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月落西窗(全)-31

  

第15节 春初冬末(1)
昨天晚上穆文无意中跟男人提起有个女人在这几天要找他的麻烦,这个女人是小月和芳婷的姑姑,也是在小月和芳婷与本家女人之间制造了巨大裂痕的女人。这个气势汹汹要找男人算账的女人的理由只有一个,她说男人把芳婷和小月给带坏了!
显然,车里现在坐着的这个女人似乎和那个要找自己算账的女人没有什么关系,她也许只是对自己和怡文之间,那段历经了坎坷而又延续了的感情发生了兴趣才来的,而不是给什么人来探听虚实的。
先冷后热的弄乱了这个女人的心,男人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里告诉她:对一个自己还不了解的男人太好奇的时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这样做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女人的身份非常的敏感,她来自于这个国家总是站在游戏最前沿的几个人中的某一个家庭,因此男人只想对她敬而远之。
可是这个女人是脱离了被怡文她们定义为大小姐那样的范畴,可以独挡一面她的如果真成为一个朋友的话,那对男人和他的家族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既不能装做不认识,又不能靠的太近了,这样尺度的把握男人还真是在心里很没个底儿。
西山的马场,在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的沉默里很快就到了。很有风度的为女人打开车门,并用一只手护在车门的上沿,男人请女人下车。
赞许的,很自信了的女人优雅的从车上下来,深深的吸了吸郊外新鲜的空气,女人对男人说道:“穆文跟你说了吧,这几天有人在找你。一会儿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我就是帮你们联络一下。”
看着说了莫名其妙的话就施施然进了马场休息区的女人,男人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麻烦来了,而且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麻烦,男人知道它迟早是要来的,那既然来了就没有什么可回避的了。不过这样让一个女人给摆了一道,男人还是有点郁闷:本来以为家里的事情会和这个女人扯不上关系,那现在看来这个女人还是不深不浅的插了一脚!是不是给这个不知道深浅就插手自己家务事的女人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呢?转了一下这样念头的男人,也随在女人的身后朝马场的休息区走了过去。
薄薄的嘴唇,有些尖的下颌,一般来说这是一个因为刻薄而造成命运不好的女人专有的一种面相。可是再仔细一看,这样的嘴唇长在这样的脸上,那应该不能说薄了,稍稍尖了一点的下颌是因为清瘦的原因,而给人造成的视觉误差。
这样面相的一个女人,不是刻薄的,但是这样的女人骨子里是执着的。执着了的女人比刻薄了女人更让人头疼!还没有听女人要找自己什么麻烦的男人才看清楚了女人面相,就已经感到自己的头开始疼了。
“你是李平?”
长着执着面孔的女人看着男人说了第一句话。
“是我。那请问您是……”
谦和的带着似有似无微笑的男人还没有把话说完,执着面孔的女人就接着男人话回答了:“我是小月的姑姑,西门九茹”茹者,可解为忍耐之意。那九茹,可以纳受世间多少无奈之事?心里虽然这样地转着,不过男人还是脸色不变的连连打着幸会的哈哈。
“你不用这么客气。”
执着女人也许可以纳受无奈,但是对于客套却很是免疫。在终止了男人的客气以后,女人接着说道:“芳婷和小月喜欢去你那里我不反对,但是我警告你不要插手她们和那个不要脸女人之间的事情!否则,我会再来找你的!”
能让蔚文丽这样的人来替她传话的人,男人知道这样一个看起来是在故宫博物院从事瓷器鉴定的女人,一定是有她不寻常的一面。可是女人这样的警告男人却非常的不以为然,古语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只要小月和芳婷不离开家里,水滴石穿的事情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更何况,亲情里的纠葛只有时间能悄悄地将它抹平,其他人只要做好了顺水推舟的事情就可以了,因为有些事情太急了会适得其反的。
男人看着执着的女人,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致意了一下后男人站起身来告辞了。
“你别走!你刚才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男人才转身走了一步,身后的刚刚还坐着的现在已经呼地站到了男人面前的女人,执着的看着男人问道。
“什么意思呀?”
男人似乎想着什么的摸着自己的头,接着又恍然大悟般想到了什么似地在认真里带着很大的疑问说道:“我刚才的点头表示同意您说的意思,难道您没有明白吗?”
“这个我知道,我是在问你,你点了头之后又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吗?”
执着的女人很直接的就说出了自己的不理解。
“啊……”
男人更恍然大悟地一个长音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女人解释道:“我小时候脖子得了一种怪病,没事的时候它就要带着我脑袋摇上那么几下的。您看,吓着您了吗?没吓着您的话我就走了。”
说着,男人一个侧身闪过身前眼睛里不知道闪着什么光芒的女人,朝着里不远处坐着的雯丽那边走了过去。
“九茹姐,我们先走啦。”
还没等男人走到自己的身边,已经站了起来的雯丽一把拉住男人,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后扯着男人就匆忙的离开了。
“走这么急干啥?”
一个男人很不情愿的声音。
“我怕九茹姐一会气急了会杀人的。”
一个女人压低的带着无限恐惧的声音回答着。
和雯丽在一个高档聚会场所出来后,男人和她就各走各的路了。无所事事的男人在接了本家女人后就和她一起开车回家了。
家里,昨天没有回来的几个女人现在都在家,留下本家女人和她们在一起聊天,男人朝家里的后院走去。
才进了后院,迎面走来的梅玥一边过来挽住男人的胳膊,一边跟他说道:“妈今天中午可能吃的不太合适,老是吐个不停的。现在才刚刚好点,正躺着休息呢。”
“是吗?怎么会这样?那去医院了吗?没去就干净去医院看看吧?”
梅玥的话一下子就引出了男人一堆的急切的问题,有些焦躁起来的他拉着梅玥的手几乎都要跑起来了。
“小平!你着急什么呢?你不知道小玥都怀了身子你还这么用劲的拉她!”
