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欲海逍遥(全本)-18

  

【第十四章】银魂2

一直没有开口的马玲玲这时向郑一虎,道:“阿虎,我有一个异想天开的看法?”

郑一虎含笑道:“说说看。”

马玲玲道:“银色魂和金骷髅死了。”

天下通噫声道:“这是正常的想法,小姐,再说你的意见?”

马玲玲道:“右面女子我不敢说,左面女子八成是与银色魂有关。”

白紫仙又接口道:“妹子,你也是这样想?”

马玲玲道:“二姐,我打个比方给你听吧,假说银色魂是真死了,而他的一切都留在某个秘密地方,如古洞、海底等等、他没有传人,因之这一切被这左面女子得去了。”

天下通大叫道:“有理,有理,确是说得通。”

郑一虎也同意道:“这正符合这女子之所以正而不邪的原因了,她得到的虽是邪人的东西,但她本身却正派。”

白紫仙没有说话了,笑道:“三妹竟想得这样远,我也服了。”

申帮主道:“左面女子假设如此,右面呢?”

郑一虎道:“右面女子却不同,她美则美,但目光带煞这虽不能说她邪,但是个非常骄傲而厉害的女子。”

天下通道:“世间事,往往无独而有偶,这女子说不定就是金骷髅的弟子,遭遇也与左面女子相同。”

白紫仙笑道:“老头真想的太妙了,好在没有第三个,不然又怎样说。”

天下通噫声道:“白妞儿真是抬死杠的角色。”

申帮主道:“老头,凡推论一件事物,一定要有相反的,否则就偏重某一方了,而且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濮萃华突然叫道:“后面大船舱立前的是谁?”

大家立将目光移动,天下通啊声道:“魔鬼党第一号头子。”

郑一虎看出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书生人物,接口道:“魔鬼党来了,魔王、鬼王无疑也来了,到底是冲着我们而来或是另有别的事情。”

天下通道:“可能另有事情,如对我们而来,绝对不会盯这么远还不下手。”

马玲玲忽然叫道:“第二号船头立着魔王,人刚从舱中出来。”

魔王只有申帮主和濮萃华不识,其他的人都见过,郑一虎道:“那第三号船上定是鬼王无疑了。”

天下通哈哈笑道:“这批人要和我们赴黄金岛冒险比胜负。”

九公主道:“你老虽是一句笑话,也许真说对了。”

上了船,郑一虎和众女住在中层,天下通却不愿呆在下面,与众海岛住在上层。因为是一条大船,一层就可以住四十个人。他们的人加起来才三十个左右,所以不光上层都没满,中层就小虎等六人,底层更是空无一人。整条船,显得空空荡荡的。

郑一虎对申瑶和濮萃华道:“两位姐姐别将玲玲她们的话放在心中,但是此去「黄金岛」只怕颇多危险,两位姐姐还是趁早将仙果服下运功。”

申瑶和濮萃华微红着脸,申瑶道:“小虎,老实说我们并非不愿,而是觉得不配。”

郑一虎道:“大姐言重了,大姐人称女神,令人不敢亵渎,小虎也不敢有此奢求。现在不谈这个,你和萃姐姐还是赶紧服下仙果吧。”

申瑶和濮萃华闻言点点头,依言服下,盘坐运功,郑一虎和朱萼、白紫仙、马玲玲给她们护法。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申瑶和濮萃华运功完毕,只觉浑身清爽,舒适无比。两人坐起来,濮萃华道:“小虎,三位妹妹,辛苦你们四人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申瑶也道:“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时候不早,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回去休息吧。”

于是郑一虎和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女回去休息,郑一虎本想早点休息,但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女却是兴致盎然,郑一虎自然不会令她们失望,床头策马,将三女喂得饱饱的,四人才心满意足的睡去。她们这边动静这么大,申瑶和濮萃华自然不会没有听到,两人是听得春心荡漾,浑身酥痒难耐,直到快天亮才睡去。第二天申瑶和濮萃华见到郑一虎、朱萼四人是脸上有些不自然,不过郑一虎等四人并没有注意到,仍然是有说有笑,看在申瑶和濮萃华眼里,心里又有了很多感触。

一连三天,郑一虎和三女是夜夜春宵,他们倒是快活,只是苦了隔壁房间的听者申瑶、濮萃华两人,一连三天几乎没睡着过。到第四天早晨,申瑶终于忍不住了,瞅准机会,趁小虎不在的时候,将朱萼三女找到自己房间当中。

朱萼三女看申瑶和濮萃华的脸色有些奇怪,心中也是莫名其妙,马玲玲首先问道:“瑶姐姐、萃姐姐,你们怎么啦,到底有什么事啊?”

申瑶、濮萃华二女脸上一红,申瑶嗫嚅着道:“三位妹妹……”

九公主朱萼道:“大姐有话尽管说,吞吞吐吐,这不像大姐的风格啊!”

申瑶红着脸道:“好,我就直说了。你们每天晚上都缠着小虎,难道不顾惜小虎的身体,我听说这种事情是要节制的。”

朱萼三女脸也红了,白紫仙红着脸道:“瑶姐姐、萃姐姐,你们都听见了?”

