来一只纤手,就在我假装屏息作睡的
刹那,竟然轻轻地摇了我一下。「老公……」跟着,躺在我身旁的妻子居然不怕
我真的会醒来似的,随即轻柔的向我唤了一声。

我假装一副毫无反应的气息,顿时特地发出一阵均匀安详的鼻鼾喘声。「老
公……」馨妮大约猜到身旁的男人早已经深深地入睡了,为了求真,她又忍不住
唤了一声,眼前的男人始终没有反应。

只一瞬间,她又伸手轻轻的在我肩上再次一推,并低声叫唤:「老公……老
公。」

「嗯……」我仍然忍着一直在体内翻滚的莫名欲火,鼻孔哼气道:「我要睡
觉……不要烦我……」

威强见状,随即「噗哧」一笑,一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似的。不一会儿,他
眼含春色凝视眼前的娇娃,转眸间又狡黠的盯着身旁的黄博士,笑一笑说:「呵
呵!你看吧,你老公真的要睡死了,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我们正在他身旁干什么,
瞧他熟睡了的猫样,他的鼻鼾声也实在太好笑了呀,他真是一个没用的老公!」

犹如世界末日,山泥倾泻、火山爆发、台风巨卷,一一地发生在我一个再也
装不下愤怒意识的脑袋里!

我再也承受不住这个奸夫的妄语,字字彷佛向我最脆弱的心灵刺来似的,恼
火一耸,忽然间一手往床褥上拍了一拍,双眼仍是紧闭的喊出一声,嚷道:「我
都说别来烦我睡觉了!」

威强俯瞰眼前的动静,心里突然感到不对劲了,于是猛地愣了一刻后,也终
于懂得害怕了。他默默对自己暗忖着,毕竟他刚刚才入住在这黄家屋脊底下,对
于他在家乡里筹备多年的一个计划暂时还没得到他人的最终命令,所以对眼前这
对夫妇也不敢轻举妄动。

承受到这个淌血的一幕,我彻底爆发了,再也不能忍耐这个奸夫所说出来的
讽刺妄语了,于是心头愤怒,决定要保住这位原本只属于自己的槽糠之妻!并且
要对他下个马威,间接也可以向他一泄心头至恨!

「老婆……三更半夜你干嘛在这里吵吵闹闹的?你到底跟谁对话……」我懒
洋洋地发出一声,准备将眼睛打开的迹像。

转眼之间,威强察觉眼前的黄博士彷佛要从梦中苏醒的形态了,顿时便像只
吃惊的兔子一般,就在一个火电的速度之下,脚跟对着床沿一跺,宛如一阵风般
的从床上窜到床下去。

此时此刻,正当我微微睁开眼睛之际,隐约地瞧见一个黑影从眼帘闪过,我
也因此被他的下床速度吓得眼瞪口哑似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