拉着梅玥的男人还没有进屋,从门里出来的母亲看见男人已经先责怪了起来。
“妈!你没事啦!”
看着母亲从屋里出来,惊喜的男人赶紧上前问候。
“去!不用在我这里献殷勤!你看你哪能这么拉着小玥,要是弄出点事来小心我敲断你小子的腿!”
扒拉开现着殷勤的儿子,母亲拉着小玥的手关心的问了起来。
意识到刚才自己处理问题有了很大的不妥当,男人也赶紧来到了梅玥的身边,是呀,家里的女人都是自己的宝儿,弄疼了弄伤了哪一个都是不可以原谅的!
更是殷勤了的男人,围着两个女人这通的转!
又是把儿子往边上一扒拉,母亲看着儿子说道:“我和小玥去洗洗身子,你小子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在这里烦着我们娘俩没完没了的。”

第15节 春初冬末(2)
“妈,你说小平今天这么听话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注意?”
给两个人女人放好水男人就听话的离开了?梅玥不禁为男人这样反常行为产生了疑问,她一边擦洗着身子,一边问着在池水里静静躺着的母亲。
“他呀,你闭上眼睛来数上十个数,他准保就进来了。”
连微闭着的眼睛睁都没有睁的,母亲就为梅玥的问题给男人的行为做了个结论。
“妈,咱俩现在的身子可是禁不起折腾的,小平一会要是来了那可咋办呀?”
母亲对儿子的结论一向准确,摸着自己小肚子的梅玥不禁担心的问道。
“你呀,刚有了几天身子还不用这么担心的。再说小平也知道这事的,他才不会就一个人来的。”
母亲的话刚说完,裹着浴巾的老姨一推门就进来了。
“瞧,第一个已经来报道啦。”
即使是微闭着眼睛母亲也能知道是谁进来了,在老姨朝浴池走来的时候母亲跟梅玥调笑着说着。
像是印证母亲的话,第二个第三个的以及跟着鱼贯而进来的人竟然有七个。这些人的加入让刚才还有些空荡着的浴室,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小玥,这下子你就没什么好担心了吧?”
睁开了眼睛的母亲,看着梅玥接着调笑道。
“妈!瞧您说的。”
被母亲的调笑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梅玥,说着就在母亲的身边不依地撒起了娇。
“小玥刚才在担心什么?”
先进到池水里来的老姨听见母亲对梅玥的调笑,就好奇的问了起来。
“小玥呀……”
母亲的话才一开头,梅玥就一口亲在母亲的嘴上,把母亲后面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死丫头!你想憋死我呀!”
左躲右闪了半天,母亲才摆脱了梅玥小嘴的封堵,捏着梅玥那红彤彤的小脸蛋儿,母亲亲昵的说道。
“妈,小玥你俩好亲热呀!”
在小玥和母亲纠缠时就已经进来的男人,看到刚才的情形后忍不住插话了。
“去去去!离我跟小玥远一点!我俩今天身子闹腾的厉害,可是经不起你个死小子的折腾。”
母亲一边伸手推开话还没有说完就往自己身上腻的儿子,一边说着。
“我就是想看看你和小玥是哪里不舒服的嘛,而且我保证不闹腾还不行嘛,我真的保证一点都不闹腾。”
被母亲扒拉到一边,心不甘情不愿的男人只好眼睁睁的看母亲打起了商量。
“别!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你小子保证不保证的我倒是不在乎,我是没法子保证我自己!你小子一到我身上我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所以呀,你小子还是离我远一点好。要看你去看小玥,她年轻能控制的了自己的。”
母亲可不想和儿子商量什么协定的,她老人家干净利落的封死了一切的可能性。
“不不不,小平还是去找老姨她们吧。我今天的身子闹腾的比妈还厉害,你来我这里我更受不了,你快去找老姨她们吧!”
看着男人往自己和母亲的中间一点点的蹭过来,梅玥更坚决的拒他于三尺之外。
“哈哈……你小子也有没人要时候呀!”
看着接连吃瘪而苦着脸的男人,老姨说着和其他的女人一起笑了起来。
“好呀!你们竟然胆敢幸灾乐祸!”
‘恼羞成怒’了的男人一声怪叫向以老姨为首的一群女人冲了过去。
嘻嘻……哈哈……的一阵子的打闹,老姨和上来帮忙的小晴被男人压到了身子底下。用手报复地抽打着两个女人丰满的屁蛋儿,在捏着揉呀掐呀着她俩的乳房和乳头,一嫩一熟的俩小穴三番五次的那么一拨弄,俩女人没一会儿就哼哼呀呀软了身子的屈服了。
啪啪!男人的鸡巴在软了身子的老姨的小嘴边抽打着,屈服了的老姨媚媚的笑着张开了小嘴把男人的鸡巴含住了。
刚才四散逃一边的其他的女人们,这会已经又重新聚拢了起来。看着男人的鸡巴被老姨含到嘴里,一拥而上的她们就把男人按倒在浴池的边上。
老姨和小晴联手,男人的鸡巴和蛋蛋就成了她俩轮流打击的目标。而那些将男人按倒在池边的女人们,也一个挨一个的叉着两条腿的骑到了男人的脖子上,或嫩或熟一个个迷人的小穴就在女人们咿咿呀呀哼着不同曲调的声音里,挤着压着的占据着男人的嘴唇和舌头。
小晴骑到了男人的腰上,被她和老姨用小嘴和舌头越打击反而越坚挺的大鸡巴,已经被她的小穴很快的吞了进去。
也难怪小丫头这样的心急来争来抢了,是因为小姐妹们有十个都自豪不已地怀上爸爸的孩子,而且妈妈也用默许的方式跟自己传达的信息:想给爸爸怀一个孩子的话,那就怀一个吧。而且看妈妈的意思,妈妈似乎也要在近期给爸爸怀上孩子的。
如呢喃姐妹说的那样:和妈妈小姨一起每天来交流一下子宫里孕育着的,这个和爸爸一起创造了的生命,体会着她的成长,品味她带给自己做了妈妈的幸福!最后和妈妈一起躺在产房里,在疼痛里,在努力中,在那个无比激动的时刻里,来见证一个新的生命的诞生,同时也见证着爱了的最幸福的时刻!
