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月落西窗(全)-36

  

第18节 紫藤,石榴花(9)
对于电工技能男人还不是个站在门外的人,而且叶凤所带来这些医疗器械都是使用直流电源的,因此,男人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他该干的工作给干完了。
要说么,人家带来的设备都是车载的,只是需要一个直流电源在加上一个稳压器而已。男人家是风力发电机与柴油发电机交替使用,在给这些设备配置电源的时候,男人就专门在柴油发电机的出线上多码出来一组,让它成了这些医疗设备的专属电源。
一切搞定,抬起头来的男人看到了两张在迷彩军装的映衬下,健康中透着一丝秀气的脸。
这些设备的安装工作本来是属于这两张脸的,不过既然有人愿意代劳且还没有干出差错,这两张脸也就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现在某人抬起头看了过来,两张脸忽然有了一个共同的决定:是到了卸磨杀驴的时间了!
你看你干的这叫什么啊!就不知道把线码得整齐一点吗?
你看你,这里才是放稳压器的地方,你把它放在外面,要是被下雨淋了该咋办!
你看你……
这是男人抬起头来准备做的下一步工作,他最大的错误就在于不抬头的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然后再把头抬起来。只是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如果他是那样做了,也许那两张脸在杀驴的时候,就根本不用说这么多的话了。
被两张脸推推搡搡的从家用配电间里给赶出来,男人又对上了思帆和叶凤那两张憋着笑又没有笑出来的脸。对还是别人家的女人男人是没有太好的办法(谁让别人家的女人是骂,骂不得,打也打不得)那自己家的女人呢?
骂是舍不得,打更是舍不得,那就……
不过某些人的心思,思帆是太了解了。她一看到男人似乎是面色平常的超自己走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不留痕迹地转到叶凤的身后,然后恍然如想起了什么似的,留下一句我还有事就溜之大吉了。
思帆忽然地走了,叶凤就有些意外地回头看了一下再回过头来时,一个男人的身子已经非常近的站在了她的身边。
被男人的气息压抑着,叶凤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半步。只是等她定住了心神,这个刚刚给了她很大压迫力的男人已经施施然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四处躲避着男人的思帆,在母亲的房间门口又看到了男人神色如常的脸。
不能再惹这个魔王了!知道自家男人越是看着平静就越能爆发出火山一样的能量,思帆在告诫了自己一声后,怯怯地走到男人的身边。
“傻女儿,我还以为你要躲到明天才来见爸爸呀!”
一手搂过从屋里出来的叶楣,一手搂过来到自己身边的思帆,男人亲昵地在思帆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就开始调笑着她。
“臭爸爸!都是你老板着一张死面孔,你知道不知道啊!你都把你的乖女儿给吓坏啦!你个臭爸爸!臭爸爸!你……”
爸爸的亲昵让思帆丢弃了那一点点怯怯之后,就在爸爸的怀里连撒娇带责怪地不依的又说又扭动着。
只是她的撒娇和责怪还没从爸爸那里弄出什么东西来,妈妈叶楣就搂过她的小脑袋,一边亲着她的小嘴,一边示意着爸爸来脱他女儿的衣服了。
“妈…妈妈……坏……啊…帮…帮……爸…爸……啊……爸,爸…爸……啊……”
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间多了,思帆也和家里的其他的女儿们在家时一样了,即不戴着胸围,也不喜欢穿内裤。这不,爸爸妈妈一个在撩着她的小背心在摸她的乳房,而另一个就顺手半拉下她的裤子,开始揉她的小屁股,弄她的小逼儿了。
妈妈把女儿喘息的话也说不完整的女儿的小嘴交给了爸爸,再把自己一只手揉硬了的女儿的乳头也让爸爸把玩着,然后妈妈的身体就顺着女儿的后背慢慢向下滑去。
女儿那原来还透着些许青涩的小屁蛋儿,如今在爸爸大鸡巴和火热的精液个开发与灌溉下,在日渐圆润与丰满中,已经开始散发出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看着女儿的屁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和自己屁股相比了,感慨也爱怜着的妈妈,就在女儿丰满起来的屁股蛋儿上,用嘴唇亲着,用双手揉着,在爱怜极了的时候,她就牙齿在女儿那已经满是弹性的屁股蛋儿上咬啊啃啊的。
女儿如雏菊一样的小屁眼,还没有被爸爸的大鸡巴滋润过。看着女儿这小小的,紧紧地闭合着的屁眼,似乎连自己这样纤细的手指都插不进去,妈妈就不由得想到了爸爸那粗大的鸡巴插到这里后,会是怎样的一番样子。
“乖女儿!爸爸的大鸡巴操你屁眼是很疼的,可是你是爸爸的女儿啊,那你的一切也是都是爸爸的。既然你的都是爸爸的,那爸爸要操你的小屁眼,你就是疼啦也要忍忍啊!不过乖女儿啊,爸爸的大鸡巴就是刚操你小屁眼的时候才疼的,等你适应啦,那才有你享受的呢!放心吧乖女儿,爸爸操你的小屁眼的时候,就和操你的小逼逼是一样的,就疼那么一小会儿就没事啦。”
妈妈看着女儿漂亮的小屁眼想着,妈妈看着女儿的小屁眼就忍不住去亲了,去拿手指摸啊揉啊。
女儿小逼儿里流出来的淫水弄湿了妈妈的手指,妈妈就珍惜伸出舌头去,顺着女儿淫水流出来的方向舔了过去。
女儿光洁的小逼儿,粉嘟嘟地看的人心里直痒痒。妈妈在那里又舔又拱地弄了一脸的淫水后,她从女儿的双腿间把头探了出来。
“爸,咱丫头的小逼儿真漂亮呀!还有,咱丫头的小逼儿里的水真多的呀!”
妈妈的舌头围着自己性感的嘴唇舔了一圈后,她对着爸爸夸起了他们的女儿来。
一边让女儿的小手玩着自己的大鸡巴,爸爸就亲了女儿一口对她说道:“乖丫头,妈妈在夸你的小逼儿又是漂亮又是水多呢。”
“是…是吗?乖…乖女儿的小…小逼儿……再…漂亮,那…那还……还…不是……从…从……妈…妈的……的…肚……肚子…里……生…生……出……来的……啊!再……再说,妈……妈…妈的……的逼…又……又肥……又…厚的……才…才……真…真漂亮!而……而且……妈妈……的…逼……逼…让爸…爸爸……一…一……操!那…那水……才…多呢!”
妈妈在跟爸爸夸女儿的时候,还是没忘了用手指揉着女儿的相思豆。只是妈妈这样一来,女儿在谦虚地接受了妈妈的夸奖,再回头夸一夸妈妈时说话就总是不那么连贯了。
“乖丫头!到底是从妈妈的逼里生出来好女儿,总是不忘了你妈的好!”
女儿能孝顺妈妈,而且又用小手把自己的大鸡巴揉的这么舒服,那做爸爸当然更不会吝啬给她的夸奖了。
“爸…爸爸……也……好!爸爸……疼…好……好…女……女儿!爸爸……
的…大……大鸡巴……也…疼好……女儿!我……我们……现在……看…看……
妈…妈的……的……逼…逼……好……好吗?看……看……有…有……多…多……漂亮!”
