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拯救大明美眉(全)-36

  

第98章香儿的线字)

袁承志也毫不客气,一边大运采补淫技,将香儿的奉献尽情采取,一边在她
唇中舌尖、嫩肌香肤处不住吻吮,勾得香儿神魂颠倒,好像自己的高潮一直不断,
“好相公……你好棒……香儿丢了……嗯……香儿泄了……”

“香儿好乖……别光顾着丢身子……相公可还想多要你几次……别一下就到
头了……要……慢慢来……”

听他温柔的轻语,感觉自己虽似还在流泻,但他的肉棒上头隐含异力,却令
自己渐渐从高潮中醒来,却不是不再沉浸其中,反而是沉迷愈加、清醒也愈多,
好像舒服美妙中的自己,竟似能够再登一回高峰般。

香儿听话地嗯了几声,体内气息顺着他一直的教导缓缓流动,运转过几回便
觉体内虽仍舒服,却又起了一点力气,令她不由自主地在他怀中轻轻地扭摇起来,
“唔……”

“香儿好乖……好美……相公又可以要你了……”

见香儿媚目如丝,娇躯柔媚甜蜜地扭摇起来,那带给他无比快乐的窄紧幽谷,
又恢复了活力,正甜甜蜜蜜地吸紧了自己,刚刚的舒泄不只让幽谷嫩肉愈发柔软
甜美,更使得此刻的刺激愈发曼妙。

他微微一笑,一手按在香儿腰间,刺激着她种种敏感穴位,一手扶在她臀上,
协助她在自己怀中挺动扭摇。

“相公好爱你……爱你娇小美丽的身子,更爱你爱相公爱得痴痴迷迷,每次
要你……相公都觉得好像融到了一块儿……好棒哦……”

“哎……香儿也……也是……公子有多么爱香儿……香儿就多么爱公子……
香儿……唔……香儿好庆幸……公子是个坏淫贼,才能……才能让香儿这般痛
快……”

感觉到他的扶助,香儿娇甜地笑出了声,顺着他的手,在肉棒上扭转旋磨,
只觉精关在他的钻探下美妙的敞开,芳心沉醉在左旋右磨、上挺下落间的肉体快
意。“香儿真是……真是三生有幸……前生修到……才能得公子……这般淫荡的
宠爱……”

“相公也是……相公真的好爱你喔……”

与香儿软语相应,袁承志缓缓挺动,他闻到香儿身上一直散发着的馨香,心
里更加觉得兴奋。

他温柔地缓缓动作,加大了嘴上双手疼爱香儿肉体的动作,厮磨之间只令香
儿舒服的娇躯发颤,似是又一回高潮降临,偏生那畅快的泄意,却不能将身体内
的欲望尽情畅泄。

她甜蜜地回应着太子爷的怜爱,在他的怀中扭摇不休,任那泄身的快乐一波
波冲击着自己,愈来愈舒服……潮来潮往不知几回,香儿只觉自己已完全变成
了小舟,在他带来的波涛间荡漾飘摇,愈摇愈是舒服、愈摇愈是畅快,不由自主
地扭动着,即便前一次的舒泄才像是泄尽了全身的力气,明明觉得已是疲惫欲死,
但当他挺动刺激之时,被钻探的部位又已泉水汨汨,美得令她再撑身子,在肉棒
上载浮载沉,精关大开下花蜜尽泄,一次次泄得她头昏眼花,却让她更管不住自
己的胴体,美滋滋地愈发努力动作,好迎接更强烈的一波抚慰,令她的矜持和羞
耻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公子……哎……太……太美了太美了……唔……香儿……香儿受不住了…
…对不起……嗯……你……奸得香儿又要……又要美美的丢了……好……好棒…
…都……都顶到香儿心坎里了……啊……好棒……公子你……你刺进来…香儿被
你刺得……刺得子宫都开了……好公子……射……射进来……把你的宝贝……
都赐给香儿的身子吧……”

“好……好香儿……好好接着……相公这就给你了……唔……香儿……你的
身子好棒……吸得相公要射……”

在最后最甜蜜的呻吟声中,香儿只觉自己心花朵朵开,子宫早已绽开了花,
将肉棒迎了进去,那又疼又酥的滋味,令香儿差点错觉自己不在人世,加上随即
而来那火烫灼热的刺激,波涛汹涌转瞬间便将她的子宫里彻底洗礼,好像每寸敏
感至极的嫩肉,都被淫精滋润得水花荡然,美得香儿连泪水都流了出来,她呜咽
地瘫痪在袁承志怀中,只觉天底下再没有这般棒的事儿了……娇慵无力地软瘫
在袁承志怀中,香儿轻夹玉腿,不想让他赐与自己的淫精滴出半点,只觉幽谷中
酥麻麻的甚是舒服。

在激情的高潮后他们紧紧的抱着,袁承志一边抚摸着还在高潮余韵的香儿,
一边把唇靠上香儿的樱唇,此时,还在深沉欢愉里的香儿,微张着湿润的双眼,
不由自主的迎了上去,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香儿静静的躺在袁承志的身上,手指轻抚袁承志的嘴唇,袁承志也轻轻的抚
摸香儿那因性欢愉而微热的背。

