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拯救大明美眉(全)-23

  

第70章美目中的光彩

“是啊,公子何事?”

正在收拾场子的红娘子,见袁承志是个身材高大的翩翩佳公子,身上衣服质
料都是丝质,显然也是家境不错,往脸上看时,这公子的肤色并不很白,要说看
衣服,应该是一个富家子弟,看肤色嘛,显然这位公子的体质还不错,只是显得
瘦而且高,那双大眼睛上面,两道浓浓的眉毛,整张脸显得颇有男子气。

红娘子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袁承志的时候,芳心里忽然一动,忍不住将眉目
低垂下去,芳心里却是奇怪不已:自己走南闯北,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怎么忽
然没了自信?越是起到这里,小心脏越是有如鹿撞,欢跳不已,顿时脸如涂丹,
泛起两抹晕红。

“在下袁承志,今日闲逛到此,见红娘子姑娘技艺非凡,特来邀请,不知红
娘子班主,可否到寒舍献艺?”

袁承志心想,总不能说邀请她跟着自己打天下吧?虽然依红娘子的性格,根
本就是造反一族,可如今不是还过着流浪艺人的生活嘛。

“袁承志?”

红娘子无意识地重复了一下袁承志的名字,美目定定地盯着袁承志的一双大
眼,空洞了一下,忽然美目一闪,似有所悟一般,“不知袁公子,跟袁督师,可
有关系?”

“啊?想不到红娘子班主,居然知道先父。”

袁承志故意酸酸地跟红娘子掉文,听到红娘子说到袁督师,脸上立刻露出兴
奋神色,同时向红娘子深施一礼,“袁承志在金陵,也算是小有薄产,请姑娘到
舍下一叙,姑娘可肯答应?”

“好啊。”

红娘子的性格,果然爽朗,回头望了一下众人,说道:“袁公子,我这个杂
耍班子,有十五个人呢,一起住到贵府,不知合适么?”

红娘子美目流转,身体转动之间,一身红衣飘动如火,更显出那种矫健的活
力。

“没有问题,就算有几百人,我府里也住得下。”

袁承志听得红娘子答应了,顿时露出喜色,“那就请姑娘快点收拾。”

“好吧,既是袁督师公子相邀,怎能不去?只是叨扰公子了。”

红娘子按照江湖上的礼节,拱手为礼,美目再次在袁承志身上转了一转,回
头向众人吩咐道:“大家快点收拾,今天我们到袁公子府上去献艺。”

“好啊。”

众人一听,又有了生意,都兴奋起来,收拾起东西来,手脚更是麻利,片刻
间收拾好了应用之物,全都装上了一辆大马车,大家坐上马车,见袁承志居然是
走着过来的,红娘子伸手招呼道:“袁公子,您也请上车吧。”

“不用了,我在前面带路就好,很近的。”

袁承志却是看向了红娘子的手,见她手上皮肤明显有些粗糙,肤色微黑,他
心里一疼,看向红娘子的身材时,见她红衣包裹中的玲珑身段,硕大的胸部怒挺
着,坐在马车上时,两片肥厚的雪臀,将那红色的裤子给撑得满满的,颤抖着顶
起裤子,直欲破衣而出,袁承志不好如此盯视一个女子,便收回目光,展开木桑
所授神行百变轻功,迈起潇洒的步子,走在马车前面,看似不快,却是一步跨出,
居然有近一丈,红娘子也是识货之人,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

以红娘子看来,袁承志一脸的书卷气,应该是个腹有锦绣文章的秀才之类的
人物,可从袁承志显露出来的武功来看,这位袁公子显然是文武双全的人物,红
娘子不觉间芳心震动,自己云英未嫁之身,遇到俊逸佳公子,自不免芳心大乱,
转脸又觉得自己一个流浪卖艺的江湖女子,岂能有如此妄想?便熄了那份念头,
专心地观察着袁承志运劲使力的法门,只见前面的袁承志,大袖飘飘,步履从容,
红娘子再次觉得芳心里一晕,一迷,一颤……那双美目,便迷离起来。

走在前面的袁承志,心里也是在转着邪恶的心思:自己如今遇到的红娘子,
显然是还未嫁人,只是不知她与李信是否已经认识。虽然袁承志并没有再次回头,
可脑海中一直转着红娘子一身红衣,在钢丝绳上面翻腾跳跃的矫健身影,眼中所
见,却似乎完全是剥了衣服时红娘子仍然在做着那些动作时的情景,顿觉心痒难
搔。后面马车上的红娘子,却不知自己一番表演之下,居然被这只大色狼给盯上
了,而且,貌似她已经逃不脱他的狼爪了。

袁承志来到自家府门前时,却见府外围着许多大明士兵,袁承志虽然奇怪,
心里却并不害怕,迈步上前时,家人(其实是五毒教众)连忙上前一步,跟袁承
志说了情况。原来是当时的五省总督左良玉到了,袁承志只是纳闷,这左良玉难
道又来找自己借兵?心里转着心思,却是吩咐家人将红娘子一行人暂时先安排住
下来,红娘子以为袁承志是要自己等人准备在他这里献艺多日,丝毫也不觉得奇
怪,随了家人去了。

“哎哟,袁兄弟,呵呵,几日不见,袁兄弟越发神气了呢。”

左良玉大笑着迎上了袁承志,伸手拉住袁承志的手,满脸堆笑,“兄弟,快
坐下,刚才出去了?”

