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月落西窗(全)-4

  

第15节 守望(马群的大小)
奔跑在草原上的马群,要是对它们进行一般性的分类的话,那就只有公马和母马。而在这些马群里,真正意义上的公马只有一到两匹,它们被称作‘儿马’,它们是这些马群里的统治者。那其余的大部分是母马和……也就是被阉的公马组成了马群。马群在儿马的的带领下,在草原上自由的生活。可是马群有大有小,你说有,多少匹马在一起才能被称作是一群?
被子里的两个女人头对着头。面朝着男人的女人,在被子被掀开后就抬起了头,而那个背着的他,却玉脸深埋的缩成了一团。抬起头的女人含着隐隐的笑,她的目光却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小妹……”
男人挂着铅坠的嘴还是发出了点声音。
小妹没了笑的眼“狠盯”着男人,看着他的头发要竖了起来,才娇哼了一声后,对着缩成一团的女人,给了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的男人,一个你快点的眼神。
“是是……”
如释重负的男人狂点着头。
看着男人的样子,呃—呕的大张开口的女人冲他猛吐舌头,在一个重重的横眼后,小妹反身面朝着墙躺了过去。
看着缩着的女人,男人……这是那个从小就对自己热烈不已的二姐吗?不要说很小,好象也就是前四无年吧,这个女人只要一和自己在一起,她对自己最多的问候是……爆栗子,蹦豆子,脸巴掌,臀丫丫的无限深情。已经长的比她高了许多的男人,在这个又娇又小的女人面前实在是没一点脾气。
逆说来顺受不说,有一次,她那深情的表演被二姨看见了,二姨就说:你都这么大了,好没淑女哟!要小心,以后会没人……再说了,你平弟都这么大了,这也太丢份了。
受教的女人好一番的虚心接受,可是,从二姨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起,男人逐渐的清醒。女人嘿嘿的笑着,男人的脑袋上爆着栗子,蹦着豆子。我看看,你长多大了?不不,二姐我还小……还小。啊—还小呀!那我这样……是是,二姐你完全都对,我衷心的……拍着‘儿童’的脸,丫丫揉着他的臀,还说我以后……你说……不不……二姐你温柔似水,怎么……只要当街一站,那就得排着的挑……啪,啪啪……是他们挑我呀,还是我……是挑你,呀呀……不不……是我挑!什么!女音高了八度。是……男人有些颤。不用他们挑,我要二姐……死就光荣一点嘛,说完的男人觉得自己已经就……可当他睁开眼睛时,爆女不见了……
那现在……男人的手伸了又回,嘴张了又合……犹犹豫豫中,一只脚从男人的背后伸到了他的胯下。跪在床上的男人的双腿是并着的,那脚在男胯徘徊了几下,而男人实在是不开窍。怒怒脚爆爆的……男人乖乖的分开了腿,那脚就兴奋的……
好舒服呀!男根上柔柔的感觉叫男人差一点儿就飞了起来,他情不自禁的闭目……看他如此的因小失大,那脚突的愤然而去,临了,还在男臀上狠狠的……
没有准备的男人一下子就……还好,身手还算行的他,一只手支住了床,而另一只手却很是无奈的,扶上了爆女的肩。身子也不可避免的紧紧的贴在了一起。男人心惊肉跳,正准备……可女人……她只是一声的轻呀,微微的一动……贴了一会儿,男人松了下来。
鼻端幽幽的女香,触手滑嫩的肌肤,男人……他扶在女人肩上的手试着小范围的动,肩头……上臂,上臂……肩头……童年的记忆让他小心翼翼……稍倾,男人爬在女人的耳边小心的:“二姐……二……”
女人……
“菊姐……菊……”
正在这时候,刚才的那只脚又来了。
不过,这次是踩。它踏紧男人那微向后撅起臀,猛的一用力……那里,侧躺的女人身后是和她一样侧躺的男人,他们本就贴的很紧。但在这一脚后,男人那火热的巨龙就噌的一下,贯进女人的双腿之间……
“啊!”
女人发出短促的叫声。刚才还因为男人的磨磨叽叽,而狠得牙都痒痒的女人在这一下后……背更弓了,脸更深了。那本来就坚强如铁男根,虽然直指女人的菊花,但在男人的小心翼翼的控制下,和女人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可这一下,它先重击在女人娇小菊花上,而后经会阴闯玉溪的,把女人几乎所有的私密全都问候了个遍。现在的女人已不仅是刚才叫了,她的心也被一下子就击的飞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从刚才震撼中回过神来。然而,更让她羞不可抑的是,这个磨叽鬼现在却……她身后的男人已经不可控制的前后动了起来。其实男人绝对是有心没胆,但是现在……那只踏在他臀上的脚在踹完了他就没有离开,它正在帮着男人前后的……
龙头撞在菊门的感觉现在更清晰了,那是火辣的。龙身划过玉溪时,撑开了那两片娇柔的肉唇,她们俩现在正不知羞的躲藏在内裤里,半张开的含着它。自己刚因为紧张而夹紧的双腿,牢牢的锁着这个讨厌的……而现在,自己松又不是,紧吧?
