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拯救大明美眉(全)-28

  

第83章沉伦……

彻底放开心思的薛宝钗将心底最深处的话都吐了出来,身体里的热情立即冲
上了最高点,与王夫人唇舌缠绵之际,只觉胸前微疼,那娇小挺硬的蓓蕾已被王
夫人拿在手中,纤细轻柔的抚触揉捏,令她登时柔媚地呻吟出声,“哎……姨妈
……那里……那里是……唔……别……宝钗……受不住的……啊……好棒……”

“受不住……才好呢……”

将薛宝钗两点粉嫩嫣润的蓓蕾擒在手中,轻揉慢捻抹抚挑,将所学到的手段
尽情用上,熬得薛宝钗不住软语求饶,娇躯鱼龙漫行,似是真的不堪揉弄,王夫
人不由也有些嫉妒起来。

无论身材容貌,她都跟薛宝钗相差不多,唯独因为生了孩子的缘故,胸前两
点总不若未生产的女子般粉嫩,就算动情到了极点,那褐色的两点仍令她有些自
卑。看薛宝钗那蓓蕾如此可人,她不由愈发落力地挑玩起来,连语气都酸酸的,
“这般娇嫩的……还这么敏感……嗯……”

“别……别这样……啊……姨妈……”

感觉王夫人集中火力攻其两点,薛宝钗闭上美目,她不是不知王夫人心事,
只是她如今也忘记了自己做为少女的身份,只是陷入情欲中不能自拔。

偏偏王夫人愈努力地把弄那两点粉润,给她的感觉愈是强烈,薛宝钗甚至有
些无法自拔,“姨妈这般逗玩……哎……宝钗也会……也会渐渐变……变色的…
…毕竟……常用……啊……”

“那……姨妈就不多玩了……哎……好可惜……姨妈好喜欢那儿的……”

听薛宝钗这么说,王夫人微微苦笑,竟还真的放过了那蓓蕾,纤指只在柔软
丰挺的乳球上抚爱。

这可就苦了薛宝钗,那美峰原就敏感,蓓蕾上头感觉最锐,本已给王夫人诱
起了火,却被放过最敏感的所在,只觉那美峰在王夫人甜美纤细的爱抚之下愈发
肿胀,满怀欲火差点要从那儿爆发出来,酥软之间高潮竟马上侵袭了她,薛宝钗
娇躯剧震,一波潮水已从股间汹涌而出,连王夫人已贴上去的玉腿都沾染了。

“怎么样?”

待薛宝钗娇喘方休,暂时停下手段的王夫人才再接再厉起来,毕竟人体的承
受有其极限,高潮的爆发虽是极端美妙,却也极端耗力。薛宝钗既已高潮泄身,
神智昏茫之间,自己即使再加重手,也难令她立刻回神,还不如有所调节的好些。

陷入情欲之中的王夫人,其实私心甚重,只是想要让薛宝钗也被袁承志给X
XOO了,那么自己与袁承志的事情,就不怕薛宝钗会说出去了,大家都一样,
谁还笑话谁?“宝钗……泄得好快……嗯……这身子……特别热情敏感呢……”

“还……还不是姨妈高明?宝钗……宝钗好爱姨妈……”

美目犹然迷蒙,一心只有眼前这诡笑着的美姨妈,薛宝钗只觉高潮刚过的身
子美感未退,仍若飘在云端,那番滋味从前没有感受过,如今忽然陷入这种奇妙
的快活感觉中,薛宝钗哪里还知道身在何处?

薛宝钗柔若无骨的双手环上了王夫人颈侧,主动献上香吻,唇舌缠绵之间,
软媚的呻吟回荡在彼此唇中,“好姨妈……宝钗……等着……等着跟姨妈一样…
…嗯……一样的火热风骚……一样变成俏狐狸精……”

王夫人心想乖乖不得了,这般诱人的言语,连自己在被袁承志搞得神魂颠倒
之际也未曾出口,却在薛宝钗的口中听到,王夫人不由有些自豪,自己的手段虽
远不若袁承志可怕,却也令薛宝钗这乖巧妇道人家变得如此诱人。她骄傲地一转
美目,又吻上了薛宝钗那柔软火热的樱唇。

嗯嗯唧唧地口舌缠啜良久,待得两女唇分,娇躯又已经火热地黏到了一处,
这回王夫人得意忘形、打铁趁热,纤指早不知何时钻进了薛宝钗玉腿之间,就着
那润湿探入,食中二指轻巧柔软地探索着那窄紧的柔肌,姆指和小指则将那硬挺
的小蒂纳在指问,不住地拨动着、挑弄着。

那小蒂如此敏感火热,加上薛宝钗情浓未歇,已探入要害的手指又如此灵巧,
美妙至极地拨动着她的心弦,没一会儿她便被逗弄得饥渴难耐,口中似要窒息般
地喘息着,娇躯潮红似被水雾包围。

口舌的反应已是如此,胴体被激荡春情摆布得欲火高昂更是难以瞒人,薛宝
钗可不是那种明明没有动情,却还能假装春心荡漾好勾引男人的荡妇妖姬,她搂
紧了王夫人,身子不住颤抖喘息,幽谷之中泉水涔涔,流泄之间仿若溃了堤的大
江,呻吟声似哭似喜,窄紧火热的幽谷将探入的纤指紧紧咬住。虽被那指尖逗弄
得颤抖不休,似是难以承受,却仍紧紧吸住,再也不肯放松。

见薛宝钗舒服得美目迷蒙,皙白的肌肤早被酡红丽色所占据,在薄薄的水雾
盈绕之间愈发显得诱人,王夫人食指大动,吻得她更深刻了,纤指灵巧地在薛宝
钗股间尽情逗弄着,勾搔挑引之间,巧妙地将薛宝钗的春情诱发出来,又调节着
手段,不让薛宝钗这般快便登上极峰。

被她这么一逗,薛宝钗可就惨了,若是刚开始时,这般手法她还能忍耐,说
不定还能举手反攻,看看是谁先被弄得受不了;但她才刚刚泄过一回,体内荡漾
的春情余韵犹在,被王夫人这一搞,体内热情又已熊熊燃起,却是不得发泄。

幽谷被王夫人纤指占据之处给搔弄得火热舒畅,哪儿痒便移过去挨搔,可纤
指所不能及的内部,却是愈发的空虚难过。

“姨妈……”

呻吟声迫不及待地出了口,薛宝钗只觉口干舌燥,干渴的自己亟待甘霖滋润。
床第之间的热烈她未曾尝试过,却没想到今儿个自己一放弃抗拒,全心投入的结
果却是如此强烈的美妙。她不由自主地收缩着幽谷,无言地期待着王夫人接下来
的手段,令自己彻底臣服。

“想要了吗,我的好宝钗?”

