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欲海逍遥(全本)-25

  

【第廿章】结鸳

原来围观的人群发现那三女竟是一个白,一个黑,一个黄,居然是三种不同的少女。不问可知,那是暹逻女慕容妮,白女蒙蒂和黑女娜姬了,可惜她们只隔了半时之久没有和郑一虎会面。这时已上了大街中段,路面宽,看的人也习惯了,此际不再挤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三女后面响起一声哈哈大笑道:“蒙蒂小姐,真巧啊,你们竟在我们前面。”

白女闻声,回顾一头,立向身边两上师妹笑道:“我们有伴了,英皇室剑客皮杜尔,巴黎剑客载高亨达,波斯剑客道格拉斯,非洲大剑客劳穆尼都来了。”

黑女娜姬笑道:“他们可曾看到小虎等人,大姐问问他们。”

白女道:“不用问了,我们在前面尚未追上,他们当然更遇不着。”说话之间,后面三个白人大汉,一个黑人大汉已走近了。

“哈哈,娜姬小姐和慕小姐也来了。”这是英皇室大剑客皮杜尔的朗笑之声。

幕容妮道:“诸位因何落后了?”

道格拉斯宏声接道:“我们四人遇上了中国大邪门魔王和鬼王,两下大打出手,可惜他们无心打斗,仅只几回合就走了,因此耽误了一段时间。”

黑女噫声道:“那他们一定是被阴火祖师追着的。”

戴高亨达接道:“不,我们没有看到阴火祖师半个人影,不过却发现一个中国少女在附近出现过,两邪显然是为了那个少女才匆匆离去的。”

白女道:“中午了,哪位对中国馆子最内行的请领头罢,我们吃过饭再走。”

皮杜尔道:“来不及吃饭了,我们要去看热闹。”

慕容妮骇然道:“什么热闹?”

皮杜尔道:“进城时听到消息,此地弭海帮和鸡足山两大批绿林人约斗一个名叫须弥子的青年,时间就是中午。”

白女吓声道:“该不是小虎吧?”

道格拉斯接道:“郑小弟哪有时间与地方绿林交手,同时他也决不为了一些小事动肝火,那是另外一人,听说这人还是刚进山的神秘少年。”

慕容妮道:“你听到地点没有?”

皮杜尔道:“听说在弭海。”

慕容妮格格娇笑道:“弭海可不小,同时还有海边少强之分,少强有「金棱岛」,「赤文岛」,「玉凡岛」三岛,还有「清沙鼻」、「大贯」,「鸳鸯」,「马廉」等四洲,人阁下知道在哪一地呢?”

皮杜尔啊声道:“原来姑娘是识途老马了,那就只有先打听清楚才能去啦。”

戴高亨达道:“有大热闹之处,一定有不少闲人去看,咱们到了弭海边就可随着人群走了。”

白女道:“有理,三妹带路罢。”

慕容妮道:“咱们这就走。”一伙七个人,脚下略一加,不到顿饭时之久就到了弭海边,举目一看,真的竟有无数的闲人挤在前面,甚至还有无数的人群在搭船。慕容妮一见,急急道:“快找船,等会就租不到船了,打斗似在海中。”

这批西方人,人人都能说中国话,因之非常方便,皮杜尔未几就租到一条船了。船家似知道他们要去那里,也不问,开船就向清沙鼻驶去。及至赶到时,竟已迟了一步,打斗已近尾声。他们从千百个旁观的人挤进时,一看一个青年,刀剑如雪片一般飞舞,呐喊声震耳欲聋。皮杜尔向大家道:“围攻的虽不算特殊高手,但以这多人围攻一个而败到这般地步,这个青年的武功确是骇人了。”

劳穆尼道:“他还未动兵器哩,背上的宝剑显然尚未用过。”

白女郑重道:“要如何去阻止他才好,倒下的一时之间虽尚不致死,但时间一长,就难免没有伤重而死的了。”

戴高亨达道:“我们都是外人,怎么出面阻止呢,同时那青年似乎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道格拉斯道:“我们接近过去,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皮杜尔道:“当心惹上麻烦。”

道格拉斯道:“我们进中国就是印证武功来的,就算败了也不算什么。”说着,立即领先接近斗场。

刚刚走过,须弥子似已觉察,只见他突然大喝一声,竟是身如电闪,呼吸之间,他又连要带扫,竟又打倒二十几个,显然有意示威。鸡足山和弭海帮的剩余之众,就在这一下认输了,只见他们纷纷向四面后退。须弥子一见,大喝道:“我存一点情面,余者不追,你们火速把倒下的抬走,从此不许立帮立寨,如若不然,日后被我查获时,休怨我言之不预。”青年说完话,居然不再去看两派人物,竟直向这面走来。

道格拉斯一见,察出他来意不善,立即拱手道:“阁下好武功。”

青年冷笑道:“你们可是曼谷落选来的?”这句话不但不客气,而且带有浓厚的轻视成分。

道格拉斯闻言,向后面的同伴朗笑道:“这不为耻,贵国武林有句老话,「强中更有强中手」。”

须弥子道:“你们到我国来有何目的?”

皮杜尔哈哈笑道:“贵国武林尽奇多奇人异士,在下等前来想我求些指教。”

须弥子沉吟一会,目光扫了白女等一眼,如有所觉,接口道:“诸位虽不是特殊高手,但也不是毫无可取之辈,所谓求教也者,那是客气话,这样吧,我就和诸位点到为止。”

戴高亨达抢上道:“在下正想领教几招中国剑术。”

须弥子道:“阁下是何国人?”

戴高亨达道:“法国。”

须弥子点头道:“法兰西的剑法名传欧陆,但配不上我中国的剑,好,我叫你败得心服。”说完,他忽向人群中一招手,大声喝道:“老跛,拿我的二指剑来。”群众里一步,一步行出一个跛足老人,年龄足有七十多了,只见他满面铁青,毫无表情,双手递上一支形似柳条的西方古剑。

戴高亨达一见,侧顾皮社尔道:“他要用西方剑法?”