可能就……好为难呀!女人在心里……可是……可它……天哪!它在……是的,这个讨厌的东西在一前一后的……划过的感觉真是……女人悄悄的抬起了一点,放在腹间的手臂。
通过手臂的缝隙,她用眼角偷偷的一瞄——一个样子很像鸡蛋,而大小的也差不多的东西,从自己的双腿见露出了狰狞的头。头的后面,连着有……粗的身子。他就是用它和大姐,小妹来做……那怎么……要是一会儿这坏小子用它往我那里……天啊……不……被吓着了女人想移开眼睛。
玉溪的双唇和被有一下没一下的碰着豆豆,传来了强烈的感觉……那比手可……不知怎地,狰狞的好象顺眼了许多,它也……看着,感觉着……女人的腿越夹越紧,呼吸也重了,身体不自觉的……
被强迫着前……后……的男人在开始时还有些……那是因为心中有惧,龙头还痛,更何况,事发突然……但是,没几下,那浅唇相啄,嫩腿紧夹的舒爽就让刚才还……的男人乐不思蜀了。
十几下后,那只脚上松了力气,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脚已经缩了回去。而这时已经万分投入的男人,自己就……
男人察觉了女人的变化,他在下面动着,那原本扶在肩上的手,不一会儿就钻进女人衣服里。渐渐的手开始在山的四周大着转,那原本守护圣地的护卫也放松了警惕。沦陷在不经意间。
男人的火龙轻快的运动着,双手把女人鲜嫩的乳头揉捏的又挺又硬。他在女人的耳边颈间呼着热气,舔着那里柔柔肌肤。女人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摆着,弓一样的身子挺了起来,刚刚还埋起来的脸半扭着,有意无意的回着耳边男人的呼吸……轻轻的吟叫从女人的口中飘出。
“是时候了。”
男人在心里叹了一声。他的火龙慢慢的退后,在将要离开是环在女人胸前的手一用力。
龙在空中跳着,女人也仰躺了过来。男人和热烈的亲吻,女人也动情回着,但就是不睁开眼睛。男人的唇一路滑去,在女人的微拒中脱去了她的背心。唇滑过小腹,在女人羞涩的挺身时,内裤很快就到了女人的脚下。男人分开女人夹着的双腿,他深吸了一口气,伏身而上。
蓦地,一个念头涌了出来。男人轻笑着,把目光落在了女人的胸上。他伸出了舌头,用它包住女人俏挺的乳头,然后一拉,奇迹出现了——那舌头如指握一般,把女人的乳头长长的拉起。一个完了,又一个。随即,确定了可行的男人探头进了女人的胯间。
一股女人潮动的腥香扑鼻而来,深吸了几口,男人越发……他压住冲动,又把舌头伸出来。舌头左右的卷动着着女人的玉唇,慢慢的把它们挑开。找到藏在里面的红豆,男人的舌两侧卷起,一下子包住了豆豆。他时松时紧,时舔时拉让那红红的豆豆,在他舌间跳舞。女人动了,她的双腿伸缩着,手颤着,一会儿,头也摆了起来。
“啊——”
女人有些大声音刚出口,一条毛巾就塞就她的嘴里。可已经顾不了许多的她,咬着毛巾呜咽着。放开红豆,男人的舌头探入洞中。伸出有三寸长的灵舌,把洞的四壁无情的扫荡。男人舌上特有的粗砾,一下就让女人揪住了他的头发。舌动,手紧,你难耐,我可是痛哎!
洞的四壁清完了,洞里的春水也喷了男人一脸。男人把舌卷成长筒,慢慢的探向那圣洁的薄膜。在那柔柔的膜上轻点了三下,男人伏在了女人身上。他双手支起上身,火龙对着玉洞。在女人耳边轻轻的唤,男根也在呼唤里前行。随着火龙的进入,女人的小嘴也越来越张开。
当火龙顶在那薄膜上时,女人的嘴也张到了最大。男人轻吻了上去。感觉女人稍稍的一软,男人上下起动。他的长舌充分展开,一下探入女人的咽喉。火龙破进,直入子宫。两个重击,让身下的女人只是来的及挺一下身子,就在也动不了了。破宫十强之——二龙入海。
女人缓过气来,嘤嘤的抽噎着。是的。刚才的感觉太强烈!不要说下体的撕裂已经叫人痛不欲生了,最叫人受不了的是那条可恶的舌头,它顺着嘴,直冲咽喉!它就像在你的心头插进一个棍子。在那里深深的搅动,它让你的心肺五脏像被要拉出来一样……叫你……可着感觉,却深深的印在你的心里,叫你一生也难忘,甚至是期待。
女人在男人的技巧里沉沦了。刚才那刻骨铭心的感觉让她无比的疯狂……激情的绝顶中,她张开小口,半挺起上身,与至爱的男人在半空中重温……二龙入海。
小妹把还赖在姐姐身上的男人推了下去,在两个姐姐的笑骂声里骑在了男人的身上。
“死鬼!你刚好凶呀!”
耳边轻轻的嗔怪还没有完,她也疯了……
不知道姐妹间换了几次。趴在二姐的身上的男人又要射出了,当他要拔出火龙是,二姐紧紧的抱住了他:“给我……射在我里面……”
男人飞速的冲了十几次后,肉棒深深的插进女人的子宫“给……”
喷射中的男人低吼着……
“好热……啊……”
女人的高潮也如约而来。
“去!到大姐那。”
命有些不太好的男人又被人从身上撵了下去。
“大姐……”
男人讪讪的……
女人爱怜的给他和自己盖好被子,然后缩进男人的怀里,“你恨姐吗?”
女人轻声的问。
“不,我不恨!”
男人很干脆。
“那我离开你,和别人了结婚,你也……”
“不!”
男人打断女人,“我是很伤心,而且非非常常的伤心。但我真的不恨你。”
“那我已经和别人结婚了,你会在……你还会像以前那样对我吗?”
