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欲海逍遥(全本)-16

  

【第十三章】同床

第四天的深夜,郑一虎居然找进皇城去了,不过他发觉京城的戒备十分森严,巡夜的高手到处可以看到!然而仍被摸进城中。寻到御花园时,突然有四个人影抄了过来,这下子他再也避不开啦。

“什么人。”一个女子的声音向他娇喝着。

“是玲玲。”郑一虎心中一想,忖道:“玲玲到底比别人高明些。”他听出声音不错,马玲玲、九公主、白紫仙都大喜迎上了,不过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也跟着扑到。郑一虎不识得那小姑娘,他迎着九公主问道:“这位小妹是谁?”

九公主笑道:“你没有见过我十妹。”

郑一虎啊声道:“十公主。”

小姑娘格格笑道:“别这样叫,你是我姐夫。”

郑一虎闻言大惊,望着九公主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九公主轻声笑道:“十妹是我心腹,除了她,别人不知道。”

郑一虎捏了一把冷汗,叹声道:“吓坏我了。”

九公主道:“随我们来罢,胆小鬼。”

郑一虎犹豫道:“我还是住皇城外罢,纸早晚包不住火的。”

九公主笑道:“宫中除了我和十妹外,其他人都不会武功,太监禁止来,卫士不敢闯,你还怕什么?”

郑一虎道:“紫仙和玲玲见过皇后了?”

白紫仙道:“见过了,就是因我们之故,牡丹阁才不许人来。”

郑一虎道:“勉强住几晚罢,我总有点不安。”

御花园宽得出乎郑一虎想象之外,如不展轻功,他估计走一天也走不完,而且曲曲折折,举目都是亭台楼阁,御河花径,如入八阵图,连方向都摸不清,这倒使他安心不少。牡丹阁名不虚传,周围都是牡丹花,可惜这时尚未发芽。阁有三层,上层是阁亭,供观花、赏月、酌酒、品茗之用,中层为休息寝宿之用,下层有客厅、书房,及待从之用。郑一虎暗暗忖道:“无怪人类都想做皇帝,其他不说,仅只这座小阁亦够享受的。”

九公主留在中层休息,笑道:“你要吃什么,这里都有,每日三餐,我十妹暂充侍役。”

郑一虎道:“晚上吃点心就够了,白天我不会在这里,天未明我就要出去了。”

九公主道:“你什么时候朝见父皇?”

郑一虎道:“也得在晚上,皇上退朝,通常在什么地方休息?”

公主道:“退朝后在御书房批奏章,有时要到深夜,近来边疆军报频繁,重大者父皇必须亲阅!你在御书房朝见就是了,但必须有大臣领着。”

郑一虎道:“否则呢?”

九公主道:“御书房四周都是卫士,会把你当刺客的。”

郑一虎笑道:“我心中早有成竹了,你们去罢,今晚我不会去的。”

九公主笑道:“我们去哪里?除十妹要走之外,我们都在这里呀。”

郑一虎含笑道:“那你们送送十妹才行呀。”

十公主道:“我不要送,明晚你说外面的事情给我听听。”

郑一虎道:“好,故事多得很,只要你高兴听,我每晚都说。”

十公主走了之后,白紫仙就搬来点心,四人一桌,边吃边谈。马玲玲在进食时问道:“在小五台别后,你去过哪里?”

郑一虎笑道:“我又打了一次大的架。”他把遇着林和与杨猛的事向三女说了,接着又道:“这两次,贼人在京城四周一的喽罗估计已十去其八,大概今后几天要安静得多了。”

九公主道:“严太师用匪人的事,你千万匆向皇上说!初见面,你要避免进谵大臣之嫌,这事你有机会可以跟邹御史谈谈。”

郑一虎道:“你放心,我有我的一套。”

这一夜自然不会虚度了,而三女也不会放过他。首先是九公主朱萼,不知什么时候,朱萼已经将全身的衣服脱了下来,躺倒床上。郑一虎见到这羊脂白玉的身体不由一阵眩晕,只见她双乳高高耸起,像两个白白的小山丘,上面点缀着红葡萄般的乳头,腰肢纤细,不盈一握,屁股雪白圆润,双腿笔直修长,大腿根处长着密密的细毛。见郑一虎发呆,朱萼娇嗔道:“小虎,还不快脱了衣服过来。”

郑一虎醒悟,忙脱光衣服,赤裸裸的来到床前,双手抓住两只大奶子,轻轻地揉捏,手指陷入柔软的肉中。朱萼忍不住呻吟起来:“用力些……嗯……好……这样才舒服……嗯……用嘴吸奶头……用舌头舔……哦……你舔得我好舒服……”

郑一虎分开朱萼的双腿,将脸凑近阴户,用手指拨开肥厚的阴唇细看。朱萼的穴肉是粉红色的,鲜嫩欲滴,阴核已有些肿涨,像一颗红豆,十分可爱。郑一虎用舌头轻轻舔了几下,朱萼笑道:“你弄得我好痒,再用些力。”

郑一虎上上下下用力舔弄着阴核,渐渐地小穴湿润起来,朱萼发出了淫声:“嗯……哼……”,穴洞流出了淫水。郑一虎左手两只手指在穴洞里一会儿狠插,一会儿四处挖弄,右手中指有节奏地按摸阴核,弄得朱萼淫心大起,扭动腰肢,不住的浪叫:“哦……噢……我的小穴痒死了……哦……不要停啊……用力……”一阵抽搐,阴精泄了出来。

