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欲海逍遥(全本)-22

  

【第十七章】牡丹

整整一天,当车近巴甫城时,无已全黑了。这一夜,大家不得不在城中住下,好在巴南就在海岸边。在夜近更深的时际,杜吉斯的房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阵轻微剥啄之声。杜吉斯是与培亨一间房子,他们和郑一虎,夜之秘是隔壁,他知道有人来了,于是急将培亨推醒。培亨跳起来,走近房门,轻声问道:“是谁?”

回答的是一个老人的声音:“老朽天下通。”

培亨急忙开门道:“老丈怎么这时才来?”

天下通走进房中,指着杜吉斯道:“你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只怕你们都不清楚?”

杜吉斯道:“据说是暹逻神蟒教徒?”

天下通道:“大致上是不错,可是现在全变了,实际上都变成魔鬼党徒,他们表面以神蟒教作幌子,因为该教在暹逻武林势力庞大之故。”

培亨道:“那我们得通知大会才行呀。”

天下通道:“不可,包你无人肯信,目前只有我们暗中留心。”

杜吉斯道:“你老今天在暗中看到我的打斗?”

天下通道:“看到的是陶姑娘,她回去一说,老朽就开始调查,查出后再追来告诉你们。”

培亨道:“我去叫小郑来。”

天下通笑道:“他和夜之秘,以及六个女孩子探无泉岛去了,你们两人明天再走罢。”

杜吉斯诧异道:“他们为何不通知我俩?”

天下通道:“来不及了,因为他们是追着一批夜行人去的。”

杜吉斯道:“我们要不要马上走?”

天下通道:“你们如果不想休息,那就留下房钱,随着老朽去看另一件事情。”

培亨道:“什么事?”

天下通道:“一个大巫党妖妇,现在正与八大神蟒教在拼斗。”

杜吉斯道:“这两方因什么结仇的?”

天下通道:“神蟒教中有这样古怪的毒物,那正是大巫党要寻找来练符母的东西,结果被大巫党全劫去啦。事情就这样开始,前一天,神蟒教有个高手又被大巫党害死了。”二人立即收拾,留下银子,急急随着老头翻屋而去。

天下通领着二人直赴海边,但却是非常冷僻的地点,那儿有一座崎岖的高崖,崖外面就是海滩,午夜过后,潮退了,沙滩显得广大死寂。到了崖上,天下通轻声向二人道:“你们看到什么没有?”

培亨道:“沙滩上躺着三个尸体。”

天下通道:“神蟒教又吃亏了,那妖巫已不见啦。”

杜吉斯道:“大巫党神出鬼没!邪法又高,还真无法对付。”

天下通道:“我们对付之人已有两个,惟目前不能追查,等大会过会,我们就有得忙了。”

培亨道:“我们怎么办,有没有船?”

天下通道:“区区几里海面,何需坐船,现在跟我渡海。”

杜吉斯道:“你老知道去处?”

天下通道:“就在我们对面海中,白天可见。”

天上连星星都没有几颗了,三人趁着这时提起轻功,悄悄的踏波飘渡,须臾尖于波涛之内。离岸不到一里,突见海浪冒出一圈绿焰。天下通一见居在惊叫道:“我们被大巫党高手截住了。”

培亨大惊道:“我们快回头。”

天下通道:“那就中了他的圈套,同时我们还要提防水里。”

杜吉斯道:“这怎么办?”

天下通道:“待我通知吕姑娘来援。”

培亨诧异道:“还有三四里,传音能到吗?”

天下通道:“马姑娘有只金丝虎灵兽,被老朽带在身边,她现在海水下面替我们防止水中一面,派她通知万无一失。”

杜吉斯大奇道:“有这种事?”

天下通道:“不信你等着瞧。”天下通正待向海里召回小金丝虎,满怀料水中突然冒出一个人头来。杜吉斯一见悚然,举手就待劈出。 “别动。”培亨大喝阻住,接着说道:“是小虎。”

杜吉斯仔细一看,真是郑一虎,不禁大喜,问道:“小虎,你来了。”

郑一虎身已登上水面,但还有数丈远,隔着三层浪,他听到声音后笑道:“你们为何不走了?”

天下通道:“前面那绿焰是什么?”

郑一虎笑道:“是一个巫婆。”

培亨道:“我们都是因了这个才不敢动。”

郑一虎大笑道:“她已被吕姐制住了,现在只是她的魔焰未尽,人早死了。”

天下通吁口气道:“你捣什么鬼?却由水中来吓唬我们?”

郑一虎轻笑道:“我们后面还有三个大巫党二流高手,现在被我替你们解决了。”

杜吉斯哈哈笑道:“你也不怕他们?”

郑一虎道:“他们的作风一向都是暗袭,刚才我也来一次依样葫芦,他们措手不及,全回老家去了。”

培亨道:“荒岛上怎样了?”

郑一虎道:“荒岛现已成了天下武林私用之所,不分邪正,各据一地,仅仅在中央一片沙漠里,留下一些空隙。”

杜吉斯道:“我们有块地盘没有?”

郑一虎道:“有,是一处海岸崖洞。”

培亨道:“这是什么局面?”

郑一虎道:“曼谷城中受了限制,各路武林正者束手,邪者横行,现在有了这个岛,大家都可以凭本领公开打斗,这是火药库,谁要妄动就变成爆发的局面。”

天下通道:“你总不能到处去闯呀?”