爸爸妈妈都在夸自己,女儿自然就要做的更好。既然说了妈妈的逼儿非常的漂亮,那为什么比来个眼见为实呢。
用鸡巴巨大的龟头点着妈妈的鼻尖,爸爸含笑地看着妈妈说道:“咱们的乖女儿夸你的逼儿生的漂亮,那还不快点给咱女儿和我好好看一看!”
“色爸爸!你自己想看就行啦,非得拿咱丫头说事啊!再说啦,爸你要看人家的逼儿,人家还会不给你看吗!”
妈妈嘴上是这么说,不过动作倒是一点也没慢了。只见她从女儿的双腿间钻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把宽松的裤子褪到的膝盖的下面了。
妈妈和女儿都把屁股高高地撅起来,一肥一瘦,一大一小,一紫一粉的两只逼儿,都渗着盈盈的淫水地摆在了爸爸的眼前。
听着背后男人啧啧的赞叹,体会着男人一遍遍轻柔的抚弄,妈妈和女儿亲吻了,就一起回头给男人一个魅惑的微笑。
微笑了,妈妈和女儿的嘴唇就会再一次地亲吻了,然后就一起慢慢地摇动着屁股,让她们的逼儿与爸爸的手指来摩擦。
“爸啊,你看你把咱丫头弄得都要把我的舌头咬着了!那爸你就快操咱的骚丫头吧。”
从女儿那紧吸着自己舌头的小嘴那摆脱出来,叶楣回头跟爸爸说着自己的看法。
“妈—你的逼儿也让爸爸弄的骚透了吧?还是让爸爸先给你骚逼儿解解痒吧。”
什么事都先想着自己的妈妈,女儿怎么能老是抢先呢!于是,女儿又把爸爸的鸡巴给了妈妈。
“乖丫头!妈妈的那里是痒的厉害,不过妈妈现在想吃爸爸操你逼儿里流出的水,你就先让爸爸操你,好让妈妈吃你逼里流的水好吗?”
不是不想爸爸的鸡巴,而是有几天没有吃女儿骚水也更让妈妈想的厉害,所以妈妈就说了自己的想法。
“好妈妈,你是想吃好女儿我逼里的水啊!爸!你快来操女儿吧!让女儿流出最多的水来给妈妈吃!”
思帆说着就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说着,一边让爸爸靠坐在铺了厚厚丝绒的窗台上。
和家里的姐妹们每天的晨练,让身体柔韧性一直很好思帆又有了很大的进步。
她一只脚高高地抬到了自己肩膀以上的高度,然后撑在了窗口的立沿上。稍稍欠起另外一只脚的脚尖,她的光洁的小穴就往爸爸的大鸡巴上凑了过去。
妈妈从女儿抬起的那条腿下面跪着,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撑开女儿的阴唇,一只手扶着爸爸那怒张的大鸡巴。
看着女儿调整好了身体的姿势,妈妈就用爸爸鸡巴的龟头,一边在女儿的阴道入口磨着,一边顺着女儿渐渐朝爸爸那边倾过去身子,让爸爸的鸡巴一点点地向女儿的阴道里插进去。
看着自己被大鸡巴插进阴道是一种体会,而看着爸爸的鸡巴插进自己女儿的阴道也更有一番滋味。
紫色而粗长的鸡巴,被女儿粉白的嫩逼慢慢地吞进!妈妈在如同自己也被操了的感觉中,还不时地汩汩的咽着口水。
女儿的阴道本来就稍浅一点,再采用了这样一个姿势时,爸爸的大鸡巴只插到三分之二的长度就插到她的子宫里。
女儿高抬着的腿,在她与爸爸之间形成了一个刚好可以钻进一个头的倾角,而不管女儿的阴道里流出多少的水来,那一定是沿着爸爸那露在外面的三分之一的鸡巴流下来。
即方便了自己来吃女儿阴道里流出的水,又可以连带地来舔食爸爸的大鸡巴,完全理解了女儿意图的妈妈,在奖励地拍了女儿的屁股蛋一下后,就用一根手指揉着她的屁眼,也伸着舌头的向女儿的阴唇与爸爸鸡巴相连接的地方舔了过去。
爸爸轮流含着女儿的两只乳头,双手扶着她那柔软的腰肢,当眼角的余光看到妈妈因为跪的很低,而让她的逼儿快接近自己的脚掌了,心念一动的爸爸就把这只脚的脚掌支了起来。
逼儿被什么东西触摸着,低头看了一眼的妈妈就干脆把逼儿套在爸爸支起的脚趾上。这样妈妈和女儿一起动了的时候,女儿是被爸爸的鸡巴操着,妈妈是骑着爸爸的大脚趾也在操着。

第18节 紫藤,石榴花(10)
“爸…你不要…要动……你…操的太……太深!你…你的乖…乖女儿……要…要……坚持…不住啦!”
爸爸刚配合着女儿往上挺动了几下,被爸爸的大鸡巴快把子宫顶爆了的女儿赶紧让爸爸不要动了。
“骚丫头!和你妈一起偷嘴吃,还怕爸爸的大鸡巴操你操的深啊!来,二姨帮你让爸爸操你个更深的!”
刚给女儿喂了奶的二姨从屋里一出来,正好听见了思帆给爸爸的建议,她老人家听到有人偷嘴还和爸爸在讲条件!于是,她就边说着边走过执行了惩罚的手段。
一只手抱住思帆的腰,一只手按住思帆的屁股蛋儿,在浅浅地协助思帆动了几下后,双手猛地一发力的二姨,就把思帆的屄儿朝爸爸的大鸡巴最深的压了过去。
“咯—咯咯…”
子宫被大鸡巴顶着向肚子猛的收缩,脸色瞬间就涨得紫红的思帆,在喉头中挤出几个音符后就如被抽去筋骨一样地瘫在了二姨的怀里。
操的太深了,是要有个适应时间的,把瘫软的思帆交到爸爸的怀里,二姨的目光又转到了跪在爸爸脚上的妈妈那里。
“二姨奶奶,你看叶楣妈妈的屁眼不是还闲着吗?不如我们用这个给她帮帮忙吧。”
挺着小肚子的海燕和小雨不知道啥时候就站到了二姨的身后,看到二姨在叶楣妈妈身上打转的目光满是思索,海燕就变给二姨提着建议,边展示着要给叶楣妈妈帮忙的家伙。
这个泛着紫光的大家伙,是呢呢当年挥舞着它把爸爸追的满屋乱窜的终极武器。看看比爸爸鸡巴稍细了一些的大家伙,再瞄瞄叶楣的小屁眼,直觉上海燕的提议似乎还行。只是转念一想,二姨就说到:“你叶楣妈妈身上的哪个洞都是你爸爸的,你爸爸的大鸡巴还没有先操的地方,怎么能先让这东西捅了!还有啊,你们也是的,在你们身上的哪个洞还没有让爸爸的大鸡巴操过了,是不可以让别的先捅进去的啊!”
“嘻嘻……二姨奶奶,人家这不是在征求您的意见嘛。再说了人家的哪个洞洞都只有爸爸的大鸡巴才可以操的,其他的东西就是给人家,人家还看不上呢!不过二姨奶奶呀……”
说着,海燕就趴在二姨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开始是眉头一皱,可慢慢地不仅是眉头大大地舒展,而且脸上还有了兴奋的神采!二姨很赞赏的拍了拍海燕的小脑袋,算是同意了海燕刚刚小声嘀咕的建议。
“嘿嘿……”
二姨赞同的手刚离开海燕的小脑袋,呢喃姐妹就一脸怪笑的拿着一堆的东西冒了出来。
“就知道是你们俩这小骚丫头出的鬼点子!”