女人又问……
男人很长的沉默,女人则一直看着他。
“以前和将来我都不会去想。我只知道,不管以后回发生什么,我依然把你放在心里。我爱你!谁也不能阻挡。”
女人沉默,男人搂紧了她。从男人怀里抬起了头“是该跟你说说了。”
女人幽幽的说道。男人十四岁那年,激情中的女人迷上了让男人的火热,冲进心灵的感觉。开始她还很注意,可是在几次侥幸之后,女人就不管不顾了。她在想既然上次都没事,那这次一定也……直到有一天,两个月不见月信的女人知道不妙了。于是,一直品学兼优的她几天就学‘坏’了。在那饿夜不归宿的夜晚后,她说自己怀了……坚决要留下孩子的她,几天后就嫁人了……
“那思萍是?”
男人试探着……
“她是你的……”
守望(儿马的责任)女人的一番话叫男人无法平静。汉语中的两个很普通的字组在一起,让这个刚刚还是少年心性的男人感觉到了压力。责任——当这两个汉字在突然间挑在你的肩上时,心头那重重的感觉……
我是男人。不管这份责任我是不是能背的起,但我必须去面对,哪怕是要为此粉身碎骨,身败名裂也决不后退!有了这样的觉悟,男人抛开了惆怅。他抱过小妹,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大姐和二姐,他一手一个紧紧的搂住她们。别人怎么看我管不了,但我爱的我不放弃。
一会儿,四个有点累的人儿睡着了……
早上五点,男人准时的醒来,可比他醒的还早的是那冲天的火龙。男人从两个睡着的女人的身下抽回了手,那酸木的感觉……软玉入怀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但要真的抱上一夜的话,这恐怕还没几个人能消受的起。男人苦笑着,或动着双手……
“今天的晨练就……”
随着肢体的恢复,男人的练习……
他把翘首以待的火龙调好位置,让它慢慢的没入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体内。不太理想,火龙只进去了三分之一。男人双手扶住女人的腰,下体慢慢的用力。
嘤——身上的女人在呓呓的叫声里醒来,而男人的火龙也尽根的插入了。醒了的女人羞着,嗔着,捶打着,可还没一会儿,她自己就忍不住了。她直起了身子,哼着,晃着……
另两个女人被吵醒了,“这两个……”
她们不约而同的在心里笑骂着。
大姐支起身子,在和男人对吻了一阵后,把自己的一只玉乳塞进他的嘴里让他吃着,然后又拉过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胯间……男人这边和大姐忙着,而空着的另一只手也没忘了自己的二姐。在二姐轻微的抵抗下,男人强有力的大手冲破阻力,在她的山河间肆意的穿行……
几个重重的挺身之后,小妹又到了一站。男人抚慰了她一会儿,把她放下。很快,大姐的嘴里就哼了起来……从二姐的身上下来,男人在心里笑着。这个爆女在平时满厉害的,可一到床上怎么就……她好怕羞哟!
马不停蹄的男人又把小妹压在了身下,已经有几次了,可是还没有一次射在她的里面,这次嘛……男人飞快的进出着。
像是知道他的心思,在男人马上就要出来的时候,女人止住了他,“还不行,我在上课!”
女人在男人的耳边诉着。
“算你啦。”
女人在男人苦苦的脸上拍了拍,“以后吧,以后在让你……”
羞羞的女人话还没说完,就埋头在男人的胸前咬着,舔着……一会儿,她探出头来,一脸坏坏笑意的她对着男人指了指躺在一旁的二姐。
看着二姐娇小的嘴,心有灵犀的男人嘿嘿一笑,在小妹的脸上奖励了一个响亮之后,他翻身到了二姐的旁边。他跨骑在二姐的颈间,在二姐惊恐的目光里捏开她的嘴……在女人呜呜的左躲右藏中,男人尽情的射着。他把一部分冲进女人的食道,而另一部分则撒在女人的脸上,双乳上……
在三个女人的笑骂和问候里,手忙脚乱的男人被逼着穿好衣服,狼狈而去。尽管他是多么的不情愿。
吃早饭了,男人把思萍从大姐身边抱了过来。他让这个小乖乖坐在自己的腿上,他吃一口,就给小家伙一口。看着她甜甜的吃着,男人的爱怜也不时的落在她的小脸上。别人是怎样的目光男人不知道,他只知道,这血脉相连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他已经不能只是一个人的自己,他要给他爱的人一座可以依靠的山。
在家人各忙各的后,大女不着痕迹的从男人怀里‘抢’走了小东西,“去!去看看二女!”
抱着思萍的女人,开始赶苍蝇了。
“是是……”
男人惟命是从。临走,小女的脸上落下了父爱,而大女的胯间也……
二女没出来吃早饭,姐妹对家人说她不舒服,可能是……
当别人要去关心是,三女挡驾说她还在睡……男人关好门,坐到了女人的床边。脱下鞋刚上去的他,很快就被栗风豆雨给淹没了。
风雨中,男人挺立着。可眼前跳着的玉丸,扭转的丰臀也让男人……手感真好……男人的感慨还没完,女人啊了一声就钻了回去。男人笑着,跟着也钻了进去。被子下一阵激烈的震动后,就咿咿呀呀了起来……
晚上,母亲把儿子叫了过去。这几天她有些累了,儿子的按摩手法叫她回味不已,今晚她要好好的享受一下了。给母亲按完肩背,男人活动了一下手腕。
“腰!”