濮萃华笑道:“你们的声音那么大,想不听见都很难。”

朱萼三女的脸更红了,马玲玲羞笑道:“要是给别人听着就真羞人了,好在瑶姐姐和萃姐姐不是别人。”

白紫仙道:“其实我们自己也知道,只是不能控制自己而已。”

濮萃华问道:“你们有三个,小虎能吃得消吗?”

九公主朱萼羞笑道:“不怕二位姐姐笑话,我们虽然有三个,但每次败下阵来的总是我们,即使我们每人来个三四次,小虎也不怕。”

“什么?”申瑶和濮萃华都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申瑶更是问道:“小虎年纪才这么一点呢,那你们岂不要受罪了?”

“噗哧!”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女全乐了,笑得申瑶和濮萃华两人一愣,濮萃华道:“难道大姐的话问错了,小虎既然这么厉害,那你们岂非要受罪?”

朱萼羞红着脸轻声道:“二位姐姐还不知其中的妙处,我们只有感觉到十分的舒服,飘飘欲仙,舒爽得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述。”

马玲玲也羞笑道:“所以我们也才不由自主的叫那么大声,瑶姐姐、萃姐姐,你们听到了有什么感觉?”

申瑶羞红着脸道:“你还好意思问,我们简直没法睡觉,只觉得浑身不舒服。”

白紫仙适时道:“瑶姐姐、萃姐姐,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你们也喜欢小虎,还在犹豫什么呢?”

申瑶羞红着脸道:“我们比他大好几岁,难道你们没听人说嘛,女大五,如老母。”

“瑶姐姐,你可是人称「女神」,怎么也像世俗儿女似的,信这些无稽之谈。”门外突然传来郑一虎的声音,将屋里的五女吓了一跳。

濮萃华道:“小虎,你怎么偷听我们的谈话?”

门外走进郑一虎,边走边说道:“瑶姐姐、萃姐姐,请原谅。我可不是存心要来偷听的,是该吃饭了,看你们迟迟不上去,所以只好来叫你们去吃饭。”顿了一顿,接着道:“瑶姐姐、萃姐姐,我们都不是世俗之人,为什么你们还放不开呢?其实说实话,是我配不上你们。”

“小虎,你……”申瑶、濮萃华二女同时急着要解释,被郑一虎摇手制止了:“瑶姐姐、萃姐姐,你们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但是你不知道我要说的话,请先听我说完。”

停顿了一下之后,郑一虎慢慢将自己在「白家堡」的事讲了一遍,申瑶和濮萃华这才明白郑一虎为什么会那么说,郑一虎讲完后对二女道:“其实,我已经对不起玲玲她们了,对于瑶姐姐、萃姐姐,我不敢再有什么奢望,我也不配了。”

“小虎,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你别这样说。”朱萼三女将郑一虎团团围住,白紫仙道:“小虎,我们对你只有敬佩,我更是对你有太多的感激更多txt小说下载-美文社-。”

朱萼也道:“小虎,你怎么这样说,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的心意吗?”

马玲玲也道:“小虎,你别这样说啊,我们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呀。”

申瑶也急道:“小虎,你别误会,我和萃妹妹是真的喜欢你啊。”

濮萃华也道:“小虎,你别想岔了,我们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话未说完,已经被郑一虎打断了:“萼姐姐、紫仙妹妹、玲玲、瑶姐姐、萃姐姐,你们的心意我都明白,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很好。但是你们却不明白我的心意,虽说是为了救人,但毕竟是既对不起先人,又对不起今人。最使我惭愧的是十公主,我觉得简直是罪过,因为我竟然没有抵挡住诱惑。事后,我其实非常后悔,因为我觉得很对不起小公主,我为了一时的私欲,毁了她的清白,实在是不该。她的年龄还小,对男女之爱是半懵半懂,一时的冲动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却不同,虽然我只比她大不到两岁,但毕竟是已经与二十多个女子有过鱼水之欢,完全应该能控制住自己。本来我对自己很有信心,但经此事之后,我发现自己似乎无法抗拒鱼水之欢的诱惑,而且需求越来越强烈,我已经感觉到了,玲玲她们三人也越来越感觉不堪了。我虽然面上没表现出来,其实我是在一直暗暗的观察思考是什么原因,但一直没有想通,直到刚才见到天下通。”

“天下通怎么说?”马玲玲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

郑一虎道:“刚才我去找「天下通」的时候,他才告诉我原因。据他说,这是服用「长生金阙灵液」的正常反应。”

濮萃华不好意思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郑一虎也颇为不好意思的道:“据他说,「长生金阙灵液」是绝世奇药,能起死回生,也能迅速增加人的内力,让一个普通人一夜之间成为武林高手。但是,它还有很奇特的地方,不管男女服食之后,对异性的需求都会大增,但是在经过九九之数后,这种现象就会消失,而且还有一项很神奇的效果,那就是男女经过双修之后,有可能修成半仙之体,而女子的容貌更是能保持如少女般娇美,所以武林中人无不梦寐以求。”

“真的?”五女不约而同的问道,虽然是江湖儿女,但身为女儿身,对容颜的注重却没什么不同,所以她们听说能够保持容颜不老,自然要问个清楚。

郑一虎点点头道:“「天下通」是这么说的。”

马玲玲问道:“那男女双方如何双修呢?”