而呢喃姐妹和其他小姐妹们传授给小晴的最好的心得是:第一个先冲上去,在爸爸的大鸡巴先过了瘾以后就攒足了体力在那里等。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候在冲上来,那爸爸的精液保证就能满满的灌在自己的子宫里。
小晴在爸爸的鸡巴上骑出了两次的高潮后就立即到一边去休息了,接着老姨就跪伏在池子的边上,让男人的大鸡巴从背后操了进来。
这个时候思萍和念萍在浴池的门口探头探脑了几下后,拉着在她们身后一脸怯生生也满脸红晕的爱萍悄悄的溜了进来。
母亲和梅玥看到这三个小东西进来都笑着也无奈的摇摇头,于是母亲一招手,三个悄悄溜进来的小东西就被母亲叫到了身边来。
“思萍和念萍今天不许去你爸爸那里缠了,爱萍要去的话也要等最后再去。”
母亲一边给三个小家伙做着具体的安排,一边和梅玥一起把三小家伙搂在怀里。
老姨很是不耐操的,还没个几百下的就软软的动不了了。看着岳山红正搂着女儿小晴在那里说话,男人安抚了完了老姨就把岳山红按到她女儿小晴的身上。
知道着母女俩和老姨是什么心思,没有刻意压抑着自己的男人在轮流操着这母女俩的时候,也征求着她们的意见:“晴晴,想和妈妈一起给爸爸怀个孩子吗?”
“想…晴晴…早……早就……想了。”
一边挺着自己的小穴让爸爸的鸡巴更深的插入,晴晴一边回答着。
“那红红妈妈是不是也想给我孩子呀?”
插在女儿小穴的鸡巴一个上调的插进了岳山红的小穴里,男人接着问。
“我……我……啊…啊……”
把脸埋在女儿的乳房上,被男人操着问着的妈妈除了这两个单音就是没有别的东西说出来。
“爸爸,你使劲操妈妈吧。妈妈早就想给你怀个孩子了,你要是不使劲操她她才不会说的。”
把乳头往妈妈的嘴里一塞,女儿就解释起了妈妈的心思。
“是吗?你妈她真是这么想的?”
男人的鸡巴次次都操进妈妈的子宫里,同时也问着解释了妈妈心思的女儿。
“就是的爸爸,你在使劲地操妈妈几下,妈妈就会……啊!坏妈妈!干嘛那么使劲的咬人家的奶头呀!人家不就是说说你的实话吗?”
把妈妈的头更使劲的按到自己的乳房,女儿嘴里却说起了妈妈的不是来了。
“妹子,一会爱萍去小平那里的时候,你去帮帮爱萍。”
那边,刚恢复了一点体力的老姨被母亲拉到了身边,看着怯生生看着自己妈妈的爱萍,母亲说道。
被突然见到女儿弄得一愣,老姨沉默了一会后叹了口气的伸手抚摸着女儿的小脑袋。这样一天是早晚要来的,不过即使心里想过了很多次了,等它真的来到了这心里的滋味还真的很难说清楚。
把妹妹和爱萍都搂在怀里,母亲幽幽的说道:“这是我们上辈子欠下,一辈子还不了下辈子也要还。”

第15节 春初冬末(3)
苏菊半靠在浴池的边上,两跳腿缠着自己的弟弟的肩膀,这样的姿势她可以清楚的看见,弟弟那粗大的东西在自己的小穴不紧不慢的来回的插着。
呼啦的水声,一个小脑袋从边上探了过来。男人和苏菊一看,是爱萍满脸红晕的忽闪着大眼睛在紧盯着两个人结合的地方看。
“爱萍,是妈妈让你来的吗?”
把自己的鸡巴全部插进了姐姐的小穴里,男人伸手摸着爱萍红扑扑的小脸儿问道。
“嗯。”
似乎很怕爸爸的手弄痒了自己,爱萍缩了缩脖子后一边让爸爸的手摸着自己的小脸儿,一边应了一声。
“呵!我们的小爱萍也要成了爸爸的女人了!来,到姐姐这里来,让姐姐先教你怎么样才能做爸爸的女人。”
半靠着池壁的苏菊听到爱萍的回答,兴奋地支起了身子边说着边把爱萍拉到了身边。
“呦!我们的小爱萍张了不少肉呀!现在可是真有点大姑娘的样子了。”
刚把爱萍搂到的怀里,苏菊就马上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到了爸爸的家里,衣食无忧的生活和快乐的心境,让这个当初如豆芽菜一般的小姑娘日渐丰满了起来。不过爱萍小身子上的肉是紧紧的包在她那副纤柔的骨架上,这样一来一般人只是看到小丫头的脸儿红润润的,却不知道这个看起来还和以前差不多的小丫头,已经长的是肉乎乎的了。
柔,不见骨,媚,不着相。男人的手才搭上爱萍那被紧绷绷的肉儿包着脊背,就发出了如此的感慨。是啊,这样的女人据说是万中求一,这样的女人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恩物。
绵柔里带着弹性,细腻中不失光滑,这样的肌肤,这样的女人,才只有十一岁她还没有经历过男人精液的滋养,假以时日,她将成为一个颠倒众生的女人!
