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欲海逍遥(全本)-20

  

【第十六章】巫妖

九公主问道:“西洋人懂不懂武功?”

「银色魂」道:“他人剑术与我们东方不同,他们仗外功而不修内功,近几年来,他们已发明洋枪大炮,那是非常厉害的东西,我们普通高手的内功无法抗拒。”

席克道:“就是因为无法敌他们的洋枪,所以任其侵占。”

「银色魂」道:“其实我看那枪虽然厉害,但却笨得要命,他要打人时的动作,最快的不及我们用镖的十分之一,我在罗刹遇到一个号称神枪手的罗刹高手,那时他持的是短枪,我曾让他连打五六枪,他就连我的方向都看不清楚。”

郑一虎道:“那是什么原因?”

「银色魂」道:“他用枪时,其手必须动,我们只要注意其双手,就可以普通高手的轻功速度也可以避开,同时他必须对准你才能发射,否则他就弹弹射空。”

郑一虎道:“那就无甚可怕了。”

「银色魂」道:“怕在他人多齐射,不过这也不容易,如遇到这种事情,你就以如电的轻功混于他们之内,那么必为了顾及自己人而一筹莫展。”

郑一虎道:“那种枪弹能不能破罡气?”

「银色魂」笑道:“只要练成初级罡气他就打不透,练成二级罡气就可反弹他的子弹,而以其子弹杀其自己。”

席克大笑道:“这样说,我也不怕洋枪了。”

他们走到商场西面时,申瑶忽向「银色魂」道:“吕妹子,席克的对头已来了,你看那十几个大汉。”

「银色魂」道:“他们不会动手,白天那三个已得教训,现在派来的只是监视而已,不过席克要提防暗算。”

席克道:“诸位离我远一点,他们是不分青红皂白的。”

「银色魂」笑道:“这岛上的华人多得很,他们再恶也不会乱杀,就算他们看出我们是一伙的,他也要考虑一下才出手。这个你不要管,你只要当心自己就是了。”席克哪能看出这批人的功夫,顶多知道「银色魂」和天下通有点武功罢了。

郑一虎正在注意那十几个大汉的行动,忽听马玲玲在耳旁轻声道:“你看,那个姑娘好眼熟。”

郑一虎猛回头:“谁?”

「银色魂」传音道:“是「金骷髅」,她是我的同年表姐陶蓉,性情急躁,常和我闹别扭,不用管她。”

郑一虎突然问道:“姐姐在什么地方得到银色魂的遗传?”

「银色魂」吕素笑道:“老银色魂是个男子,他在滇沙底下去世的,我是无意中得到他的遗物。”

白紫仙道:“姐姐在未得到之前,武功就很高了。”

吕素笑道:“那只是水功过得去罢了,不过我表姐陶蓉那时就很高,她自在高原得到金骷髅的遗物后,曾经打遍罗刹和西方,可是她在西方遇上两个强敌后,性情就大变了。”

马玲玲道:“那是为何?”

银色魂道:“人人都说西方武林不懂内功,其实完全错了,陶蓉表姐在古希腊的高手手下,几乎吃了大亏,之后又在古埃及的武功下差点送了命。”

郑一虎悚然道:“那是两种什么人?”

银色魂道:“在埃及是个巫婆,在希腊是个青年剑客。”

郑一虎道:“那是什么武功?”

银色魂道:“埃及巫婆的内功名「金字塔古接」,半由符咒练成,近似天竺武功中的瑜伽大法。在希腊青年所施者为「古希腊神功」!其剑法招少而多变。”

九公主道:“姐姐有没有会过这两人?”

吕素道:“我有心想去一游,听说西方尽多这种神秘人物,不过现在不必去了,西方武林已有大批向东方来了。”说到这里,「银色魂」吕素对天下通道:“老人家,您和席克先回店去吧,我带着他们先去一个地方。”

天下通和席克自无异议,而「银色魂」吕素则带着郑一虎他们到了一个地方,找出一条船,出海去了。船到了海峡外的宽阔水域后停止了,郑一虎问道:“为何不进了?”

吕素道:“前面有英舰,我们等天亮再走,否则会误会。”

九公主道:“误会又怎样?”

吕素道:“那会开炮的。”

天还未亮,忽然听到「轰隆」、「轰隆」,一连响起无数的巨吼。吕素突地闪身掠出舱外,大声道:“英舰炮轰什么东西了。”

郑一虎立和五女跟着出来,忽见前面红光一闪,炮声又起,急问道:“不是打我们?”

吕素笑道:“要是打我们这里早落下炮弹了。”

九公主道:“炮是什么样子?”

吕素道:“炮身是圆筒,弹如球,能击沉船,攻倒城墙,威力猛烈,可及一里远。”她说着突又叫道:“原来对面也有兵舰,但不知是哪一国的,双方竟是对轰,我们幸喜离得远。”

郑一虎道:“我们将船开到三角位置,这样可以同时看到双方。”

吕素一听有理,将手一挥,小船即如箭射,笑道:“现在我猜对方一定是西班牙的兵舰了。”

白紫仙道:“兵舰好大,上面人真不少。”

吕素道:“兵舰其实只有我们的艨艟大船那么大,高也只有二层,惟形式与我国船只有异而已。”

炮声愈来愈烈,双方似已打出火来了,小船到了相当的位置停下后,这时已隐约能辨出双方的船上人影,加上炮火照耀,竟连炮身都可看出了。马玲玲一见吓声道:“好大的炮啊。”

吕素道:“那你还只看出炮的前半部,还有炮座在船身内哩。”

郑一虎道:“炮是什么造的?”

