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欲海逍遥(全本)-23

  

【第十八章】内疚

培亨急急走到郑一虎身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郑一虎道:“那两只峰是假的,实为两件暗器,而且是非常歹毒的暗器。”

杜吉斯也走上前问道:“怎么会变成那么多呢?”

郑一虎道:“我用真气将它炸碎,逼着回飞,现在她们各中了一点在眼里。”

二人惊道:“你控制得这样准。”

郑一虎道:“她们要伤我的眼睛,我只得照样回敬。”

杜吉斯道:“那朵花给我们看看。”

郑一虎笑道:“花上有奇毒,被我运真火炼化了,二位快看,七女伤了。”

培亨道:“没有死。”

郑一虎道:“都变成瞎子了。”

杜吉斯道:“不行,瞎一只还能作怪。”

郑一虎道:“都瞎了,这种毒可能专害眼睛,而且害一只连带侵入另一只。”

培亨向杜吉斯道:“当心,她们虽瞎了,但还有武功,我们既不杀她们,不如早离开。”

郑一虎道:“这些女子倚仗的是毒,真正武功顶多不过是普通高手,我们走罢。”

那些女子也许是痛晕了,三个临走时还不见动。天色全黑了,郑一虎领着二人直奔曼谷城。奔走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出森林,可是刚刚踏上道路之际,突然听到一个阴冷的声音,在后面道:“三侵团在曼谷共有三十队,你们毁了他一队,其他的看你们如何应付。”

郑一虎闻声,忽然回头道:“魔鬼党老人,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后面不见人,但仍听其阴声笑道:“你是谁?”

郑一虎大笑道:“你很小心,摸不清我的来历居然不敢接近。”

暗处之声忽然停止不答了,培亨悄声道:“他走了?”

郑一虎道:“没有,我们走。”

杜吉斯道:“他继续盯着怎办?”

郑一虎道:“那就到宽阔之地再下手,在这种地方他易于遁形。”

三人又走了数里后,杜吉斯问道:“你觉出他的动静没?”

郑一虎道:“他很精明,没有追来。”快接近曼谷时,忽然看到一辆马车翻在道旁,车旁地上竟还有两个男子被杀。

培亨大惊道:“这里出了事。”

郑一虎道:“死者身上有兵器,显为武林中人。”

杜吉斯道:“但不知为了什么?”

郑一虎道:“曼谷齐集天下武林,出事毫不稀罕,原因更多,我们管不胜管。”

培亨道:“夜深了,我们走罢,免得背黑锅。”

郑一虎道:“有人来了,我们不能离开,否则就真的有嫌疑啦。”在曼谷城方面如飞来了十几个人,瞬眼就到达了,想不到居然是为出事而来,突闻一人发出吼声。

杜吉斯道:“小虎,他叫我们站住。”

郑一虎示意道:“杜兄上去答话。”

杜吉斯用暹逻语上前说了一阵,显然未被对方采信,但对方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向郑一虎道:“你是中国人?”

郑一虎道:“正是。”

那人道:“你们看到这辆车子有多久了?”

郑一虎笑道:“久暂都与在下等毫无关系。”

中年冷笑道:“我们是据报赶来的。”

郑一虎道:“报信的怎么说?”

中年人大声道:“三个蒙面人劫马车。”

郑一虎啊声道:“那真巧。”

那人道:“三位如果知道逃不了,最好跟我们进衙门。”

郑一虎道:“这是当然,不过有一点不知阁下想过没有?”

中年人道:“那一点?”

郑一虎道:“假设劫车的不是在下等人,诸位不惟空跑一趟,而且让真正的劫犯有了充分的时间远走高飞?”

中年人闻言一怔,回头向同伴道:“分出一半四出追查。”说完,摆手向郑一虎道:“我已采纳在下意见,现在请了。”

郑一虎向培亨道、杜吉斯道:“官司吃上了,我们随着他们走罢。”

培亨道:“你得说出真实姓名给他们听呀。”

郑一虎摇头道:“公门中人有理也讲不清,还是知趣的好。”中年人正待催促大家动身之际,讵料由曼谷城又如飞来了一群人。

培亨急急道:“前面是鸾披。”

郑一虎道:“原来他也是公门中人,那好办,有他大概不要进衙门啦。”

那中年道:“哪位与鸾披相识?”

郑一虎道:“我们都认识。”

中年人道:“各位可以除去面罩了。”

郑一虎道:“除下面罩诸位也不认识,何必多此一举。”

中年人道:“让鸾披来认。”郑一虎不再说,立即和杜、培两人除下面罩。

这时鸾披到了,他一见三人大惊道:“三位因何在此?”

