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欲海逍遥(全本)-28

  

【第廿二章】心声

刘青萍道:“这里是新化城,我曾经经过好几次。”

马玲玲道:“我们在城里吃早餐,休息一个时辰再动身。”

一行六个少女,肤色各异,在路上非常引人注意,不过有马玲玲同行,白女等胆子大多了。清早的路上,近城处仍有不少作买卖的行人,及至城门口,慕容妮忽然看到一个可疑的背影,她忙向白女道:“你看前面是谁?”

白女触目一怔,同样惊声道:“好似春之神。”

走在最前面的马玲玲闻言回头道:“什么「春之神」?你们怕他嘛?”

在后面的黑女道:“姐姐还不知道?那是一个邪毒青年。”

马玲玲道:“是个厉害的人物吗?”

天香狐走上接道:“我们一路上遇上两个刚出道的青年人,一个叫须弥子,一个叫春之神,前者骄狂冷傲,后者淫邪阴毒,他们的武功竟与阴火祖师一样高强。”

马玲玲道:“这两人有何独门绝技?”

白女接道:“须弥子有破天钻,但我们未见到,春之神有件藏天网,我们曾亲眼见到他害死五个女子。”

马玲玲道:“前面那人你们看清楚没有,到底是不是春之神?”

白女道:“后影和衣服都像。”

马玲玲道:“你们慢慢来,我过去看看。”

白女急阻道:“不可,没有想到破他邪网法之前,我们最好匆接近她。”

马玲玲道:“在这么多行人之中,谅他也不敢胡来,同时又在城中。”

白女道:“这种坏蛋哪里有还顾忌这些?”

马玲玲道:“我不信,非去看看不可。”

白女道:“要就大家一起去,我不让姐一人去冒险。”

马玲玲忽然道:“快看,他回过头来了。”

天香狐吁口气道:“不是的,你们竟谈虎变色了。”

黑女道:“那还要讲,遇上他就完了。”

马玲玲道:“你们都这样怕,那今后如何行动?”

慕容妮道:“有姐在身旁,今天我们才敢走大道理哩,以往这段日子,走的都是荒郊之地。”

马玲玲笑道:“你怕他如此厉害,那就非告诉小虎哥哥,然而谁去北京呢?”

白女道:“这两人已有铜铁公和大腹公知道了,二老也许会通知小虎。”

马玲玲点点头,这时已上了大街,她们就在一家中叫八珍楼的馆子里吃早餐。馆子里食客还不多。因之坐下不须等,点了茶,伙计就送上来了。在六女的左面一桌上先有两个老者在座,看来已吃了八成。天香狐比其余女都有经验,她看出两个老者不是普通人,因此她轻轻的向马玲玲道:“马姐姐,留心你的背后。”

马玲玲笑了笑,轻声道:“我一上来就看出了。”

大香狐道:“不知是何来路?”

马玲玲道:“凭他们的眼神看,决非邪门。”

吃完顷,当众女要下楼时,忽见两个老人同时起身向这边行来。马玲玲看到天香狐向她递眼色,于是回身笑迎道:“两位老人家有何指教?”

两个老人都是白发苍苍,而且都有点驼背了,其一呵呵笑道:“老朽正欲向姑娘有所陈说话哩。”

马玲玲道:“不敢,请指教。”

那老人间道:“老朽得先问姑娘,你可是「太上君」所称道的「小龙女」姑娘?”

马玲玲摇头笑道:“那你恐怕找错了,小女既不识什么「太上君」,也不是「小龙女」。”

另一个老人接口大笑道:“不会错,你这「小龙女」三字,普通武林是没有人知道的,只有一些老古董才这样叫法,乖姐儿,也许你自己亦未听过哩,得了,老朽等没有找错。”

马玲玲骇然道:“哪有一个人的字号竟连自己都不知道的?”

第一个老人真乐了,又呵呵笑道:“乖妞儿,字号是人家喊出来的,你当然不知道啊,你是不是姓马?”

马玲玲道:“姓马的多得很啊。”

第二个老人道:“你见过老朽的徒儿无敌神嘛?”

马玲玲闻言,不禁悚然一震,急忙见礼道:“原来是老前辈。”

慕容妮和白女、黑女同时扑上跪下道:“师祖,徒孙不识,恳允恕罪。”

老人啊声道:“你们三个丫头就是慕再生之徒。”白女连声应是,忙把名字禀告。老人回头向另一老者道:“想不到慕再生尽收女徒,难怪他不敢回山见我了。”

那老人笑道:“这只怪你订的规矩不好。”

这老人呵呵笑道:“哪是什么规矩,当他小的时候,我说不收女徒是逗他玩的,谁知他竟认起真来了,哈哈。”他把二女扶起道:“你们听到没有,日后见了你们师博时,就把师祖的话告诉他。”三女再叩头起立,恭敬的站在一旁。

老人向马玲玲道:“乖妞儿,你现在可知道老朽没有找错了。”

马玲玲恭声道:“二位老前辈有何指教?”