母亲简洁的提出要求。大约十几分钟,男人刚一缓……“再往下点!”
母亲又提出下一个。“下面啊……”
下面是大腿,小腿和双足。这些大约用了四十多分钟。做完最后一个动作,男人满意的……
“不行!”
母亲断然的提醒儿子。
“是……”
儿子就……
“哎呀!不对,再仔细点!”
母亲有些不耐了。仔细!大腿……小……
“不是!有的没有按!”
母亲的话里有火了。
“没按?”
男人的目光搜寻着,都已经……当目光落在……那是自己小心避开的……“是……”
儿子醒了。髋关节是按摩放松所必不可少的。男人开始……
“再细点!”
母亲继续要求。细?……丰润的肉上,手在……母亲柔柔的呼吸声传了过来,儿子把手伸向了毛毯。
“我胳膊疼。”
母亲翻身过来……轻轻的拉,慢慢的捻……双臂一会儿就完了。还是……仰躺着时,很适合做的,大腿,小腿的轻拉与放松……儿子稍稍的出了点汗,工作嘛,也到了最后。毛毯又抓在手里,“陪我呆一会儿。”
母亲向里侧过去身,空出了半个枕头。
儿子给她盖上毛毯,在空着的半个枕头上躺了下来。
“你傻呀!”
母亲转了过来,给躺在外面的儿子也盖上。看着儿子呼闪着的眼睛,母亲抱住他的头,嘴里喃喃的:“儿子。我的好……”
一声深情,让儿子溶进那深深的爱里,他埋首在那温暖的怀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又是早晨,醒来的男人悄悄的……
“别出去了,就在屋里吧。”
母亲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哎。”
儿子答应着,晨练就开始了……
计划是三天,可当在收拾行李时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这几天对于男人来说可是……三个姐妹,三个不一样的女人。男人自己享受的同时,也为她们带去了无边的快乐。
夜色里,他们做尽了能想到的一切。站着,躺着,侧着。两个三个四个……可离别总是在情浓时。他们在尽情的放纵后,定下了一生的誓言:我们活着,爱就不变。我们死了,爱是坟墓。
临行,思萍抱在男人的怀里亲了又亲,浓情在三个女人的脸上转了又转。再见!不能只是一声敷衍,它是承诺。
又是顺车,母子踏上了归途。

第16节 印像(站在门外时)
回去时终于不在是哼哼叽叽的东风牌大轿车了。这种车在草原上一哼就几十年如一日,相信凡是坐过它的人都深有体会。慢,脏,无休止的颠簸……好车就是不一样啊!摆脱了东风之苦的男人,惬意的与司机聊着。这车……这车是标致……标致,是国产的吗?国产?司机一脸看怪物的盯了男人一眼,目光里的不屑让男人有点冷。
男人是开过许多车,并且还在有这过人的车技。他也曾因此在部队的技术比武中获过第一名,得过三等功。但部队的车……那里只有解放,东风和北京吉普。很爱车的男人一直就认为全天下就只有……其实,他就是个车盲,品牌的盲人。
司机涛涛不绝了。我们就是在过一百年也……你看我们那些破车叫什么完意呀!这是进口的……进口的知道不!哪进口的……是日本!日本知道不?人家日……那才叫……你看……你看……
日!日你妈呀日!老子生平什么人都能容的下,就是倭人不行!早知道是贼船,我宁愿让东风轿子颠破肠子,也不会……可如今那,才知道车到坐是方知少啊!这他妈的倭人,真会钻空子,给车起个名字也和我们这么像!害得老子……男人悲愤的闭目……可耳边的噪音却越来越大,男人终于受不了“停车!”
他叫了一声。吱——车停了!
把从家带来的东西搬下来,男人面前是眉头倒竖的母亲,“你说咋办吧?”
母亲看着莫名其妙的儿子。
“我来拿。我……我全都……我……”
为爱国付出第一次代价的男人……
“你拿?这么多你怎么拿!哼!我看你是得了神经病!”
比男人矮半头的女人愤怒的形像很高大。她数落着,推搡着,最后,一个火栗子敲在男人发热的脑袋上。
男人蔫了,试想一下,在零下二七八度的北风里,能够傲岸停直的东西会很多吗?
男人抬起头的时候,母亲已经……幸好!在知道是倭车时已经进了市区。如果是在半路上?那前不着村,后不见店的……男人想想都怕怕!可后悔吗?不,人可以是变通的,包容的,但在真正的是与非时,我们必须说不!那怕是……(这是真实的经历)母亲回来了,一筹莫展的男人也被救了。因为母亲是坐着车来的,和她一起下来的是金花。这次的车……是北京吉普。
看着男人左搬右抱的,把一大堆的东西搬上了车的后背箱,金花一脸的疑问:“你们是在搬家吗?”
“都是那个死小鬼的!也不知道是咋了,一路上都好好的,这刚要到家就病了,而且是神经病!”
仍在怒火中燃烧的母亲……“对了,他不想坐车,你就叫他走着回去算了!”
坐到了副驾驶位置的母亲说完后,砰的关上车门。
“瞧瞧你们这娘俩!别听她的,来上去吧。”
窃笑不已的金花,把男人连拉带拽的弄上了车。她孰不知,男人可以在日本饿死,但在家,在大的风雨也不会和自己治气。坐车多好啊!我为什么不呢?当然,女人是要面子的嘛,我老人家让她老人家……骂骂,发发脾气是应该的嘛……
到家了,等在楼下的还有三个大小女人。女人们手脚轻快的一人一件,可不管怎么看,她们拿的都很……剩下的,男人左躺右一躺……
最后的一个箱子刚放下,男人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动物园里展出的恐龙,被好奇的目光包围了。
“看来她们都知道了?”