郑一虎低头一看,见大宝贝翘首昂立,坚硬如铁,不住的在颤抖,比平常的勃起不知粗大了几倍。朱萼伸出纤纤玉手,握住大肉棍,用力捏了几下:“哦……好硬好粗啊……”用玉手扶住肉棍,导入洞内。

郑一虎的宝贝被朱萼温暖湿润的穴肉紧紧的包裹着,觉得十分舒服,一阵快意直冲脑门,便将插入穴洞的宝贝一下子抽出来,然后又用力插进。朱萼大叫:“啊……这样子太刺激啦……不要全部抽出去……”

“对,再用力些……哦……嗯……就是这样……”

郑一虎在肉洞内大力抽插,随着一片「噗滋」、「噗滋」的插穴声,朱萼淫水四溅,弄得两人的阴毛都湿淋淋的。她开始浪叫:“啊……小虎……噢……哦……你的大宝贝……真硬……嗯……啊……姐姐……舒服死了……用力啊……噢……”郑一虎见她这么浪,不由得加快速度,更加用力。

“啊……好弟弟……哦……大宝贝……弟弟……哦哦……用力插吧……插烂姐姐……的……小穴……噢……哦……”

朱萼一面浪叫,一面扭动腰肢,雪白的屁股一上一下迎合着郑一虎,郑一虎狠命的抽插,每一下都深入花心,速度也越来越快,只觉马眼一酸,一股浓浓的阴精喷射而出,浇在花心上。

“啊……啊……”俩人瘫软在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 郑一虎仍然精力充沛旺盛,他看着白紫仙白嫩的胴体,越看越爱,过去一下揽住纤腰,将她扑倒在床,把自己火热的躯体压在上面,吻上了她的美唇。白紫仙回应着他的吻,俩人嘴唇紧紧黏住,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吸吮对方的唾液。然后郑一虎的嘴唇慢慢下移,沿着脖子、肩膀、乳房……一路往下吻,一直到脚趾,吻遍了白紫仙每一寸的肌肤,最后停留在肉缝上。

郑一虎张开白紫仙的雪白的大腿,用舌头拨开花瓣,在阴核上来来回回的舔弄着,一会儿又探入穴洞,舔着穴肉,吸吮淫水。白紫仙淫荡的蜜汁像泉水一般涌出来,她抬起粉嫩的丰臀,疯狂的扭动腰肢,将大腿张到最大,最隐密的地方完全暴露无遗,发出一声声浪叫:“啊……噢……妹妹的…小穴……痒……痒死了……噢……妹妹……受……受……受不了…了……哦……好……好哥哥……快……用你的……大……哦……大宝贝……给我……我的……小穴……止痒吧……啊……”

郑一虎见她浪成这样,就用手握住早已暴涨的大宝贝,抵在阴核上来回滑动,笑道:“妹妹想要我的肉棍止痒吗?那你狗一样的趴着,淫荡的摇晃屁股哀求我吧。”

白紫仙马上翻过身,四肢着地,翘起丰满白嫩的屁股摇晃着:“啊……好哥哥……快……快来干我……噢……我要……”两片花唇大大张开,沾满了蜜汁。

郑一虎大喝一声:“我来了!”大宝贝对准了肉洞,腰一沉,「噗滋」尽根而入,随即大力抽插起来,小腹撞着屁股发出「砰」、「砰」的响声。这时白紫仙的小肉穴里涨得满满的,在郑一虎熟练的技巧下,越来越兴奋,又开始浪叫:“啊……干得舒服……舒服极了……对……啊……妹妹……爽……爽死了……啊啊……用力……啊……”

郑一虎干了几百下后,又把白紫仙娇美的胴体翻过来,将两条雪白的大腿扛在肩上,抬起丰臀,笑道:“想要「老汉推车」的姿势吗?”

白紫仙扭动细腰,用淫荡的声音道:“好哥哥,不要逗我了……妹妹的小穴浪死了……快插进来吧……”大宝贝很快插入淫穴,激烈地运动,淫水四溅。

“噢……啊……妹妹……要死……死了……哥哥的大……大宝贝……插得妹妹……爽……爽到天了……啊……啊啊……插到花……花心……了……哦哦……受……受不了……了……啊……啊啊……要……要泄……泄了……啊……泄……泄了……”

白紫仙阴道内的穴肉一阵阵的抽搐,大量的阴精喷泄而出。白紫仙颤抖的身躯渐渐平静下来,她喘息着对郑一虎说:“哥……我……我舒服极了……太好了……”

就在他们欢好的时候,门外一双眼睛正忘情的注视着室内的一举一动,从郑一虎和九公主开始欢好时,这双眼睛就已经在那看了,也许是太忘形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发出的略微急促的呼吸声。而室内的四人也似乎沉浸在欢乐中,而忽略了外部的环境……

※※※※※※※※※※※※※※※※※※※※※※※※※※※※※※※※※※※※※※ 郑一虎将马玲玲拦腰抱起,吻住她的红唇。马玲玲主动将软滑的香舌伸入郑一虎的口中,郑一虎含住了,如同一块冰糖含进嘴里,轻轻的舔、咬、吸。明月高高的悬在天空,月光如水一般透过纱窗,倾泻在屋内,马玲玲这位绝色美女沐浴在月光下,越发显得妩媚动人。郑一虎温柔的为她褪去衣衫,欣赏着她娇美如花的胴体,抚摸着她雪白细腻的肌肤。