一看到准备如此充分的呢喃姐妹,二姨一下就明白了是谁在背后出谋划策,又是谁拿自己当了回恶人了!不过既是如此,二姨只是爱怜地笑骂了这俩鬼丫头一句。
工具是呢喃姐妹拿来的,可是具体工作却是玉莲和虹梅来实施操作的。
要说嘛,这工作也没个太大的难度,无非是替叶楣母女浣浣肠而已。不过有点不一样的是,从叶楣和思帆屁眼了注进去的水,比一般浣肠所用的水量多了一倍,而且据一脸更坏笑容的喃喃说,这样的注水了以后,是堵住的时间越长效果就会越好。
思帆本来就被爸爸的大鸡巴快把肚子给操穿了,这穿肠破肚的滋味她适应了,屁眼里就被慢慢地注入了接近两升多的水。在前面是爸爸的鸡巴要操死自己的滋味,在后面那被塞死的屁眼上又极度憋涨的感觉,思帆在晕眩的冲击里瞬间就达到了极度的高潮。
妈妈叶楣被爸爸如狗一样的操着,她的屁眼中比自己屁眼中注的还要多上许多。自己都要被这屁眼上传来的憋涨的滋味给弄疯了,那妈妈一定比自己更受煎熬。
没的办法,思帆就和被爸爸操的满地乱爬的妈妈一起,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的去给已经脱去衣服的姐妹们,妈妈们和姨奶奶舔着屄儿和屁眼的,来让自己和妈妈得到尽情的释放。
思帆是真的再求诸位姐姐妹妹妈妈姨奶奶,不过妈妈叶楣却更像是在走个过场。因为她在极度的刺激下,叫出来的声音,怎么听怎么都是爽到骨头里才能发出的声音。
妈妈是快爽死了,女儿可是快没折磨死了。好在大家似乎都知道这一点,在思帆主动拿起一个皮圈扣在自己脖子上学小狗狗时,早就想网开一面一众姐妹和妈妈们,就赶紧让她在大家面前来释放了。
当着所有人面,来从屁眼中把折磨了自己好久的东西释放出来!羞耻是有的,可是得到的释放的快感也更加的强烈!
如果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那性爱中有可靠的质量做保证,再加上一些浪漫与必要的新鲜刺激就可以了。如果是一个男人和多个女人,那只有这样的性爱是不够的。因为每一个女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她们中不论是谁都有一个融进大家庭的过程。
性爱中必需有让这个大家庭的成员都放弃羞涩与隔阂的方式。这样方式的选择既要因人而异,也能体现出大家共同参与的气氛和环境。在集体的性爱里,适度强烈一些的刺激手段,是消除隔阂与放下羞涩的很好的润滑剂和加速剂。它可以让人在性爱时得到充分满足中还彻底的放开了自己我,也让所有的人在通过这样的性爱过程,把自己和一个整体很快的融在一起。
不过,适度强烈的刺激,有生理上的,有视觉上的,也有思维上的,其中最主要的是这样的一个家庭,需要在性爱上把握到怎样的一个度上。如果是放任的,也许所得到结果就适得其反了。
叶家母女在没其他人的时候,可以接纳男人在性爱时各种的要求。不过这母女俩心里那隐含的一点自卑的心理,让她们不能很好的融进这个家庭中来。母亲看到这些,家里其他的人也多少察觉了一些,所以如今天这样的集体活动总是在有意无意之间,就深入地开展了起来。
有类似情结的不止是叶家母女,如莉雅,虹梅,玉莲和艳慧等都因为自己以前的经历,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心理负担。虽然男人没有计较过,男人家里的其他的女人们也没有计较过,不过人心中最难放下的是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因此,让大家都放下以前压在心里的东西,并完全的融进这个家里来,就不止是男人要做的事,也是家里其他人都要做的一件事。
被浣肠浣过两次的叶楣母女,还没有让爸爸的大鸡巴来操她们的屁眼,他们的爸爸就被一个电话给叫住了。
电话是男人二哥打来的,他跟男人简单的介绍了秀雪和露秋母女的情况后,就说起了家族中的一些事情。
这是我们国家经历完八十年代末的那场动乱,政治核心也在此之后有了一个新的布局。如今这个新布局的磨合与适应期已经基本过去,而我们国家政治核心中的核心,国家改革开放的‘缔造者’也将要宣布退休的时候,一场局外人要很多年才可以看清的新政治布局也要拉开角逐的大幕了。
母亲主导的叶家家族内的洗牌已经全面铺开,二哥是代表家族的意思来征询一下母亲的意思,婉转的话很多,不过最终的意思是让叶家何去何从。
男人的父亲在世的时候积累了两条人脉。一条是经常和家族走动着的人脉,一条是到了某些必要的时候才会出现的人脉。
父亲留给母亲的是这条必要时才会出现的人脉,他们分别以三股外来势力的形式,并以一部分叶家族人合作来参与叶家家族内的洗牌。
一个有势力的家族出现了动荡,适度的参与者如果不是运气很差的话,应该是拿到一些好处的。只是母亲告诉过男人的大哥,叶家的事情叫他和家族不要伸手的。而现在叶家那里要重新分配利益了,家族中的一些人就有点沉不住气了,所以让二哥出面来问问也是人之常情。
某些时候用到的人脉,一般是两个作用。其一是政治角逐中的奇兵,其二是提供计划以外的大量资金。叶家经营的好了,做为政治角逐的奇兵是可以的。不过叶家人骨子里多了阴冷的东西,让他们来参与政治事务是不好把握的。但是叶家有一点好处,因为他们这样的人很适合去争取利益,所以母亲的意思是在政治上给叶家一定的限制,在利益上给叶家大一些的空间。
获取利益就必须去巧取豪夺。这样的事情男人是做不出来,但是叶家人却能做的更好,而且利益不是政治那样的敏感,这也是母亲要选择叶家的一个主要因素。
自己家族总有一些人要四处伸手的蠢蠢欲动,记得私塾中的先生在处理类似的事情时,会用竹板子把这四处乱伸的手抽得肿肿地!