郑一虎道:“当然,谁要去探就是一场猛斗。”

杜吉斯道:“那你的消息从何而来?”

郑一虎道:“鸾披引我去见一个卖饮食的小孩子,他可以到处走,我的消息就是他传递。”

天下通道:“我们快上岛去吧,不知神蟒教人来了没有。”

郑一虎道:“他们在我们的对面岛岸,一共有四十多人,可是他们一看岛上的情势,也不敢动啦,他们怕的是大巫党。”郑一虎领着三人登上无泉岛,前面是一片树林,他指着道:“这一片树林是天下武林不约而同留下的,现在遍布着作买卖的茅棚!吃的喝的应有尽有,最奇的是没有一个人在这里找是非。”

天下通道:“我们要不要买点吃的带去?”

郑一虎道:“洞中有的是美酒佳肴。”

沿着海岸走了一里半,那个洞已到了,首先看到的是吕素,她一见四人,轻声道:“你们来了。”

郑一虎道:“没有动静?”

吕素道:“海中不断有人飘浮而过,但没有人找上门,因此我们也不管。”

天下通道:“海岸高,他们无法探出我等虚实,这个地方比曼谷清静。”洞中可不小,深有十几丈,外面有声音,几个女子都出来了。

天下通到处看看,笑道:“男人们住前洞,女孩子住后洞,我们还有五天好住。”

吕素问道:“我表姐怎么样?”

天下通道:“陶姑娘带着几个西方的姑娘,可忙着哩,几次想来看你们都没有时间。”

吕素问杜吉斯道:“你们希腊有几个一流好手?”

杜吉斯道:“在姑娘眼中够得上称好手的只有一个。”

吕素道:“你何必客气?”

杜吉斯道:“我们西方人说话,不似你们中国人,有什么说什么,我的话是真的。”

白紫仙道:“那就是你了。”

杜吉斯道:“我不敢,家兄倒是真的,不过他没有来。”

吕素道:“那就对了,我表姊妹曾遇到一个对手,也许就是令兄了。”

杜吉斯惊讶道:“令表姊和家兄动过手?”

吕素道:“只是印证而已,并非有仇,她说曾遇到一个高手,起先我还认为是你,现在确定是令兄了。”

杜吉斯道:“家兄向来不出国门,这样看来,他可能要到外面走动了。”

郑一虎道:“何以见得?”

杜吉斯道:“家兄个性不似我,性情的确有点傲世,他曾说过,天下没有真正的高手。”

郑一虎哈哈笑道:“他遇到我陶姐后才知想错了。”

杜吉斯道:“对了,他也许未败,这就是他非出来不可的原因了。”

天也亮了,马玲玲端来东西给大家在前洞内吃,虽是冷食,但无一不是经常美味可口的东西。吃完不久,洞口忽然响起一个小孩子的声音。郑一虎跳起来道:“有消息来了。”他出去一会,不久回来急问道:“小童说岛中沙坪上已有人在打斗。”

天下通道:“去看看,不知有无隐蔽的地方?”

郑一虎道:“沙坪四周都是密林。”

大家整理各人的东西,由郑一虎领着急急而行,未几就到了一处密林之内。沙坪上仅有两个人,一个蓬头散发的古怪黑人,简直看不出他的年龄。他是坐着的,手中拿着一只大铃,叮当,叮当的摇个不停。蓬头怪物的对面是个青年,他也坐着,手中拿着一只牛角,凑在嘴上呜呜直吹,发出单调刺耳的怪音。天下通一见,向郑一虎道:“你认得那青年吧?”

郑一虎道:“这人比魔王年轻,没有见过。”

天下通道:“他就是魔鬼党之人。”

培亨急接道:“黑怪是非洲巫神。”

公九主道:“他们不似斗邪法?”

天下通道:“他们在斗内功,不过他们是将内功从音响中发出,看来竟是棋逢对手。”

郑一虎道:“他们不侵犯四周观斗的,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天下通道:“他们目空一切,今天这岛上也自知众怒难犯。”

郑一虎道:“我如何才能与这两人个别一试?”

天下通道:“忍耐点,等大会过了再找他们。”

吕素道:“你老说得对,他们不展邪法拼斗,也是不愿大干。”

天下通道:“那你想错了,他们岂顾暹逻大会,他们这所以不放手捣乱,那是因为他们还未找到知道海底城那人。”

郑一虎道:“对了,这个如何能找到呢?”

天下通道:“这个人有一点线索,据说也是武林特殊人物,他甚至亦在动金射的脑筋,金射已落在魔王手中,这个人说不定也来这岛上,可是不知是哪种人?”

吕素道:“消息如何来的?”

天下通道:“是一个暹逻老僧口中说出的。”

夜之秘忽然道:“两方后面又有人露面了。”

大家闻言注目,培亨接道:“非洲巫神后面是埃及巫婆和斯巴达巫祖,这两个怪物出来,这场打斗显有更进一步大增之势。”

郑一虎道:“这面出来的是魔王和鬼王,看势真要大拼了。”

白紫仙急指道:“两方侧面竟也来了人。”众人急视西面林前,只见出来的是个黑人少女。

吕素噫声道:“她是什么人,竟有这大的胆量?”

郑一虎道:“没有几下子,她敢出来?快听,她在说什么?”

黑女竟对两方都大声的叫唤,杜吉斯听得懂,只见他静静的听着,未几回头向大家解释道:“她是来劝解的。”

天下通笑道:“这就太不知量力了。”

杜吉斯郑重道:“不见得,对方不是停了吗?”