摸着,再仔细的摸着,男人浑然忘我。
“死小平!你把魂丢了吧!你倒是快点动啊!人家爱萍还等着你呢!”
魂不守舍的男人,让被他鸡巴插着女人大为不满的喊了起来。
猛然被唤醒,男人赶紧连爱萍带抱怨的女人一遍搂住,一边给抱怨着自己的道歉,男人一边快速的动起了插在女人小穴里不知道多久没有动一下的鸡巴了。
爱萍的小乳房,如她那藏在骨架上的肉一般的看着不是很大,可一摸上去才知道即使是十五岁女孩已经发育了乳房,也要不如这小丫头的乳房摸着舒服。
男人揉摸着爱萍的小乳房,下面快速的操着自己的姐姐,而姐姐是下面提臀扭胯的配合着弟弟鸡巴的进攻,她用一只手维持着身体的平衡,而另一只手就伸到爱萍那光洁的没有一丝毛发的小穴上,快速却浅浅的在那里揉着。
男人鸡巴快速的进攻,姐姐在坚持了十多分钟后就喊着叫着的喷出了阴精。亲吻着姐姐,让她在悸动的高潮了慢慢的平复。
把自己的鸡巴从姐姐的小穴里拔出来,夹在男人和姐姐中间的爱萍就被男人从背后抱住了。
“想让爸爸的鸡巴咋样的操爸爸的小萍萍?”
把嘴唇贴在女儿那小巧的耳朵边,男人轻声的问道。
“我……我…要要……看…着爸爸……”
把小脸儿埋到姐姐的两个乳房中间,小丫头断断续续的还是不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了。
“好!爸爸就让我的乖女儿看着爸爸是咋操你的。”
说着男人把背对着自己的爱萍翻转了过来后,就把自己的粗长的鸡巴伸到她的眼前。
“来,看看爸爸的大鸡巴。”
用鸡巴的龟头轻轻的在女儿的小脸上滑动着,男人跟把大眼睛紧紧闭着的女儿说道。
“啊—”
虽然爸爸的大东西女儿也远远的看过好多次了,可是当这家伙这么近的摆在自己眼前时,女儿还是为爸爸巨大的家伙发出了惊叹。
“乖女儿别怕,爸爸的大鸡巴可是最疼你了。不信,你摸摸它,看它对你乖不乖?”
男人拉着女儿的小手,边说着边把女儿的小手放到自己的鸡巴上。
轻轻的抖了抖,女儿的小手似缩非缩的迟疑了几秒钟之后,就试试探探着在爸爸巨大的鸡巴上点点触触的摸了起来。
点触着十来下,女儿对爸爸硬硬热热的鸡巴慢慢放下心来。很快,从五个手指到整个的手掌,爸爸粗大的鸡巴就让女儿用上两只小手。
看着越摸越是熟练的女儿,男人奖励地亲了她的小嘴一下后对她说道:“乖丫头,想不想吃吃爸爸的鸡巴呀?”
没有对爸爸鸡巴那害怕的感觉,在爸爸一提示以后小丫头就毫不犹豫地一张小嘴把爸爸鸡巴的龟头含了进去。
这些,小姐妹们都私下里给小丫头传授过,所以在有了理论知识的基础后,实践就是心灵手巧的体现了。这不才两三分钟,小丫头吃起爸爸的鸡巴来已经像模像样了。
老姨来到男人和女儿身边,母亲和梅玥也到了这里。羞涩的,喘息的,心在蹦蹦跳着的小丫头,被刚来的三个女人平躺的放在了铺着雪白浴巾的池沿上。
扒开女儿嫩嫩的粉红阴唇,看着女儿那鲜红阴蒂突突的露了出来。真是吸引人啊!妈妈赞叹着就伸出自己的舌头爱怜地舔着女儿的阴蒂。
连抖带颤也啊啊呀呀的叫着,女儿的小手一下子就抓住了妈妈的头发。
女儿小小的逼儿里面渗出了滴滴的汁液,妈妈吸吮着品尝了一会儿就抬起了头。伸手扶过女儿爸爸巨大的鸡巴,让它一点点的靠近了女儿那在自己手指的支撑下,已经张到了最大的逼儿的口上。
“你要轻一点啊。”
看到男人鸡巴巨大的龟头顶在女儿小逼儿的口上,妈妈很不放心的嘱咐到。
“我会小心的。”
说着,男人亲了亲老姨后就把自己鸡巴的龟头在女儿小逼儿口上插进去了一点点。
本来女儿小逼儿的入口和自己鸡巴巨大的龟头很不成比例,可谁知道男人那巨大的龟头才进了这么一点,女儿那小逼儿居然如食虫草一样的,忽然的一个收缩竟把那大大的龟头包去了一半!
已经围成了一圈围观的女人们,啧啧而齐声赞叹。而爱萍除了微微地蹙了蹙眉头,居然还流露出一丝难言的舒爽的表情。
看来,自己看过的那本手稿上记载的东西是真实的,这个世界真有这样的一种名曰食珠的小穴,说怀有它的女人只要年满十岁,就可以承受任何一个成年男人。
不用太顾虑的,男人的鸡巴就顺利的插入了三分之一。
爱萍只是皱紧了眉的浅浅地叫了一声,在一丝殷殷的血丝顺着男人的鸡巴上渗出来以后,她那皱紧的眉毛也渐渐的散开了。
围观的人和男人都长出了一口气,眉毛散开的爱萍也长出了气也接着说道:“呢喃姐姐和小雨姐姐她们尽吓唬人!爸爸的大鸡巴插进来根本没有她们说的那么疼的!”