跟二哥再次说了不让家族参与叶家的事情,放下电话的男人,平生第一次有了拿竹板子抽人手心的想法了。

第19节 有多少不一样(1)
二哥的一个电话,让男人家走廊里迷漫着的温情散去了不少。原因就是关于叶家的事情叶楣和思帆太过于关注了,而让这场本来以她们为主力军的温情聚会,在她们那过度关注的时候,使这样高涨起来的情火适度地降下来了温。
男人的电话刚放下,母亲和大姐苏兰还有老姨也走了过来,不过在她们的身后是小妹陪着的头很低,脸色绯红的叶凤也跟着一起走来了。
母亲是最近叶家发生转变的主导者,她老人家就在叶楣母女关切的眼神中来到了儿子身边后,半依进了儿子的怀里。
儿子一只手环抱着依进怀里的母亲,另一只手非常自然的解开母亲的轻薄的上衣后,就摸揉着她的一个乳房,再伸头过去吧她的另一只乳房的乳头含在嘴里吸吮了起来。
母亲的头微微后仰了一点,一边方便着儿子在自己乳房上的抚摸和吸吮,一边伸手过去抓揉着儿子拿稍稍软了一些的大鸡巴。
叶楣和女儿思帆对视了一眼,叶楣就来到了半躲在小妹苏荷身后的叶凤身边,思帆也站起身朝着走廊里面的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看到思帆走去去的方向,叶凤下意识的刚要张嘴说的什么的时候,来到她身边的叶楣已经及时阻止了她。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阻止了自己说话的叶楣,而叶楣也用不容商量的眼神回看着叶凤。两个叶家的女人,都背负了许多,本来不该她们来背负的东西的女人,彼此这样的对视着。当无奈和更多的心痛在叶凤的眼睛中涌动的时候,思帆也在她刚进去的屋子里,一手拥着一个的拥着两个头更低,脸更红的女孩走了出来。
紫藤,是原本在山野间自然生长的一种藤本植物。在山野中,她们虽然是攀援于高崖峭壁,也或许缠绕着参天古木,但最少她们还有选择自己生存方式的权利。
是什么时候起,在山野间自由生长的紫藤被人移栽进了花园里?也就是在这一天起,这移栽进花园中的紫藤就只能按照花园主人的意图,在他搭好的支架上生长,在他的喜好中被摆弄出各种的形状。
紫藤依旧如往昔一般的美丽,只是在别人搭好的支架上,在为别人摆弄出的风姿里,她再也无法承受花园外那山风暴雨的考验了。
叶凤看着被思帆拥着走过来的十四岁的女儿和十六岁的自己姐姐的女儿,她眼帘慢慢地垂下,有些惨白了的脸上除了嘴角在不住的抽搐外,其他的都是一片的死寂。
她狰狞了的手紧紧攥着叶楣的手,泛着青涩的掌指关节上似乎能听见吱吱错动的声音。巨大的疼痛从被叶凤紧紧攥着手上传来,叶楣一声不响的忍受着的时候,也轻轻摇动着叶凤的手臂,示意着她睁开垂下的眼帘。
叶凤那想一辈子都不愿意再睁开的眼帘,终于慢慢的张开了。她的眼前被思帆拥过来的女儿和外甥女,现在都被母亲一左一右的,头低低地倚在母亲的怀里。
母亲在柔声细语的问着她们的名字和年龄,也问着她们都喜欢些什么,也问着她们在哪里读书,女儿只是低低着头,回答母亲轻柔问话的任务都是她的姐姐来完成的。
一会儿母亲的问话完了,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艾儿和朵兰我就认下做女儿了,她俩以后就和呢喃姐妹一起跟着我了。”
叶凤带着这俩孩子来,母亲是能体会到她这样做为的是什么。只是母亲也用她自己的方式来告诉叶凤,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交往,不都是在交易下才进行的。
能让叶家人带出来见人的不论是女人还是女孩,绝对都是在百里挑一以上才走出家门的。男人是喜欢欣赏美丽的,不过这样美丽的欣赏是有差别的。如盆栽牡丹的艳丽,男人也会去欣赏,不过那仅仅也就停留在远远地欣赏上而已。又如许姐,说她是美女的人一定不会很多,可是她的那份娴静却让男人有着一份独有的爱怜。这样由心而生的爱怜,已经不止是欣赏所能包含的了。
一家人或坐或站的在走廊的地毯上围成了一个圈儿,除了有些心不在焉的男人,其他人都在为男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行程说着自己的看法,也说着由谁来陪着男人一起出去。
香秀是男人家和村里走动的联络员,男人这次出去虽然很想带着她,这朵盛开着的黄土高原上的向日葵出去四处走走,但是她的联络任务又实在是让她脱不开身。不过在和男人同行的人都确定了以后,母亲见到了香秀的妈妈。
事情也不是很复杂,是男人在香秀领去的那个崖洞里香秀操的大呼小叫的时候,香秀的妈妈也在这个由她先发现的崖洞里。不过香秀的妈妈在崖洞更里面一点的地方休息,男人和香秀刚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是女儿的叫声把她给弄醒了。
让香秀做男人家和村里的联络员时,叶楣已经把一切的可能都跟香秀的妈妈和村长做了说明。叶楣为香秀的以后做了保证,再加上叶楣和男人来了以后为村里做的那些事情,也更是在某些家族的传统意识的支配下,香秀的妈妈同意了叶楣的建议。
只是同意(因为同意了还不一定发生)是一回事,可事情真的发生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看到自己的女儿真的走到这一步,做妈妈的在为女儿伤感的时候,更多了些心痛。原本跟叶楣说好了不过问香秀在男人家的事了,可是在女儿和男人走了以后,更加挂念女儿的妈妈左思右想了一番后,就不顾当初她和叶楣的约定,来男人家看自己的女儿了。
听说是香秀的妈妈来,母亲就赶紧出来见见这刚结成的亲家。这一搭一唠的,来见女儿的妈妈却也母亲和梅玉聊的很是亲近。消除了彼此间的生分和香秀妈妈的拘束后,母亲就想起了男人这次的出去。于是,母亲就征询了香秀妈妈的意见,让她来做家里和村里联络,让香秀和男人一起出去走走。
莉雅和男人在前面轮流开着车,香秀和抱着自己女儿的玉莲坐在车的后面。
第一次走出了山里的村子,香秀就一刻不停的紧盯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多彩的世界总是在前面吸引着人的视线,当你也被这样绚丽的色彩所融合了以后,原来属于你自己的东西还能留下多少?
男人也是一路看着的色彩从蔚蓝色的草原中走出来的,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样多彩的世界里还有留下多少原来的自己,他也无法去知道,这世界变幻着的色彩还有多少是自己没有看到过的。他只是想不论到了什么时候,不论世界上色彩再如何的变幻,他都要在自己的心里,为原来的自己留下一方天地。
淅淅沥沥的雨点洒落到车窗上,来回摆动着雨刷器让被雨点迷蒙了的车窗又清亮了起来。在这样的雨中走了两个多小时,莉雅开的车由公路转向了一条砂石路上。
几公里长的砂石路很快就到了尽头,一个黄土高原上特有的,由窑洞群落构成的村庄也出现在了眼前。
淅沥着的雨和它来时一样悄然地停了,踩着被雨水刚刚浸润了的黄土地,男人拦下了一个好奇地看着他们的孩子打听了起来。
好奇的孩子见到生人有些腼腆,而男人如大哥哥一样拍了他的肩膀做出的感谢,更是让他的脸上有了害羞的红色。
这样的淳朴里的童真,留在男人心里很深的印象。许多年以后男人再一次来到这里,那深留在他心里的淳朴与童真,已经如飘过天边的云彩一样,无法再回来了。
在错落有致的窑洞所组成的村落中穿行,时不时都可以看到窑洞前那些好奇地注视着自己的目光。越野车开到了一个带着院落的窑洞边停下,男人和车上的女人们也都从车上下来了。
围着窑洞的院落,只有不到半人高的篱笆墙。篱笆墙围成的院子里,种着这里常见品种的各色蔬菜,不过这里最吸引男人他们这一行人视线的,是几棵绽放着火红花蕾的石榴树。
据记载,这原产于西方的石榴树,是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上来来往往的商旅们,从遥远的西方一路种过来的。如今,是凡可以适应石榴树生长的地方,我们基本都可以看到它那火红的花蕾和味美多汁的果实。
汪汪……一只高大的黄狗,炸着颈间的黄色闪亮的鬣毛,从窑洞上的土坡边一路喧叫着蹿到了院落的篱笆门前,守着篱笆门向男人他们这一行人彰示着它的存在。
跟着,土坡上出现了一个走的有些急,也用清脆的声音呼喝着的身影。而这个时候,黄狗那尽力的喧叫,也让院落中的窑洞打开了。
从土坡上急急走来的身影,抱住了喧叫的大黄狗,打开窑洞门的人,也走到了篱笆门的跟前了……

第19节 有多少不一样(2)
“小平!”
