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人都市]少帅风流(全)-27

  

第83章 花都绝对机密

花都市昆仑饭店。

宋雪的奥迪车行驶到昆仑饭店,宋影把车开走,林芳兵与宋雪谈笑风生,叶枫和宋影后面跟着,一起走进酒店大厅,酒店的总经理并不知情,是前厅经理接待,将三人让进三楼的贵宾包房,落座之后,宋雪接了一个电话,对林芳兵说:“宋芸马上就到。”

不多会儿,昆仑饭店的总经理领着一脸正气的女军官宋芸进来,宋雪带领大家马上站起来招呼。宋芸微笑示意大家坐下。宋雪示意昆仑饭店的总经理可以退出去了。

宋芸先对林芳兵说:“林处长,你不是说要回北京了吗?怎么不走了?是不是喜欢上我们花都了?”

林芳兵微笑道:“是啊,不仅是我喜欢上了花都,就连世界头号黑帮也喜欢上了花都,今天我们长话短说。”林芳兵说着打开自己的公文包,取出一副叶枫从来没有见过的轴式地图,将地图展开后,挂在墙壁上。

林芳兵说:“我们花都市看上去风平浪静,其实马上就要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带有世界黑社会组织的黑手,已经伸到了我们花都市,现在他们的首要目标是收购恒达集团,企图用非法手段占有我们的国有资产,然后一步步蚕食恒达集团,恒达的八千职工将面临失业和陷入黑社会组织的阴谋漩涡。这些有西方资本主义支持的黑帮,便会更为猖獗地在我们的土地上大肆制造暴乱,扰乱我们社会的安定,甚至会攻击我们的政府。”

宋芸皱起剑眉,“他们的真正目的?”

林芳兵重其事地说:“这股邪恶势力之所以会攻击我们花都市,就是因为他们看中了花都全长1550公里的黄金海岸线,成功地占领花都,就等以成功地打开了进攻我们华夏国的南大门,林某深知责任重大,我是一名***员,也是一名反间谍专家。敢以头颅报效国家,但是我也知道,我肩负的责任,所以我有不敢轻易言死,我希望在座的每一位同志,能与我密切配合,只要我们同心同德,并肩作战,就一定能够打赢这一场国际化的谍战战争。”

宋家三姐妹重重地点头,林芳兵开口道:“我再补充几句,这一次我来花都市之前,受到了主管国务院B首长的亲自接见,首长说,要不惜一切代价,堵住花都市被黑恶势力凿开的黑洞,表面上是一场商业战争,政府方面不好出面干预,政府不能公开阻止外国的企业在这里投资,在这里大搞兼并,但是我们绝不容许我们华夏国的任何一寸土地,变相地成为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有一些,我们政府的官员腐败了,誓将会掉进这次阴谋的漩涡,对待这种丧权辱国的堕落分子,我们绝不姑息养奸,要彻查到底,有一个打击一个。我们看一下地图……”

林芳兵手指地图说道:“若干年前,远在抗日战争时期,这个黄金k党组织就已经存在,黄金k党下属一共有五个分会。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一直在大陆嚣张跋扈的青龙会也跟随国民党龟缩去了台湾。青龙会是五龙会在TW的分会,他们的总部在这里。”林芳兵把手指向TW高雄。然后接着说:“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青龙会的前任帮主马天赐曾经兼任过TW政府的情报局长,但是已经在数年前退休,两年前他又死于一场离奇的空难,是不是政治谋杀我们不清楚。青龙会现任帮主是马天恩,马天恩是马天赐的胞弟,这个马天恩上台之后,时间不长,竟接连与美国军方搞出好几笔大手笔的交易,花都市的亿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剑豪,就是马天恩的公子,亿豪集团的总部是在泰国,但是他最近来花都市很频繁。前两天我们抓获那两名毒枭也已经公认,他们和蔡志雄有着极深的渊源。蔡志雄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们现在重点转移到马剑豪身上。这个人物十分厉害,不仅神通广大,而且谋略过人。”

宋雪问:“他每年的进出口贸易额都很大,是不是要我们让海关严查他的货物和货仓?”