“嗯,左将军请坐。”

两人谦让了一番,坐定后,袁承志仔细观察左良玉的情形,发觉他睁大眼睛
望着自己,心里不由疑惑,“左将军,来到寒舍,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袁承志想来,左良玉是当时的名将,肯定不会无故跑到自己家串门玩。

“哎呀,袁兄弟,老哥我打仗辛苦啊,手下这么多兵士们,也是需要钱粮养
着的呢,可如今的朝庭,却没有那么多军饷啊,再加上抚恤金,老哥我穷啊。”

左良玉一边说话,一边观察着袁承志的脸色,见他一脸平静,不由心下惊讶,
左良玉每到一富户,说到缺乏军饷时,富户都是一脸苦相,这袁承志也太平静了
吧?

“哦,左将军,我听说左将军很善于筹集军饷啊。”

袁承志倒不是听说,而是从历史上看到,左良玉筹集军饷的办法,无非就是
每到一处,象土匪似的抢掠,因此,大明军队所到之处,尤其是左将军的军队所
到之处,简直是怨声载道,鸡飞狗跳,民不聊生,袁承志这才张嘴揶揄道。

“唉,兄弟取笑了,老百姓给的那点儿钱粮,哪里够开销的啊,唉……兄弟,
老哥这次来,是想请兄弟帮我解决一些困难啊。”

左良玉见袁承志不开窍,干脆往明了说了,“我是想跟兄弟借一些银两,兄
弟作为大明子民,想来应该为国事尽自己一份心力吧?”

左良玉睁大眼睛,期待着袁承志的反应,他身后的四位来自关宁铁骑的亲兵,
手按在腰刀把上,虎目圆睁,看起来,一言不合,开打是完全正常的了。

“哦?”

袁承志不动声色,将左良玉身后几人的模样,自是看在眼里,心里冷冷一笑,
嘴上却道:“左将军,我袁承志作为大明子民,自然应当为国家尽自己一份力,
可我不事农耕,手无缚鸡之力,又没有别的收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唉
……”

袁承志慨然一叹,似乎在怨恨自己没有本事一般,“自古道,国家兴亡,匹
夫有责,我只恨自己没有办法报效国家啊。”

“哎?袁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这所大宅子,难道不是花钱买来的么?
还有,你既然做了西城的城门官,也是有俸禄的呀,怎么会没钱呢?”

左良玉这次,看起来是来者不善了。

“哦,左将军不说,我倒还忘记了,兄弟自从做了这西城的城门官,唉……
朝庭给的俸禄,都让我发给兄弟们了,其中的苦处,老哥是不知道啊。”

袁承志一脸苦相,摇头叹息。

“啊?你……”

左良玉顿时被噎住了,眼珠子转了转,又道:“袁兄弟,我既然来了,你总
要给老哥一个面子吧?给老哥弄几万两白银,你就是好兄弟,不然嘛……”

左良玉伸手从腰里拔出一把小匕首,拿在手里把玩,目光凶狠地看着袁承志,
却没有说下去。

哼,跟我来硬的?袁承志自然不会屈服,他似乎无意识地摇了摇手,其实,
这是他刚才跟家人商量好的信号,意思是调自己的兵过来,然后便跟着左良玉打
叉:“左将军,这个……几万两?哎呀,我得让手下人去四处借借,唉……我真
的想帮老哥多筹集一些啊,这个……我想问问,如果我筹集不到,将军要怎么处
置我?”

其实这话里分明就已经绵里藏针了,只是还没有翻脸而已。

“啊?呵呵,兄弟说哪里话来,只要兄弟努力去筹集,老哥也就感激不尽了。”

左良玉跷起二郎腿,悠闲地看着袁承志,“兄弟啊,你让你的家人四处借借
吧,至少要给老哥筹集五万两吧?”

这左良玉明着是筹集军饷,其实是故意来敲诈,看着袁承志惊慌的模样(装
出来的)左良玉觉得吃定了他。

“公子,后院准备好了。”

一个身材彪悍的家人,横着膀子,腆着肚子,来到袁承志面前,冲袁承志做
了个手势,这也是约定的,意思是院子外面的士兵也安排好了,袁承志站起身来,
拱手说道:“左将军,咱们一起去后院,看看我有多少银子。”

此时的袁承志,脸色间忽然从容起来。

“哦?”

左良玉不知袁承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去点数银子,还能有什么问题?
他大剌剌地站起来,身后的四人立刻跟上。虽然院子够大,可从书房到后院,也
只有几十米罢了,七拐八拐之下,很快也就到了。

“咦?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左良玉见后院一片小空地上,整齐地站着五十名穿着奇怪军装的士兵,看衣
服并不是大明的制式军装,却非常紧凑利落,队列前站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首领,
那玲珑的身段,矫健的身影,干净利落的声音,直把左良玉看得呆住了:“立正!
向右看齐,稍息。”

这可是左良玉从来没有听过的口令。

“报告公子,护院小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这娇艳的女首领,小跑着来到袁承志面前,挥手一个现代军礼,倒把左良玉
给惊了一跳,以为这女首领要上来打人呢。

“哦,大家稍息。”

袁承志一摆手,宛如检阅部队的高级将领,“何将军,你们目前在训练什么
项目啊?”