大错在身男人意识到……他庄严的走到母亲面前,满脸的严肃。他那挺直的腰弯了下去,深深的向愤愤不平的女人三鞠躬:“对不起!我错了,我保证,类似的事情决不会再发生。”
说完,男人立直,右手上举,唰地,一个标准的军礼敬献给被伤害了的母亲。
男人带来的是一片寂静。
稍倾——“啊哈……啊。”
两个只听出是笑了一声的小女人啊了一声后,就只剩下四只小脚丫在空中乱蹬了。“卟嗤——哈哈……”
忍俊不住的大女人们,一下子都东倒西歪了……
“你……哈哈……你们……哈……你们这对……活……宝。哈哈……笑死了……哈。”
看了一中午这对母子轮番表演的金花,是含着眼泪说出来的。
“嗤……你……你个……”
一张脸绷了又松,松了就再也绷不住的母亲,终于忍无可忍的跳了起来:“你个死小鬼……你个……”
不过这次,飞在男人头上的是沙发的靠垫。
“嘿嘿……”
男人也笑着躲着:“我先把东西放了。”
找了个理由的他溜了……身后,留下了更大的笑声。
笑够的女人们又叽叽喳喳了起来,男人也适时的捧着个木匣子走了出来。
“这?……”
女人们满是疑问,而两个小女人更是好奇的为了过来。
“给。这是你俩的。”
男人打开了匣子,从里面拿出两条带子一样的东西,把它递到了围过来的小女人手里。
“呀!”
小女人们惊讶的叫了一声后,就摆弄起男人递过来的东西。
那是两条不知是用什么材料编成的带子。它们呈银白色,中间坠着一个椭圆形,约拇指肚大小的天蓝色石头。小女人们左看右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是干什么用的,她们问问的抬起头看着男人。
“这是……”
男人想了一下,决定还是用通俗的解释为好,因为他不想吓着别人。“这是发带。”
说明了用途的男人顺手给两个小家伙戴了起来。
这个发带和我们平时戴的不太一样。戴好后,那颗蓝色的石头垂在前额的中间,银白色的带子沿额角盘向脑后,最后别在男人整理过的发髻里。
“好看吗?”
戴好后的两个小女人婷婷的站在了大家的面前。
美,是从童真里走来。欣赏有时不仅只有男人。可还没等别人夸赞,发觉缺了点什么的男人,就把她们拉走了。来到卧室里,男人番出了一个瓷瓶,用一个像笔一样的东西在里面沾了沾。他在两个小女人的印堂上一人一下,圆圆的朱红在一瞬间让神韵飘了起来。
再出来的小女人们,让屋里所有的人……她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如果她俩在穿上那金边的长裙,那不就是……感慨还没有出口,男人的木匣里……梅玉的手里多了一副红玉的手镯,金花拿的是金色的坠满小五色小石头的手链。
“那我的是?”
母亲正猜着,儿子已经把几块绿色的石头挂在了她的脖子上。东西拿在手上,它们很是吸引人。可是人家的东西就这么拿了……母亲没的说,是儿子孝敬的。可是我们算怎么回事?梅玉和金花的心里……
没等她俩说什么母亲先表了态:“小鬼给的。不要白不要。”
在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后,母亲又说:“你俩就别客气了,咱们姐妹谁跟谁呀!就当是我们姐妹之间的事吧,和这小鬼没关系。”
说完看着自己的儿子:“你说是不是呀!啊——”
“是是……您是我前进的方向,您是我指路的……”
“滚——”
爆起的母亲大吼。
“是是……”
儿子火烧着了一样的蹿了,跟去的还有两个小女人。
很久的沉默。女人看看自己的,瞄瞄别人的,谁的更重一些呢?知识有些缺乏的她们很快就放弃了,她们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那个匣子里剩下的还有什么?谁将来会有幸成为它们的主人?
话少了,有了一种莫名其妙心思的女人们第一次发现,曾经可以比拟一整座市场的她们,今天也没了话题。
告辞也许就是……
“小平,去送送你金姨。”
客气的挽留了几次后,金花还是穿好衣服,男人就领过了母亲的令箭。
骑上自行车,女人却没有上来。男人只好又……转过小区的大门,金花抬起了手腕,看着男人的眼睛有些严肃。
“我带上它好看吗?”
女人问道。
“它……”
男人有些迟疑。
“这是你给的,难道说……”
金花有些……
“它和你很配。怎么说呢,这东西不是谁戴都能戴出品位来的。你看……”
男人引经据典的一大通,女人抬起手看了又看的……
最后,暗暗含笑的女人:“我们走吧。”
可是不知为什么,女人上车时扶在男人腰上的手就一直没放下来。
回到家,梅玉已经走了。看着两个眼睛一个劲躲着自己的小女人,男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吃过晚饭,母亲收拾着碗筷:“呢喃的妈妈有事,这几天她们就在这住了。”
“噢。”
男人应了一声,就要去帮忙。
“别噢噢的。这几天你给我照顾好她俩,否则……”
母亲用手里抓着的筷子在男人的头上比了比。
“是是……您是……”
男人满口应着,表决心的话还没……
“滚——”
母亲的筷子……男人健步如飞了。
睡的很晚,这让男人有些不爽。坐了一天的车,如果还不能早早休息,那你也……睡意朦胧,男人的床上爬上了两个身影。
“啊……你们……”
男人睡意顿去。
“嘘——别大惊小怪的。我们看了,李姨已经睡了。”
两个同时禁声的手势,话说的也一样。
“那也……”
男人试图说明一点什么。
“看见我们是不是很高兴呀?”