纤指移出了那连啜带吸,满布着期望和不舍的幽谷,将指閰那温热的黏腻送
到薛宝钗眼前,看她又羞又爱地盯着那湿腻汁光不放,王夫人的爱欲也已升到了
高点。

先前她也曾被袁承志如此摆布过,那时看到从自己体内泄出的淫欲证明,她
可是羞得无地自容,偏又知道那湿腻才是自己能够承受男人宠爱的证明,羞喜之
间可真挣扎得紧呢!

“想……想得很呢!”

看王夫人纤指轻摩,像是要展现给自己看那湿腻的光彩,想到那东西就是自
己才刚高潮过的证明,更是自己已然动情的表征,虽说那快乐已不知在王夫人身
下享受过几回,薛宝钗仍不由大羞。偏偏一见此物,即便她禁止自己不去想,身
体也自然回忆起方才的快乐来,何况情动如潮的她,现在可一点都不想禁止自己
呢!

她大着胆子轻吐香舌,在王夫人诱人的纤指间舐去那湿腻,微微的甜味令她
心花怒放,“宝钗好早……好早就这么想了……嗯……姨妈……”

“嗯……我也……也好喜欢这样……这样的宝钗……”

与怀中缠绵的美貌少女吻了几口,王夫人美目一飘,渐渐转开了话题,“只
是可惜了……我跟宝钗都是……都是女人……这样磨镜就算快活……好像……好
像都快要跟宝钗融到了一处……总觉得不够深入……没有……没有真正合而为一
的感觉……是不是……”

“只是再好的姨妈……总比不过真正的男人……我也爱让宝钗快活……只是
……总比不过他在床上的本领……”

“嗯……那个……那个……”

虽知王夫人与袁承志有染,更知道袁公子才学高绝,本事过人,薛宝钗虽然
有此想法,却仍然在些无法表达。

光看她提起他时美目迷茫、肌肤潮红,简直像光提到这个人的名字,就比任
何强效的春药媚毒更能引发熊烈的淫欲火焰,薛宝钗虽是心惊,却也含羞。被那
色狼这般彻底的征服,那滋味她可没有试过,自然也不知道王夫人所受的刺激有
多么强烈到令她忘形了。

“如果……如果可以……宝钗也想……也想试试……”

鼓起勇气,将心思吐露出来,倒不是薛宝钗对袁承志有多么重的心思,毕竟
两人之间的交往还不多,但看到王夫人如此情迷意乱,想到她被袁承志搞得连心
都变了,换了以往的王夫人,别说和自己交换这般亲密言语,光弄自己上床都是
想也别想,由此可见袁承志对她的影响之大,薛宝钗真不由有种渴望,想变得和
王夫人一模一样,彻彻底底的……

只是想到袁承志和王夫人床上交欢的景象,薛宝钗脑海中描绘的模样,连她
自己都难相信:一个是美若天仙的王夫人,一个是面容俊美的佳公子,当在床上
时便是一个神仙般的男人正奸淫蹂躏一个天使般圣洁美貌的仙子,而这个美貌绝
色、仙圣般圣洁的高贵仙子却是乐在其中,娇甜快乐地偎在神仙的胯下,蠕动着
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美丽傲人的圣洁玉体,整个人妥贴在男人身上,纤腰迎送、
雪股挺抬地迎合神仙的抽插、奸淫,爽得神魂颠倒、仿若乐不可支。

任谁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会感到无限向往!光只是想想而已,已如此令人心旌
动摇,薛宝钗真不敢想像,若自己哪一天发了失心疯,真打算变得和王夫人一样,
在床第之阆被袁承志予取予求,会是怎么一番模样?

“好宝钗……你……真的想吗?”

见薛宝钗虽大着胆子吐出声音,却是美目微惧,显然连她自己也不知哪儿来
的勇气说出这种话来,王夫人微微苦笑,薛宝钗想得到的东西,她哪里会想不到?

何况在袁承志胯下哀吟娇喘、楚楚不胜的便是她本人,将心中的羞怒全盘升
华,变成了满腔爱欲的,也是她自己,即便她再不想承认,王夫人心底却明白,
YU望不过是个引子,即便没有YU望沾身,只要跟袁承志上过床,那滋味就够
让女人铭心刻骨,至于是不是爱,那就不是那么好讲的了。

“如果……如果姨妈舍得……要宝钗怎么做……都好……”

声音嗫嚅如虫蚁,生怕再大声点就给旁人听了去,可话儿出口,薛宝钗整个
人都不由自主地滚烫起来。

话才出口,薛宝钗陡地一声惊呼,一只只可能属于男人的大手,温柔而有力
地嵌入她玉腿之问,将薛宝钗一边玉腿抬高,粉嫩多汁的幽谷登时暴露出来!

薛宝钗本能地想要挣扎,偏偏一双柔弱无力的藕臂已被王夫人扣住,连唇舌
都被她啜住了,两女侧卧相对,这姿势让薛宝钗别说挣扎抗拒,甚至连落入男子
手中的玉腿都难以踢动,十足十的肉在砧上,变成了男人的囊中之物。

突如其来的男性魔手,虽让薛宝钗一时失惊,但看王夫人美目满是柔情似水,
虽带些对自己的歉意,更多的却是爱欲柔凭,身后的是什么人薛宝钗也就清楚了。

她微哼一声,发颤的腿股竟慢慢放松下来。既然迟早要来临的,就让它现在
发生吧!眯着美目的薛宝钗吻了王夫人几口,声音里是火,目光里也是火,满满
的爱火差点没把她自己给烧化了,“哎……姨妈……宝钗就要……呜……就要跟
你一样了……宝钗好怕……姨妈……抱着宝钗……嗯……让……宝钗边……边看
着你边弄……好不好……”

“那……那是当然的……”