吕素道:“有两种,一为铜造,一为铁造,全重每尊足有几千斤。”

九公主忽叫道:“那面兵舰上起火了。”

吕素道:“那里撤退,英舰必追,我们看不成啦。”一点不错,天亮时,双方的兵舰都不见了,海面又呈现一片宁静。吕素这时叫大家用点心,她自己则催动小船向西驶去。当他们小船通过一处大海峡时,吕素忽然隐声道:“哪来这么多船,而且都是跟我们一个方向。”

郑一虎道:“这有什么可疑的?”

吕素道:“你看这条船的速度?”

郑一虎道:“船上都是武林人物。”

吕索道:“这还不可疑吗?”

刚刚天亮,加上各船的距离又远,无法看清别人的面目,九公主主张接近一点。吕素向她摇摇头,笑道:“这样会使别人误会,在国外不比在国内,有时不可任性而为。”

九公主道:“那我们一直抢到前面去如何?”

吕素道:“可以,但别人也会不服的,你追便有人逐,又是麻烦。”

郑一虎忽然向后一指道:“有船向我们追来了。”

一条小快船行驶如箭,从斜后方追了上来,船上立着一个白人青年,吕素一看,轻声道:“莫非就是希腊高手?”

郑一虎道:“看样子似乎并无恶意?”

白紫仙道:“说话不懂,如何交谈?”

吕素道:“凡能到东方来的,起码能懂东方几国语言。”两船接近,忽见那青年叽叽喳喳的开口了,不知说些什么。

郑一虎向吕素道:“他说什么语言?”

吕素道:“印度语。”一顿,她向青年道:“我们是华人,阁下可懂华语。”

那青年啊声道:“原来你们是中国人,我当你们是暹罗人。”

吕素道:“阁下华语很好,不知有何见教?”

青年道:“请问走暹罗湾向什么方向?”

吕素道:“我们也是去暹罗湾的,阁下请跟着走就是。”

青年哈哈笑道:“那太好,我叫杜吉斯,请问姑娘贵姓。”

吕素道:“我姓吕。”

郑一虎接口问道:“阁下东来,不知是游历或另有要事?”

杜吉斯朗声道:“久仰东方文明,又慕东方武术,在下东来目的不仅一途而已。”

郑一虎道:“阁下是初来还是旧游?”

青年大笑道:“来贵国已是第二次了,印度第八次,日本第十次,暹罗已不记其数,我学会了印度语,遇罗语,日本语,中国语,朝鲜语,俄罗斯语,有人称我为东方通。”

吕素接道:“阁下是希腊人?”

青年噫声道:“姑娘好厉害,一看就认出我的国籍。”

吕素笑道:“阁下可识埃及巫婆?”

青年讶然道:“那是在下在西方的第九位敌手。”

郑一虎笑道:“西方武林,恐怕前来东方的已有不少?”

杜吉斯郑重道:“朋友,你到暹罗湾起码会遇到百余人。”

郑一虎问道:“西方武林集暹罗湾,不知为了什么?”

杜吉斯爽朗的笑道:“听说暹罗外有个古怪的地方「鬼门关」,位于海底,内藏有天竺伽南古佛神功宝典,消息传来,整个西方都被震动了,凡是高手,莫不风起云涌的赶来,人人都想得手。”

郑一虎啊声道:“枷南佛据说在释伽牟尼佛之前,这倒真是个大消息。”

杜吉斯道:“近闻有贵国十几位异派高手已先一步进入鬼门关,想必传言不虚?”

吕素点头道:“确有其事,我们就是追那几个邪人而来的。”

杜吉斯道:“听说进鬼门关十分危险,而且不是由水中进入?”

吕素道:“暹罗湾外两百里有一小岛,处于无数暗礁之中,船不能去,岛上有一深洞,经常有灼热的气流冲出,知者称之为死火洞,入鬼门关必须由该洞直下,据传深达百里后才是鬼门关口。”

杜吉斯笑道:“这样说,入洞就是第一个危险了,但不知该洞还有什么更厉害的难关?”

吕素道:“这就不得而知了。”

这天天黑,两船并进至一座无名小岛停泊,吕素请杜吉斯过船来吃点心,而杜吉斯则带来几瓶葡萄酒。当点心吃完不久,陆陆续续的又有十几只小船靠近该岛,可是停靠之地并排在一起。杜吉斯向吕素道:“今晚一定有事情发生。”

吕素问道:“何以见得?”

杜吉斯道:“西方武林来了八条船,各有各的国籍不同。”

郑一虎道:“那也不见得会有事情发生?”