看到这里时,左良玉睁大了眼睛,尤其是面前被称为何将军的女将,那本来
柔顺的长发,高高束起,脸色显然是因为长期户外训练,晒得有些泛黑,爆乳翘
臀,脸上的线条柔和而美丽,行动之间,也是柔美中不乏刚健,左良玉觉得自己
心里噗噗噗直跳,这五十名士兵,给自己的感觉,怎么有了这么大的压力呢?左
良玉自己也暗暗奇怪,想自己剿贼之时,对方即使有上万兵马,自己也是冲进去,
杀出来,什么时候怕过?

“在练步枪。”

何捷曼妙的身体一转,回头向大家道:“今天公子亲自检阅,大家打起精神
来,先是固定靶,然后是移动靶,今天成绩前三名的,每人奖一万两!”

这何捷娇脆妩媚的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听在左良玉耳朵里,他既
是受用,又是震惊:一万两!我的妈呀。随随便便练练兵,就奖出去三万两?左
良玉更加疑惑了,这个袁承志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啊。

来到后院后,袁承志没再跟左良玉说话,左良玉也非常自觉地没有跟他说话,
他知道,在训练军队的时候,主将当然不希望别人来随便打扰,再说了,自己虽
然是五省总督,可在袁承志这里,毕竟是客人,最重要的,是袁承志对待自己,
此时似乎不那么尊敬啊。左良玉疑惑着看向袁承志时,见袁承志一脸严肃,只是
盯着士兵们的每一个动作,根本对他这个客人连问都不问。

左良玉身后的四人,有些不耐了,五省总督,在东南一带,那简直就是见官
大一级,这个袁承志又是什么东西了?居然如此傲慢?这四位亲兵,摩拳擦掌,
跃跃欲试,似乎要给面前这些人来个下马威,左良玉立刻发觉了这四个家伙的不
满,连忙摇手止住,并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先看看再说。

后院的小门处,静静地站着一个女子,一身紧身红衣特别显眼,高绾着的秀
发显得干净利落,身姿曼妙,静若处子,此时也睁大眼睛,看着后院里这五十名
士兵的训练。此人当然是红娘子,原来她来到袁承志府里之后,家人侍候着他们
将东西放好,红娘子就要找袁承志询问献艺之事,结果询问之下,说是来了后院,
便由家人带领着,跟了过来,来到这里之后,却见到了这里训练士兵的情形。

红娘子芳心里更是无法平静:这个袁公子,非官非将,训练了五十名士兵,
应该是为了自保,可他的这五十名士兵,怎么跟大明士兵不一样呢?步枪?是什
么东西?奖一万两!我的天啊。红娘子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万两,可真是被吓了一
大跳。

红娘子本身武艺高强,在看到带兵的何捷时,美目中光华猛闪,女子带兵?
红娘子芳心里一阵无法抑制的兴奋,本来她身为女子,带着一个杂耍班子,就已
经为时人所不解了,此时看到英姿飒爽的何捷时,红娘子立刻被强烈地吸引了,
芳心里对袁承志重用女子的行为,更是佩服不已,一双美眸,在袁承志和何捷之
间,转来转去,艳羡的目光,舍不得离开。

远远地竖起十根竹竿,上面各顶着一个瓷瓶子,左良玉目测了一下距离,大
概有二百多米吧,看着这边队伍中,士兵手里根本没有暗器之类的,再说了,即
便有暗器,二百多米,这不是开玩笑么?谁能打出去这么远?

第71章公子试枪

弓箭呢?也没有啊。左良玉疑惑地看着士兵们手里的那杆并不大长的叫做步
枪的东西,火器?左良玉兴奋起来,难道真的是火器?他睁大眼睛,见第一个士
兵趴在地上,左手托起步枪的前端,右手握住后端,闭上一只眼,用另一只眼看
着前方,何捷娇喝一声:“开始!”

“砰!哗啦。”

左良玉吓了一跳,再次瞪大眼睛,看向那名士兵手里,见那步枪头上,还冒
着烟,看向远处竹竿时,哇!有一个竹竿上的瓶子,居然碎掉了!二百多米!打
一个瓶子?身为明末名将的左良玉立刻对这个步枪感兴趣起来,忍不住站得近了
些,希望能够看到这步枪是怎么打中远处的瓶子的。

“砰!哗啦……”

这种声音,接连响了十次,左良玉也就看清楚了士兵的操作,见士兵右手食
指一动,就砰地一声,然后远处碎掉一个瓶子,一直带兵的左良玉,立刻敏感地
意识到,这种步枪,如果应用于战斗中,绝对能够大大提高军队的战斗力,脸色
便凝重起来。

接下来的五十名士兵,几乎没有悬念,全都是一枪一只瓶子,十只瓶子全碎,
而且发枪的速度极为惊人,几乎是连续击发!左良玉的大眼睛里,光彩更盛,这
可是绝对的好东西!打得远,威力又强,还这么准!这……想想刚才自己差一点
儿要跟袁承志发飙,顿时羞涩起来,这个大老粗出身的明末名将,心眼却是极为
灵活。

左良玉立刻凑到袁承志面前,用他特有的大嗓门,柔声细气地说道:“袁兄
弟,这个步枪,你是哪儿来的?”

脸上带着谄媚之色,差一点儿就点头合腰,跟龟孙子似的了。

打固定靶,能够百发百中,已经算是很好的枪法了,尽管是二百米靶位,当
然,这五十名士兵,也是何捷特意从八万多士兵当中挑选出来的神枪手,专门组
成的神枪队,她刚才说是保卫小院的卫队,当然是要给左良玉一个下马威罢了。

“是我自己制造的,左将军觉得如何?”