郑一虎噫声道:“真的,那就怪了。”

杜吉斯又听了一会,他忽然道:“什么是无敌神?”

郑一虎问道:“那黑女说的吗?”

杜吉斯急忙道:“是的,黑女说出「无敌神」三字时,对方才停手的。”

天下通道:“她怎样说?”

杜吉斯道:“黑女说,你们干什么,无敌神已来场上,你们还打个什么劲?对方听了这话就停手了。”

天下通道:“那就对了,无敌神就是那个知道海底城的特殊人物。”

郑一虎道:“听这字号,显然是个男子。”

天下通道:“这三字在我们国人听来八成是男子,但这不是国内人物,且莫言之过早。”

培亨道:“双方都散了。”

九公主道:“那黑女甚美,我去跟她打交道如何?”

吕素急阻道:“不可,好在知道无敌神来了,可见她是无敌神的对手。”

九公主道:“那更好打听呀?”

吕素道:“刚才双方为何不向她打听?”

九公主道:“对啊,这样的好线索为何不问?”

吕素道:“可见刚才双方都不敢惹。”

郑一虎道:“哪有这回事?”

吕素道:“小虎,吕姐不比你怕事,我们目前凡事慎重。”

郑一虎道:“黑女向这面来了。她真敢到处走?”

吕素道:“你看她已注意我们了,老杜,你懂印语,你小心应付。”

杜吉斯道:“等她先开口我才答腔,我可不敢主动。”

郑一虎笑道:“她又不是毒蛇猛兽。”

黑女进林了,忽然立住不动,只见她向林里点头笑笑,但不深入,也不开口,未几就回身而去。郑一虎看到莫名其妙,嘀咕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天下通道:“莫测高深。”

杜吉斯道:“那一笑,显然对我们毫无恶意。”

吕素笑道:“你们猜她是为何笑?”

郑一虎道:“意思是说,你们在这时看热闹,可惜我不懂印语,否则非追上去不可。”

九公主道:“是啊,我们还缺个黑的,少个白的。”

郑一虎道:“我的追,可不是你那意思,我是追上问她笑什么。”

杜吉斯哈哈笑道:“你追不得。”

郑一虎道:“那就让你去。”

杜吉斯道:“好,你们在此勿动,我来冒险。”

培亨道:“老杜,当心黑牡丹有刺。”

杜吉斯道:“流点血也值得。”杜吉斯追出去一看,不由愕然一怔,举目四顾,竟已不见那黑女,更奇的是林缘竟躺着一个死人,他大叫一声:“你们快来。”

大家闻声有异,一齐冲出去,同声问道:“什么事?”

杜吉斯道:“黑女不见了,但这儿有死人。”

死者是个黄种男子,也许就是暹逻人,年纪不出四十,胸口流着血,显然是一种非常强颈的指功所杀。天下通道:“刚死的,八成就是那黑女所杀。”

九公主道:“伤在胸口,为何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吕素道:“请培兄检查一下,死者必同时被点了哑穴。”

培亨俯身一查,骇然道:“是的,下手人两指齐下,轻重有别,其功力真是高深莫测。”

吕素道:“这人也是想探黑女而来,杜兄,我说你就别追了。”

杜吉斯道:“真有刺,花黑心狠,我不敢啦。”

天下通道:“这黑女的来历愈来愈神秘了,现在必须调查一下了,小虎,你和杜大侠即刻开始行动。”

吕素道:“你老认为非查不可?”

天下通道:“是的,甚至不惜在岛上与任何方面冲突。”

郑一虎道:“现在就去?”

天下通点头道:“你们两人立刻去探,老朽带其余人等回洞。”

郑一虎向杜吉斯招手道:“老将下了令,不去也不行,我们走,看黑女向什么地方去了。”

杜吉斯道:“我连一点影儿都未看到,怎知她向什么方向去了?”

郑一虎道:“这岛纵横不到十里,自然查得到的,不过难免与其他各路人物冲突罢了。”

杜吉斯道:“有人住的地方我们不去打扰,难道人家不许我们在路上行走不成?”

郑一虎道:“是非起因,多半出人意外,你走着瞧罢。”

岛上无路,他们踏沙草,穿行于林石之间,估计已走了半里。奇怪,他们走了这远还没有看到别人行动,这岛好似就只有他们两个似的。杜吉斯这时立住不动,轻声向郑一虎道:“这种冷静,实在有点可怕。”

郑一虎笑道:“全岛都充满了煞气,本来就是生死存亡之局。”

杜吉斯道:“我好似嗅到自己身上的血气味了。”

郑一虎道:“你的运气真好。”

杜吉斯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一虎道:“身上流了血,你自己还能嗅到,那证明还活着呀,如果你嗅不着那才槽糕。”

杜吉斯也大笑了,点头道:“跟你作朋友,我八成死不了。”

郑一虎摇头道:“过奖了,我自己还不知保不何得住哩。”

杜吉斯道:“不管怎样,我觉得你这东方人是个有福的人,我和你在一块,心中就觉得安全得多。”二人又转过一座石山,杜吉斯突然惊叫道:“这里死了十个人。”

郑一虎早已闻到血腥气,过去一看,只见乱石之内横七竖八躺了一大堆,叹声道:“都是你们白种人。”

杜吉斯道:“查查他们的伤处看。”

郑一虎道:“都是重击致命的。”

杜吉斯看看所有死者的面目,只见他直摇头,显然没有一个认得的,他抬头道:“这又是谁下的手呢?”