第15节 春初冬末(4)
女儿小小的逼儿如弹簧圈一样紧紧的包裹着爸爸的阴茎,可是它一点也不妨碍爸爸的的阴茎顺畅的抽插。女儿咿咿呀呀的叫着,爸爸就一边操着她,一边和女儿的妈妈相互的亲吻。很快,妈妈的兴致就高涨了起来,她在自己的男人和女儿紧紧相连的时候,就拖着女儿身子把她放到自己的身上,让女儿的小逼儿贴住自己的逼儿,在男人的鸡巴进出女儿小穴的时候,也在她的逼儿上来回的摩擦。
母女俩都哼着叫着,母亲抓揉女儿的一对儿小乳房,女儿就含着妈妈奶头的让爸爸再用力的操她。
一会儿把自己鸡巴插进女儿妈妈的逼儿里,一会儿又把鸡巴直直的捅进女儿的小逼儿里。不耐战的妈妈被男人的鸡巴连磨带操的才十来分钟,就喊着叫着男人爸爸的来了高潮。从女儿妈妈的逼儿快速的拔出了鸡巴,然后猛烈的插进女儿的小逼儿里一阵子的狂插。
女儿咬着妈妈的乳头,在爸爸的鸡巴猛烈的抽插下和妈妈一起狰狞了起来。食珠之穴,紧如要抽干的空气般的强烈的收缩里,爸爸那火烫着的精液在爸爸大吼着的声音里。强劲有力的射盯在女儿第一次被精液浇灌了子宫里。
一屋子的女人,都被着激动人心的场面鼓舞了起来。如闹着身子的母亲和梅玥,也管不了那么多的和男人纠缠了起来。
所有的女人,趴伏在浴池的沿上,高高撅着的屁股,流着淫水而全都绽开了逼儿。男人就轮流的站到每一个女人的身后,没怀孕的男人就在百是来下的进程里最猛烈的去操,怀孕的,男人最小心的控制着阴茎进出的尺度,绝不会给自己的女人带来一点点的伤害。
看着母亲强忍着闹身子的不适大口的吞着自己的精液,看着没有怀孕的女人小心翼翼的夹着双腿的,不让自己的精液从她们的小逼儿里流出来,男人,万般柔情万般珍惜了的男人,亲着她们每一个人,爱抚着她们每一个人,让自己的爱,让自己的情去包容每一个在身边的女人,让她们在这爱的天堂里尽情的徜徉。
玉莲,艳慧和怡文在以前就非常熟,所以连带着跟男人在京城里的亲戚也认识不少,这不,等男人从浴池那边过来的时候,她们正和来男人家的几位客人闲聊着。
本家女人和理也不理她的小月芳婷能这么在一个屋里坐着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男人不稀奇。稀奇的是和男人在回家之前已经分手了的雯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来了,而且她还带着一个上次男人在马场见过的一个,却至今不知道是姓氏名谁的女人。
“李平,你的家可真是大呀!”
看见客人,脸上刚堆出笑容的男人还没来得及打招呼,雯丽已经用绝对不是赞美的语气先开了口。
“哪里哪里……”
听出了女人话里有话的味道,男人赶紧的想以谦逊托过去。
“真的是大呀!我从一进门就有人告诉我们说你在后院,并说已经去通知您的大驾了。可是我都坐了四十多分钟了,您的大驾才从您家的后院来到前院。合着您家的前院到后院都赶上从京城到通县那么远了,还说您家的院子不大?像您家这样的院子还不算大,那我可想不出还有哪家的院子比您家的大?”
谦虚是好事,可是有时候它惹的祸会更厉害,于是男人这没用对地方的谦逊,让逮到理由的女人满头满脸的给男人砸了一顿雹子!
“哪里像你说的那样啊!我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回家后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去睡了一觉。这不刚有人告诉我你来了,我就赶紧的过来了。”
反正我睡没睡的你也不知道,编了个故事男人就想搪塞过去。
“是吗?”
女人夸张的声音又加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后,接着说道:“您这就随便在家里找一个清净的地方睡觉,就让别人一找就找您四十多分钟的!要我看呀您这家即使没有北京到通县那么大,至少也和贾宝玉住的大观园有得一比了。大!您家真是太大了!你们说是不是啊!”
搪塞是对粗枝大叶的人或许有效,可要是你对面坐着个人精的话,那还是别了。于是乎,女人又让男人又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脚。
“雯丽你呀!怎么到哪里这嘴都不饶人的!”
此时进门来的露秋和小爽,一个和雯丽说话打岔,一个上来缠着雯丽,才让男人从女人的不依不饶里解脱了出来。要不这个被女人撒出的漫天冰雹揍得已经鼻青脸肿的男人,还真不知道到哪里去躲,到哪里去藏了。
“李平,我们见了两次面,现在就算是认识了吧。”
雯丽在和刚腻到她身边的小爽纠缠,男人刚要趁此机会偷偷擦擦被女人‘煳肿’的脸,和她一起来的那个男人不知道她姓名的女人,抿着嘴压抑着笑容的和男人说话了。
“是呀,我们这不已经就认识了吗。”
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水深水浅,马上集中了所有精力的男人,一本正经的迎合着女人的话题。
“我们是认识了吗?”
女人疑问的说。
“是啊,我们认识了啊。”
男人不知道这个女人要唱什么戏,可是前面的话已经说了,现在即使头皮都硬了也要顶住的啦。
“你肯定?”
简短的女人继续对疑问做着进一步的求证。
“啊!”