皮杜尔郑重道:“由此可见他的武功非常渊博。”

须弥子接剑在手,回身向戴高亨达道:“阁下是客,可以上了。”

戴高亨达运上十二成臂力,亮开起手势,大喝一声攻进。须弥子连步法都不换,稍退半尺,立即展开剑法相迎。两把剑快得无法看出招数,只闻一遍叮叮之声,不绝于耳。约有二十回,戴高亨达即感到对方剑招逐渐加快,而且一阵压力如山。为势所迫,戴高亨达只后退,这时他已觉出无法再接下去。皮杜尔看势不对,急向道格拉斯道:“我们出手罢?”

道格拉斯摇头道:“老戴一败,我们就无法单独与斗了。”他的斗字甫完,突听「锵」的一声,只见戴高亨达的长剑竟飞上了半空,同时人却被震退数丈。

须弥子没有再下手,他腾身一纵,接住戴高亨达的长剑,冷冷的道:“阁下算位人物,接回你的剑。”言罢,顺手掷出长剑。

戴高亨达的右臂全被震麻,他只得用左手按剑,但面无怒气,哈哈笑道:“在下败了。”

须弥子点点头,侧顾皮杜尔等道:“现在轮到你了。”

皮杜尔早知单独不是他的对手,笑道:“阁下剑术精绝,在下自认不如。”

须弥子冷笑道:“你们四人联手也可。”

道格拉斯郑重接道:“这就越出印证范围了。”

须弥子道:“在下要使诸位认识中国的真正的武学,非此不能显露,如诸位认为越出印证范围担心有伤亡的话,那在下可给诸位保证,只许诸位伤在下,而在下决不伤害诸位。”

劳穆尼哈哈笑道:“如此看来,阁下非要我们联手不可了。”

须弥子朗声道:“希望诸位勿嫌在下言重。”

皮杜尔缓缓拔出佩剑,笑向三人道:“中国人说,恭敬不如认命。”

四人立即分开,顿将须弥子围在中心,劳穆尼大笑道:“现在我们也用贵国的剑术领教了。”

领弥子沉声道:“可见请位武功之广,仍请先上。”四人已知他是非常强敌,出手全力,同声大喝,一齐攻进。

须弥子这次不再轻视了,身法一变,霎时展开共神秘之学,左挡右迎,前攻后守,奋力周旋。俄顷之间,场中人影难分,银光如电,真是一场罕有的拚斗。白女这时带着两个师妹也行至近地,她向黑女郑重道:“这人只怕不弱于小虎。”

黑女笑道:“我们还不知道小虎的真正武功哩。”

慕容妮道:“这人武功虽高,貌相也美,但总没有小虎那种爽朗的风度。”

白女笑道:“二妹中了小虎的迷哩。”三女在私下细语,场中已更加紧张了,这时连人影都不见,只见全是白光滚滚,风声如涛。

一顿饭久之后,突闻须弥子大喝一声,同时看到他已腾身而起,甚至他的身体竟在半空中停止不动。白女一见,惊叫道:“他也能停在空中。”这真是骇人的发现,返料须弥子竟与郑一虎有同样的轻身功夫。皮杜尔等已收剑,他们胸口竟被须弥子各划破两道裂口,但却未伤及皮肉。

须弥子在空中朗声道:“四位,咱们后会有期,再见了。”说完,身如飞乌,轻飘飘的落在人群之外不见了。

皮杜尔等走向白女道:“姑娘等请北上罢,区区等就此告辞了。”

白女惊问道:“四位灰心了。”

道格拉斯接口道:“中国异士如麻,我们何必多找没趣。”

白女摇头道:“武林人物败不为耻,同时此人日后必遇郑小侠,难道四位不想见识一番。”

劳穆尼哈哈笑道:“这倒是姑娘提醒我们了,好,我们准备多碰几次钉子。”他们趁群众未散之前,急急坐船回城,当晚即动身北上了。

时到深夜,他们走近一座山下,讵料白女突向大家道:“前面有打斗。”

皮杜尔道:“中国的江湖真是乱极了,我们去看看。”

前面是座山从,地处道路左侧,他们刚刚走近,触目只见五个青年女子被一个青年男子逼得团团转。

白女惊骇道:“须弥子。”

黑女摇头道:“不,他的相貌,年龄虽然都很相似,可是他穿的是蓝衫,个子也稍矮,这是另外一人。”

皮杜尔道:“还有一点,这个人的目光太邪,与须弥子的目光不同,须弥子的目光是冷傲,但此人可邪得很。”正在这时,突见那青年举手一挥,撤出一把,女子罩在光里。

劳穆尼惊叫道:“那是蓝鲸网。”

皮杜尔郑重道:“蓝鲸网只是西方神话中的仙网,你怎么说这种话。”

劳穆尼道:“你们等下看罢,那五个女子不但被擒,而且已遭蹂躏了。”一顿饭后,蓝光散了,那青年也不见了,只见地上躺着五个女子,而且血满地。白女不敢看,立即带着黑白和慕容妮转过身去。

皮杜尔叹声道:“老劳,此人真是邪恶万分,其心毒极了。”

戴高亨达急急道:“这里太危险,我们快点回头赶路。”

白女接口道:“我们刚才没有大家围上去,这人非除不可。”

他们已走到谷外路上,劳穆尼叹声接道:“我们看那五个女子的武功也不是那青年的放手,可见那人又是第二个须弥子,这事还小,也许我们七人尚可敌住,然而他的蓝鲸网是无可为抗的。姑娘们今后遇上,千万得当心。”

皮杜尔道:“老劳,你对蓝鲸网似有很深的认识?”