第一个老人接道:“老朽人称土地公,这位是山神公,这些怪字号现在已没有几个江湖人知道了,这且不谈,老朽等奉了太上君派遣而来,他老人家要送你一件小礼物。”

马玲玲更不知太上君是何许人,但知必是老辈武林中至高无尚的人物,连忙道:“小女如何敢接受厚赐啊。”

山神公呵呵笑道:“太上君的礼物,在武林确实还没有人接受过,不过你是第一人了。”说着由身上拿出一支玩具般的小小经头拐杖来,不知是什么质地的,他交给马玲玲道:“随身带着,日夜不离,如有无法避免的危难时,你就拿出来挥三下,口中暗念「太上助我」四字即可。”马玲玲真有点莫明其妙,只得接过来收在身上。

土地公接口笑道:“这不是杀人取胜的东西,这只是太上君送你永保平安的礼物。”

马玲玲点头道:“请二老转禀太上君,只说小女子愧受了。”

山神公哈哈笑道:“乘这难得一见的机会,老朽何妨泄漏一点天机。乖姐儿,假使你在江湖上遇到一个行路如娲牛慢步的老太婆时,你不妨叫她一声「婆婆」,你如可怜她,扶她走一程,包你有好处。”

马玲玲道:“扶老携幼,那是武林人的本份。”四个老人同声大笑,摆摆手,转身下楼去了。

六女送走后,白女向马玲玲道:“姐,想不到这里竟遇上我们的师祖。”

马玲玲道:“你们已往都没见过师祖。”

白女道:“不但未见过,连听师傅说过都没有,我们还当他老人家早已仙去哩了。”

马玲玲道:“他住在哪里也不知道?”

慕容妮道:“是的,不过家师曾提过虚无洞学艺的事,也许师祖就住在虚无洞,然而这洞又不知座落在哪里。”

吃过饭,她们又起程上路了,出了城,马玲玲向刘青萍道:“萍姐,你见了那两上老前辈为何不礼?”

刘青萍叹声道:“我是惊呆了,山神的名字我倒听说过的,他是两百年前的人物哩。”

马玲玲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刘青萍道:“我的师祖当年还是个小尼姑,她听说的山神就是这个样子哩。”

白女笑道:“山神跟我师祖是一双永远不分离的江湖怪人,听说一个在天山独斗七百大盗而出名,一个则在曼谷取得一下第一而成为海城的传人。”

六女在一起叽叽喳喳,十分的热闹,相处得也十分的友好,她们却没有想到,郑一虎今天早上刚从此地经过,并且恰好发现了被匪徒杀害的刘青萍父母和弟弟,其时匪徒已经走远,郑一虎立即追了上去,在一山脚将一干匪徒全部以重手法击毙,这是他痛恨匪徒对不懂武功的老人如此狠毒,抢去财物还不满足,还害其性命,甚至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实在该诛。

郑一虎除去匪徒,继续往前赶,要是他知道马玲玲六女也会随后赶到的话,他肯定会停下来等候。不知不觉已经斜阳下山,天很快就要黑了,郑一虎驰骋在山路上,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突然,一阵轻微的金铁交鸣声由左方传来,郑一虎一惊,立刻意识到有人打斗,而且距离当在几里之外。郑一虎当即辨明方向,向左方驰去。

果然在距离刚才约五里的另一座山脚,有人在打斗。郑一虎略一扫视,不由心头大怒,原来是十多个黑衣人在追杀两个少女。这些黑衣人的装束,郑一虎再熟悉不过了,又是魔鬼党人。虽然魔鬼党的几大头目已经伏诛,但还有为数众多的徒众,这些徒众本来就是些无恶不作的匪徒出身,因此在几大头目伏诛之后,在一些小头目的带领下,各自为政,构成了大小不一的众多小队,继续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两个少女显然已经受伤,奔逃之间,步履有些踉跄,而且衣服上满是斑斑血迹。好在这些匪徒武功好像并无出众之处,否则这两个少女肯定早就遭到毒手了。郑一虎一看两个少女已经快跑不动了,身后的十数匪徒马上就要追上了,当即一声长啸,大喝一声:“魔鬼党匪徒受死。”双掌迅疾推出,有如雷霆万钧,朝魔鬼党人卷去。

“啊……”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当先的几个匪徒首当其冲,被强劲的掌风打得倒飞出去,惨叫声中,摔落地上,口喷鲜血,横尸当场。其后的匪徒是魂飞魄散,发一声喊,四散逃去。郑一虎怎会让他们逃开去,冲天而起,几个起落,手起掌落,几声惨叫之后,匪徒悉数被送回了老家。

郑一虎腾身落在被追赶的两个少女身边,正要发问:“二位姑娘,伤得可重?”发问的同时他已经注意到右边的绿衣少女已经昏迷过去,全靠左边的黄衣少女扶着。

黄衣少女吃力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郑一虎,道:“我们中了暗器……”一句话没说完,身形往前一扑,扑倒在郑一虎怀里,郑一虎急忙伸手扶住,低头再看时发现黄衣少女竟然也晕了过去。

郑一虎知道魔鬼党人的暗器都淬过毒,但却不会马上致命,因此并不担心。怀中二女,衣衫凌乱,显然是逃避时被树枝挂破,二女中毒显然时间不短,二女定是全凭毅力支撑到现在。郑一虎回想起刚才来时路过一个山洞,离此约一里,当下携起二女,腾身向山洞方向掠去。