郑一虎道:“在下等由远方回来,因为看到路旁的马一和死人,所以稍停察看,讵料竟背上了黑锅。”

鸾披大叫道:“那是误会了。”他向中年人道:“你们真是胡闹,郑公子等是亲王爷的朋友。”

那人闻言大惊,急急向路一虎道:“公子恕罪,小的们有眼无珠。”

郑一虎笑道:“过去的不谈了,请问这辆马车上的人是作什么的,又因何故被劫。”

鸾披接口道:“车是运库银的,匪徒显然是劫财。”

郑一虎道:“匪徒胆在首都抢劫,定然来头不小,官府如不派出大批高手,案情决难办了。”

鸾披道:“这车库银为数可观,共有十箱,绝对不是三个蒙面人可以抢走了,必定还有很多匪徒藏于暗中协助,同时押运的马夫都是高手,现在马夫不见,死的押运之人。”

郑一虎道:“现在是深夜,出事可能在二更,我们尽速追查,在下等愿助一臂之力。”

鸾披道:“案子已向上呈报,不过不敢劳动大驾,因为明天是大会之期,郑公子等须回去好好休息。”

郑一虎笑道:“大会头几天没有什么精彩的,同时在下等也不会上台,与其旁观无聊,不若替你查查这案子吧。”

鸾披道:“那真是感激不至,此事不可再拖延,大家火速分手去办。”

郑一虎向杜、培笑道:“我们走吧。”

培亨道:“不回曼谷城了。”

郑一虎道:“仍旧回花园,叫大家都出来查案。”

杜吉斯道:“匪徒也许在城内。”

郑一虎道:“那是最聪明的贼人了,还有就是连夜出境。”回到花园时,岂料竟没有半个人,仅在姑娘们房中桌上看到一张字条。郑一虎拿起看后,向培亨道:“消息传得真快,她们都知道了。”

杜吉斯道:“早知出去查案去了。”

郑一虎点头道:“离开不久,我们不要停留啦。”

培亨接过字条一看,笑道:“申姐留的,她们准备向西追。”

郑一虎道:“那是海边,我们向东追查山地。”

杜吉斯道:“那是当心,东面很容易追出暹逻国境。”

郑一虎道:“贼人不远走便罢,远走的目的,就是要离开暹逻。”三人由房上纵上花园,忽见到处都是黑影。

培亨道:“哪有这多夜行人。”

郑一虎道:“这件案子可能引起不少人,有暹逻本国办案的,也有天下武林自动协助的,当然想浑水摸鱼的也不在少数。”正奔走着,突有两条黑影追了上来。郑一虎向杜、培道:“停下。”

培亨道:“真麻烦。”言罢,两黑影已到,忽听一人大声喝问,居然是天竺语。

杜吉斯上前一看,见是两位黑和尚,随用天竺语口答。在前的和尚改用华语道:“原来是郑少侠,贫僧误会了。”

郑一虎知道杜吉斯说出了自己的姓名,于是上前道:“大师,二位也是替暹逻查案的吧。”

和尚道:“正是,贫僧打扰了。”

郑一虎道:“大师太客气了,请问有何消息?”

和尚道:“据安南武林传出消息,贼人非但并未逃走,反而已进入曼谷城了。”

郑一虎啊声道:“真有这种事。”

和尚道:“据说贼势很大,为数有好几十,他们可能是参加大会的某一批人。”正说着,突然远处传来哄然之声。和尚接着大叫道:“查到了,贼人拒捕。”

郑一虎急急道:“敢在曼谷拒捕,决非普通贼,我们快去。”

两个和尚抢先奔出,其一回头道:“出事地点似在一处大庙顶上。”

杜吉斯道:“贼人真正胆大包夭,目前曼谷乃天下武林齐集之区,竟敢公然拒捕。”

走不多远,忽有一条黑影急急迎来,郑一虎触目噫声道:“是天下通来了。”

一瞬接近,诓料真是天下通,只见他向郑一虎大叫道:“三侵团占庙拒捕,小虎快去。”

天下通道:“暹逻公门中高手已有大批倒下了,他们冲进庙去就无动静。”

培亨道:“必是中了贼人的暗器,八成邪门手段。”

郑一虎问道:“我们的人呢?”

天下通道:“都到了,她们被申姑娘带着,占住庙前不远一座高楼,目前该庙早被天下武林团团围困,惟尚无外路武林进去。”

郑一虎急急道:“大家快蒙起面来,我们不可让外人看出真面目,免得在大会中露马脚。”

天下通道:“凡是围困该庙的,十有八九都带上面罩的,他们似都怕三侵团认出。”

郑一虎道:“三侵团的势力并不大,问题是怕其他邪门在暗中协助他们。”

两个天竺和尚早走远了,天下通领着二人登上一座楼,楼顶上真的是众女在座。楼顶为露天式的平台,四方入面都看得到,也许主人已知道她们的来历,居然在这四更天的时候还奉上茶点。天下通他先向众女道:“小虎等来了。”

老头子刚说完,郑一虎也到了,他走近大家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人进庙去?”

申瑶接口道:“进去的都没有下落了。”

郑一虎道:“申姐留下字条说去东南,因何又在这里?”

申瑶笑道:“那是得到消息又回来的,小虎,庙里不见有人影闪动,但却危险万分,这是什么道理?”

