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欲海逍遥(全本)-17

  

【第十四章】银魂1

郑一虎收回内功,大喝道:“那就快滚。”

巨人双掌托住铁狮,张口喘气,立即低头转身。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使巨人好通行。然而郑一虎不放心,他一直跟在巨人后面,尤如押解犯人一般,直到城外去了。老化子这时不见了,郑一虎后面跟着一群人,其中当然也有邹京玉、林和、杨猛等五公子在内。足足有两个时辰才把巨人送走,郑一虎放心了,他相信二魔王这次败后,不会再来北京捣乱啦。

五龙公子走近郑一虎,人人兴高采烈,林和大笑道:“郑大侠,我们又看到你大显威风了。”

郑一虎先和常冲握手,笑道:“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如何?”

杨猛抢着道:“城外清静,大家跟我来。”

大家随他走到环城河边一家酒楼上,人人开怀畅饮,一直喝到天黑。六个人喝完酒,密商一阵才分手,郑一虎乘黑回转御花园。牡丹阁早有四女在等着,大家一见郑一虎就兴高采列地迎上道:“阿虎,你在天安门驱退二魔王。”

郑一虎道:“你们怎么知道?”

九公主朱萼道:“父皇都知道了,但不知是你。”

郑一虎道:“是卫士看到的?”

十公主朱蕤点头道:“这半天,整个京城都轰动了。”

郑一虎道:“还有个老辈人物我今天见到了,可惜以往未听说过。”

九公主格格笑道:“他是十妹的尊师嘛。”

郑一虎吓声道:“十妹怎会拜在四海神乞名下受艺?”

九公主朱萼道:“这是秘密,连父皇都不知道。”

郑一虎道:“你的授业恩师又是谁?”

九公主道:“今天也在人群中,但不告诉你。”

郑一虎道:“一定也是神秘人物,我会查出的。”

白紫仙啊呀道:“你喝了多少酒,快休息罢,醺死人了。”

郑一虎今天是真喝,毫未运内功抵抗,这时也知过量了,然而他内功精深,一点也不觉醉。四女送他到中层阁上休息,她们就在园中散步去了。上灯的时候,郑一虎突觉有点不对,他由梦中惊觉地跳下床,喃喃道:“空中有谁经过皇官。”

四女来回走,他俏悄行出,抬头一看,明月在天,哪有什么影子。心有所疑,立即展开轻功向宫内扑去。御书房四周确有不少卫士,而且值班太监往来不绝,可是郑一虎的轻功太玄,谁也不知他到了。通过几处曲折的雕栏,他不管有多少卫士,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闪进了御书房。一个穿黄色滚龙青袍的中年人这时正在烛光下看奏本,貌相肃穆,精神充沛,郑一虎知道那就是皇上。但奇怪,这时在皇上旁边竟坐着一个老人,郑一虎触目愕然,吓然竟是朱五叔。郑一虎不响,以最高的轻功闪到皇上的后面,恰好隐身屏风后。

皇上看完手中奏章,缓缓抬起头,面含笑意,向着朱五叔道:“皇叔,西域的征讨很顺利。”

朱五叔欠身道:“这是陛下之福。”

皇上大笑道:“只怕是郑一虎的功劳。”

朱五叔道:“孩子可能进京了。”

皇上道:“听说他不肯作官?但为什么却不来见我?”

朱五叔道:“孩子会来朝见的,可是太忙,臣叔这次全力赶返京中,就是找他来朝见陛下。”

皇上笑道:“皇叔一路有何耳闻?”

朱五叔道:“孩子在小五台扫荡了一大批恶贼,又在永清城外大展身手,目前京城附近的匪类已消声匿迹了。”

皇上哈哈笑道:“今天听奏,说天安门来了一个什么二魔王,又出现一个四海神乞,结果二魔王被一个少年压退,想必那少年定是小虎了。”

朱五叔郑重道:“二魔王进京定有诡谋,他是江湖匪类第一大批中原高手,好在打退了,否则恐怕会扰乱京师。”正说着,突闻外面起了骚动。

朱五叔陡地起身道:“皇上,可能有刺客。”

皇上反沉着道:“皇叔请坐,外面卫士近来加倍防守了。”「了」字未落,突然发出两声惨叫。

朱五叔猛的拔出佩剑,火速站在皇上身边道:“皇上,来人太强,有两个卫士殉职了。”

这时皇上也从御案上抽出一把玉剑,沉声道:“让他进来。”门外再传卫士死亡之声,这时突见一个中年凶汉扑进来。

朱五叔一见大喝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手持一把巨型狼牙棒,举手横扫,挡在门口,竟使外面的卫士无力冲进,他嘿嘿阴笑道:“老儿。你想知道我的来历吗?”

朱五叔横身挡住皇上,喝道:“你竟敢入宫行刺。”

那人大笑道:“老儿,当年朱元璋打天下时,他的势力还没有我的先祖强大,论形势,这天下应是我陈家的。”一顿,陡然又吼道:“我祖称帝,哪点不如朱元璋,讵料朱元璋施诡计将我先祖打败,今日我要杀你姓朱的一族。”

皇上沉着问道:“就是陈友谅的后代?”