到得山洞,略一扫视,找来干草铺在地上,将二女放下,同时升起一堆火。这山洞不大,但却十分的干净,郑一虎首先替二女检查伤势,二女俱是血迹斑斑,郑一虎替二女脱去染满血迹的外衣,露出贴身亵衣来。虽然二女花容玉貌,此刻只身着亵衣,雪白的玉臂和玉腿大半暴露在外,但他哪有心思注意这些,仔细检查之后,郑一虎舒了口气。二女除了身上被树枝、荆棘擦破和划破数处之外,并无什么外伤。「魔鬼党」徒的暗器虽毒,但郑一虎身怀「仙果」,所以胸有成竹。为了救人,郑一虎并不吝啬仙果,他掏出二颗仙果,捏开二女紧闭嘴唇,投入仙果。仙果是入口即化,所以虽然二女昏迷不醒,亦不影响仙果发挥作用。

郑一虎还不放心的又仔细察视了二女的脉象,俱都十分平稳,也就彻底放下心来。二女年岁都在十七八的样子,花容玉貌,躺在干草上仍然昏迷不醒。郑一虎知道,不出两个时辰,二女的所中之毒定能完全去除,而且二女功力也将有很大提高,但是二女看样子十分疲惫,恐怕不会很快醒来。郑一虎微微叹了口气,转身走到洞口边,盘膝坐下,打坐起来。

天渐渐发亮了,郑一虎仍然维持着打坐姿势不变,洞中的少女仍然甜睡未醒。又过了约半个时辰,天已大亮,洞中突然传来一声:“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这样?师妹?你快醒醒。”

二女醒来,惊异万分,又看看自己两人只身着亵衣,一旁还丢弃着沾满鲜血的外衣,知道是被人救了。正在这时,突然洞口传来郑一虎的声音:“二位姑娘不必惊慌,是在下救了二位姑娘,二位姑娘运气看看,毒是否去除干净。”

二女闻得男子声音,又羞又急,看看自己随身包袱还在,忙找出衣服穿上,然后运气一试,发现浑身舒爽无比,不但所中毒已去,而且功力似乎大有增长,欣喜万分,双双走出洞来。郑一虎正站在离洞约丈远的一株树下,他是怕二女害羞,所以避了开去。二女见郑一虎年约十六七,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娇靥俱是一红,朝郑一虎裣衽一福道:“贱妾姐妹蒙公子仗义相救,感激不尽,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郑一虎笑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二位姑娘不必挂怀,在下郑一虎。”

“什么?公子就是「天朝飞龙」?”二女惊喜万分,同时抬起头,望向郑一虎。

郑一虎愕然道:“二位姑娘也听过贱名?”

黄衣姑娘道:“公子大名,远播江湖,谁人不知?贱妾华山派弟子张静娴,这是师妹李君兰,贱妾姐妹曾经见过马玲玲等三位妹妹。”

郑一虎也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二位姑娘,这天下可真小啊,玲玲也曾经跟我提过,当时还有瑶姐姐在场吧?”

绿衣少女李君兰闻言问道:“公子口中的瑶姐姐可是「巾帼帮」的申帮主?”

郑一虎点点头道:“正是。”

黄衣姑娘张静娴道:“听公子口气,公子与申帮主似乎很熟?”

郑一虎赧然一笑:“不瞒二位,蒙瑶姐姐青睐,在下是她夫君。”

张、李二女闻言道:“原来如此,申姐姐也只有像公子这种英雄才配得上。”

郑一虎赧然道:“二位过奖,郑某实在愧不敢当。”顿了一顿,立即转移话题道:“二位姑娘是如何遇上「魔鬼党」徒的?”

二女闻言,脸色转为黯然,张静娴道:“公子不知,华山派已然从武林除名。”

郑一虎大惊道:“怎么会这样?”

张静娴道:“公子有所不知,敝派自祖师去世以后,势渐趋微,最近二十年也没有特别突出的弟子,尤其近几年弟子也越来越少,实力也是大打折扣,远不如前。自从「魔鬼党」进入中原,敝派就时常遭受「魔鬼党」骚扰,死伤不在少数,各大门派也都差不多。不得已,敝派掌门让敝派弟子下山,以免坐以待毙,饶是如此,上月仍被「魔鬼党」徒攻入华山,将殿堂焚毁,掌门和几位前辈也遇害。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武林中的大事层出不穷,像敝派这事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因此,公子自然不知。我和师妹与几位同门流露江湖,不意遇到一股「魔鬼党」徒,人数众多,我们只有分作几方逃避,几位同门只怕已经凶多吉少。”

郑一虎闻言叹息一声,道:“想不到数百年的「华山派」,居然……”顿了一顿,又道:“二位姑娘不必过分伤心,「魔鬼党」人定会为他们的罪行付出代价的,「魔鬼党」的十大首领已经伏诛,二位姑娘可曾听说过?”

李君兰接口道:“这么大的消息早就传遍江湖了,公子又为中原武林除去大害,实在令人敬佩。”不待郑一虎答话,立即接着道:“刚才贱妾运气一试,发现功力似乎增进许多,请问公子给贱妾姐妹服用了什么?”