袁承志淡然答道,眼睛却看着设置移动靶的远方。

“你……自己制造的?”

左良玉对于袁承志的冷淡,丝毫不在意,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声,顿时羞涩地
红了脸,倒还真是难得。

“嗯。”

袁承志轻嗯一声,注目看着远处抛起的瓶子。“砰!啪。”

士兵们欢呼起来,随后紧跟着,十声枪响,“砰……”

只是瓶子的碎裂声,少了两声,那士兵爬起来时,立刻满脸沮丧,蔫点耷拉
脑地归了队。

“不错,啪啪。”

袁承志见那士兵情绪不高,带头鼓起掌来,其他士兵一见元帅鼓掌,大家立
刻跟着鼓掌,鼓励那名士兵,那名士兵只是羞羞地低着头,十分不好意思。

袁承志身旁的左良玉,却是眼睛睁得更大了,他非常认真地观察着这种步枪,
见士兵们非常简单地就装填了火药,又是十发子弹,比起西洋制造的步枪,简直
速度快得离谱!左良玉简单地算了一下账,五十把步枪,每枪十发子弹,就是五
百发,装火药的速度快的话,以这种步枪的打击距离,至少可以装两到三次,或
者四次,这是什么概念?如果敌军还没接近,其主要将领便死了,那又是什么概
念?此时的左良玉,看着士兵们手里的步枪,简直比看到窑子里的妓女,还要兴
奋。

事实证明,打移动靶,能够十只瓶子打碎八九只,确实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
了,当然,打到九只的,只是一人而已,八只的,也只有两人,其他人都是六七
只,刚才第一个打移动靶的士兵,顿时也挺起了胸膛,因为他的成绩,居然还是
前三名!

“公子,您要试试枪吗?”

何捷妖妖娆娆地拿着一把步枪,来到袁承志面前,娇笑的声音,尖锐而高亢,
美目故意在左良玉身上转了转,“这一位,是什么人呀?”

“呃……这位是五省总督左良玉左将军。”

袁承志说着话,从何捷手里接过那把步枪,就那么站着,左手托枪,右手扣
住扳机,闭上左眼,瞄了瞄,看到枪的准星设置得还不错,满意地点点头。

“放靶。”

何捷娇喝一声,远处十根竹竿再次竖起来,上面顶好了十只瓶子。

袁承志前世可是玩枪的大行家,何况这些步枪都是在他亲自监督下制造出来
的,他对这步枪的性能,可算是了解得非常透彻,此时端起枪,微眯着眼睛,
“砰,啪,砰,啪……”

速度飞快地打完了十枪,接过何捷递过来的两只弹夹,左手退弹夹,左手咔
咔两下,将两只弹夹推了上去,迅速持好枪。

“放靶。”

何捷再次娇喝,玉手轻挥,脸色严肃,身段窈窕,气势逼人,这位英姿飒爽
的女将,一下子让红娘子为之倾倒不已,红娘子拼命抑制住自己芳心的剧跳,一
双玉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前,她觉得自己的芳心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何捷那指
挥若定的气势,深深地震动着旁观的红娘子,她忍不住想到:我也想要象她那样!
我一定要!被这种无法扼制的冲动所左右着的红娘子,眼巴巴地看向袁承志:不
知袁公子,可肯给我这种机会?红娘子既是激动,又是担心。

看着袁承志潇洒无比地举起那种叫做步枪的东西,红娘子芳心揪得紧紧的,
不知道公子的本事如何?别出丑啊。

左良玉和他的手下,也都注视着袁承志,心里也是在暗暗猜测:这位袁公子
的枪法,难道比这些人还好?不可能吧?

“等一下。”

袁承志用上内力大喝一声,远处放靶的士兵听到公子的命令,立刻停止了准
备扔出去瓶子的动作。

“怎么了?公子。”

何捷有些不解地睁大一双美目,看向袁承志时,带着那种深深的敬仰和爱戴,
看得一旁的左良玉嫉妒不已。

“一起放。”

袁承志简单地吩咐道。

“啊?好吧,十只靶,一起放,准备,开始!”

何捷立刻明白了袁承志的意思,转回身大声发布命令。

左良玉注视着袁承志,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怎么才能跟袁承志挖过来几支
这种步枪呢?这个东西简直是太好了,太妙了,太厉害了。左良玉也对袁承志的
枪法,产生了好奇心,十只靶一起放?能打中几个?仰头望向空中,此时,十只
瓶子已经飞了起来。

“砰砰砰砰……”

袁承志发枪的速度,远不是士兵们能够比的,只见空中的十只瓶子,迅速地
全部碎裂,十枪发完,顿时鸦雀无声,众人都张大了嘴巴,叫好都给忘记了。

“好!”