那人恨声道:“不错,现在你朱家已作了几代,应该让我了。”

朱五叔叱道:“你现在属什么帮派,竟敢造反。”

突然皇帝背后走出郑一虎道:“五叔,他是鬼王的二徒弟,江湖称他叫歹毒鬼,想不到其先祖陈友谅谋杀主师,率众为寇,而今他这个后代更没有出息,居然作了鬼徒。”皇上回头一看,不由愕然。

朱五叔一见大喜,哈哈笑道:“孩子,你已先一步藏在这里了。”

郑一虎先向皇上跪下道,“求主上宽恕小臣暗入书房之罪。”

皇上明白他是谁了,亲手扶起,哈哈笑道,“小虎,你太神出鬼没了。”

郑一虎起身接道:“臣本待报明而进,但知此贼早已进宫,因此预先藏起观其动静。”

朱五叔道:“你不能放走他。”

郑一虎道:“这个当然,行刺皇上,罪该万死。”

歹毒鬼大喝道:“你是谁?”

郑一虎淡然道:“你看看我是谁,鬼徒,你的幽冥功可以施展了,再迟你就来不及了。”

歹毒鬼闻言变色,他想不到这少年竟清楚其底细,吼声道:“你是谁?”

郑一虎欺身而上,瞬眼到了他的身前,朗声笑道:“我叫郑一虎。”

歹毒鬼吓声大叫道:“你是飞龙。”

郑一虎道:“那是番兵喊出来的字号,鬼徒,你动手罢。”歹毒鬼大喝一声,狼牙棒横扫而出。郑一虎不闪不避,顺手一反掌,那样利齿森森的巨棒,他竟叉开五指抓住,紧接着叱道:“脱手。”歹毒鬼只感全身大大一震,半体发毛,低头一看,虎口流血,兵器已到郑一虎手中去了。

郑一虎在他一怔之下,防其施展幽冥功逃走,左手跟着拍,再道:“倒下。”这一掌,歹毒鬼如遭雷轰,知觉顿失,颓然倒地。

门外的卫士拥了进来,朱五叔也走了上去,问道:“打死了?”

郑一虎道:“只震闭其天地二桥,使其变成普通高手,今后须再练三年才能打通。”

朱五叔道:“那他不能动了?”

郑一虎道:“他有幽冥功,可以化身逃走,因此我又加闭其知觉,否则无法捉拿。”

朱五叔急急吩咐卫士道:“火速捆绑,押入天牢。”

郑一虎郑重道:“小心押送,提防其有师兄弟同来。”

卫士连声答应去后,皇上行近郑一虎笑道:“平番功可封侯,救驾其功更大,小虎,你真不作官?”

郑一虎再跪下道:“主人,小臣乃江湖人,野性难收,加之放浪成习。”

皇上笑道:“真是野孩子,那你总得接受朕一点心意才是。”

郑一虎道:“皇上就赐小臣行入禁宫而不禁,使可时时探望皇上,小臣就心满意足了。”

皇上大笑道:“这个你已自作啦。”

郑一虎道:“未得主上许可,臣是犯法的。”

皇上笑道:“朕不罪你,谁还罪你?好罢,今后不但禁宫,就是文武百官之家亦任由你自由出入。”

郑一虎谢过恩,起身道:“今晚臣要详细探查全城,皇上请回宫安息罢。”

皇上笑道:“满朝文武,如果尽似你这样,那寡人也就高枕无忧了。小虎,你的功劳朕给你保留,只要你任何时候想要作官,你尽管开口就是了。”

郑一虎再谢恩,之后向朱五叔道:“我送你老回府如何?”

朱五叔笑道:“我和皇上还有事情,你先走罢。”

郑一虎要走时,皇上又叫住道:“小虎,此后你见了寡人免行大礼,朕倒是欣赏你们江湖人那种拱拱手的方便,有地方坐,你就自己坐,无须我摆手叫坐,这个你一定很高兴吧。”

郑一虎带笑应是,退出御书房,这回他可大摇大摆的行动了。皇上已给他最大的方便了,但他走出书房仍吁口大气,回到牡丹阁,忽见九公主接着道:“小虎,三妹追贼去了。”

郑一虎大惊道:“皇上那儿闹刺客,这儿也出事了?”

九公主道:“我就是听到皇上那儿闹刺客才赶去的,现在半路上遇到一个武功高深莫测的贼人。小妹不在,我和二妹都打不过,如没有玲妹,今晚我们都完了。”

郑一虎道:“紫仙呢?”

九公主道:“她叫我等你,她自己追三妹去了。”

郑一虎道:“什么方向?”

九公主道:“北面,贼人不敌三妹,可是非常狡猾,竟把三妹引去了。”

郑一虎道:“你跟我走,我可能不回来了。”

九公主道:“我就是在等你,没有什么可收拾啦。”

郑一虎带着她火速向北追,但在出城时却遇到林和和邹京玉,只见林和大声道:“郑贤弟可是在追马姑娘?”

郑一虎道:“林兄发现了?”

林和道:“偏东面去了,马姑娘前面有四条黑影。”

郑一虎大惊道:“不好,贼人是诱敌之计。”别了林、邹二人,郑一虎伸手拉住九公主,低喝一道:“快。”

整夜急追,岂知连点影子都未,及至天亮,九公主又遇到两个大汉,她认得是杨兵部的家将,上前问道:“你们作什么来的。”

一个家将立即行礼道:“禀公主,有个女英雄被贼诱向香河城方面去了,小仆等想协助,但追不上。”

郑一虎道:“那就是玲玲。”不再多问,仍带着九公主全力追出。

到了香河城,打听没有消息,郑一虎不停,接着再追。这天晚上快近海边了,忽见一个老化子迎面而来。九公主一见大喜,娇声叫道:“罗师叔。”

老化子就是斗二魔王的四海神乞罗公义,只见他先向郑一虎道:“小兄弟,现在老朽知道你是谁了。”

郑一虎见礼道:“前辈在此出现,其中必有原因?”

