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拯救大明美眉(全)-18

  

第54章想死嫂子了(本章9900字)

王熙凤被弄的香汗淋淋、欲仙欲死极力的摆动肥臀迎合,口中发出浪叫:
“啊……兄弟……我的乖兄弟……啊……被你干死了……我的心肝宝贝……你的
肉棒……真粗……真长……真硬……真热……啊……好……好爽……啊……亲兄
弟……的肉棒顶到嫂子的子宫里了……啊……用力……在用力……干穿嫂子的骚
穴……好……好兄弟……”

声音中透着极度的快乐。

王熙凤媚眼微张的看着袁承志的肉棒在自己的骚穴中进出,袁承志被这艳妇
的浪叫声刺激的全身沸腾,疯狂的挺动了数百下,穴肉紧紧的包着肉棒,不停的
抽送使得王熙凤淫水横流,王熙凤的交合处润滑无比,粗大的肉棒疯狂的抽插小
穴时,王熙凤几乎都不能呼吸,她发泄似的浪叫:“啊……啊……啊……哦……
兄弟……啊……不行了……嫂子要……要泄了……用力……嫂子……啊……啊…
…”

王熙凤一阵急速的上下耸动,之后死命的抵住袁承志的肉棒龟头摩擦,浑身
一阵颤抖,小穴一阵急促的收缩,滚热的阴精狂泄而出,她泄的全身发软,不住
的呻吟,全身痉动,满足已极的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一会儿,袁承志又让王熙凤趴跪在床上,肥满的臀部向后淫荡的翘着不住的
摆动,湿漉漉的淫穴向后开着,滴滴答答的流着淫水,王熙凤淫荡的叫到:“兄
弟……快……嫂子……又要……又要你用肉棒……插我的小穴……快点来吗……
我要……”

袁承志一听,从后面把肉棒对准不住张合的小穴,双手拉住王熙凤的肥臀,
用力的向前一挺,粗大的鸡巴迅速的没入了淫穴之中,爽的王熙凤呻吟了一声,
直觉得小穴又胀、又痒、又麻,百味齐全,不由的淫荡的向后耸动肥臀并腻声的
叫道:“好……兄弟……好……好大……好粗……好热……的肉棒……快……用
力……干嫂子……的骚穴……用力……”

袁承志被这一声声的浪叫刺激地爆发出兽性,用力的抽插,一次比一次快,
一次比一次重,狠狠的撞击小穴,深深地插入了小穴之中,胯间撞击肥臀发出
“啪啪”的声音。

王熙凤的娇躯剧烈的前后耸动、秀发向下乱舞、肥大的乳房前后剧烈的跳动
好似要掉了下来,袁承志从后面抓住双乳用力的捏弄把玩,下身狠狠抽插,次次
直顶花心,爽的王熙凤四肢百骸都酥麻不已,快感不断,不由的忘情的向后摆动
肥臀,迎合发出高兴而淫荡的叫声:“啊……啊……好兄弟……你太会干了……
干死嫂子了……啊……快被你干穿了……用力……好大的鸡巴……我爱你……啊
……啊……好美……亲亲……小乖乖……用力……啊……”

淫荡的叫声刺激的袁承志爆发了全身的潜能,飞快的抽送,直干的王熙凤向
前猛耸,脸庞趴在床上发出“唔唔”的呻吟声,王熙凤满脸醉人的媚态,变成了
一个娇媚、淫荡,婉转承题的荡妇,极度的快感刺激了她的身心终于爆发了骨子
里的淫荡和空虚的情欲。

袁承志奋力的抽送,干的阴唇翻进翻出的淫水流个不断,流到床上,袁承志
又干了数百下,只感到王熙凤浑身一阵颤抖,阴户里急促收缩,不住的吸吮着龟
头,夹的龟头爽极了。

王熙凤疯狂向后耸动肥臀,全身痉挛,阴精泄了出来,爽的她全身酸软向前
趴去,肉棒顺着穴口而出,王熙凤发出“哦哦哦哦”的呻吟声,小穴一张一合的
流着淫水,穴口被肉棒弄的洞口大开,不住的收缩,她整个人趴在床上享受高潮
的余韵,全身好似刚从水中捞出一样。

袁承志此时不客气的又把肉棒插入了王熙凤的小穴中抽插起来,随着时间的
推移,王熙凤被干的泄了一次又一次,泄的王熙凤全身乏力亢奋之极,淫水流了
一地,袁承志才在王熙凤的小穴中射入了滚烫的精液。舒服的趴在王熙凤丰满的
肉体上享受着,两人在激烈的性交后都已经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二
人才缓过劲来。

一会儿袁承志又来精神了,贪婪的吻着王熙凤微张的红唇吸吮着,一双手也
不安分的在王熙凤丰满的乳房上捏弄揉搓,时而又把手伸入王熙凤那仍在流着淫
水的小穴中扣弄,弄的王熙凤发出急促的喘息声,丰满的肉体不安的扭动,肥臀
耸动的迎合着手指的插送,一双手抓住袁承志的大肉棒急速的套动,直把大肉棒
弄的又粗又大,硬邦邦的挺立起来。

袁承志的手在王熙凤的小穴不住的掏弄,弄的小穴淫水横流,袁承志捞了一
把淫水,顺着王熙凤丰满的肥臀中间的深沟,在王熙凤的屁眼处抚弄,不时把手
指轻轻的插入王熙凤的屁眼中抽送,爽的王熙凤发出淫浪的呻吟声,粉红的脸蛋
泛着奇异的绯红,媚眼如丝、修长丰腴的双腿不安的踢动,袁承志一边玩弄一边
道:“好嫂子,你还有一处地方没有给我,我想要啊。”

王熙凤呻吟着:“恩……恩……哦……什么地方……嫂子……不都给你了吗
……啊……好……好兄弟……嫂子好……好痒……你弄的嫂子……好……好难过
……嫂子要兄弟……的大……肉棒……”

袁承志道:“嫂子,我要插你的屁眼,嫂子给我吧。”