他们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像是在享受这难得的存在,谁也不愿意开口破坏这
美好的感觉,传闻上古时期,黄帝,御女三千,白日飞升。这可是袁承志修练的
双修秘功里面记载的,这种记载,真实性当然无法考证,也许只是双修秘功的作
者胡乱说着玩的吧?可是袁承志却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尤其是自己来了大明的世
界,非常希望实现自己这‘御女三千’的目标,这个社会,确实给了他实现这个
目标的可能性。

第二天,袁承志在听雨轩吃了早餐,其间告诉自己的侍卫长哈木儿,说是自
己在金陵城训练了八万多明朝的军队,收伏了一些人,也挣到了不少的钱,事业
弄的相当大,基本上金陵城就是自己的一个军事基地。听到这些的时候,香儿,
诗儿,哈木儿全都惊得呆住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公子根本就没有让他们
参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一个人竟然弄出了如此的成绩!怪不得公子每天
早出晚归,甚至没有时间回来呢,公子真神人也!~ 这事情一传开,众侍卫加上
香儿诗儿及其侍女,看向公子的眼神,就变成了一种由衷的崇敬!神一般的太子
爷,是什么概念?对他们来说,跟着这样的太子爷,将来才真正有出路!这是最
关键的。所以,主人能力的提高,直接带来的副产品,就是属下忠心程度的极大
提升。

吃完了早餐,众侍卫恭恭敬敬地将袁承志送出了听雨轩,袁承志自己都能清
晰地感觉到这种前后的巨大变化。本来他们对自己,只是职责所在,不得不保护
自己罢了,现在看向自己的眼神,简直就是五体投地,恨不得跪下来吻自己的脚
丫子,袁承志心里暗笑,以后有你们尊敬的时候。

哈木儿一身汉族装束,恭敬地上前,低声问道:“公子爷,您需要我们去做
什么,尽管吩咐。”

那目光里的崇拜,非常明显地显现出来,看他那样子,袁承志让他跳火坑油
锅之类的,他也不会犹豫。

“哈木儿,其实,我现在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如果说你们需要做什么的话,
因为我要去北京城了,所以,不方便带着香儿和诗儿她们,你和众侍卫准备好行
装,把她们两个带上,回到咱们的大都去吧,我有这里的势力,足够做任何事情
了,把你们留在身边,反而增加不安定因素。”

袁承志沉吟了一下,吩咐道。

“啊?公子……你……”

哈木儿顿时双目含泪,一副倔强的神色,“公子爷,您为了大清赴汤蹈火,
你让我们去后方?我不同意!”

哈木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低着头,拧着脖子,那样子,是要跟着袁承志去
北京。

“怎么?哈木儿,你要抗命吗?”

袁承志平静而威严的声音,把哈木儿吓了一跳,他立刻噌地站起身来,大声
说道:“公子,哈木儿不敢!哈木儿只是担心公子的安全,我……”

“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以后有你立功的机会。你把香儿和诗儿带回北京
吧,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这样总行了吧?”

袁承志发觉自己又收了一条可驱驱策的走狗时,心里也是高兴不已,“我们
在南朝,活动时要随时注意保护自己,千万不能露出破绽。”

“谢公子爷!”

哈木儿眼睛里含着泪花,兴奋地抬臂贴胸行礼,望着袁承志转身而去的背影,
大声道:“公子爷,你自己小心些!”

那忠诚的声音,发自肺腑,也是极为感人。

袁承志将右手举起,冲后面摇了摇,示意他们不用担心。

即将远行,要做的事情非常多,袁承志作为总老板,一切事情都要他点头,
武器的配备,军饷的发放,生意的安排,甚至他的女人们的具体安排,都要袁承
志提出指导性意见,柳如是跟何捷还有贺关杰三人具体处理,他们一向听袁承志
的意见听惯了,如果让他们自己做主,还真有些无所适从,袁承志特别嘱咐贺关
杰,自己走后,对于各方面的事务,应该如何应付。

城西的军营里,一片忙碌,准备进京的士兵们,满脸兴奋地收拾着自己的武
器装备和马匹,留下的士兵们,则是满脸沮丧,羡慕地看着要出去打仗的战友,
军营里,军功是一个人升职的标准,每一个士兵,都希望自己能够在战场上立功,
这是何捷几个月来训练出来的结果。

传讯的方式,当然是信鸽,那个时代,还真是不方便,袁承志虽然也想弄发
报机之类的东西,可是自己对发报机了解的少,技术上存在缺陷,弄了几次没成
功,也就算了。

又忙碌了两天,终于准备好了去京城的一切,袁承志他们的出发地,当然是
城西的军营,如果从金陵城里出发,肯定会惹来各方面的注意,袁承志当然不想
这样。哈木儿带着香儿他们提前出发了,袁承志只是跟他们说了进京后的联系地
点。