老化子道:“还不是和你们同样目的,马姑娘和白姑娘现在海座小镇上,贼人搭船出海遁脱了。”

郑一虎安心了,吁口气道:“你老知道什么贼人吗?”

老化子道:“鬼主第七徒「势利鬼」带着几个鬼孙子。”

郑一虎道:“鬼王又想在京师动什么脑筋?”

老化子道:“老朽也不明白,想必定不简单,因为二魔王也来了。”

郑一虎道:“你老回京查查看,我们非搞明白不可。”

老化子道:“小兄弟不回京?”

郑一虎道:“过段时期再来,目前我有点私事。”

分手后,郑一虎带着九公主奔海边小镇,确在一家店中会到马玲玲和白紫仙,于是他绕道再西行。九公主笑着向小虎道:“小虎,按照我们目前的方向,很快就到「倒马关」了,这地方住着个性情古怪的老人,听我师傅说,他从不与人交往,可是他却有「天下通」的字号。”

郑一虎道:“天下通与令师有交往?”

九公主笑道:“不但无交往,而且有过节,但不是深仇大恨罢了。”

白紫仙道:“那是为了什么?”

九公主笑道:“说来好笑,家师性情也很怪,他们为的只是一瓶酒。”

马玲玲格格笑道:“成名人物怎会为这点小事翻脸呢?”

九公主道:“这是所谓怪人了。”

白紫仙道:“天下通到底是个什么长像儿?”

九公主道:“好认极了,据家师说,他的年纪虽有七十多了,但没有一根胡子,整个头是光秃秃的,仅在后脑上还剩下二寸长一攫头发,小眼,大红鼻,狮子口,颈子短,肚子大,经年穿一身脏兮兮的大褂,赤着双脚,没有第二个和他同样的人。”

郑一虎道:“这人的武功如何?”

九公主道:“连家师也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从来未听说有人欺辱他。”

马玲玲道:“连邪魔也不找他吗?”

九公主道:“没有,据说他曾去过魔窟和鬼窝,连魔王和鬼王也不曾出来阻止。”

郑一虎道:“这样说来,这人真不简单了。”

当他们走进一座森林时,白紫仙忽然指着前面道:“当心,那树尖顶上爬着一只大黑熊。”大家抬头一看,不由愕然,只见树有数人合抱,高达十几丈,竟在最高的横枝上爬着一只大熊。

九公主道:“熊本来能上树,这不奇怪,但能爬这么高的却不常见。”

郑一虎忽然笑道:“你们莫看走了眼,那不是活的。”

三女闻言一怔,同声道:“是死的?”

郑一虎似看出什么苗头,哈哈笑道:“那是一只熊皮吊床,熊皮里面还睡着一个人哩。”

九公主啊呀道:“这人真古怪,他不睡山洞树窟,却吊在半天空睡。”

郑一虎道:“你们再看,这人而且好酒贪杯,他在熊皮外面还挂着一只酒葫芦,一大只烤山羊腿。”

白紫仙轻声道:“莫非他就是天下通?”

郑一虎道:“我也是这样猜,不管,我们先到树下看看。”距离可不近,走到时,大家抬头看去,愈觉那树高得出奇。郑一虎看熊皮吊床离地足有十五丈,树下还有一些吃剩的骨头,越觉有趣,悄声向三女道:“你们听到鼾吗?”二女点头,但不知如何对付。

郑一虎笑道:“由我来应付,你们只看,这人真是怪物。”

郑一虎还没想到应付之策,突然树上有人大喝道:“谁在下面立着,老子要撤尿了。”

郑一虎微微一笑,心想:“来了。”三女一听上面要撤尿,吓得火速离开,羞得个个脸红。郑一虎不响,猛的一掌,硬把那大树劈了半边,哈哈笑道:“这只熊真会玩,我非把你摔死不可。”轰的一声,大树震得格格直响,树枝树叶震得四处飞落。

忽从熊皮里露出一只光脑袋来,惊叫道:“何方小子,竟敢欺上门来。”

郑一虎抬头笑道:“这山中的熊儿竟能说话,哈哈,真是希奇罕见的事情。”

光头大叫道:“浑小子,我是人,别胡说八道。”

郑一虎道:“如今又不是巢处穴居时代,人怎会在树上睡觉?”

光头吼声道:“小子,你看不顺眼吗,快滚开。”

郑一虎道:“我伐我的树,与你不相干。”他又扬手要劈。

熊皮里忽然跳出一个老人来大叫道:“不许动,等我搬了家你再伐。”

郑一虎笑道:“原来是真人,喂,老头子,留下羊腿和酒再搬家。”

老人嘿嘿笑道:“你小子扰得我睡觉不成,我还留东西给你喝?你想得太妙了。”

郑一虎大叫道:“不留东西我就劈了。”

老人慌了手脚,一面用熊皮打行李,一面大叫道:“莫劈,莫劈,我这里有很多容易摔破的东西,我答应留下酒肉就是。”三女闻言,不禁齐声发笑。

郑一虎却不理,大声道:“快搬!我等不及了。”

老人大骂道:“你小子欺人太甚,当心我要剥你的皮。”

郑一虎笑道:“老家伙,你竟敢出口骂人,那好办,所有的东西都留下。”

老人大怒道:“这是我的家,你竟想喧宾夺主。”

郑一虎道:“谁叫你口出骂人。”

老人道:“只是信口开河,我不是真心。”

郑一虎道:“你下来,我要查查。”

老人一步一步的朝地面上落,他竟用脚后跟靠着树干下,就似下楼梯一样,很快就到了地面,问道:“你小子要什么?”