杜吉斯道:“我是东方通,我知道东方武林的个性,那是人不找我,我不犯人,这就是礼,然而西方武林就大不相同,他们喜欢挑斗,行为放纵,虽不见得恶意,但离不了自大骄纵。”

吕素道:“你是说,他们会向我这只船来寻是非?”

杜吉斯道:“那倒不一定,因为这岛上靠岸的东方武林船只也不少。”

郑一虎笑道:“你在西方武林眼中一定很熟悉?”

杖吉斯摇头道:“那也不见得,我虽见过不少人物,但还不及千分之一。”

吕素道:“那我们上岸去走走,看看究竟到了些什么人物?”

杜吉斯点头道:“好,我如有识得的,定在暗中指给你们认。”

岛岸全是黑礁,走进数丈就是树林,地势渐高,为一无人岛。全岛只有数里方圆,高处尽是椰林。正当他们向内走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兵器交击之声。杜吉斯哈哈笑道:“果然不出所料,真的动手了。”

郑一虎笑道:“阁下对打斗似乎很感兴趣?”

杜吉斯道:“有真正的对手我是从不放弃的,西方武林只要不丢老命,负伤视为最光荣的。”

奔到打斗处,居然看到了一大群人,打斗的更加出人意料之外,那是一个白人少女和一个黑人大汉。吕素看出那白人少女的剑式竟是凌厉非常,尤其使这批中国少年惊讶的是,该少女的剑法竟然是属武当派的大天罡剑法。郑一虎惊奇道:“武当剑法为何传到西方?”

杜吉斯哈哈笑道:“贵国武技落在西方的已不计其数,而贵国老辈武林人物在西方的亦大有人在,原来诸位还不知道?”

郑一虎道:“这倒从未听人说过?”

杖吉斯道:“西方人称中国人为黄种人的代表,而把贵国元朝视为大侵略帝国,不过对贵国的武技却视为绝技,西方之所以有贵国武技,那都是由元朝带去的。”

吕素道:“有道理。”

杜吉斯道:“那位姑娘是澳州人,她名叫「史密司。珊娜」,这是以贵国文法称之,如以西方文法则叫珊娜史密司。我会过她,可惜未交过手。”

郑一虎道:“那黑大汉是谁?”

杜吉斯道:“是非洲大剑客劳穆尼,会的武功非常繁杂,世界各大国的武功他都有。施的是古尼陀剑法,快而猛烈,诡秘无比!诸位请看,那与武当大天罡剑法完全不同。”

郑一虎道:“这两人棋逢对手,看情势有段时间好斗。”

杜吉斯道:“不会斗得太久,他们一定有限度,除非有仇,否则至多斗至百招,如仍不分胜负,就会自动停手。”

郑一虎看到旁观的不下百几十人,而且各色人种都有,向杜吉斯道:“你还认得有人嘛?”

杜吉斯道:“诸位请看,立在正面高椰林下的是罗马大少剑客培亨,立在右面石上的是波斯王剑客道格雷斯,站在有前方橡树下的是巴黎剑客戴高亨达,坐在左面拓木上的是英皇宝剑客皮杜尔,这都是西方最有名气的特殊高手。”

他稍停又道:“当然还有我未见过的各国高手,总之来者绝不是无名之辈。”突然听到一声娇叱,只见澳州少女闪开一旁。杜吉斯笑道:“完了,他们是印证。”就在这时,另有一个青年白人奔出,径向非洲大剑客挑战了。

郑一虎随声道:“这个人用的是什么兵器?”

白人青年手持一把怪刀,刀宽如掌,两面有锋,但中间分开,形成双刀合用,杜吉斯道:“这是士耳其古兵器,可以当剑使。”

郑一虎道:“那人在说什么?”

杜吉斯道:“他是土耳其人,他说要和劳穆尼打三百招。”

吕素道:“姓劳的似不答应?”

杜吉斯道:“劳穆尼责其以逸待劳,居心不正。”

郑一虎笑道:“这话在中国就叫做示弱了,明知对方有意取巧,但决不说出口。”

杜吉斯笑道:“中国人爱面子,西方人讲原则。”

郑一虎道:“这是什么原则?”

杜吉斯道:“原则上必须先休息才肯接受第二个挑斗。”

郑一虎笑道:“假使对方要斗呢?”

杜吉斯道:“那就伤亡勿论了。”

郑一虎道:“以目前的劳穆尼而言,他根本就毫无疲态,可见这原则中就有虚伪,西方人的原则只是形势而不求实际。”

杜吉斯笑道:“有时这种形势也避免了不少是非,朋友,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请看挑斗者守住这原则而退下了。”

吕素道:“劳穆尼为什么还不离开当地呢?”

