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拯救大明美眉(全)-26

  

第77章铁手戏花痴

就连一旁的红娘子,也是担心起来,难道何捷真的接不住这把刀?那可就糟
了,可红娘子有心上前帮助何捷时,却已经为时已晚,红娘子无奈,只能担心地
望着何捷。

“哎哟。”

何捷的惊呼声中,刀光已经隐没在她的胸前,只见她娇躯一转,娇娇俏俏地
转了一个圈儿,玉手里居然多了一把长鞭,上面缠着一把腰刀,此时她玉手轻轻
拍打着自己胸前,震得两团美肉直跳,大呼小叫地说道:“吓死我了,幸好我这
鞭会自动护主。”

好象这接刀的技巧倒是不重要,反而是她的长鞭自动接住了那把刀。

围观的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伤到这漂亮美人儿。何捷已经收起
了长鞭,将腰刀握在玉手里,轻轻挥了挥:“哎呀,这刀也太重了,让我砍你?”

何捷上前两步,来到过江龙面前,提刀的玉手,似乎仍然在轻轻甩动,想是
那把刀也真的太重了。

“请姑娘尽管放心砍。”

过江龙极度自信,站定了身体,等待着何捷的刀砍来。

玩心大起的何捷,倒提着腰刀,让人一看就是个外行,用她细腻娇嫩的玉手,
歪歪斜斜地耍了一个烂到极点的刀花,娇声喝道:“看刀!”

围观众人,只是微笑。

令众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何捷,竟然拿刀背往过江龙头上砍去,众人不禁摇
头苦笑,眼见那腰刀砍得速度慢,样子烂,简直难看到了极点,偏偏又是一个绝
美的女人砍出来的,却没有人好意思笑她使的不对。

过江龙自信满满,双手高举,准备好了姿势去接何捷的刀,不料何捷的刀将
要砍到过江龙的手前时,玉腕加力,竖砍变作横削,借着刀的下坠之势,往过江
龙头上砍去,幸好过江龙的武功确实还有些底子,见刀势不对,立刻一矮身,一
缩头,何捷这一刀,居然把过江龙头上束发的带子给砍得松开了,过江龙的头发,
顿时散了开来,模样狼狈到了极点。

这一刀,由慢到快,变化巧妙,红娘子看在眼里时,顿时对何捷的武功,有
了新的认识,就连隐在黑暗中的哑巴,也看得出,何捷这一刀自然是学自袁承志,
只是加了她自己的变化而已,哑巴不由也暗暗点头。

“咯咯,没看到你的童子拜观音呀?砍到你的头发了,对不起呀。”

何捷娇笑连连,再次舞起腰刀,美目在过江龙身上乱转。

“哪有你这样砍的?”

狼狈的过江龙,仍然没有意识到何捷是在戏耍他,只以为何捷是当时乱砍的,
“再来,你从上到下,劈我一刀。”

“哦。”

何捷似乎明白了,原来自己刚才砍的不对,这回总算是把刀拿正了,用刀刃
自上而下,向过江龙劈了过去,呼,风声不小,众人忽然心里一紧。

过江龙两只手掌紧紧靠在一起,伸手往腰刀处接了过去,何捷的刀眼看就要
砍到过江龙双手的夹缝中时,何捷再次变招,将刀旋转了半圈儿,刀身一横,在
过江龙的手腕上一割,顿时流出鲜血,何捷收刀退后,娇笑道:“过江龙大哥,
我没看到你的童子拜观音呀?倒是看到你双腕流血了,难道是我使的不对?”

声音中揶揄的含意甚浓。

“你……哪有如此变招的?”

过江龙郁闷至极,双手腕上,鲜血涌出,早有手下人赶紧过来,帮着包扎,
过江龙犹自愤愤地,“哼,你……”

毕竟还是自己武功不精纯,想要说什么时,忽然觉得无话可说。如今的过江
龙,头发披散,双腕流血,真是栽到姥姥家了。

“大哥,我看呀,这位美丽的何姑娘,武功比我们高,这样吧,咱们让何姑
娘做老大,好不好?”

喜欢渔色的老二滚地龙,见老大栽了,居然如此建议。

“你……好老二,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过江龙更加气愤,一句反话说了出来,脸色铁青,幸好是在黑夜中,看不大
出来。

何捷张嘴正在再次说话时,忽然传来一声口哨,这是袁承志和她约定好的暗
号,意思是找到了人质,何捷美目一变,再也没有心情陪三位山贼首领玩下去,
只见何捷娇躯凑到三位寨主面前时,左手连挥,三位寨主哼都没哼一声,齐齐软
倒在地,众喽罗一见首领倒地,有的想要抢上前来看看,有的干脆一哄而散,直
接冲出寨门,往山下跑去。

抢上前来的,并不知道何捷只在挥手之间,就将三位寨主送上了西天,还没
有聚拢过来,便被红娘子和哑巴给杀得乱作一团,何捷也不闲着,铁手轻挥间,
触人立死,众喽罗这才明白,刚才的仙子,已经变作了索命的恶魔,跑在后面的,
干脆就不往前冲了,直接转身,跟着其他人,往山下跑去。这就是乌合之众,一
败之下,集体大乱。