顾横波和陈圆圆,坚决要跟着去京城,顾横波说是到那里帮着发展沐浴液和
香水的生意,陈圆圆则是袁承志肯定要带去的,元春这位贵妃娘娘自然要跟着去,
王夫人、王熙凤和薛宝钗三人也想跟去,袁承志这几天虽然也安慰了她们一番,
可她们还是愿意跟着袁承志去京城,袁承志觉得带着她们太不方便,行军打仗,
可不同于做生意。

王夫人三人只好洒泪而回,探春和惜春,被安排在了柳如是身边,元春的身
边跟着迎春,再加上何捷,如今袁承志的身边,带了五个女人,柳如是暂时在金
陵指导生意上的管理和生产,过一段时间再接到京城去。

终于出发了,一万五千名士兵,当然不可能全部跟随在袁承志身边,‘兵到
一万,无边无沿’,如此惹眼,怎么能行?因此,这些士兵,真正跟随在袁承志
的十辆大车左右的,只有一千人,而且都扮作了普通保镖的,即便是这样,这排
场也是相当厉害了,十辆大车,前面三辆,专门载人,五女自然都在车内,袁承
志骑马跟在旁边。

一千名士兵,袁承志编作了一个中队,这个中队长,也一直跟在袁承志身边,
袁承志见他身材魁伟,行动迅捷,倒也是一把好手,行路时无聊,袁承志便询问
道:“你叫什么名字?”

“袁师凯。”

这位中队长恭敬地低头回答道。

“啊?袁世凯?你……”

袁承志确实惊讶了一把,再次看向他时,见他大眼大嘴,还留着两撇胡子,
如果换上现代军阀装,还真象是现代那个袁世凯!

“公子,我是个孤儿,无名无姓,本来大家都叫我二狗子,参加了您的军队,
何捷军团长给我起的名字,我就跟了公子的姓,叫袁师凯,跟了公子,我才能混
到现在的模样,公子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这位袁师凯见袁承志惊讶,连忙解释道,“公子,我这名字起的不好么?”

“啊……不是,呵呵,这名字挺好,师凯,对吧?很好。”

袁承志这才明白,敢情跟后世那位袁世凯,只是一字之差,不由面露微笑。

“呵呵,公子说好,那就肯定好,我袁师凯一辈子跟随公子,袁师凯对公子
的感激之情,只能用以后的拼死作战来报答。”

袁师凯对袁承志那种从心里往外的崇敬之情,是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
每一句话都完全展示出来的。

“呃……袁师凯,你在军队里,能够做到中队长,这些也都是你自己努力的
结果,我只是给你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主要还是你自己的努力。”

袁承志跟自己的士兵们接触不多,此时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公子,我们队伍里,有许多就在大明军队里当过兵,大明的军队,跟
公子的军队一比,简直狗屁不如,啊……”

这位原名二狗子的袁师凯,立刻觉察到自己说话太粗鲁,顿时讪讪地闭了嘴,
目光躲闪地看着袁承志。

“哈哈,袁师凯,不用不好意思,我也是带兵的人,当兵的说话有些粗鲁,
倒也是正常的,你作了中队长,平时多注意就是了。”

袁承志大笑。

“是。”

袁师凯再不敢说话,有些犯怯地看着袁承志,两人并马而行,车轮骨碌碌转
动,这行军的速度,确实很快。

“公……公子,我们是要造反么?”

袁师凯实在憋不住了,再次询问道。

“哦?你觉得呢?”

袁承志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微笑着反问。

“公子,我不愿意做官兵,官兵都比土匪还凶恶,简直就不是东西!公子…
…你……你要是造反,我们就拥您做皇帝!”

袁师凯左右看了看,小心地说道。

“呵呵,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们去京城,也是见机行事,我才不会去救
那个崇祯皇帝呢,他死就死了,咱们不管他。”

袁承志简单地说了一下,此时还不适合将他所有的打算都公开给众人,“这
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不要再传播给别人。”

“是!”

袁师凯听了袁承志这番话,脸上带着的,是掩不住的兴奋!本来,袁承志在
这个队伍里就是他们公认的神,如今袁承志并不依附于大明,这说明袁承志有自
己当皇帝的想法,袁师凯当然兴奋。

“咦?公子,你看,前面那么多官兵?”

袁师凯抬眼向前望去时,立刻发觉了异常情况,其实,袁承志早就发现了,
只是等着他们的反应而已,真正作战的时候,作为主帅,不可能事事都指挥到,
许多时候,战争的胜败,还是要依靠基层官兵的素质。

第99章谁抢劫谁?

袁承志的队伍行进的速度快,渐渐追上了前面的官兵队伍,离得近的时候,
袁承志仔细观察,发现官兵队伍竟然赶着三十多辆马车,看队伍的长度,应该有
二千多人,马车上明显装着重物,而且那车痕挺深,袁承志还专门下马看了看,
袁承志断定:这些官兵,肯定是漕运的兵!

袁承志的队伍,离得很远的时候,官兵就发现了这支行人队伍,穿的衣服都
是老百姓的衣服,居然还骑着马?官兵们有些疑惑,难道这些是土匪?看样子有
一千人,手里还带着各种式样的武器,显然不是制式武器,这说明不是正规军,
衣服也不统一,镖行的?这几辆大马车,看样子挺豪华的,富户人家?