杜吉斯道:“这表示他是要休息,而不是不敢斗那白人青年。”

郑一虎道:“多无谓的原则,我希望另有高手出来将他打败。”

杜吉斯哈哈笑道:“朋友,你真是标准的中国人。”这一笑立即引来不少目光,同时还有人向这边走来。

吕素问道:“杜兄,那过来的人叫什么?你说他是……”

杜吉斯道:“他是罗马大剑客培亨,诸位莫看他满口胡子,其实他还只有三十多岁,他的古罗马剑法还未败过。”

郑一虎道:“在原则之下,以及一定招数的限制中,西方高手很难找出谁是第一号人物。”

杜吉斯叹声道:“朋友,如果西方都似中国一般,逢斗必分胜败而后方休,那就不知要死亡多少人。”

郑一虎道:“也许这是我中国武林的病态,不过这会杜绝那些冒充英雄的伪英雄。”说到此,罗马大剑客培亨已到,只见他向杜吉斯一扬手,带笑打招呼。

杜吉斯怕他说英雄,抢着道:“培亨兄,我这里有中国朋友,你最好说华语。”

罗马大剑客啊声道:“那大好了,我正想认识几位中国朋友。”

吕素接道:“久闻培大侠英名,务请多多指教。”

培亨大笑道:“中国人尚礼,天下共仰,姑娘,请教贵姓呀?”

吕素道:“我姓吕。”她再介绍道:“这是我的小弟密司特郑,这五位是我小妹妹,密司申、密司濮、密司朱、密司白、密司马。”

培亨大笑道:“吕姑娘,中国话干净明朗,你还是照中国语文说的好,武林人物喜欢利便,哈哈……”

这人豪爽有趣,郑一虎大有好感,接口道:“培大侠,你刚才和一个人在争吵什么?”

培亨噫声道:“老弟,在场的人数这么多,我那面发生一点点小事你都留上意了,可见你是非常了不起了。朋友,那是俄罗斯八大武林人物之一,叫科西斯基,他对刚才打斗的澳洲少女存了坏心眼,因此我鄙视他。”

郑一虎大笑道:“他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呢?”

培亨道:“这时虽不采取行动,但迟早他会下手的。”

郑一虎道:“他绝得不到好处。”

杜吉斯接道:“珊娜不是他的对手。”

郑一虎摇头道:“不要珊娜动手。”

培亨愕然道:“你有什么发现?”

吕素微笑道:“我这兄弟要管闹事?”

杜吉斯郑重道:“如此,郑兄弟可要当心,俄罗斯八大高手恐怕都到了。”正说着,突然自人群中走出一个魁悟中年白人,一直向这边走来。

培亨一见,面色凝重道:“科西斯基听出郑老弟的话了,他是找你来了。”

郑一虎道:“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科西斯基到了五尺之外处停下,他先向培亨打招呼,然后用华语向郑一虎道:“孩子,你是中国人?”

郑一虎冷笑道:“你为什么不叫我老子?”

科西斯基隐笑道:“你的嘴很利。”

郑一虎大笑道:“我的手更利。”

科西斯基道:“能和我走百招?”

郑一虎看看他,口头向培亨和杜吉斯道:“二位必定知道我中国武林的规矩?”

杜吉斯大笑道:“假使中国人鄙视对方呢?”

培亨道:“通常说,你接我三招。”

郑一虎道:“对了,二位都可称中国通了。”他忽然面对科西斯基道:“你能不能接我三招?”

科西斯基闻言大怒,猛退二步,拔下背上兵器道:“自大的中国小子,你过来。”科西斯基的人与名声,可能在西方非常响亮,他这一作势,霎时引起全场注目,甚至都向这边围过来了。

郑一虎是中国人,中国人最鄙视罗刹鬼子,他当然毫不客气,不过他先向吕素道:“姐姐,我献丑了。”

吕素笑道:“可伤不可杀,给他留点记号即可。”

郑一虎又向杜吉斯和培亨道:“二位替我作后台。”

培杜不知他有多大能为,心中正在嘀咕,这时看到郑一虎那种安闲的举止,俱不由感到莫测高深,杜吉斯抢着道:“我希望双方多忍耐一点。”

郑一虎笑道:“我有分寸,二位的兵器随便那位借我一用。”

培亨笑道:“老弟,用我们的西方剑。”

郑一虎道:“这位科西斯基老兄用的也是西方二指剑,我如不用同样的兵器打败他,恐怕他不服气。”

培亨拔出剑掷给郑一虎,笑道:“你这好强的中国人。”

郑一虎接剑在手,「呼」、「呼」、「呼」,左右一拂,其举止严然是个西方剑客,潇洒、熟练,立即引起一阵喝采声。他握把平胸,剑尖斜指对方下盘,左手向左上方伸,这又是西方的起手式。同时笑道:“死鸡,攻过来。”

科西斯基突然大喝一声,挺剑如风,直点郑一虎胸膛。竟刺出尖锐啸声,他居然有高深无伦的内功。郑一虎不闪不避,右手一起,弹剑接招,叱声道:“脱手。”「锵」的一声,火花四射,一道银光飞上了半天空。

全场一见大惊,接着齐声大叫:“好!”原来仅仅只这么一下子,那科西斯基的剑已宣告脱手。他这时空手呆立,面无人色,右手的虎口全被震裂,涔涔鲜血一直流到他的脚上。

郑一虎在把那剑由空中落下时,顺势一接,再掷还他道:“死鸡,还有两招。”

科西斯基的右手已不能再握剑,他恨声道:“我们后会有期。”说完转身,由人群中走了出去。

杜吉斯望着培亨,纵声笑道:“有时干脆好,这下我倒感到太干脆了。”

培亨道:“我们与郑老弟这一会面,今后难免有是非了。”

郑一虎道:“这人也许在西方从未吃过亏,他的大意使他受到这次教训,我没想到他反把我看成不屑一斗的对象,因之他没有拿五成功力便来动手。”

杜吉斯笑道:“那是他看你太年轻之故,话又说回来,他用上五成内功,还是他看你是中国人哩,要是他国人物,他恐怕连五成也不肯用哩。”

忽然又有一个中年自人向这面走来,濮萃华忙向郑一虎道:“又有挑斗的来了。”

郑一虎望了他一眼,问杜吉斯道:“他是什么人?”