站在篱笆门里面的人惊喜的叫着。
“柳姨!”
男人看着篱笆门里的人一边惊喜的叫着,一边朝她走过去。
不过,难度大了一点。是那个从山坡上蹿到篱笆门前的黄狗,在男人一接近篱笆门的时候,它就从抱着它的手臂里挣脱出来,凶猛也善战地和急于接近篱笆门的男人周旋了起来。
凶猛的狗,男人在牧区的时候见的多了,而且有时候会一面对就是好几只,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来主人家做客人是不要伤害到为主人看家护院的狗。当然,前提是先保证自己不要被狗咬着了。
男人避让的不住唬到自己身前的黄狗,一双手臂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把黄狗的脖子抱住了,还伴随着对着挣扎不已的黄狗严厉的呵斥声。
一根绳索,让呜呜叫着黄狗只能在篱笆墙的一角自己跟自己示威了。男人他们这一行人也在柳姨热情的招呼下,朝窑洞里走去。
柳姨的丈夫,男人从小就一直叫着他刘叔叔。如今当年的刘叔叔是脸色蜡黄的半躺在窑洞里的土炕上,一边和男人他们这一行人打招呼,一边带着轻微的咳嗽。
探望完刘叔叔,男人他们这一行人被柳姨让到了窑洞的外间。男人一边询问着刘叔叔的病情,一边从柳姨手中里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水。
刘叔叔以前在牧区呆过,只是非常不幸的是他染上了牧区的一种常见病,肝包虫病。应该说刘叔叔得病后的治疗还算可以,但是在治疗的后期却因为疏忽,引发了局部肝硬化。现在有些严重的是,刘叔叔的病已经出现了腹水现象,并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
说完刘叔叔的病情,话题就转向了从家乡的分别到现在一些的近况。男人说了去京城认亲的事,也说了以后还要再回草原,而且还说了去师大找柳静的经过。
柳姨说了这次举家搬迁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县城的教学水品比西乌旗那边要好很多,而她的两个儿子也都上了高中,为了让儿子能受到更好的教育,柳姨一家就回了老家。还有一个原因是刘叔叔在病情恶化了以后,他对后期的治疗失去了信心,本着落叶归根的想法,刘叔叔回家乡的想法就更迫切些。
刘叔叔的病男人以前就知道一些,只是这么突然的恶化让男人很意外。这病是很缠人,可也不是没有办法医治。柳姨家的经济情况很普通,刘叔叔放弃治疗最有可能的就是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于是,男人直接就跟柳姨提出,让她带着刘叔叔和男人他们一起去京城接受治疗。
对男人的提议柳姨有些迟疑,只是男人那如回家的儿子一样不容置疑的口气,还是让柳姨接受了下来。说好了明天下午就动身,柳姨只好和男人一起跟刘叔叔说了去京城治疗的事,一边做着必要的安排。
家得有人照看着,在县城上课的两个儿子也要安排好,等柳姨把一切都做了安排,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旁边的窑洞被一直跟在柳姨身边忙活的小丫头给临时收拾了一下,就成了男人他们这一行人晚上住宿的地方。而这个为男人他们收拾好住宿地的小丫头,是刘叔叔弟弟家的孩子。因为刘叔叔弟弟家里孩子多,她又是个女孩子,所以应该上初三的她早早就辍学在家了。
柳姨没有女儿,而照顾刘叔叔也需要有个人来搭把手,在刘叔叔和弟弟商量了以后,这个叫春妮的小丫头就过继给了柳姨做女儿。
去了京城就柳姨自己照看刘叔叔也是不行的,所以男人就跟柳姨商量让春妮跟着一起去京城了。
也许和香秀都是乡村里的孩子吧,这春妮和香秀彼此一熟悉了,就亲昵的形影不离了。这不,已经是夜色深沉的时候,在柳姨又来催促了一次,春妮才恋恋不舍地与香秀分开,跟着柳姨回自己那边睡觉了。
春妮走了,一直和她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香秀才发现,自己刚才和春妮只顾着说了,却影响着其他人正常的休息了。
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甩去了脚上的两只鞋子,春妮就爬上窑洞的炕。
玉莲姐和孩子已经在一边睡了,男人和莉雅姐都半靠着的在闲聊着。看到整个炕上只有男人那边还空着一点地方,虽然脸色微微地红了,上了炕的香秀还是爬到了男人边上空着地方了。
男人和莉雅姐都含笑的看着自己,爬到了男人身边的香秀害羞的一头扎进了还没有展开的被子上。
轻声的笑从香秀的耳边传来,莉雅姐那双滑嫩的手也搭在了香秀的肩膀上。
摸着小丫头还有些瘦削的肩头,小丫头更是把脸埋在被子里一动也不动了。
这么害羞的小丫头,让莉雅的轻笑再次传了出来。于是她边笑着,边搬着小丫头的肩膀让她翻过身来。
小丫头是非常的害羞,不过她却没有抗拒着莉雅姐让她翻身的举动,相反她还顺着莉雅姐的动作,用小手捂着的脸儿的半坐了起来。
莉雅姐笑着的气息扑到捂着脸的香秀的耳边,香秀身子抖了一下的,就在拿开捂着的小手后抱住了莉雅的肩头说道:“莉雅姐,把灯熄了吧。”
“为啥要把灯熄了啊?”
看着吧小脸儿缩在自己肩窝小丫头,莉雅姐心里痒痒着的问着她。
“莉雅姐~ ”羞羞的,娇娇的,也带着几许撒娇嗔怪的颤音,小丫头在莉雅的肩窝扭动着。
“秀秀呀,跟姐说个为啥熄灯都这么难啊?来跟姐姐说为啥,姐就给秀秀把灯熄了。”
可能不知道女孩子为啥藏在自己的肩窝里跟自己撒娇,莉雅姐就刨根问底的来问个清楚。
平时,只要莉雅姐在家,香秀就会老跟在她的身边。和莉雅姐已经非常的熟了,而明知道她也在难为自己,香秀还是在她的肩窝里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人家怕……”
“怕啊!那秀秀能告诉姐姐你怕啥?说了姐姐就给你熄灯啊!”
总是希望把事情弄个最明白的莉雅,柔声加诱导的要把事情都弄个清楚。
“怕…怕看嘛……”
前轻后快的声音一说出来,小丫头已经在莉雅的肩窝急的快打起了滚。
“呵呵……咱们秀秀是怕人看啊!是怕莉雅姐姐看你吗?”