王熙凤一听媚眼如丝的道:“兄弟……嫂子……从来没有……从后面弄过…
…而且你的东西那么大……会疼的……不要了……”

“不嘛,好嫂子我要,我就要。”

袁承志双手加紧了在小穴和屁眼处扣弄,弄的王熙凤心痒难耐,饥渴无限,
急需要安慰不由的呻吟的浪叫:“啊……啊……好……好兄弟……不要在弄了…
…好……好痒……嫂子好难过……我要……嫂子答应你了……快……快来干嫂子
……”

袁承志一听大喜极了,让王熙凤趴跪在床上向上翘起肥臀,他来到王熙凤臀
后,双手在肥嫩的臀肉捏弄,肉棒对准流着淫水的毛茸茸的小穴用力的插了进去,
只听“扑滋”一声,大肉棒没入了穴腔之中,爽的王熙凤全身酥麻,只感到小穴
之中又热又胀又麻又痒不由的浪叫:“啊……啊……好……好兄弟……你……你
不是要……干……干嫂子的屁眼吗……怎么插嫂子的小穴……啊……好美……好
……好爽……肉棒……好大……好粗……恩……恩……兄弟……用力……用力干
……嫂子的小穴……”

袁承志凶猛的抽送抽插,肉棒在小穴中迅速的出入,带出了大量的淫水流到
床上,直插的王熙凤舒畅不及,酥麻的快感一阵阵的传遍全身,直干的她满脸春
潮媚眼发光,好似要滴出水来,香汗淋淋,秀美的长发都贴在脸颊上,双唇急速
的张合,发出一声声淫荡的叫声,王熙凤疯狂的向后挺动着肥臀迎合着,雪白的
双乳向下垂着,随着身体前后左右的抖动,袁承志顺着王熙凤光滑的背脊,从后
面抓住了双乳用力的揉搓、捏弄,乳房象大馒头一样在胀大,王熙凤发出爽极了
的浪叫:“啊……啊……好兄弟……你的……肉棒……好大……好美……好……
好过瘾……啊……”

这时王熙凤的小穴已经被干的大开,淫水如同泄洪一样流出,使得大肉棒出
入更加顺畅,交合之声不绝于耳,突然袁承志把插的过瘾的大肉棒整个拔了出来,
带得淫水四处飞溅。

王熙凤只感到全身一阵空虚,要多难过有多难过,不由的发出哭声道:“好
……好兄弟……嫂子要……快……肉棒插……插小穴……不要拔出来……呜呜…
…嫂子的乖兄弟……好……哥哥……亲爹……我要……肉棒插穴……”

叫到一半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哎呀”的惨叫声。

原来袁承志把拔出来沾满了淫水的大肉棒对准了王熙凤的屁眼,用力往里插
去,整个龟头已经陷入了屁眼的嫩肉之中,毕竟屁眼又窄又小,没有经过开垦,
况且袁承志的大肉棒又硕大无比,所以疼的王熙凤全身收紧,发出痛苦的叫声:
“啊……坏兄弟……好……疼……快……快拔出来……嫂子的屁眼……好痛……
不要插了……”

由于王熙凤的肌肤收紧,大肉棒无法在深入,袁承志不得不按兵不动,双手
在王熙凤的乳房、小穴上捏揉、扣弄,一边安慰道:“嫂子……好嫂子……没事
……一会就不疼了……”

不一会,在袁承志双手的魔力下,王熙凤全身兴奋起来,肌肉也松动了,口
中发出呻吟声,袁承志感到了王熙凤的变化,趁机大肉棒用力的向前一挺,“扑
滋”一声全根没入了王熙凤的屁眼中。

王熙凤不由惨叫一声:“哎呀……好疼……不行……兄弟快拔出来……太疼
了……”

王熙凤满眼泪水,脸色惨白,额头直冒冷汗,她只感到屁眼中火辣辣的发胀、
疼痛难忍,不由的用力的向前挣扎想摆脱肉棒。

但袁承志双手紧紧拉住王熙凤的肥臀不让她挣脱,同时袁承志感到屁眼中的
肉棒被紧紧的包围着,又胀又难过,不由的抽动起来,大肉棒在屁眼中出入涩涩
的,很是困难,但是有一种别有滋味的快感从大肉棒传遍全身,袁承志更加兴奋
的抽动,王熙凤却惨叫连连浑身疼痛欲死,好似撕裂了般不由的拼命挣扎,哭泣
的哀求道:“好……好兄弟……嫂子……受不了……不要……好疼……疼死嫂子
了……啊……呜呜……不要……兄弟……快停下来不要插了……嫂子求你了……”

她挣扎着反而好似配合着袁承志的大肉棒的出入,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
王熙凤两眼无光、脸色惨白如死一样,随着袁承志抽插的时间的流逝,王熙凤感
到屁眼中并不再那么疼痛,反而渐渐的一种难言的麻辣、酥麻,伴着少许的疼痛,
不知名的快感从屁眼中传遍全身,她也不再喊疼了,而是轻轻的扭动肥臀来配合
袁承志的抽插,袁承志这时感到王熙凤的屁眼并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涩,反而
湿滑了起来,使得大肉棒出入的畅快多了,不由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狠狠的抽
送,王熙凤也体会到了另一种小穴所没有的快感,不由的摆臀迎合起来,胯骨撞
击肥臀发出“啪啪”的击打声,王熙凤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啊……好……好
兄弟……不疼了……好过瘾……用力……插嫂子的屁眼……好爽……啊……乖兄
弟……的大……肉棒……好……好棒……干的嫂子的屁眼又……麻又痒……啊…
…”

“好嫂子……你的屁眼好紧……夹的大肉棒好……好爽……嫂子用力摇呀…
…好……个屁眼嫂子……太妙了……”