劳穆尼道:“不瞒各位,蓝鲸网本家师的东西,可是家师不知运用,后来家师被人谋杀了,因之网也遗失,谈到该网,说起来历史久远了,因此变成了神话。”

戴高亨达道:“这网怎的如此的厉害?”

劳穆尼道:“这网其实不是仙网,相反地却是魔网,施展开来可以罩住一座山,收起来不到一只拳头大,其厉害之处骇人听闻,据说凡被其罩着的东西都被蓝光包没,被罩者顿时失去主宰,而且在光外无物可破。”

众人闻言,莫不打个寒战,生怕那个青年再出现。好在一连几天都未再见那个青年,这时已到昆明府。时当午前,他们进城吃过了饭,准备休息半天再赶夜路,可是就在这时却发现了两个非常岔眼之人。首先看到的是道格拉斯,他急急向大家轻声道:“当心,刚才上楼的是鬼王和魔王。”原来他们正坐在一家馆子的楼下饭厅里。

皮杜尔道:“快离开,我们盯着他们。”

白女道:“娲皇镜传言已不在他们手中了,我们还盯他作什?”

皮杜尔道:“我希望这两个魔头遇上须弥子或那蓝鲸网的青年。”

他刚停声,忽听邻桌有个轻轻的老人声接口道:“外国朋友,你的愿望必定成成。”大家闻声一怔,同时把目光集中过去。

原来邻桌只单独坐着一个老人,同时女白、黑女和慕容妮触目认得,且齐声讶然道:“天下通,你老几时到的,我们没看到。”真是异地相见,倍感亲切,他们竟遇到天下通啦。

老人摆手道:“客人多,说话轻声点,老朽是在暗中盯着他们来的,当你们在看两魔时,老朽就在这时入座的。”

白女恭声道:“这几天你老都在保护晚辈等。”

老人笑道:“保护两字倒是不敢当,其实你们的功夫比老朽还强。”

慕容妮道:“老前辈,你看以两个神秘青年吗?”

老人道:“姑娘是说须弥子和那施「藏天网」的青年吗?”

慕容妮道:“原来你老也见到了。”

老人道:“须弥子虽不正,但也只傲世自大罢了,然而那有「藏天网」的青年确是比鬼王,魔王还邪。他的字号为「春之神」,心性淫毒无比。”

劳穆尼接道:“老丈,他那邪网怎有两个名字?”

老人道:“是的,该网在西方称「蓝鲸网」,寓意是可以网鲸。但在东方则名之「藏天」,西方言之不足,东方则过于夸大,不过那确是一件非常厉害的邪物。”

黑女问道:“刚才你老说两魔会遇到谁?”

老人道:“须弥子,因为他也在楼上。”

皮杜尔接声道:“那会马上打起来。”

老人道:“他们已斗了两场,二斗一,两场都是平手,这场也许打不成了。”

白女道:“为什么?”

老人道:“他们双方都在追查一个小姑娘。”

白女惊问道:“那小姑娘多大了,他们为什么追她?”

老人道:“小姑娘只有十多岁,她是盗走娲皇镜的姑娘。”

白女道:“糟糕,她怎斗得过两魔和须弥子?”

老人微笑道:“论武功,她似不如,但论智慧吗,哈哈,这三人却拿她毫无办法。”老人说完话,接着就催大家快吃,笑道:“我们先动身,前途不断有热闹可看。”

皮杜皮道:“请问老丈,假如「须弥子」遇上「春之神」时,谁将落败?”

老人笑道:“半斤八两,各有各的长处,前途也许有机会看到他们相拼。”

出了城,白女向老人轻声问道:“老人家,小虎到了什么地方你老可知道?”

老人道:“他是昼夜不停北去的,加上全力奔援京师,目前只怕在数千里之外了。”

白女道:“他需要人手,我们得赶去帮忙呀。”

老人点头道:“你们三个作第二批罢,老朽和四位大侠不走大道了,你们女孩子不落店是不行的,老朽不得不改变一下原来的计划了。”

皮杜尔道:“那就请你老带路啦。”

四剑客和白老人告别二女,他们趁着月落西山之际奔上小路,转眼便消失在山林之间。白女送走他们之后,回头向两个师妹道:“我们从今晚开始着中国装,这样走在路上会比较方便,前面如有小店,我们就住下来罢。”

黑女道:“最好租辆马车,免得抛头露面,我们三个长相各有不同,一路上太引人注目了,中国民间少见多怪,一围就是一大堆,我感到非常蹩扭。”

慕容妮笑道:“我倒有个主意可以减少麻烦。”

黑女道:“什么主意?”

幕容妮道:“中国武林中,蒙面行道是常事,他们进城落店都不须去掉,如果我们改了中国装,再加上蒙面,只露出眼睛与嘴,谁能留心我们是哪一国的?”

白女道:“这办法真好,前面有镇市,我们立刻改装。”

大约定了二十里路,前面真是出现一座镇来,三女当晚就落在镇上不走了。

第二天,她们吃过早点就动身,无论发型,衣着,全是中国式,再加上蒙了面,确实方便便不少,出镇不到,忽由一条小路上走出一个少女来,真巧,她也是蒙了面的,不过从她的举动和声音里,可以听出她的年纪还不大。只见她娇声叫道:“三位姐姐,你们才出镇呀。”

白女一听,轻声向两个师妹道:“奇怪,她是谁?”

黑女道:“听口气,她像是早就认识我们似的。”

慕容妮道:“也许她在暗中盯着我们很久了。”

白女见她走近,笑这:“妹妹认识我们?”

无名少女格格笑道:“当然啦,你们一到中国来我就查明白了。”

黑女噫声道:“这段时间,你都在暗中跟着?”