郑一虎道:“其实男女双修并非什么了不得的,最早出自道家的经书中。玲玲,你还记得「瑶池秘笈」最后一篇是什么吗,那就是专门讲男女双修的。”

马玲玲道:“那你为什么没跟我讲过。”

“因为我当时不清楚是正是邪,所以就只是记了下来,而没有再去想,刚才跟「天下通」交流之后,我才明白其实大多数的武功是无所谓正邪的,用之于正则正,用之于邪则邪。当然一些极少的邪门武功是例外的,它们很多从练法上就是害人的。”郑一虎道,说到这儿,郑一虎又转向申瑶和濮萃华道:“瑶姐姐、萃姐姐,你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跟我纠缠不清的女子日后会更多,跟着我只怕不会有幸福,至于玲玲她们是已经上了贼船,没有后悔药可吃了。”

申瑶接道:“她们是不会后悔的,我们也不会后悔的,小虎,从现在起,我和萃妹妹就是你的人,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巾帼帮」的姐妹都能成为你的人,因为说老实话,我还真舍不得她们。”

“瑶姐姐,你是说真的?”朱萼三女是又惊又喜。

申瑶点点头,郑一虎却问道:“瑶姐姐,你这是……”

申瑶笑道:“你知道吗,我和萃妹妹先前犹豫什么吗?除了年龄的因素,再一个就是我觉得你和三位妹妹十分的幸福,我们再插足其中,显得有些多余。现在,我知道了,我们能帮助你,我们不再是多余的了,所以,我们也就再没有任何犹豫,只是不知你是否愿意接纳我们?”

“瑶姐姐、萃姐姐,我当然是求之不得,能得到你们的青睐,是我的福份,我以我的生命保证,我将尽我所能尽力给你们幸福。”郑一虎道。

“瑶姐姐、萃姐姐,你们终于想通了,太好了。”朱萼三女兴奋得将申瑶、濮萃华围住。申瑶、濮萃华也感受到她们的热情,两人也是十分的激动,此刻语言已经是多余的了,「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而郑一虎的心中也同样是激动万分,他在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她们的安全,要用一生来给予她们幸福……

※※※※※※※※※※※※※※※※※※※※※※※※※※※※※※※※※※※※※※ 当晚,郑一虎被朱萼、白紫仙、马玲玲笑嘻嘻的推进申瑶和濮萃华的房间,申瑶和濮萃华羞红着脸将他迎了进来。郑一虎看着二女羞态,忍不住将二女搂在怀中一阵热吻,申瑶和濮萃华是羞喜的送上香吻,尽情的享受爱的甜蜜。

一阵热吻过后,申瑶说道:“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这一生都逃不脱你了。”

郑一虎接着说:“我也是一样,我觉得我一定要得到你。”郑一虎抱起她来,放在床上,两人躺着。申瑶自然的伸开了手,郑一虎把她的上衣和肚兜脱下,接着,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光。申瑶的那一对乳房露了出来,雪白细嫩,粉红的奶头,突了起来。

郑一虎的嘴,就吻在她的乳头上,伸出舌尖,舐着她的乳头,一阵吸吮,申瑶全身酥痒。郑一虎的手,不停的往下摸,摸到亵裤裤上,他感到有裤子在很不方便,郑一虎将她的屁股抬了一下,那条亵裤,就被他脱下来了。申瑶用手掩盖着阴户,说:“你怎么这样急嘛,上来就要脱人家的裤子。”

郑一虎说道:“瑶姐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想看。”

申瑶笑道:“有什么好看的?你为什么不给我看?”

郑一虎于是站了起来,说:“我脱光给你看好了!”说完,便开始脱掉自己的裤子,赤裸裸的呈现在申瑶的面前。申瑶脸上一红,赶紧闭上双眸,郑一虎已经脱得光光的,他的那大宝贝,硬硬的挺在面前。申瑶和濮萃华都是第一次见到,心中都暗暗吃了一惊,暗自担心自己的小穴是否能消受得起。

郑一虎脱光了衣服,就拉着申瑶的手,去碰触自己的大宝贝,他对申瑶说道:“瑶姐姐,你帮我抚摸它好吗?”

申瑶看了他一眼,很想伸手去摸一下,可是又不好意思,索性又将手缩回来。郑一虎看着申瑶将手缩回,急着对她说:“摸一下嘛,我硬得好厉害啊!”

申瑶看着郑一虎的宝贝如此的粗长,感到非常的害怕,抖擞着说:“好怕人,那么大,我不敢摸!”郑一虎也不听她说完,就拉着申瑶的手,轻轻的在自己的宝贝上来回的磨擦着。申瑶被他如此的牵引着,胆子也大了起来,反而用手握住郑一虎的大宝贝,并且用力捏了一下。申瑶将郑一虎的宝贝握在手里,热热的、硬硬的、又感觉到宝贝在震动着,觉得很好玩。申瑶就笑着说:“这东西怎么会这么硬,还一跳一跳的,好吓人喔!”