微带歉意,一半是对着怀中的薛宝钗,另一半却是对卧在薛宝钗身后的人,
他一手抬起薛宝钗玉腿,那傲挺的肉棒早已威武不屈,只待攻入禁地的时刻。

毕竟接下来虽说薛宝钗失身难免,但看她这样的架势,竟是打算只顾着和王
夫人吻吮甜蜜、搂搂抱抱,就当自己是献身给王夫人一般,对男人而言确实大伤
自尊,但袁承志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耸了耸肩随她去,王夫人自然就先要顾
着亲如母女的薛宝钗了。“让……让我一起……一起爱你……好宝钗……”

轻啜着薛宝钗微凉的丁香小舌,只觉唇中的她微微颤抖,火热之间还带些难
以言喻的冷,显然贾宝玉尸骨未寒,让她沉浸在女女相交的甜蜜之中,已令薛宝
钗有些难以承受,现在又要被别的男人淫污,薛宝钗可非人尽可夫的淫妇,自然
不是这么容易习惯得了。

心疼着这薛宝钗,王夫人搂紧了她,美目流转之问,唇舌交缠中香唾缠绵,
比之先前还要温柔许多,啜得薛宝钗唇舌发热,原本因着被男人插入了女女之问
的紧张,竟也渐渐被王夫人的温柔给解了开来。

她嘤咛一声,臀腿本能地轻轻颤抖,寻到了时机的袁承志趁机将她的玉腿分
得更开了些,那肉棒微微靠前,贴上了薛宝钗股间,如火般的炽热,灼得薛宝钗
欲退难退,芳心竟有些难以自持起来。

“呜……”

被那灼烫激得浑身战栗,偏是欲逃不能,薛宝钗闭上美目,却没想到如此一
来,身体的感觉更加强烈,偏偏袁承志又不急着占有她,那肉棒只在她敏感的股
间嫩肌中厮磨,令她竟是无法抹灭地感受到他的热度和形状,那种感觉前所未有。

薛宝钗虽是极度惊惧,可体内那股难以言喻的火,却也是极度高昂地烧了起
来,灼得她不由轻扭娇躯,对股间的肉棒欲拒还迎。

虽看不见身后男人的表情,但娇躯轻扭之间,那肉棒毫不退缩,一点一点地
探索着她的肉体,那娇嫩的肌肤一点一点地承受着来自男人火热的接触,轻颤之
中,薛宝钗几乎可以感受到,身后的他欲火是如何强旺。

那肉棒灼烫已极,点触之间将一股股的火直送入体,别说被触及的是娇嫩肌
肤,连尚未陷落的幽谷竟也似感受到了火热的进迫,本就湿润的地带竟又染上了
新的流泄,偏偏一边玉腿被他抬起,那湿滑的蜜汁再无阻滞,润得那处柔黏滋润,
甚至浸上了那侵入者!

虽说已闭上美目,以这姿势而言,怎么也不可能看到股间蜜境,但在薛宝钗
脑海中,那儿的模样却是历历在目,她简直可以在脑中直接描绘出自己那湿润窄
紧的幽谷,已是如何一片水滑潺潺,全然一副任君宰割的娇弱模样。

尤其那湿润不住涌现,润得幽谷口处粉红娇艳,柔弱地在肉棒的面前娇颤,
欲拒还迎地只待被男人侵犯,那羞人的模样、羞人的想像,令她羞到极点。

偏偏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况面前的王夫人唇润舌柔,正温柔甜蜜地挑
诱着自己的春心,眼看着是不可能帮自己脱过这一劫了,知道此劫难免的薛宝钗
娇颤地闭上美目,全心感受着面前的王夫人对自己的挑弄,感受与王夫人柔软灵
巧的唇舌交缠,感觉自己那柔软纤巧的美峰正在王夫人的手下柔媚地跃动着,心
下只当是王夫人正玩弄着自己,打算用个宝贝来令自己欲仙欲死,至于其余的事
儿,都当它不存在。

虽说是欺骗自己,但欺骗也有欺骗的好处,抛开了一切,将心思全放在性爱
快乐上头的薛宝钗,竟真的觉得自己舒服的将要融化。

尤其这一放任,女体的敏锐感觉登时发挥到了极致,虽说闭着美目,耳中只
听得呼吸和轻喘声,但肌肤的触觉却更是强烈;身前的王夫人温柔灵巧,纤巧无
比地挑诱着薛宝钗的春心,身后的男人动作相比难免粗糙,托着玉腿的大手、贴
黏股间的肉棒,虽是缓慢却毫不迟疑的侵犯着自己的感觉,却是更强烈地引诱着
她本能的欲望。

光只一项,被诱得春心荡漾的薛宝钗也难以承受,更遑论此时一柔一刚、一
前一后地同时加诸在身上!偏偏身前身后这对奸夫淫妇,也不知是早已习练过,
还是男女云雨浓情后的默契使然,对自己的挑弄勾引恰恰合拍,撩弄得薛宝钗芳
心荡漾,明知自己上了大当、明知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是如何羞耻,此刻的她却已
不愿更不想脱逃了。战栗颤抖之间,肌上香汗与股间汁水一同泛滥汹涌,若此时
有不明就理的侠少前来解救于她,或许薛宝钗还会反过来怪来人不解风情呢!

直到此时,薛宝钗方才想到,方才抱自己入房之时,王夫人难得的浑身发烫、
情欲荡然,本来她还以为是王夫人心火高燃,只想拿自己泄火,这才大失常态,
现在想来,该是那时她便发现了袁承志这厮躲在床上,打算一箭双鹏,不只享受
王夫人这情俘,连自己也一并占有,痛痛快快地将两女都征服于胯下。

想到那淫靡场景,羞耻之间薛宝钗也不由心痒起来,更何况早被袁承志搞得
服服贴贴、难以自拔的王夫人呢!也真怪不得王夫人一见此人,芳心荡漾之间便
即热情如火了。

薛宝钗不由害怕起来,给这对奸夫淫妇合力一搞,自己岂不完蛋大吉?偏偏
害怕归害怕,从小腹深处涌现的欲望,却是愈发强烈,令她不由自主地扭腰挺臀,
无言娇柔地迎向身后的火热。

“哎……”

也不知是看薛宝钗湿的股间腻濡,已是全然无法收拾的欲火焚身,还是王夫
人不忍再吊着自己,要他快些动手,娇颤之间薛宝钗只觉幽谷微疼,那火热的肉
棒似轻巧却重力地轻突,那硬挺的尖端已破门而入。

未尝此味的薛宝钗虽说已情欲盎然,静待男人蹂躏,但袁承志的肉棒远超常
人,那破体而入的强烈刺激,混着窄紧的幽谷口被撑开的饱实感,如撕裂般的疼
痛更令薛宝钗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娇躯竟不由颤了起来,若非前后两人夹紧了
她,怕真要被薛宝钗挣开来。

“好宝钗……不用担心……”

自己也是过来人了,哪儿不知薛宝钗的心思?