王熙凤胸乳急速的起伏,前后晃动好似要掉了下来,乳头又硬又挺,小穴之
中淫水不断的流出,全身香汗淋淋,但她仍然疯狂地向后挺动迎合。袁承志也忘
我的抽动大肉棒,次次深入屁眼狠狠的猛干,双手也不住的在王熙凤肥嫩的乳房
和小穴上来回玩弄,在这样的三面的夹攻下,王熙凤被一阵阵极度的快感征服了,
只有急速的喘息通过呻吟来发泄自己的快乐:“啊……好舒服……我的好……好
兄弟……乖兄弟……亲兄弟……干的嫂子的屁眼好爽……肉棒兄弟……用力……
用力干……干烂你……你这淫贱的嫂子……的屁眼……啊……兄弟……肉棒……
哥哥……亲夫君……嫂子全给你……你了……用力干……哦……啊……哦……”

王熙凤承受着大肉棒一波又一波凶猛的攻击,全身酥麻,屁眼深处又痒又酸
麻,不时的传遍全身每一处地方,小穴中也不断的收缩,淫水不断的涌出,王熙
凤兴奋的大声呻吟:“啊……好兄弟……好夫君……太美了……肉棒兄弟……你
的……肉棒……好粗……好热……啊……用力干……干……嫂子的屁眼……屁眼
好爽……好兄弟……你太会干了……嫂子以后都让兄弟……干……屁眼……啊…
…不行了……嫂子要泄了……啊……”

袁承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越插越快,越插越狠,王熙凤全身一阵颤抖,屁
眼收缩的咬着肉棒,花心一阵扩张,一股淫水急泄而出,小穴张合不已。王熙凤
发出满足的呻吟,袁承志从王熙凤的屁眼中拔出肉棒,快速无比的插入了王熙凤
极度兴奋的小穴之中用力的抽插,爽的王熙凤又兴奋起来疯狂迎合,在袁承志大
肉棒的有力的操穴下,王熙凤泄了一次又一次泄,她全身无力的仰躺着,袁承志
伏在王熙凤的身上,大肉棒仍在迅速的抽动,干了二百多下,袁承志只感到龟头
一阵舒爽不由的大叫:“哦……好……好嫂子……动起来……用力夹……夹肉棒
……啊……好……好爽……啊……要来了……”

一阵疯狂的极顶,肉棒往穴内深处插去,一股滚烫的精液急射入王熙凤的子
宫,爽的王熙凤花心大开也泄了出来,不由的呻吟着:“哦……哦……好……好
热……的……精液……啊……烫死嫂子了……啊……好……好兄弟……嫂子……
好……好爽……啊……嫂子又泄了……”

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后的快感,粗浊的呼吸在房间里回荡。王熙
凤都浑身是汗,袁承志温柔的抚摸着王熙凤的身体问到:“好嫂子,你快乐吗?
我干的你爽不爽?”

王熙凤略显羞涩的道:“嫂子被你干得要死了,嘻嘻,嫂子今天是最快乐了。”

袁承志急忙道:“嫂子,那么以后我天天让你快乐,好不好?”

王熙凤羞涩的点点头,袁承志看着王熙凤的羞态不由的得意的笑了起来。

袁承志得意的道:“那么你以后要经常让我干,做我的妻子好不好?”

王熙凤一听羞涩道:“兄弟,怎么没大没小的,我是你的嫂子,今天被你干
的很爽,早已把身心都给了你,怎么还说那样羞人的话。”

接着王熙凤继续说道:“我今天尝到男女交合的滋味后,才体会到什么是只
羡鸳鸯不羡仙了。太快乐了,我以后都愿意让你干”袁承志一听得意的笑道:
“好,不过我还是喜欢在性交时你是我的嫂子,那样更刺激。”

王熙凤娇羞地腻声道:“随你了,小坏蛋。”

第55章大威小乖

“坏兄弟,你的这个大家伙,肯定要让探春妹妹受罪的。”

王熙凤抚摸着袁承志的男人部分,恨恨地说道。

“呵呵,放心吧,到时候,我温柔一点。”

袁承志无耻地说道,当着王熙凤,说起与探春的事情来,居然毫不脸红,就
连一向泼辣的王熙凤,也觉得袁承志胜过了自己。

王熙凤再次说起准备婚事的事情,详细而具体,袁承志听得不由暗暗惊讶:
这个王熙凤,还真是做管家的材料,这么多琐碎的小事,都记得一清二楚。

王熙凤把婚事的准备工作安排完毕,两人也在笑闹中穿好了衣服。恰在此时,
薛宝钗回转来进了房间,袁承志看着王熙凤直笑,王熙凤被他笑得双颊晕红,只
敢用眼睛大发娇嗔,寻机在袁承志的腰间拧几下出气。

薛宝钗兴奋地说着香水作坊中的事情,柳如是一边温婉地相陪,袁承志也附
和几句,薛宝钗似乎完全没有注意袁承志和王熙凤之间的微妙关系。

“薛姑娘,既然你对我的香水作坊这么看好,我想,我这香水和沐浴液的生
产和销售,就由你和如是两人来管理,如何?只是记得把账目搞清楚就好了。”

袁承志见薛宝钗如此兴奋,就顺口给薛宝钗安排工作。

“好啊。”

薛宝钗兴奋地点点头,美眸望着袁承志,“袁公子,有了这两项的收入,支
撑你这一万大军,足足有余了。”

薛宝钗明白了袁承志的事业,对于他如此拼命挣钱的事情,也就理解了。

“嘿嘿,哪里会够?我的大军,不是一万的问题,将来至少有几万,到时候
再说吧。”

袁承志一句话,又把薛宝钗给惊讶了一把,她的芳心震动,不由低头沉思。

“公子,我觉得,你如今的香水作坊,是不是规模太小了?不如到别处建几
个分厂,一起开工,肯定产量能够大一些。”

薛宝钗立刻提出了意见。

“好啊,这件事,你和如是两人操办吧,你们自己做主就是了。”

袁承志拉过柳如是,将她的玉手交到薛宝钗手里,微笑道:“薛姑娘,这香
水和沐浴液的事情,就由你主持,如是帮忙生产,当然,如果忙不过来,你可以
随时找我要人,如是有时还要忙军械的事情,你尽量安排好吧,我就把如是交给
你了。”

“啊?袁公子,柳姑娘也是一大才女啊,让她在我手下干活,不是太委屈了
吗?”