马玲玲的奶子丰满柔嫩,郑一虎将马玲玲的乳头吸进嘴里舔咬,手掌压住另一只奶揉捏抚摸,马玲玲向上挺着酥胸,尽量将奶子塞入郑一虎的口中。郑一虎沿着胸脯、小腹一路吻下来,来到那迷人的桃花洞。轻轻分开白嫩的大腿,诱人的阴户呈现在郑一虎眼前。马玲玲的阴毛特别浓密,黑黝黝的一大片,往上一直延长到肚脐周围,但是排列得十分整齐,像修剪过似的。两片花瓣微微分开,露出里面粉色的穴肉,暗红的阴蒂隐约可见。一虎手指拨开花唇,伸出舌头轻舔阴蒂,马玲玲只觉一种又酸又麻的滋味从阴户传来,先是全身绷紧,继而颤抖不已,她扭摆着肥嫩的屁股,肉穴内流出湿湿滑滑的淫液。

“哦……小虎……你舔得……我好难受……哼……不要停……我的小穴……好痒啊……”

郑一虎继续埋头猛舔,将舌头伸入肉洞内吸吮着爱液,吸得啾啾有声。马玲玲在郑一虎的舔弄下,马玲玲欲火高涨,亢奋不已,淫水如小溪般潺潺流出,弄得郑一虎满嘴都是:“啊……好哥哥………哼……我受不了……小穴……痒死了……哦……快用……大宝贝……给我……止痒……哦……”

马玲玲用手臂抱住叉开的大腿,迷人的浪穴完全显露,郑一虎停止挑逗,手握翘首昂立的大宝贝,对准湿淋淋的肉洞「噗滋」一声,直插入底,将马玲玲的阴道塞得满满的,马玲玲顿时感到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郑一虎双手搓揉娇嫩的玉峰,摆动屁股猛插。马玲玲感觉到硕大的宝贝在阴道里来回冲刺,一波波的快感从子宫里涌来,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使劲夹着肉唇,不断向上挺胸耸臀。

“啊……妹妹真爽啊……哦……好哥哥……你的大宝贝……真厉害……插得妹妹……浪穴……美死了……啊……哥哥……真会……插穴……玲玲的浪穴……好爽……噢……”淫水像小河一样流淌着,顺着股沟流到床上,马玲玲颠动雪白的屁股,狂扭腰肢,完全沉浸在淫欲中。郑一虎眼见她淫态百出,宝贝暴长,加速抽插。

“玲玲……你真是淫荡……哼……哦……我被你迷死了……”

“哦……玲玲的浪穴……要哥哥……的大宝贝……噢……好哥哥……用力干……操烂……小淫穴……啊……啊啊……我不行了……要死了……升天了……啊……”

一股滚烫的阴精从子宫里喷出来,浇在郑一虎的大龟头上,肉壁不住的抽搐。郑一虎仍不停止动作,在骚穴内盘旋冲突,一下下直捣花心。马玲玲前次高潮尚未平息,另一阵快感接踵而至,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啊……啊啊……干死我了……操烂小穴了……呵……哥哥……玲玲……升天了……噢……”马玲玲狂舞腰肢,抛乳送臀,尖叫着攀上快乐的顶点,然后瘫软在床上。

※※※※※※※※※※※※※※※※※※※※※※※※※※※※※※※※※※※※※※ 高潮后的两人相拥在床上,不远处躺着的是九公主朱萼和白紫仙。郑一虎搂着马玲玲,温柔的为她拭去额头的汗水,正要说话,突然「砰」的一声,门被人撞开了。室内的四人同时吃了一惊,抬眼看去,更是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原来冲进来的是浑身衣衫凌乱的十公主朱蕤。

“十妹,你……怎么这样,你不是回去了吗?”九公主朱萼张大着嘴合不拢。

“姐姐,我……”十公主朱蕤面现羞涩,但又马上抬起了头:“人家好奇嘛,所以我就没有回去……”说完转头对郑一虎道:“姐夫,人家现在很难受啊!”

郑一虎望望朱萼,又望望白紫仙和马玲玲,发现她们竟然都一脸狡黠的笑意,惟有苦笑道:“十公主,你还是小孩子,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我都快十四岁了,依律都可以嫁人了,你还说我是小孩子!”十公主朱蕤胀红着脸,水灵灵的大眼睛含着泪水:“好,你说我小,我证明给你看,看小不小。”说罢,将衣服脱下,像个小辣椒般的奶露了出来。

郑一虎惊叫道:“公主,不要乱来。”将目光转向九公主朱萼。

九公主朱萼笑着问十公主朱蕤:“小妹,你可是真心喜欢小虎?”

十公主朱蕤道:“是啊,我一见姐夫的面就喜欢上了他,可是他却从来也不正眼瞧我一眼。”

九公主望向白紫仙和马玲玲,见两人点点头,于是笑对郑一虎道:“小虎,你也听到了,我这做姐姐的不能不成全妹妹,回头我跟父王去说。”

郑一虎看势成骑虎,知道事情没有挽回的可能,但是他不能不亲自问一句:“公主,你跟着我可要吃不少苦,经常风餐露宿,你能习惯吗?”