远远地,从后院的门口,传来一声娇喝,众人都还没叫好呢,居然从那边传
来一声叫好声,顿时大家的目光被那声娇喝所吸引,齐齐往后院的门口望去,顿
时红娘子那娇俏的身影,落在大家眼里,红娘子见大家如此安静,只有自己实在
忍不住发出一声叫好声,顿时羞涩起来,脸颊上泛起一抹好看的红晕,更是露出
万种风情。红娘子一直注视着袁承志的表情,见他只是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顿
时芳心大乱,再看向袁承志时,他已经扭过头去了,顿时芳心里大为失落。

“好枪法!袁兄弟,你真是让老哥开了眼界啊,好枪法啊,好枪法。”

老粗出身的左良玉,上前一步,伸手握住袁承志的手,使劲儿地摇晃着,
“袁兄弟,太厉害了,我左某想不到袁兄弟居然有如此宝贝啊,哈哈,兄弟可要
想着老哥我啊。”

“公子好枪法!”

士兵们这才欢呼道。

“呵呵。”

袁承志干笑一声,回头叫道:“何捷。”

“到。”

何捷训练士兵时,只要长官叫到名字,立刻应“到”这是常识,自己当然要
遵守,只见何捷立刻纤腰一扭,娇娇俏俏地将身体笔直地站到袁承志面前,一个
现代军礼,静候袁承志的吩咐。

“你敢不敢做我的移动靶?”

袁承志微笑着,看着何捷娇艳的面孔。

“当然敢。”

何捷可是胆大包天的苗女,如今既做了袁承志的女人,同时她的芳心深处,
确实对袁承志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要袁承志让她做什么,她哪里有不敢做的?听
到袁承志将这种危险的任务交给她时,更是露出一抹兴奋的娇艳笑容,胸- 脯起
伏,脸色潮红。

“真的敢?不怕死么?”

袁承志盯着何捷的大眼睛,微笑道。

“怕。”

何捷说的倒是实在。

“哦?”

不仅袁承志微微惊讶,就算是旁边的左良玉,脸上也是露出某种怪异的笑容。

“做公子的移动靶,死而无怨。”

何捷的回答,柔媚而有力,坚定而沉着。

“好!何捷,如果打死了你,我立刻自杀,哈哈。”

袁承志大笑,左良玉和他的属下,也随着憨笑起来。

“不!”

何捷立刻纠正道,“打死了何捷,公子绝对不要自杀,你要留着有用之身,
来拯救天下的百姓,我相信你能做到!”

何捷目光痴迷地望着袁承志,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出来,何捷对袁承志的感情,
不仅仅是佩服那么简单,而是痴迷,爱戴,崇拜,信任,达到了极点。

“呵呵,不要说了。”

袁承志心里一震,他想不到何捷对他的感情达到了这种程度,只得借着大笑
来掩饰内心的震动,然后吩咐道:“何捷,你拿着十只瓶子,注意小心一点,别
让碎瓶子划破了你那漂亮的脸蛋,站到二百米处,每次拿出两个或者三个,顶在
头上,抓在手里,只要让我看到,就可以。”

何捷毫不犹豫,拿起十只瓶子,快步走向远处,然后两手各举起一只瓶子,
摇晃了一下,示意袁承志可以开始了,随手将一只瓶子放在头上顶住。

左良玉呆住了,以人作靶,不仅枪手要有极好的心理素质,即便是作为人靶
的何捷,也要有着对枪手的绝对信任和献身的勇气,看起来这固定靶难度并不大,
可只有真正参与其中的人,才知道这种打靶方法,对人的心理素质的考验程度究
竟有多大。

想想吧,自己头上放个瓶子,枪声一响,瓶子碎裂,也会吓一跳,如果万一
枪手失手,那么,碎裂的就不是瓶子,而是自己的脑袋!此时的何捷不紧张么?
她当然了解这步枪的威力,如果真的打在自己脑袋上,那是有死无生,而且死的
很难看,幻想起自己的脑袋被打得稀烂的情景,你说谁会不害怕?划破脸蛋?何
捷更不害怕,如果公子亲自划破了自己的脸蛋,嘻嘻,就会让公子更加深爱着自
己,划得值!

五十名士兵,手心里攥出了汗,五十双眼睛死死盯着二百米远处自己的首领
何捷,看着她曼妙的身影来来回回地走动,士兵们对何捷,是又怕又爱,到了此
时,才忽然明白,原来何捷对他们是那么好,如果何捷出事,他们会怎么样?这
个问题不用问了,因为他们此时因为紧张,浑身的肌肉都僵硬了。

场外,还有一个紧张到极点的人,就是红娘子。她看到何捷如此从容地去做
袁承志的人靶,芳心里的佩服简直无以复加,红娘子自问,如果袁公子让自己去
做这个人靶,自己能做到象何捷那样从容么?这种问题的答案,只有红娘子自己
知道,她肯定做不到。因此,红娘子既为何捷担心,同时也暗自惭愧不已。

袁承志缓缓举起步枪,这种打人靶的危险举动,他在前世当然做过多次,说
到心理素质,倒不用担心,他在担心的是,万一自己的枪一响,何捷是不是还能
保持镇定?如果她一哆嗦,也许会造成自己打得不准的情况。袁承志运起自己的
混元功,只觉得天地万物,与自己融为一体,花草树木,一砖一瓦,远处何捷的
每一个动作,全都放在了自己心里,仿佛这一切,对自己来说,都是那么清晰自
然,袁承志的信心更足了。

所有人都紧张地望着远处的何捷,只见她双手垂下,动作依然是那么优美娇
艳。

“砰!”

就在所有人紧张得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一声震人心魄的枪声,打破了沉寂,
“啪。”

何捷头上的瓶子碎裂,五十名士兵,都觉得自己攥得手指都在发疼,一时忘
记了一切,仍然在呆愣中,寂静……

“好!公子好枪法,再来!”