在官兵们的猜测中,袁承志的队伍由于前进速度太快,离得官兵越来越近。
袁师凯早就关照士兵们,行军速度放慢一些,他自己则是骑马奔到了队伍的前面,
袁承志远远地跟在他的后面。

“你们是什么人?”

官兵们首先忍不住了,大声问道。

“我们是赶路的老百姓,你们是官军吧?呵呵,跟你们一起走,我们就安全
了。”

袁师凯涎着脸,拱手道。

“哼。”

官兵问话的哼了一声,报了上去,不一会儿,官兵那边过来几个副将打扮的
人,他们一路嘻笑着走了过来,看到袁承志这边居然有一千多年轻壮汉时,也是
愣了愣,随后冲后面传话过去,不一会儿,官兵们列成了队,手举武器,慢慢将
袁承志的队伍包围了。

袁师凯早就忍不住了,他娘的,这分明是官兵想要打劫啊。可是袁承志不让
他乱动,他也只得恨恨地瞪着一双火气十足的眼睛,等候着官兵们的到来。

几匹高头大马昂步阔步,骄傲地飞驰过来,一员副将大声喝道:“停下,你
们都停下,我们要检查!”

这位胖墩墩的副将,手里提着一把大刀,显然臂力也不错。

冷兵器时代,明军的战斗力,是相当强悍的,对付李自成和其他义军时,基
本上是几千人可以打义军的十万人,因此,如今这二千多的官兵,看到了袁承志
的一千人之后,顿时兴起杀人劫财的恶意,围上来的官兵,足有上千人,想来这
批老百姓要遭殃了。

中队长袁师凯,虽然身材魁伟,可是他的打扮,却是一个富商的样子,听到
官兵检查,此时虽然心里不愤,可是看了袁承志一眼后,见袁承志点点头,他也
只得放那副将过来检查。

袁承志的所有士兵,在袁师凯做了一个暗号之后,全部下了马,武器就放在
马鞍旁,只要官兵敢有任何异动,这场厮杀,是免不了了。

那副将并不去检查每一个人,反而直接摇摇摆摆地走向了马车,掀开车帘:
“咦?里面是什么人?出来。”

副将当然看到了里面是两个娇媚无双的美人儿,心中更生歹念,却不料这车
里却是元春和何捷二人,元春听后那雍容的脸上顿生薄怒,正在训斥官兵时,何
捷却格格娇笑道:“哟,官兵老爷,你让我们下车?”

“嗯,快下来。”

那副将浑然不知死在眼前,只是看到了两个大美人儿,便一下子骨头酥了七
八两,那双色眯眯的小眼睛,在两个大美人儿身上乱转。

“哟,官兵老爷,你倒是睁大眼睛看清楚哦,让我们下车不要紧,如果娘娘
怪罪下来,只怕你们担当不起呀。”

何捷此时娇笑嫣然,完全不把眼前的官兵当回事,她看了一眼正在生气的元
春,语气自然而娇艳。

“娘娘?”

这位副将大人还真是吓了一大跳,看向元春时,果然雍容华贵,神态间一派
威仪,自有身为贵妃娘娘的气度,这副将心中一颤,差点儿就要跪下来拜见,忽
然目光看向袁承志的士兵们时,顿时脑子一清,“哼,既是贵妃娘娘,哪有如此
轻装简从的?贼人居然敢冒充贵妃娘娘,真是罪该万死!”

说完话,拿大刀一指何捷和元春,“你们两个,马上下车,接受检查,否则
立刻处死!”

其实也难怪这位副将大人不相信,贵妃娘娘出行,确实没有这样坐马车的,
自有她的凤辇做仪仗,而且要跟着宫女太监之类的,看袁承志这些士兵,怎么不
也象是宫女和太监嘛。

副将威风八面地冲后面的几位副将一挥手,大声说道:“杀了这些贼人,他
们居然敢冒充贵妃娘娘!”

这一声叫喊,就是战争的开始,周围包围着的明军,听到号令时,齐齐举起
弓箭,“砰砰砰……”

袁承志的士兵们,手里都有一把类似手枪的火器,首先击发的,当然就是这
种适合近距离杀人的手枪了。

可怜明军们,还没有举起弓箭,就已经倒了下去。手枪的子弹还没有射完,
一千多明军,就已经全部倒了下去,副将们立刻慌了手脚,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
过这种惨烈的情况,自己一千多兵,居然在人家手里,连一个水漂儿都没打出来,
就全部完蛋!看着自己的兵有的脑袋被打烂,有的胸腹中弹,有的还在抽搐惨叫,
刚才下令的副将,提着刀就往回跑,嘴里大声喊着:“贼人杀来了,救命啊。”

“官兵老爷,不要走呀。”