十公主羞笑道:“姐夫放心,我也不是深闺里的娇滴滴的小姐,既然姐姐她们都能适应,我也会很快适应的,只是目前我还不能跟随你闯荡江湖,我还有事。”

郑一虎摇头苦笑道:“只要你不后悔,我还能说什么。”

“太好了,姐夫,你真好。”朱蕤高兴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不过,你今天竟然敢偷窥我们,该打你几下屁股。”郑一虎将她从怀中拉开。

朱蕤趴在床边,扭动着小香臀:“谁怕你呢,打吧!”她知道郑一虎舍不得真打。

郑一虎轻轻拍了她的香臀两下:“妹妹,不是这样的,你要把裤子脱了才成!”朱蕤的小脸上闪过一丝娇羞:“姐夫,很羞人的呢!”口中不依,小手却乖乖地脱下了裤子。她雪白香腻的小屁股微微翘起,两个雪团般的嫩肉间隐隐露出粉红的细缝。

郑一虎手掌摸上了她白嫩的屁股上,轻轻捏了一下,笑道:“真把你弄疼,我可舍不得了。”

朱蕤轻轻颤抖了一下:“讨厌的坏哥哥!”郑一虎双手放在两团嫩肉上,极其温柔地爱抚起来。朱蕤禁不住气喘吁吁:“哥哥,你在干什麽呀?”

郑一虎低下头,轻轻地用舌头探索着她迷人的小香臀。他轻舔着她那道晶莹的红线,引得朱蕤一阵娇吟。他温柔地把她从桌上翻过来,轻巧迅速地解开她的衣扣,让她晶莹的上半身也裸露出来。朱蕤的乳房才刚开始发育,娇嫩秀气地,还没有浑圆成型,大概是娇小的缘故吧。显得非常坚挺,雪白俏丽的玉乳顶着淡红色的乳头。平坦的腹部下是那少女的蜜穴,微隆白嫩的花瓣,柔毛还没有长出来,水蜜桃般的花瓣隐隐分出一道红线,红线顶端一粒红玛瑙娇挺着,好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美人。郑一虎双手握住她胸前尖翘的小蜜桃,滑腻的双乳有着少女独有的弹性,乳房里面还有像鸡蛋大小的核,随着手掌的抚摸在里面溜来溜去。

朱蕤不安地扭动着玉体:“哥哥……怎麽会……这样呢……你怎麽……把……人家……”她虽然刚才看了三出「活春宫」,其实对男女之事还是一知半懂。

郑一虎的双手在她的胸前放肆地游移开了,她悉心的感受着那娇小乳房的优美弧线,用手缓缓的沿着乳房的底部,一步一步的循着圆弧往上爬,她的喘息声也像在配合似的不断地大起来。手指终于到达峰顶。手指按上了乳头,就像按着了她的情欲总掣一样,她的乳头似有生命的颤动着。她睁着一双美丽可爱眼睛,眼中尽是朦胧的情欲,她的鼻息渐渐加重,吐气如兰。

郑一虎鼻中尽是她扑鼻的处女芳香,他不断爱抚着她那雪白晶莹的乳房,不时地用手指揉捏轻捻着她两颗宝石一般夺目的乳头,慢慢吻着鲜嫩的趐胸。他禁不住口手并用,爱抚着她的乳房。她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开始发出梦呓般的娇吟。郑一虎吻遍了她胸前的每一处角落,用舌尖轻轻地沾舔着那醉人的乳头,将它们含在口中,缓缓地用力吸吮着。最后,用牙齿轻咬着含羞的的乳头,朱蕤发出小猫一般的呻吟声。

郑一虎低下头,用手掌边缘揉着那条细细的窄缝。朱蕤猛地一震,因为他用舌间细细地舔着她的蜜线,还轻柔而缓慢的向里深进着。郑一虎轻轻用手分开那紧窄可爱的花瓣,舌间终于闯进了从未有人到过的禁地。朱蕤剧烈地娇吟一声,蜜穴喷出蜜汁。郑一虎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脸。朱蕤吓了一跳,小脸羞得通红:“哥哥,人家不是故意的,你把人家弄得忍不住尿出来了。”

郑一虎毫不在意地说道:“小蕤的好香呐。”

朱蕤又喜又羞,郑一虎看着十公主朱蕤的神情,不禁将她拥入怀里。怀里的十公主朱蕤,忽然扭身面对着郑一虎,清新的脸孔,胭红的小嘴,郑一虎又紧紧的抱着她,将嘴盖住她的香唇。爱怜忘情的热吻,逐渐燃起熊熊的欲念,令郑一虎又将十公主朱蕤翻个身的压在床上,郑一虎的手握住处女的玉乳,慢慢地搓揉着。十公主朱蕤闭着双眼,羞红着脸颊,温柔地承受郑一虎的爱抚,她双手在郑一虎的背上毫无头绪的抚摸着,郑一虎双手捧着她的一只玉乳,用嘴捻着她粉红的乳晕,她嘤咛的哼着:“哥哥,我的心口很慌,我……”十公主朱蕤的下体不安的扭动着。

郑一虎一只手慢慢的滑向十公主朱蕤的小腹下,摸着她细细柔柔的阴毛,上下左右的揉着,她身体一阵颤抖,双手紧紧的拥住郑一虎的背,脸颊泛起更红的晕红,气喘喘的咬着郑一虎的耳垂,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哥哥……”

郑一虎抓住她两条细嫩的玉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大宝贝正对着她那诱人的小穴。他问道:“小蕤,真的喜欢变成哥哥的女人?”

朱蕤娇痴地点点头,两眼放光说道:“当然喜欢!”