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声音,担心自己一出声,会影响到袁承志的判断力,只有
何捷那单薄而充满勇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深深震撼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士兵们忽然想起要来点掌声,松开互相紧紧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想要拍掌时,
却齐齐停住,互相看了看,心下明了,他们不敢制造哪怕一丁点儿的混乱,几乎
五十人同一个动作:将想要拍掌的双手,轻轻交叠在一起,然后紧紧握住,手心
里,依然在流汗。

第一枪的顺利,本来还有点儿紧张的何捷,顿时勇气倍增,她从容地冲袁承
志笑了笑(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么远,袁承志是不是能够看得见)忽然双手平举,
刚保持了不到半秒,“砰砰!”

两声几乎没有间隔的枪声响起,何捷觉得自己的双手里一震,“啪。”

两只瓶子,几乎是同时碎裂。

“呼。”

旁观的所有人,一起吁出一口长气。

何捷迅速察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见没有划破,不由芳心有些失望(!当然
主要是看右手,她的左手,可是铁手。

左良玉的嘴,张得大大的,忘记了要闭上。暗忖以自己的箭法,根本就不可
能做到这样精准的射击,心里既是羞惭,又是兴奋。

旁观的众人刚刚松了一口气,顿时眼睛再次睁圆了:远处的何捷,她在干什
么?

只见何捷拿出四只小瓶,将身体摆成了‘仰身前点腿’的姿势,左腿着地,
右腿膝盖,小腹,胸前各放了一只,右手往自己脑后伸去,握着一只瓶子。

还真是难得何捷的柔身功夫这么好,众人看到何捷摆出这种姿势,身体居然
没有一丝颤抖,都是佩服不已。袁承志看到她故意显摆,来不及感叹,收敛心神,
举手发枪,“砰砰砰砰。”

连续四声枪响,旁观众人只看到何捷身上的瓶子瞬间碎裂,都是大气也不敢
出。后院门口处的红娘子,玉手攥得紧紧的,觉得手心里一阵湿滑,哦,手心里
全是汗了。

袁承志潇洒从容地收枪而立,期待着何捷下面的表演,那静如山岳的气质,
影响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公子,看好了!”

何捷曼妙的身体站起来了,却没有发现身上露出小瓶子,袁承志迅速端起步
枪,瞄着何捷的方向,不知道她又搞什么鬼,众人的目光,也一下子被何捷吸引
过去,袁承志不由暗笑,这何捷还真有表演天赋,如果到了现代,说不定会成为
某明星之类的呢。

第72章红娘子加入

何捷将自己的右腿扳起来,小脚丫举到了头顶,轻轻一扔,一个瓶子到了自
己的右脚上,然后右手扳着右腿,左手将一只瓶子放到头顶,左手伸出,胳膊展
开,手里拿着一只瓶子,这次是最后的三只瓶子了,她的姿势刚刚做好,袁承志
手里的枪,便毫不犹豫地响了,“砰砰砰。”

众人屏住呼吸,盯着远处的何捷,见何捷将右腿轻轻放下,从容至极,众人
无不佩服何捷的胆量。

十枪,十只瓶子,一个也没有漏掉。沉默了片刻之后,士兵们忽然爆发出一
阵震天价的叫好声!何捷那曼妙玲珑的身躯,从远处款款走来,越来越近,脸上
洋溢着的灿烂笑容,越来越是清晰,士兵们将自己的枪举起来,欢呼着簇拥向了
自己的首领,他们为自己首领的胆魄所自豪,为她刚才从容自如的表演而自豪!

“袁兄弟,好!神枪啊!”

左良玉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袁兄弟,这个……嘿嘿。”

“谢谢你,何捷。”

袁承志潇洒地将步枪扔给了何捷,她麻利地接过枪,转身而去,却又回头盯
了袁承志一眼,其中含意深深。接下来,何捷整队,将五十名士兵带队离开,看
那整齐的队伍,行动时的一致的动作,饱满的精神,每个士兵那彪悍的力量感,
手持步枪时那整齐而自信的动作,左良玉丝毫不敢怀疑这支队伍的战斗力。

“袁兄弟,我跟你商量件事,好不好?”

左良玉凑上前来,见袁承志没有正经答理他,讪讪地笑着,伸手亲热地拉住
袁承志的胳膊,“袁兄弟,老哥知道你是大忙人,老哥跟你商量件事,你给老哥
弄几把这种步枪,怎么样?”

“哦?你看上这步枪了?”

袁承志转回头来,认真地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将左良玉整个看了一个来
回,然后定定地望着左良玉,把个左良玉看得心里毛毛的,他见袁承志仍然没有
说话,当然知道这步枪肯定是袁承志的宝贝,便赶紧说道:“袁兄弟,这个,老
哥我买你的,一条枪一万两,怎么样?”

左良玉当然听说过,从西洋买来的步枪,可是五千两纹银买的呢,可是那种
枪,只能打两发子弹,然后就要装火药。跟袁承志这种新式的步枪,是没得比的,
左良玉把价格出到一万两一把,他还担心袁承志不卖呢。

“一万两?”

袁承志平静地重复了一下,沉吟着,没有表态,左良玉急了,大声道:“袁
兄弟,只要你肯卖,两万两一支,怎么样?”