死也都死啦,我要一硬到底。
“你说认识我,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对眼前着死了都要硬的男人,女人是举重若轻的点了点男人的软软的那根肋巴。
“啊…啊……哈哈……”
软软的肋巴可能长着许多的痒痒肉,被点中的男人挤着嗓子的笑了起来。
“好啦好啦,不逗你啦……”
可这脸红脖子粗的男人,女人给男人拿过了爬下墙头的梯子后就介绍了起来。
思帆,蒋思帆。是因为她的母亲从男人的大哥那里看到男人送的那串佛珠,同样信仰佛祖的思帆的妈妈也对这串佛珠非常的喜欢。可是这是男人送给男人大哥的礼物,男人的大哥也不能割爱。于是思帆的妈妈就问明这佛珠的来历后,就想问男人这里还有没有这样的佛珠,只要有,哪怕是要花许多钱她也想要一串。
“思帆,真对不起了,我送给我大哥的那种佛珠我也就只有这一串。”
待女人说明了她的意思,男人非常遗憾的跟她说道。
“是吗?真的没有了吗?”
男人这样的答复女人来的时候差不多就想到了,因为当年被弘一法师开过光的佛珠,能留存到今天已经非常的难得了。可是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女人还是不甘心地追问了一句。
男人,肯定的,也遗憾的摇摇头。
“是这样啊!”
随着轻声叹息的声音,深深的失望充满了女人眼眸。
“佛珠我这里是没有了,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小的释迦牟尼七岁的半身像,据说是以前西藏大昭寺的活佛送给开封相国寺的礼物。这个佛门的东西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用,不如你拿回去看看你母亲是不是喜欢?好,你先坐着,我这就给你去拿。”
说着男人没有等女人回应,就站起身朝后院走去。
一个很平常的红绸包装的小盒子递到女人的手里,思帆就礼貌的道了声谢谢。也难怪,思帆的妈妈特别渴望的是一串佛珠,而思帆也就是想给带上一个这样的惊喜。可是现在佛珠没有了,那就勉为其难的拿上这个佛像吧,全当抚慰一下妈妈那虔诚的向佛之心吧。
本着没打着野鹿那就抓只兔子充数的心理,思帆就没有推辞的收下了男人递到手里的东西。

第15节 春初冬末(5)
“九茹姐,我这里有件别人送的东西你能给看看吗?”
在思帆她们这个圈子里对于文物最有发言权除了男人的老姐外,就是思帆现在找的西门九茹了。而思帆手里的东西是男人送给她妈妈的,即使是出于礼貌她也不能拿给男人的老姐来鉴定的,所以找西门九茹来鉴定一下是很自然的事情。
对于为什么要把这东西找人来鉴定,是因为思帆的妈妈。女儿没有为妈妈找到她心仪的佛珠,很是失望,不过对于男人给她来安慰妈妈用佛像,思帆只是把它当作了对妈妈虔诚向佛的一个小小的补偿,并没有太放在心里。
回到家,思帆尽管很不想让妈妈失望,可是没有拿到佛珠的事情她还是先跟妈妈说了。出于本意,她是想先把佛像给妈妈看了,再说佛珠的事情,这样或许妈妈在看了佛像以后会冲淡没有得到佛珠而失望的心情。可是思帆更不想看到的是,妈妈不喜欢这佛像,要是再告诉了她的佛珠的事情的话,那妈妈岂不是更是失望。
佛珠没有拿到,即使是早就不抱太大希望的妈妈还是让失望的眼神溢于言表,对于这个佛像是不是真的能让妈妈得到安慰,思帆已经不能再过多的考虑了,因为现在不管是死马还是活马的都要拿出来试一试了。
于是,思帆就把佛像递给了自己的妈妈。
“这是什么?”
看着女儿递到自己手里的东西,妈妈问道。
“李伯伯(男人的大哥)的弟弟说这是一座释迦牟尼半身的佛像,听他的说意思这个佛像是和那串佛珠好像是一起的。”
解释着东西出处,还把男人没有说过的佛像与佛珠之间的关联也杜撰了出来,只想善意的安慰一下妈妈。
“是吗?”
如果真如女儿说的这个佛像是和佛珠同一出处的话,这樽佛像也肯定是不一般了,于是妈妈一边有些惊讶的说着,一边打开了包在佛像外面的红绸。
一樽和佛龛连在一起的佛像。佛龛是用非常名贵的红木中的一种(妈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不过一些对名贵木料的常识还是知道一点)只是这好像是渡了金的佛像确怎看怎么是个孩子像。
妈妈对佛祖虔诚,对佛家的各宗流派也有很深的认识,看着女儿拿回来黄庙里的供奉,说它和青庙的东西是一起的,疑惑不已的妈妈的就问女儿:“你李伯伯的弟弟有没有跟你说这个佛像的来历吗?”
“说了,他说这个佛像是西藏大昭寺的活佛送给洛阳相国寺的礼物(男人说的时候,思帆没有在心的听,她知道洛阳有个相国寺,也就顺口说了)他还说,这是个释迦牟尼七岁的半身像。”
妈妈疑惑的口气,让女儿对自己刚才的杜撰有些拿不准了,所以从男人那里听来的东西,她一点没有保留的全跟妈妈说了。
“你李伯伯的弟弟跟你说过这东西的价值了吗?”
妈妈小心的捧着手里的东西,很认真的问着女儿。
“没有,他就跟我说了这么多。怎么啦妈,这东西很珍贵吗?”
妈妈现在的神情引起了女儿的注意,她在回答的时候不禁也问道。
“如果这东西真是象你李伯伯的弟弟说的那样话,这东西就是说它是国宝也不为过的。”
凝视着手中的佛像,妈妈慢慢的说道。
“什么!这东西能有这么的贵重?我不信!要是真有那么贵重话他为什么不把这东西送给他自己的哥哥,或者是自己留着,而是把这东西送给了咱们?”