杜吉斯摇头道:“这人我未遇过。”

培亨道:“我认得,他是西方无国籍大剑客,人称「无影游龙」,他可能是真正来找你印证的。”

郑一虎道:“他没有国籍?”

培亨道:“他父亲是挪威逐出的游民,母亲是捷克斯拉夫人。”

郑一虎道:“他如何能到别的国度去?”

培亨道:“仗着武功东游西闯,无人知其落足之地,亦从未有任何国家驱逐过,因之他的名气愈来愈神秘,其人叫「夜之秘」,不知是何意义?”

说话之间,那人已到,他向培亨道:“老培,这位中国少年真了不起。”

培亨大笑道:“夜之秘,你有意印证两手嘛?”

那人向郑一虎道:“正向有中国少年请教之意,不知这位小兄肯赐教否?”

郑一虎笑道:“阁下大客气了,我们改在日后印证如何?”

夜之秘大出意外似的,诧然道:“小兄弟认为我不配奉陪?”

杜吉斯抢着道:“夜之秘,你莫误会,中国人拒绝比斗有两种用意,一只不愿和有好感的人当众比划,以免负方难堪。一是你刚才的意思,假设你认为不配奉陪的话,那郑朋友的脸色一定不会这样和气,这表示他对你有好感。”

夜之秘哈哈笑道:“好,那我们改在日后罢。”

郑一虎笑道:“杜兄真是中国通了,培大侠和夜大侠可否请到敝船一叙?”

培亨道:“正中下怀。”

杜吉斯笑道:“那由我带路。”他一面介绍几位女的,一面向海岸领先走去。

到达船上,培亨忽然向郑一虎道:“俄罗斯八大高手可能不到天亮就会来,郑兄弟,你得留心一点。”

郑一虎道:“这就叫报仇了,但他们却打错了算盘。”

杜吉斯道:“俄罗斯人是相当阴险的。”

吕素笑道:“各位放心,他们在未来之前一定要探探我们的来历,也许他们今晚不再来了。”

夜之秘哈哈笑道:“吕姑娘这话却露出口风,郑兄弟莫非是贵国武林有数名人。”

吕素笑道:“我国朝庭正在派兵出征的事,相信诸位定有耳闻?”

杜吉斯道:“西方都知道。”

吕素道:“可曾听得什么奇闻否?”

培亨道:“贵国有位大英雄,敌军称之为天朝飞龙,据说一个打败十万敌众。”

吕素轻笑道:“三位都是西方正派武林,实不相瞒,那个英雄就在三位面前。”

杜吉斯和培闻说郑一虎就是天朝飞龙,表面上虽现出惊讶之色,实际上他们根本不信。吕素何尝看不出,她只向其他五女笑笑,再也不加解释了,接着就叫白紫仙拿出点心招待。杜吉斯向培亨笑道:“你要吃白兰地还是吃葡萄酒?”

培亨笑道:“白兰地也是葡萄做的,惟制法不同,性烈一点,我还是喝葡萄酒吧。”

杜吉斯又回到船提来数瓶,笑道:“我们慢慢喝到天亮吧。”

郑一虎向夜之秘道:“你们的船呢?”

夜之秘道:“我和培亨都是搭别人的船,不回去没有关系。”

天亮了,杜吉斯请培亨和夜之秘去坐他的船,于是两船并进,离开那座小岛,经驶暹罗湾而去。夜之秘对于海上航路似乎比什么人都熟悉,他的航向竟与他船的截然不同,而且不到半天即超过所有的船只之前。这天黄昏到临时,船又驶近一座岛,但却是有人住的大岛,夜之秘向大家道:“这岛上是暹逻国人,我们已进入暹逻湾了。”

停船后,大家都上岸去,可是没有人盘问,同时还有不少暹逻人向他们表示欢迎。郑一虎感到奇怪,向夜之秘道:“暹逻国不盘查外人入境么?”

夜之秘道:“这是外岛,我们到暹逻本土就要查问了,然仅只查明登记即可。”

吕素道:“我们看看里面有镇没有?”