郑一虎道:“这个下手之人手脚极快,八成是偷袭成功的。不过我们无法查出他是谁,因为这岛上人物太复杂,但我们却要查查这批死者是正是邪。”

杜吉斯道:“我想这批死者是阴火教人。”

郑一虎道:“假设是阴火教人,那就死有余辜了。”他的话刚说完,忽见前面出现了两个女子的背影,随即向杜吉斯轻声道:“杜兄,你看前面高地上。”

杜吉斯抬头注目,啊声道:“一个前影似为黑女。”

郑一虎道:“还有个呢?”

杜吉斯道:“那是白种女子,该不是澳洲女侠史密司珊娜。”

郑一虎道:“珊娜高,这个稍矮。”

杜吉斯道:“我们前去看看如何?”

郑一虎道:“她们立着未动,似在看什么,我们本来是追查黑女,当然要过去。”

杜吉斯郑重道:“我真怕黑女突然动手。”

郑一虎道:“我们过去时,不要偷偷摸摸就是。”

二人边说边行,两箭之远,不须多久就到了那高地下面。当前只差一道斜坡了,可是那两个女子似乎仍未察觉,连头也不回,郑一虎向杜吉斯透个目光,大声道:“上面有人。”

杜吉斯会意,接口道:“这岛上到处都有人。”说着已到了上面,但距二女仍有一段距离。这时候那白女回头了,杜吉斯目光一亮,轻轻向郑一虎道:“好美”。

郑一虎道:“真是天女下凡。”

杜吉斯道:“你看她有多大年纪?”

郑一虎道:“惭愧,对于白人的面貌,我是看不出的。”

杜告斯道:“她不过十六岁。”

郑一虎道:“她老看着我们干啥?”

杜吉斯道:“也许希罕我们黄白同行。”

黑女也转过头来了,郑一虎啊声道:“真是她。”

杜吉斯道:“当心她突然出手。”

郑一虎道:“她面无怒意,大概不会的,你开口呀。”

杜吉斯道:“我不敢。”

郑一虎暗暗好笑,只得自己抢出,拱手道:“二位姑娘可懂华语?”

黑女娇笑道:“只怕你外语不通。”

郑一虎点头道:“在下识少见微,姑娘一言,点破了。”

黑女道:“好在我们懂你的华语,请问有何指教?”

郑一虎道:“如不见罪,请问芳名?”

黑女向白女笑道:“我说的那人就是他,你也说话呀。”

白女微笑点头,向郑一虎道:“她的名字叫娜姬,我是她师姐,你们叫我蒙蒂好了。”

郑一虎道:“这真巧,一黄一白是朋友,一白一黑是姐妹。”

黑女道:“你叫郑一虎?”

郑一虎闻言一震,然而他表面仍上一片泰然道:“姑娘怎知区区俗名?”

黑女道:“中国一虎,名扬天下。”

郑一虎哈哈笑道:“虚有其名,真是欺世不浅啊。”

白女道:“中国大概只你一虎了。”

郑一虎道:“但敝国多的是龙呀。”

黑女微笑道:“此岛专为了却私怨而设,你们一黄一白有何恩怨而来?”

郑一虎道:“人世间,非恩即怨,凡未跳出三界五形者无有不来。”

白女格格笑道:“但此岛却有僧,道,尼辈出现哩。”

郑一虎道:“那他们未了七情五欲,徒负出家之名了。”

黑女道:“我们说你不过,但不知你的武功是否真比嘴强?”

郑一虎道:“姑娘要指教在下吗?”

白女道:“你们跟我走,自然有人和你动手。”

郑一虎笑道:“原来二位姑娘要借他人之手来考验区区,也许那人即为姑娘等对手,这真是一举两得之策啊。”

白女正色道:“我姐妹如要除那人,可说不费吹灰之力。”

郑一虎道:“那人既然低能,那姑娘又如何能试出在下武功深浅?”

黑女道:“你们打过他就算你名不虚传了。”

郑一虎摇头道:“从二位的口中,已确定在下不是二位姑娘的对手了。”

白女笑道:“你不服?”

郑一虎道:“在下本来没有要与二位交手之心,现在却被逼着在下向二位求教了。”

黑女道:“你打过那人后才有资格和我们动手。”

郑一虎道:“倘若我在二位手下侥幸而不败,那就证明那人不是在下的对手了。”

白女道:“你真要和我们动手?”

郑一虎道:“抛砖引玉,何乐不为?”杜吉斯眼看难以避免,心中不觉紧张起来。

白女笑向黑女道:“师妹这一场由你来。”

黑女点点头,闪退数步,正色向郑一虎道:“你用全力攻来罢。”

郑一虎侧顾杜吉斯道:“老杜请退后,这是我与女人动手第一次。”

杜吉斯刚刚退开,突然一条人影电而来,同时一个娇柔的声音急喝道:“大师姐,二师姐千万勿动手。”

郑一虎闻声回头,一看来的是暹逻少女慕容妮,心中暗叫道:“原来这两女竟是她的师姐。”

白女一看慕容妮如飞而到,问道:“三妹有什么事?”

慕容妮道:“大师姐,郑公子乃武林正义之人,我们不能和他动手。”

黑女笑道:“印证两手有何不可?”

慕容妮道:“四周都是天下武林,我们岂可显现实学,这不是作心给人爱看底子吗?”