林芳兵说:“这倒先不用,我们还不能打草惊蛇,因为你抓不到他的证据,是没有办法对他进行毁灭性打击的,马剑豪本人不仅拥有美国公民绿卡,尤其他的现任妻子盖丽,希拉德盖丽是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希拉德的女儿,一旦发生冲突,将会是我们共和国与美国的直接对话。B首长指示,我们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们妄想用商业战争打垮我们,我们就用商业战争来对付他们。还有,白龙会的总部在雅加达,紫龙会总部在曼谷,金龙会总部在新德里,黑龙会在大阪。加上台湾的青龙会,这五大组织就像一把巨大的黑手,几乎控制了整个世界的黑暗势力。”

黑龙会:总部大阪。

青龙会:总部台湾。

金龙会:总部新德里。

紫龙会:总部曼谷。

白龙会:总部雅加达。

叶枫没有多说话,但是他一直在认真听林芳兵的发言。林芳兵所掌握的资料,一定十分准确。

宋雪点点头说:“前些日子,恒达集团董事长梁茂光惨遭杀害。林书记先前想通过政府扶持,让恒达集团完成自救,但是这个计划显然是破产了。恒达集团的领导班子已经名存实亡,几位副董事长都推说自己能力不够,或者年纪大了准备退休,找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不接任恒达集团董事长的重任,显然,他们都受到了梁茂光之死的恐吓。这说明什么,那些不法分子,正在等待着恒达集团破产,他们好来变相收购恒达。”

宋雪又站起来说道:“亿豪集团会不会收购恒达?现在我们还不敢确定,但恒达集团董事长梁茂光的死,已经证明了确实存在黑幕,所以我们政府方面要尽量保证恒达集团的未来的安定,我在市委召开过研讨会,大家一致认为,让万通集团收购恒达集团,是最妥善的办法。现在,万通集团的董事长夫人苏静女士,已经口头向我许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收购恒达。万通集团是我们市唯一一家和恒达相似的大型实业公司,万通集团也具备收购恒达的能力,也只有万通集团收购了恒达集团,恒达集团的八千职工两万五千名家属才会得到妥善的安置。总之,我们只要保证恒达集团的安全,就间接保护了我们的神风六号核弹。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应对即将到来的黑色风暴吧。”

第84章 美女教师制服诱惑

花都市第一实验小学,门前。车门一开,走出来一个身穿黑西装的墨镜男,他个头不高,但是神情严峻,让人不寒而战,他走到一辆依维柯面包车车前。依维柯上面下来两个人。一个胖子,一个瘦猴。两个家伙对墨镜男点点头,胖子凑上来说:“蜘蛛哥,人到齐了。”

蜘蛛神情冷峻,走过去对着面包车里面看了看,驾驶座上面还坐着一个光头,光头微微一笑,说:“蜘蛛,我这边的任务,已经完成,就看你的了。”

蜘蛛点点头说:“铁头,等我消息。”

铁头恩了一声,发动了面包车。蜘蛛则信步走向学校大门口,看门的保安拦着不让进去,也不知道蜘蛛和他说了些什么,保安就拿起电话……

周晓莉,女,12岁,第一实验小学六年级学生,周晓莉今天又挨老师批了,原因是前两天放假,老师留的作业没有做。周晓莉是全班唯一个没有完成作业的学生,上一节课是语文,班主任老师狠狠地批评了周晓莉,这一节课是数学课,教数学的林老师脾气好,正在耐心地教导周晓莉,要认识到不做作业的严重性后果。

周晓莉年纪虽然不大,但人小鬼大,她眼珠一转说:“林老师,本来我的功课是可以做完的,可是……我爸爸把我送去外婆家了,书包忘记带,所以就没有做作业,下次我爸爸一定不会忘记了。”

林老师不知道周晓莉在撒谎,耐心地给周晓莉讲了严重后果之后,责令周晓莉将功课补上。

正这时候,门卫打来电话,说周晓莉家中出了急事,需要周晓莉马上回家。

林老师接了电话之后,不敢告诉周晓莉事情,就对周晓莉说:“周晓莉同学,你跟我来一下。”