左良玉一双大手抓住袁承志的肩膀,剧烈地摇晃着,那急切的心情,明明白
白地写在脸上。

“呃……”

其实,刚才袁承志的沉吟,是没有想到这步枪可以卖到如此好的价格,谁知
道自己这一沉吟,左良玉居然直接将价格加了一倍,袁承志心里偷笑着,盘算着
怎么把自己的不合格产品卖给左良玉,嘴里却说道:“这个嘛,我这步枪,产量
太小,当然是不准备卖的,我自己还不够用的呢,这个……唉,既然左将军你说
话了,我要是不给,也对不起咱们的交情啊,对吧?这样吧,我卖给你二十条步
枪,够意思吧?”

其实,袁承志心里盘算的是,不合格产品,是不是有二十条?他自己也不大
清楚,想要把何捷找来问问时,何捷却已经离开了。

“袁兄弟,好兄弟,这个嘛……嘿嘿。”

左良玉经过今天袁承志的试枪,对这种自动步枪,确实是爱到了极点,此时
他搓着手,一脸谄媚地露出讨好的笑容,“你就多卖给老哥一些吧,好不好?”

“这个,我得看看现在的生产量,这样吧,改日我看看产量后,再确定卖给
你多少。”

袁承志这话就是推托之词了,倒把左良玉吓得赶紧摇手:“别,别别,兄弟,
先说定哈,二十支,这个可不能少。”

“嗯,我既然答应了你,当然不会言而无信,你就放心吧,我的总督大人。”

袁承志笑笑,忽然看到门口的红娘子,连忙招呼她过来:“哎,红娘子红姑
娘,你过来吧,有什么事要问我吗?”

“哎,袁兄弟,咱先这样,你先忙,我回去凑银子,改天再来拜访。”

左良玉见袁承志把这位一身红衣的女孩叫到了面前,以为袁承志某种瘾又犯
了,自己当然不能再耽误人家的好事,赶紧告辞。左良玉也想不到,自己本来是
敲诈来的,结果却上赶着要买人家的步枪。

红娘子款款走来,那身红衣穿在她玲珑健美的娇躯上,显出一种绝美的风姿,
她一双美目一直盯在袁承志脸上,那张粉嫩的脸蛋上,露出痴迷的神色,见左良
玉告辞离开了,红娘子这才有时间说话。

“公子,我确实有事找你,不过,呃……”

红娘子想起自己找袁承志本来是为了询问献艺的问题,如今见到了袁承志何
捷,以及他手下的士兵之后,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如果能够做
了袁承志的女将军,当此乱世,定会有一番作为,红娘子想要把自己这个想法说
出来时,却忽然发现,自己跟袁公子还只是萍水相逢,如此要求,是不是过分?
顿时犹豫起来,一双美目忽闪着,露出犹豫不决的模样。

“有什么话这么难说吗?”

袁承志看到红娘子漂亮的脸上那种犹豫的神情,微笑道,他的目光,却落到
了红娘子那如凝脂般的玉颈上。

“嗯,公子,我……我想……”

红娘子本也是开朗干练的巾帼英雄式的性格,只是她经过了刚才袁承志军队
的练枪和袁承志亲自试枪的表演,此时对袁承志的佩服,达到了极点,在红娘子
的心目中,如果说此时有所谓的战神的话,应该就是她面前这位袁公子了。因此,
红娘子在袁承志面前,说话顿时不自信起来。

“呵呵,我听说,红娘子可是一位泼辣能干的女英雄呢,怎么成了这种模样?”

袁承志故意取笑着红娘子,忽然伸出食指,在红娘子的柔腻脸蛋上轻抚了一
下,并且手指在她滑腻的脸蛋上稍稍停了一下,顺手轻轻抚弄着,红娘子心情正
窘迫呢,想要闪开时,袁承志已经摸完了,红娘子本来就紧张,此时被袁承志摸
到了脸蛋,顿时脸颊通红,不敢抬头,只能偷眼看一下袁承志,两只柔腻的玉手,
互相抓握在一起,神态更加不自然。

“呃……刚才你脸上有一根草,我给弄下去了。”

袁承志这个动作,如果放在现代社会,这根本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帮人拂掉脸
上的杂物的行为,可是如今是在明代,男女授受不亲,是这种时代人们的信条。
特别是针对女人,如果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摸了胳膊手,那这个女人只能嫁给这
个男人了,哪怕这个男人丑,老,笨,无所不占,此时袁承志这个动作,在他来
说非常自然而正常,可红娘子的芳心,却被他一拂,弄得彻底乱了……

红娘子的性格属于那种干练果断的性格,此时既被袁承志摸了脸,羞涩有之,
兴奋有之,紧张有之,樱唇微启,用细如蚊蚋的声音说道:“公子……你摸……
摸了人家,可……可是……要娶人家的。”

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目光低垂,时而在袁承志脸上瞄一下,却又迅速躲开。

“啊?”

袁承志故作惊讶,心里却是乐翻了天:摸一下一个老婆,那岂不是发了?嘎
嘎!

“这……这个,红娘子,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来着?总不会是这件事吧?”

袁承志连忙转移话题,其实,红娘子刚跟自己遇见,哪里会有什么爱情了?
袁承志当然无法相信,自己摸了她脸蛋一下,她就一定要嫁给自己,尽管这小姑
娘说的跟真的一样。即便要收了她,也不是现在呀,不能太急的,看这小姑娘看
自己时的眼神,她已经被自己拴牢了,袁承志暗暗对自己说。

“啊……我是想,参加公子的军队,可以么?”