感觉到怀中美女本能的颤抖惊惧,王夫人怜意大起。她搂紧了薛宝钗,轻吻
着她发凉的唇,试图抚去薛宝钗的畏惧,看到薛宝钗被侵犯得欲拒还迎,虽说承
受不住却还是乖乖等着被男人享受的媚态,王夫人也是情欲大动。

“那……嗯……那宝贝……很棒的……嗯……又大……又硬……还……还很
长……加上他……他那么厉害……只要……只要他想……就……就可以把你整个
……整个塞得满满的……让你……再没一寸逃得了他……让你彻彻底底的虚脱…
…心想着……这么好的滋味……嗯……就算死了……都值得了……哎……瞧瞧我
说的是什么呢?”

一来先前已被袁承志狠狠征服,在他面前实在羞不起来了,二来为了安抚薛
宝钗的紧张,不让她因为无谓的害怕,反而没办法用心体验那无与伦比的美妙滋
味,王夫人含羞轻语,将先前被他占有时心中的感觉都说了出来。

本以为这等羞人话难以启齿,却是一开口才发现,最难出口的只有第一句,
只要第一句出口,接下来的话简直像是排队般脱口而出,像是愈说,才愈能将心
中的满足与快乐表露于万一,那体内的冲动驱策着王夫人把心底的话全都说了出
来,再无保留。

只是边说,她的心竟也回到了先前,当自己也将心送了出去,全副身心都被
袁承志的淫技所征服,在他的手段下全然抛却羞耻矜持,将他的本领照单全收,
连带着体内的YU望也尽情发作的当儿,那火热美妙的刺激,令她激动得无以复
加,快乐地将那粗壮全盘承受。在那彻底沦陷的时刻,虽说仍有-点痛楚,但和
那满溢身心约快惑与喜悦相较之下,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在那一次身心也不知被送上了几次高潮的巅峰,几番云雨之间元阴尽泄,令
她心花怒放地败下阵来,任由那滚烫的淫精火辣辣地洗礼她的内外,彻底虚脱在
欲望之中后,连王夫人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她对袁承志那爱慕之意已愈来愈难以
掩饰,所谓的经久耐战、金枪不倒,也不过如此而已。

只是现在,却不是出言缓解薛宝钗心中压力的时候,偏偏袁承志此刻采取的
姿势,却是最不好展现男人雄风的体位,这样动作之间,只好轻缓温柔地展现体
贴,不是大刀阔斧的强行征服,偏偏薛宝钗心中的挣扎,需要的却是一次强而有
力的攻陷!她虽不知袁承志为何不知此事,却也没法出言提醒,只能温柔地吮紧
薛宝钗樱唇,期望唇舌交缠之间,能令薛宝钗稍稍放松下来。

感受到王夫人唇舌间的温柔,薛宝钗微眯美目,只觉体内羞耻和爱欲间正两
边拔河,一方面是女子本能的矜持,奸夫淫妇本就是万世恶名,何况现在自己是
两女共侍一夫,还个个都是死了丈夫、正该守节的妇人;可另一方面却是体内翻
腾滚荡的爱欲情浓,既是对着袁承志,而是对着王夫人,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
便会跟王夫人一模一样。

芳心已然开放,等于主动放弃了最后一道防线,本就毫无抗拒能力的薛宝钗
再没有反抗的办佉,只觉身后的袁承志似也看穿了自己心思,那手微微用力,虽
只是微微把自己玉腿抬高,却已够令薛宝钗羞赧难当,尤其这样动作之间,牵动
了已然探入幽谷的肉棒一同移动,又磨擦到另一处原未曾感受到的兴奋,薛宝钗
不由唔嗯一声,娇躯颤抖之间,也不知是喜欢还是讨厌这样。

“哎……好宝钗……放心……”

感觉到薛宝钗芳心荡漾,王夫人也不由情迷,这样的体位她虽未曾和袁承志
尝试过,但对袁承志信心十足,王夫人深知袁承志若真有心,要让薛宝钗身体彻
底臣服乃弹指间之事,只要薛宝钗不至于紧张累事便成了。

她温柔地吻着薛宝钗,纤手不住在她赤裸柔美的胴体上探索,手法温柔轻巧,
既令薛宝钗神迷心醉,又不喧宾夺主地将她的芳心从交合之处吸走,“他很棒…
…嗯……真的……把……把我彻底刺穿了……只要放松……好宝钗也会……也会
享受到美的滋味了……”

“哎……姨妈……”

感觉到那肉棒一点一点刺入,将薛宝钗的窄紧温柔而坚持的撑开,时而稍稍
后退,吊着她的胃口,时而左旋右磨,挑逗她未尝沦陷的地带,种种手段哪是薛
宝钗曾尝过的?从幽谷之中不住涌现的酸麻酥痒,种种未知滋味,被撕裂般的剧
痛,令薛宝钗不由微微咬牙,也不知是疼是乐。

此刻却被袁承志的肉棒逐渐侵入,那粗壮的微痛和胀满,令薛宝钗不由自主
的紧张,令她难以控制地紧绷起来。

幸好袁承志也非鲁男子,肉棒轻探之间已然发觉,薛宝钗初做这男女之事,
自然比久旷的王夫人还要来得窄紧,将肉棒啜得严严实实,他强抑着大展淫威的
冲动,小心翼翼地轻挺缓磨,等到她有反应了才试探性地再进一步,丝毫不急。

袁承志的努力很快就获得了回报,薛宝钗被他的轻缓动作渐渐释去了紧张,
肉体便逐渐有了反应,本还只是轻挺雪臀,任由身后男人为所欲为的薛宝钗发现,
不知何时自己竟已慢慢忘了形,柳腰轻挪之间,已将那入侵者迎的更加深入了些。