怕是一方面,只是这怕谁看也是要弄清楚的,莉雅就耐心地询问着。
“不是的……人…人家是…是怕……嘛!”
说到怕的时候,小丫头就飞快地趴到莉雅的耳边说了关键词,就更快地缩回到莉雅的肩窝里去了。
“呵呵……”
笑着莉雅拍着缩回到自己肩窝里小丫头说道:“秀秀呀!咱这女人的身子,就是给自己家男人看的。只有咱这身子让自己男人看了,让他喜欢了,咱的男人呀才会好好疼咱们的。秀秀,让自己家男人看了还有啥怕的!来秀秀,姐帮你把衣服脱了,让咱的男人好好的看了,完了在让咱男人好好疼我们的小秀秀啊!”
说着的时候,莉雅就开始为香秀脱起了衣服来。
“爸…爸!别…先别弄你的雅雅啊!雅雅还…还没有给秀秀脱完衣…衣服呢。”
刚给秀秀脱去了裤子,男人的大手已经伸进莉雅的衣服抓揉着她的乳房了。没有办法,莉雅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和男人打着商量。
“爸就是想弄着雅雅,再看雅雅给秀秀脱衣服不好吗?”
男人的说着,原来的一只大手就换成两只的伸进莉雅的衣服中,揉弄着她的乳房。
“爸想咋…咋弄雅雅,就…就咋弄雅雅!反正…反正雅雅都是爸爸的…爸…爸,看…看雅雅把秀秀的…的乳房给弄…弄出来了!爸看看,秀秀的乳房好…好看吗?”
一边让爸爸弄着自己的乳房,一边在扭动的时候把秀秀的小背心也脱了下来。看到秀秀那竹笋般的乳房和粉红的乳头,莉雅如做了什么大事一样的叫着爸爸。
“雅雅真乖!知道爸爸喜欢啥就给弄了啥!雅雅,你想让爸爸咋奖励你啊?”
轻轻把莉雅的乳头用两根手指拉长了,爸爸问着比自己大了七八岁的女儿。
“那……啊!那…那就让爸爸的雅雅舔…舔舔秀秀妹…妹的乳房吧!”
一身健康肌肤下微微颤动着的乳房,它的吸引可不止是对男人的,因为莉雅也是渴望的。
“呵呵……爸爸的骚雅雅!学会跟爸爸抢着吃好吃啦!”
女儿的要求让爸爸有些嫉妒,不过嫉妒了爸爸还是要把奖励给落实的。报复的捏紧女儿的乳头,爸爸又说道:“雅雅去吃秀秀妹妹的奶了,那能不能把雅雅的小骚屄儿给爸爸弄弄啊!”
“爸…人家就是看了秀秀妹子的那奶子稀罕人嘛,才……啊…啊!才想吃的嘛!再说了,人……人家先把秀秀妹子的奶子给爸爸弄……好了,再让爸…爸来吃的嘛!”
扭过身把爸爸压在身子底下,一边说着,一边把从衣服里弄出来的乳头赛进爸爸嘴里了,莉雅又说着:“爸爸要…要弄人家的小……小骚屄,也……也得让雅雅…把……啊!把…爸爸的大…大鸡巴弄……弄硬了,才…才行啊!”

第19节 有多少不一样(3)
莉雅说着,就把整只的乳房都压在男人的脸上,她的手也在男人的身上慢慢地摸索了起来。
男人吸吮着莉雅的奶头,双手也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着。因为莉雅的上半个身子都探到上面去,所以男人伸进她衣服里抚摸的手,非常顺利的就来到了她丰满的屁股上。
成熟女人的屁股丰满多肉,而且在莉雅这个年龄里,这样的屁股也最具弹性。
弹弹的,肉肉的,还满是细腻与柔滑!抓着揉着,男人一刻不停地通过双手来感觉着,品味着。
莉雅非常喜欢这样伏在男人的身上,把自己的奶头喂给男人吃。那是每到这个时候,莉雅就会有一种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在吸吮自己奶头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不止是莉雅才有,男人家的那些和莉雅差不多年龄的女人们,也都有类似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她们有人喜欢男人一边吸吮着自己的奶头,一边让他含混不清的叫着自己妈妈。也有人,如莉雅这样的,静静地看着男人在自己奶头上贪婪的吸吮着。但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动作,就是一边看着男人吃自己的奶头,一边用手柔柔地在男人脸上或头上来回的抚摸着。
她们,还都有一个共同点,是当男人的手一摸到她们的屁眼和一下下往她们的屄儿上够着的时候,她们就会慢慢弓起身子来,让男人继续吃着自己奶头的,开始解开男人的衣服,也慢慢脱去自己的衣服。
在男人家里都有一个默契的约定,就是一切都方便着男人摸自己女人想摸的地方,也操男人想操的地方。这样的约定里,男人家女人家居的衣服是有两个方便的,即方便穿在身上,更方便从身上脱下去。
莉雅是慢的在脱自己的衣服,可是这衣服太方便脱的时候,慢还是很快就脱完了。专心给男人喂着着奶头吃,也一心一意地为男人把解开的衣服都弄到尽量能脱到的位置了,莉雅非常不舍地把奶头从男人贪婪的嘴里拔出来,再歉意也安慰地亲了亲他,莉雅就沿着男人被解开的衣服,一路向下的亲着舔着的。
随着莉雅一路下去的小嘴,男人那解开的,马上就要脱下去的衣服也全部被脱了去。吸吮过男人每一根手指,再吸吮了他每一根的脚趾了,莉雅的小嘴就来到了男人似硬非硬的大鸡巴那儿。
几乎是把男人鸡巴四周的每一根阴毛都用小嘴梳理了,然后把鸡巴四周的皮肤也用小舌头都舔了个遍。莉雅用一只手托在鸡巴的底下,小嘴就一厘一厘地叼着鸡巴还没有完全紧绷起来的皮肤,由根部至包皮的叼上一遍。
把男人的两只蛋蛋都在嘴中含弄够了,莉雅就把男人鸡巴已经快褪到龟头下面的包皮翻了下去。把翻下去的包皮用舌头清理了,把龟头的每一个角落也都舔到了,跪在男人双腿中间的莉雅,开始边舔着,边一点点地把鸡巴的龟头吃进了嘴中。
小嘴吸吮过了龟头,小手在鸡巴的根部配合的轻轻地的撸动,男人那条似硬非硬的大鸡巴,就慢慢的膨胀了,坚挺了。
莉雅姐为男人所做的一切,香秀虽然一直用小手挡着眼睛,但是这一点也没有妨碍到她从自己的指头缝儿里,把这些都看了个遍。
男人舒服的轻轻地哼着,莉雅也正为完全硬起来的鸡巴做着深喉。最深的让鸡巴的龟头卡在自己的食道里,脸色越涨越红的莉雅,使劲地收缩了几次口腔和食道的肌肉后,慢慢地把男人的鸡巴吐了出来。