白女立向郑一虎道:“看样子我们只有留在日后印证了。”

郑一虎淡然道:“在下在姑娘们眼中的无能和轻视,恐怕要在大会上始能更正。”

慕容妮接口笑道:“郑兄恐怕是误会了?”

郑一虎道:“我认为一点不误会,令师姐们当面说在下不是对手。”

慕容妮诧然道:“有这种事?”

黑女道:“我们是说过。”

慕容妮叹声道:“二位师姐失言了。”

白女道:“不交手,我们不相信。”

慕容妮道:“师傅的仇敌已到,我正想请郑公子帮忙,大姐,现在不好开口了。”

白女冷笑道:“我们二人份内的事,何必求外人帮忙,东侵西掠现在哪里?”

慕容妮道:“已来岛上。”

白女道:“那我们还等什么。”

慕容妮道:“暂时不可与其动手,他们目前正在找持有金射之人。”

黑女道:“金射岂可让他们夺去?”

慕容妮道:“金射不知落在哪一个身上,因为对方共有三人,也许一个都未带着。”

黑女道:“看势而行,我们不能让其找上门去。”

慕容妮笑向郑一虎道:“东侵、西掠这名字你一定听说过?”

郑一虎点头道:“他们是阴火教第二代。”

慕容妮道:“你想看看这两个人吗?”

郑一虎道:“如果三位姑娘不嫌外人旁观,在下与杜兄愿意随行。”

白女已不耐烦,大声向慕容妮道:“三妹。你还罗嗦什么。”

慕蓉妮不理,仍向郑一虎道:“二位请离远一点跟着,免得别人说是我请来的帮手。”

郑一虎笑道:“任凭吩咐。”

三女立即向东面去了,郑一虎向杜吉斯道:“我

郑一虎这几天都没有回来,可是众女毫不担心,她们吃过早餐分乘两辆马车动身了。马车只能大道上驰三十五里,此外就要离开大道奔山林了,十一女经过一座村镇时,慕蓉妮吩咐大家弃车步行,在该处吃了午餐才出发。前途未出十里,前途满目都是森林,地面上没有路径,一看就知是从来不许人走的地方。申瑶向慕幕妮问道:“大会也是从这一处前去的吗?”

慕容妮道:“不,他们布置的场地是由另外新开的路,我们走的是捷径。”

陶蓉道:“各方武林可能也有人去看会场?”

慕容妮道:“那是自然,我还相信今天去的更多,同时会场四周半里内,已搭了无数四方八面作买卖的草棚,其热闹更盛于曼谷哩。”

说话间,渐渐进入森林深处,吕素陡地回头向慕容妮道:“前面树上钉的是什么木牌?”

慕容妮一看,噫声道:“我师傅钉的,上写「当心黑煞星」,这是什么意思?”

申瑶道:“字里没有解释,好象并非新钉的?”

慕容妮道:“有年月,但无解释,这牌是五十年前钉的。”

吕素道:“大概是当年有个人的字号,或者是一只猛兽的名字叫黑煞星?现在过了时效。”

慕容妮道:“不搞清楚的话,我们就不能再前进了。”

陶蓉道:“管他,我们还怕什么?令师说当心,又不是绝对禁人前进。”

申瑶道:“走是要走,大家当心就是。”

陶蓉笑道:“表姐在后,我带妮儿开路。”

慕容妮道:“这片森林据说有七十里宽,三百多里深,大会场就在偏东南五十里处。”

走人不到五里,马玲玲忽然叫起来道:“好腥臭。”

陶蓉也急叫道:“前面有黑烟。”

申瑶道:“那是什么东西喷出的黑气,当心,想必这就是黑煞星了。”

吕素道:“大家提高功力,火速将真气逼到体外。”

马玲玲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九公主道:“可能是怪物。”

就只这一会儿工夫,整个森林,竟如入了黑暗地狱,白紫仙叫道:“大家快看,前面出现一条大黑蟒。”

虽被黑气笼罩整个森林,可是十一女的目力个个能见,前面竖起一只大如巨塔,高有十几丈的巨蟒,口中仍喷出浓浓黑气。九公主道:“这条蟒不知有多长,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了。”

陶蓉道:“让我来杀她。”

吕素急阻道:“且慢,若能随便杀的话,无敌神早就除去它了。”

珊娜道:“这种黑气八在有大毒,不除去恐害人不浅。”

申瑶道:“我们不怕毒,再接近它一点看看。”

慕蓉妮道:“它为何不扑过来?”

忽然有人在林梢哈哈笑道:“它的大半截陷在洞中不能出来,你们再走近的话,那就会被它吸到口时当点心。”

申瑶轻笑道:“小虎,你先到了。”

原来是郑一虎在林梢,这时落下来道:“来了半个时辰了,你们无须去大会场地啦。”

九公主道:“为什么?”

郑一虎道:“不到大会期,那谷不开放。”

慕蓉妮道:“这条黑蟒怎么办?”

郑一虎道:“无敌神君不杀死它,因为它不能出来,同时还是这遍森林的守护者,我们偏左走,大家去玩玩。”

慕容妮道:“师傅也真怪,留着这样的毒物看守森林。”

郑一虎道:“你伯伯不叫,叫师傅?其实他一点不怪,这条蟒还是他由非洲沙漠收来的。”

慕容妮道:“收来作什么?”

郑一虎道:“收来替他老人家守宝库,现在你总该明白了。”

白女蒙蒂惊奇道:“守宝库?”