薛宝钗目光里透着狡黠,让袁承志一听就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无非是明确
两人的具体负责范围。

“呃……薛姑娘,我看,不如这样,如是专门负责技术方面的问题和账目,
你就主要负责生产的安排和销售,怎么样?”

袁承志一句话,把薛宝钗给佩服得五体投地,她这才明白,这个身具大才的
袁承志,居然有如此的洞察力!顿时连连点头应下:“好,这事情,我明天就办。”

“好,关于香水和沐浴液的事,就暂时先这样了,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你
们再直接找我。”

袁承志安排完,薛宝钗和王熙凤看了看天色,已近黄昏,便要告辞。柳如是
哪里肯放?她混迹秦淮河畔,对于薛宝钗和王熙凤,都是慕名已久,坚决要留下
二人吃饭,袁承志连忙让下人准备饭菜。

王熙凤再次备细地将婚事中的注意事项之类的又叮嘱了一遍,听得袁承志直
皱眉头,便让柳如是记下了这些,自己乐得省心。王熙凤只好再次叮嘱柳如是一
番,直到柳如是都记下了,王熙凤这才娇嗔道:“只是不知,我们如此忙乱,都
是为了什么人啊,他居然在一旁喝茶,真是好自在啊。”

柳如是听得直笑,薛宝钗也不由莞尔。

“嘿嘿,谢谢嫂子了。”

袁承志当头一辑,反逗得王熙凤咯咯直笑,四人说笑间,便上齐了饭菜。

席间,薛宝钗便对香水作坊的事情大加筹划,柳如是一旁补充,王熙凤也时
不时地出出主意,这顿饭简直成了名符其实的工作餐。袁承志看着三个工作狂一
般的女人,倒也乐得享受,见她们说的不合适处,也指点一番,顿时令三女美目
瞪大,对袁承志的意见,惊讶不已,因为她们每次讨论到关键处,觉得没有思路
的时候,袁承志的一句话,便让她们立刻茅塞顿开,三女中,尤其是薛宝钗,再
次见识了袁承志的胸中珠玑,芳心愈加震动无比,一双美目,更是盯住袁承志不
放,似乎舍不得离开。

薛宝钗本来与贾宝玉已经订婚了,现在居然不由自主地拿袁承志和贾宝玉做
比较,比较之下,顿时发觉,如果说袁承志是展翅高飞的大鹏的话,贾宝玉这个
只知享乐的贵公子,简直就是屋檐下的麻雀。薛宝钗本来就热衷于仕途经济,如
今袁承志恰好做的就是这方面的事情,因此薛宝钗这才揽下香水和沐浴液的管理
工作,薛宝钗心中有一种感觉,仿佛自己将要从事的这份工作,就是自己的最终
追求目标。

王熙凤泼辣活泼,柳如是妙语如珠,薛宝钗左右逢源,再加上袁承志才华横
溢,说出来的新鲜事,更是让三女不时赞叹,四人这顿饭,倒是吃得其乐融融。
刚吃完饭时,忽然院子里传来一声怒吼:“吼……”

三女立刻惊得面无人色,娇躯颤抖。

“不用怕!”

袁承志沉喝一声,身影已杳,三女抖抖颤颤,半天才反应过来,只有王熙凤
胆子大一些,见那吼声竟然更加大了,似乎里面还夹着袁承志的清啸声,便壮起
胆子,探头看向院子里。“啊?”

王熙凤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玉手微伸,就要去捂嘴,似乎觉得自己的反应有
些不全适。

“怎么了?”

柳如是为人任侠,胆子也不小,凑近了王熙凤,向院子里看去,“啊?”

也是惊呼一声,薛宝钗听得她们两人惊呼,不敢去看,只是坐在一旁,芳心
里大乱。柳如是和王熙凤看到了什么?原来,院子里有两团白影,正如疾风骤雨
一般向袁承志攻击,吼声如雷,一旁一个高大的哑巴,拍着手啊巴啊巴地叫着。

只见袁承志与那两团白影斗得天昏地暗,拳风呼啸,柳如是和王熙凤不懂武
功,只以为袁承志要吃亏,芳心里也是跳个不住,担了好半天的心,才见袁承志
收了势子,两团白影停住时,柳如是和王熙凤这才看明白,原来,两团白影竟然
是两只长毛白猿,个头如人,模样古怪,长毛吓人,姿势威猛,此时竟然依偎在
袁承志身上,又是抓又是叫,袁承志却是咧嘴大笑,似乎也极是兴奋。

柳如是虽然胆子不小,也学过一点点武功,可她的武功,跟袁承志这位正统
的华山弟子比起来,简直是天攘之别,自然也看不懂袁承志刚才与两只白猿的比
武,如今见袁承志跟两只白猿如此亲热,虽然放下了心,却极是惊奇,王熙凤哪
里见过山野间的动物?看到袁承志与两只白猿的亲热样子,芳心里只是乱跳不已,
看到袁承志带着两只白猿,奔书房而来时,王熙凤更是吓得惊呼一声,退到薛宝
钗身边,揪住薛宝钗的衣襟,犹自心跳不已。

柳如是此时反而胆子大了起来,站在书房门口,迎面看到袁承志跟两只白猿
异常亲热地走了过来,后面那个身材高大的哑巴也满脸笑容地跟了过来,袁承志
见柳如是站在门口,笑道:“如是,不用怕,它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是我的老朋
友呀。”

“嗯。”

柳如是答应一声,却也不敢伸手去摸两只白猿,也站得远远的。

袁承志挟着两只白猿,坐到离薛宝钗和王熙凤较远的地方,因为他一靠近两
人,见两人花容失色的样子,只好笑笑,出声安慰道:“不用害怕,是我的朋友。”