当然,跑向山下的,也并没有什么好结果,何捷训练出来的五十精兵,还在
山下等着砍人呢,就那么一条道,看起来,小喽罗们是没有活路了。其实,最聪
明的,是站在原地不动的,对方的人一过来,就干脆大喊投降。

第79章羞涩而YD的香儿贵妃(本章7153字)

漆黑的夜色中,四百多喽罗们沿着那条唯一的小道,蜂拥而下,哭爹喊娘,
呼兄唤弟,乱糟糟的,真是没有一丝纪律性。好不容易冲到了山脚下,却见静静
的夜色中,五十道沉默的黑影如山一般挡住了自己的去路,见到喽罗们冲上前来,
这些士兵根本就是一言不发,连发一声喊的都没有,直接手驽伺候,喽罗的惊呼
声,惨叫声,再次乱作一团。

前面的遭到了截杀,后面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仍然往前努力拥挤着,何捷
带来的五十人,在小队长的带领下,沉默着杀入喽罗群中,这一群索命的魔鬼,
在何捷严苛的训练下,简直都被训练成了杀人机器,杀人的手法异常诡异,一招
一个,干净利落,一招过后,绝不停留,一直往前走去,身后,就是软倒下去的
敌人尸体。

五十人冲上山寨时,小路上留下了四百多人的尸体,这是何捷的命令。不管
对方是什么穷苦人出身,今天就当作一次练兵,训练的就是大家杀人的勇气,面
对敌人,杀个干净的勇气!

当一阵娇声软语传来时,五十名士兵静静地守着山寨大门,夜色中,如五十
座山,没有一个人发出哪怕点点动静。元春,迎春,探春,情春,王夫人,一大
群女人都出来了,虽然神色狼狈,看起来倒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这些人质里面,
缺少了男人,还真是奇怪,士兵们当然没有人询问这种事,何捷却忍不住了:
“公子,怎么都是女人啊?男人呢?”

“这群可恶的山贼,居然把男人都杀了,女人都留下,把他们杀光了没?”

袁承志咬着牙,在火把的照耀下,显得一脸的气愤,其实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哇,这么大的荣国府,男主人都死光了!高兴,我袁承志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

女人们都是一脸的悲戚,哭声不绝,五十名士兵负责拿着火把照路,一时也
弄不来这么多车子,这些女人们偏偏又不会骑马,总不能让士兵们一人搂一个骑
在马上吧?那样的话,人家还有办法嫁人么?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高贵女人们,
只好走一回夜路了,袁承志见女人们一时没有办法走快,就干脆派了二十名士兵
去城里赶马车过来,女人们原地休息。

火把的照耀下,一大群倩影丽人,雪肤掩映,秀颜纷呈,袁承志轻声安慰着
的,首先当然是探春,这可是与袁承志订了亲的女人!其次是王夫人和元春,迎
春,惜春此时也是一脸悲戚,却是扶着薛宝钗的手。

惊魂未定的女人们,不敢高声哭泣,怕惹得袁大老爷不高兴,荣国府的男人
们都死光了,就是贾母老祖宗,也是惊吓得早早地死要了荣国府,根本就没有来
到这里。这群无依无靠的女人,今后怎么办?她们各自心里,都在转着心思。

只有薛宝钗,还显得镇定一些,毕竟,受到抢劫的是荣国府,而不是她薛家,
她薛家的根基,还没有被动摇,身为荣国府的姻亲,自然也要照顾荣国府的女人
们,尤其是王夫人,本就是她的亲姨。因此,薛宝钗虽然也受了些惊吓,目前还
在镇静地安慰着身边的其他女人。

身遭大变的王夫人,很想把娇躯投到袁承志怀里体会一下那种被男人呵护的
安全感,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她怎么能拉下脸来?也只能强自支撑着娇弱的身躯,
那可怜的目光,一直在袁承志高大的身影上转着,片刻也舍不得离开了,因为她
知道,她自己的后半生,就只能依靠这个男人了。

泼辣强势的王熙凤,此时也露出了女人的柔弱,泪眼婆娑中,望着她今后的
唯一的依靠——袁承志,却也并不敢纵体入怀,强自压抑着那种冲动,含情脉脉
地望着她的救星。

漆黑的夜里,远处那一条蜿蜒的火龙尤其显眼,速度居然极快,不一会儿来
到众人面前,士兵们一下子赶来了十几辆马车!这小队长还真是个能办事的人呢,
袁承志嘴角露出微笑,以示嘉许。问及是如何找来的马车时,小队长顿时扭怩起
来,最后还是士兵们将实情说了出来。原来,深夜出门,马车店的老板根本就不
想出来,可这二十名士兵是干嘛的?直接将马车店老板和车夫们从被窝里拎了出
来,有的居然是光着屁股摇晃着小鸟被从老婆的暖被窝里拽了出来,想起这事,
小队长都想笑。