何捷可不是饶人的主儿,随手挥出一件暗器,直接射在了副将的脖子上,副
将觉得脖子一麻,随后身体一软,哼都没有哼一声,直接软倒在地。其他几个副
将,连逃跑都忘了,一时愣在当地,附近的士兵们迅速上前,缴了他们的刀枪,
一脚踢在腿弯处,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袁师凯一个手势,自己率先上了战马,手里就端起了一把长长的步枪,士兵
们发一声喊,留下几个看着这几个副将的,其余的全部上马,直接冲官兵们冲了
过去。官兵们一时被这种惨烈到极点的杀戮,给惊得呆住了,看到骑兵过来时,
立刻开始准备阻击,有的在弄绊马索,有的提起刀枪,也跨上了战马,准备跟对
面的骑兵队进行反冲击。看起来,明军的战斗素质,还是不错的。

袁承志只是守在马车旁,并不上前,他冷眼旁观,目的只是要看看自己这些
士兵们的战斗力。

元春则是吓坏了,虽然死的都是官兵,可是这么多人一起死在自己面前,到
目前为止,还有些人在地上滚动哀号,鲜血流了一地,四周到处都是鲜红的人血,
不断传来的惨叫,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让元春既是害怕,又是感叹战争的
残酷,这些鲜活的生命,刚才还都活蹦乱跳的,只是一瞬间,全部变成了死尸,
元春哆嗦着身子,嘴里却轻叹一声。

另一辆车中的女人,根本就连车帘都没有拉开,顾横波、迎春和陈圆圆三个
女人,听到枪声后,都吓坏了,根本没有胆子拉开车帘,此时三人拥在一起,车
帘一开,三个女人吓了一跳,看到的却是袁承志的脸,三个女人顿时放下心来。

“你们不用怕,官兵不是我们的对手。”

袁承志微笑道,三个女人这才意识到,这个时候,看到袁承志的笑容,是那
样的可贵!三女一起松懈了僵硬的身子,立刻坐得端正了些。

袁承志放下车帘,端坐在战马上,向官兵的方向望去,见冲出去的袁师凯等
人,简直是如狼似虎,官兵们在他们的眼里,真是如砧板上的肉一般,远的时候,
士兵们就用步枪,近了用手枪,再近了直接用马刀,杀对方的剩下的不到一千人
时,简直易如反掌,只是片刻间,袁承志只听到了一阵枪声和人临死前的惨呼声,
十分钟后,一切归于寂静,惨叫的人,被士兵们直接补了一刀,连惨叫也不用了。

官兵们的武器,战马,各种物品,散落在地上,袁师凯立刻命令士兵们清理
战场,缴获明军战马几百匹,武器若干,各种物资若干,最重要的,是那三十辆
大车,上面装着的,不仅是粮食,更有其中的二十辆,果然是漕运的车辆!袁承
志笑了,这次如此凑巧就劫了漕运,自己是不是太幸运了?漕运的银两,可不是
几万两那么简单,袁师凯立刻命令士兵们清点一下武器和物资,至于漕运的银两,
就不用清点了。

一千士兵,继续前进,三十辆大车,加上原来的五辆,也算是浩浩荡荡,行
军速度自然就慢了一些。袁承志之所以将这些官兵全部杀光,也是担心自己劫漕
运的事情暴露出去,此时袁承志的士兵,将三十辆漕运大车,全部伪装成了平时
富商们运货物的车辆。

“袁师凯,这次战斗打得这么利索,不错啊。”

袁师凯回到袁承志身边的时候,袁承志拍着他的肩膀,微笑道。

“哈哈,公子,主要还是公子训练得厉害啊,要不然,我们也打不过这些官
兵的。”

袁师凯倒是有自知之明,“大明军队,厉害着哪,只是如今啊,唉……真如
关二爷所说,如土鸡瓦狗似的,哈哈。”

袁师凯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

“嗯,看起来,何将军将你们训练得不错啊。”

袁承志忍不住冲何捷来了一个微笑,何捷顿时兴奋得娇笑不已,看着自己训
练出来的士兵,杀官兵如砍瓜切菜似的轻松,何捷不禁芳心大畅。

“公子爷,您怎么奖励我啊?嘻嘻。”

何捷妖妖娆娆地看着袁承志,仿佛这场仗,是她自己一人打赢了似的。

“哈哈,当然要奖励你,你说要什么吧?”

袁承志也是非常高兴,自己这些士兵们,虽然及不上前世的特种兵,可如今
的战斗力,首先是仗着武器的先进,其实是自己的一些现代战斗思想,完全渗透
给了每个小队长,作战时他们都是现代战争中的排长的水平,有了他们,自己军
队的战力在这个时代肯定是无敌的。

“我要……嘻嘻,我暂时没有想起来,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再跟公子要吧。”

何捷其实什么也不想要,她所要的,就是能够陪在公子的身边,这就是她最
大的愿望。

第100章倒霉胡桂南

袁承志回头道:“袁师凯,你过来。”

“哦。”

袁师凯听到袁承志的喊声,立刻飞马过来,“公子,什么事?”

“你给我仔细清点一下,咱们的士兵,有没有伤亡的?”