郑一虎见她那天真的笑容,笑笑说:“它想进到你那肉洞去,所以才会硬啊!”

申瑶娇羞的脸颊一片泛红,慢慢的说:“我知道啊,可是我从来没有弄过这种事,且听说给男人弄,会痛得很厉害,尤其第一次会更痛。”

郑一虎温柔的对她说道:“我会轻轻的插入,你叫痛我就停止。”申瑶见心上人如此温柔体贴的对待,如小鸟依人般的躺在他怀里,感到是如此的甜蜜。此时的申瑶,哪里是江湖上威风凛凛、声名远播的侠女、「巾帼帮」的帮主?

申瑶觉得有点不安,于是开口说:“小虎,告诉你老实话,其实我也很想试试那插穴的滋味,反正女人都要经过这一次的,可是想到破瓜之痛,我就有点害怕了。”

郑一虎用手轻抚着申瑶的秀发,并托起她的下巴,深情款款得看着她,说:“瑶姐姐,我会温柔相待,不会很痛的。”说完,便低着头去亲吻她的嘴唇,并将唇舌伸入申瑶的口中,与她的舌头打在一起,左手轻揉着申瑶的耳垂子,右手则在她的肌肤上游走,让她感到性爱前的爱抚是如此的美,而没有防御之心。

慢慢的已将右手轻放在申瑶的阴户上,在那突起的小山丘上轻揉着,有时还会搓揉她的小阴核。申瑶的小穴,被郑一虎摸得痒了起来,里面流出了一股股的淫水。这时郑一虎离开申瑶的嘴唇,用手把她的阴唇分开,低头观赏起申瑶的肉穴,里面红红嫩嫩的,又水汪汪的,一个红红的肉洞,十分可爱。

申瑶感到他将自己的阴唇翻开,害羞的紧闭双眸,慢慢把双腿打开,一切都交给他,她的玉手也把郑一虎的宝贝握得紧紧的。申瑶心想,这么大的宝贝,小穴怎能装得下呢?郑一虎看着那嫩红的小穴,及那突出鲜红的小阴蒂,忍不住低头去吸吮着申瑶的肉逼,一只手去轻捏她的乳头。申瑶被他上下齐手,简直无法招架,身体不停的扭动,忍不住的呼喊了。

“哎呀,要命了,人家的小穴怎么感觉好痒呀!”郑一虎听她这么一说,就知道她已欲火燃烧,有所需求了。郑一虎不徵求申瑶的同意,就伸腿跨过她的身体了。申瑶一看,郑一虎整个身体已趴在她的身上,而那根坚挺的大宝贝,正对准自己的小穴的门口,她又把大腿打开一些。

郑一虎知道她是处女之身,不敢一下将宝贝插入她的肉穴内,就把龟头对准穴口,慢慢的磨擦着。申瑶曾几何时受到如此的挑逗,小穴里像是千万只的蚂蚁般,感到深痒难耐,洞口也不停的淫水直流。磨擦了一会儿,申瑶的双手紧紧抱住郑一虎的身体,下体不停的抖动,而感觉穴口滑滑的,忍不住的开口道:“小虎,小穴真的好痒啊。你把宝贝插进来一点,让我试试看会不会痛,不要再磨了。”

郑一虎说:“瑶姐姐,现在你的小穴里有爱液的滋润很滑润,一顶就会进去了,而你是第一次开苞,难免会感到疼痛,但一会就好了。”

申瑶有些担忧的望着他,说:“我里面好痒喔,这样插进去也会很痛吗?”

郑一虎抚摸着她的脸颊,安慰的说:“刚开始会痛一点点,但一下子就会感到非常的舒畅,这就所谓苦尽甘来嘛!”

申瑶听他如此说,就对他说:“那你就先插进来吧。”

郑一虎就把自己的宝贝,对准申瑶的嫩穴,先用龟头在穴口上揉擦几下,两片阴唇被他揉得分开了。申瑶看他还在揉搓着,索性用自己的双手,把小穴拨开一些。郑一虎见她如此的合作,就不再迟疑,提着宝贝就往下插了进去。

申瑶感到小穴被撕开般,一阵阵的裂痛袭上心头,忍不住的叫痛起来:“哎呀,小虎,痛死我了,快抽出来呀。”

郑一虎感到宝贝已插进了一半,小穴紧紧的套住宝贝,又见她痛的眼角都流出泪水,就不敢再将宝贝送入。郑一虎伏在申瑶的身上,轻轻的擦拭她眼角的泪水,温和柔顺的安慰她:“瑶姐姐,对不起,我弄痛你了,忍耐一下,一会就不痛了。”郑一虎在她的脸上亲吻着,一只手在她的乳房上搓揉,还用手指捏弄着乳头。

一阵的爱抚,减轻了申瑶的疼痛,只感觉小穴里涨涨的。于是申瑶又开口问道:“怎么这么涨?”