袁承志听了也不禁莞尔,连忙询问他们是不是给马车店老板车钱了,士兵们
立刻点头,并且说明,给了双倍的车钱,袁承志放下心来,对于自己士兵的素质,
真正有了信心。

回到荣国府,安顿好一众女人们,已是后半夜,袁承志吩咐了何捷几句,让
他们都回到自家宅子休息去了,袁承志却是直接回了听雨轩。

太子爷一直没回来,听雨轩的众侍卫们谁敢睡觉?侍卫长看到袁承志的时候,
脸上笑得如开了花一般,心里却是在暗想:呼,终于可以睡觉了。袁承志不理他,
直接来到香儿贵妃的房间,见香儿贵妃早就沐浴后,卧在锦塌上,见到袁承志回
来,立刻娇柔地呼唤一声:“公子,您回来啦?诗儿还没睡呢,在隔壁房间等着
公子。”

香儿贵妃不说自己,却偏说诗儿。

“呵呵,香儿,你们以后不用等我,我在外面,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再说了,
我最近勤练武功,也没有人能够伤害我,以后不许为我担心。”

袁承志上前,轻刮了一下香儿的鼻子,看着眼前娇嫩晶莹的玉脸,心中顿时
兴奋起来。

袁承志爬到床上,大手立刻在香儿身上活动起来,香儿毫不抗拒,只软绵绵
地任他大手渐渐动作,缓缓地涉入衣内,探索着她的胴体。

“哎……公子……公子……唔……让……让香儿自己解衣裳……嗯……求
求你……别……别乱摆弄香儿……”

“我才不要呢!”

一边吻着香儿滑嫩的颈部,一边让舌头缓缓滑下,随着双手轻解罗衫,口舌
所能影响的部位也愈来愈广,他一边轻薄着怀中佳人,一边聆听她欲语还休、欲
迎还拒的婉转娇吟,“今晚我要好好疼爱香儿……把香儿胸中的火气都消掉……
让香儿舒舒服服一整晚……”

“讨……讨厌啦!”

香儿仍保有少女般的羞涩,一方面是因为生性如此,一方面也因为她隐隐感
觉到,自己表现得愈是矜持,在被他彻底突破那尺度,令她欲仙欲死地沉醉性爱
之中时,他的得意与快乐都会一起攀升高峰。

更羞人也更令她快活的是,到时候自己也是心花怒放,乖乖地任他引领着遨
游在那快乐之中,无论她是否有心抗拒,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她的抗拒只会带
给两人更多的快乐。

感觉他的手愈动愈快,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衣裳已
渐渐落地。

当他终于褪去香儿最后一层遮掩时,那无所不至的魔手,已将她抚弄得娇躯
发热,柔润的肌肤变得滑溜,却是更敏感地感受着他的手所带来的快乐。

香儿不由娇喘出声,前些日子里的辛苦早就抛到九霄云外,早知能得到如此
代价,她根本就希望那辛苦愈多愈严重愈难堪愈好!

“慢……慢些……”

在他的怀抱中扭摇娇喘,每一次接触都让他明白知道,在他怀中的自己已完
全赤裸。

香儿一边娇羞地暗骂自己竟是如此不堪,被他轻轻一逗便如此欲火焚身。

虽说愈是敏感,性爱带来的快乐愈是强烈,但自家知自家事,自己没有绝高
的武功造诣,男女性爱却又极其消耗体力,无论男方女方、主动被动,愈快乐的
代价就愈累人,自己便不能让他彻底满足,好歹也得尽心服侍于他。

“哎……公子……让香儿……让香儿帮你脱衣服……你……继续动……没关
系……香儿受得住的……唔……”

感受到袁承志魔手稍缓,香儿娇羞地瞥了他一眼,渡过无穷的甜蜜诱惑,无
力的纤手轻轻按住了袁承志衣扣,慢慢地帮他宽衣解带起来。

这动作虽是羞人,但更令香儿难以加速的,却是他无所不到的手,往往令她
不得不暂休手上动作,乖乖地在他的手下好生喘息一番,才能继续脱衣。

偏偏袁承志衣衫渐落,两人肌肤相亲之处愈来愈多、愈来愈火热,香儿所受
的刺激也愈来愈强烈,好不容易等到她颤抖的手将袁承志的里衣也给脱去之时,
火热的肌肤早被那赤裸相亲弄得滚烫难熬。

她娇羞地跨坐在他怀中,一手柔媚地勾住他的脖子,献上甜甜的吻,另一手
却又羞又爱地滑到他下身,轻抚着那火烫的肉棒,感受他的巨伟与粗壮。

虽说两人也不知好过了多少回,可每次这般接触,她总是羞答答的,全不知
自己娇小的胴体,是怎么承受这般粗壮淫物的索求?