被母亲所说的价值弄得更加惊异的女儿,急速的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你先别那么的激动,这件东西是不是真是活佛送给相国寺的礼物我们先不说,其实就这个佛像本身就已经非常的珍贵了。”
佛心常在,妈妈的性子就非常稳重,让有些激动的女儿先安静了一点,妈妈开始对女儿讲解起了这樽佛像。
佛龛的材料从品相上看,应该是紫檀木的,佛像本身镏金,且镶嵌着的东西,虽然还不好去说是什么,但是单指着佛龛来说,就价值非凡了。
“这东西咱们不能收。”
跟女儿把佛像大致的讲解一番,妈妈说了自己的意见。
是呀,这样的东西是一个才见过两次面人送的,任谁拿了这样的东西也要思量一番的。
“那一会儿我就把它送回去吧?”
从佛像露出它的真面目以后,它那庄严而不失精美的品相就一直吸引着思帆,而且她也看得出,妈妈对于这尊佛像的喜爱更是超过了对那串佛珠的喜爱。不过即便是再怎么的喜欢,有些东西能要,有些东西却不能要的。
“见了佛祖,妈妈是要拜上一拜的,等妈妈拜过了佛祖你再把他请回去吧。”
同意了女儿的意见,妈妈开始礼佛了。
拿着妈妈精心包裹了的佛像,思帆准备去见男人的时候想起了她的九茹姐姐,于是她一转弯的先去了她九茹姐那里。
“这东西我看不好,不过杨老今天在,我们拿过去让他看看吧。”
小心的捧着手里的东西,九茹拉着思帆来到了另外一间屋子里。
八十一岁的杨老带上花镜,再拿起了放大镜,一点点的仔细的观察着手中的佛像。将近二十几分钟,佛像在杨老的手里也转了四五圈,把佛像放好,杨老看着思帆问:“这东西你是从那里得到的?”
“这东西是李秀鹏伯伯的弟弟送给我妈妈的。可是我妈妈说这东西太珍贵了就没有收。我这不是请杨老看完了就给人家送回去的。”
思帆回答道。
“秀鹏的弟弟,是秀翔吗?”
杨老又问道。
“不是秀翔二伯,是他家的老三(男人的哥哥思帆都叫伯伯,按理男人最少也应该是个叔叔,可是让比他大三岁的女人这样叫他,好像听难叫出口的)”
思帆答道。
“老三?秀翔家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个老三呀?”
来了兴趣的杨老不禁追问道。
男人的来历思帆还不是很清楚,解答的重点就由九茹来完成了。
听完九茹的解释,杨老的目光又落回到佛像上,沉思了一阵后杨老抬起头看着思帆说道:“小帆,我看这件东西既然已经送给你妈妈了,你就不要送回了。你妈妈要问是怎么回事,你就说我老杨让你转告她——佛渡有缘。”
“可是……”
思帆还想说什么,杨老摆摆手后告诉她,就这么回家跟她妈妈说,她妈妈就一定能收下这佛像的。
看着将信将疑的思帆在那里小心的包裹着佛像,杨老对九茹说道:“你和李家的老三熟吗?要是熟的话你能不能让他来我这里一趟?”
“哎,秀雪姐不是李家老三的亲姐姐吗,让秀雪姐叫他来杨老这里一趟不就行啦。”
思帆嘴很快,可是说完了她一看九茹那阴的要出水的脸,就赶紧闭嘴的悄悄地跟杨老吐了吐舌头。
也难怪,九茹和秀雪之间的不对付,是由来已久了。但是这个不对付却不是因为本家女人和九茹哥哥的事情,而是这两个很有些才学,却都至今未嫁的两个女人,从一认识的那一天起就在才学的领域里产生了激烈的竞争。
要说嘛,这两个人一个是以鉴定书画见长,一个的本职工作是把玩瓷器,从事着不是很想干的两个职业分类,却是你和我比,我也要和你竞争,那比的是在专业以外其他的东西。
两个女人之间的竞争,和她们熟悉的人在调停过没有结果以后,都选择了退避三舍,因为这俩女人的性子虽然不一样,可是那拧起来就油盐不进的态度就像一个模子里做出来的,所以吃够这俩女人的油盐不进,熟悉她们的人在她们面前都非常的识趣。
一不留神,思帆忘了去识趣,不过好在是杨老今天在这里,九茹尽管脸色是阴了一阴,也没有进一步的发作,这也让思帆在心惊肉跳之余大呼着侥幸。

第15节 春初冬末(6)
小月的一个电话,男人被召唤到了一间很有异国情调的咖啡厅。召唤者是小月的姑姑,那个在自己名字里意予要忍天下所有之事的女人,西门九茹。
咖啡加了糖男人依旧能品出其中的苦涩,所以如果让男人来选择的话,他情愿在茶楼上去喝白开水,也不愿意来这些高雅的地方去品上一口的咖啡。可是别人喜欢这苦涩的东西,就男人而言话清苦一些的味道他也不是很排斥,如苦丁茶这类东西的味道男人也愿意去尝试,那为什么会对咖啡里的一点苦涩就这么敏感?男人也说不清楚,如果要非要找一个理由,那就是不情不愿吧。
咖啡一杯还剩下一小口了,坐在男人对面的九茹女士,除了在男人刚进来时给了他一个示意坐下的点头外,到现在为止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她手中杯子上了。当然,女士是优雅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在品味,因此她杯子里的咖啡还有多半杯,而男人对于不喜欢却又必须要喝下去的东西,总是一口灌下去完了,至于是留上那一小口,男人是不想再去喝第二杯了。
“要不要再来一杯?”
男人对面的女士终于说了到目前为止的第一句话,其实女士现在还是没想好跟男人说什么,是男人手里那快被他揉碎了杯子转的女士有些头晕,女士是为了不让自己再头晕下去才没话找话的。
“不不不!我已经够了。”
男人赶紧把手里要揉碎的杯子放下,同时也坚定的回绝了女士的提议。
“你喜欢喝哪里产的咖啡?”