郑一虎笑道:“二位姑娘也算是因祸得福,二位姑娘服用「仙果」之后,能增二十年功力。不过,二位姑娘也不必因此介怀……”

话未说完,张静娴、李君兰二女已趋前拜倒:“公子之恩,贱妾姐妹虽粉身亦难报答万一。”

“这是干什么?快请起。”郑一虎慌忙去扶二位姑娘,哪知二位姑娘并没有接受。

张静娴道:“贱妾姐妹愿为奴婢,追随公子左右服侍公子,恳请公子成全。”

“什么?二位姑娘怎么会有如此荒唐想法?快请起来。”郑一虎料不到二女居然产生这种想法,不由慌了神。

“公子不答应,我们姐妹就不起来。”李君兰坚决的道。

郑一虎急道:“二位这是何苦呢,我只不过偶施援手,二位姑娘根本没必要耿耿于怀,更没必要产生这种荒唐的报恩德想法,郑某不能答应。”

张静娴道:“公子,贱妾姐妹并非仅为报相救恩,公子除去「魔鬼党」十大首领,可算是为敝派报了仇,更重要的是为中原武林造福,武林中人莫不感激公子,贱妾姐妹愿跟随公子,杀尽「魔鬼党」徒。”说到这,顿了一顿,接着道:“我和兰妹都是孤儿,自小进入华山派,如今华山派遭此劫难,贱妾姐妹已经是举目无亲,难道公子就不肯收留我们吗?”说到这儿,声音哽咽,几至泣下。

郑一虎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自己是脱不开身,问道:“你们真的决心跟着我?”

二女同时点头道:“是的。”

郑一虎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李君兰问道:“什么条件?”

郑一虎道:“咱们是姐弟而非主仆,这点希望二位姐姐答应。”

张静娴道:“贱妾姐妹不配。”

郑一虎严肃道:“二位姐姐如果再说这种话,那我们连姐弟也做不成了。”

张、李二女看郑一虎似乎真的生气了,忙爬了起来,张静娴道:“公子,你别生气了,我们答应你。”

李君兰也道:“公子,你别生气了,我们听你的。”

郑一虎笑道:“既然答应了,为什么还一口一个公子,难道瞧不起小弟么?”

张静娴赧然道:“虎弟……”

李君兰也是娇羞的道:“虎弟弟……”

郑一虎怎么会看不出二女的情意,知道又是一笔风流债。该来的总要来的,想躲也躲不了,郑一虎本来就没有刻意回避,一切顺其自然,笑着道:“娴姐姐、兰姐姐,你们叫我小虎吧。”

二女心中一甜,点头答应,张静娴道:“小虎,咱们现在到哪里去?”

郑一虎道:“我们向京城方向走,嗯,咱们也该找个镇子吃点东西。”

李君兰娇笑道:“你不说还真不觉得,肚子真是饿了。”

三人收拾好东西,辨清方向,腾身而起,形影疾杳。

※※※※※※※※※※※※※※※※※※※※※※※※※※※※※※※※※※※※※※ 到得傍晚,三人又到一镇,张静娴道:“小虎,我们不若在镇上歇息一晚再走吧?”

郑一虎道:“我正有此意,好久没有吃顿好饭,睡个好觉了,好,我们找个地方大吃一顿。”言者无意,听着有心,张静娴和李君兰两人互视一眼,露出会心的微笑。

三人先找到一家客栈,定下房间,各自洗浴更衣之后,到客栈对面的酒楼大吃一顿,张、李二女还陪郑一虎小酌一杯,三人兴尽而归,聚在郑一虎的房中。三人闲聊一阵,郑一虎对二女道:“娴姐姐、兰姐姐,时候也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回房去休息吧,咱们明天早点动身。”

很奇怪的是,张、李二女闻言并没有起身,相反的,二女的表情十分的奇怪,郑一虎奇怪的道:“娴姐姐、兰姐姐,你们怎么啦?”

张静娴闻言抬起了头,娇靥微红,轻声道:“小虎,让我和兰妹妹陪你好吗?”

郑一虎一呆:“什么?”

李君兰娇羞的道:“小虎,你想我们还能嫁给别人么?”

郑一虎道:“事急从权,清白无亏,两位姐姐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

张静娴接道:“小虎,你别误会,我和兰妹妹不求任何名分,只要能让我们偶尔陪你,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我们不会有其他非分之想。”

郑一虎道:“娴姐姐、兰姐姐,你们怎么这么傻呢?我并不能给你们带来幸福。”

李君兰接道:“不,小虎,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厮守,离开你,我们才真的不会幸福。为婢为妾,我和娴姐姐都会甘之如饴,只是不要让我们离开你。”

郑一虎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是吃定我了。”

“你答应了?”张、李二女闻言知道郑一虎已经同意了,高兴的扑到郑一虎身边,一左一右,在郑一虎的脸上亲了一口。

郑一虎伸手将二女搂住,回亲了一口,笑道:“这么漂亮的姐姐送到嘴边,我焉能不吃?”

张李二女娇笑不已,张静娴笑着道:“言不由衷,我和兰妹妹也知道,与你的那些千娇百媚的妻子相比,我们只能算是路边的野花,哪能入你的法眼?”