郑一虎道:“庙内必定隐藏不少特殊贼人,他们同时以逸待劳以暗敌明,去的人盲目进攻,当然无一幸免了。”

陶蓉道:“那就只有等天明了。”

郑一虎道:“这座庙的规模如许大,一看便知内部深而复杂,天明进攻同样难防,贼人决不会硬拼的。”

濮萃华笑道,“慕姑娘等三师姐妹刚刚离开,她们要请示其师,准备用火攻。”

郑一虎道:“这真胡来,都城之内放火,简直不知轻重。不但毁坏古迹,同时也危害居民,真正岂正有此理。”

杜吉斯忽然叫道:“那面有人扑上庙顶了。”

珊娜道:“经常有人扑上庙顶,可是,一下去就没有音信了。”这时庙中各个尖形的殿顶上,居然纷纷扑上了几十个人影,真是不约而同。

吕素一见,急向郑一虎道:“小虎,各方武林从没有这样心细,这次可能会攻进庙中去。”

郑一虎笑道:“庙中尚未发动,显然有恃无恐!我们先看看。”

陶蓉道:“暹逻武林已有十几个人渺无音讯,现还不知死活。”

郑一虎道:“贼人之心非常明显,他们劫银不是为财,而是另有用意。”

吕素道:“你且说说看?”

郑一虎道:“他们以劫案震动曼谷,目的在大会前向天下示威,今晚不能将他们打败,明天的大会势必开不成。”

庙里各殿顶都被各方武林占住了,但就没有人向下落下,郑一虎忽有所悟,立向众女道:“我去看看。”

申瑶不明他有什么主意,问道:“你准备下去?”一面望望庙顶,又道:“似乎有人下去了。”

郑一虎笑道:“就是要看下去的因何没有声音?”姑娘们都想跟着去,但没有人说出口。

就在郑一虎举步起身之际,突然听到庙殿上发出一声非常恐怖的惨叫。众女惊愕的望着郑一虎,郑一虎向她们点头道:“果然不出所料。”

这句等于没有说,众女仍不解,陶蓉大声道:“什么?”

郑一虎指着一座尖殿顶下面道:“那儿有个高手想偷偷的下去,却挨了下面一招「幽冥功」。”

申瑶大惊道:“下面藏的是鬼王。”

郑一虎道:“何止他一个,魔王,魔鬼党,以及整个阴火教和大巫党都在庙里。”

吕素大骇道:“邪门大联合。”

郑一虎道:“所以我说劫银车只是藉以生事而已。”忽然有人影一闪而到,郑一虎早已看清是个老和尚,急忙迎上前道:“大师是谁?”

和尚到了二丈之外停住,合十道:“贫衲少林……”

和尚也是蒙着面的,但郑一虎闻声忙道:“大师请住。”他怕对方露出破绽,再迎上几步,传音道:“枯大师。”

和尚呵呵笑道:“小施主,你还记得老衲。”

枯大师是郑一虎最初遇到的有恩之人,他现在的武功底子还是枯大师所赠,这使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于是激动的扑上去,双手抱住和尚道:“你老没有死在鬼窝谷。”说出口,又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中听,忙改口道:“大师,晚辈是蒙着面的,你老如何认识?”

和尚也很激动,摸摸他的头顶,慈爱无比地轻声道:“认得你的原因莫问,鬼窝谷贫衲去迟了,鬼王已搬了家。”

申瑶等已起立,也走过向和尚长揖道:“大师,莫非有所指教?”

和尚道:“庙后己有十几个国武林被魔头们害死在下面了,小虎要慎重行事。”

陶蓉大惊道:“真的死了么?”

和尚道:“不死也中了歹毒的邪术啦。”

郑一虎道:“大师请回原处,晚辈马上下去探个明白再说。”

老和尚道:“庙里已被各种隐身邪功所漫,肉眼看不到一点人影,一有人下去,立会遭遇群邪围攻。”

“这是自然的,晚辈早已料到。”

和尚道:“此庙有千余年的历史,千万不可施展神功毁坏,魔头不惟有邪术弥漫,而且有宝物藏身,少施主的娲皇副镜只能照空间,无力透宝物。”

郑一虎道:“邪魔要围攻就难免现身出来。”

和尚道:“希望你能探出陷落之人的实情。”

和尚走了以后,郑一虎看好下去之地,回头向众女道:“我由施前空场中落下,这样可叫魔头们无法实行近袭。”

众女齐声道:“天快亮了,不如等天亮再下去?”