周晓莉不知道老师叫自己什么事,就跟着林老师走出教室,除了教学楼,来到学校门口,因为学校的保安制度非常严格,上课期间,任何人都不许进入学校大门,除非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即使家人来了,也需要孩子确认一下,是自己的父母,才会打开大门。

蜘蛛对保安说:“我是周晓莉父亲周志鹏董事长的保镖,他爸爸刚从加拿大回来,却心脏病突发,情况十分危险,需要我马上接周晓莉过去。”

林老师听蜘蛛说了之后,脸上有些焦虑,照理说,这种情况之下,学校应该让孩子走的,于是她就对周晓莉说:“小莉,跟你们家的叔叔去医院看你爸爸吧。”

周晓莉恩了一声,随口说了一声:“这个叔叔,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一句话,引起了林老师的怀疑,她让已经去开大门的保安暂停下来,谨慎地问蜘蛛:“你真是周先生的保镖?”

蜘蛛不耐烦地说:“这还假得了?我刚来没几天,所以少也不认识我。”

林老师更加怀疑,心道:“周先生溺爱宝贝女儿的情景,自己见过,他怎么会让一个刚来的保镖来学校接孩子?而且还是在特殊情况下接孩子?”

看到林老师脸上的疑惑,蜘蛛心中上火,心想一个小妞,哪来那么多事?

林老师拿出手机,对周晓莉说:“小莉,先给你爸爸打个电话,问问他在不在医院。”

周晓莉马上拿起电话,却拔通了万通集团副董事长夫人苏静的手机……

“妈妈……”

“你是小莉?”电话里面传来苏静的声音,“妈妈,爸爸他是不是生病住院了吗?”

“谁跟你说的?”苏静惊疑地问。

林老师顿时明白了,刚要训斥蜘蛛,就见蜘蛛突然伸出手,双手伸过学校大门的铁栅栏,抓住锁头,用力一拧,咔的一声,缩头竟被他拧断了,“啊……不好,有强盗。”林老师下意识抱住周晓莉就要跑。

但是蜘蛛已经非飞快地踹开大门,一把抓住了林老师,那名保安见事情不好,一边招呼屋里的同伴,一边朝着蜘蛛扑上来,“你要干什么?给我放手。”

学校的保安,都是乡下的打工仔,除了有点力气之外,在没有其他特长,要是一般的歹徒,一对一还能较量一下,但是面对910部队的超级特工,别说一个保安,一个保安中队也白给。蜘蛛飞起一脚,正踢在这名保安的肚子上,保安们哼一声,摔出去一丈来远,趴在地上口出鲜血,再也爬不起来。

屋子里面的三名保安迅速手持警棍冲出来的时候,蜘蛛已经将林老师和周晓莉提起来,直奔车上走。

四个保安冲上来抢救人质,却被蜘蛛双腿左右开弓,四脚踢飞,四名保安根本不是对手,蜘蛛挟持着林老师和周晓莉上了依维柯,扬长而去。

一名受伤较轻的保安,拼命挣扎着,掏出手机报警!

正在昆仑饭店商议事情的宋雪接到公安局石局长的电话。神色顿变,“快!苏静的女儿有危险,第一实验小学。”

宋芸问:“什么情况?”

宋雪沉重地说道:“敌人终于开始行动了。几名十分专业的歹徒,刚刚劫持了周志鹏和苏静的小女儿周晓莉。我们边走边说吧”

叶枫,小影和林芳兵来不及多问,跟在宋雪后面,匆匆下楼,驾车直奔第一实验小学。

来到第一小学,发现情况十分严重。五名保安,有四名当场毙命,另一名重伤,被送往医院抢救,学校的领导已经将全校的师生全部保护起来,就近的派出所先一步赶到,已经封锁了现场。

目击证人对宋雪将证词说了一遍,指了指歹徒逃走的方向,“被绑架的女孩,周晓莉,是花都市万通集团副董事长的小女儿,另外,周晓莉的数学老师林老师,也被歹徒一并抓走,至于歹徒动机,我们现在还没有掌握。学校已经通知了家长……”说完后,然后听取宋雪的意见。

宋雪发现林芳兵神色不正常,小影问:“兵兵,你怎么了?”