虽说未曾被这般巨物开垦过的幽谷难免苦楚,但她却娇羞地发现,自己竟然
真有容纳的度量!而且随着他愈来愈深入,那微微的刺痛,非但没能令她却步,
身体里反而有种迎合的冲动,驱策着她迎上他的冲击。

搂紧了王夫人,感觉这美姨妈的暖玉温香,令她愈发沉醉,薛宝钗一面放松
身体,任王夫人在自己身上温柔地挑逗;一面轻吟娇喘,感觉袁承志与自己肉体
接触之处,正以他独到的手段摆布着她的感觉,前后两种全然不同的刺激,却同
样地令她销魂蚀骨,薛宝钗不由轻喘出声,在王夫人怀中扭着腰挺着臀,将那火
热一点点地引入,只觉在他的开拓之间,自己一寸寸地陷落,身体一寸寸的灼热,
那快乐一步步地占满自己,舒服之间竟已轻声吟哦起来。

“哎……我……我……姨妈……唔……好棒……嗯……怎么会……怎么会这
么热的?啊……宝钗要……要被烧死了……唔……好美……哎……”

第一声出口,薛宝钗不由大羞,仅余的理智差点没令她拚命挣脱,只是王夫
人和袁承志都是此道行家,知道不能半途而废,一前一后将她夹得死紧,薛宝钗
的扭动挣扎,不过只是令身体与他们接触的部位承受到更多的刺激,那快感令她
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却已渐非挣扎抗拒,而是拚命地让自己更深刻、更彻底地与
两人磨擦,“哎……好美……唔……插死宝钗了……”

“好宝钗……果然是个热情如火的好女人……”

听薛宝钗呻吟激切,美目茫蒙之间仿佛泪水就要滑落,可那表情却分明是乐
在其中的快活,心知她比自己还要难以自持,这般快就沉迷在淫欲之中,也不知
是薛宝钗竟有如此本性,还是自己先前的努力奏效?

王夫人美美地飘了袁承志一眼,心下却不由微惊,袁承志神情仍是镇静自若,
全然不像自己先前与他欢爱之时那般投入,难不成是先前自己激情之中看错了?
只现在却不是分辨此点的时候。

“我……嗯……我先前……可不像宝钗这般快就爽了呢……果然……宝钗的
身子……比我还要火热……给男人骑上了……才会这般美若天仙……我见犹怜呢
……”

虽觉薛宝钗或许就要分了他的宠爱,心中难免又酸又甜的滋味,但王夫人可
管不了这么多,佳人在怀又如此火热,她这才亲身感受到,身为男人在性爱时的
快活,“幸好……幸好我让你被他干上了……看宝钗舒服成这样……真美得紧…
…”

“别……哎……别……姨妈……唔……”

似被言语所诱,幽谷中的肉棒渐渐发动了攻势,虽说袁承志没怎么特殊动作,
但他的本能如此火热强烈,光只平常的轻抽缓插,那灵肉交融的刺激都令薛宝钗
不由销魂,只觉自己变成了浪潮中的一叶小舟,随着他的推送攀高伏低,快乐时
整个人都似要飞上天际,尤其被他步步开垦的深处,微微的刺痛混在快乐之中,
令她不由觉得自己连心都被肉棒刮搔吮吸着,情不自禁地搂着王夫人更紧,呻吟
间已带娇啼,“姨妈……宝钗好爱……啊……”

呻吟扭摇、婉转承欢之间,薛宝钗只觉体内深处一麻,似被吻上了什么特别
敏感的部位,随着她一声娇媚入骨的喘叫,一股难以言喻的快乐瞬问袭遍全身,
幽谷紧紧夹住了肉棒,几下特别火热的吸吮之后,那澈骨的快乐化成了洪流,从
体内一涌而出,舒服到极点的薛宝钗只觉神迷意醉,舒服得几欲晕去,只希望就
这么醉倒在王夫人的怀中,再也不要醒来……

软绵绵地在王夫人怀中迷恋良久,薛宝钗娇躯微颤,一股难以言喻的畏惧涌
上心头,方才高潮时的刺激太过强烈,她浑然没有发觉,在她高潮泄阴的当儿,
袁承志的阳精竟也射了进来!

本来男女床笫之问,高潮尽欢之时,彼此都有所付出才是正理,可薛宝钗无
论怎么说,如今还是未嫁少女,尽管未婚丈夫已经死亡,可自己终还得守个妇道,
被王夫人与袁承志弄了上床云雨尽欢已是不该,若大伙都不说还可瞒过旁人;但
若一个不小心怀了孕,到时候说破了嘴也无法自辩,这淫妇之名光在床上说说只
是羞人,一日一有孕在身,淫名不胫而走,教薛宝钗如何不惧?

偏偏她心下虽惧,肉体的反应却难瞒人,尤其高潮余韵未过,久旷的幽谷终
获灌溉,竟是完全违背了主人的心意,将那淫精甜甜地吞入子宫,一点不肯放掉。

那带着男人滚烫的刺激,到现在仍在体内美滋滋地滋润着她,让薛宝钗的子
宫差点化了,令她也不知该恨该喜,心思混乱至极。

迷茫惊疑之问,却见王夫人放开了自己,娇躯柔媚至极地爬过自己,滑到了
袁承志身下,樱唇甜甜一张,竟将那才刚泄过、尚未全盘软化的肉棒噙入口中,
丁香小舌啧啧有声地品尝起来!