郑一虎道:“天亮就是大会日开始,这样等会让魔头占了上风,我们不惟不能待到天亮,相反还要快点。”说完腾身,如箭射向庙前空场。

郑一虎看出庙内各处大门打开,里面冷清清的,既然弥漫着邪气,甚于连一点动静也没有,心中暗笑道:“他们有计划的,甚至已公举了一个人统一指挥,而这个人除了阴火祖师,不可能是别人。”想到这里,他朝庙中朗声道:“阴火祖师,庙中既是避难所,也个是龟笼,更不是贼窝,以阁下的名气,最好光明正大的出来明斗,似这等藏头露尾算什么玩意?”庙中毫无回音。

四面的高楼和庙中各殿顶上的武林人。莫不惊奇的注视着郑一虎,显然都不明白他的来历,更惊奇他下去这么久,竟未遭到暗算。郑一虎也有同感,向正门行去,因为庙内没有朦胧不清的现象,所以他也不拿出镜子来。第一脚踏进大门,殿里躺着一地人,同时在中间还有八九只箱子。

郑一虎悚然道:“魔头已经走了,凡被他们所谓害死的人,其实都是点了穴,所谓劫走的库银也在此。”走近一查,果然发现全被点了睡穴。再检查一些其他房间,每到一处都是空殿和空房子,证明邪魔真的是全走光了。郑一虎忖道:“魔头作事真不可捉摸。”想完,拔升殿顶。

在原地,枯大师真个在等着,郑一虎一见笑道:“大师,魔头们走了,被害的人也还活着。”

枯大师笑道:“老衲听到施主的自言自语了。”

郑一虎走近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枯大师郑重道:“也许这只是示威,当心他们在大会上捣乱。”

郑一虎:“四面有黑影围过来了,我们走。”

和尚道:“随老衲来。”

郑一虎道:“去哪里?”

和尚道:“回你们的花园。”

郑一虎道:“我们还有很多人在正面高楼上。:“

和尚道:“老衲已通知他们先回去了。”

郑一虎道:“你老有什么事情嘛?”

和尚道:“老衲得到大会的通知比斗方式全改了。”

郑一虎啊声道:“这是为何?”

和尚道:“无敌神不愿把大会拖长日期。”

两人边走边说,一会儿就回到花园,天下通与大家正在迎候。大家都进了郑一虎所住的屋内,坐下后,枯大师道:“首先你们在出花园前就带好面罩,不许坐车,吃过早点就出发,直奔大会场,我们在东面谷壁下。”

申瑶道:“比赛规矩如何改的?”

和尚道:“第一是全天进行,不是只限一天十场了。第二赛台增加了九座,分十级,由一至十,一个人在第一台打胜了才能到第二台,如此类推,十台胜了才算初赛进级。”

郑一虎道:“我还是不明白?”

和尚道:“比方有两个人在第一台比斗,其一胜者到第二台等,着第二个在第一台,获胜者到第二台来,如此你就与他在第二台比,第二台胜者再到第二台。”

陶蓉道:“到了十台打胜才算赢得初赛?”

和尚道:“对了,这个人要到复赛时才再出场。”说话之间,天已大亮,店家已送来早点。和尚告退了,临走又道:“你们莫忘了在臂上留白点记号,穿大会发的黑衣,还有是剑不可取下。”

大家送出后,回来吃早点,不久就出发了。一路上,遇到蒙面者竟络绎于途,这时才看出天下武林来曼谷的真是多极了。在路上,天下通向郑一虎道:“我们必须要个人看管东西。”

郑一虎道:“看管什么?”

天下通道:“宝剑和其他随身携带之物呀。”

郑一虎道:“枯大师不是说剑不可取下吗?”

天下通啊声道:“老朽忘了,这替邪魔留下了打输不讲理的漏洞啦。”

郑一虎道:“其实拳脚与兵器没有区别,我所担心的是阴火祖师,他如参加比赛,那就有不少武林死亡。”

天下通道:“这老魔很可能会出场,不过不会在初赛复赛中杀人。”

陶蓉道:“那为什么?”

天下通道:“前两阶没有他要杀的。”

到了大会谷中,相反的到看不到人群拥挤了,因为谷壁下面都是林木,凡来者都隐入林中去了。天下通领着大家到了东壁下,择了一处林缘停下来,吩咐道:“我们就在这里罢,全谷都能看到啦。”

谷中扎着十座高台,每座台下部有十个暹逻武林高手护守,郑一虎咦声道:“每座台下竟有人守护。”

天下通道:“这也是新改变的主意啦,虽不能起到多大的效用,但比没有要好一点。”

郑一虎道:“第一座台前为何只有五人?”

天门通道:“那是报名登记的执事人员,如果与登记的姓名不符,马上阻止上台。”

申瑶笑道:“阴火祖师难道也登记了?”

天下通道:“这个也不能马虎,假姓名也会登记一个。”

杜吉斯忽然道:“南面壁下林里走出一个了。”

那个人个子不高,动作却迅速异常,如飞到了第一台前面,郑一虎道:“这人轻功不坏,可惜外人不知其姓名。”

培亨道:“假名多于真名,知道亦等于不知。”

杜吉斯道:“最好是不蒙面,现在可说是既聋又瞎了。”第一台的执事人员已有上前问了,大概已符合登记,他已拔身登上台去。

郑一虎忽然道:“培兄,你看他如何?”

杜台斯道:“该不会是邪魔方面的吧?”