夜之秘道:“有,我们除了吃饭,还要买干粮带着。”

马玲玲忽然指着左侧一排树林,道:“你们看,那儿有一群白人少女。”

杜吉斯笑道:“其中就有史密司珊娜,这不稀奇,西方少女会武的不下于你们中国,同时这次东来的足有几十个。”

九公主道:“我倒想和她们认识一番。”

培亨道:“中国人好朋友,天下闻名,有机会我替你们介绍就是。”

他们走入镇上,夜之秘领着走进一家暹逻店中,大家吃了一顿暹逻式的酒饭。买干粮是各买各的,在出镇时,忽有两个暹逻青年迎面走来,其一用暹逻语向郑一虎说了什么。夜之秘看到郑一虎不懂,立即向那人也咭喳一阵。那人啊了一声,再向郑一虎道:“对不起,我当你是本国人,想不到朋友是中国人。”

郑一虎笑道:“阁下穿的衣服和在下不同呀,难道还看不出?”

那青年哈哈笑道:“我们暹逻人穿中国装真是非常流行,兄弟怎能想到这里。”

郑一虎道:“阁下向我说什么?”

夜之秘道:“他当你是暹逻人,问你是不是赴曼谷武会?”

郑一虎啊声道:“曼谷是贵国都城,难道要举行大武会?”

青年道:“曼谷武会是十年一次,不但敝国全国武林参加,甚至不禁外国人出场,得胜者皇家有重赏。”

郑一虎向大家笑道:“可惜我们要去鬼门关,不然大家观摩一番倒是难得的机会。”

那青年吓声道:“你们要去鬼门关。”

杜吉斯道:“这地方阁下也知道?”

青年郑重道:“敝国武林人人知道,而且每年都有人去探,但都是一去不回,不过在十日前鬼门关火山大爆发,全岛都陆沉了。”

大家闻言,不禁愕然,培亨道:“这样一来,天下武林这一趟岂不白跑了。”

郑一虎向吕素道:“看样子,连魔王也没有进去?”

吕素道:“那他必去海底城。”

青年一听「海底城」三字,又是一惊道:“诸位竟连这等古老隐秘的地方都知道?”

郑一虎道:“阁下不也清楚么?”

青年道:“敝国这次武会的目的,就是要挑选十大奇人去海底城探险。”

白紫仙接口道:“这样说,我们倒要去观光一番了。”

青年道:“欢迎之至,我可替各位引介。”

夜之秘道:“阁下贵姓?”

青年道:“在下鸾披,这是我师弟胡马。”他指身后青年。

杜吉斯道:“武场比斗有什么规矩?”

鸾披道:“规矩很多,诸位如想先知道一点概略,我可在此际奉告。”

培亨道:“那就请教一二。”

鸾披道:“第一、比斗是混合性的,不分男女老少,这和以往不同,以往分男子组,女子组,老年组和青年组。”

杜吉斯道:“那现在比较容易挑出真正高手了。”

鸾披道:“第二、不准二人以上挑斗多数。”

培亨道:“这合理。”

鸾披道:“第三、每场以一个时辰为限,双方打到一个时辰如不分胜负,则同时进级。如有得胜者,他必须接受第二个放手再斗,如这场连接十个敌手仍未到一个时辰也算一场,同时他也进级退下,等进级比斗再出场。”

杜吉斯道:“有道理。”

郑一虎问道:“比斗共分几级?”

鸾披道:“共十级,但到十级的已不多了,不过凡进了级的都有奖,惟奖品大小不同。”

夜之秘道:“这是一种天下第一高手选拔赛了,不知得到天下第一高手的是什么奖?”

鸾披道:“皇上赐他天下第一龙牌,并有我国神剑一把。”

夜之秘大笑道:“这真值得一争了。”

鸾披道:“这两件奖倒不是我国武林真正要争取的,最重要的是三公主,如得到天下第一的是个青年,八成还是我国驸马爷呢。”

九公主格格笑道:“假使这青年已有妻子呢?”

鸾披迫:“那要看三公主自己的意思,皇上不过问,只要三公主愿意,她还是肯嫁的。”

郑一虎大笑道:“我没有希望了。”

大家莫明其妙,杜吉斯诧然问道:“你说什么?”

郑一虎道:“我已有了好几个了,我不能争天下第一啦?”

培亨大笑道:“你怕老婆?”

郑一虎道:“也可这样说,不过还是自己不愿再多要了,老婆愈多愈麻烦。”

马玲玲道:“我要。”

吕素格格笑道:“你又不是男人?”

马玲玲道:“我要阿虎去争呀。”

三个西方人一听豁然,同时竟鼓掌叫好,道:“马姑娘真是了不起。”

马玲玲道:“不过我还得问问几个姐姐。”

三个西方人又同声笑道:“郑者弟另外几位夫人是谁?”

马玲玲天真的指着申瑶、濮萃华、白紫仙和九公主,道:“她们都是。”

这下可把三个西方人惊讶了,他们想不到五个美如天仙的少女,竟都是郑一虎一个人的。杜吉斯最爱热闹,他立即向申瑶、濮萃华、九公主和白紫仙,道:“申姑娘、濮姑娘、白姑娘和朱姑娘,是否同意马姑娘的主张?”

申瑶笑道:“杜兄是否认为我们姊妹之间,有不同的看法?”

杜吉斯道:“四位没有意见?”