郑一虎道:“看看有什么是我喜欢的就留下,不要的你才可带走。”

老人道:“你小子竟这样霸道?”

郑一虎道:“我生来就霸道,莫说是你这无名老头子,就是魔王、鬼王我也不管他。”

老人大笑道:“你小子吹牛,魔王和鬼王的东西举天之下只有我敢要,但还要施点手脚,你小子凭什么?”

郑一虎道:“凭力量。”

老人大笑道:“他们那里你要了些什么?”

郑一虎道:“魔王那里没有什么是我喜欢的,我没有要,鬼王那里有两把剑鞘被我要来了。”

老头大惊道:“伏魔剑鞘。”

郑一虎拍拍腰问道:“你看,这是吹牛的吗?”

老头一看,突然跳起大笑道:“小子,你真有种,这剑鞘我已动了很久的脑筋都没有动到手,居然真的被你要来了。”

郑一虎道:“少废话,打开你的行李。”

老人这下可苦了,陪笑道:“老兄,骂你是我错,但你得见谅,我一生从不出口伤人,这次被你激怒才破了例。不过,话又得说回来,老朽这一生亦从未被人家欺侮过。”

郑一虎道:“我也有点毛病,人家要剥我的皮,我就怎样说也不饶他。”

老头叹道:“这行李是老朽片刻不离之物,你要任何东西都可以,就是不能要我的行李。”

郑一虎立知抓住老人的弱点了,一口咬定道:“你有力量没有,打得过我时,我就不要你的东西。”

老头摇头道:“提起打架,那比要我的终身行李还糟。”

郑一虎大笑道:“你走罢,我什么也不要你的了。”

老人噫声道:“你不问我打架为什么会糟嘛?”

郑一虎道:“我为什么要问,人人都有秘密,人人都有很多事情不愿告诉别人。”

老人大乐道:“你这人真够意思,你比我还古怪。”

郑一虎淡然笑道:“江湖上任何人说我古怪都不足为奇,只有天下通说我一声古怪,那我才是真的古怪了。”

老人大乐道:“你认识天下通?”

郑一虎摇头道:“在过去我想认识他,现在我却不想见他了。”

老人也不问原因,大乐道:“你看我像不像天下通?”

郑一虎道:“不像。”

老人大怒道:“你又在激我不成?”

郑一虎道:“难道你是天下通?哈哈,甭想冒充。”

老人大叫道:“我是道道地地的天下通,你小子怎么硬说不是?”

郑一虎道:“天下通如果是你,那就徒负虚名了。”

老人大叫道:“我有哪一点不通?”

郑一虎道:“我问你两点事情,你如答得出,那我就认定你没有冒充,否则你这老儿快滚,我最讨厌冒充别人之人。”

老人郑重道:“你问的两点千万勿有某一点,我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一点不知道,除此之外,我全答得出。”

郑一虎大笑道:“只有娲皇镜的下落你不知道,是罢?”

老人大惊道:“你,你,你怎么能知我这样深。”他吓得直向后面退。

郑一虎道:“你别慌,因为这是我要问你的问题之一,所以我猜出你不能。”

老人呼口气道:“你小子太厉害,比魔王、鬼王还厉害。”

郑一虎道:“我若不比他们厉害,怎会去夺他们的东西,老头,现在我只问你一点了。有一只古怪的瓶子,里面装了古怪的液汁,现在落于何处?”

老人吓声道:“你问的竟都是江湖上最难的,慢点,我算算看。”他忽然坐在地上,闭目喃喃。

郑一虎暗惊道:“他竟精通易数。”半晌,老人跳起道:“你得了长生金阙灵液。”

郑一虎悚然怔住了,点头道:“你还没有说出来源?”

老人叹声道:“这仙露本为魔王老二得着,可是他生性重友情,他想先告诉大魔王后再吃,显有不愿存私之心,结果被你得手。”

郑一虎道:“老头,你真是天下通了。”

老人大喜道:“我不是冒充的吧?”

郑一虎道:“老丈,我不骗你,我来就是找你的。”

老人豁然大叫道:“我上了你的当啦,我失败了。”

这时三女同声笑道:“而且败得一塌糊涂。”

老人颓然道:“生平不败,一败倒地,小子,你是天朝飞龙?”

郑一虎点头道:“你也是在朝的天下通呀。”

老人道:“从此你也休想问我其他的事情了。”

郑一虎道:“老头儿,当年曹操和刘备煮酒论英雄怎嘛说?”

老人猛的跳起道:“使君与操尔。”

郑一虎大笑道:“应说天下通与飞龙尔,你我为啥不携手共事?”

老人道:“你叫我重入江湖?”

郑一虎道:“我们分开,江湖是别人的,我们携手,谁敢为敌?”

老人大笑道:“你动手,我动脑,妙啊!我同意啦。”

郑一虎道:“那我们先找魔王。”

老人大叫道:“走。”

九公主道:“既然入江湖,你那熊皮吊袋还背着干什么?”

天下通哈哈笑道:“你们落店时,我仍旧宿在野外,不过你们不要找我,行动时我总跟得上的。”

白紫仙道:“我们可是直赴魔窟?”

天下通摇头道:“鬼窝、魔窟都搬了家,他们的行动现在没有一定地点,不过他们瞒不了我。”

马玲玲道:“目前我们向什么地方走?”