袁承志神情严肃而郑重,对士兵的爱惜之情,溢于言表。

“好。”

袁师凯立刻回马而去,大声喊道:“各小队长,立刻过来,清点一下本小队
的人数,看有没有伤亡,然后再干活。”

顿时,八匹马飞驰过来,不一会儿,袁师凯回头向袁承志大声笑道:“哈哈,
报告公子,咱们没有一个受伤的,哈哈。”

“兄弟们听着。”

袁承志运起内力,声音遥遥传到每一位士兵的耳中,“今后作战时,勇敢当
然是必须的,可是,我们每一位兄弟,都要爱惜自己的性命,不能为了立功,就
不顾性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千人齐声高喊,声震旷野,士兵们的脸上,流露着激动,咱们的主帅,如此
关心我们每一位小兵的生命,这是多好的主帅啊。袁承志这番话,不仅没能让士
兵们临阵退缩,反而让他们更加奋勇杀敌,因为他们知道,完不成任务,公子不
高兴,即使自己战死了,公子给予的奖励,绝对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因为他们能
深深体会到,公子对他们,如待亲人一样。

士兵们对何捷,那是深深的尊敬和惧怕,可是看何捷对公子的模样,分明是
撒娇使泼的小女孩似的,无形中,士兵们对袁承志就充满了无法抑制的尊敬,再
加上袁承志使用的带兵方法,纯粹是前世官兵一致的方法,无论做什么,必须自
己首先做到,这一点,是最让士兵们服气的。

五女所坐的马车上,不仅载人,里面还放着两千多瓶香水和沐浴液,这是顾
横波准备到京城推销的产品,这可是她的宝贝。行军之时,粮草虽然带了一些,
可一千人的粮草,还是要就地补充,每到一处,袁师凯就立刻开始采购,反正他
们带的钱不少,这事情倒也没有什么难度。

五天后,袁承志的一千多人,进入山东境内,按照何捷的安排,另外的一万
四千人,其中有一万直奔京城,其余的四千则是或明或暗地跟在袁承志车队的前
后,稍有异常,一个号炮,全部杀过来,这也是何捷考虑得周到之处。

千人队伍,如果住客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当然有自己的营帐,随
时可以安营,安全上更是有士兵们的巡逻,这日晚间,这千人队伍驻扎在济南城
外的一座小山坡上,虽然是军营,却没有一个人大声喧哗,只有依稀的灯光,和
当值士兵们巡逻的身影。

宿营时,元春和迎春一个营帐,何捷,顾横波和陈圆圆一个营帐,袁承志如
采花的蜜蜂一般,两个营帐里来回地采,倒也是快活。而且五女原来是在家里的
床上与袁承志快活,如今忽然换到了营帐里,自然少不了激动之情,尽力服侍袁
承志也是自然的事情,只是周围有士兵们‘听房’,五女除了大方娇艳的何捷,
其他人可不敢大声呻- 吟,袁承志却是每次更加兴奋,因为她们不敢叫出声,反
而让他多了一种意趣。

“什么人?砰砰砰!别动,再动就打死你!”

士兵们的斥喝声传来,枪声响起,寂静的夜里,传得非常远。袁承志穿衣起
来,踱到外面,袁师凯早就在营帐外等候了,看到袁承志出来,立刻上前一步:
“公子,我们捉到了一个探子。”

“探子?”

袁承志心下疑惑,随着袁师凯来到中军大营,火把的照耀下,一个身材瘦削
的汉子蜷缩在营帐的一角,袁承志进来时,那汉子忽然跳起来,却被负责的士兵
一脚踹倒:“老实点!”

“袁兄弟,是我啊,胡桂南。”

那汉子叫道。

胡桂南本来是去马士英的府里去取那个茯苓丸的,结果到了之后,发现已经
随着漕运往京城去了,胡桂南无奈之下,既然答应了袁承志,怎么能做不到?那
样岂不是坏了圣手神偷的大名?因此胡桂南便一路赶往山东境内,在漕运的必经
之路,先行住下,准备漕运队伍到来的时候,便来个妙手空空。

胡桂南这些天可是受苦了,每天四处打探,总是担心漕运队伍到来的时候自
己会错过,今天发觉了一支队伍,带着三十几辆大车,胡桂南专门探测了车辙,
果然车辙很深,白天他也不敢靠近,只好等到晚上过来探查。

倒霉的胡桂南,怎么也想不到,袁承志的士兵们,警惕性居然那么高,自己
的轻功本来也是江湖有名的了,却是刚一接近,便被暗哨发觉,暗哨喝声一起,
便立刻发觉此人轻功高明,这才鸣枪警告,有两枪就打在胡桂南附近,这种火器
的威力,他自然是知道的,胡桂南哪里还敢动?巡逻的士兵们迅速赶了过来,将
他绑住。

“咦?胡大哥?”

袁承志仔细看时,顿时发觉探子居然是胡桂南,连忙吩咐士兵们:“松绑。”

“哎呀,袁兄弟,你的兵,真厉害啊。”

胡桂南甩着被绑的胳膊,苦笑道。

“呵呵,他们职责所在,请老哥不要怪罪。”

袁承志陪笑,将胡桂南拉着来到中军大帐的小桌前,“袁师凯,上茶。”

“是!”