郑一虎点点头再问:“这可是很疼的,你怕不怕呢?”

朱蕤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用力摇了摇头:“哥哥……妹妹为了你……什么都不怕……我要哥哥……”郑一虎听得不禁一阵肉紧,坚硬的宝贝,在朱蕤的大腿上跳动着。郑一虎用手扶着宝贝,在她鲜红的处女穴口上方慢慢磨擦着,她两腿不由自主的自然分开,郑一虎粗大的龟头慢慢的挤入她的肉穴中。

郑一虎知道,朱蕤年纪太小,阴道非常紧窄,无论怎麽润滑她一样会感到很疼。现在,长痛不如短痛,他的大宝贝一下子撕裂了她薄薄的处女膜,划开了她紧窄的阴道,冲进去了大半截。朱蕤下体剧痛,小脸疼得煞白,她的小手紧紧抓住郑一虎的手臂,咬着樱唇,苦忍疼痛。

“哎哟……哥哥……轻一点……痛啊……你的……太粗……太大了……”十公主朱蕤眼角边有着泪痕,双手指甲陷入郑一虎背部肌肉里。

郑一虎看到这种情形,怜惜非常。他不敢再动,以免弄痛了她。他的宝贝停止前进,用嘴吻着她的双眼、吻着她的鼻尖,最后又落在她的朱唇上。郑一虎的双手又慢慢地抚摸着她的双峰,用手指搓着她的乳头,轻轻地揉着。他技巧而又温柔地爱抚着她香滑的玉乳,挑逗着她身上的敏感带,减轻疼痛。果然,不一会儿,朱蕤疼痛渐去,黛眉含春,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弥漫她的全身。不多久,郑一虎感觉十公主朱蕤的小穴里渐渐地湿润了,身下的她又轻轻扭着身体……

“哥哥……你可以再深一点,哥……你再动一下嘛……啊……”十公主朱蕤娇嗲地在郑一虎耳边说着。

郑一虎一手继续爱抚着她的玉乳,一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慢慢地退到洞口,又慢慢地挤进,当郑一虎的宝贝进到最深的尽头时,她蹙着眉头,郑一虎又慢慢地退出。当郑一虎退到洞口时,她又空虚的叹了一口气。就这样,一进一退的,带着丝丝处女的血迹。朱蕤刚开始还带着一丝些微的疼痛,但随着宝贝的抽离,阴道内生出一种难奈的空虚,她不由自主地挺动小腰肢,期待着他下一次的爱抚。郑一虎感到十公主朱蕤的阴道黏膜愈来愈润滑了,她似乎也渐渐尝到甜头了……

“哥……哥哥……我的好哥哥……啊……又痛……又麻……哥……你轻点……慢点……慢……可以再深一点……喔……呦……”

十公主朱蕤的下体随着郑一虎的抽插,开始生疏的上下逢迎着。随着不停的抽动,她的阴道分泌出大量的爱液,足够的润滑减轻了她的痛楚,她的小香臀随着抽插上下起伏迎合着。她失控的发出满足的呻吟声,不停的抽插,磨得她浑身趐软,连连喘息。随着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她的意识也逐渐模糊了。

“哥哥……嗯……我不痛了……真美……真舒服……哥哥哥……唔……”

十公主朱蕤眯着双眼,双手滑到郑一虎的腰下,紧紧地抱着,生怕郑一虎的宝贝跑掉,郑一虎开始轻轻抽插着,由慢加快,逐渐用力的顶尽抽退,如此大约抽插了数十下,她忽然全身一阵颤抖,娇喘吁吁的说:“啊呀……哥……我……嗯……我要……尿了……我的……好姐夫……啊……我……流出来了……哥哥……我要死了……喔……喔……”

郑一虎的宝贝顶到她阴道最深出的一团软肉上,他知道顶到了她的子宫口,再剧烈地抽插几下,宝贝成功地抵如了她的花宫。朱蕤的小嘴张得大大的,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瞬间,朱蕤达到了高潮,全身无力的倒在床上,她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小穴内黏膜痉挛着,一股处女的热流喷向郑一虎的龟头,喷得郑一虎的宝贝更加的膨胀着。

看着十公主朱蕤因第一次的高潮后,整个人几乎在半醒半醉之间的瘫痪着,郑一虎强忍着更加兴奋的情欲,低下头,用舌尖轻轻地在她的唇上搅动着,郑一虎吻着她的唇,将她的舌头吸到自己嘴里,慢慢地吮着,郑一虎的手又握着她娇小的玉乳,一重一轻的压揉着……

隔了一会儿,十公主朱蕤慢慢地睁开眼睛,楚楚动人深情地望着郑一虎说:“哥哥,小蕤以后都是你的人,你要怎样都可以……”

郑一虎吻着十公主朱蕤前额上的汗水,问着:“妹妹还要吗?”