少女笑道:“有时离开过。”

白女道:“你叫什么?”

少女郑重道:“在你们面前,我说真话,我叫天香狐。”

黑女道:“这字号最后一字不好听。”

少女格格笑道:“我这字号也是别人叫出来的,我本来叫牡丹,因为我没有姓。”

慕容妮道:“你们中国,把牡丹称之为国色天香,你的字号前两字也许是这个意思,但为何被人加个狐字呢?”

少女娇笑道:“是啊,狐是迷人的,但我从来不迷人呀。”

白女见她天真可爱,笑道:“大概你很狡猾吧?”

少女格格笑道:“女孩子在江湖上走,不狡猾就会处处吃亏的,我承认我狡猾,不过那只用来对付坏人罢了。”

慕容妮道:“这么久你都不和我们见面,今早为什么却来见我们呢?”

天香狐郑重道:“你们前途有危险,一来是前来提醒你们当心,二是因为我喜欢你们,想和你们同行做朋友。”

自女笑道:“做朋友不成问题,但先说说我们有什么危险?”

天香狐郑重道:“你们可曾见到过须弥子和春之神?”

白女道:“是的,难道这两个人对我们有什么企图不成?”

天香狐道:“对了,不过他们的企图不同罢了,那个须弥子是对蒙蒂起了爱意,他暗中盯了很久啦,那种情形逃不过我的眼睛,同时还常常自言自语,我看他是患了单思病啦。”

白女啐声道:“他作梦。”

天香狐道:“其实他人还不错,不比那春之神,春之神这东西竟对三位姐姐都起了邪念,他迟早会向你们下手的。”

黑女道:“他也盯上我们了?”

天香弧道:“你们在暗中看到他施展藏天网残杀五个魔鬼党女子时,他就发觉你们了,那时他就要下手,但被须弥子挡住了,双方打得天翻地覆。”

三女闻言大惊道:“后来呢?”

天香狐道:“春之神的藏天网对须弥子不发生作用,须弥子的「破天钻」也无法毁去藏天网,算来是棋逢敌手,双手除了施展功力硬拼之外别无他法,可是功力也在伯仲之间,试问还有什么胜负?”

慕容妮道:“你真大胆,竟敢去偷看?”

天香狐娇笑道:“其实他们怕我倒是真的。”

白女惊奇道:“他们为什么怕你?”

天香狐格格笑道:“二位姐姐,你们摸摸身上的银子看?”三人莫名其妙,同时向袋中摸去。

“啊呀,我的银子不见了。”白女首先叫了起来。

天香狐笑得打跌道:“不要急,都在我身上。”

黑女也发觉银子没有了,吓声道:“是你偷去了?”

天香狐如数奉还给她们道:“我如要三位姐姐的东西,哪怕是姐姐们的宝剑也唾手可得。”

白女豁然道:“原来须弥子和春之神怕你偷他们的东西。”

天香狐道:“他们的藏天网和破天钻是武林奇宝,失去了等于失去生命,哪还能不怕嘛?”

黑女道:“你已动过他们的脑筋了?”

天香狐道:“鬼王和魔王倒好对付,就是他们不容易,我也提防他们三分,所以我也不敢冒险。”

三女不知他已夺了娲皇镜,因此没有过问,白女笑道:“现在我们有你同行,相信安全多了。”

天香狐道:“安全谈不上,我的行踪现已成众矢之地,今后非要加倍当心不可。”

白女道:“我们这种打扮,难免引人注意啊。”

天香狐道:“我们少落店,多走僻处,行程不按时,常常留心身前身后的动静,必要时我替你们易容。”

黑女道:“我黑,大姐却白,这种容貌能易嘛?”

天香狐道:“易容的方法太多,哪怕改你们的骨骼和肤色也有办法。”她对地形极熟,领着走的都是乡村小路,而且吃饭的时候吃饭,休息时休息,从来不曾误时。

※※※※※※※※※※※※※※※※※※※※※※※※※※※※※※※※※※※※※※ 暂且按下她们的行踪不表,且说郑一虎和九公主等一行人的行踪。郑一虎带着九公主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人一路急赶,这天来到一个小镇上,郑一虎道:“再有两天就可以赶到黄河边了。”

突然马玲玲指着前面道:“小虎,你看……”

“是瑶姐姐她们……”白紫仙也高兴的叫了起来。

果然是申瑶、濮萃华、「金骷髅」陶蓉、「银色魂」吕素、和澳洲侠女珊娜五人,两帮人见了面,自然高兴异常,一起找到一家客栈落脚。吃过饭之后,大家聚在郑一虎的房间中,郑一虎笑着向「金骷髅」陶蓉:“蓉姐姐,恭喜你取得了曼谷大会的第一剑客称号。”

「金骷髅」陶蓉笑道:“我知道这个称呼是名不副实啦,可是当时你又不在,不过除掉了「魔鬼党」老大总算是一件快事。”

濮萃华笑道:“小虎,你不知道,陶姐姐当时可威风了。”马玲玲等又向她们问了一些曼谷大会的情形,话题又渐渐转向目前的形势。

申瑶道:“小虎,你可知道了「天香狐」的来历?”

郑一虎道:“难道瑶姐姐又得到了什么消息?”

申瑶点头道:“我们中途遇到了四海神乞,才得知她的来历。”顿了一顿,接着道:“当年「长臂神猿」袁不如,他的奇学为武林一绝,可是他不达观,为了追求同门师妹未遂,居然到中年时自杀身亡。他的这个师妹当年人称「刁仙狐」,那是她武功奇绝,人又生得美貌刁猾之故,而这「天香狐」就是刁仙狐的徒弟。”

郑一虎和九公主等人恍然大悟:“原来「天香狐」的武功是「长臂神猿」一路的,这就难怪了。”「长臂神猿」袁不如可谓「盖世神偷」,难怪「天香狐」能够从鬼、魔二王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娲皇镜。

申瑶又笑着道:“小虎,我还有一个跟你有关的消息。”

郑一虎问道:“什么消息,姐姐有从何得知?”