天下通道:“你们不要问,只须跟着我走,我到哪里,你们到哪里,我停大家停,也许我要与他们斗法捉迷藏。”

郑一虎笑道:“难道你的行动,他们也算得出?”

天下通大笑道:“正是,不过我高明一筹而已。”

郑一虎大惊道:“过去他们都知道你的行动?”

天下通点头道:“除非他们不注意你,否则你决逃不过他们的手掌。”

九公主道:“你每天必须要指明一个方向,我们如另这一点都不了解,那不是太糊涂?”

天下通道:“那是靠不住的,比方我现在要到五台山去,然而在中途又变卦了怎办?”

郑一虎道:“变了是另外一回事,那是事实起了变化之故。”

天下通道:“好,我们现在往五台山,魔王正在那里会魔鬼党的大首领。”

郑一虎骇然道:“他们会面一定不简单。”

天下通大笑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郑一虎道:“难道是对付我?”

天下通道:“不,你在他们心目中还没有这般严重。”

郑一虎道:“那是为什么?”

天下通道:“为了对付另外两个人。”

九公主道:“这两人如此厉害?

天下通道:“当然,你们要知道,我老人有一知,两不惹,三不去的口号嘛。”

马玲玲抢着道:“娲皇镜不知。”

天个通点头道:“那处刚说过的。”

白紫仙道:“那两不惹?”

天下通道:“一不惹金骷髅,二不惹银色魂。”

郑一虎骇然道:“哪来这种字号。”

天下通道:“莫说你不知道,年轻一辈的谁又会知道?能知的没有几个,大腹公、灵骨公、铜头公、西域之父当年还小,也许听说过,四海神乞、九子婆,他们的师傅是死在这两个怪物的手里。”

九公主大骇道:“我师祖是死在那个手里?”

天下通哈哈笑道:“你是九子婆的徒弟。”

九公主点头道:“你与家师为了一瓶酒的过节该不会记在我头上?”

天下通道:“什么一瓶酒,那是一瓶参王露。”

郑一虎道:“这瓶东西被谁得手?”

天下通道:“九子婆抢去了,她知道我不肯打架的弱点,因此硬把它抢去了。”

九公主道:“那是师傅为了我体弱,她给我吃了。”

天下通噫声道:“她不是自己吃?”

九公主点头道:“家师如为了自己吃,就决不会抢你的。”

天下通笑道:“那就算了,只怪这老太婆事先不说明,否则我也不会生气了。”

郑一虎笑道:“这样看来,你还是个通情达理之人。”

天下通接下老问题道:“九子婆的师傅是死在金骷髅手中,死得很惨,身首异处。”

郑一虎道:“你见过金骷髅和银色魂?”

天下通道:“见是见过,那只是影子,想当年我还只有十五岁,随着家师去蒙古,一天晚上,忽然看到一道金影和一道银光交织在沙漠上,那是恰逢金骷髅和银色魂在决斗,家师对我说,那就是这两个怪物,叫我千万勿惹。”

白紫仙道:“那三不去呢?”

天下通道:“海下城、鬼门关、黄金岛三地不去。”

二女格格笑道:“海下有城,你岂不是说空话,鬼门关是阴司,你要死了才去,黄金岛难道真有黄金?大概没有吧?”

天下通郑重道:“我不是说笑话,海下真有城,地在印度洋,鬼门关不是阴间,阴间鬼门关只是迷信罢了,黄金岛确有黄金宝藏。”

郑一虎笑道:“你不去一定有原因,但这时我不想问你,不过将来我要去探探。”

天下通道:“傻子,我也暂时不说,说出来你也不会去了,假设你真有胆量去,那也只能到一地就够了,因为你绝没有机会再去第二个地方。”

郑一虎骇异道:“你不去的原因是太危险?”

天下通道:“家师说过,与金骷髅一斗,或许还有生的希望,这三处一去,那是连一线希望都没有啦。”

郑一虎跳起道:“本来不问你,现在我倒要问问,那三地到底有什么危险呢?”

天下通叹道:“等我到了时间打开家师的锦囊再告诉你如何,这锦囊不久就到打开之期了。”

郑一虎啊声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呀?”

天下通正色道:“这不能算我不知,而是我不敢说,非等到家师锦囊打开后我才说,否则我就犯了门规。”

郑一虎点头道:“好罢,我还能忍耐。”

他们走出大茂山已是天黑时分,当夜急赶一程,前面就是倒马关了,天下通向郑一虎道:“你们进关过夜吧,我在野外睡。”

郑一虎已摸清他的个性,笑道:“你不要吃东西?”

天下通道:“这个你不要管,我自有办法,明天你们出关时我会来的。”

进入五台山脉,天下通向郑一虎道:“我们由北台进中台,他们还没有离开,不过双方势力非常强大,我们暂时勿露面。等到其中一方离去时再动手。”

郑一虎道:“魔王我会过,玲玲也会过,他还是青年。”

天下通大笑道:“你看他表面嘛,实际上他已九十多了,他练了倩女离魂法,凡是被他害过的女子,其精气神都被摄取一空,那比采补还厉害。”

九公主道:“他目前有什么势力?”