郑一虎道:“第一二两天内,邪魔高手绝对不会出马。”

培亨点点头,正待走出林缘,他还没有举步,郑一虎忽然拦住道:“有人先去了。”大家一看,仍是由南面走出一个,那人却慢慢的向第一台行去,看来急死人,良久才到台前。他自动去报了名,而且是由梯子爬登上台。

马玲玲天真的笑道:“这人真斯文。”

郑一虎道:“那人是故意装作的,先前那个须当心。”

话未收口,台上已打起来了,九公主讶然道:“他们连礼貌都不讲,上去就打。”

申瑶笑道:“那是后去的先动手,这人有点古怪,上台前那样有耐性,动手动如此性急。”

杜吉斯道:“他们使得是什么拳脚?”

郑一虎也感奇怪道:“似有东方招式在内。”

培亨道:“也有西方的路子。”台上走到二一十几手时,突见先上台的矮个子大叫一声,翻到台下。

郑一虎噫声道:“后上台的施暗算。”

天下通道:“你小子看到什么?”

郑一虎道:“他口中吐出一丝黑光。”

陶蓉道:“不知先上台的死了没有,大会有人去抬了。”

得胜的这时不再斯文了,五丈远的第二台,他竟飞身跃到,显出不疲倦的样子。紧接着,第一台又有两个上去了,这次是一高一胖,上台即打得非常激烈。培亨看出了名堂,向郑一虎道:“高个子似为波斯王剑道格雷斯。”

郑一虎道:“他的拳劲很强,对方不到十招就会下台。”正说着,林后突然走来一个黑衣人。郑一虎一见道:“阁下是谁?”

那人传声道:“在下鸾披。”

郑一虎啊声道:“阁下有什么事。”

鸾披道:“亲王早知诸位藏身在此,特地派在下来请贤昆仲。”

郑一虎道:“这时如何能会见?”

鸾披道:“不是会面,而是请两位去救人。”

天下通道:“是否去救刚才被打下台的那人?”

鸾披道:“正是,那人为亲王的第一随从。”

郑一虎道:“他伤在哪里?”

鸾披道:“伤在眉心,是中了大巫党的飞蛇毒针,亲王自己无法分身。”

培亨道:“糟,原来那人是大巫党的。”

郑一虎道:“还是请陶姐、吕姐出马,可能波斯王剑也要遭殃。”说完向吕素道:“吕姐你去治伤罢,我对巫毒也是外行。”吕素点头答应,她起身随着鸾披离去。

这时第一台已分胜负,真是培亨所说的波斯王剑道格雷斯打赢了,他已向第二台跃去,与他对手的胖子虽打下台,但没有负重伤,他自动退入西面林中去了。波斯王剑道格雷斯似已看出大巫党人的暗算,他一到第二台就大声道:“阁下是中国人么?”

这面天下通闻言呸声道:“这家伙真是侮辱我中国。”

培亨笑道:“你老莫怪,那大巫党人真是贵国人哩,他开口答话了。”

郑一虎骇然道:“果然不错,他是南方口音,这大巫党真个……”

阴声笑道:“有何指教。”

道格雷斯吼声道:“你那出名的中国暗器休在我面前捣鬼。”

濮萃华轻笑道:“原来他是认定中国武林才有暗器。”

培亨道:“道格拉斯真是少见多怪,他非吃亏不可。”

大巫党人已不再说话,他已抢先出手了,申瑶一见犯疑道:“这邪党真个连中国也有了。”

天下通道:“中国人哪里都有,这有什么可奇怪的,陶姑娘快抢先出场。这人不除,势必会有大批人要遭殃。”

陶蓉道:“我怎知能不能到第十台?”

郑一虎道:“陶姐勿动,你一到七八台就会引出邪魔高手,还是我去,总之我是非取得初赛权不可,我希望初赛就遇到阴火祖师。”说完走出森林,照样行至第一台前。执事一见,走过来一人嚼咕一阵。

郑一虎听不懂,笑道:“我是中国人。”

那人闻言一震,轻声道:“飞龙大侠,阁下怎会今天上台?”

郑一虎道:“台上有大巫党妖人,我若不去,必有大批遇害?”

那人道:“亲王有令,凡是到大侠昆仲出马,我暹逻武林都不许上台。”

郑一虎道:“贵国武林有什么记号?”

那人道:“胸前衣上有红点。”

郑一虎点头道:“多谢了,这样方不致发生误会。”他说完登上第一台,脚刚立定,忽听第二台发出痛叫之声。

“不好。”郑一虎暗叫一声,他看到道格雷斯倒下了。

大巫党人已跃到第三台去了,就在这时,第一台已有人到。郑一虎发现来的人是个大块头,他不知是谁,忖道:“他上来时希望能懂中国话。”大块头正在向执事报名,原来是西人。郑一虎等他拨身上台后问道:“阁下可否说真姓名?”

那人闻言一愕,但却能说中国话,答道:“为什么不可,我先问你行不行?”