申瑶笑着道:“我是接到了「巾帼帮」中姐妹的消息,她们这段时间来分成小组,与「魔鬼党」到处交战,当然不是正面的了。据她们说,还有一拨共廿四位蒙面女子,也是在与「魔鬼党」捉迷藏,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她们是什么人了吧?”

郑一虎尚未回答,白紫仙已抢着问道:“是我们「白家堡」的人么?”

濮萃华笑道:“正是。”

郑一虎脑海里不由想起了在「白家堡」中的旖旎情景,申瑶想必是看透了他的心思,笑着道:“小虎,远的就别想了,还不如想想近在眼前的人吧。”说着一指陶蓉、吕素、珊娜三人道:“三位妹妹可是空等了不少日子,好不容易今日相逢了,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如此一说,陶蓉、吕素、珊娜三人的脸都红了,申瑶笑道:“都是叱咤江湖的侠女,还害什么羞啊?”

郑一虎这次却是一反常态,主动的将三女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三位姐姐,我一定会让你们生活得快乐幸福的。”

三女同时羞红着脸点点头,娇声道:“我们相信你。”

申瑶看时候差不多了,笑着起身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不作「夹心萝卜」,四位妹妹,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

濮萃华和九公主朱萼、白紫仙、马玲玲四人也笑嘻嘻的起身,跟在申瑶背后,临出门时,申瑶还特地回头嘱咐郑一虎道:“小虎,她们可都是第一次啊,别太猛了,呵呵……”在陶蓉等三女羞不可遏的窘境下,带着四位妹妹笑嘻嘻的走了,临走还不忘将门关好。

※※※※※※※※※※※※※※※※※※※※※※※※※※※※※※※※※※※※※※ 看着陶蓉、吕素、珊娜娇笑的样子,郑一虎再也忍不住了,他慢慢地把陶蓉轻轻抱起,坐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抚弄着她的背。陶蓉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在他嘴里有韵律地滚动着,她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后,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陶蓉全身颤动了起来。陶蓉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郑一虎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陶蓉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爱的呻吟有如小鸟叫春。

他们仍在深深地接吻着、抚摸着,突然间,陶蓉离开了吻,以两道火红的秀眼看着郑一虎,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似的。聪明的郑一虎也善解人意地为陶蓉脱下了她的罗衫,抱到床上去。陶蓉平卧着,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对白白嫩嫩的乳房一起一伏地颤动,半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

郑一虎抚摸着陶蓉的秀发、桃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乳房、修长洁白嫩肉的玉腿,最后那丰满肥高白嫩凸起充满神秘地阴户肉穴地方。陶蓉的乳房现在好似两个饱满的双岭,圆圆的而富有弹性。陶蓉的乳头已呈粉红色了,当郑一虎含在口中吸吮时,那乳头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真是逗人喜欢。尤其那块桃源地,真是神秘,还似朴玉调成一样,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雕刻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皮肤细细而柔软,阴毛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阴唇,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淫水中,更是引人入胜。

郑一虎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拨开,靠近阴唇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还微微跳动着,那淫水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郑一虎忍不住下面那宝贝的饥渴,于是右手握起陶蓉那纤纤玉手,引到自己的下身来。陶蓉当那纤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壮大的宝贝,居然立即急促了起来。陶蓉轻轻地摸玩不已,最后她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它,上下套玩着不停。

那由陶蓉手中传来的震憾力,使得郑一虎的大宝贝受了刺激,更是坚硬糗更加膨胀。于是郑一虎趁机的抚摸着陶蓉的屁股,又摸到她的小腹、阴毛、阴唇再到那挺高的阴核,那白嫩嫩的肉实在太可爱了。当陶蓉玩够了郑一虎那大宝贝时,这时郑一虎用手指轻轻地抚弄着陶蓉的阴核,害的陶蓉抖动不已,于是郑一虎再稍微翻个身,右手伸出慢慢抚弄着陶蓉那坚硬的乳头。

“啊……唉唷……小虎……你……你……快……快别吻了……啊……我……实在……受……受不了……唔……啊……好弟弟……我……我下面……不知……怎么……好……好痒喔……”

“弟……弟……别……别吸吮了……快……快……停止……唔……我……我受不了……”陶蓉一面叫个不停,一面又将屁股连连上抬,那圆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颤动个不停。

“啊……哼……哼……我的那……那个地方……好……好痒喔……哎唷……弟弟……还是……不……不要吻……啊……快……快停下来嘛……哼……哼……不……不要嘛……”

郑一虎轻轻地翻起身来,先用手将陶蓉的两腿分了开来,使她那窄小的小穴能宽松一些,以便大宝贝的龟头能插入她的阴道去。于是他跪在陶蓉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宝贝,另一只手分开陶蓉那桃源洞口,使那阴道隐然在望。终于,把龟头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在床上,一面用嘴来吻住陶蓉,她的小穴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宝贝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郑一虎猛力一挺,插得陶蓉痛叫了起来。

“啊……小虎……慢……慢点……痛……痛啊……我……忍受……不了……唔……哼……哼……”当郑一虎在向下插时,只觉得阴户的细肉破裂了。陶蓉那阴道的痛楚,像针刺着她,周身颤抖不停。这种刺痛,陶蓉想该是处女膜破裂了,觉得阴户有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沿着屁股流到床上。

“小虎……慢……慢些……里面……好……好痛啊……哎唷……哼……姐……姐受不了……弟……轻……轻点……”

“蓉姐姐……你放心……我……插慢点……就是了……等一下……就会好了……而且……你还有……慢慢舒服……弟……绝不骗你……”郑一虎轻声的安慰陶蓉,见陶蓉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于是把嘴凑上去深深的一吻。