郑一虎道:“当然,令师目奇珍异宝多得很,这条蟒又只有他能制,也只有我能杀,别人无能为力。”

珊娜闻言,亦感惊奇道:“你用什么杀它?”

郑一虎道:“八仙伏魔神剑。”

申瑶猛地想起一事道:“你遇到阴火祖师没有?”

郑一虎道:“没有。”

申瑶道:“无敌神曾说过,阴火祖师最忌两样东西,一为蜗皇镜,另一则为八仙剑。”

郑一虎道:“他忌的就必须夺去。”

申瑶道:“你要当心。”

郑一虎笑道:“他现在除了连我的元神盗去之外,否则他一辈子也休想,我现在已经与剑不可分离了,除非我死了。”

陶蓉问道:“你离开后作些什么?”

郑一虎道:“就是查访这几批魔头的动静,可是至今仍未查出点什么,但却意外地发现又来了另一批神秘人物。”

吕素愕然道:“是批什么样的人?”

郑一虎道:“幸好有无敌神陪同,他老人家说,那是不属于任何国家的人物,也没有党派和教帮。他老人家称之为「三侵团」,而且也如阴火教一样,其势力早已普及天下,诡密更甚于阴火教。”

申瑶道:“何谓三侵?”

郑一虎道:“侵色、侵财、侵技。”

陶蓉道:“这名你真新鲜,你看到了几个?”

郑一虎道:“两个女的,但无敌神说,你千万勿看她们的面貌。”

吕素道:“那是假的?”

郑一虎道:“对了,这会见了,过一会又变了,无敌神说,她们有数十种奇药,有擦,有洗,有吃,甚至还可刺入皮肤,侵入血肉,使她们的面目改变,还有很多作为侵害敌人的奇药。”

九公主道:“她们的药,难道不能运动抵抗?”

郑一虎道:“这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无敌神说,他们的药是非常古怪而厉害的东西。”

白女道:“她们都是女的不成?”

郑一虎道:“假设都是女的,那你们就不必提防了。

白女哼道:“是男的又怎样?”

郑一虎道:“那就属于他们三侵的目的之一了。”

白紫仙冷笑道:“我们又不是死人。”

郑一虎道:“无敌神说得好,他说在三侵团的眼里,死人与丑鬼最安全。”

黑女接口道:“那我就放心啦。”

郑一虎摇头道:“哪里,姑娘非常美。”众女闻言,不禁齐声格格娇笑,黑女却被笑得有些莫名其妙。

慕容妮笑完问郑一虎道:“你带我们去哪里?”

郑一虎道:“你们只需跟着走就行了,自然有好地方。”

慕容妮噘嘴道:“在我的国土内,难道我不如你?”

郑一虎道:“姑娘知道的,恐怕只是早已闻名的地方,对于隐密之处,令师尚且不敢说全知呢。”

申瑶道:“少废话,快走。”

郑一虎领着走向右面,远远的绕过黑蟒,足足走了十里才脱离黑气笼罩之区。除了森林还是森林,四外的一切,就是登上林梢也看不到,郑一虎领着大家尽在林中穿林。他回头笑道:“再走二十里,我们就会发现其他各方的人物了。”

陶蓉道:“为何现在不能看到?”

郑一虎道:“那面有禁牌,外人不能冒失闯进这里来,我们算是特别例外。”

白女道:“在地在走,不如在林梢走。”她拔身冲起,直登森林之顶。刚刚冒出树顶,忽又急急跃落,同时惊声道:“你们快上去看看,前面有座峰,那儿有红红的火光。”

大家愕然,慕容妮道:“谁敢在禁区烧火。”

郑一虎道:“也许不是火。”

白女道:“谁说不是火,距离虽远,但我看到火焰飞舞,不过很奇怪,竟无浓烟冲空,你们上去就知道了。”

大家一齐拔上林梢,仔细一看,居然同声奇道:“是一群红鸟。”

白女噫声道:“真是我看错了。”

申瑶向慕容妮道:“那种鸟团飞舞,被阳光照射,真的有如火焰熊熊一般,是贵国特产嘛?”

慕容妮摇头道:“我不知道有这种奇鸟,远看只有鸡大,近观恐怕比鹅还大。”

郑一虎道:“那群奇鸟似在争吃什么东西,你们慢慢来,我先去看看。”

慕容妮道:“也许我识得那种鸟,我跟你去。”郑一虎向她一招手,展开轻功,向前扑去。

刚到那峰下,突然有人大叫道:“小虎,小虎,救救我。”

郑一虎闻声大惊,急向慕容妮道:“是培亨的声音。”

声音发自一个洞内,郑一虎如飞奔了进去,举目一看,只见培亨赤条条的躺在一堆树叶上,他一见大惊,回头忙向沿口道:“慕姑娘勿进来。”慕容妮闻言立住,她心想必有严重事情发生。

郑一虎阻止慕容妮后,再大声向培亨道:“培兄因何弄成这副模样?”

培亨道:“我现在全身如绵,遍体无力,你先设法救我起来再说。”

郑一虎道:“你得说出原因,否则我从哪里救起?”

培亨道:“我和杜吉斯,夜之秘三人别了天下通,准备到郊外游玩,不料了城就遇到三个女子,其中一个是我师妹,一个是杜吉斯的爱人,一个则是夜之秘的倩人。”

郑一虎:“这与你现在的情形有何关系?”