白紫仙道:“我们五人之间,不管什么大小事,只要一个说对,大家都认为对,否则都反对。”

培亨惊奇的向郑一虎道:“老弟,你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郑一虎大笑道:“诸位大概还没有对象吧?”

培亨道:“我们都还是光棍。”

郑一虎道:“告诉诸位,千万勿讨多了,否则你就真麻烦,她们多了,每每联合起来对付丈夫一人,那真是有苦无处诉哩。”

三个西方人同声大笑,道:“这种苦,我们真想吃。”

九公主笑道:“三位别听他胡说。”

吕素在一旁似有所思,面上露出微微的笑意,接口道:“好了,别扯远了,我们就请鸾兄引进吧。”

鸾披道:“诸位入境时,请把各人的国籍、姓名开给在下,到时在下才好拿去交给大会,这样各位的行动不但自由,还可受到敝国的招待。”

杜吉斯道:“好的,到时我负责开出交与阁下就是。”

杜吉斯道:“我们的船,你可却道?”

鸾披道:“我随诸位去。”

大家回船后,鸾披带着胡马相随,他看到船就告退了。第二天,他又来了,于是就搭杜吉斯的船领着去曼谷。在船上,吕素向郑一虎道:“可能魔王不会去,我们真无处去找他了。”

郑一虎道:“那魔头我说会去的,他有不怕人的金射在手,必要时他会不顾一切的,除非没人,同时他是个色中饿鬼,暹逻公主的诱惑还小么?”

吕素道:“我们总不能在人家国内下手呀。”

郑一虎道:“在大会期中,我们当然不可行动,不过我希望在打斗场遇到他。”

吕素道:“只要他出场,这倒是个机会。”

两天后,船到暹逻本土了,鸾披领着上岸,并将他们的船交给码头管事的看管。又一天后,他们进了都城,鸾披向大家道:“皇家指定京都各大小客店,尽为天下武林来客的招待之所,只要有敝国武林引进,吃住全不收帐,但未设特别宾馆,这是方便天下武林起见,因为知道武林中恩怨多,住在一起难免有冲突。”

培亨大笑道:“这真是周到的想法,太妙了。”

鸾披郑重道:“诸位,这就是我们三公主的设想,别人想不到的,纵然想到也不敢奏明皇上。”

吕素噫声道:“你们三公主也会武?”

鸾披正色道:“三公主不但会武,而且是全国最神秘的人,只知她的武功全国无敌,但无人见过三公主是什么样的。前年都城来了一个蒙面大盗,都城武林无一能敌,后来竟被一个蒙面女子给打败、据说那蒙面女子就是三公主。”

白紫仙叫起来道:“她不参加武会?”

鸾披道:“大概不参加,不过据说她要与得一天下第一的高手印证武功。”

杜吉斯笑道:“最后一拚,就是她挑选驸马的决定了。”

夜之秘笑道:“假使我取得天下第一,她保险不来和我打。”

郑一虎疑问道:“那是为什么?”

夜之秘道:“你看我长相就知道了。”大家会意,同声哈哈大笑。

到了一家大客店之前,鸾披向大家道:“这一家如何,后面有花园亭台,非常清静。”

吕素道:“那太好了。”

鸾披抢先走进,他在柜上说了一阵,交出一张名单,之后一直引大家向后面花园而去。暹逻的客店,大致与中国有点相似,惟设备略有不同,花园中有花园房子,好处是各别的,古色古香,客舍全不相连。夜之秘和培亨、杜吉斯住在一起,吕素带着五个妹妹住在一起,郑一虎则单独住,但离她们很近,只隔一口荷池,一旦有事,轻声招呼就可听到。鸾披把他安置好就告退了,当然,他还有他的事。

不久,天快黑了,店家知道这批人虽是同伴,但却是东西合壁。因之开饭时间两种,一种是西餐,送到杜吉斯等那面去,这面是中国人,店家竟开来中国菜席,这是来客登记第一个原因。当酒饭过后,杜吉斯等过来了,他们约大家去游园。花园真不小,天下各种花,应有尽有,时当春夏之交,真是满园如锦,尤其荷花比中国开得早,到处清香扑鼻。

马玲玲向白紫仙道:“二姐,这花园中为何没有住其他武林人?”

白紫仙道:“这是鸾披的安排,他这人也许对我们大有好感,特别带我们到这家来。”

培亨道:“天下武林虽众,来的何尝没有先后,也许我们先到哩。”

夜之秘道:“对了,我们还没有问问何时开赛呢?”

杜吉斯笑道,“有这么好的招待,等一年再开赛也不嫌迟。”

郑一虎大笑道:“这会把暹逻国吃垮啦。”

走不多远,忽见一排花林那面又现出很多房子,而且有灯光映出,培亨啊声向大家道:“我们猜错了,这儿也有人住着,并不止我们这些人呢?”

杜吉斯道:“管他,我们游我们的夜花园?”