这等以口就男人下体的手段,休说王夫人这般名门闺秀,便是楼子里的妓女
怕也不会如此,如今却在王夫人口下做了出来,吓得薛宝钗眼都直了,脑中一片
空白。

偏偏王夫人却似极喜此物,全然不管薛宝钗就在旁边,品得啧啧有声,瞄向
袁承志那俊脸脸的目光满是爱恋情浓,美目微扬间带起百般风情,不只袁承志被
服侍得甚是舒服,那肉棒竟隐有重复雄风之势,连薛宝钗也看得目瞪口呆,活像
被品的是自己一般,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心知自己虽刚被男人搞过,但已经完全成熟的肉体,却未必能满足于一次欢
爱,若非袁承志床第功夫高明,方才又不知是否用上了什么手段,令自己虽是舒
爽得神魂颠倒,事后却是浑身疲软,明明只是挨干的一方,却是腰酸骨软,一时
难以动作,令她欲振乏力,否则王夫人这等销魂的演出,就够令经验不足如薛宝
钗欲火再升了。

“唔……好夫人……好厉害的嘴上功夫……吸得在下……嗯……好舒服……”

虽说已将王夫人身心征服,但这等服侍方式对女人而言实在太过淫靡,袁承
志倒还真没试过要她如此,没想到他嘴上不说,王夫人却已主动弄了起来,虽说
她初试此法,口舌功夫尚不到家,但一来这动作重要的本就是沉迷爱欲的心思,
动作反非要点,二来也不知是否因为用口舌对付过薛宝钗,这一阵品尝下来,竟
是似模似样,便连刚刚射过如袁承志,竟也很快被诱得一柱擎天,雄壮之处竟似
更胜方才。

“这……是当然的……”

美目轻轻飘过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连反应都忘了的薛宝钗,王夫人虽是羞意
十足,可胸中却有种异样的满足感。方才袁承志玩薛宝钗时还可保着冷静,此刻
被自己口舌服务,却是五官舒展,显然甚是受用。

她一边望着他,一边爱不释口地吻吮舔舐,将那肉棒品头论足之间,舐得硬
挺已极,那染着汁液的光芒,愈发诱人心魄,“我……嗯……很想要了……”

“姨……姨妈……”

没想到外表道貌岸然的姨妈王夫人,在床上竟有如此风情动人的一面,薛宝
钗惊得心思都飞了出去,直到迎上了王夫人那一瞥,这才发现不对。

王夫人之所以如此,小部分是因为淫欲高燃,难等袁承志再起,最主要的原
因却是向自己示威,表现出她沉迷淫欲的心意,对这方面的渴求绝对在自己之上!

没想到王夫人竟然也会吃醋,还吃到了自己头上来,薛宝钗芳心一叹。虽说
被袁承志弄得高潮泄身,可这等体位下,其实袁承志也未发挥多少威力,还征服
不了自己,没想到传说中的妻妾争宠之事,却这般快就轮到自己头上了?

她本想闭目不管,但闭上眼才觉不对,闭目后耳朵更为灵敏,那轻舐的声音
仿佛透耳直入,搔得她浑身犹若虫行蚁走,本已渐伏的欲焰隐隐然有重燃之势!

呼吸渐重之间,娇躯不由难耐地轻扭起来。

偏偏她虽难受,身处其中的王夫人却正享受得紧,为男人品箫虽说羞人,可
她一急之下已经做了,便无缩手之理,何况当真舔上,只觉那味道也不算太恶心,
何况还沾染了薛宝钗的幽幽香气和破瓜时的腥味,混着男人火热的淫欲气息,竟
有种令她着迷的冲动,让她的舌头欲罢不能地卷缠舔起来。

“好夫人……若夫人当真想要,上马赐教如何?”

感觉王夫人香舌火热,眼见她眉目之间透的尽是妩媚,袁承志只觉胯下之物
已然硬挺,不想将主动权让出。

他伸手轻搂王夫人香肩,只觉触手处尽是女体动情时的柔软灼热,心想王夫
人这般快的动情了,这YU望的威力果然不能小看,“或是……要在下也帮夫人
……一模一样的服务一下?在下包保夫人爱上这事儿……试过还想再试……”

果然这对奸夫淫妇的对话真不能听!两人露骨的言语羞得薛宝钗只想奔下床
逃掉,就算身无寸缕地逃出去,总也比听这等羞煞人的对话好些,偏偏王夫人却
是美目流转间犹有千言万语,阻住了薛宝钗逃脱的想法,言语间却是百般娇媚。

就算不看她娇躯赤裸、肌红肤润的美态,光那声音都勾得人心痒痒的,薛宝
钗只曾听过人形容狐狸精,骚到言语行动之间都透着诱惑男人的万般风情,哪会
想到王夫人竟也学得似模似样?光听都听得她娇躯酥软,缩在床角边动弹不得。

偏偏王夫人却不理会她的羞惧,那声音甜甜地涌了出来,仅是声音都透着销
魂的柔媚,“不……不用了……哎……刚刚……刚刚看你和宝钗那样……我里面
……已经很难受……何况……嗯……何况刚刚帮……帮你那样……我里面……都
已经湿透了……好人儿……求求你……嗯……直接……给我吧……我好想要……”

“既是夫人想要,在下自当帮手”听王夫人言语声息之间,吐的尽是柔情如
蜜的媚惑,袁承志也不为己甚,他躺好身子,那肉棒硬挺朝天,看得王夫人再也
移不开目光,香舌轻舐唇瓣,饥渴之意如在眉睫,差点没吻了上去。

那模样让薛宝钗既想气又想笑,想到以后说不定连自己也会变得如此,心下
虽有种难言的失落感,但更有种跃跃欲试的念头,只听得袁承志闲逸的声音,
“夫人稍动贵体,主动骑上来如何?上次夫人主动迎就,骑乘之间,那滋味……
可美得紧呢……”

虽知男女间事千奇百怪,尤其袁承志这家伙本是色狼,这方面的花样可多着
了,但对初尝男女滋味的薛宝钗而言,这话一入耳,可比方才见到王夫人主动品
箫还要来得震撼!

但听他的话意,似乎这对王夫人而言已非初试,令薛宝钗不由大吃一惊,身
不由己地在脑海中描绘着,那究竟会是怎么样一番羞人景象?