培亨道:“那三个女子走入邪途了,他们不但不要脸,甚至要毁灭我们。”

郑一虎愕然道:“你们既然发觉了,难道不是她们对手?”

培亨叹道:“等到发觉时,已上了她们的当啦。”略顿又道:“她们竟在我们股上刺了一针,针内毒素侵入血里,使我们毫无抗拒之力,至任由她们摆布。”

郑一虎道:“杜、夜二兄呢?”

培亨道:“大概在峰那面,幸而夜之秘机警过人,他看出情形不对,知道三女事后必下毒手,因此大声唤叫无敌神。”

郑一虎道:“三女来不及杀你们就逃走了。”

培亨道:“是的,她们连衣服都未穿就逃啦。”

郑一虎摸出一粒仙果,分成二份,一份送到培亨口中道:“你吞下就好了。”

培亨道:“这是什么药?”

郑一虎道:“不可问,好了之后快穿衣服,我还要去寻杜、夜二兄。”培亨吞下后,立觉精神大振,不但复了原,而且较前尤觉体力大增,于是跳起来急急穿好衣裤。郑一虎见他穿好再问道:“峰上有红色怪鸟你看到没有?”

培亨道:“看到了,好是南极企鹅,是一种专食人的恶鸟。”

郑一虎道:“这种鸟既然产于南极,为何此处也有?”

培亨道:“大概是有人带来的。”

郑一虎道:“不好,那群企鹅莫非是齐争食杜吉斯他俩的死尸。”

培亨道:“不,我们来时,早已看到峰顶有四个死人。”

郑一虎急急领他出洞,可是已不见慕容妮。不禁噫声道:“慕姑娘哪里去了?”

培亨走出道:“来了哪些人?”郑一虎立将十一女同来之多告诉他,忙着向峰上奔去。培亨追在后面道:“她们也许一同到峰上去了。”到了峰上,只见那群红鸟全部飞到空中,地面却留下四具骷髅。

培亨道:“她们在后面谷中。”

郑一虎道:“糟!杜、夜二兄必是赤身露体,众女看到成何体统?”

培亨道:“不,他们就在右面岩石内,你随我来。”

他边走边大声叫道:“老杜,小虎来了。”

不远处响起杜吉斯的叹声道:“千万莫让诸位姑娘来,我听到她们的谈话了。”

郑一虎急急走过去问道:“夜兄呢?”

杜吉斯躺在岩石缝中,一见郑一虎,不由又叹声道:“老夜遇害了,他的情人临走时给了他一掌。”

郑一虎大惊道:“他在哪里?”

杜吉斯道:“在下面一点,现在只是一堆白骨了。”

培亨悻然道:“那女子真歹毒。”

郑一虎递交杜吉斯一份果子道:“吞下罢,她们向何方逃走的?”

杜吉斯接过吞下后道:“由下面谷中而去,小虎,追也追不上了。”

郑一虎冷笑道:“你以为她们真是你们所识之人嘛?”

培亨道:“难道有假不成?”

郑一虎道:“现在不敢说,不过你俩再遇到时,千万不可冒失,既不可仇视,也不可亲近,非等我看过后才能确定。”

杜吉斯刚刚穿好衣裤,忽见申瑶走出来道:“谷中死了不少人。”

郑一虎道:“也是骷髅了。”

申瑶点头道:“有五具是女子,地上留的长发可以证明。”

郑一虎道:“三侵团竟以这里作为害人的隐秘之地,真是意想不到的事。”

申瑶愕然道:“你确定是嘛?”

郑一虎道:“绝对的。”

培亨惊问道:“什么是三侵团?”

郑一虎再把无敌神的话向二人说了一遍,之后郑重道:“三位所识的女子,也许是真的步入了歧途,也许是三侵团中人故意易容而来,故所以我叫二位今后再遇上时要慎重。”

杜吉斯道:“这怎么得了,武林中人这样多,她们要变就变,今后谁能相信自己人。”

郑一虎道:“三侵团这种手段只能为害粗心大意之人,可就欺骗不了我,我们今后稍加注意就不难看出他们的破绽。”

马玲玲在下面谷中叫道:“你们快来啊。”

到了下面,郑一虎道:“瑶姐姐,你们先先回曼谷,我今天已无心玩了,非除去那几个妖女不可。”说完向杜、培二人道:“我们走。”

三个人和大家分了手,侧转右面奔上悬崖,但眼前仍旧是满目森林。穿行数里后,郑一虎忽然摆手道:“前面有人。”

培亨道:“莫非就是那三个妖女?”

郑一虎道:“不止三人,还有好几个男子。”

杜吉斯道:“我们偷愉的去窥探一下如何?”

郑一虎道:“我听不懂他们的话当然要去看看。”

森林高而不密,郑一虎看看地势,他领着绕了半圆圈才渐渐接近。在十丈余外,恰好有一遍岩石可资隐蔽,三人就展开轻功闪到岩石之内。同时伸出半个脑袋,却急忙又缩了回来。培亨骂道:“又是那一套。”

杜吉斯道:“四个女子接受几个男子轮流那个……看样子那些男子还吃不消哩。”

郑一虎道:“那些男子是阴火教的,四女显然善长采补,稍待一会,九个男子都得倒下,我们暂时勿管。”

培亨道:“你怎知九男子是阴火教的,我和老杜教的呢,我和老杜都不认识呀?”