天下通道:“他除了两个义弟和二魔和三魔之外,还有十二魔将,其功力毫不差于二魔。”

郑一虎大惊道:“那我们就不可正面下手了。”

天下通道:“到了时机听我的,我说动就动,我不开口就莫动。”

当他们渐渐接近北台峰地,天下通摆手道:“你们到前面林中去,暂时勿动,我去去就来。”

郑一虎点头答应,带着三女走进中台峰,乘这时,郑一虎摸出四粒仙果,交给九公主和白紫仙道:“快点吞下去,就在这林中坐功,不是当前有强敌,我几乎忘了这件大事。”

马玲玲道:“我也忘了,你早该给大姐二姐吃啦。”

在林中等了两个时辰还不见天下通口来,两女的行功都完了,郑一虎感到不耐烦啦。九公主和白紫仙感到体内大起变化,不但神清气爽,而且有浊质全化之感,不禁喜极大叫。马玲玲道:“你们试试作「梯云步虚」看看。”

二女骇然道:“真能嘛?”

马玲玲道:“当然能。”

二女举步一试,真是如履实地,明知脚下无物,但却似有什么托住,她们早已练功,这时仍感新奇不已。渐渐的,二女登过林梢了,九公主忽然叫道:“天下通由峰顶回来了。”

郑一虎道:“快下来,一定有事了。”

二女刚落地,天下通也到了,只见他喘息道:“快,大家向左面走。”

郑一虎急问道:“什么事?”

天下通道:“金骷髅出现了。”

郑一虎道:“向我们这边来了?”

天下通摇头道:“不,你只管走,到了一座崖上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郑一虎和三女随着他一阵急奔,翻过一座山岭,来到一处悬崖上。天下通指着崖下一座石谷道:“你们看,谷中间只有三株枯树,树上吊着什么?”

大家一注目,莫不骇然道:“八个尸体。”

天下通道:“这八尸一半是魔鬼党的高手,一半是魔王的手下。”

郑一虎啊声道:“金骷髅趁他们开会时赶到了。”

天下通点头道:“魔鬼党的主要人物有「五遁法」,魔王重要人物练有魔雾,他们如不凭着这一套逃走了,也许都死光了。”

郑一虎道:“我们已无须去中台峰了?”

天下通道:“我们探探金骷髅的行动也不错,但要特别小心,我知道他正向南行。”

九公主道:“这怪物无影无形,我们怎能看到?”

天下通道:“他也是人,只是心狠手辣,没有人性而已,哪有看不到的道理,不过他在杀人或有所举动时是不能看到他的。”

郑一虎道:“这怪物实难对付,因为不知他练有什么功夫。”

天下通道:“我能推算的是有质之物,似武功这一类无质之物我也束手无策了。”离开五台山主脉又是天黑的时候了,天下通又向郑一虎道:“你到左侧五里外一座镇上去,我们深夜再动手。”

郑一虎道:“不等到天明吗?”

天下通道:“你不要问,我有主张。”他忽然向马玲玲道:“你的金丝虎暂时给我用用如何?”

马玲玲点头道:“你带去吧,它很听话的。”

天下通道:“我知道,它的妈妈我认识。”

郑一虎笑道:“这又奇了,你竟见过大虎?”

天下通道:“她在地底阴湖住了三十年啦,我虽没去过,但我在外面会过。”

郑一虎笑道:“它的妈妈现在五皇叔身边,目前在北京。”

天下通道:“鬼王想得到它们可费了不少脑筋,小鬼都死了不少。”

白紫仙笑道:“你真是天下通,什么事也知道。”

天下通道:“大事,或突发之事要推算,有些事是耳闻,有些事是目见,总算起来比别人强一点罢了,如真正谈到天下通那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分手后,郑一虎依言找到那座小镇,打听之下,讵料竟是龙泉关外的地方。落店后,吃过饭,天刚上灯,四人仍是开一间房子。悄悄的,他们奔上长城,天下通立住望望,郑重道:“你有什么感觉?”

郑一虎道:“在南端两里外似有两个人在说话。”

天下通道:“是了,你的听力不错。”

九公主道:“银色魂有两个?”

天下通道:“听得出的不是他,他的来去无人能察觉,否则他就不算厉害了,这两人可能是他的手下。”

郑一虎忽然噫声道:“是女子的声音。”

天下通道:“不管怎样,我们悄悄前去,看看就明白。”

五人顺城墙下面探进,渐渐觉出接近了。面对一座石山,长城是骑着石山筑去的,郑一虎悄声向天下通道:“她们在最高处?”

天下通道:“你们停下,我去看看再回来。”

郑一虎道:“当心有银色魂在场。”

天下通道:“防备的神通我有余。”

他去了之后,郑一虎向三女道:“大家开始运动,提防魔鬼暗袭。”

九公主道:“我看到一个人了。”

郑一虎道:“在哪里?”

九公主道:“在石山上,是个女子,一现又隐去了。”

郑一虎道:“银色魂至今不知是男是女,总之我们谨慎为上。”

当此之际,忽然有个女子陡立于城墙上朗声道:“这不是三位妹妹嘛?”

公主猛抬头,一见也感惊讶道:“申姐姐。”城墙上立着一个少女,讵料竟是中帼帮的帮主申瑶。

白紫仙忽然抢着翻上去笑道:“姐姐由哪里来?”

申帮主笑道:“我们在库库推穆尔一别之后,简直不知你们那去了,我由西域打三个转,听说魔鬼党在京城闹事,所以又赶了回来。却又忽然接到一封无名怪信,这信真是无头无尾,上面叫我火速奔龙泉关。”

马玲玲道:“大姐刚到?”

申帮主道:“是的,我只带濮萃华一人来,但在前面石山上又看到一封信,信上说我已到迟一天,又叫我火速赴黄金岛。”

郑一虎猛叫道:“那是奇险之地。”申帮主不识郑一虎,而郑一虎却在暗中看到过她,这时郑一虎提出黄金岛是最危险的地方,她对这少年对她的关怀感到十分诧异。

“小兄弟,黄金岛这地方,我还不清楚。”申帮主望着将上城墙的郑一虎带笑说。

九公主立即介绍道:“大姐,他就是番兵所称的天朝飞龙郑一虎啊,你还没见过吧?”