把龟头和阴茎上粘着唾液都清理干净,莉雅伏到男人身上吻了吻他的嘴唇说道:“爸,人家去帮你弄你的秀秀去,爸你就像刚才那样弄你雅雅的吧。”
秀秀蒙着眼睛的小手被莉雅稍稍强迫的拿开了,看着秀秀羞得红红的脸颊和紧紧闭着的双眼,莉雅轻笑地慢慢的朝秀秀的小嘴吻了上去。
女孩子的嘴唇都是清凉也柔嫩的,这样的滋味不止是男人非常的喜欢,莉雅也很是为此着迷。所以在开始的时候是和男人欢爱的时候有女孩子在身边,莉雅总是要把她们的小嘴亲个遍。只是她后来对这样的滋味太迷恋了,一般女孩子只要一到她的身边,都要被她抱住了亲上一番的。
嘴唇轻轻触着秀秀的嘴唇,感觉着秀秀身子的紧张,感觉她那小嘴下意识合的更紧。莉雅的舌头探出一个尖儿来,慢慢地在小丫头紧紧闭着的嘴唇上,来回的舔弄着。
男人来到跪伏在秀秀身边的莉雅身后,在莉雅丰满多肉的屁股上又揉弄了一番后,就伸出一根手指去触摸她的屄儿。
隐隐的一丝潮气,说明莉雅的屄儿还不够足够的润滑,于是男人的手指一边挑弄着她的阴唇,也时不时地揉按几下她的阴蒂。
啃咬着莉雅屁蛋上弹性柔嫩的肉儿,在唾液沾湿了她的屁眼后,男人也把自己的一根手指按到了那里。
下面的手指已经探进了莉雅的阴道里浅浅的抽插,上面的手指也把一节揉进了她的屁眼里。这样抽插的,这样揉按的,和秀秀亲吻着的莉雅就呻吟着的,把自己的乳房紧紧地压在了秀秀的乳房上。
搂紧了秀秀,莉雅的舌头已经强迫分开了秀秀嘴唇钻进了她的嘴里,轻轻摇动着自己的屁股追逐着男人抽插在阴道和屁眼中的手指,自己的乳房就和秀秀的一下下的摩擦了起来。
手指在莉雅阴道里的搅动,已经发出了汩汩的水声,秀秀的乳房和莉雅乳房不住的摩擦,也终于刺激的秀秀主动地与莉雅生涩的亲吻了,男人就拔出了插在莉雅阴道中的手指,半跪在莉雅的屁股后面扶好自己的鸡巴,对准莉雅的阴道插了进去。
足够润滑的阴道,让男人的鸡巴非常顺利的就插到了引导的深处,双手扶住莉雅丰满的大屁股,男人慢而有力地挺动着自己的鸡巴。
深深地被鸡巴操了进来,和秀秀亲吻着的莉雅嘴中含混也满嘴地发出一声呻吟了,就随着男人有力的节奏,一边晃动着自己屁股配合着男人的鸡巴,一边腾出一只手来,伸到自己乳房和秀秀乳房摩擦的地方,找到了秀秀的一粒乳头后,稍稍用力的揉拉了起来。
秀秀的身体不安的扭动着,她的呻吟声也在和莉雅亲吻的小嘴里,含混的发了出来。
莉雅摇动的屁股,让男人往她阴道里操着鸡巴越来越深,操着频率也越来越快,在莉雅的身体更大幅度也更有力量的晃动中,她的乳房和秀秀的乳房在剧烈的摩擦时,她那揉拉着秀秀一粒乳头的手也不自觉的加重了揉拉的力度。
秀秀,已经顾不得和莉雅的亲吻,乳头和乳房上强烈的刺激,让她摇晃着头的喊叫了起来。
几次被大鸡巴的龟头操进了子宫,莉雅就把整个身体都压到秀秀的身上,和秀秀一样喊叫着的时候,也疯狂的晃动着自己屁股。
秀秀的双腿岔开的没有目的的乱蹬着,操着莉雅的男人看着她那随着双腿的岔开,而完全显露出来的嫩嫩的屄儿,男人就有了想法。
放缓了操着莉雅的节奏,拍了拍莉雅的屁股蛋子给了她一个提示。
和自家男人在一起时间长,接到提示的莉雅马上就会意到了男人的想法。她挪动了挪动身体,然后侧抬起一条腿的跨骑到了秀秀的身上,而男人就顺着莉雅的动作,一边拔出了插在莉雅阴道里的鸡巴,一边来到了秀秀岔开的双腿间。
上边是莉雅的屄儿,男人操她的时候莉雅就半撅起屁股的让男人来操,下面是秀秀的屄儿,男人想操她的时候,就按着莉雅肥美的屁股狠狠地把鸡巴插进了秀秀那嫩嫩的屄里面。
一会儿是男人操着的莉雅在大声的叫,一会儿又是被男人操了秀秀也高声的喊,虽然是莉雅先被男人操了的,只是非常耐战的她却在秀秀都被操软了的时候,还是又多坚持了一阵子。
明天还要远行,男人和两个女人的欢爱到适可的时候就安静了下来。双修给男人带来了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耐住不射精也没有以前那样的难受了。相反,在收摄住精关的那个瞬间,那隐隐的滋味居然也如射精时的感觉类似的一种舒爽的滋味。
早上八点,坐了六个人的越野车虽然稍稍的挤了了一点,但还是准时的出发了。
十点半,越野车来到县城的一中,十几分钟分钟后,柳姨和姨夫见到他们的两个儿子。中午和柳姨的两个儿子吃过午饭又把他们送回了学校,男人他们这一行人稍事休息了一阵,男人又租了一辆车让玉莲,柳姨和姨夫他们坐上去后,一行人坐着两辆车向省城驶去。
把自己家的车交给了等在这里的虹梅,把租来的车给全了租费也打法走了。
来到虹梅给安排好的宾馆,拿上虹梅给定好的明天飞往京城的飞机票,虹梅和大家坐了一会儿,就急匆匆的走了。
这是九十年代接近中期时,内陆的城市里第一批上星级的现代化宾馆。这里现代的豪华氛围,让刚接触到这些的人从心底被震撼了。

第19节 有多少不一样(4)
柳姨和姨夫见到宾馆的奢华最先想到的是住一个晚上要花多少钱,香秀和春妮在这里就情不自禁地想着,要是一辈子都住在这里有多好啊!
给柳姨和姨夫安排好了房间,香秀和春妮就拉着莉雅要住一个房间,没有办法玉莲,孩子和男人就住了一个房间。
玉莲和男人的孩子已经快四周岁了,小丫头和别的同龄孩子不一样的是,越到晚上她就会越精神。当然要让她晚上不那么精神,就让她多坐上一会儿车就可以了。也许,什么东西用多了都会有失灵的时候,就比如说现在还在男人怀里又跳又笑的小丫头,可能是这里天来坐车坐的有些多,以前一坐车时间长了就睡觉的她,今天已经让这个规律彻底的失效了。
男人对自己的女人都非常有耐心的,而他在对自己的孩子在这份耐心里更多上了许多的溺爱(只是他自己不觉得吧)这不,和小丫头都闹腾到了快午夜了,这爷俩还是一点要睡的意思的也没有。
自家的男人在孩子面前好像就会唱红脸的,看到已经这么晚的时候,玉莲就出面来给小丫头唱白脸的啦。
强令:你们爷俩赶紧收拾收拾给我睡觉!