“你的小穴从未插过,又是那么的紧小,第一次插进去,当然会感到涨涨的。”说完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享受对方的爱意。

郑一虎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到处抚摸,摸的申瑶忘记了痛苦,她就把身体动了一下,刚动了一下,身体就躺得更平一些。郑一虎见她如此一动,想必小穴里是骚痒难耐,就把身体在往下压一点,让剩余的宝贝全插入申瑶的小穴里。申瑶又感到小穴里比之前更加的疼痛,又叫起来。

“哎……呀……哎……呀……要我命了……好……痛……喔……痛死人了……”郑一虎看她如此,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就把宝贝一下下的慢慢抽插起来。这样的抽插,申瑶的穴里就一阵阵的剧痛,痛的眼泪直流。

申瑶紧紧的抱住郑一虎,不要让他再乱动,说道:“小虎,我的小穴好痛,真吃不消了,你先不要动,让我先适应一会儿。”郑一虎于是静静的伏在她的身上。

郑一虎的大宝贝,在她的嫩穴里泡了好久,泡得淫水不停的往外流,申瑶感到穴里,忽然开始作怪了,一阵阵的奇痒,袭上了心头。于是申瑶开口说:“小虎,怎么搞的,小穴里好痒啊!”

郑一虎见她已有了反应,说道:“我抽插几下,帮你止止痒。”

“你轻轻的顶几下,不要太用力了。”

郑一虎将宝贝轻轻的抽插起申瑶的嫩穴,并把龟头抵住她的花心研磨着,抽插了起来。经这一阵的抽插,申瑶就感到穴里非常的舒服,小穴里那股痒痒的滋味,已转换成舒坦。现实很美,这种美和这种舒坦的滋味,简直美的无法形容了。真的一抽插就舒服起来了,她也把屁股上下的迎凑着。这一动作,穴心就涨得满满的,这种涨满的味道,并不痛。只感到龟头在花心上,也就不痒了。

申瑶被插得叫了起来:“哎……唷……好美……好舒服……啊……顶到花心了……嗯……嗯……小虎……的……原来插穴是如此的美……如此的棒……嗯……嗯……再快一点吧……”郑一虎像是受到鼓舞般,一次比一次快,也一次比一次重,次次都顶到申瑶的穴心口上。申瑶被抽插的娇喘呼呼,屁股也随着郑一虎的抽插,而上下的顶着,尝尽了干穴的美味。

“喔……小虎……嗯……嗯……你的大宝贝好粗……嗯……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嗯……嗯……”申瑶被插的天旋地转,早已魂逍九重天,嘴里不断发出淫声浪语,抛下那少女的矜持了。

“嗯……嗯……好弟弟……啊……啊……小穴好美……好爽啊……唔……唔……你的宝贝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达令……嗯……唔……我不行了……嗯……快……再用力顶……嗯……人家好像要尿尿呢……啊……嗯……”

申瑶这言语一出,使郑一虎顿时觉得她是如此的可爱,郑一虎抚摸着申瑶秀丽的脸庞,缓缓的说:“瑶姐姐,那是小穴被宝贝插后,舒服的爱液,俗话叫丢精。”申瑶默默的点点头,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两腿也抬高,紧紧的钩住郑一虎的双腿,使下面的性器更加密合。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下面是一个插一个顶,小嫩穴被挤的流出水来。

“啊……好美……嗯……嗯……美死我了……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噢……小穴要升……天了……啊……很美……美上天……好宝贝……弄得舒服……死……了……哎……我……我……啊……”

小嫩穴也不时的「噗滋」、「噗滋」的响着。申瑶一听,心想小穴怎么会响呢?郑一虎越插越重,嫩穴就越响越大。申瑶听见响声,觉得十分好听,再加上彼此的娇喘声,觉得美妙极了。不但美,而且是无比的舒坦。现在申瑶明白了,她明白插穴是怎么一回事,难怪人家喜欢玩弄这种事,确实太美了。这时郑一虎挪出右手去搓揉申瑶的双峰,这使她倍感舒畅,又尽情的呼喊起来。

“美……美死了……嗯……小虎……你又搓又揉的……好……好美喔……宝贝又是如此棒……插……插的姐姐我好……好舒服啊……嗯……嗯……今后人家的小穴……要……嗯……要你的宝贝天天插……嗯……嗯……好……好舒服啊……”一阵无法形容的快感,涌上申瑶的心头,身子忍不住的一阵颤抖,穴心感觉非常的酥麻,双手紧紧的搂住郑一虎的背。

“嗯……好小虎……插的小穴好美……花心好酥……嗯……大宝贝弟弟……你干得姐姐美死了……哦……哦……嗯……快……快……快插……我爱死了……哦……嗯……我快……忍不住……啊……泄……啊……我泄了……”

就听到小穴「滋」、「滋」两声,小嫩穴的精水潺潺而流。申瑶的双手松了下来,人也无力了,双眸紧紧的闭着,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一动也不动的瘫在床上。郑一虎的宝贝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流一阵滚烫,全身感到非常舒畅,提起宝贝又猛然的抽插几下,背上一酥,腰上一麻,大宝贝射出了热热的阳精。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两个人都满足了,同时都不会动了。郑一虎伏在申瑶的身上,申瑶还把大腿叉得开开的,大宝贝还插在嫩穴里。申瑶的穴里,两人的精液如泄洪般的大量向外直流,流得屁股又滑又黏的,而床单也滩着一团又白又红的淫水。