过了没多久,陶蓉的小穴慢慢有了反应,她只觉得阴户深处渐渐地骚痒了起来,说不出的难受,那似乎是性的燃绕。于是陶蓉情不由己的扭动她的娇躯,使她阴户里头的子宫颈能去碰撞郑一虎的龟头,同时娇喘道:“小虎……里……里头……开始……痒……了起来……我……我……好难受喔……哼……哼……快……快……快给我……止止痒呀……哼……哼……”

郑一虎这识途老马,深知陶蓉已深受性的燃烧,于是在陶蓉的娇声一毕,立即用力一顶,一根粗壮的宝贝冲了过去,直抵花心深处了。陶蓉更是娇躯一颤,呻吟道:“嗯……哎呦……小虎……美……美极了……但……还是有……有些痛……哦……哎唷……姐姐……上天了……”

“哼……我……那小穴……没有一处……不是……舒服万分……弟……怎么到……今天……才……才插人家……姐……姐恨死……你了……”

“小虎……你抽……插得我……我……好……舒服哦……哎唷……哼……我……我美死了……哼……哼……哼……”

只听到陶蓉娇声不绝,那粉脸上更是露出那性满足的艳丽,她是太舒服了。陶蓉此时更是渐入佳境,阴户中更是觉得酸酸麻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那股兴奋令她又娇喘道:“哼……哎唷……插……插死我了……弟……你的……宝贝……好长哟……每次……都顶得……人家……好……好舒服……”

“小虎……我……的骨头……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了……小虎……我快没命了……哦……哦……美……到上天了……”

“哎唷……好……好舒服喔……嗯……嗯嗯……我……可……可活不成了……哼……要……要……要上天了……弟……弟……我……我要……丢……丢了……”

“小虎……好弟弟……快……快……快用力……哦……哼……哼……我……受不了了……我……丢……丢了……啊……”

陶蓉的阴门突然一阵收缩,阴壁肉不断吸吮着郑一虎的龟头,郑一虎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大龟头一阵跳跃,卜卜卜射出大量的阳精,直射得陶蓉的阴户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花心里被热精一淋,子宫口突然痉挛收缩,一股阴精也狂泄而出。此时,两人深情款洽,水乳交溶,双方都达到最高潮,彼此享受到性交的乐趣。

※※※※※※※※※※※※※※※※※※※※※※※※※※※※※※※※※※※※※※ 「银色魂」吕素的脸好红,郑一虎的手搂住她的腰,略用力,她整个人倒入了郑一虎的怀里。她想挣脱,郑一虎却搂得更紧,低下头,看着她那张吹弹可破的脸庞,有如三月里盛开的红杜鹃,可爱死了。吕素躺在郑一虎怀里,也不再挣扎,两人自然的吻在了一起。一股电流,侵袭了郑一虎,也侵袭了她。

郑一虎吻得好狂热,吻得好激动,吕素的手此刻也紧紧抱住了郑一虎,沉重的呼吸声,生理上的需要,撕去她的衣服,也冲破彼此之间的那道墙。郑一虎连忙分开吕素的双褪,宝贝慢慢的进去了一点,郑一虎立刻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似乎有东西挡道,不让宝贝进去开山凿洞。郑一虎猛一挺腰,一送力,又进去了一大半,可是被郑一虎压在底下的吕素,却哀叫道:“痛……痛呀……姐姐快痛死了……弟弟你不要弄……痛死姐姐了……”

“小虎……痛……不要动……不要动……”

“素姐姐,尽量放松身体,你就不会感到那么痛了。”郑一虎俯身亲吻她的嘴,她的乳头,来缓解她的疼痛。一会儿亲嘴,一会儿含乳头,终于,吕素不再喊痛。

“好弟弟……嗯……姐姐里面好痒……好痒……好弟弟你快动……”

“啊……轻一点……不要那么用力……弟弟……轻一点……”

郑一虎的宝贝被吕素的穴,紧紧的包着,真的好舒服,好快活。郑一虎并没有立刻大刀阔斧的,反而是很有耐心的轻抽慢插,就这样频频的的进出了几十下,吕素的手突然紧紧抱住郑一虎的背:“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好美……弟弟……你快一点……”

“嗯……哦……姐姐美……好美……嗯……”

“素姐姐……弟弟也好舒服……好美……哦……哦……”

“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快动……快一点呀……”

“嗯……嗯……姐姐美死了……要快活死了……嗯……”

“啊……小虎……姐姐……不行了……啊……”

郑一虎突然感到宝贝一阵温暖,原来吕素初次上阵,没有完全放开,竟然很快就泄了。郑一虎也暂时停了下来,两人相互的爱抚着,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片刻之后,轻轻的,是那么的柔,那么的美,吻上了她的嘴,手也抚摸摸着她的敏感部位。郑一虎的棒儿比刚才更粗更大更长,郑一虎把吕素放倒,细心的看着她全身的一切,洁白如玉的皮肤,挺挺硬硬的双乳,以及那个长满了毛的阴户。嘴含着她的乳头旋转的咬,轻轻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进了她的阴户。好多的淫水,像什么似的,有点黏黏的,淫水是越来越多,吕素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声。

“嗯……哦……哦……姐姐好痛快……”

“好弟弟……姐姐要你……要你快干……姐好痒……”

看到吕素如此的放浪,郑一虎的心中早充满了熊熊欲火,不用她叫。郑一虎将宝贝,对准了吕素的阴户,用力一送,已整根尽底,郑一虎这次的干穴,如狂风暴雨般急速抽插,干得吕素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

“啊……姐姐的小穴好美……姐姐美死了……啊……”

“嗯……嗯……姐姐好舒服……好爽……嗯……嗯……”

“好弟弟……哦……用力的干小穴……用力的干姐姐……哦……”

“姐……你的小穴好美……弟弟的宝贝好舒服……”

“好小虎……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哦……姐姐舒服死了……哎……”

“姐……姐……小虎爱你……哦……哦……”

“好小虎……好弟弟……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亲爱的……小虎……大宝贝……弟弟……快……小穴好美……哦……”

“哦……弟弟……姐姐舒服死了……姐姐爱……死你了……”

“姐……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弟弟……姐姐爱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姐要出来了快……快啊……姐姐……美上天了……啊……”

“姐……笑虎也爱你……姐……”郑一虎和吕素双双泄精,两人相拥体会着高潮的快乐。

“素姐姐,感觉舒服吗?”