“哎……公子……公子……唔……别……别逗香儿了……给香儿吧……你
……你知道……香儿受不住你挑逗的……”

虽说还未插入,但满腔的情火,已令香儿媚眼如丝,口舌交缠之间,渡过的
不只琼浆玉液,还有她满腔的爱欲情浓。“唔……香儿……好湿了……已经……
已经很够被你弄了……最多……最多是你用你的本领……快快把香儿弄瘫了,再
去……再去诗儿房里……给你一箭双雕,好不好?哎……快点……”

“今晚不一箭双雕,相公只好好疼爱我的好香儿……”

知道香儿心中所想,袁承志嘿嘿一笑,微微挺腰,在香儿又爱又怕的呻吟声
中,肉棒一点一点地挤进香儿幽谷之中,又胀又酸的快感登时袭遍香儿周身。

虽说这等滋味已试过不只一次,但自己的快乐,却随着对他的爱意愈发深浓,
愈来愈是强烈,想到今夜只让自己服侍于他,到最后也不知会怎么样的死去活来,
明儿一早也不知下不下得了床,香儿愈想愈羞、愈想愈爱。

“好好爱香儿……足足一晚……不放过你……”

“唔……”

尽力张开玉腿,让那肉棒渐渐深入,只觉自己窄紧的幽谷,被他一点一点地
侵犯,随着被他攻陷的部位愈来愈多,那美好的滋味也愈来愈棒,舒服得泪水都
涌出来的香儿纤腰轻扭,慢慢地把他吞了进去,口中咿唔呻吟着,“哎……好美
……香儿……香儿今晚拚着一晚不睡,也要服侍公子……唔……公子……你……
怎么愈来愈大了……香儿好怕……怕吃不消……可又爱着你……唔……”

“这……自然是阴阳双修秘功的功夫了……”

双手在香儿娇小玲珑的胴体上一阵抚爱,虽说若论身段的惊心动魄,自己尽
情滋润过的香儿仍是那样的天生丽质,一来她对自己一往情深,情爱深笃下肉欲
更浓,二来她全身能够发出的那种奇妙的馨香,更加让自己迷醉不已。

香儿也已是二十几的人,肌肤之嫩滑柔软,比之少女竟不遑多让,令他愈抚
愈爱,真想用摸的就摸到她高潮泄身。“有香儿这般美好的身子相助……我的功
夫自然愈来愈好……愈练愈勤劳了……”

“嗯……你……你好坏……哎……偏偏……香儿就爱你坏……”

咿唔娇喘声中,只觉那肉棒将一波波的火烫送入体内,令她幽谷之中处处酸
痒难搔,纤腰扭摇间便让他磨去了一处麻痒,更多的几处却又更渴望了起来。

她不由舒服地轻吟着,即便知道自己已变成了这公子练功用的炉鼎,仍是心
甘情愿地送上肉体任君享用,何况她也知道,阴阳双修下,功力有所进展的也不
少了自己这一分儿。

“啊……”

感觉到他已进到了最深处,香儿娇躯一震,一声甜蜜媚惑的呻吟脱口而出,
只觉精关已被他温柔地破开,高潮的欢快中,女体元阴甜甜地倾出,被他连吮带
吸地吃了个干净,那种将自己全盘献上的感觉,与肉体的高潮之美混到了一处,
愈发令她快活。

袁承志也毫不客气,一边大运采补淫技,将香儿的奉献尽情采取,一边在她
唇中舌尖、嫩肌香肤处不住吻吮,勾得香儿神魂颠倒,好像自己的高潮一直不断,
“好相公……你好棒……香儿丢了……嗯……香儿泄了……”

“香儿好乖……别光顾着丢身子……相公可还想多要你几次……别一下就到
头了……要……慢慢来……”

听他温柔的轻语,感觉自己虽似还在流泻,但他的肉棒上头隐含异力,却令
自己渐渐从高潮中醒来,却不是不再沉浸其中,反而是沉迷愈加、清醒也愈多,
好像舒服美妙中的自己,竟似能够再登一回高峰般。

香儿听话地嗯了几声,体内气息顺着他一直的教导缓缓流动,运转过几回便
觉体内虽仍舒服,却又起了一点力气,令她不由自主地在他怀中轻轻地扭摇起来,
“唔……”

“香儿好乖……好美……相公又可以要你了……”

见香儿媚目如丝,娇躯柔媚甜蜜地扭摇起来,那带给他无比快乐的窄紧幽谷,
又恢复了活力,正甜甜蜜蜜地吸紧了自己,刚刚的舒泄不只让幽谷嫩肉愈发柔软
甜美,更使得此刻的刺激愈发曼妙。

他微微一笑,一手按在香儿腰间,刺激着她种种敏感穴位,一手扶在她臀上,
协助她在自己怀中挺动扭摇。

“相公好爱你……爱你娇小美丽的身子,更爱你爱相公爱得痴痴迷迷,每次
要你……相公都觉得好像融到了一块儿……好棒哦……”

“哎……香儿也……也是……公子有多么爱香儿……香儿就多么爱公子……
香儿……唔……香儿好庆幸……公子是个坏淫贼,才能……才能让香儿这般痛
快……”

感觉到他的扶助,香儿娇甜地笑出了声,顺着他的手,在肉棒上扭转旋磨,
只觉精关在他的钻探下美妙的敞开,芳心沉醉在左旋右磨、上挺下落间的肉体快
意。“香儿真是……真是三生有幸……前生修到……才能得公子……这般淫荡的
宠爱……”