郑一虎道:“与最左女子搞鬼的两个男子,我知道他们是罗刹人,曾在敝国出现过。既是魔鬼党的,当然仍属阴火教呀。”

培亨道:“四女之一就是夜兄的情人,但另外三人却不认识。”

郑一虎道:“只要有她即可,另外两女也许又改成她人面目了,我猜仍旧在内。”

杜吉斯道:“这么说,她们之中,并无在下和培亨的女子。”

郑一虎道:“这点我早料到,她们装作二位的女友。”

杜吉斯道:“这些男子似乎都吃过药了,从他们的面色看出,人人都是逼不得已的样子。”

郑一虎道:“开始想必是自愿,后来才发觉上当的,因为他们的衣服都是挂在树上,而不乱抛在地上。”

培亨道:“你确有细微观察的本领。”

郑一虎陡然道:“还有人来。”

杜吉斯惊讶道:“那会撞破这场丑剧。”

郑一虎道:“不,可能是一伙的。”

未几,真的来了三个女子,那是两个黄种一个白种,但在三女子之一的背上还扛着一个男子。郑一虎道:“当心,这儿距离太近,我们只看发展。”

原先四女一见三女所背的男子,俱都大吃一惊,她们把男子推开,慌忙穿起衣裳,不知说些什么。乱了一阵后,前后七女竟背着那男子急急而行。九个赤身男子显然无力起身,他们眼睁睁的躺在地上喘气。培亨向郑一虎道:“我们追不追上去。”

郑一虎道:“当然要追,看她们有何本领救治。”

三人悄悄追着,不久到了一处谷中,当此之际,忽听谷内有各以汉语大笑说道:“诸位姑娘到来有何指教?”

走到前面的一个白女似是七女的首领,只见她说用汉语大声道:“阁下勿躲着,昨天的条件我们接受了。”

谷中人又哈哈笑道:“诸位何以前据后恭呢?”

那女子冷笑道:“阁下这叫做明知故问。”

谷中人大笑道:“原来诸位是找区区治伤来的。”

那女子道:“你能治好我们的队长,凡在曼谷的事都可么作。”谷中人现身了,可是他竟蒙着面。

杜吉斯在暗中忙问郑一虎道:“这人从中原来,你听出他是谁没有?”

郑一虎道:“魔鬼党老大。”

培亨道:“魔鬼党要和这批三侵团合伙?”

郑一虎道:“互相利用,因为他们各有所长。”

魔鬼党老大已接近众女,但他一查负伤男子后,陡然大叫道:“他被谁点了五大重穴。”

那女子道:“你不能救?”

魔鬼老大摇头道:“没有救了,贵队长顶多能够再活一天。”众女人大惊失措,人人怔在当地。

郑一虎急急向杜、培二人道:“二位看看我。”

杜、培见他也蒙上面,于是会意,急急照作,但杜吉斯问道:“我们要出去?”

郑一虎道:“到谷口等着。”

到了谷口,郑一虎似嫌离谷内太近,于是又和杜、培退远一点。不到顿饭之久,七女真个来了,郑一虎领着杜、培行出,一闪截出去路。七女一见,在前的大喝一声,立将众女阻住。郑一虎哈哈笑道:“诸位何必惊慌。”

那女子一听他说华语,立即叱道:“三位因何拦路?”

郑一虎道:“僻野森林,无可消遣,想找诸位姑娘玩玩。”

那女子似知来头不对,居然也无浪劲了,喝道:“你是什么人?”

郑一虎大笑道:“寻花问柳人。”

那女子冷笑道:“你们不要命了。”

郑一虎道:“你们有些什么道行?动不动说人家不要命。”

那女子大怒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郑一虎突然一指其中之一道:“那位姑娘请出来答话。”

原来他指的就是害死夜之秘的女子,只见她挺身亡前道:“你认识我?”

郑一虎也上前接近道:“我的名字叫夜之秘。”

那女子闻言大惊,立知是怎么一回事了,立从肩上拔下一把长刀:“我不相信有鬼。”

郑一虎问道:“你是装的还是真的?”

那女子忽然格格笑道:“装的也好,真的也好,反正跟你们中国人没有关系。”

郑一虎道:“我就是与夜之秘报仇来的,是装的,我虽杀你,但使你死得痛快。如果真的,那就叫你这淫妇先受几天活罪。”

那女子又笑道:“听你的口气倒不小,想必真有两下子。”

郑一虎道:“你上来罢,你不说真假也不行,我自然有使你吐露实话的功夫。”

那女子道:“我有一朵花,你如敢接在手中,我就说真话。”

郑一虎冷笑道:“三侵团的毒药可害天下武林,对我毫无作用,你抛过来罢。”

那女子真的由身上摸出一朵鲜花来,笑道:“寻花的送花,问柳的赠柳,岂不正适合你的胃口,接着。”

花如蝶舞翩翩接近。但到数尺之内,不但舞动加快,同时在花中冲起两只小蜜峰,真似电射一般,径向郑一虎两目射来。郑一虎仍旧视苦无睹,仅仅伸手接花,竟对两只蜜蜂不睬不理。这一来却令后面杜、培两人骇然大叫:“当心……”

两人声尚未落,那两只蜂子突然有如中了魔步一般,刚刚接近郑一虎的眼睛,近料竟一分为四,四分为八,而且掉头回飞,其速尤急,同时分得肉眼难见。郑一虎接花在手,面不改色,双掌一搓,霎时比为乌有。对面七女一见,个个竟全身发抖,同声惊叫。叫声才起,她们突又全部惨嚎倒地,竟痛得在地在上翻滚不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