袁师凯立刻吩咐士兵们弄茶去了。

“看兄弟说的,老哥怎么敢啊,呵呵,看到兄弟的士兵如此厉害,老哥心里
佩服啊,只是这茯苓丸,让老哥惭愧啊,我当时听说跟随漕运的物品直接运往北
京了,这才一路赶来,准备半路上帮兄弟弄到呢,好不容易看到了象是漕运的队
伍,老哥我深夜来探,结果却被兄弟的士兵给抓住了,哈哈,惭愧。”

胡桂南老脸微羞,失手的神偷,自然会害羞。

“呵呵,辛苦老哥了,这事老哥就不用操心了,老哥如今打算去做什么?”

袁承志微笑着询问道,看到士兵们端茶进来,袁承志连忙示意:“老哥请喝
茶。”

“哎,谢谢袁兄弟了。”

胡桂南这次再叫出袁兄弟时,却发觉旁边的袁师凯直拿眼睛瞪他,久走江湖
的胡桂南,经验当然丰富,自己被捉时,就发觉这个叫袁师凯的人,是这伙人的
最高将领,此时看他对袁承志的样子,分明袁承志才是最高将领,自己一个小小
的江湖人物,跟人家的上司称兄道弟,也难怪袁师凯要生气。

“这位……呃……袁将军,好厉害啊,呵呵。”

胡桂南讪笑着冲袁师凯说了一句,袁师凯却根本不鸟他,微哼一声,转过头
去。

“袁师凯。”

袁承志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袁师凯顿时一激凌:“到!”

长身站起,恭敬无比。

“胡大哥是我江湖上的朋友,你这是什么态度?”

袁承志目光微冷,“还不道歉!”

“是。”

袁师凯一个现代军礼,把旁边的胡桂南吓了一跳,以为他要打人呢,见袁师
凯回过头来,冲自己拱手作辑时,胡桂南这才明白过来。

“胡……胡英雄,对不起。”

袁师凯一时也不知道如何称呼胡桂南,只好如此道歉了。

“岂敢岂敢。”

胡桂南也是个豪爽汉子,听到袁师凯道歉时,连忙伸手扶住袁师凯的胳膊,
“袁将军是高级将领,怎么能对我道歉,袁兄弟,你太过分了。”

“呵呵,应该的,对待江湖朋友,我袁承志自当以礼相待,请胡大哥不要介
意袁师凯的失礼才是。”

袁承志威严而从容地笑着,目光在胡桂南身上转了转。

“啊……袁……袁公子,你这样的话,就让我胡桂南更加羞愧了。”

胡桂南恭敬地站了起来,拱手为礼,“胡桂南不能完成公子所托,惭愧之至。”

“老哥这是说哪里话?老哥已经帮我尽心尽力了,这个兄弟是知道的。”

袁承志立刻上前还礼,拖着胡桂南的胳膊,让他坐下。袁承志此时也发觉,
这胡桂南几句话之间,对自己的称呼,已经由原来的袁兄弟,变成了袁公子,称
呼袁兄弟时,是一分亲近,称呼袁公子,则是尊敬之意了。

“惭愧惭愧,近日是盖孟尝孟老爷子的生日,江湖朋友拜寿的很多,我也想
去凑个热闹。”

胡桂南恭声说道。

“盖孟尝孟伯飞孟老爷子?胡大哥跟他有交情么?”

袁承志对于碧血剑,倒是极为熟悉,连忙问道。

“在下对盖孟尝孟大爷一向仰慕得紧,只是没缘拜见。这次无意中得到了一
件宝物,便想借花献佛,作为寿礼,好得会一会这位江湖闻名的豪杰。”

胡桂南脸上带着得意之情。

袁承志问道:“胡老哥,你得了甚么宝物啊?给我开开眼界成不成?”

胡桂南很是得意,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只镶珠嵌玉、手工精致的黄金盒子,
打开盒子,露出两只死白蟾蜍来。这对蟾蜍通体雪白,眼珠却血也般红,模样甚
是可爱,却也不见有何珍异之处。

胡桂南自然看到了袁承志疑惑的神色,指着白蟾蜍道:“这是产在西域雪山
上的朱睛冰蟾,任他多厉害的内伤、刀伤,只要当场不死,一服冰蟾,药到伤愈,
真是灵丹妙药,无比神奇。要是中了剧毒,这冰蟾更有去毒之功。”

袁承志问道:“如此宝物,胡大哥却哪里得来?”

胡桂南道:“上个月我在河南客店里遇到一个采药老道,病得快死了,见他
可怜,帮了他几十两银子,还给他延医服药。但他年寿已到,药石无灵,终于活
不了。他临死时把这对冰蟾给了我,说是报答我看顾他的情意。”

“呵呵,胡大哥倒是好心有好报了。”

袁承志笑道。

“袁公子,胡桂南既然拿出这对宝贝,却是送给公子的。”

胡桂南郑重地说道。

“送给我?”

袁承志惊讶了,“这可使不得,胡大哥这对宝贝,可不是金银能够买到的,
我怎么能接受?”

“胡桂南有负公子所托,想来公子需要茯苓丸,必也是帮人治病,因此以此
物赠与公子,望公子不要怪罪胡桂南才是。”

胡桂南再不自称老哥,显然觉察了袁承志的身份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江湖人物。

“岂敢怪罪胡大哥?这对宝贝,兄弟万万不能接受。”

袁承志急忙推辞,胡桂南顿时拉下脸来:“兄弟这是看不起老哥我了?”