十公主朱蕤点点头,双手在郑一虎的背上抚摸着。渐渐地,十公主朱蕤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着,她羞答答地在郑一虎耳边说:“哥哥,你还没有完吧?妹妹还可以……”又开始不安的扭动着。

郑一虎听到十公主朱蕤的话后,浸淫在阴道里的宝贝,不禁更加坚硬的跳动着,十公主朱蕤的双手紧紧地按着郑一虎的腰下,向前压挤着。郑一虎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提起宝贝退出到小穴口,扭动着屁股,再慢慢的、将宝贝深深挤入阴道中,直到龟头碰到子宫口,旋绕在阴道里面的宝贝,在四周刮动,再慢慢退出到小穴口,由慢渐渐加快,弄得十公主朱蕤阴道淫水泛滥,口中大气直喘,秀发凌乱,全身不断的扭摆着。

“哥……我的好哥哥……啊……你的大……宝贝……要插死……我……了……啊……唷……我又忍不住了……要丢了……喔……丢了……哎唷……”初解风情的十公主朱蕤,如今却像荡妇般风骚入骨,令人色欲飘飘,郑一虎的抽插动作也由慢而越来越快。

“哥……好哥哥……哎唷……啊……啊……啊……妹妹又丢了……丢了……喔……又丢了……哎……唷……九姐姐……救我……啊唷……我受不住了唷……九姐……你……救……救我……来啊……”十公主朱蕤忽然用手轻轻地捏了郑一虎一下,用娇媚的眼神向郑一虎瞟了一眼,然后往里床一滚,闭着双眼,整个人像似无法动弹般的躺在床上。

“弟弟……你太粗鲁了……十妹年纪轻……受不了你的折腾……”马玲玲和白紫仙今天已经不堪再战,在一旁已经倦极欲睡,九公主朱萼精神要好得多,这也跟她休息的时间比较长不无关系。此刻她坐在床上,带着怜惜又娇羞的眼神,满脸羞得红彤彤的埋怨着小虎对朱蕤不够怜惜。

欲火沸腾得如火山将要爆发的郑一虎,看到丰腴成熟的朱萼,就更加火上加油了。郑一虎挺起身体,伸出双手,猛然的抱住朱萼的腰,她措手不及的跌躺在床上,郑一虎翻身紧紧地压着她。火烫的脸,用力地摩擦着朱萼的脸:“姐姐……我……”

“弟弟,你放下手,小蕤她……”朱萼话未说完,郑一虎抱着她翻身躺在床上,嘴已紧紧的盖住她的唇,郑一虎一手托着她的头,一手抱着她的背部,用力的吻着她。

朱萼欲拒还迎的轻轻挣扎着,妩媚地含羞带笑的说:“小虎,别太轻狂,姐姐也会吃不消啦……”

郑一虎低下头用嘴吸着朱萼已经变硬的乳头,还沾着十公主朱蕤淫液的大宝贝,又钻进熟悉而湿淋淋的骚穴里,郑一虎又慢慢地开始抽插着。刚开始,朱萼只是双手紧紧搂着郑一虎的脖子,用力的吻着郑一虎,她全身不断的扭动着。但当郑一虎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尽底冲击时,朱萼也随着不断的扭摆着头,发出娇媚的浪叫。

“哎哟……小虎……你……真是……姐姐的……冤家……我……这滋味……真美……哎哟……爽死姐姐了……唔……我好……好爽……哦……宝贝顶得好深……嗯……嗯……哎哟……顶到花心了……我……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我的冤家……你好坏唷……呀……快……快……我快忍不住了……哟……喔……爽死姐姐了……唔……我不行了……哎哟……要丢了……啊……丢啦……啊……我快泄死了……呀……呀……”

朱萼神情放浪,腰肢不住的摆动着,似乎完全沉醉在性爱的欢娱中。郑一虎被温热的黏膜包住的宝贝,在朱萼深处变得愈来愈硬,郑一虎感觉朱萼的阴道黏膜阵阵的抽搐着。这时郑一虎身旁的十公主朱蕤,又满脸绯红的爬过来,她伸手摸着姐姐的一只乳房,一面用嘴吸吮着另一只乳房。这些情景让郑一虎的动作更加疯狂,用劲的抽插,朱萼上面被朱蕤吸吮,下面被郑一虎猛操,她全身不停的哆嗦着,人像虚脱般的躺在床上。郑一虎正操得兴起,看到朱萼的情形,就把朱萼放下,转身又压到十公主朱蕤身上,把更坚硬的大宝贝塞进十公主朱蕤早已湿淋淋的阴道里,然后用力的抽送。

“哎……唷……哥哥……啊……妹妹又浪了……我的小穴……痒……嗯……你……快……大宝贝……太棒了……哟……小穴好涨……哦……插死妹妹了……哼……再用力……快……我快……忍不住……哟……哎……妹妹又丢了……快泄死了……哥哥……唔……唔……哦……唔……唔……喔……”

十公主朱蕤玩弄的性趣正浓,刚好接着郑一虎疯狂的抽插,次次都碰及子宫花心,强烈的高潮使得原本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跌落在床上,人也不禁的阵阵的颤抖。郑一虎的宝贝深插在十公主朱蕤的小穴里,龟头感觉到一阵阵温热的阴精涌来。于是运气凝神把意识集中在龟头上,使得整根宝贝在小逼里一挺一挺的,而龟头便在子宫口上有韵律地磨擦着。

“哎唷……哥哥啊……怎么这样的……好舒服啊……哎唷……还在泄啦……唷……泄死妹妹了……唷……唷……”

“唷……呀……不行了……又要泄了……哎唷……泄……泄得好舒服啊……”

“啊……哥哥……妹妹要死了……唷……呀……”微弱的娇呼后十公主朱蕤就昏迷了过去。

“傻弟弟,还不把你的宝贝拔出来,”朱萼笑骂着用双手按摩十公主朱蕤的人中穴和鼻梁:“没事的,小妮子只是舒服得过了头,让她睡吧。”