申帮主一惊道:“小兄弟的名声真是轰动天下呀。”

郑一虎道:“大姐给我带高帽子了。”正说着,忽见天下通回来了,而且带着濮萃华一道来。

白紫仙一见笑道:“我们以为石山上是魔鬼,现在证明是大姐和濮姐在石山上说话了。”

天下通奇道:“你们早已认识了。”

申帮主道:“老伯,我还没想到有你在这里呢。”

天下通道:“闲话少说,申姑娘,你那封信呢?”

申帮主道:“是萃妹告诉你的呢,咯,你看看,字迹清秀而且是一笔好书法。”

天下通看完后仍交给申帮主,而上显出惊疑不定之情道:“这信留在石山上,除了他还会是谁?”

郑一虎道:“你说是银色魂留的?”

天下通道:“老夫委实想不出第二人来?”

郑一虎道:“这样说,银色魂是个女子了?”

天下通道:“大家坐一下来揣摩揣摩,这中间还有很多想不通的道理。”

众人依言围坐一圈,申帮主道:“银色魂我还是近几天才知道这字号,据说他是最老一辈的巨魔。”

天下通道:“假设这封信是他留的,你们想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

郑一虎道:“如说是恶意,他又何必来这一套,干脆向申大姐下手不就结了?”

天下通点头道:“这话有理由,他一生从来不作多余之举。”

申帮主道:“小虎说黄金岛是奇险之地,既是善意,他为何又要我去?”

天下通道:“这就是令人费解的地方。”

郑一虎道:“未去到那里之前,一切都空谈,不过黄金岛在何地,恐怕只有你老知情,然而你老有言在先,这是三不去的地方,这倒是个难题。”

天下通道:“我已答应和你合作,自然又当别论了。”

郑一虎大喜道:“有你同行,危险已减少大半,同时在我们心中亦有安全感了。”

天下通道:“现在就动身,大家要在七天内赶到新黄河口出海。”

九公主道:“黄金岛在那里?”

天下通道:“我只知一个大概范围,那是太平洋中的西南方向,从海船足足要两个月的时间,南距菲律宾群岛一千里,西距我国琼崖一千八百里。该处连海盗「大龙王」都不敢去,四面是火山围绕,甚至连鱼群都不敢游近二百里内。”

白紫仙道:“那我们要买船自己驾驶了。”

天下通道:“那还要问,同时海上时有暴风雨,这次的危险太大了。”

九公主道:“大海船须要很多人手,我们这几个怎够?”

天下通道:“我有办法,到了海边再说。”

时在半夜过后,他们五女二男,老少七人,加上一只小金虎,说走就走,直赴新黄河口。好在路上没有多情发生,加上他们日夜不停的奔走,实际上还不到五天五夜就到了。在这期间,郑一虎已经与申瑶、濮萃华两人很熟了,再加上九公主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女夹在其中,相处的十分融洽。在海边,天下通让大家在一座渔村中休息大半天,他自己单独找船去了。于是小虎等一男五女,正好借此机会闲聊。

“小虎,你的功力就不用说了,为什么三位妹妹的功力也这么高了,而且令我感到不解的是,公主和白妹妹的功力好像在最近一段时间增长了不少,从我上次见她们,也不过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啊。”申瑶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本来早就想问了,但一直在赶路,中间休息时间很少,所以没找到机会。

郑一虎笑道:“大姐看的不错,她们的功力是有了增长。不过不是我的功劳,而是仙果的功劳。”

“仙果?”濮萃华和申瑶同时惊奇的问道。

“不错。”小虎取出装仙果的玉瓶,从中取出两颗,分别递给申瑶和濮萃华道:“瑶姐姐和萃姐姐,服下之后赶紧运功,才能充分发挥效力。”

“什么,你要送给我们?小虎,这么珍贵的东西,你舍得?”申瑶问道。

“珍贵的东西也要让它发挥作用啊,我送给你们,正是物尽其用啊。其实这只对功力不够的人才有用,功力到了一定程度,它能发挥的效力就有限了。不知大姐帮中有多少姐妹,我愿意每人赠送一颗。”郑一虎笑着答道。

濮萃华笑着道:“我们连大姐共四十九人,你可要亏大了。”

郑一虎笑道:“难得有你们这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敢与「魔鬼党」作对,令人敬佩。相比之下,一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只知明哲保身,实在令人齿冷。不过,魔鬼党人手段诡异,邪法颇多,你们女孩子要不提高功力,实在是很危险的事情。”说着,将一个玉瓶递给申瑶:“大姐,你收好了。”粗粗看去,玉瓶里至少还有七八十粒仙果。

申瑶道:“小虎,难得你有这份心,你都给我们了,以后你拿什么来送给你自己的人。”

郑一虎笑道:“大姐,我还有。再说,我父母、兄长都已经不在了,哪里还有什么别的自己人?”

白紫仙笑道:“大姐,你就收下吧,不要辜负了小虎的一片怜香惜玉之心。”话中带着些调侃,只是连申瑶和濮萃华也包了进去。

申瑶脸一红:“妹子,你居然连姐姐也调侃进去了。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代那些妹妹收下了。”

马玲玲不失时机的问道:“大姐,你可有了心中的人了?”