脑海中的想像已经极其震撼,眼前的景象却只有更加疯狂,被袁承志这般调
笑,王夫人虽是含羞带怯地吐出几句不依的轻吟,娇躯却袅娜轻移,纤手按着袁
承志胸前,玉腿分开,那湿漉漉的幽谷已全盘暴露出来,正悬在那硬挺高昂的肉
棒上头。

偏偏幽谷之中已然湿润,原本合着腿时还可掩饰,现在玉腿一分,一抹水光
顿时缓缓流下,温柔地淋润着肉棒,乍看之下竟像是王夫人饥渴地连香唾都流出
来了,正淋洗着那令她又爱又恨、正自高昂硬挺、等待着蹂躏仙子女体的巨物。

没想过床第之间竟真有如此技法,薛宝钗看得目瞪口呆,完全忘了出言阻止,
等到她回过神来时,只见王夫人娇躯缓缓沉坐,随着那不住的震颤,幽谷已温柔
娇羞地将那肉棒一点点地吞没,摩擦之问水声唧唧,混着王夫人娇甜柔楣的莺声
燕语,无论视觉、听觉都是无上刺激。

“哎……好哥哥……好人儿……唔……你……好硬……嗯……这……这么烫
……唔……好像……哎……让我好像……触电一样……哎……这么……嗯……”

随着娇躯沉坐,那肉棒终于刺入体内,好像整个人都被撑开,美妙的灼烫感
在两人肉体交触之时便火热地传开,激得王夫人浑身战栗,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虽说已不是头一次和他床第欢爱,便这姿势也不是第一回尝试,但也不知是
方才旁观时胴体被诱起淫欲,还是意识到此刻仍目瞪口呆地在旁观看着的薛宝钗,
令王夫人不由娇羞万端,幽谷竟比平常缩得更紧了些,连带着也让她感觉到,袁
承志似比先前更大更热了。

那美妙的刺激令王夫人浑身酥软,幽谷深处既渴望着他的临幸,却又有种难
以言喻的畏惧,似乎知道这回比之先前会有所不同,羞涩之间身子却是愈发渴望
了,“好……好烫好热……唔……烧死……烧死我了……啊……”

“夫人身子这般完美……这般淫荡……在下自然……唔……自然会愈来愈动
情……嗯……好棒……夫人好紧……好荡的美穴儿……这般会吸……唔……咬着
……咬着在下不肯放呢……好浪的夫人……”

听王夫人如此甜美的言语相应,肉棒又被紧窄地吸吮着,连袁承志都不得不
承认,自己身上这美妇真是愈来愈美、愈来愈诱人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将
手抬起,托着王夫人傲人的美峰温柔地揉弄着。

“啊……”

被袁承志大手这一托,王夫人娇躯如受雷殛,不由自主地甜喘出声。

她一双美峰原就是敏感傲人的极品,此刻情欲浓烈,肌肤敏感处远胜平时,
被他火热粗糙的大手一托一揉,火热的刺激透体而入直透心肝,美得令王夫人差
点承受不住,一双纤手按到了他大手上头,却不是为了阻止他,而是协助他的动
作,也无言地告知他,要怎么揉玩才是最让她舒服的方式,“好……好人儿……
嗯……这么爱使坏……揉……揉那里……哎……会让……让我……受不了的……
嗯……宝钗……宝钗在看……”

天哪!你现在才想到我?被提及的薛宝钗不由大羞,却是没法闭起美目不去
看两人的欢愉。

虽知若不想看,闭上眼也就是了,可薛宝钗却在心中告诉自己,两人弄得如
此激烈,就算自己闭目,光靠耳朵也听得清清楚楚,索性便大大方方看了。但眼
前美景却是愈看愈羞人,王夫人那令自己又妒又羡的丰腴玉峰,此刻正被两人四
手温柔地包覆,搓揉把玩之问,不住变换着形状,峰顶的两朵蓓蕾更是火红地肿
起,虽是褐色未去,染上一片酒红之后,却是愈发美了,看得薛宝钗不自觉地按
住自己双峰,只觉掌中双峰仿佛也酥痒起来,好像被把玩的就是自己一般。

薛宝钗竟看得如此认真,令王夫人的羞意愈发火热地滚烫起来。本来她之所
以提到薛宝钗,一方面是欲火烧得太快太猛,想袁承志稍稍停歇半分,一方面也
是婉转地提醒薛宝钗,接下来事好人止目,没想到薛宝钗却毫不答理自己,看得
愈发专心。王夫人心知自己方才害得薛宝钗失了贞洁,她这是报复来了,可激情
之间,那羞意却如此无力,一点没法压制她满怀的欲望。

何况袁承志也毫不稍息,那魔手揉捻抹挑之间将王夫人玩弄得神魂颠倒,只
觉胸前的双峰像是化成了两团火,强烈的刺激灼烧周身,美得令她难以想像,一
双纤手柔弱地配合着他,令她的身体愈发快乐的无法自拔。

尤其一双手按上了他的手,娇躯失了支撑,忍不住向下一坐,那肉棒刺得更
深,火烫的顶端几已触及了王夫人敏感的花心,嫩蕊被袭的刺激令王夫人娇躯抽
搐缩紧,将那肉棒吸得更深,对花心吻得更深刻了,美妙的刺激差点令王夫人有
一泄千里的冲动。

“好……好人儿……唔……别……”

知道这是紧要时刻,只要稍一泄气,那美妙的刺激立时就会将自己淹没,本
来这便是她在床上最爱的一刻,偏偏现在有薛宝钗在旁,即便是自己协助袁承志
占了她身子,可王夫人心中仍不由好胜心起。

在薛宝钗的面前,她可不希望自己这么快就高潮丢精!输了面子还是小事,
但自己这般没用,他岂不是得再找薛宝钗发泄?这等后果她可受不了。

但那肉欲的刺激,王夫人已不知承受过几回,每次都令她神魂颠倒,美得难
以自拔,其中威力她自然知道,光只靠自己忍耐是绝没有用的。她忍住泄身的冲
动,纤手轻抚着他的大手,柔媚地呻吟起来,“别那样……哎……只顾着玩……
我……嗯……哎……被你……被你玩得……快要受不了了啦……”

“受不了……不好吗?夫人……”

不知王夫人心中纠结了多少念头,袁承志只顾着手上痛快,但他也感受到肉
棒被紧紧啜吸的滋味,手上不由稍稍放松,好集中精神去感觉肉棒上的快乐,嘴
上却不肯稍放。

“夫人美似天仙,又有这么个……唔……这么个完美淫荡的好身子……又美
又耐干……在下爱死把夫人干到泄身、干到丢精、干到整个人都昏了的滋味……

夫人愈受不了了……不是愈好?何况……夫人长得这么大……不就是为了让
在下好生疼爱的吗?“这么美又这么软……怎么玩都不会腻……”

“啊……”

听他说的如此露骨,简直把自己当成了天上少有、地下绝无的淫娃荡妇,虽
说被他称赞美-丽时心下颇是受用,但王夫人的小耳仍是经受不起地红透了。

她强忍着听到这诱人话儿时肉体的本能刺激,甜润如蜜的声音愈发软了:
“我……唔……我自然……自然不会……不会要你不玩……嗯……我……整个人
……整颗心都是你的……都为了被你玩而生的……自然随你……想怎么玩……都
行……”

“只……只是……啊……”

随着话语出口,身体的刺激愈发强烈,王夫人忍受着一波波袭上身来的极乐
浪潮,好不容易才能让自己继续说话。到现在她才知道,这般羞人言语最难的只
是头一句,第一句出口,随后的淫言浪语、娇呻艳吟便能连续不断地脱口而出,
想来那艳名在外的霓裳子,之前该也是这样过来的吧?