“相公也是……相公真的好爱你喔……”

与香儿软语相应,袁承志缓缓挺动,他闻到香儿身上一直散发着的馨香,心
里更加觉得兴奋。

他温柔地缓缓动作,加大了嘴上双手疼爱香儿肉体的动作,厮磨之间只令香
儿舒服的娇躯发颤,似是又一回高潮降临,偏生那畅快的泄意,却不能将身体内
的欲望尽情畅泄。

她甜蜜地回应着太子爷的怜爱,在他的怀中扭摇不休,任那泄身的快乐一波
波冲击着自己,愈来愈舒服……潮来潮往不知几回,香儿只觉自己已完全变成
了小舟,在他带来的波涛间荡漾飘摇,愈摇愈是舒服、愈摇愈是畅快,不由自主
地扭动着,即便前一次的舒泄才像是泄尽了全身的力气,明明觉得已是疲惫欲死,
但当他挺动刺激之时,被钻探的部位又已泉水汨汨,美得令她再撑身子,在肉棒
上载浮载沉,精关大开下花蜜尽泄,一次次泄得她头昏眼花,却让她更管不住自
己的胴体,美滋滋地愈发努力动作,好迎接更强烈的一波抚慰,令她的矜持和羞
耻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公子……哎……太……太美了太美了……唔……香儿……香儿受不住了…
…对不起……嗯……你……奸得香儿又要……又要美美的丢了……好……好棒…
…都……都顶到香儿心坎里了……啊……好棒……公子你……你刺进来…香儿被
你刺得……刺得子宫都开了……好公子……射……射进来……把你的宝贝……
都赐给香儿的身子吧……”

“好……好香儿……好好接着……相公这就给你了……唔……香儿……你的
身子好棒……吸得相公要射……”

在最后最甜蜜的呻吟声中,香儿只觉自己心花朵朵开,子宫早已绽开了花,
将肉棒迎了进去,那又疼又酥的滋味,令香儿差点错觉自己不在人世,加上随即
而来那火烫灼热的刺激,波涛汹涌转瞬间便将她的子宫里彻底洗礼,好像每寸敏
感至极的嫩肉,都被淫精滋润得水花荡然,美得香儿连泪水都流了出来,她呜咽
地瘫痪在袁承志怀中,只觉天底下再没有这般棒的事儿了……娇慵无力地软瘫
在袁承志怀中,香儿轻夹玉腿,不想让他赐与自己的淫精滴出半点,只觉幽谷中
酥麻麻的甚是舒服。

不过这也是她想的太多了,即便她没有用力,但袁承志刺得深、射得更深,
子宫更渴求地将那淫精吸得一滴不放,即便她高潮之后立即倒立,只怕也泄不出
多少来。

“好香儿……相公可干得你美吗?”

轻抚着香儿秀发,袁承志温柔地亲吻着她脖颈之间,时而轻舐时而小力咬着,
勾得香儿不由有些怕痒,娇滴滴地轻笑起来。

虽说时值初春,又是月夜微寒,但也不知是方才动得太过火了,还是有他在
此,那寒风也只敢在窗外呼啸,根本不敢进到床上来冷却自己,香儿只觉汗湿的
胴体仍是说不出的温暖,不由偎得他更紧,更不愿稍松。

“坏……公子……香儿的好公子……你……老爱说这个……”

虽说才刚痛快的行云布雨,但此刻已从情欲的巅峰下来,即使身心仍沉浸在
那美好之中,但神智已恢复了正常,那等羞人言语已是不堪入耳,香儿只觉听了
便浑身羞不可抑,柔弱的小拳头轻轻槌打着他胸口。

“坏……这等话儿……叫香儿怎么听?除非……唔……除非你打算不顾香儿
的……的吃不消,准备辣手摧花,硬把香儿推倒再……再狠狠地玩弄一回,迫得
香儿只能任你宰割……否则……哎……这话等……等下一次……好不好?”

话才说出口,香儿的脸先红了,一来方才的余韵未去,身心本就还在敏感难
堪刺激的当儿,一一来这等话看似推拒,实则却与勾引他再来一回没甚差别,想
到若他真被自己勾起了火,接下来就算自己再无力承受,他说不定也要强行求欢,
将自己身心彻底控制于胯下,那等痛快滋味,光想想就觉刺激,香儿可真彷徨。

若要承受,自己的身子骨未必受得住,可那滋味……却让人难以拒绝,若要
拚命拒绝,虽说疼惜自己的他或许会收手,可那种寂寞……自己岂受得住?

“都是……都是你坏……害得……害得香儿都淫荡起来了……讨厌……”

粉拳轻槌着他胸口,香儿只觉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刚才的双修秘功,
虽说对自己身体大有好处,但那虚脱般的滋味,却总令人有些害怕,可对象是他
……那害怕又不知从何而来,她只想着继续被他这样那样,再也不分开。

“香儿愈淫荡愈可爱,相公愈爱呢!”