两女虽然知道没有危险,可是那种心底里对野生动物的恐惧,不是一时能够
去掉的,尤其是这两只白猿的个头相当大,浑身是毛,她们两人无论如何也不敢
接近,只吓得互相依偎在一起,美目中完全是恐惧。

袁承志跟两只白猿玩闹了一阵,这才笑道:“薛姑娘,嫂子,你们不用害怕,
以后它们还能保护你们呢,呵呵。”

袁承志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又向大威和小乖解释了一番,这些人都是他的
亲人,大威和小乖明白了之后,就想与王熙凤,薛宝钗二人亲热一下,结果把她
们更是吓得花容失色,差一点就要逃出去了,袁承志只是大笑,柳如是倒是走上
前来,抚- 摸了一下大威和小乖,大威小乖兴奋不已,吱吱乱叫。

袁承志向哑巴打了一番手语,让哑巴带大威和小乖出去了,三女这才恢复了
平静,王熙凤和薛宝钗犹自俏脸上带着香汗,显然刚才心情确实紧张。袁承志连
忙安慰了一番,王熙凤和薛宝钗便告辞而去,袁承志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大约晚
上八点,便吩咐哑巴和大威小乖在背后悄悄送二女回去。

袁承志告诉柳如是,自己晚上有事,便踱了出来,信步往听雨轩而来,刚一
到门口,护卫队长立刻大声道:“公子好!”

袁承志只是微笑着摆了摆手,往里走去。

“公子,您回来啦?”

迎上来的,首先是诗儿这个小丫头,看到袁承志回来,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
声音更是激动,上前一把拉住袁承志的胳膊,“公子爷,您今天出去一天了,也
累了吧?奴婢给您放洗澡水,您先洗个澡吧。”

诗儿勤快地拉着袁承志,进了金九龄自己的房间时,诗儿立刻命人准备洗澡
水。

“呵呵,诗儿,你……还疼么?”

袁承志询问时,目光却看向了诗儿的胯间,诗儿知他询问的是昨晚的后遗症
的问题,脸色一红,娇羞不已。

“公子,奴婢没事了,谢谢公子询问。”

诗儿是真正的小宫女,如今也没个身份,对袁承志来说,只是个小奴婢罢了,
故此必须清楚自己的身份。

「下集预告:袁承志鸠占雀巢,不知又会有什么新的变故?敬请期待。」

第56章假装洗澡

“呵呵,诗儿,以后不要这么说话,坐下吧。”

袁承志见诗儿一直侍立在自己身旁,轻拍了拍她的柔肩,无限怜惜地说道。

“公子爷,在您面前,诗儿哪里敢坐?”

诗儿却是说什么也不肯坐下,忙来忙去,沏茶倒水,袁承志无奈,只得等她
倒完了水,这才将她揽在怀里,柔声安慰。

“公子爷,您这两天,变化很大。”

诗儿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见袁承志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吓了一跳,连忙改
口,“公子爷,奴婢说错了,您别生气。”

诗儿可是见惯了自家公子爷生气时惩罚下人时的残忍,如今见自己得意之下,
一句话就惹恼了公子,顿时吓得身体打颤。

其实,袁承志听到诗儿这句话时,却是心里一惊,原来,自己还是没有把金
九龄的性格学过来,只是在担心自己会露馅,哪里是在生气?袁承志正在考虑,
如果诗儿识破了自己,应该怎么办呢。见诗儿如此害怕,便轻拍着她的柔肩,笑
道:“我哪里生气了?我的小诗儿,不要这么害怕,没事的。”

“公子不生气就好,奴婢不敢惹公子生气。”

诗儿虽然已经被袁承志临幸,却不敢以太子妃自居,此时被袁承志搂住,也
只是乖巧伶俐,芳心里只是陪着小心。

“我哪里……”

袁承志说到这里,忽然听得房顶上一声轻响,立刻心中留了意,他的话却毫
无迟滞地说了下去,“……生气了?你不用这么小心。”

袁承志亲了亲诗儿的脸蛋,抚弄着诗儿的玉手,却是留意着房顶上的动静,
“诗儿,洗澡水弄好了么?”

“嗯,这就好,我再去看看,试试温度。”

诗儿连忙从袁承志怀里挣扎而起,来到木桶前,伸手探进去,转回头来,娇
笑道:“公子,温度刚刚好,您来洗澡吧,奴婢帮您宽衣。”

诗儿来到袁承志面前,无限满足似地伸玉手帮袁承志脱衣。

“好,我这就洗澡。”

袁承志却握住诗儿的玉手,悄声说道:“诗儿,我说什么,你只管应答,不
要露出任何破绽。”

“公子,您这衣服,真是难脱呢。”

诗儿樱唇微启,嘴里说着话,却是点了点头,示意袁承志自己听明白了,虽
然目光里有些疑惑,不知道公子搞什么鬼,可公子的话对她来说就是命令,只要
执行就好,她又怎么敢问缘由?

“哎呀,终于脱下来了,呵呵。”

袁承志的衣服,根本就一件也没脱,他去拖着诗儿来到木桶边,袁承志伸手
哗啦哗啦搅了几下水,“诗儿真懂事,这水温刚刚好,呵呵。”

袁承志说着话,用目光示意诗儿别出声,却是将诗儿抱起来,哗啦一声水响,
将诗儿放进木桶中,随后袁承志搅了搅桶里的水,“哇,真舒服,洗个澡,就是
舒服啊。”

再次搅了几下水,然后用目光示意诗儿,并伸手划了几个小圈儿,诗儿顿时
会意,不顾自己穿着衣服,便坐在木桶里,时轻时重地搅动着里面水,宛如袁承
志在洗澡一般。

袁承志伸食指在嘴边一竖,意思是让诗儿禁声,诗儿连忙点头,袁承志再次
用手划了个圈儿,诗儿连忙搅动桶里的水,嘴里说道:“奴婢来帮公子爷洗澡。”