休息了一会,申瑶被郑一虎压得喘不过气来,就推推郑一虎。申瑶娇滴滴的说:“好了,快下来吧,你压着人家好难受喔,让萃妹妹陪你吧。”

※※※※※※※※※※※※※※※※※※※※※※※※※※※※※※※※※※※※※※ 濮萃华早被郑一虎和申瑶的活春宫刺激得浑身酥痒难耐,此刻一见小虎来到自己的面前,当下立即采取主动,便俯身依靠在郑一虎的怀里。温润在抱、醉人馨香是最烈的春药,郑一虎也因而心神开始荡漾起来,双臂环抱着濮萃华,俩人的内心也开始迸出情欲的火苗。

心神荡漾中,郑一虎不由自主地以嘴唇轻触着濮萃华的额头,也不是刻意的举动或挑逗,郑一虎只是觉得濮萃华脸上的细致柔嫩,舔拭起来真是甜蜜芳香无法停歇,而顺着额头、鼻尖、桃腮、、一路滑下。当四唇相接的那一刹那间,俩人同时觉得一阵天翻地覆的晕眩,不由自主地拥抱得更紧密,俩人的情绪顿时如火山爆发似的激动起来,彷佛天地间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他们分开了。

随着热情的拥吻,互相吸吮着彼此的津液,内心渴望的就只有纯粹是男欢女爱的激情时刻了。俩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中交缠着,箍绕的四臂在彼此的背上抚动着,紧贴的身体让肤触变得非常敏感,虽然隔着衣布,却很清楚的感受到对方身体散发的温热,与激动的颤抖。原本斜坐床沿的濮萃华只觉得越来越无力支撑,最後几乎是将整个上半身的重量都加诸於郑一虎的身上,她胸脯上的丰乳自然也因压力而变型,而这种压迫感却也意外地让她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而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郑一虎的嘴唇再度移动,滑过濮萃华的嫩腮,双手也没有闲着,不待濮萃华应允就动手摸索着她的裙带。

“嗯……不……不要……羞哪……不……”濮萃华羞怯的说着,却没有阻止郑一虎解她腰带的动作,甚至还扭身配合着:“不哪……不要……我……嗯……小虎……呀……嗯……”

随着衣带宽松、襟开裙散,一片晶莹剔透的肌肤逐渐呈现眼前,白里透红的肤色显得那麽地光滑细致,让郑一虎不禁眼睛为之一亮,不禁啧啧赞道:“喔……萃姊……好美……好美……”

“嗯……不来了……取笑人家……羞死人了……”濮萃华只手横胸,羞涩得不敢正视,但对於郑一虎的赞美心中却是甜蜜受用至极。郑一虎轻轻地挪开濮萃华遮掩胸口的手,欣赏着丰硕如熟透果实般的玉乳,峰顶一圈粉红中充胀挺立着蓓蕾,正随着呼吸起伏中在微微的颤动着。

“哼……你真坏……色眯眯的模样……”濮萃华疼惜的说着:“还没看够啊……又不是没看过……刚才……嗯……”

“不够……姊姊的……我喜欢看……真的好美……”郑一虎看得如痴如醉,随着一股冲动,忍不住一低头便叼住濮萃华的乳尖吸吮起来。

“贫嘴……啊……呀……不要……”濮萃华没料到郑一虎这一招,突然被袭虽然意外,但随即从乳间传来的趐痒快感,却令她又是一次激烈的震撼,甚至还激动地扣着郑一虎的後脑,娇喘呻吟也随之而来:“呀啊……小虎……不要……会……嗯……嗯……痒啊……喔……不……嗯嗯……”

吸吮母乳似乎是人之初求生存的本领,而现在郑一虎贪婪地吸吮、轻咬、唇舐、舌挑似乎不是身体的饥饿,而是心灵上的渴求。郑一虎紧抱着濮萃华顺势翻身一带,让她仰躺床上,嘴唇如胶沾似的仍然黏在乳峰上,空出双手忙着替她解除身上所剩无几的衣物。

只见得濮萃华平坦的小腹下一处突兀的耸丘,乌亮又卷曲的绒毛,宛如一片柔嫩如茵的绿地,转折延伸地覆盖着神秘禁地。同样的,濮萃华看着郑一虎怒翘的宝贝,因充血而肿胀得青筋暴露,令人触目惊心。郑一虎因激动而颤抖的手,缓缓地覆盖在濮萃华的阴户上,轻轻的抚弄着阴毛,心中既有好奇未见的新鲜,又有久愿终偿的欣慰。

经不得手掌轻微地划过柔嫩的阴唇,与敏感的阴蒂,濮萃华只觉得一阵趐痒与舒泰,而难以自忍地呻吟起来:“啊……呀嗯……不要这……小虎……啊嗯……脏啊嗯嗯……不要……好痒……喔嗯……”娇吟中她更觉得一股暖流,如排尿般地顺着阴道往外汨流。