邪邪一笑,搂紧了香儿娇小的胴体,大手轻轻地抚揉着她还泛着香汗的肌肤,
只觉触手处柔软无比,看她又羞又喜地娇吟、半推半就地拒绝,真是愈看愈爱了。

“好香儿也知道,相公就有这毛病……若不把香儿变成个淫荡妩媚的可人儿,
哪能让香儿和相公一样舒服到极点?所以相公会再接再厉,一定让……让香儿愈
变愈淫荡、愈变愈美丽……”

“别……别说了……”

听他愈说愈不成话,香儿表面羞怒,芳心却小鹿乱跳个不停,她也知道他所
言不差,自己身体里也确实有股异样的渴望,引领着自己愈来愈投入他的深刻疼
惜,每次子宫在他的长龙吸水中甜蜜地敞开,任他予取予求之时,虽是难免痛楚,
可那酥透了心的美好,却愈发让人爱不忍释。

尤其现在说着说着,竟好像又有种想被他疼爱的冲动,从体内深处涌了起来,
香儿微一咬牙,让自己稍稍清醒。

“香儿……还受不住……嗯……渐渐会……早晚会习惯的……”

虽没有再出言逗她,袁承志的手却没有丝毫停歇,但他也知道香儿底子不厚,
难堪再次求欢,是以手上也没用上多少功夫,只温柔地拂去她激烈性爱之后难免
的香肌酸疼,抚得香儿愈来愈酥软、愈来愈舒服,却与先前被诱得情欲难捱的滋
味大大不同,格外有种放松的舒畅。

强迫自己回过神来,香儿心思却不由想到,公子多日来变化不小,尤其是武
功方面,香儿总觉得公子似乎象是变了个人似的,公子身上强健的肌肉,那有力
的撞击,跟原来简直完全不同,可是……公子毕竟还是公子,香儿当然不敢怀疑
公子是真是假,慢慢被公子揉搓得越来越是舒服,香儿芳心里更是把袁承志当作
天下最爱的男人,哪顾得他的真假?

“哎……公子……香儿的公子……”

轻声娇喘着,香儿按着他温柔的手,水盈盈的目光直勾着他,“这等话……
在香儿身上怎么说都好……可别在诗儿耳边说……她……可还是个宫女,公子如
果不给她一个贵妃身份……她心里不平衡……她……可受不住的……”

第80章灵堂旁边的小屋

“嗯,这个我知道,香儿放心好了。”

袁承志忽然发觉,自己竟然一直自称相公,而香儿称呼自己时,有时称呼公
子,有时称呼太子爷,会不会露馅?看香儿舒服到极点的样子,显然没有在意,
即使她在意,一个小小的贵妃,又能拿自己这个太子爷如何?当然了,即便自己
自称相公,其实,自己也可以托辞就说是学习汉文化的结果得了,想到这里的袁
承志,也放下心来,尽情与香儿温柔缠绵。

其实,袁承志一边与香儿缠绵,一边还想着明天如何处理荣国府的事情呢,
这么大一家子人,忽然缺少了男人,还真是个问题,虽然袁承志起初挺高兴,可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既然出了事情,就要考虑善后工作。

直到第二天,袁承志来到荣国府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想的那些问题,原来
还是太简单化了。这些女人的安置问题,不仅仅是没了丈夫那么简单,她们的生
活基础,每月的生活如何供应,以及如何自给自足的问题,简直把袁承志给弄得
焦头烂额,幸好还有王熙凤强自支撑着,帮助袁承志处理这些问题。

王熙凤其实也面临着如何生活的问题,因为出事的当时,她和丈夫贾琏正好
就在荣国府,身受其累啊,丈夫贾琏,虽然是如此不好,可他死了,这对于王熙
凤来说,也是塌了天的一样,旧社会的女人,男人就是她们的天,死了男人,以
后怎么办?这可是非常现实的问题。王熙凤当然是仗着自己与袁承志的一层亲密
关系,再说了,王熙凤也是一个相当坚强的女人,身处大变,也算是能够将事情
放得开的。

袁承志看到了王熙凤处理事情的能力,便立刻让王熙凤放心,答应她今后让
她为自己工作,不仅能够生活与以前相差不多,而且还有袁承志这个男人的滋润
——唔,这种生活,似乎也不错呢——王熙凤暗暗想着,芳心里便不免兴奋起来,
尽管丈夫才刚刚死了。

直到下午大约三点的时候,这些女人们的事情,才基本处理完毕,王熙凤虽
然泼辣,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贵族女人其实比贫苦女人更难安排,因为她们根
本没有自己生活的能力,王熙凤能够处理得如此快速,已经算是工作能力相当强
大了,就连袁承志也不得不佩服她。

袁承志是一直在忙着,不仅他在忙,而且将自己队伍中的高级军官,都弄来
帮助荣国府搭建灵堂,因为需要搭建的灵堂太多了,不是一个两个的问题,最后
袁承志想了一个办法,干脆按照现代人的习惯,多人一起,搭建一个超级灵堂,
也就算是解决了。即使是这样,也是忙到了下午。