郑一虎笑道:“瞧姐姐说的这么酸不溜溜的,有句俗话说得好:「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我郑一虎也不是柳下惠,所以啊……”

李君兰笑着道:“你以为我和师姐会怕你啊,别光说不练咯。”

郑一虎笑着抚上了二女鼓腾腾的玉峰,二女虽然娇靥酡红,但是并不退缩,反而故意将胸脯挺了起来。郑一虎爱不释手的抚摸良久,张静娴羞笑着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小?”

郑一虎笑道:“虽然算不得很大,但也不小了。”说着,他将张静娴压倒在床上,温柔地封住了她的双唇,双手也在她美丽的躯体上游走不定,身下的张静娴开始回应他的动作。在唇舌交缠之际,张静娴开始觉得双颊发烫,全身上下像是有蚂蚁在爬一般,又麻又痒的。郑一虎的魔手开始搓着自己浑圆的乳房,没想到只是隔着衣服爱抚就激起了内心的情欲,而且随着胸脯传来的快意,张静娴红润的脸颊显得春意荡漾,额头也随着渐渐高升的体温渗出粒粒汗珠。

“嗯……哼……”张静娴软弱的娇喘着,鼻息也粗了起来。郑一虎的右手顺着张静娴胴体一路往下,松开了她的腰带,纤细的手穿过亵裤,直接抚慰她的两腿间的秘密花园,在花瓣上逗弄着,花瓣渐渐的湿润。

“啊……小虎……我……我……嗯……”郑一虎开始为张静娴解除身上的累赘,她满脸羞红,紧闭双眸,任小虎施为。

“喔……嗯……好弟弟……你好行啊……”

露出高耸丰满像大白馒头的双峰,峰顶挺立的花蒂羞红诱人,张静娴微微害羞的交叉双手遮着饱满的胸脯。郑一虎轻轻拉开张静娴白藕般的手臂,就像婴儿似的吸吮起椒红的乳尖,另一手则五指成爪捏着张静娴另一个奶子。

“小虎……好弟弟……嗯……好舒服……”此时,张静娴体内的快意像电流刺激着全身。

郑一虎吸够了乳房,开始要转移战场,他一把拉去张静娴的亵裤,而张静娴也毫不遮掩的张开双腿,露出早已泛滥的黑草原及肥厚娇嫩的阴户。郑一虎凑上嘴开始舔舐那肥美的阴唇,连续的攻击让张静娴浪淫连连。

“啊……啊……喔……好会弄啊……喔……舔死人了……”

张静娴的蜜穴里淫水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张静娴灵活的舌头继续在阴唇上来回滑动着,还不时吸着充血发红的阴核,全身发烫的张静娴在郑一虎的舌头刺进阴道的同时,按着郑一虎的脑袋拼命压向自己的花瓣里,郑一虎也经验老道的用舌头在张静娴的阴道里搅动,张静娴被搞得脑筋一片空白,只想有根粗宝贝狠狠插自己的嫩穴。而一旁的李君兰看得是目瞪口呆,心旌动摇。

郑一虎看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了,起身将自己身上的衣物除去,转眼望向床上的一幅玉女裸睡图,真是妙手天成,郑一虎身上的热血不禁沸腾起来。张静娴羞红着脸,紧闭双眸,双手护在胸前,完全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郑一虎将她的双手移开,饱览张静娴胸前美景。那两团白皙柔嫩的美乳映入眼帘,双峰挺立,腰细臀坚,阴部一撮细毛井然有致,阴唇嫣红丰厚,两腿修长匀称,真是人见人爱。

郑一虎再也无法忍耐,一手揉着张静娴坚挺的酥胸,一手则是下探那迷人的细谷。那丰腴的胸部,拥有妙不可言的触感,兼具娇嫩与韧性,一捏便有反弹,令郑一虎爱不释手。接着又爱怜的吻上她的双唇,并在她全身姿意抚摸、按揉,更微微分开她的大腿,慢慢地触及张静娴那细水长流之处,用中指稍稍探了一下,再用两指扳开阴唇,只见里面鲜红嫣嫩,掺着晶汁,让人好不怜爱。张静娴发出急促的鼻息,那朦胧的双眼似睁非睁,像是未解的宿醉。

经过一阵亲吻、抚摸之後,郑一虎将她双腿分放自己左右腰际,抓着光滑细嫩的大腿摆好了架势,准备直捣张静娴的禁地:“好姐姐,弟弟我一定让你欲仙欲死。”

张静娴已然失魂落魄,只能用最简单的音节来回复他:“嗯……”

郑一虎用硬直已久的宝贝,往湿淋淋的嫩穴插了进去,只见张静娴双手紧抓床单,小嘴中吐出呼痛之声,原来郑一虎的小弟弟顶进了阴户,但仍有一大半留在外面。郑一虎知道长痛不如短痛,用尽气力猛地叩关而入,张静娴用力甩着头,竭力忍耐着破瓜之痛,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