红娘子犹豫了一下,又道:“袁公子,原谅我这么问,我手下那十几号人,
如果公子能够安排他们进了军队,也算是帮他们找到出路了,他们都有一身本事,
参加军队,各有所长呢。”

红娘子这些话一说,居然越说越是流利,再没有了羞涩,两只美丽的大眼睛,
睁得大大的,灵活的薄嘴唇,说起话来是那样的好看,两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一
张一合,牙齿之间,时而会露出那躲闪着的鲜红粉嫩的小香舌,在袁承志看来,
此时的红娘子,显然还不具备一个女将军的素质。

“好!欢迎你,红娘子。”

袁承志伸出手来,习惯性地要与红娘子行握手礼,可红娘子哪里懂得握手?
见袁承志的手伸过来,以为要跟自己要什么东西呢,芳心里疑惑了一下,实在不
知道袁承志跟自己要什么,只好将美目望着袁承志的脸,小声问道:“公子,你
要什么?”

“啊?呵呵。”

袁承志瞬间反应过来,这才发觉,他居然用现代的礼节,跟古人来使用,不
由得讪讪地笑笑,觉得自己也太可笑了。“不要什么,呃……等明天,我把你介
绍给何捷,让她来安排你吧。”

“好,公子,何将军真是好胆量,好厉害。”

红娘子见袁承志答应了自己参军的事情,顿时心情大好,连连夸赞起何捷来。

“啊,她啊,本来是五毒教的教主,你说厉害不厉害?”

袁承志随口一句话,倒把红娘子说的一愣。

“五毒教?教主?何铁手?怪不得。”

红娘子身为闯江湖卖艺的,对江湖上许多人物,也是知道的不少,对于五毒
教,她就恰巧知道。“公子,给您当兵,发多少钱啊?”

红娘子可不是富贵人家的女儿,能够不在乎钱,她从来过的就是穷日子,因
此对钱就特殊在乎。

“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呢,这件事一直由何捷他们管的,反正比大明的军
饷高就是了。”

袁承志随口答道,不知不觉间,两人并肩来到了前院,距离书房没有多远了。

乒乒乓乓的兵器交击声响起,袁承志一愣,何捷既然已经离开,难道这里还
有人在练兵?红娘子反应也是极快,见袁承志发愣,她冲袁承志打了一个眼色,
那一身火红的娇躯,迅捷如风,直接朝声音处冲了过去,看红娘子那奔跑的姿势
和速度,显然轻功相当不弱。袁承志知道红娘子刚刚加入自己这边,也是在故意
露出自己的本事,当下微微一笑,从后面运起神行百变轻功,飞快地从红娘子身
后越过,直接奔在红娘子的前面。

“啊?”

红娘子暗暗惊呼,想起自己对轻功一道,甚为自负的情形,不觉得玉颊发烧,
羞涩地看着自己身前的袁承志那矫健的背影,奋起直追,却是怎么也追不上。

袁承志赶到时,兵器撞击声已经停止了,传出声音的地方,竟然是书房前的
那个小院,袁承志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却没有人回答,袁承志仔细望去,见是哑巴和大威小乖,似乎是刚刚练习了
一番武功似的,袁承志不由好笑,自己紧张半天,敢情是他们在练功?

哑巴见到袁承志到来,立刻过来,比划了一番,袁承志心里一惊:有人受伤?
是谁?看哑巴比划的方位,受伤的人,显然在自己书房呢,袁承志的身影,迅速
撞入书房,身后仍然跟着一身火红的红娘子。

“啊——”

一声尖锐高亢,嘹亮尖细的女声尖叫,从书房里传了出来,红娘子吓了一跳,
袁承志也是一愣,这才发觉,书房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娇娇俏俏的小美人儿,说
是小美人儿,她不仅年龄小,身材也是有些娇小,眉目如画,皮肤粉嫩莹白,只
是此时正在做的动作,却是将衣袖扯下,正往她那柔嫩雪白的右肩上涂药呢,那
里有一道小口子,虽然不长,可伤在她的小细胳膊上,就显得特别严重了。

“阿九?你师傅呢?”

袁承志见女孩终于停止了那声长长的,足以吓跑老虎的尖叫,这才看清了少
女的脸,连忙询问道。

“师傅也受了伤,在里面呢。”

阿九认出了袁承志,知道不是敌人,可此时的情景,更是尴尬无比,古时女
人的手一般都不愿意展示在别人面前,何况是自己的肩膀?阿九拼命想要遮掩住
自己嫩白的玉肩,却发现自己把衣服已经扯碎,无法掩饰了。

“哦,我去看看。”

袁承志说着话,就要往书房的里间走,忽然红娘子一声惊呼:“哎?九姑娘,
你怎么了?”

袁承志用眼角的余光,看到红娘子那火红的身影,迅速接近了阿九,扶住了
摇摇欲坠的阿九,袁承志看过去时,见阿九粉脸上满是香汗,一双秀美的大眼睛,
此时紧紧闭上,薄薄的小嘴唇,微微颤抖,一双莹白如玉的小手,紧紧握住,似
乎在忍受着什么痛苦时,昏了过去。

「下集预告:小萝莉阿九,究竟受了什么伤?她与袁承志之间,又会发生什
么事?敬请期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