闻讯吊唁的人,倒还真的不少,不光是金陵城的大小官员们,还有不少当地
的富商,自然也少不了袁承志的一些关系,比如顾横波,陈圆圆,当然,还有那
个五省总督左良玉,也派了手下人送来了一万两白银,当丧葬费用。

袁承志本来只是荣国府的女婿而已,如今这荣国府忽然没了男丁,袁承志作
为探春的女婿,虽然还没过门,却一下子成了荣国府的主要人物,披麻戴孝,充
当孝子,迎来送往,好不麻烦。

吃过了晚饭,客人们当然都不在了,柳如是,何捷,红娘子等人,虽然都来
过荣国府,却也早早告辞了,袁承志理所当然地留了下来,陪伴他的,除了他的
岳母王夫人,还有探春,元春,迎春,惜春四姐妹,再加上王熙凤和薛宝钗,王
熙凤是死了丈夫,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地方可去,薛宝钗则是因为荣国府新遭大变,
一直在这里帮助荣国府处理事情,今天的王熙凤,也多亏了有薛宝钗这个人情练
达的聪明人的帮忙。

几十具棺材,放在一个大大的院子里,虽然袁承志不觉得怎么样,可是这些
女人们,本来就胆小,如今虽然有袁承志在帮她们撑腰,她们仍然芳心混乱,都
是不自觉地聚拢在了袁承志身边,跟袁承志相熟的,就恨不得将自己的娇躯依偎
在袁承志怀里了。

袁承志见她们如此模样,自己只是一个男人罢了,这么多女人,还真是照顾
不过来。(幸福么?靠,这叫烦恼。袁承志将女人们都送走,渐渐地,灵堂前只
剩下了王熙凤和王夫人两个女人,其实,别的女人也都是互相作伴,要不然,今
天晚上,还有女人能够睡得着?

王熙凤虽然泼辣,今天也是一直处于悲痛中,见到袁承志终于算是安静了下
来,她也是静静地蹲在贾政的棺材旁,似乎蛮象是一个孝顺的儿媳妇,烧着纸钱,
模样虔诚而神圣。

王夫人这一天来,丈夫死了,家庭中的男人都死光了,这意味着,整个荣国
府,从此再也没有依靠。王夫人如今看到袁承志,简直就是如从前看到贾政一般,
袁承志如今,算是她的支柱,袁承志今天为荣国府做的一切,王夫人当然看在眼
里,也记在心里,如今只剩下了自己与侄女王熙凤跟袁承志三人,王夫人其实也
听说了王熙凤与袁承志有染的事情,因此,她觉得再也不需要顾忌什么了。

“袁……公子,你过来一下。”

王夫人终于忍不住了,她跪坐在灵堂前,双脚早已经麻木了,因此,把袁承
志呼唤到自己向前,当然是希望袁承志帮助她处理一下身上的麻木问题。

“呃……岳母大人,你怎么了?”

袁承志也发觉了王夫人一直苦着脸,虽然那张娇艳无比的脸蛋即使噘着嘴的
时候,也是那样好看,可袁承志也是心疼啊,听到王夫人的召唤,袁承志立刻来
到王夫人的身边。

“我……我的腿,麻了。”

王夫人仰起她那张吹弹得破的俏脸,美目中露出为难的神色,“你……你把
我抱起来,扶着的走一走。”

王夫人俏丽的玉脸,是那样的娇艳,也许是害羞吧。

“呃……好的。”

袁承志瞟了一眼旁边的王熙凤,见她故作看不见,便直接伸出双臂,将王夫
人整个地抱了起来,王夫人的身体,是那样的柔软,那样的无力,那样的柔弱,
被袁承志抱住的时候,王夫人似乎一下子感觉到了自己的靠山来了,她的双臂,
无力地抱在袁承志的脖子上,雪白晶莹的俏脸,紧紧贴在袁承志的脖间,在袁承
志的脸颊上,还轻轻地摩擦。

“唔……我……没有力气。”

王夫人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有力气,还
是故意跟袁承志在撒娇,王夫人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无限幽怨地望着袁承志,那
副可怜相,任是哪个男人看了,也只能大呼:我见犹怜!

袁承志右手使劲揽住王夫人的柔腰,只觉得手臂上传来那种温热而滑润的感
觉,袁承志心里一荡,恨不得将她直接压在床上,狠狠地蹂躏。不过,袁承志当
然也不会闲着,右手将王夫人的身体撑起来,左手伸了过去,直接从王夫人的衣
服下端,往上伸了过去,握住王夫人胸前玉兔时,袁承志立刻感觉到了玉兔上居
然还有一层胸衣保护。

当然,这种简单的问题,根本不会难倒咱们的大色狼,他一伸手指,便直接
将手掌钻进了胸衣里面,唔……热热的,滑滑的,润润的,腻腻的,女人胸前这
对宝贝,也真是好东西,哪个男人不喜欢摸这对宝贝儿?袁承志揉啊,搓啊,只
是几下,王夫人脸颊通红,美目偷偷望向袁承志,嘴里樱唇微启,悄声说道:
“别……别使坏。”

眼角瞟了一眼旁边跪坐着的王熙凤。

“嗯,我一会儿再使坏。”

袁承志嘴角凑在王夫人耳边,这句话一说,那股热气直接吹向了王夫人的耳
朵眼里,那股令人无法忍受的麻痒,透过耳孔,直接吹到了王夫人的芳心深处。

“唔……”

王夫人发出一声悄不可闻的呻- 吟声,美目在袁承志脸上转了转,双腿努力
地在地板上走了一步,樱唇稍稍震动,柔声说道:“我……我还是没有力气,腿
很麻,你帮我揉一下腿好不好?”