又搅了几下水,袁承志大喜,冲诗儿竖了一下大拇指,随后转身轻轻推开窗
户,身子如飞絮一般,一飘而出,倒把诗儿吓了一跳,张大嘴巴,没敢叫出声来,
捂上了嘴巴,却又赶紧搅动几下水,故意发出声音,她虽然不知道公子要做什么
事,想来让自己搅动水的事情,也是极为重要,便搅个不停。

袁承志悄无声息地便来到了房顶,果然,房顶上有一个黑影正隐在黑暗中,
袁承志的眼睛有夜视功能,见此人是个身材瘦小的汉子,背后背着一把如匕首般
的刀子,袁承志仗着武功高绝,悄无声息地掩上身去,将那把小刀悄悄拔出,那
汉子似乎在忙着揭开房顶上的瓦,根本没有觉察到,袁承志身子一飘,闪出几丈,
故意在房顶上弄出一丝响动,汉子顿时惊觉,见有人来,便要拔兵器,伸手一摸,
我的刀!

汉子气急之下,就要逃跑时,忽然见袁承志手里拿着一把刀,分明就是自己
背上的刀,汉子大惊,既不敢上前,也不敢逃走,一时僵住了。

“是朋友的,就跟我来。”

袁承志聚气成线,将声音送入汉子的耳中,汉子听得耳边如雷般震响,吓了
一跳,见袁承志展起身法,那份轻功,真如飞鸟一般,汉子顿时不服气起来,也
展开身法,追向袁承志,两人一跑一追,不一会儿便跑到了一处僻静处,袁承志
停下身子,回头笑吟吟地望着汉子。

“你……你是什么人?”

汉子有些心慌,面前这人,身材高大,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自己
的刀拔走,这可不是一般的本事,至少比自己的本事要高出甚多,汉子自知难以
匹敌,心里发怵,怯声说道。

“我乃袁承志,请问英雄怎么称呼?”

袁承志抬手将刀丢还了汉子,“适才开个玩笑,请英雄不要介意。”

“不敢,我算不上什么英雄,名叫胡桂南,谢相公手下留情。”

胡桂南嘴上两撇如鼠须,也是非常客气地说道。

“原来是胡兄,呃……难道,是号称圣手神偷的胡大哥?”

袁承志忽然想起,自己当年看碧血剑这本书的时候,似乎有个叫做胡桂南的,
却是个神偷,连忙问道。

“啊?呵呵,难得相公竟然知道贱号,名不符实啊,呵呵。”

胡桂南干笑道,想起刚才袁承志竟然在自己背后抽走了自己的刀,胡桂南哪
里敢骄傲?

“既是胡兄,兄弟想请胡兄到舍下一叙,不知胡兄可肯赏面?”

袁承志拽起文来,倒也蛮象样子,还一边拱手为礼,真象是个闯荡江湖的书
生呢。

“袁兄刚才手下留情,怎敢不遵?”

胡桂南也豁出去了,反正人家要杀自己,刚才就有机会杀,何必再把自己请
到家里慢慢杀?

“好,胡兄请随我来。”

袁承志展起身法,神行百变的轻功,果然是江湖一绝,即使是这位圣手神偷,
素以轻功见长,仍然无法追及。

“好轻功!”

胡桂南大声赞道,也展开轻功,迅速跟在袁承志身后,江湖朋友,便是如此
相交,倾盖如故,瞬间两人就似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这也是因为胡桂南对袁承
志倾心到了极点,觉得袁承志如此高绝的本领,存了结交之心。

袁承志带着胡桂南,两人只一刻间,便回到了袁承志的那所大宅子,袁承志
不走正门,两人都是穿房越脊,袁承志飘身进入他的书房,胡桂南也是飘身而入,
袁承志立刻沏茶倒水,微笑道:“胡兄,这就是舍下,请坐。”

胡桂南此时见袁承志浓眉大眼,一脸正气,心下更是佩服,又见他有这么一
所大宅子,想来必是富贵人家,便客气道:“打扰相公。”

“哈哈,胡兄,你太客气了,我叫袁承志,难道胡兄不肯下交么?”

袁承志爽朗地笑道,望着胡桂南,把个神偷看得有些窘迫。

“袁兄本事高绝,胡某万万不如,即便想要结交,也是有些不敢高攀。”

胡桂南虽然号称圣手神偷,倒也不是见什么就偷什么,也是偷门的老祖宗,
所谓盗亦有道,在江湖中,胡桂南名气也是不小。

“呵呵,胡兄客气,喝茶。”

袁承志端茶示意,正在此时,窗外呼地一声,跃进了一人,正是哑巴,见袁
承志与胡桂南端茶相敬,便冷气森森地站在袁承志身边,也不答话。

“袁兄,这位兄台身手如此厉害,难道是贵属下么?”

胡桂南看到了哑巴跃身入窗的身法,心里更是惊异,袁承志的轻功跟哑巴的
轻功,却并不是一个门派,哑巴的轻功自然是华山派的轻功,那飘逸的身法,让
胡桂南赞叹不已,有仆如此,主人的高明,更是显然了。

“呵呵,胡兄,这位是我的一个长辈,因天生聋哑,不能说话,请胡兄见谅。”

袁承志拱手客气道。

“岂敢。”

胡桂南也拱手还礼,“不知袁兄相邀,有什么事情?”

胡桂南眯着眼睛,望着袁承志,他虽然佩服袁承志的功夫,却还不敢完全相
信袁承志,便客气地询问。

“呵呵,胡兄来到金陵,想是为了那马士英的茯苓丸么?”