郑一虎道:“在下是武当派的李四。”

那人道:“武当是中国正派,在下是英国皮社尔。”

郑一虎啊声叫道:“原来是皇室大剑室,失敬了,请赐教。”

皮杜尔道:“阁下可知第二台上也是贵国武林?”

郑一虎道:“他虽说是华语,但未必为中国人。”

皮杜尔道:“此人不正派,阁下可否让在下去会他?”

郑一虎道:“抱歉,在下正想收拾他。”

皮杜尔道:“那我们为了这点争执,势非各显真功夫不可了。”

郑一虎道:“点到为止,皮大侠。”

皮杜尔摆出西方礼让之势,退后数步道:“李大侠请。”

郑一虎不愿使他难堪,存心和他们斗几十招,掌上只用三成功,斜斜向他劈出,脚下不疾不徐。皮杜尔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一套西方拳法,立与皮杜尔打得有声视色。到了三十招时,皮杜尔已看出郑一虎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突然恭手退开道:“李大侠,承让了。”

郑一虎道:“皮大侠客气。”

皮杜尔学着中国武林一拱手道:“再会。”

郑一虎立即跃到第二台,他看到大巫党人在第三台向他嘿嘿笑道:“李四,人家并未败哩。希望你能到第三台来。”

第一台又有比赛了,那是两个老年人的声音,一个是东瀛人,一个是西方人,双方客气一会就动手了,打得激烈无比。终于那西方老人败下台去了,但到一百招,这时东瀛人己跃到第二台。郑一虎迎上笑道:“恭喜阁下了。”

东瀛老人拱手道:“好在老朽会贵国话,年轻人,老朽要求教了。”

郑一虎笑道:“不敢。”东瀛老人猛地突进,飞起双腿,真是快得惊人。郑一虎见他毫不作势就进攻,于是也就不客气,右手一探,比他更快,抄住一足,大喝道:“下去。”

东瀛老人真是作梦都想不到,居然一招就败了,败得干净利落,竟被郑一虎甩出十丈之外。那大巫党人一见,大概是惊傻了,身体竟发起抖来。郑一虎腾身到了第三台,冷笑道:“我先看你是哪里人。”一言甫毕,他已如电撕去那人面罩。

大巫党人措手不及,不由惊叫出声。面目全现,讵料竟是个黑人。郑一虎触目大怒,一脚飞起,怒叱道:“原来你是冒充中国人。”这一脚,他竟运上七成神力,大巫党人如何受得了,惨叫一声,身体宛如离弦之箭,呼的飞上了半空中。郑一虎这一脚起码也有三千斤重,大巫党人落下时已成肉饼。

比斗的人不怕死,继续不断的有人出场,郑一虎只得跃至四台,他希望邪门高手提前到来。时间到了中午这时每台都有交手的了,可是再也无人把郑一虎打下去,及至天黑,他已升到第十台,不过和他交手的都是点到即止,很容易的就取得了复赛权。就在此时,前台响起一声锣鸣,原来已宣布首日结束了。

郑一虎回到林中时,天下通道:“今晚就在崖上住吧,大会早已安排了帐幕,谁先占住好地方,谁就点上帐前红灯,我们快点上崖。”

崖上仍是森林,但在林中参差着鳞峭岩石,同时又增加无数的帐幕在岩石之间。生座帐幕有大有小,那是特为人数多寡而设,不过每座隔离甚远,显然有各不相犯之意。天下通择了一座大帐幕,点上红灯,向大家道:“只准取下面罩,不可除去黑衣,假设有人受不了,他可入城中去,这里只有打坐,不可睡觉。”

申瑶道:“一二两晚尚能凑合,长了我们过不来。”

陶蓉道:“我们可以回花园。”

郑一虎忽然道:“有客人来了。”

濮萃华道:“还有多远?”

郑一虎道:“来人存心不坏,沿崖接近了,我去回他。”没多久,他就回来了,脸色不好。

申瑶问道:“小虎,怎么啦?”

郑一虎道:“刚才那人就是无敌神的一号助手,他奉无敌神之命,急急前来找我,据说阴火祖师率领魔、鬼二王去海底城了,无敌神已亲自前去,希望我们分出一半去相助。我明白,阴火祖师分出大巫党和魇鬼党在此牵住我们,他就乘机袭海底城。这样罢,瑶姐姐,蓉姐姐你们等在此,我带紫仙等去援,同样也分开来,看老魔如何打成如意算盘。”

天下通道:“那你就快点。”

郑一虎向九公主、白紫仙、马玲玲招手道:“跟我走。”三女紧随出帐,不久就会到无敌神助手,郑一虎一见拱手道:“请阁下带领罢,在下等不识途径。”

那人也是黑衣蒙面,但他亦通华语,自报姓名道:“在下保力,请大侠随着来,海边有快船侍候。”

郑一虎道:“海底城离开岸有多远?”

保力道:“三百余里,顺风后天中午可到。”

郑一虎问道:“王爷去有多少时间了?”