“很痛么,娴姐姐?”郑一虎体贴的停了下来,温柔的问道。

“小虎……不要管我……你尽管来吧……姐姐承受得住……”张静娴颇有大将之风。

郑一虎宝贝已入玉门关,自然不再猛进,只是轻轻的抽插起来,先在阴户口轻插,待得数十下之後,张静娴眉目舒展,双颊潮红,郑一虎知道她已苦尽甘来,於是放心的深插浅抽,继之忽快忽慢、轻顶慢揉,接着又狂抽猛插的起来。张静娴的呼吸也变得急促,媚眼若开若闭,两只纤纤玉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嘴里呻吟连连。

“好……好棒……嗯……嗯……美死了……小穴好舒服……弟弟……你干得姐姐太舒服了……姐姐要……要你用力……对……用力……嗯……姐姐要舒服死了……再进去……我……我要死了……嗯……要……要飞了……嗯……哼……哦哦……”

“嗯……好……弟弟……真爽快……好……舒服……嗯……啊……哦……再来……对……啊……”

“小虎……好弟弟……大宝贝弟弟……好……好会插喔……人……人家爱……爱你宝贝……啊……插死人家了……喔……”

张静娴的呻叫声与郑一虎的动作自然合拍,彷佛是跟着乐队指挥的指挥棒一般,郑一虎抽插得快时,她的叫声也快,待郑一虎抽插得慢时,她的叫声也随之而慢,简直如同在为郑一虎敲边鼓打气。郑一虎采取的是龙翻之势,清楚见到张静娴承受自己利器时,那股含羞带怯、彷佛极乐,却又旁徨无助的表情。看着这样的表情,同时满足了郑一虎的征服欲与爱意,使他更亢奋了,不住的在张静娴的阴户中进进出出,勇猛异常。

“哎唷……弟弟别……别玩人家了……快……再来……喔……哼……我永远都……都爱你……哼……快……再……再重一些……哎唷……嗯……喔……”

“啊……小虎……姐姐的……好弟弟……大宝贝……弟弟……姐姐……爱死……你了……再重一些……哎唷……嗯……啊……”

交接处啧然有声,水流四溢,张静娴的丰臀随着郑一虎的抽插抬高伏低,双手像是无处可附,四处乱抓,口中胡乱的叫爽。剧烈的摇摆下,张静娴胸前双乳荡起了迷人的大浪,雪白的乳球快速振动,和着晶莹的汗液,发出轻微的湿润声响,但在郑一虎的胸膛压上去後,乳浪便告终止,酥胸变作了各种淫靡的形状。

“啊……小虎……你要干死……姐姐……了……哦……嗯……”

张静娴在羞意、痛楚和愉悦中,陶醉地叫着,肉体的表现就更淫荡了,全身又黏又湿,股间肌肉拼命紧缩,稚嫩的膣穴尽量地收缩、吸纳,内壁的皱褶像是无数的小手,温柔而热烈地抚弄着,像要把郑一虎的宝贝所积蓄的精力全部挤出来。郑一虎抽送的越快,她的反应也越形放荡。

郑一虎拿出他的绝活全力应战,不停的变换抽送的节奏,不但抽送的时快时慢,而且每次他的大龟头更是重重地顶在张静娴的花心上,让张静娴一下子像给人捧上了云端,一下又像身堕万丈深谷一般。郑一虎打算做最后总攻击,抽插得越来越厉害,欲仙欲死的张静娴嘴里浪叫着:“哼……啊……我……小虎……好弟弟……啊……美……美死了……小虎……插得好……好舒服……哼……哎唷……快……快……我……人家要不行了……啊……我要……嗯……啊……”

突然张静娴全身颤抖,收缩的子宫不断的吸吮着郑一虎的龟头,浓烈的阴精源源不绝地流出,烫得郑一虎有说不出的舒服,屁股一紧,阳精也忍不住地泄在张静娴的体内。当郑一虎射出阳精之后,全身无力的趴在张静娴的玉体上,轻轻的吻着那香汗淋漓的胴体。张静娴更是柔顺地享受着郑一虎的轻吻,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这位俏郎君,不断的送上香吻。

※※※※※※※※※※※※※※※※※※※※※※※※※※※※※※※※※※※※※※ 李君兰比起张静娴丝毫不逊色,早已忍不住自己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了,郑一虎笑着走到她身边,一把抱起她软弱的娇躯向床上走去。他将李君兰平放在床上,像个猎人观赏猎物般的仔细审视着李君兰的胴体。一丝不挂的李君兰平躺在大红床上,玲珑有致的身材,胸前两颗玉乳随着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那白玉似的大腿修长而光滑,雪白的肌肤充满弹性与诱惑,小腹下湿润的耻毛凌乱的贴在阴户四周。

郑一虎看着李君兰那娇美的脸蛋,感觉她是那样的妩媚,俏丽与娇媚交织成一张极性感又富诱惑的脸庞。纵使是床第老手的郑一虎,也看得意乱情迷,道:“兰姐姐……你……你……你……好美……”

李君兰心里也是一阵高兴,说道:“小虎,你也长得很俊。”她边说,边直视着郑一虎的身体,娇柔的要求道:“嗯……还……还不办正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眼睛却是望着郑一虎胯下「张牙舞爪」的大宝贝,想必内心还有一些担心吧?