“姐姐,真的吗?”听到朱萼的话郑一虎才放了心,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听到朱萼的话再一想也就知道了,接着就撒娇的说:“姐姐,弟弟还想要呢,你看看它嘛……”捉住朱萼的手放在宝贝上。

“唉,小虎,你太厉害了。”朱萼玉手握着大宝贝套了套,“玩了这么久了,这根宝贝还是雄纠纠的,姐姐真是爱死你又恨死你了……唔……唔……”

郑一虎不待朱萼说完就用热吻封住她的嘴,掌心按压胸脯,指头搓捏乳头。不一会,朱萼的四肢就缠绕在郑一虎身上,湿沾沾的阴部磨擦着大宝贝,香舌在郑一虎口中疯狂的搅动。郑一虎一面吻啜爱抚一面挺耸屁股,不久便找到阴道入口,于是用力一挺,噗滋一声大宝贝应声直操到底,龟头顶住子宫口了。

“哎唷……呀……小虎……顶……顶死姐姐了……轻点嘛……哎唷……子宫被磨得酸死了……”一开始,朱萼已放浪形骇的娇呼:“哎……唷……又麻又痒的……唷……唷……爽死啦……不行了……泄了啦……”

在郑一虎一轮狂抽猛操下,朱萼很快的就又达到高潮泄精了。这次好像泄得比上两次还多,龟头感到汹涌澎湃的阴精一波波的涌来。酥麻的快感传达到郑一虎的每一个神经末梢,令郑一虎有要一射为快的冲动。

“啊……唷……泄死姐姐了……小虎……还没射精吗……唷……” “哎唷……小虎……好烫啊……唷呀……磨得子宫酥麻死了……哎唷……呀……又要泄……泄出来了……呀……”

朱萼的阴道黏膜紧箍着郑一虎的宝贝,子宫口不断涌出阴精浇灌龟头。而小虎也在适时泄出阳精,刺激得朱萼竟然连续两次泄精,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终于在心力交瘁下沉沉睡去。小虎一手搂住她,一手搂住爬过来的十公主朱蕤,相拥睡去。而白紫仙和马玲玲则已经在一旁发出了微微的鼾声,在小虎日渐增强的战斗力之下,她们越来越有吃不消之感,所以越来越不堪了,一龙四凤,甜甜睡去……

※※※※※※※※※※※※※※※※※※※※※※※※※※※※※※※※※※※※※※ 翌日五人醒来,想起昨夜的疯狂,都觉得脸红心热,尤其是十公主朱蕤,脸更是羞得通红。白紫仙取笑她道:“怎么还害羞起来,这可不像昨天自荐枕席时的十公主哦!”

“仙姐姐,你又取笑人家。”朱蕤娇嗔着不依:“人家是受不了你们和姐夫欢好的刺激吗,弄得人家浑身难受,只好不顾羞耻了。”

“哥,你听听,小公主是因为一时受不了刺激才产生的冲动哦!”马玲玲居然也调侃起朱蕤来了。

“玲姐姐,怎么你也取笑起妹妹来了,净挑人家的毛病。”顿了一顿,突然又笑道:“其实你们也不必笑话我,你们在床上的表现,哪一个我都比不上。”说完嗤嗤笑起来。

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人脸同时一红,朱萼斥道:“小妮子是爽疯了心了,连姐姐我也扯进去了。”

郑一虎笑道:“你们现在都上了我这贼船,想跑也跑不脱了。”

四女同时笑了起来,朱蕤乖巧的送上香吻:“哥哥,你赶我们走,我们也不会走的。”

郑一虎笑嘻嘻的亲亲她,双手还不老实的在她胸前抚摸着,不多时,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女也是相继失守。五人亲热了半天,才满意的洗漱。

吃过早餐,郑一虎就跟四女说明,自己到京城内到处逛逛。中午时分,他会到林和了,二人见面大喜,一同走进天坛附近一家酒楼。饮酒中,林和向郑一虎道:“我回家把你的事向家父说过,家父真想见见你。”

郑一虎道:“有机会小弟自会去参见伯父的,不过近几日绝对要查探一番,敌人伤亡太重,我们要提防报复。”

林和道:“我们五人你见了四个,只有山海关总兵之子常冲你还未见过,他真是急得要命,希望尽早会到你。”

郑一虎道:“你找个清静的地方,我们大家聚一番如何?”

林和道:“好极了,你先去西山,我去叫他们来?”

郑一虎道:“西山太远,那又是江湖人的必经之地,最好找个僻街胡同里的庭院见面。”

林和道:“好,那你先去铁狮胡同,我们马上来。”

郑一虎点点头,吃完先下楼去了。在街上叫了一部马车,郑一虎到了铁狮胡同,打发车走后,他独自徘徊在胡同口。事情八九常出意料之外,郑一虎等了一个时辰,都未见林和等人前来,他立知有变,但又不知哪里去找,焦急得不知如何才好。正在焦急中,忽有一个青年人向他奔到道:“请问阁下是不是姓郑?”

郑一虎看出有异,立即点头道:“你贵姓?”

那青年道:“我姓林,是林和的弟弟。”

郑一虎啊声道:“你有什么事吗?”

青年道:“家兄派我来,吩咐我传言阁下速去天安门。”

郑一虎道:“天安门在什么方向?”

青年道:“就在宫城正南口,我有马在胡同口,阁下只管骑着随我走就是了。”

郑一虎急急随他走出衙同口,一同上马奔走,问道:“发生了什么?”