俏丽的大眼睛,看向袁承志,神色间可爱又可怜。

“好。”

袁承志右手扶住王夫人肥厚的美臀,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将王夫人放到一
边椅子上,蹲下了身体,将脸凑在王夫人的胯间,双手从王夫人的一双小脚开始
揉搓,握住王夫人的一对小脚丫时,袁承志只觉得这对小脚丫上的脚趾柔润美妙,
晶莹无比,玉足更是如白玉做成,简直没有一丝的瑕疵,袁承志将那双小脚举起
来,放到唇边,轻轻含住王夫人的脚趾,用舌头轻轻舔弄。

王熙凤瞪大眼睛,看着袁承志在跟她的姑姑搞怪,见袁承志含住了姑姑的脚
趾时,王熙凤的美艳脸蛋上,立刻露出了理解的神色,她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姑
姑,在贾政的手下,肯定没有被他如此对待,袁承志居然能够将自己的姑姑当作
宝贝儿一样的对待,自己的姑姑哪里还有不背叛那个贾老夫子的?

“唔……”

王夫人脸上露出娇嗔的神色,狠狠地瞪着袁承志,脚丫上传来的感觉,却是
那样的舒服而甜蜜,王夫人玉手搭上了袁承志的双肩,美目死死地盯住袁承志的
眼睛,“再……再揉。”

王夫人其实非常向往那种美妙的感受,希望袁承志继续帮她揉下去,可是这
种时候,自己的双腿确实仍然麻木。

“哦。”

袁承志的声音,非常老实,可是他的双手,却是一点也不老实,揉过了小脚
丫,双手便顺着脚丫,渐渐往上,抓握住了王夫人那一对晶莹柔软的雪白小腿,
摸在手里,那种奇妙的感觉,实在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我……我觉得好一些了,你扶我到旁边的房间里休息一下吧。”

王夫人虽然腿麻了,可是樱唇还是非常灵活的,见袁承志如此卖力地帮自己
恢复身体,芳心里兴奋,特别是袁承志抚弄自己小腿时的美妙感受,让王夫人非
常非常希望袁承志能够直接顺着小腿而到大- 腿,再到……好期待呀……王夫人
的美目,再次看向袁承志的时候,忽然看到了袁承志身后的棺材,顿时脸色一变,
暗暗责怪自己,丈夫尸骨未寒,自己竟然在灵堂前就开始调戏其他的男人?这也
太不守妇道了。

“好。”

袁承志伸手揽住王夫人的柔腰,对王熙凤说道:“嫂子,我扶岳母大人到旁
边的房间里休息一下,你在这里守一会儿。”

“嗯。”

王熙凤故作正经,跪坐在灵堂前,根本就没动,那双丹凤三角眼,却是无时
无刻不在注意着袁承志和她的姑姑的行为。

“轻……轻点。”

王夫人双臂搭在袁承志肩头,身体基本上是完全挂在袁承志身上,在袁承志
的帮助下,慢慢来到了旁边的小房间里,王夫人的双腿,确实非常麻木,这会儿
因为走动,似乎恢复了一些,“袁……相公,你扶我到那个床上去吧。”

王夫人非常想要舒展一下自己的娇躯,这一天来,她基本上是跪坐了一天,
这种罪,还真不是人受的。

“好。”

袁承志将身体俯下,双臂抱住王夫人的腰,王夫人的胸前一对美妙的软肉,
直接紧紧贴在了袁承志胸前,樱唇也是直接贴在了袁承志嘴唇上,袁承志伸出舌
头,轻舔了一下王夫人的樱唇,坏笑道:“真甜。”

“你……”

王夫人大羞,脸色顿时如涂了朱砂,娇艳得能够滴出水来,樱唇却是根本就
不躲闪,紧紧吸住了袁承志的嘴唇,只吸得啧啧有声,贪婪无比。

袁承志的大手,便直接抚到了王夫人的股沟中,顺着股沟,渐渐往里面探去,
那里潮湿的美妙,便完全地展现在袁承志的大手中,袁承志托起王夫人的一双美
腿,左手揽住王夫人的后背,抱起王夫人时,王夫人的樱唇,依然舍不得离开袁
承志的嘴唇,王夫人拼命将胸前玉兔紧贴在袁承志胸前,她也不知道芳心里想的
是什么,只觉得这种姿势,对她来说,是那样的宁静,那样的舒服,那样的安全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