保力想想后道:“估计是日前中午去的,王爷本来带有三人前去,后来又让一人回来,叫在下请大侠出手相助。”

郑一虎道:“那就严重了,时间距离太长了,王爷截上就得苦斗,截不上就被老魔得了手;唯一希望的是老魔找不到海底城地址。”

白紫仙道:“王爷何止是中午去的,吕姐去救伤时,王爷就走了,那时还是辰时。”

郑一虎道:“问题是我们必须要人带路,否则由空中去也许赶得及。”

五人全力奔走了一个时辰,总算到了海边,保力急急领着大家上了一艘快船,立即开航出海。船行到了天亮,估计还只开出六十里,可是事出意外,保力突然大叫道:“王爷回来了,前面那号船就是。”

郑一虎摇头道:“只怕王爷不在船上。”

保力大惊道:“那是为何?”

郑一虎道:“接近时一问就明白。”

两船渐渐接近,保力向那船大声叫问,他说的是暹逻语。那条船头立着一个中年人,闻叫说了一番话,声音显得沉重异常。保力听完后,面色大变,回头向郑一虎道:“老魔得手了,王爷单独追去了。”

郑一虎道:“我猜得不错,快问向什么方向追去了?”

保力道:“由天竺海岸追去了。”

郑一虎道:“快回航,阁下可熟悉天竺地形?”

保力道:“东天竺在下尚可以,西天竺就不熟了。”

郑一虎道:“能懂天竺语就行。”

保力道:“天竺现分九大邦,语言不下于贵国复杂,各地有各地的方言,不过通用是有的,在下勉力或可为。”快船并未回航,在保力指挥,掉头斜追,显然直驶天竺海岸。

船上有饭食,吃宿都在船上,但一直未停航。到了晚上,快船已抵天竺海岸,郑一虎先叫保力去打听动静,自己则吩咐三女火速下面罩,脱了黑衣。保力回来了,只见他急急报到:“有消息,一位老僧说,王爷已追回天竺去了。”郑一虎不问原因,立即催着登陆追赶。

沿途要打听消息,想全力追赶又不行,一连二十几天,吃的是天竺饭食,住的是黑人的店子,郑一虎倒是无所谓,三个姑娘却难受极了。这天中午,保力向郑一虎道:“我们总算过天竺国的东半部了。”

郑一虎道:“王爷追得快,我们跟得慢,不知要到哪天才能追得上。”

保力道:“只要不追脱消息,魔头们总有停止的时候,不过大侠想回曼谷参加大会恐怕办不到了。”

郑一虎道:“大会在下早已放弃了,担心的是蜗皇镜被夺。”

保力道:“娲皇镜早被王爷施禁封了,老魔们就是夺到也不能马上用。”

马玲玲忽然道:“前面是什么佛寺?”

保力摇头道:“不知道,诸位就在前面大道上稍停,这寺规模特宏,可能有天竺高僧住持,在下前去打听一下再回来,在天竺,只有高僧的消息最灵通。”

郑一虎道:“我们到寺前等着就是了,保兄快去快回。”

保力加紧脚力,如风奔往佛寺而去,郑一虎带着三女慢慢的行,白紫仙道:“这里的建筑居然与我们国内的建筑大同小异啊。”

郑一虎道:“不同的是外形,内部则完全一样。”

不到一会功夫,保力竟又如飞奔回,且大喜叫道:“郑大侠,王爷就在寺内。他老人家正在与三个高僧的说话哩,一听大侠赶到,简直高兴得可不得了。”

郑一虎骇然道:“那是追脱敌人了。”

保力道:“在下还没问,诸位快请进。”

郑一虎随着走进山门过了正面广场,直奔大殿。刚刚踏上台阶,触目只见大殿门口立着四个人。三位老年黑僧,一个须发全白的老人。郑一虎还没有见过无故神,只在暗中交谈过,他猜想那老人就是了,急急带着三女走上台阶。

白发老人确是无敌神,他早在暗中见过郑一虎,这时呵呵向郑一虎笑道:“小侠,多谢不迟万里来援。”

郑一虎道:“前辈可是追丢了?”

白发老人点点头道:“还有希望,快请进,啊!小侠,来,老朽引你见见西天竺三大高僧。”

郑一虎向二僧见礼道:“三位大师佛安。”

二僧同时合十,其一念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老衲等得遇少施主,真是我佛有缘。”

郑一虎惊奇道:“大师的敝国语竟说得这样好。”

白女老人抢笑道:“哈哈,他们每年都要去贵国普陀和少林去说法啊。”

郑一虎啊声道:“这就是了。”说着进入大殿,大家都在蒲团上打坐。

郑一虎重提到:“王爷因何追脱老魔?”

白发老人道:“老朽并未追脱,而是老魔起了变化,老朽是故意不紧追的。”

郑一虎道:“什么变化?”