“萃姊……不脏……这里好暖和……好柔嫩……”郑一虎一面说着,一面牵引濮萃华的手握住他的宝贝:“这里……萃姊……我这儿胀得难受……帮我……我揉揉……”

濮萃华手触宝贝,只觉得入手心处不但热得发烫,更如眼见般坚硬如钢,令人立即感受到属於男性特有的雄伟刚阳,只是含羞带怯的她不知道要怎麽揉动,而仅是轻轻的握着,不敢乱动分毫。虽然宝贝只是被轻握手心不足解馋,但也聊胜於无,郑一虎只好自己挺挺腰椎,让宝贝在濮萃华温润的手心上磨动着。而他的手也不曾闲着,时而手掌抚摸着大腿、时而掌缘划过阴户,有时更曲着手指在阴唇的夹缝中拨弄着。

“呀啊……嗯嗯……小虎……弟……你这样……这样……弄得……嗯喔……姊……受不……啊嗯不了……好弟弟……嗯嗯……好舒服……嗯嗯……”濮萃华只觉得被人这样的抚弄,真是舒服无比,不但忘情的呻吟着淫声秽语,更无法自控的胡扭乱摆。濮萃华在舒畅的反射动作中,还一紧一松的握着他的宝贝,这样的双重刺激,让他再也把持不住,恨不得立刻把肿胀的宝贝狠狠地插入发浪的蜜穴中。郑一虎移动身体压伏在濮萃华身上,从急遽的喘息与生涩粗鲁的动作中,似乎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迫切与渴望。郑一虎的臀股腿侧稍稍撑开濮萃华的大腿,便急着挺腰插送宝贝地挤入寸许。

“啊啊……疼……不要……呀啊……弟……疼啊……不要……呜嗯……”濮萃华只觉得一阵锥心的刺痛,几乎让她下半身麻木,也略为清醒一些,连忙退缩一点,出声阻止。郑一虎眼看着濮萃华痛苦的模样,不禁怜惜地自责,虽然刚才猛然插入的刹那间,龟头受压迫紧裹的舒畅实在诱人至极,却也不敢再逾越半分,他深怕姊姊会因而受伤。

“萃姊……我……”

“喔嗯……没关……没关系……我……我……不知道……会……会这麽……痛……”濮萃华咬着牙根,忍痛安慰郑一虎,呵护之心表现得一览无遗。宝贝不再继续挤入,除了阴道里有被塞满压迫的感觉外,疼痛也减轻不少,再加上紧张的气氛稍微缓和,濮萃华不禁松了一口气。

“小虎……动看看……轻一点……我会忍……忍着……”

“嗯……萃姊……那我轻轻的动着……你把脚……脚再撑开……这样应该比较好点……嗯对……开一点……”郑一虎手臂撑着上半身,轻轻的抽送着宝贝,还低头盯视着胯下接合的地方。

“嗯……哼……嗯……呼……”郑一虎虽然低头看不见穴口宝贝被吞没处,但宝贝上传递来的感觉却很清楚地告诉他,他的宝贝正紧紧地被包覆在姊姊的身体内,湿湿的、暖暖的。

“嗯……呼……萃姊……这样会……呼……会不会痛……嗯……”郑一虎关心地问着。

“嗯……好……多了……这样好多了……只一点……点点……嗯……”随着轻柔的动作,濮萃华的确觉得阴道比较适应一些,虽然刺痛感还在,却还多出一种搔不到痒处的趐痒在阴道里、阴户上。在骨子里、心头上捉摸不定:“嗯……嗯……小虎……嗯嗯……这样好……嗯……”

郑一虎在无意之中,得寸进尺地慢慢把抽送的范围渐渐深入,只觉得宝贝滑动在窄紧的温穴中磨擦很过瘾,而且阴道还像有一股吸吮的力道在吸汲着,让他真有一股把宝贝尽根而入的冲动。濮萃华也觉得自己的阴唇被翻动、阴蒂受磨擦,还有宝贝在阴道里搅动,都正好搔在痒处上,刚刚那种抚摸的舒畅感觉又慢慢回来了。

“嗯啊……小虎……喔喔……好弟弟……这样动……嗯嗯……好舒服……嗯嗯……”濮萃华觉得一阵阵的快感如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呼吸也越来越急遽、紊乱:“嗯……嗯……我不知道……知道……这样动……啊嗯……会这麽舒……嗯嗯……舒服……”看着濮萃华不再有痛苦的表情,而且娇吟中又语带鼓励,让郑一虎简直无後顾之忧地猛力一顶,把宝贝全根尽入,还重重地撞上了阴道尽处。

“啊啊……要死……啊……小虎……喔喔……”濮萃华简直上气接不了下气,这一撞撞上了花心,也把她的魂儿撞得飞上了天:“啊啊……你……你……嗯嗯……真要了……姊……嗯嗯……姊的命……喔嗯……”

「噗滋」、「噗滋」,郑一虎一冲得手,那种宝贝急速磨擦的快感,简直让他无法停歇:“喔喔……姊……喔……你的里……里头……喔……好紧……喔……好温……温暖……喔喔……好姊姊……喔……好舒服……痛快……喔喔……”