喃喃唱。
“怎么?不高兴呀!小喃,去叫李姨。”
呢呢和。
“不不……不是的。我是……”
男人可以杀神斩佛,但是,妖女他一点也……
“不是呀!我还以为你……”
喃喃继续唱着。可……是呀,呢呢哪去了?她已经钻进了男人的被窝,扒去了他的遮羞布:“妹妹,你看。”
钻进去的呢子,很快进掀开被子出来了。
“是吗?嘻嘻……”
“是的!你看它软……还肉的……”
两个小家伙好奇的爬在男人的胯间,翻看着,交流着。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男人放开心怀,下腹用力……啪的一声脆响,腾起的火龙打在小女的脸上。
“你……”
被打的小女惊怒的举起手来,可落下时却是……
“你个坏家伙……你……”
“嘻嘻……疼不疼……”
“讨厌你。想啊?你自己试试不就……”
两个家伙揉捏了一会儿,其中的一个把它含在了嘴里。男人没有像上次那样去揉摸另一个,而是把她抱到自己的身上,让她跨跪在自己的颈间。深深的吸上一口气,男人伸出粗大舌头,舔在了不知何时就已经光光的嫩溪。
开始,头上的小女抖了几下,可一会儿她就……嫩嫩的吟声,飘飘的在静夜里。男人很习惯的用……不过这次是他穿了两天的裤头,塞在小女的嘴里。而塞完的手,顺势落在那双小小的鸽乳上……十几分钟后,人生第一次潮动的小女回过气来,她热热的在给她带来无比享受的男人的大嘴上亲着,吻着……
“谢谢……”
一脸满足的小女拍拍男人的脸,转身去替另一个……另一个也快要……她已经开始在男人的头上,脸上乱抓了……
不对……男人在心里大叫一声,他那正在鸽乳上流连的手猛的向下,他一下按住了冲天的火龙。
原来,本来在吃棒棒的小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了上来,她正试着用她娇娇的小洞来吃下男人的……这才真的是冷汗呀!男人……劝了,哄了,骗了,吓了……男人用尽了手段,小女才放弃了尝试……乖乖的吃起了棒棒……
印像(被扣开的窗)男人把舌头又卷成了小筒,慢慢而小心的伸进那嫩嫩的小洞,舌头上立刻传来洞壁上痉孪的挤压。随着它不断的深入,小小的洞里流出的春水到着实让男人吃惊。
他所经历的女人好象还可以吧,但是水量如此丰富的还真是不多。心中感慨的男人在那的嫩膜上轻的触了几下,从小洞里退出来的舌头很快的找上小女人的豆豆,没过多一会儿,这个也……
“换了三次了吧?”
男人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声。
今天,被两个小女人又惊又吓的他太想早早……因为两个小女女在不止一次的经历了人生的第一个高潮后,早就筋疲力尽,看着她俩那来来回回辛苦的样子,男人好不心疼。
他想叫她们停下来,可是执着不只是大人才有的,小小的女人也……辛苦的回报是是男人又是心疼又是畅快的喷射,可是还没有等到他衷心谢意,小女人们已脸上带着疲惫和满意的笑容,香甜的睡去……
心里又痛又怜,还有……男人为两个小家伙盖好被子,在两个小女人的脸上亲了又亲,他躺在一边想起了心事……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她们们还太小了,这样她们的一生就……虽然这很是……但是决不能……我喜欢她们,也可以说是爱吧。所以必须得想个办法!
可是这两个小魔女!怎么办呢?……对对……转移她们的注意力……再这样……哈哈……我就……窃喜的男人……
给两个小东西轻轻穿上小背心,套上小裤头,亲了又亲的把两个小东西放回了她们自己的房间。男人没了心事,觉来的也快……
早晨,男人又是一身的汗水,母亲又递过了毛巾……直到吃早饭的时候,两个累了半夜的小女人才姗姗而起,她们给满脸关切的男人两个大大的白眼之后,就一起就了卫生间洗洗漱漱了起来。
早餐的牛奶喝去了一半,小女女们一起抬头,坐左边的,“阿姨我……”
小脸满是严肃。
“什么事?”
阿姨好关心的……而男人更是……
“阿姨我……”
右边的语气和表情也一模一样。
“怎么啦?你们……”
阿姨已经走了过去。
“李姨,我们……我……”
两小期期艾艾的……
“乖,有什么不能和阿姨说吗?阿姨给你们……”
阿姨抚着小女女的头,语气轻柔而充满诱惑。坐在对面的男人感到自己的心在往下沉,端着茶碗的手也……茶水也就轻轻的撒出了一点……
“阿姨,昨天晚上……”
小女一无反顾的语音飘来,男人已经大脑全是空白……
“嘻嘻……你们看……嘻嘻……你们看平哥哥!”
一个小女人发现了新大陆。
“不会吧?”
另一个小女已经跳着脚的,来到了还在深渊里徘徊的男人身边。
“是不是我们晚上梦到了大灰狼,就把你吓成了这样?”
嘻笑的小女人好奇和幸灾乐祸的问着一脸茫然的男人。
“梦?大灰狼!”