袁承志见胡桂南听了后脸色一变,以为自己猜的中了。

“袁兄,本来我是在金陵胡混罢了,听说武林中要举行什么泰山大会,我便
想去参加一番,只是前几日见到北方客商金九龄非常阔气,想来必有异宝,便来
瞧瞧,至于那个什么茯苓丸,兄弟倒没打它的主意。”

“哦,呵呵,胡兄,既然你出来行事,我也不让你空手而回,我这里有五百
两的银票,请胡兄笑纳。”

袁承志随手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推了过去,“请胡兄不用客气。”

“哎呀,袁兄弟,我年长几岁,就托大了,你也太让哥哥我羞愧了,我怎么
能要你的银票?还请兄弟收回去。”

胡桂南摇手示意,将银票推了回去,“大家武林一脉,今后就是兄弟,还请
袁兄弟不要跟哥哥我客气,若有差遣,请兄弟明说。”

胡桂南见袁承志询问茯苓丸的事情,他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想来袁承志肯
定是想要得到那个叫做茯苓丸的东西了。

“胡大哥说的不错,兄弟确实需要那个茯苓丸,如果胡大哥能够帮兄弟一把,
取到那个茯苓丸,兄弟这五百两银票,就算是路费了,胡大哥取回来后,兄弟再
加补偿。”

袁承志将银票往胡桂南面前又是一推,笑吟吟地望着胡桂南。

“哎呀,袁兄弟,你这是干什么?我怎么能收你的路费?呵呵,今日兄弟手
留情,对哥哥已经仁至义尽,些许微劳,我也只是顺手牵羊罢了,既然兄弟要那
东西有用,想来自已去取也不是办不到,只是无暇去取吧?”

胡桂南名气很大,江湖经验自然也多,他当然看得出来袁承志想要结交自己
的心意,再加上他非常佩服袁承志的武功和为人,心下暗自得意不已。

第57章探亲别墅里的春光

“胡大哥这话实在是太抬举兄弟了,谢谢胡大哥。”

袁承志拱手道,“胡大哥可知道最近江湖上有什么大事么?跟兄弟说说?”

“哎呀,兄弟不说,我倒忘记了,十五天后,南方诸省将要送漕运到京城,
江湖上的朋友,不少都在打这漕运的主意,嘿嘿,难道,兄弟也想参与?”

胡桂南倒是爽快,立刻将漕运的事情说了出来。

“漕运?是准备给大明的军队用的军饷么?”

袁承志虽然听说过漕运的事情,当时的京杭大运河,可是南北水运的重要交
通干道,劫漕运?这主意似乎也不错。

“是啊,江南富足,大明的国库,主要收入在江南,十天后,漕运的船只,
将来到金陵,不知相公是不是要打漕运的主意?”

胡桂南认真地盯着袁承志,“相公当世豪杰,处于乱世之中,难道就不想做
些什么?如今的大明江山,处于危亡之际,北有满清,内有闯王等义军,相公难
道就甘愿做一个安善良民?”

“啊……胡大哥,你可以帮我联络江湖上的众位好汉,凡是来投奔袁承志的,
一律厚待,我袁承志当此乱世,自然要做些什么,我的志向,一方面要将满清赶
出关外,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平定内乱,让百姓有一个安定的国家,袁承志
今生为此而努力,不知胡大哥可愿助兄弟一臂之力?”

袁承志知道胡桂南也是江湖上的好汉,义之所至,自然无反顾之理。

“好!好兄弟,我胡桂南虽然不是什么侠义英雄,却也愿意为百姓尽一份力!
我以后就跟着袁兄弟了,如果遇到江湖上的好朋友,我一定要让他们来投奔袁兄
弟。”

胡桂南拱手告辞,袁承志于深夜中,送出书房门口,胡桂南纵身上房,越脊
而去。这胡桂南一去,居然引来了许多江湖上的绿林英雄,这是后话。

袁承志回到书房,与哑巴比划了一番,告诉他自己要出去,让他保护好院子
里的人,哑巴与袁承志如亲人一般,袁承志的事情,当然就是他的事情,便点头
应允,袁承志这才出了书房,也是纵身上了房,越脊而去。

袁承志于半路上想了想,觉得元春刚与自己打得火热,也确实需要安慰一番,
便掉转了方向,直接奔元春的探亲别墅而去,来到别墅时,虽然是深夜之中,也
不由为别墅的豪华气派所惊讶:只见别墅的门口,大门高有三丈,上面雕刻着各
种精致古朴的花纹,在袁承志这个现代人的眼光看来,那简直就是古代的艺术品,
朱红的大门,高有二丈,上面遍布铜钉,两只尺余大小的鎏金虎头,嘴里衔着粗
如儿臂的门环,门前站着八个人,虽然接近深夜,仍然不敢懈怠。

袁承志当然不会走正门,只在正门远距离地看了看,便折转身,往旁边掠去,
寻到僻静处,纵身上了两丈多高的院墙,飘身落下时,只见院子里雕梁画栋,碧
檐青砖,亭台楼榭,碧水潺潺,苍松翠柏,花草石阶,到处是鎏金的装饰品,四
处是白玉般的大理石,外面尚且如此,房间内的布置,自然可以想见,简直是极
尽奢华之能事。

袁承志略一打量,便借着夜色的掩护,飞身往深宅内院走去,想来元春娘娘
不可能住在一重院落。

袁承志纵身走上了足有百米长的走廊,见下面池水中莲叶深深,游鱼不断,
整个走廊竟然是柏木制作,耐水且木质坚实,简直奢华到了极点,更加奢侈的是,
走廊的扶手,用的都是上好的鎏金大理石,颜色如白玉一般,还雕成了姿态各异
的狮子头,袁承志乍一看去,还以为到了芦沟桥呢。

袁承志一直穿过了四道月亮门,仍然不见内院的踪影,袁承志有些着急,见
自己身处花园中,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后花园,却又不好找一人来问,无奈之下,
只得再次纵上房顶,观察了一下这个别墅的规模,心下更是感叹:这别墅建得也
太大了些,虽然夜晚能见度极低,但以自己的目力,总应该能看到百米开外,可
自己往后面看去,竟然看不到尽头!