郑一虎的经验极为丰富,李君兰的表情看在眼里,她心里在想什么哪有不知之理。于是他爬上床,双手成爪再度袭击雪白如脂的乳峰,坚挺的宝贝就在她白嫩的大腿上磨蹭着,李君兰的胴体散发着高热,半眯着双眼,湿润的阴户麻痒难当,苦于处在被动之下,嘴里只能轻轻哼着。

“好弟弟……小虎……我要……要……人家要……嗯……哼……快受不了了……快……快进来……嗯……哼……”郑一虎听了更是伸手按在李君兰的阴户上,拨动手指翻弄着那两片肥美的阴唇,扶着宝贝对准那娇红的阴户,猛力一挺,粗壮的宝贝已经整根没入。李君兰是闷哼一声,两手紧紧的抓住床单,但是却忍着没叫出声。

“兰姐姐,很痛的话就叫出声来吧?”郑一虎看得于心不忍,停下来温柔的抚慰着李君兰。

李君兰看郑一虎如此体贴,心中高兴,疼痛也仿佛减轻了许多,望着郑一虎道:“小虎,这点痛姐姐还忍受得住,姐姐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尽管来吧,给姐姐快乐吧。”

看着李君兰多情若此,郑一虎心头感动,温柔的吻了一下李君兰,开始试着轻轻动了起来。他怎么能忍心让李君兰感到疼痛呢,因此是非常仔细的观察着李君兰脸上的表情,同时双手也不停的抚摸着李君兰胸前的玉乳,李君兰表情渐渐舒展开,郑一虎知道她最痛苦的时刻已经过去。

“啊……好……好粗……好胀喔……嗯……”李君兰感觉疼痛渐去,酥麻渐起,粗大的宝贝的将自己的小穴塞得满满的,一种充实的感觉涌上心头,因此忍不住赞许道。

郑一虎感受了一下宝贝被紧紧包围的感觉,接着慢慢摆动腰部抽送起来,抽了几十下后,郑一虎开始加快速度,那奇紧无比的处女小穴,夹得他的宝贝阵阵舒畅。李君兰更将自己的玉乳送入郑一虎的口中,郑一虎一面吸吮着她的乳房,一面挺动着屁股,慢慢抽插起来,好不痛快。那嫩穴虽然还有阵阵的痛,但已逐渐转为轻微了。那大宝贝一下下的磨动中,只弄得初度风流的李君兰神魂飞颤,不觉也浪声连连的哼哼道:“哎呀呀……又酥又麻……嗯哼哼……顶……顶死人了呀……哼哼……插死小穴哎……哼……”

“哎呀……小虎……大宝贝弟弟……哎呀呀……胀死我了……天……用力干吧……嗯……哼……哼……”

郑一虎看李君兰已经完全适应了,因此不再顾忌,大宝贝就如急风骤雨,一阵狂插。李君兰声声浪叫着:“啊……好……对……用力……好利害的大宝贝……干……干得真凶呀……唔哼哼……哼哼……小虎……你……太棒了……干得姐姐舒服死了……嗯……”大胆的浪语,汩汩的淫水,插得穴里热流奔放。

“唔……唔……嗯……对了……好舒服呀……这样才痛快……嗯……嗯……美死姐姐啦……”

“小虎……大宝贝弟弟………哼哼……乐死姐姐了……嗯嗯……太美太妙了……”

“嗯……嗯……嗯……好棒哟……小虎……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好快活……嗯……嗯……真是棒……对……快……继续……喔……喔……喔……喔……啊……啊……啊……哟……啊……啊……啊……哟……”

“啊……啊……喔……喔……天啊……唔……唔……呜……呜……喔……美死了……大力一点……对……大力一点……噢……噢……噢……我要丢了……我……我……要丢了……啊……”李君兰终於达到了高潮,阴道快速且用力的抽搐,郑一虎快速的又抽插了数下,适时的一股滚烫的阳精射入李君兰的阴道深处,将李君兰带入到人生的快乐颠峰。

高潮过后,两人是侧卧相拥亲吻,下体仍紧紧贴着,张静娴看两人战斗结束,也偎了过来,紧紧贴住郑一虎,二女一前一后的贴着郑一虎,看起来就像是夹心萝卜。李君兰清楚地感受到仍停留在自己穴内的宝贝仍是坚挺无比,不由大为惊异:“小虎,你还没有满足吗,要不要我和娴姐姐再陪你?”

郑一虎笑着吻了她一下道:“你以后就会知道你们夫君的威力,但是今天不同,你们刚破身,不能再来了,否则我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

张静娴幽幽地道:“小虎,你真是个金刚,你如果难受的话,姐姐还可以再来。”

郑一虎笑道:“娴姐姐,你就不要逞能了,我没事的,睡吧,时候也不早了。”一男二女,相拥甜甜睡去,毫无疑问,他们的梦将会是十分甜美的。

※※※※※※※※※※※※※※※※※※※※※※※※※※※※※※※※※※※※※※ 翌日清晨,三人醒来,想起昨夜的疯狂,二女是又羞又喜,当然是九分喜,一分羞。二女起床穿衣,显然行动还有些不便,郑一虎在二女的服侍下也笑嘻嘻的穿衣下床,看着二女一脸幸福和满足,郑一虎忍不住将二女搂在怀中,来个热吻。二女是婉转相就,尽情享受爱的甜蜜。

热吻之后,郑一虎悄声对二女道:“娴姐姐、兰姐姐,你们身子不便,咱们去租个车,慢慢走,你们说好不好?”