白女老人道:“阴火祖师太自信,他自己的人一个未带在身边,竟与魔王和鬼王携着金射进入海底城。”

郑一虎道:“他足可控制魔、鬼二王。”

白发老人道:“可是蜗皇镜竟被魔、鬼合谋得手开溜了。”

郑一虎啊声道:“阴火祖师上了当。”

白发老人道:“是呀,魔、鬼可能已深入须弥山,阴火祖师绝对不会放手的。”

郑一虎道:“你老准备坐收渔入之利。”

白发老人道:“老朽正有此意,现在小侠来了,老朽想听听小侠的意见。”

郑一虎道:“总不能放长了,否则,鱼会脱钩。”

白发老人道:“目前怎么作?”

郑一虎道:“现在已有二十余天了,大会已到结束之期,以晚辈的意思,你老宜回主持大会,大会一但结束,你老就可宣布蜗皇镜遭劫的消息。这样一来,所有天下武林必会全部赶到须弥山来,这一方面则由晚辈负责。”

白发老人大喜道:“这样确是好策略,老朽马上带保力回去。”

郑一虎道:“晚辈亦立刻动身。”

计议一定,郑一虎立与三僧告辞,带着三女直向西奔。这次没有拖累,他们买了一些干粮,此后即深入原始森林和奇峰险岭之内。进入第四日,他们到了座非常危险的山谷内。郑一虎突然嗅到一股奇腥的气味,他立向二女道:“谷中有巨蟒。”

九公主道:“那是难免的,管它呢,我们又不怕。”

郑一虎道:“杀之不值,不杀又麻烦,我们还是向右侧高崖走。”

四人走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休息的时候,白紫仙羞笑道:“小虎,咱们已经有多久没有在一起了,嗯?”

郑一虎笑道:“这三个多月真是一天也没闲着,怎么啦,想啦?”

“呸,去你的!”白紫仙娇笑着啐道:“我是担心你啊。”

郑一虎笑道:“事情一临头,哪有时间想这些啊。”

九公主朱萼道:“我们也知道啊,要不然,早叫你把素姐姐、蓉姐姐、珊娜姐姐给收了。”

马玲玲接口道:“还有慕容妮妹子、蒙蒂姐、娜姬姐啊。”

郑一虎感慨的摇摇头道:“你们啊,我连说反对的权利都没有了。”

白紫仙愕然道:“你不喜欢娜姬姐?”她以为郑一虎对黑人还有偏见。

“不。”郑一虎摇摇头道:“几位姐姐我就不说了,我没有理由拒绝,但是慕容妮三姐妹,她们可并没有什么表示啊。”

马玲玲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可是「无敌神」前辈的意思。”

“什么?”郑一虎吃了一惊:“我怎么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说的?”

当下朱萼简单说了一遍,笑着道:“瑶姐姐可是亲口答应了「无敌神」前辈的哦,只是她们三姐妹还不一定全知道,不过我相信她们现在已经全知道了。我们是怕你知道后,与她们相处就不自然了,所以才没先告诉你。”

郑一虎摇摇头道:“你们居然连这种事情也瞒着我,你要不说,我还不知道要蒙在鼓里多久呢?”

马玲玲道:“小虎,你别生气嘛。你也知道,「无敌神」前辈之所以这样做的深意,所以为了武林安危,为了黎民百姓生灵少受涂炭,让你和三位姑娘之间顺利一些,所以才不得不谨慎一些。一旦让你先知道了,可能反而不好。”

郑一虎知道三女都是好意,何况自己也并没有生气,闻言道:“玲玲,我知道你们都是对我好,我也没有理由生你们的气。只要你们能和睦相处,我能说什么呢?”

白紫仙笑道:“难得你肯这样想,我们本来还担心你不要娜姬姐姐呢。”

郑一虎笑道:“我不是那么俗不可耐的蠢物,否则你们会喜欢上我吗?而且,娜姬妹子虽然皮肤是黑的,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美人,这种美人,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九公主笑道:“我们的心事算是放下了,瑶姐姐、萃姐姐她们还一直为此事伤脑筋呢,又不好问你的意思,为此还真是伤脑筋呢。”

郑一虎道:“为了我,真让你们受累了,每次想到这,我就觉得很内疚。”

“哥,什么都不要说了。”白紫仙捂住了郑一虎的嘴:“我们都知道,你是真心爱我们的,我们也是真心的爱你的,各位姐妹也都是真心爱你的。既然这样,就什么都不要说了。”

郑一虎激动的将三女紧紧搂住,三女也柔顺的送上香吻。温存半晌,郑一虎对三女道:“这二十多天我们风餐露宿,还没有好好休息过,今天晚上咱们就找个山洞,好好休息一下,好不好?”

三女俏脸微红,自然明白郑一虎的意思,娇笑着点点头,马玲玲娇笑道:“还是二姐打头阵。”

白紫仙羞红着脸道:“我才不敢,已经好几个月了,他还不像恶狼一般。”郑一虎得意的哈哈一笑,三女却是羞意更甚,可是心里却甜滋滋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