虽然自己的提议被男人否定了,不过既然已经没话找话了,女士就把这样的开始继续了下去。
“对咖啡我不是很了解,不过我听说巴西产的咖啡好像有很多人喜欢。”
与不是很熟悉的人谈论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一般男人是实话实说。
“你刚喝的咖啡就是巴西产的,而且是纯手工制作出来,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有了一个命题,需要对它做一点深入的认识,女士思路顺咖啡又往远铺了。
“这东西我喝哪里产的都一个味道,苦。”
对于自己不了解也不喜欢的话题,要么是默不作声的忍耐着去听,要么就干脆做个了解,男人选择了后面的。
“淡淡的苦涩了品味浓郁的芳香,你不觉得这样很好吗?”
似乎不把有关咖啡的命题解答清楚就不甘心,女士还在说着咖啡。
“我小时候和开水把舌头给烫着过,喝咖啡就只能喝出苦来,别的味道一点也喝不出来。”
男人为了强调自己对咖啡的感觉,开始举例说明。
“连别的味道都尝不出来啦,看来你小时候被烫的那次一定很厉害呀!”
两个语气祝词,进一步表明女士对男人举例很是信服。
“是的,当时我……”
为了让女士更加的信服,男人做的深入说明才开了头,就被女士说的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因为女士在这个时候告诉男人:烫的那么厉害,你咋没有被烫死了!
男人给噎着了,杯子里那一小口的咖啡是顺不下去的,女士嘛,就端起多半杯的咖啡慢悠悠的,压抑着眼角的一抹笑意的喝了起来。
“一会儿跟我去见一个人。”
女士多半杯的咖啡也剩一小口了,放下杯子的女士对男人说道。
绕了好大一个圈,最终要说的其实就这一句话,十几分钟后,男人在女士的带领下进了杨老的房间。
杨老客气的请两个人坐下,一辈子睿智也一辈子直爽的老人开门见山的问起了男人那尊佛像的来历。
佛像以及佛珠,还有更多的东西是老柳留给男人的。柳家在走向衰落的那些年里,柳家的儿孙几乎败光了家里所有的真金白银,却在饿着肚子的时候也没有舍得把他们搜罗来的奇物怪志变卖了一样。因为二柳,柳家的奇物怪志被军阀一把火烧去了一半,成了土匪后来又流落他乡的老柳就带着这些东奔西走,直到他在草原的深处落了脚,直到他遇见了四岁时的男人。
老柳告诉男人,这些东西里什么是必须留下的,什么是不用留下的。你比如说,既然你不虔诚于佛祖,那你为什么要把经书和佛像留在身边?佛门广大,只渡有缘,如果有人有这样的缘分,那不妨让这经书佛像有个最好的归处。
至于要把这些东西都送给谁,男人也不知道,只是他听过一个民间的说法:男送观音女赠佛。男人没有观音的佛像,所以给大哥的就是佛珠了经书。虔诚于佛祖的女人男人第一次遇见,于是只有的唯一的那尊佛像,男人也送了出去。
“那佛像是出自西藏不假,而且也是唐宋时期的东西,不过它可不是什么释迦佛祖,它是密宗里另一个宗里供奉的大欢喜自在天王法像。”
在男人又一次说起了佛像的时候,杨老终于开始纠正男人的常识性错误了。
“怎么会是它呀!”
对佛教各宗流派男人还是稍微知道一点,这个杨老口中的大欢喜自在天王,男人更是了解的很多,因为欢喜禅宗真的是大名鼎鼎呀!不过世俗里是对这一宗贬的多,褒的少而已。
“送也就送了,你的柳爷爷不是也跟你说过嘛,佛门广大,只渡有缘。既然是缘分,就不要去想什么该不该的,只要你有了这份心意就行啦。”
看着知道佛像真身的男人那懊恼的样子,杨老不由得开导了起来。
“秀平呀,你知道你送给慧芳的那尊佛像的价值吗?”
看着男人,杨老很认真的问道。
“大概知道一点。”
男人回答道。
“那你来说说。”
又是认真的看了男人一眼,杨老说道。
佛龛是紫檀木的,佛像不是镏金也不是镀金而是纯金的,佛像头饰和座下镶嵌的东西,最大那个是绿松石,其他的是各颜色的宝石。开始只知道这佛像有些年头了,现在才知道它是唐宋时期的。男人说了自己对佛像的看法。
“即使你不知道它的历史时期,但是你还是知道它有非常高的价值,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它送给一个你素不相识的人呢?”
饶有兴趣的看着男人,杨老问道。
“这呀……”
摸着脑袋的男人有些犹豫,不过想了想以后他说道:“我不太喜欢禅宗里所讲的东西,另外我家里除了我大哥以外没有其他人信佛了,能把这佛像送给一个信仰它的人我觉得还行。”
“就这么简单啊?”
听了男人的回答,杨老似乎是在问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说好了过几天再拿来几样东西给杨老看看,男人和九茹就告辞出来。
“我请你去吃饭吧?”
打开车门让九茹上去,在关车门的时候男人征求着她的意见。
“行,那你说去哪里吃饭吧?”
九茹也很干脆。
“去我家吧,我给你做几道菜尝尝。”
带着有些夸耀的口吻,男人很自信的告诉着九茹。
“去……”
再后面的话,九茹的嘴尽管张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不过既然答应了去吃饭,后面的话说不说的看来都要去了。
男人开车就专心的开着车,坐在后面的九茹在专心的想着事,她在想今天在杨老那里男人说的话。
一个人,对一件东西的取舍不是因为这件东西的价值,而是只在乎自己的喜好。这样的生活方式,这样的一种处事方法,是极端?还是很看得开?还是真的到了某种不着物相的境界?
思帆说起过这个男人,说起了他说过的两种最经典的男人,那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要做的是哪一种?九茹看不透,也想不清,不过一个平平淡淡的男人的背影,就牵着她若即若离的目光走了这一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