顾不得想明白前因后果的男人,已经手忙脚乱的开始对付那喝了自己一裤子的茶水。
“哈哈……”
男人引来了满屋子的笑声。
“还不快去换了。”
母亲笑嗔着斥退了不争气的儿子。
“哈哈……”
笑在男人的身后又在传来。笑吧!能把欢笑给你们,是我一生的……
原来,两个魔女在阿姨讲,昨天的晚上,她们俩一起做了个一样的梦。那就是一条大灰狼……可谁知道这也会把心中有鬼的……吓得……如果是尿裤子会不会也不奇怪?可谁又知道她们是不是故意的呢?
上午十时十分,家里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
母亲接起了电话。
“对是我……啊……你……啊。是吗?好好,谢谢你了。这太感谢你……你……啊,你一会儿给送来。不用不用,还是我去你那拿……啊,是……那好吧。你送……那一会儿见。好的,一会儿见!”
放下电话的母亲急不可待的:“小平!你来一下。”
男人应声出来,身后还跟着两条小屁虫。
“你的工作安排好了,一会儿就把通知送来了。”
母亲的兴奋……
“太好了?是安排在什么单位了?”
嘴快又永不会寂寞的小女一下子就插住男人张开的嘴。“是呀!……”
另一个也跳着冲在男人的前面。
“是到派出所工作!你们的平哥哥要当警察喽!”
母亲有些自豪的……
“警察!”
男人也自得的……可面前却是两条因为鄙视而长长吐出的小粉舌。
门铃迎进了在十几分钟后到来的和平叔叔。男人的兴奋也随着他的到来,不知飘到哪去了。一阵客套后,男人拿着民政局的通知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身后又是两条快乐的小尾巴。
“哈哈……”
和平叔叔很是男人味的,又分外爽朗的笑。
“嘻嘻……”
母亲银铃般的,倩语莺声……一个多小时里,熬得卧室里支着耳朵的男人像过了几十年。
“哈哈……我还有事……”
的福音终于穿过半掩的门,男人也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个家伙真是讨……”
“就是我也不喜……”
同一战线的好象还不仅是男人自己。
“我也不寂寞呀!”
找到知音的男人……
“切——”
拉长了的女音顶顶的刺来。“有人都快气死了吔!”
“就是,你瞧那脸!你吃了几百个苦瓜了呀?”
小女愤愤着刚才失魂已久的男人。
“嘿嘿……”
重拾自信的男人:“我像警察吗?”
不过这一句,他是在心里问自己的。
有一些职业,在我们普通人的眼里满是神秘。从影视,书籍与传记里,它们被蒙上了看不透的面纱。真正的会是什么样子呢?今天有些激动的我,站在这扇门前,从那已经敞开的窗子里,我依晰的看到了……
今天的感觉,在过去了许多岁月后,我问自己,如果重新来过,你,是否还会继续今天的选择?你,是否还有今天的心情?

第17节 转移
下午母亲去了单位,家里是男人和两个恶魔。虽然在昨天男人已经想好了对付魔鬼的法宝,但事到临头男人又……唉——不管怎么样,不试试怎能知道结果。男人……
他拿出了笔墨,在桌子上把带有暗格的纸铺开,沾饱墨的笔在纸上飘动了起来。两个在里屋咬了半天耳朵的小鬼出来了,可她们对着是男人无比专注的脸。回家后就没有拿过笔的男人,已经投入到一种情绪里。
此时的他好象回到了年少的时光,那个细细的苇杆,那个四方的沙盘,还有一个老人慈爱的目光……他忘记了刚才的目的,忘记了自己,那温情的记忆,在他游动的笔端完全的展开——端庄秀雅的小楷,慢慢的落满那童年的记忆。而两个小女,被男人身上散发的气韵所吸引,此时的男人和以往的他有太多的不同。
他现在的脸上有虔诚的庄重,有思念的幸福,有……那里有更多她们现在还读不懂的……然而,这并不妨碍她们心灵深处的震撼!小小的她们在不知不觉中也投了进去,她们的目光从男人的脸上,到落满记忆的纸,沉默中是心的体会……
吁——住笔的男人一吐胸中畅然之气。而眼前的两个小东西却……看着她俩的样子,男人一阵的窃喜,有门了!那今后可就……“咳……”
男人小心的弄出一点动静。
两个小人慢慢的收回目光,其中的一个:“这写的是什么?”
“三字经。”
男人简短的。
“那为什么要竖着写?”
对视了一下,另一个问道。
“啊……那是……”
男人仔细的讲了起来。他告诉她们,我们的先人在他们当时的书写格式和阅读方法……讲解了一会儿,两个小女只是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你们几岁了?”
一副大人模样的男人。
“你记住!”
小女异常严肃的看着男人,“以后不要随便问女孩子的年龄!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和姐姐都十一岁了。”
“十一了?”
男人惊讶的。“切——”
两个全是你少见多怪的样子。
“妈妈说了,我们是属于晚发育的,你别看我们个子不是我们同学里最高的,可是我们懂得……”
另一个从懂字那截断了发言,“你别这样小看人,我们以后会长大的!我们也不用长的太高,就像斯琴阿姨那样就行了。”
好象什么都那么轻松的……不是同学里最高的,那是不是最矮的?什么懂得的多?我看是……该懂的不懂,不该知道的却……斯琴阿姨那么高,切——你知道那是多少吗?那要一米七多吧,就是比我也……哼!就你们还想……可是不管心里怎么想,说的嘛……
“你们上几年级了?”