“喔……我……的好弟弟……小虎……嗯喔……你那……宝贝……啊啊……好大……大……嗯嗯……撑得……人家受……啊嗯……难受……”濮萃华甩头扭腰,前所未有的快乐让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着不堪入耳的亵语:“嗯……嗯嗯……难受又……舒服……啊嗯……再……再来……啊嗯……美……嗯……好弟……弟……”老旧的木头床彷佛不堪负荷,吱吱嘎嘎地抗议着。濮萃华胸前挺立的双峰也随着冲撞馀劲,如地动山摇般晃荡着,不禁令人也有错觉地听见「霹霹啪啪」的拍打声。

“喔……呼呼……姊姊……好舒服……我要……嗯哼……要一直……插着……嗯呼……美喔……”郑一虎觉得宝贝上的趐、酸、麻的刺激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激增,甚至还如针刺般地刺激着脊椎尾端。他知道令人最舒畅、最期待的射精高潮即将来临,让他企图要如困兽反扑般,做最後也最猛烈的冲撞:“……萃姊……我……嗯嗯……要舒服……嗯……嗯哼……哼……”

郑一虎用尽让人窒息的力道紧抱着濮萃华,也使尽穿盔破甲的疾劲冲刺着,喘息中更夹带着几近疯狂呐喊的呼声:“嗯哼……萃姊……我……啊啊……我要……去……啊啊……嗯去了……嗯嗯……啊……”

“啊……啊嗯……啊啊……小虎……嗯哼……姊……给刺……穿了……啊啊……”濮萃华反应热烈地也紧抱着郑一虎,而且还勉力地挺起腰臀,有如要抗拒强敌压境,更有如要尽根吞噬宝贝:“嗯……不要……啊嗯……不要走……嗯嗯……不要离……去……啊啊……再来……来……啊啊……”

激情的极限藉着一股股强劲喷射的精液而发泄,射精的快感让郑一虎如登仙界般飘飘然,一切动作就在刹那间乍然停止,只有紧绷的肌肉不自主地抽搐着,只有深置的宝贝意犹未尽地跃动着。激射而出的精液如阵阵浪潮袭岸地拍打着,那股炽热更立即遍布濮萃华全身,让她有如身置烘炉中地迷眩,而力乏瘫痪、松软。汗水聚集滴落、脂粉扩展弥漫、淫液满溢肆流,让房间里充满一股淫靡、浪漫的气氛。随着喘息、梦呓逐渐微弱而无声许久……许久……

※※※※※※※※※※※※※※※※※※※※※※※※※※※※※※※※※※※※※※ 当郑一虎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怀中的申瑶和濮萃华仍旧甜睡未醒,嘴角都挂着甜甜的微笑,郑一虎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两人一下,没想到这个微小的动作也让二女惊醒了:“小虎……你……”自动的送上香吻,三人纠缠在一起。

“瑶姐姐,舒服吗?”

“嗯,刚开始虽然痛得要命,但后来却是舒服极了,我才明白为什么三位妹妹会每天晚上都缠着你。小虎,你呢?”申瑶娇羞地问郑一虎。

郑一虎并没有回答,转而问濮萃华道:“萃姐姐,你呢?”

濮萃华羞笑道:“我也一样舒服,你还没说你感觉怎样?”

郑一虎笑道:“你们都是初次,而且也还放不开,我又怎么能辣手摧花呢?”

申瑶和濮萃华二女闻言,都有些不好意思,申瑶抱歉道:“小虎,姐姐是第一次,所以枕席之上,还有很多事情不懂,你为什么不告诉姐姐呢?”

濮萃华也道:“是啊,小虎,姐姐拼命也要让你满足的。”

郑一虎爱怜的吻了二女:“瑶姐姐、萃姐姐,女人的初次还是痛得多些,我怎么能忍心让你们再受苦呢?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以后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喔!”

申瑶悄声道:“小虎,我们晚上再陪你好不好?”

郑一虎笑着道:“你们要先休息两天,到第三次时,你们就感觉不到丝毫的不适,那时我们就可以尽情享受了,到时候我可不会再怜香惜玉了。”

濮萃华娇声道:“你放心,到时候姐姐就是死在你的身下也愿意,谢谢你给姐姐带来的欢乐,姐姐真是爱死你了。”说着,又送上热辣辣的香吻,申瑶自然也不敢落后,如法炮制。

三人温存半晌,方才起床,申瑶和濮萃华二女果然感觉还有一些疼痛和不适,这才感觉郑一虎所说的要休息两天的道理。三人洗涑,和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女一起吃早餐,朱萼三女少不得要恭喜她们二人一番,申瑶和濮萃华是面红心喜,甜蜜的一天由此开始了。

此后一连又是十来天下去了,但在海上都没有发生事情,然而各批亦始终保持同样的距离。而小虎和五女却是夜夜春宵,申瑶和濮萃华也大方多了,享受到爱的甜蜜,因为受到雨露浇灌的关系,二人更是散发出惊人的成熟魅力,更加艳丽脱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