“小虎……姐姐感觉好舒服……好幸福……姐姐……爱死你了……”「啧」的一声,送上甜蜜的香吻。

“素姐姐,弟弟也会永远的爱着你。”两人紧紧的拥抱、亲吻,尽情享受爱的甜蜜。

※※※※※※※※※※※※※※※※※※※※※※※※※※※※※※※※※※※※※※ 郑一虎看着等待多时的珊娜,不禁心有歉疚:“珊娜姐姐,让你久等了,弟弟真是对不起你们。”

珊娜走近郑一虎,偎着郑一虎说:“小虎,姐姐喜欢你,姐姐没有怪你。”

“珊娜姐姐,我………”此时的郑一虎,心中荡漾,手轻巧的、小心的绕过她的脖子,放在她的香肩上。珊娜的头,也靠紧了郑一虎的胸膛。两人沉默了一会,似乎谁也不愿打破这份宁静,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都能清晰的听到。

郑一虎的手,也开始活动,抚摸着她的秀发、和后背。珊娜的眼睛像是迷雾,充满了一片迷蒙,彷佛是在期待什么,又好像在渴望什么,是那样的美。顺着珊娜的眼睛瞧下去,她那挺直而高的鼻子微微的伸张着,红润的小嘴,也在微微的轻启。一切是那么的水到渠成,郑一虎的嘴吻上珊娜的樱桃小嘴,轻舔她的舌尖。

珊娜高兴的接受了郑一虎的吻,接受了郑一虎的舌头。郑一虎一只手在她的背后轻抚,一只手则隔着衣服,按着她的乳房。而珊娜似乎早己饥渴难忍,她的热烈出乎郑一虎的意料之外。她的鼻孔中传出了阵阵的热气,口中也开始轻轻的哼着:“嗯……嗯……嗯……”

郑一虎的一只手在她的奶头上,揉搓着,轻抚着,嘴顺着香唇,渐次的吻到她那雪白的脖子,她的乳房。一寸一点的轻吮着,弄得珊娜不住的颤抖、不停的轻哼。郑一虎的嘴终于移到她敏感的乳头,在乳头上,郑一虎的舌头像是催情针似的,舔得珊娜,不住的叫喊:“嗯……嗯……哦……哦……嗯……哦……”她的乳头是越舔越硬,她也不时的把乳房向上挺,迎合郑一虎的吸舔。

郑一虎的宝贝手,轻轻的按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洲,那一片多毛的部位,早被淫水沾湿了。她的阴毛,多而细软。她的阴唇,像发高烧似的,好烫。于是郑一虎的手,开始解开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衣裤,被弃置于床下。

珊娜的胴体实在太美了,纯白的玉体,微微透红的肌肤。结实、而如竹笋般的乳房。乳尖上那两颗如草莓般的奶头。匀称优美的曲线、平滑结实有弹性的小腹。小腹下面那毛茸茸的一片,把整个阴户都给护住了。尤其是那两片肥满的阴唇,红嘟嘟的,中间那条暗红色的肉缝,再配上珊娜那健美细长的大腿,看起来,不禁使人垂涎欲滴。郑一虎冲动起来,一张嘴,狠狠的吸吮着她的香唇。珊娜平躺在床上,她双目紧闭,胸部大幅度的起伏。郑一虎挨着她躺下,凑上嘴,又开始索吻。

“嗯……嗯………嗯………”这一声又一声浓浊的鼻音,叫得郑一虎心头火起,真恨不得想立刻干她的小穴,他的手直摸那尖挺的双峰。

珊娜的手,一面抱着郑一虎的头,一面去探郑一虎的宝贝。郑一虎知道她很需要,于是摸着她那最敏感的部位─阴蒂。手指像条小蛇般的,在扣弄着她的小穴。小穴的淫水,像是涓涓细流似的,猛流个不停。珊娜的欲火,似乎已到了极点。她整个人,不停的扭动,不住的轻哼:“哦……嗯……嗯………哦……嗯……”

渐渐的,郑一虎的嘴、舌头,从乳头顺着滑下,吻到她那诱人的小穴。只见小穴里的淫水,晶莹剔透。那微微突起的阴蒂,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果实,真想咬它一口。伸出了舌头,在她那微烫的阴唇内,来回的涮着。这一涮,淫水流得更多了,她整个人却为之抖动不止。

“嗯……哦……嗯……哦……好小虎……你不要舔……小穴好难受……哦……小穴……哦……我……难受死了……”

“哦……小穴里面痒死了……哦……痒……好弟弟……不要……不要……哦……不要再舔了……嗯……哦……”她的手,死命狠狠的压住郑一虎的头,小穴拚命的往上挺。

“嗯……好小虎……我的好弟弟……哦……不要……嗯……哦……不要……哦……小穴受不了……姐姐受不了……嗯……”

“好小虎……求求你……哦……求求你……哦……哦……姐姐要你……快给我……好弟弟……快给姐姐……哦……不要再舔了……哦……”

“啊……好弟弟……啊……你快……快给姐姐……嗯……小穴实在受不了……哦……受不了……”