女儿跟爸爸小声嘀咕妈妈的霸道,爸爸就吐着舌头做着鬼脸的笑呵呵的抱着女儿去睡觉了。
哄睡了的女儿还抱着爸爸的脖子,而爸爸觉得这些年来自己亏欠女儿很多了,在这样的时候就更不肯离开自己的女儿,于是,搂着抱着自己脖子的女儿,男人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临近中午,男人他们这一行人从宾馆中出来了。姨夫催着柳姨快走,好像走慢了宾馆就要多收钱的,香秀和春妮边走着,边一步一回头看着刚走出来的宾馆。
奢华,总会在第一次见到它的人心里留下也许一辈子都要有的记忆。这样的留下一辈子的记忆,所带给每个人的心情也是不一样的。
有人会在奢华的影子下自卑,有人会被奢华的渲染而产生恐惧,有人会去向往,有人会立下誓言要去拥有……也有人是平淡的?
住惯了黄土岗上冬暖夏凉的窑洞,生活在绿树掩映下的乡村农舍,当都市的繁华,当拥挤的人流,当钢筋水泥披上了奢华的外衣摆在了眼前,我,我们,还能在自己的心里为以前的生活留下多少的位置?
飞机呼啸着略上云天,姨夫在闭目养神,柳姨就好奇地又看看走来的空姐,也跟着姨夫的后面闭上了眼睛。奢华让他们恐惧过,但是当奢华过去后,已经走过半生沧桑的他们也就找回了自己原来的心境。
香秀和春妮一人坐一个临窗的座位,静静地看着在机翼下翻卷的云海,她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男人要带着香秀和春妮出来,就是想让她们见见这世界上多彩的变化。少年的心是激动多于理智的,能在激动过了还找回原来的自己,是少年必须要有的经历。
给她们这样经历,让她们在找回自己时学会长大和理智,是男人的一个希望。
不过男人也知道,奢华留给人的记忆与诱惑也许对两个孩子来说更难抗拒一些,可是以后这样的记忆和诱惑会更多,你能让她们一辈子都不见这样的记忆和诱惑吗?
在记忆和诱惑里,给自己定下个位置,说难,是自己被迷失了,说不难,是自己还能看见自己。
下午,飞机在京城机场降落。男人他们这一行人才做出安全通道,虹梅给联系好的军区总院已经派人来接姨夫了。
到吃晚饭的时间,姨夫住院的所有事宜都安排妥当,并在医院里做了初步的检查。肝硬化引发的腹水,是医院给的初步结论,明天再详细检查了,由专家会诊以后,再制定具体的治疗方案,得到了这样的信息,男人就留下柳姨在医院照顾姨夫,让玉莲带着香秀和春妮去事先安排好的住处,他和莉雅就开车去了二哥家。
是呀,有人伸着巴掌过来要挨竹板子抽,而平生第一次要用竹板子抽着伸过来巴掌的男人,在新奇的时候也难免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了。
只是有人没有体会男人现在有些迫切的心情,她们在男人的车才离开医院不到十米的时候,就把男人的车拦了下来。
拦下男人车的两个人男人认识,她们是男人在叶楣京城的家里见面后认识的。
在叶楣以前的介绍里男人知道了这两个女人虽然都不姓叶,但是她们是现在叶家里不可或缺的两个人。她们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会跟自己说些什么?
男人一边从车上下来,一边在心里想着。
叶家女人车里的装饰既有西方古典意味的大气,也不乏国人传统女性细腻的点缀,而这样别致的气韵,也把车主人一份独有的心境从一个侧面显现了出来。
叶家的女人的车在离医院也就几百米远的地方停下了,男人就先下了车为车上的三位女士依次打开了车门,请她们从车上优雅的走下来后,在轻轻地关上车门。
莉雅经常和自家的男人一起开车出来,所以她已经习惯了男人每次都这样的为她服务。叶家的两个女人,对他人给自己这样的服务也是司空见惯的,不过现在得到了男人同样的服务,她俩在下车以后还是彼此交换了一个有些意味的眼神后,就邀请男人和莉雅朝餐厅里走去。
从餐厅门口慢半步的等候,再到餐桌边为三位女士依次拉开座椅,男人的举止和这家意大利餐厅的气氛非常的融合。
落座的两位叶家女人,又是互相看了一看,其中一个把侍者叫了过来。
西餐比较着名的菜肴,如法国的男人只知道牛排和鹅肝,而和意大利有关的男人就知道混了蘑菇的面条以及把馅放在饼外面的烤饼(如果这些还算是菜品的话)因此,每当到了这样场所男人就把自己那份的点菜任务,交给了家里其他人来完成了。
三个女人在点菜,男人的也第一次仔细的打量起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叶家的女人。
垂肩的头发,烫出波浪的花纹,一双大也微微狭的丹凤眼,少去这类眼睛中常含着的媚态,多出了几许淡雅气韵。
另一个云鬓高挽,刘海轻垂,有着大家的端庄,隐现的贵气却因为含着一点亲近,而少了那逼人的清冷。
两个女人都不是绝美而倾国倾城之人,但是这两个女人都以不留痕迹的精致,把自己的神韵含而不露地展示了出来。
绝美的倾城倾国的女人,就如通透无瑕的美玉,不知道要受到上天多少垂青,不知道要有多少个岁月才能得此一见。也许,这样如玉的女人就如那传说中完美的玉石一样,可以被传颂千古却又可望而不可及。
一个在传说中让无数人痴迷也渴望一睹真容的传说,或许真的只有在传说中才能在这世间千古流传。
无瑕的玉石世间难寻,绝美到极致的女人世间依然难见。把玩着玉石,你会迷恋于它的通透,爱怜它如脂般的柔滑,只是时间懂玉的人会在脑海中勾勒出世间最无瑕的美玉,但也会细细的品味手上玉石那淡淡的瑕疵。
瑕疵是留给完美的遗憾,可是如果没有了这样的遗憾,完美也许会失去存在的价值。
美人如玉,在近乎完美中品味那一点点的遗憾,是男人欣赏女人的开始。
两个叶家的女人,用精致的几乎天成的点缀更淡化了自己身上那些许的遗憾。
只是悄悄注意着男人目光的她们,却从男人的眼神中察觉出男人对她们身上一点遗憾的品味与欣赏。
美丽的,遗憾的,一个男人都在静静地品味欣赏。骄傲的,认同的,两个女人展示着。
侍者端上了晚餐,叶家的两个女人也终于说起了这次拦下男人的车的目的。
除了男人家族的某些人看着叶家重新的洗牌大流口水,还有许多的人也想在这次的变化中弄个大快朵颐。这两个不是姓叶的叶家女人,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想通过男人给这次来个加速度,以彻底断了还在虎视眈眈的人的念想。
加速洗牌时可以让牌局马上重新开始,可是要是这码起来的牌抓在手里太烂的话,能不能和牌倒是其次,问题是你怎么才能坚持到牌局的最后?难道还要拿一副新牌重来吗?
那在现有的人手中洗牌会耽搁开牌的时间,那换上一拨人来会不会好一些?
虽然在打牌时经常有人会提出换手如换刀的这个说法来,不过你想换下去的人要是赖在牌桌上不走怎么办?
如今,母亲坐庄的牌局里叶家是还有人占着位子不想从局上下来,要把这些影响了牌局进程的人换下来,已经势在必行了。
要换人,就一次多换几个吧。叶家那个云鬓高挽的女人用平淡的口气说着时候,男人却发现她那刚刚显现着亲近的眼角,现在已经立了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