两人推辞一阵,胡桂南坚持要送,袁承志无奈,只得接受。

袁承志道:“胡大哥既然定要见赐,兄弟却之不恭,只好受了,多谢多谢。”

双手接了过去,放在怀里。胡桂南喜形于色。

袁承志回到自己房里,过了一会,捧着一株朱红的珊瑚树过来。那珊瑚树有
两尺来高,遍体晶莹,难得的是无一处破损,无一粒沙石混杂在内,放在桌上,
登觉满室生辉,奇丽无比。

胡桂南吃了一惊,说道:“兄弟豪富之家到过不少,却从未见过如此长大完
美的珊瑚树。只怕只有皇宫内院,才有这般珍物。这是袁相公家传至宝吧?真令
人大开眼界了。”

袁承志笑道:“这也是无意中得来的。这件东西请胡兄收着,明儿到了保定
府,作为贺礼如何?”

胡桂南惊道:“那太贵重了。”

袁承志道:“这些赏玩之物,虽然贵重,却无用处,不比冰蟾可以救人活命。
胡兄快收了吧。”

胡桂南只得谢了收起,见袁承志出手豪阔,心下暗暗称奇。

袁承志与胡桂南商议之下,胡桂南觉得济南离得保定府甚远,估计明天一天,
可能到不了,只能连夜赶路,袁承志就吩咐袁师凯和五女,让他们自行进京,约
了会见地点,袁承志随同胡桂南,骑两匹快马,连夜飞驰而去。

袁承志两人都是惯行夜路之人,倒也不觉得如何,一路两人为伴,说起话来
倒也非常投机,尤其是袁承志见闻广博,更是让胡桂南大为惊讶,胡桂南也是走
南闯北之人,竟然无法跟袁承志相比,胡桂南再也不敢在袁承志面前骄傲,愈发
恭顺。

两人武功极高,这一赶路,速度当然极快,除了马匹需要休息,他们不睡觉
也没什么大碍,到得第二天日傍晚到了保定府,二人住到客店时,恰巧遇到程青
竹也是来拜寿的,便议定同去。第二天一早到孟府送礼贺寿。

孟伯飞见了袁承志、程青竹、胡桂南三人的名帖,见袁承志的名字居然排在
程青竹的前面,大为疑惑,忙亲自迎接出来。他见袁承志年轻,还道必有过人之
处,此刻看他只是个黝黑少年,虽然身材极高,形貌却并不如何出众,不觉一愣,
老大不悦,心想:“这个年轻小伙子又有什么出奇之处了?名字居然排在程帮主
前面?”

但三人远道前来拜寿,自然是给自己极大面子,于是和大儿子孟铮,二儿子
孟铸连声道谢,迎了进去,互道仰慕。

袁承志见孟伯飞身材魁梧,须发如银,虽以六旬之年,仍是声若洪钟,步履
之间更是稳健异常,想是武功深厚。两个儿子均在壮年,也都英气勃勃。

说话之间,孟伯飞对泰山大会似乎颇不以为然,程青竹谈到泰山之会,他都
故作不闻,并不接口。过了一会,又有贺客到来,孟伯飞说声:“失陪!”

出厅迎宾去了。袁承志心道:“这人号称盖孟尝,怎么对好朋友如此冷淡?
原来是浪得虚名。早知他这么老气横秋的,就不来给他拜甚么寿了。”

家丁献过点心后,孟铸陪着袁承志等人到后堂去看寿礼。这时孟伯飞正和许
多客人围着一张桌子,赞叹不绝。见袁承志等进来,孟伯飞忙抢上来谢道:“袁
兄、胡兄送这样厚礼,兄弟如何克当?”

袁承志道:“老前辈华诞,一点儿敬意,太过微薄。”

众人走近桌边,只见桌上光彩夺目,摆满了礼品,其中袁承志送的白玉八骏
马,尤其名贵。胡桂南送的珊瑚宝树也很抢眼。

孟伯飞对袁承志本没有什么交情,但见他说话谦和,口口声声老前辈,送的
又是这般珍贵非凡的异宝,足见对自己十分尊重,觉得这人年纪虽轻,行事果然
不同,不觉生了一份好感,说话之间也客气得多了。

各路贺客拜过寿后,晚上寿翁大宴宾朋。盖孟尝富甲保定,素来爱好交友,
这天六十大寿,各处来的贺客竟有三千多人。孟伯飞掀须大乐,向各路英豪不停
口的招呼道谢。大厅中开了七八十席。位望不高、辈份较低的宾客则在后厅入席。

袁承志、程青竹、胡桂南三人都给让在居中第一席上,孟伯飞在主位相陪。
在第一席入座的还有老英雄鸳鸯胆张若谷、统兵驻防保定府的冯同知、永胜镖局
的总镖头董开山,此外也都是武林中的领袖人物。群豪向寿翁敬过酒后,猜拳斗
酒,甚是热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