珊娜的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握上了郑一虎的大宝贝,这一根又长大、又热烫的东西,在珊娜的小手,不住的跳动,像是在示威似的。珊娜轻呼道:“小虎,你的宝贝太大了,姐姐怕等一下会受不了。”

“姐姐你放心,弟弟会慢慢来,不会弄痛你的。”慢慢的,郑一虎用手握住大宝贝,用龟头一上一下的来回的磨着她阴蒂。

“嗯……哦……嗯……嗯……好弟弟……不要再逗了……嗯……不要逗姐姐了……嗯……”

“哦……嗯……小穴受不了了……哦……快进来……哦……哦……嗯……”她的屁股,想要含住大宝贝似的,一下又一下的往上顶。

“哦……好弟……弟……嗯……求求你……啊……快……快干姐姐……快……插姐姐的小穴……哦……”

郑一虎一看珊娜的春潮,似乎己到了顶点,大宝贝对准了小穴口,一扭腰,「噗滋」一声,大宝贝便冲破帘幕,整根到底。

“哦……好舒服……”郑一虎心中不禁冒出了这句话,珊娜的小穴好紧,里面又热又烫,宝贝被包的好美、好舒服。

而珊娜则是处女开苞,自然疼痛难免了:“啊……啊……痛……弟弟……你小力一点……小穴会痛……姐姐是第一次……弟弟……啊……停一下……哦……”

郑一虎一听珊娜她如此叫痛,赶忙停了下来:“好姐姐,你忍耐一下,忍耐一下就会好的。”

“好小虎,你的太大了,小穴有点受不了,你先不要动,让姐姐适应一会。”郑一虎见她,整个眉毛都快集结在一起了,一脸痛苦的表情,心中不忍,伏下身来,吻着她的香唇,手也轻揉着她的奶头。

过了好一会儿,珊娜似乎好过了许多,脸上的红晕又再出现。她的眼睛微微闭着,鼻头也渗了一滴滴的汗水,那红润的小嘴,半合着。她的表情是那么迷人,那么够味,她的屁股,不时的向上挺了挺,小穴似乎是酥痒难耐了。只听得她轻轻的说:“嗯……嗯……好小虎……嗯……你现在慢慢的动……嗯……慢慢的插……好弟弟……嗯……小穴好痒……嗯……”

“好姐姐,弟弟会慢慢的来,轻轻的插小穴。”郑一虎把大宝贝轻轻的抽出来,又再整根慢慢的放进去。像磨洋菇似的,大宝贝深入浅出,不带任何的火候。

“嗯……嗯……好小虎……姐姐的小穴好美……哦……好小虎……大宝贝……干的……姐姐……好舒服……嗯……”

“嗯……哦……小穴现在好美……小穴不痒了……哦……哦……弟……弟……你的大宝贝真大……哦……顶得花心好美……哦……哦……”

郑一虎突然改变战术,将大宝贝整根全部抽出,然后再整根插进去,屁股再加转一圈。如此一来,郑一虎想,珊娜她会更舒服,小穴会更美,果然是如此。

“哦……嗯……好小虎……嗯……好宝贝……小穴好舒服……哦……姐姐好美……嗯……哦……美死了……嗯……”

“好小虎……嗯……你真会插小穴……哦……你真的好会插……嗯……你插的太美了……哦……姐姐的小穴爽死了……哦……”

珊娜的小穴,一张一合的,好美。小穴的淫水,有如下雨似的,不停的,一点一滴的往外流。大宝贝的陵肉,一进一出的也带出了不少淫水。

“噗滋……噗滋……噗滋………”大宝贝的入穴声,实在是好动听。

“哦……大宝贝……弟弟……哦……你插的姐姐太美了……嗯……哦……好小虎……小穴让你插的爽死了……嗯……哦……”

“我的好爱人……嗯……哦……姐姐的好弟弟……哦……哦……小穴要美死了……哦……你太会干姐姐了……哦……”

“珊娜姐,小穴美吗,大宝贝入得舒不舒服啊?”

“好弟弟……哼……小穴爽上天了……哦……哦……花心被磨得好舒服……嗯……嗯……”

“嗯……大宝贝弟弟……嗯……插快一点……哦……重重的干小穴……嗯……大力的插姐姐……哦……姐姐要你……嗯……嗯……”珊娜毕竟是西方人,在床上相毕竟而言,要放得开的多。

“嗯……好弟弟……快……哦……姐姐不行了……哦……姐姐的小穴要……出来了……啊……啊……小穴……小穴升……天了……哦……哦……”

“哦……好弟弟……姐姐真爽……哦……你真会插小穴……真会干小穴……哦……嗯……”

在她要进入高潮的那一刹那,子宫壁突然紧促的收缩,猛吸得大宝贝跟着收缩,浓浓的阴精,又热又烫,直浇向大宝贝头,浇得大宝贝不住的抖了几下。郑一虎依然以磨洋菇的办法,慢慢的,要吊足她的味口。

“嗯……嗯……大宝贝弟弟……哦……我的好爱人……姐姐的小穴好多水……哦……弟弟……姐姐擦一下……哦……哦……”

“好姐姐……不用了……哦……大宝贝会慢慢的掏乾你的淫水……珊娜姐姐……你就慢慢的享受吧……”

“小虎……嗯……你快插重一点……嗯……姐姐还要……哦……姐姐不过瘾……哦……重重的插小穴……嗯……”

“嗯……求求你……给姐姐……大力的插小穴……哦……狠狠的干姐姐……嗯……好宝贝……嗯……”

“哦……哦……呼……好姐姐……你真的要弟弟大力的插小穴……呼……你不怕痛……姐姐……小虎怕你会受不了……哦……”

“好弟弟……嗯……好爱人……小穴不怕痛……嗯……哦……姐姐不怕痛……哦……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