培亨道:“探探这面住些什么人也不错,多认识一些也不坏呀。”

夜之秘道:“你知道对方是何种人,假设是些不对胃口的,那就大煞风景了。”

郑一虎道:“夜兄这话很对,遇上就算,我也不同意去拜访。”

培亨道:“这样吧,我单独去访,你们游你们园,是好的我再招呼诸位,否则就拉倒。”

吕素点头道:“你去吧,我们往右面走,也许这边还有房子。”

杜吉斯望着培亨去了后,笑道:“老培是个好友的人,他一生没有过不过去的大仇敌。”

走过一片仙人学花圃,忽然遇上有两个非常美的少女,九公主噫声道:“吕姐,她们是我们中国人吧?”

一个有十七八岁,一个只十五六岁,但穿的还是暹逻装,吕素摇头道:“她们是主人。”

那两个女子已到数尺内,竟也发现这边而惊奇,大的先开口,娇声问道:“你们这一批中有中国人吗?”

吕素接口道:“我们是的,姑娘是本地人?”

大的点头道:“姐姐贵姓,幸好我们通中国话。”

吕素上前道:“说得比我们还标准,妹妹,我姓吕。”

小的带笑接口道:“你们是来赴武会的?”

九公主接道:“来观赏的,姐姐贵姓?”

小的笑接道:“我不曾比你大,我的姓名以中国字称为「慕容妮」虽不大适当,但我喜欢它,你就这样叫我吧,这是我的表姐,她叫「丽丝姐」。”她指着大的少女。

吕素也把各人的姓名说出,再问道:“二位也住在这园中?”

幕容妮笑道:“不,我们是来查看天下武林到了些什么样的人物,当然也想交结几位朋友。”

双方立谈了一会之后,两个少女挥别而去,可是郑一虎向大家道:“那慕容妮的功力,似是莫测高深,暹逻国的武林竟大有人才。”

杜吉斯道:“难得有这机会见识天下武林。”

正当大家又行之际,忽见培亨追上了,夜之秘问道:“你会到了什么人物?”

培亨叹道:“共有三批,一批是些妇人,二批是交趾人,三批不知来的些什么老太婆,他们连话都不和我说。”

夜之秘道:“那是不懂你的话吧?”

培亨道:“不懂话也得看看我,可是他们连眼皮子也不抬一下。”

杜吉斯大笑道:“也许他们对白人不感兴趣,老培,这是你自讨没趣了。”

培亨道:“你们可曾会到两个暹逻姑娘?”

夜之秘接道:“与我们的姑娘一样美,单独你不在,只怪你没有眼福。”

吕素笑道:“你们西方男子到东方来,最好不要死盯女人,否则你们就麻烦。”

杜吉斯道:“这规矩我懂,否则我就算不得东方通了。”

正说之间,忽觉花园北角似有人在争吵,郑一虎道:“我们快去看看,那儿发生事情了。”大家直奔北角,未几看到那儿有三批人在立着。

白紫仙道:“噫,两个暹逻姑娘也在那儿。”

培亨道:“另一方是俄罗斯八大高手中的三个,他们也住在这里。”

夜之秘道:“笑语,由左西起,第一是马里科夫,第二是布里落,第三是尤塞夫。”

杜吉斯道:“第二批中也有女子,我不识得,但那老人我知道他是阿富汁独一无二高手,名叫「开施」!他身后青年是他徒弟「花之模」,武功尽得师传。”

郑一虎道:“他们吵什么?”

杜吉斯道:“他们双方都用俄语争吵,原来是尤赛夫的起因,他竟对那女子调戏。”

吕素道:“该死的东西。”

夜之秘接道:“暹逻姑娘现在调解,看样子没事了。”

杜吉斯道:“在人家国内,我们最好莫管闹事。”

白紫仙冷笑道:“我希望在大会上遇上他,这种人不杀,必将为害不少人。”

培亨轻笑道:“我到时真想看看姑娘的武功。”

白紫仙道:“你认为我杀他不死?”

培亨道:“姑娘勿误会,我是真心话。”

郑一虎笑道:“培大侠,我们过去如何?”

培亨道:“最好就在这里,如调解不开我们再过去看。”

吕素道:“那尤塞夫似乎不肯认错。”

培亨道:“因此那暹逻姑娘慕容妮也生气了。”

郑一虎道:“很奇怪,慕容妮比丽丝姐小,而她却出面调解。”

杜吉斯道:“论理是由大的出面才对,不过我看出慕容妮似比容丝姐地位高。”

郑一虎道:“岂有此理,表妹怎会比表姐地位高?”

培亨道:“你不要听她们自己说就算是,其中难免有问题。”

马玲玲忽然道:“那青年要动手了。”

培亨道:“花之模不是尤塞夫对手,他师傅也只稍胜继。”这时大家看到慕容妮已立在当中,仍不许花之模过去。

吕素一招手道:“我们可以过去了。”

大家随她走了过去之时,那暹逻姑娘慕容妮娇声招呼道:“诸位来得好,我真左右为难了。”

培亨道:“姑娘有何为难,双方不听劝,那就让其自然了。”

慕容妮道:“敝国有规定在先,凡在大会期间,绝对禁止私人打斗。”

吕素接道:“如不听劝呢?”

慕容妮道:“那就是不受欢迎之人,请其勿再进入敝国,如有反抗,敝国武林可群起驱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