张静娴羞笑道:“小虎,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温柔、体贴、多情,会迷死我们女孩子的。”

郑一虎笑着道:“娴姐姐,瞧你说的。”

李君兰羞笑着道:“小虎,这是真的,谢谢你给姐姐的无比欢乐,本来我和娴姐姐已经做好了忍受疼痛的准备,没想到只是一会,小虎,你真是太温柔了,姐姐爱死你了。”

郑一虎笑道:“我怎么舍得让你们受痛呢?好了,别说了,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现在,咱们先吃早餐,然后上路好不好?”张静娴和李君兰二女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夫唱妇随,她们怎么会忤逆郑一虎的意思呢?

※※※※※※※※※※※※※※※※※※※※※※※※※※※※※※※※※※※※※※ 这天,夫妻三人在山路上飞驰着,看看天色,已是傍晚,郑一虎对二女道:“娴姐姐、兰姐姐,看来今天晚上我们又找不到城镇过夜了。”

张静娴不以为意的笑道:“这有什么,我们又不是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这点苦算什么?”

郑一虎一笑,正要说话,忽然风声中传来打斗呵斥声,还不时夹杂着惨叫声,听音辨位,应该就在正前方。郑一虎对二女道:“前面有人打斗,我们快走。”

三人立即运足功力,郑一虎两手分别挽着二女,有如三只大鸟从天际划过,普通的人根本看不出那是三道人影,只怕以为是什么飞禽。不一会儿,三人已经能够看到打斗现场了,那是在两山之间的山谷中,数十人在混战,郑一虎略一扫视,一方是十二个蒙面人,另一方则是「魔鬼党」徒,人数应该在五十人左右。蒙面人一方虽然人数上处于劣势,但是似乎反而处于上风,不时的传来「魔鬼党」匪徒的惨叫声。

郑一虎对二女道:“又是「魔鬼党」匪徒,我们走,别放走一个匪徒。”张静娴、李君兰不待他说完,早已腾身而起,向「魔鬼党」匪徒中落去,她们是恨死「魔鬼党」了,如今经郑一虎「仙果」之助,又经「阴阳合璧」打通了「任督二脉」,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郑一虎也不迟疑,宛如一只大鸟,人尚在空中,掌却已经发出,立时一片鬼哭狼嚎之声。本来「魔鬼党」人就处于下风,如今对方又添了三个顶尖高手,更是阵脚大乱,溃不成军,四散逃窜。但他们怎么逃脱得了,不到盏茶功夫,五十多个匪徒悉数被歼。

匪徒已歼,十二个蒙面人走上前来,从她们的身形和走路的姿势,郑一虎一眼就可以看出她们全是女子。果不其然,走在前头的一个突然惊咦出声,向张静娴、李君兰二女道:“这不是华山派的张姐姐和李妹妹么?”声音有如黄莺出谷,十分悦耳。

张静娴、李君兰二女一愣,张静娴道:“姑娘怎么认得我们姐妹?”

只见蒙面人一伸手,扯去脸上的蒙面黑纱,露出一张沉鱼落雁般的娇靥,张静娴脑中一闪:“姑娘是「巾帼帮」的冷姑娘?”

那少女点头道:“小妹正是冷翠华,这位公子是……”她将目光转向了郑一虎,不光是她,她身后的蒙面少女全将目光凝聚到了郑一虎身上。

李君兰抢着道:“这位就是郑一虎公子啊,他的大名你们想必都听过吧?”

“啊……是公子……”冷翠华高兴的一声娇呼,转身吩咐道:“还不恢复本来面目,拜见公子?”

她身后的少女闻言果然都除掉蒙面黑纱,露出花容玉貌,果然个个貌比花娇,十二个一起朝郑一虎恭声裣衽为福道:“「巾帼帮」冷翠华率姐妹拜见公子。”

郑一虎忙道:“姑娘们切莫多礼,郑某承受不起。”

其中一少女娇笑着道:“公子是我们大姐夫君,说来也是我们姐夫,还有什么承受不起的。”

郑一虎脸上一红,还未答话,冷翠华娇叱道:“凤妹,怎么这样跟公子说话?”

郑一虎奇道:“冷姑娘,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冷翠华娇笑着道:“大姐早已通知了我们帮中姐妹,大姐还说……”说到这里,突然脸一红,说不下去了。

张静娴问道:“冷妹妹,申姐姐还说什么,你怎么不说下去了?”

冷翠华面现羞涩,其余众女也是个个娇靥微红,郑一虎心头一震,已知申瑶在信中说了什么,忙岔道:“别净站着这儿了,天已经快黑了,我们赶紧找个住宿的地方吧,有什么话到时候再说不迟?”张静娴、李君兰二女也是冰雪聪明,心头也是有些明白,再看郑一虎出言制止,所以也没再追问下去。

冷翠华闻言瞅了郑一虎一眼,接道:“公子不用担心,前面不远有个山洞,是我们的落脚之处,公子和两位姑娘请跟我来。”说着当先带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