青年道:“有个巨人不知从哪里来的,也不知从哪里扛来一只铁狮子,足有五千斤重。满城高手无人敢惹他,各府家将,皇宫卫士,以及无数江湖人都不敢对付他。”

郑一虎道:“因此令兄叫我来请你?”

青年道:“还有邹大哥、杨大哥、黄大哥、常大哥等同时有请。”

郑一虎笑道:“我还当出了什么重大之事呢,原来就只这么一丁点小事。”

青年道:“不是小事,皇宫卫士赶他不走,皇上知道就不得了啦。”

郑一虎道:“那巨人什么年纪了?”

青年道:“看样子有五十多了,长相有点像张飞。”

郑一虎啊声道:“原来是他,这真不简单了。”

青年道:“是谁?”

郑一虎答道:“二魔王。”

青年大惊道:“魔王进京闹事了。”

两骑疾驰如飞,不久来到天安门广场,只见那里竟是人头拥挤,郑一虎立即下马,对青年道:“令兄那里你去通知,叫他不要来会我。”

青年分手去后,郑一虎发出一层真气,真如鱼游于水,轻而易举地进入人群里面。入墙围了一个二十丈大的空圈子,当中确有一支巨大铁狮,这时巨人坐在铁狮的左侧,身前一把特大的长剑。郑一虎正待行去时,岂知人群里恰在这时行出一个老叫化,一身破烂,白发蓬头,苍髯过腹,手持一根长有丈余的青竹竿。围观的人群内突然有人大叫道:“有戏看了,那是四海神乞到啦。”郑一虎不知是谁叫出这字号,因为他对这字号毫不知悉,立即停住不动。

老叫化已走到铁狮的右面立着,只见他向巨人流声喝道:“西门厉,十五年之约你竟忘了?”

巨人猛的起身,大笑道:“罗公义,你还没有死。”

老叫化子沉声道:“生死约未了,我老叫化子还不想入鬼门关,嘿嘿,你在天安门等谁?”

巨人大笑道:“久闻京都乃八方英雄荟萃之地,今日一见,名不符实,讵料竟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和我动手的。”

老叫化子冷叱道:“大地三魔王无故不显形,你哪里是来会武,这是鬼话,你一定有什么阴谋?”

巨人吼叫道:“罗公义,你快滚开,我们的约会延后三天。”

老叫化子摇头道:“不行,三天后是你老三的约会。”

巨人大怒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动手。”

老化子又摇头道:“不行,当年是鞑子的天下,我们在此可以动手,现在是大明皇帝的天下,我们不可惊动皇上。”

巨大哈哈大笑道:“我管他什么皇帝不皇帝,高兴在哪里动手就在哪里动手。”

老化子亦大怒道:“你这无法无天的东西……”骂声未完,飞起一腿,竟把铁狮踢起丈高,而且直向巨人头上撞去。

围观的人大惊,想不到老化子竟有这份神力,俱皆吓得后退不已。巨人一见铁狮飞到,同样一脚,反将铁狮踢向老化子,大喝道:“罗公义,拔你的乞王杖。”

老化子抽出他的青竹竿,嘿嘿笑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铁狮落在老化子面前,地面石板被撞得陷下一尺多深。

巨人正待拔剑,突见眼前来了个少年,不由一怔,大喝道:“小子,找死不成。”

来的是郑一虎,只见他朗声道:“天子脚下,谁敢在此打斗。”

老化子觉出这少年有点不寻常,哈哈笑道:“老弟,这话说得不错,可惜那笨牛目无君上。”

郑一虎拱手道:“前辈,请你和他到城外去斗如何?”

老化子道:“笨牛不答应,老朽只有和他在此地分个高下。”

郑一虎道:“谁不答应,谁就犯了皇法。”他顺势一脚,竟把铁狮从深陷的地内勾起,举手一托,轻巧的托住,尤如托只皮球一般,毫不吃力。围观的人哄然大叫喝采。老化子暗暗忖道:“想不以京城内竟有这样的少年人物。”

郑一虎面向巨人道:“这铁狮你从哪儿带来的?”

巨人也感到不对了,可是他仍旧不在乎,哈哈笑道:“是老夫由泰山提来的。”

郑一虎道:“那你就送回泰山去罢……”「罢」字一出,举手一推,铁狮如箭一般飞向巨人。

巨人一看来势,面色一紧,猛地一推双掌,大吼道:“我高兴提来,但不高兴提回去。”

郑一虎看到狮子回飞,举后一拂,冷笑道:“我非要你送回不可。”第二次铁狮去势更猛更快,这下连老化子也惊愕啦,立即向旁边走开,他已看郑一虎的神力愈来愈增。

巨人听出铁狮竟带出呼呼风声,面色大变,双掌再推,但却不开口了。郑一虎与其拂来推去,速度愈来愈快,围观的也看得透不过气来,紧张之情不问可知,连喝采也忘了。巨人已到心寒胆战之际了,这时他想不接都不行,压力太强,不由他不向后啦。三十余次来回之后,郑一虎距他只有三丈多远,最后一式拂出,他的右手再不收回,硬将铁狮堵在巨人身前。巨人被迫,不得不将双掌抵住,但他两目已突,满面汗出如雨,脖子上的筋红中带青,气促如牛。

郑一虎冷笑道:“这是京师重地,我不杀你,现在问你,愿不愿意把铁狮送回?”巨人已无余力,再不答应便难幸免,可是口不能开,只有点头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