申瑶笑着道:“哪有啊?哪像你们,有了小虎,只怕要将姐姐都忘了。”

郑一虎听得话题涉及到自己,只好做哑巴了,马玲玲是「打蛇随棍上」,接着道:“大姐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双手奉上。”

如此一说,申瑶和郑一虎的脸都腾的红了,郑一虎斥道:“玲玲,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呀,开玩笑也要有个分寸啊。”

申瑶红着脸道:“玲妹子,你……”话到嘴边,却说不下去了。

“大姐,你以为我是开玩笑?才不是呢,我是说的真心话。”马玲玲正色道。

九公主朱萼也是适时道:“大姐,玲玲不是瞎说,这是我们三人的心里话。这话对萃姐姐也是一样,我们也是衷心欢迎的。”如此一说,连濮萃华的脸也腾的红了。

“萼姐姐,你们这是怎么啦?这种话也说的出来?”郑一虎急了。

“小虎,说老实话,难道你不喜欢瑶姐姐和萃姐姐?”白紫仙歪着脑袋问郑一虎。

郑一虎红着脸道:“喜欢并不一定都要……都要成为夫妻啊。”

马玲玲接着道:“瑶姐姐,萃姐姐,从这几天的相处当中,可以看出其实你们也是很喜欢小虎的。”

申瑶抬起头道:“但我们只是把他当弟弟呀,因为我们都比他大好几岁。”

“大几岁又怎么啦,我看没什么?”门外突然传来天下通的声音,将屋内的人吓了一大跳。

濮萃华红着脸道:“你老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天下通笑道:“这呆会再说,先说说你们是怎么回事?”

马玲玲很快简略的说了一遍,天下通才明白前因后果,点头道:“原来是你们三个小妮子开的头,难得你们不忌不妒。”说完对申瑶和濮萃华笑道:“不过小虎是我几十年佩服的第一人,跟着他保险不吃亏,当然要你们自己愿意才行。此时只怕你们也是刚想这个问题,她们三个要不提起,你们只怕永远都会当小虎是弟弟看待,绝想不到这事上去。所以,这事还得你们自己拿主意,你们自己再想想吧。只要你们愿意,相信小虎他是求之不得的,这小子我是看透了,「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我虽然不是精通看相,但也看得出小虎这一生牵扯的女子只怕不在少数。”

如此一说,众人都不便再说什么,郑一虎是尴尬的笑了笑道:“你老真是嘴下不留情。”

天下通得意的笑道:“嘿,你小子享福,难道不让我图个嘴快,再说我也是实话实说呀。”

“好了,好了,我算怕了你老。你老还没说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郑一虎赶紧转移话题,再说下去就更尴尬了。

天下通闻言,兴高采烈地向大家说道:“我们很顺利,不但船不要买,船夫也是现成的,现在就动身上船,明天一大早就出航。”

郑一虎诧然道:“那有这般便宜的事。”

天下通道:“这是我预料中事,早已算定了的。”

申帮主道:“几个月的饮食呢,难道也不要准备。”

天下通道:“告诉你们,船是海盗船,船夫就是海盗高手。”

郑一虎道:“你老与海盗有交往?”

天下通道:“东海马贼是我记名弟子,他的手下有千多人,船海一带都有他的伪商船。大龙王是他老子,你想想看,我要船还有什么问题。”

大家高兴极了,立即随他奔至海边。离岸半里还停泊着一艘大海船,三桅高耸,舱分三层,确是庞然大物。船上可容百余人,这时却在船前立着三十个魁梧大汉,郑一虎诧异道:“船靠得这么远,又没有小船来接?”

天下通大笑道:“马贼在此地的手下有百多人,但听到你们要去黄金岛时,敢同行的仅仅只有那二十几个,可说是自愿冒险,这时停泊离岸,显有考考你们功夫之心。”

九公主笑道:“他们要如何考法?”

天下通道:“这很明显,看你们如何上船?”

白紫仙道:“踏波半里又不是什么稀罕的功夫。”

天下通道:“这也算是武林特殊高手了,在普通高手的海盗眼中已够满意了。”

濮萃华道:“我最差,我只能踏波上船,你们各显一手,愈高愈好,要他们诚心共患难,就得使他们有信心。”

天下通道:“这是非常有理的话。”

中间三条大船,但不是齐头并进,显然人处,显然不是一帮的两侧现出两只小船,可是在镜上看十分显明。九公主噫声道:“左侧小船是个青年美女,她坐船后,竟是运真气催舟。”

天下通道:“我明白了,这是银色魂弟子。”

郑一虎摇头道:“论真正的目光,老头儿,不是我看低你,你确不如我了,这女子满面正气,眼神无邪,她绝非银色魂的传人。”

天下通注目良久,叹声道:“小子,你比我细心,不错,你看法对,我是大意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紫仙道:“你们真是钻牛角尖,为什么一定要把银色魂拉进去呢,这女子就不能与银色魂无关吗?”

天下通骂道:“驾银光在空中现迹的绝对是银色魂,而这女子又与那银光有关连。”

白紫仙道:“你能拿出什么证据?”

天下通道:“证据没有,但有理由推断。”

白紫仙道:“理由呢?”

郑一虎接口道:“紫仙勿争,老头的想法是正确的,申姐姐那最后一封信是在石山上得到了,而在申姐未到石山之前又有银落在那里,老头是根据信上的字迹出于女子之手,且恰好这小船又是一个女子。”

白紫仙格格笑道:“你们再看看右侧上的小舟,那儿不又是一个青年美女吗?现在有两个女子了,老头能说这又是一个银色魂的传人不成?”大家只注意右船,这时一看,都愕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