袁承志脚下一滑,赶紧稳住身形,往房顶上的瓦摸了摸:琉璃瓦!檐角的飞
檐,居然是用类似水晶的石头做成!袁承志差点要掰下一块拿回去卖。心想,这
东西当然不是真正的水晶,可这种石头,想来也不是平常可以买到的,想不到这
个别墅里居然使用了这么多!袁承志来到屋脊上,纵目看去,夜深了,前面的灯
光极少,袁承志只好冲着有灯光的地方掠去。

那是一排六间的西屋(门朝东)东面有院墙组成一个单独的小院,院墙青砖
砌成,墙头铺着琉璃瓦,院子里各房间的小门,全是木质,门上雕刻着精致的木
花,把手上都是一只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鸽子,上面还特意弄了几个指印,宛如鸽
子的翅膀,袁承志虽然远远看去,也知道握上去肯定挺舒服,窗棂上都是雕着精
美图案的木质花纹,窗纸居然用的是上等的沙宣,袁承志也喜爱书画,自然看得
清楚。

袁承志直接跃上墙头,迅速来到房顶,就听里面有人说话:“姑娘,明日建
香水厂子的事情,今天也不用太操劳吧,夜已经深了,姑娘还是早点休息吧。”

小莺儿?袁承志觉得非常意外,在这里,居然遇到了薛宝钗,这薛宝钗怎么
住在这里了?

“唉……”

薛宝钗轻叹了一口气,说起话来,那声音还是那样好听,“莺儿,你不知道
啊,建一个厂子的事情,不仅仅是找好了地点就可以,虽然房子是现成的,可是
里面的设备设置,也是一件大事,如果放置得不合理,会影响工匠们的工作,自
然就降低了产量,那样的话,我这事情就做得太差了,袁公子如果问起来,我怎
么好意思?”

那娇柔温婉的声音,听在袁承志耳朵里,万分感动:这个薛宝钗,还真是尽
职,这才半天不到的时间,她居然找好了厂址,现在竟然在筹划厂房内的工具布
置的问题!

袁承志差一点要进房去嘉奖一下薛宝钗,强自忍住了那股冲动,再仔细地听
了下去:“莺儿,我觉得不如去找元春娘娘,让她也帮着参谋一下,你看一下,
元春娘娘睡下了么?我总觉得自己的设计不能让人满意,唉……”

薛宝钗又叹了一口气,听在袁承志耳朵里,顿时心疼无比:好姑娘,不要这
么操劳,会老得很快的呀。

“哎呀,我的姑娘,你如此为了袁公子出力,不知袁公子知不知道心疼你呢,
再说了,此时已是深夜,贤德妃娘娘肯定已经睡下了,您还是休息吧,如果熬坏
了身子,我可得找袁公子帮您要些补偿才行,嘻嘻。”

莺儿似乎在跟薛宝钗撒娇一般,笑语如珠。

“小莺儿,哪里来的那么多话?快帮我去看一下,如果贵妃娘娘睡下了,你
回来就是了。”

薛宝钗语气里似乎有些娇嗔,“那个冤家,唉……”

一声叹息,柔肠百转,“我只是要把他安排给我的事情做好,他怎么对我,
我能要求他什么?”

语声轻微,与平时的左右逢源的潇洒模样,判若两人。

袁承志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薛宝钗对自己的心意,激动之下,那种想要进屋去
的冲动愈加强烈,却仍然不敢上前开门,心痒难搔之下,便依上次的方法,从窗
户处将身子倒挂,用舌尖舔开窗纸,向房间里望去。吱哑一声,莺儿拉门而出,
夜色深深,当然看不到窗户前的袁承志,她也只是一直往前走,开了院门,径直
往对面望去,随后关了院门,回转房内。

机灵的袁承志,当然立刻明白了,元春娘娘居然就住在薛宝钗这个小院的对
面!呵呵,总算是找到了!袁承志心下暗暗生气:这荣国府,居然给元春建了如
此大的一所别墅,这也太难找了。此时的袁承志,却是小心地往房内望去,见薛
宝钗正坐在小桌前,玉手里拿着几张宣纸,在上面描来画去,时而低头描画,时
而仰头沉思,如云的秀发,披散开来,散落在她带着曼妙线条的柔肩上,弯弯的
秀眉,微微皱起来时,让袁承志就心里一疼,恨不得将她搂在怀里怜爱一番。

想起薛宝钗如此勤奋,居然是在为自己的香水作坊而辛劳,袁承志极为感动。
美女专注工作时的模样,充满着一种文静的美,那微翘的好看的嘴角,挺直的小
琼鼻,时而忽闪一下的美眸,娇嫩雪白的脸蛋,在袁承志看来,这个为了自己的
香水作坊勤奋工作的薛宝钗,简直无一处不美。

玉唇微张,露出洁白而整齐的一口小白牙,一双美眸弯成了一条缝,颤动着
的长长的睫毛里,露出一线宝石般的黑眼珠,额头舒展开来,真如运动着的嫩白
美玉,——啊,薛宝钗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太迷人了,袁承志心里一荡,薛宝钗
却低下头去,美眸瞬间睁大,玉手里握着一支纤细的小楷羊毫,在面前的宣纸上,
又描了几笔。

“姑娘,元妃娘娘已经睡下了,我看您也该休息了,洗澡水我准备好了,姑
娘快点洗洗睡了吧。”

莺儿走进房间,见薛宝钗仍然坐在桌前,便出声催促,“快点吧,姑娘,要
不一会儿水就凉了。”

“嗯。”

薛宝钗似乎无意识地轻嗯一声,又抬起臻首,目光没有焦距地望着窗户,那
神情,分明是在考虑一个什么问题,胸前明显的两团高高鼓起,托在桌面之上,
更加显得挺拔,隔着惹人遐思的纱衣,里面的小衣若隐若现,这种朦胧之美,更
加让窗外的袁承志心里痒到了极处。

“唉……姑娘简直是着了迷了,这可怎么是好?”

莺儿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试着木桶里的水温,摇了摇头,不敢再催薛宝钗,
只得搬了一只小凳子,坐在薛宝钗身后,默默地注视着神情专注的薛宝钗。

「下集预告:袁承志深夜来到元春的探亲别墅,要有什么作为?敬请期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