男人……
“四年级!”
一个很干脆。“要不是我们生日小,今年我们就该五年级了!”
另一个有些骄傲的补充着。
“就是嘛!要按周岁的话,和我们一样的现在才上二年级!”
为了解释的更清楚些。
“是吗?”
被‘奇迹’惊着的男人有些夸张的:“你们真了不起!”
“也没什么嘛!”
声音小了许多的两个小女,谦谦的拧了几拧。
“你们觉得吃力吗?”
男人还真有些关心了。
“还行吧。”
小女的回答很淡。
“那成绩还?……”
男人……又是四只小目的对视后,“也就是前一二名吧。”
很轻的声音,可怎么也掩不住那一丝的骄傲。
“是吗?”
男人又惊得……
“停停,停!”
一个小女人大叫着打断男人的感慨。
“平哥哥,我求你别这样了。我好冷啊!”
另一个抱着双臂浑身颤抖的小女,一脸哀求的看着男人。
“啊……嘿嘿……”
马屁要拍得时有新意,要不就会……
“平哥哥,三字经是干什么用的?”
小女自己转入了正题。
“这是过去的小朋友入学后,开篇学的第一课。”
男人解释着。
“是吗?”
好奇的小女们拿起了纸……没有标点符号,很优秀的小女们下不了口了。
“过去的文章都是这样的。”
男人的专长开始发挥了。
阅读古文,除了认字之外,还必须会断句,也就是俗称的‘识文断字’。你们看,它是这样读的:人之出……其实,它可不光是朗朗上口。你们看,它里面还有许多故事。像昔孟母……它讲的是……还有融四岁……讲的是……另外它还包括一些日常的各类知识。你像三光这……是说……稻粱菽,是说……而这些是说那时候孩子们要学的……
“哇!这么多呀!”
两女惊叹了。
“是的。那时的孩子到你们这么大的时候,要完全背诵的文章大约有四百篇,约有八到十万字左右。”
“什么!不可……”
两女的眼睛更大了。
“这还只是一般人家的孩子,如果是条件的,诗词怕也要背到八百首以后了。”
男人话里露出了些许回忆,但口气却不容质疑。
两个有些呆的小女。男人继续着……在这之后是《论语》一万五千九百……在到典,谟,训……诗,书,礼,易……二十四史,诸子百家,天文地理……男人讲了快一个钟头,小女的一点点的骄傲,也就烟消云散了。
不过,有女好强!
“你说的这些你都学过吗?”
小女问道。
“差不多吧。”
男人回答着。
“你学的这些书还在吗?”
小女接着。
“还有一些。”
男人说着,进去拿出一摞。
两小女翻了翻:“还有吗?”
“有。”
男人这次拿了个大箱子。飞快的一个小女从中抽了一本“大……学。”
很显然,繁体字认的有些……
“它的第一章是……”
小女翻开后的第一句。
“考我呀!”
男人在心里……
“大学的开篇是……”
抑仰顿挫中男人就顺下了几十个字。
“你慢一点!”
有些跟不上的小女提醒着。
“啊……”
男人慢了,女人一字字的对着。虽然也能认识几个,可太多的不……还有他是不是在……但每个她认识的男人都是一字不差。
“那这个。”
另一个小女……
“南华经。”
男人又……左试右考,最后居然是左传中人物记,项羽本记。男人依旧大致的……
“除了最后这本,那些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就背过了。”
男人的口气真的很淡。
“那……”
小女人们有些垂头丧气了。
时机差不多了,男人:“其实象你们这么聪明,只要……”
“切——”
小女不忿了:“会背这有什么了不起。它有用吗?你不觉得这些都过时了吗?”
被压制后的反击。
“我不是让你们像我一样去把这些都背下来。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和很早以前相比,在学习上,你们还不是最好的。这些也不能用过时来形容。你们想过没有,如果你们长大了,你们的孩子会问你,我们的先人给我留下了什么?你们会怎么说?”
不管她俩是不是能听懂,男人就是忍不住要说。
“你不用那么凶吧?我们欠你多少钱?”
小女汹汹。
“没……不……我。”
男人……
“切——”
又是两女的合奏。“你能不能教我们点别的?”
小女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别的?”
要失败的男人真是……
“瞧你那样!”
再一次贬贬男人:“先教我们练字吧。”
手快的一个,已经抓起了笔……
“这样不对。应该是……哎……对对。就这样。”
“看点是这样下笔的……来试一下……”
“嗯……写的都很好。”
“明确一点,到底谁的好!”
左面的态度很认真。
“呵呵……都好……都……”
男人想左右逢源。
“谁好就是谁好,咋了?说了还能吃了你。”
右边的也一丝不苟。
“这……”
男人为难的……
“你快一点行不行!”
在要好的女人,比一下是……双胞胎也不例外。
“是是……可是你们才刚开始练,怎么也没法比。”
男人打个马虎之后,“要不这样吧,你们练过一段时间后再说。到时候不光是谁的更好了,我还有奖的噢!”
最想的终于出口了。
“那好,就这样了。不过你有什么奖个我们?”
同意的小女又找到了新的目标。
“嘿嘿……现在不能说,那要保密的。”
男人躲闪着。
“保你个大头鬼,今天你要不说的话……嘿!嘿嘿!你看着办吧。”
小女才不吃这一套。
“好好,我说……”
男人趴在两只小耳朵的中间……
“你要死呀!”
一声尖叫之后,小女人追着男人打了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