“我好爱……爱被你玩……可是……唔……你……你的手太厉害……嗯……
玩得我……愈长愈……愈大……也……也愈来愈迹感了……再这么下去……会…
…会受不了的……哎……好人儿……唔……”

“我自然……自然喜欢这样……可是……可是宝钗也说……嗯……她……也
想愈变愈大……真的……哎……”

“夫人放心……既然夫人发了话……在下自不会厚此薄彼……”

听王夫人这么说,袁承志无声地嘻笑出来,双手愈发落力,玩得王夫人娇吟
阵阵,胴体不依地轻扭慢摇,跳动着的美峰愈发红润娇艳,让旁观的薛宝钗眼都
直了,偏被袁承志轻轻瞥过一眼,好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一时僵住了身子无
法动弹,只听他继续说着,“以后……在下自然会努力的……绝不让夫人失望就
是……”

听他将话题移到了自己身上,薛宝钗不由大羞,伸手扯过被子将赤裸的胴体
整个盖住,可袁承志目光扫过,仍令她像浑身赤裸一般难堪;只是方才都被他玩
过了,此刻便扳起脸孔装贞女也已覆水难收。

何况见王夫人酥胸如此饱满,欣羡之间她也不由想到,若能得此后果,自己
再被这丑人多玩几回,代价也算够了。而且她在脑海中绘出自己被这袁承志压在
身下大快朵颐的模样,虽是震惊却格外有种异样的快感存在,想到那种种,薛宝
钗的芳心不由胡思乱想起来。

将薛宝钗的胡思乱想打断的是王夫人曼妙的呻吟,本来女上位的姿势就是让
女方采取主动,女子愈是热情投入,带给双方的快感愈是强烈,发觉袁承志没有
离开房间,王夫人便已难抑春情,只顾着先让薛宝钗失身才勉强忍耐,看着袁承
志将薛宝钗占有,她的情欲愈发高昂,此刻好不容易有发泄的机会,即使理智还
想抗拒,身体却早已投降,在袁承志身上扭摇荡动起来。

一来由自己采取主动,哪儿酥痒难堪,便可主动移过去挨搔挨刮,轻重缓急
全由自己控制,二来这主动放浪的滋味,尝过之后便再难翻身,何况袁承志也不
是光靠她去动作,在王夫人扭转旋摇的当儿,他已移下了手,扶住王夫人的纤腰
协助她扭动,让她愈发快活地在男人身上扭动摇摆着。

等到王夫人发现的时候,她早已忘了形,双手热情地搓揉玩弄着自己的双峰,
纤腰在他身上摇曳生姿,女体动作间的美态尽收他眼内,虽觉羞人,可那奔放的
热情,却驱使着她继续下去。

扭动之间,王夫人惊喜地发觉,原本她还以为自己的身子早被袁承志占有得
彻彻底底,那粗壮巨伟的淫物早将她幽谷的每一寸都拿下了,可现在自己一主动,
却发觉原来幽谷里还有这么多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似是从来不曾承受过爱欲
的洗礼,在自己如此动情时才甜蜜地酸痒酥麻起来。

她快乐地扭动着,让那未曾失陷的每寸嫩肌都受到肉棒淫荡的刺激,快乐的
滋味令她泉水滚滚,身子像不会疲累地拚命扭动着,口中的呻吟更是愈来愈甜蜜、
愈来愈高昂了。

“哎……好人儿……啊……你……你好厉害……唔……我……我都不知道…
…原来……原来被你干……是这么快乐的事……唔……尤其是……是现在……哎
……好像……好像又有地方……嗯……更舒服了……好美……好棒……嗯……你
……你顶到……顶到我花心里了……咬的……啊……咬得我好像……好像要丢…
…唔……你这么强……这么厉害……啊……干得我……美得要登仙了……原来…
…这……啊……才叫做欲仙欲死……命曰芋以前……都白活了……啊……好人儿
……好相公……唔……你……你顶的……磨的……玩的我花心……啊……都要碎
了……就……就是这样……每次……每次都刺到……刺到我花心里……刺进我心
坎里……嗯……这……这才叫快乐……啊……我要……要一辈子跟你……跟你这
样快乐……哎……我即使……即使要死……也要……也要快活的被你玩死……”

酥麻之间,王夫人完全陷入了忘我之境,她快乐地扭摆旋摇,尽情展现女体
的美丽,香汗泼洒之间,将床被染得半湿半干,连一旁的薛宝钗都被波及了。

秀发散乱飞舞之间,女子诱人的呻吟声,混着男人的轻喘,还有肉体相亲的
啪啪撞击声响,当真诱人到了极点,尤其忘我承受着的王夫人,言语之间更是浑
忘羞耻矜持为何物,只将自己的心底话全都叫了出来,“我爱你……啊……好爱
你……命哥芋……嗯……要丢了……哎……我要被你干……一次次的干……干到
我死掉为止……啊……”

顶挺旋摇之间,娇嫩的花心无比强烈地承受着肉棒灼烫的钻啄,那般欢快原
就美到难以言喻,加上狂欢之閰淫言浪语接连而出,愈发助兴,王夫人只觉整个
人都被那燎原欲火所吞没,现在的她全心全意只有那情欲的快乐,快美无比的她
任欲望操控全身,纤腰拚命地扭着摇着,纤手不知何时已与身下的袁承志十指相
扣,掌心相合,仿若要将自己全都献给他一般,畅美无比地享受着高潮的滋味,
精关早已在那快乐中决堤,阴精狂泄之间美得王夫人几欲登仙,再难自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