林芳兵缓声说:“那名被绑架的老师,是我小妹林紫函。”

万通集团董事长周志鹏昨天刚刚回到花都,就接到女儿被绑架的消息。苏静刚刚告诉他要收购花都市恒达集团的计划,周志鹏最近身体一直很差,所有的事业都交给夫人打点,所以也没有反对,可是歹徒绑架了小女儿,让他再也坐不住了。

周志鹏出现在公安局,石局长对周志鹏说:“董事长,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这件绑架案,就是冲着你来的,目的就是要你在收购恒达的战役中不能放开手脚。”

周志鹏单手捂着胸口,他不敢过于激动,他五十岁的时候,才有的周晓莉,并且仅此一女,女儿是她的这一辈子唯一的希望,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他也清楚,这些绑匪为什么要绑架自己的女儿。

叶枫,宋影,林芳兵都到了警局,周志鹏和苏静这才知道,不光是周晓莉,林芳兵小妹林紫函也被歹徒一起绑走了。众人当中,宋影是最擅长刑侦工作的,听完之后,宋影说:“看来,绑匪早就有了准备,他们是志在必得,而且这些绑匪绝不是一般的绑匪,他们好像是一群职业雇佣兵。我建议警方不要讲侦破的重点放在绑架案上,歹徒的意图我们已经了解,明天就是恒达集团的拍卖现场,我认为,今天晚上,他们就会有电话打过来。”

周志鹏着急地说:“他们一定是要我们放弃收购恒达,我不希望我女儿有事。”

经过商议,周志鹏和苏静回家等消息,当然这两人从现在开始,都要对其进行严加保护,石局长派刑警队长带领几名警员,跟着周志鹏来到家中,一是负责保护周志鹏家人的安全,二是监听一下绑匪的电话,因为既然是绑架案,就一定要提出条件来勒索,目前还没有接收到歹徒的电话,歹徒很有可能会在今天晚上打过来。

叶枫和宋影、林芳兵也跟着来到周志鹏家中,周志鹏拿起电话,六神无主地说:“求你们一定要帮我保证我女儿的安全。”

叶枫说:“董事长,你不要太担心,等有了歹徒的消息之后,我们商议一下,再下决定。”宋影让几个警员把周志鹏家的电话装上定位仪,随时监控歹徒打电话的地点,可是诸人就这样一直等到天黑,一直没有歹徒的电话打进来。

周志鹏发毛了,坐立不安地来回走动,苏静则坐在沙发上呜呜哭起来。叶枫看看伤心欲绝的苏静,对她说:“先不要着急,这种案情,歹徒肯定会打电话来。”

宋影也安慰说:“只要歹徒一有电话打进来,我们派在街头执勤的巡警会在五分钟内感到他打电话的现场,只要抓住了其中一个歹徒,让他招出歹徒的老巢,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就好办了。所以,待会儿,歹徒打电话过来,你们尽量的拖延时间。”

周志鹏和苏静纷纷点头,眼下只能这样了。

林芳兵一直都沉默不言,因为她觉得,这一次的对手,绝不会像前几天贩毒案的那些歹徒那样好对付,尤其这件案子,牵连到自己的小妹,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周志鹏家的座机电话终于响了。

周志鹏接了电话,按照宋影的指示,他没有慌张,“喂!”

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周董事长,你的女儿在我手中……”

周志鹏连忙说:“你是谁?你不要伤害他们,要多少钱?你尽管说,多少我都给。”

对方冷笑道:“我不要你的钱,不过有一件事,务必请周董事长想清楚,那就是明天恒达集团的竞拍大会,我觉得万通集团不应该参加这种无聊的游戏,你说呢?”

周志鹏犹豫了一下说:“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需要董事会会议决定,还有就是市政府会不会干涉的问题。”

对方又说:“那都是你的事,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总之,明天你可以出现在拍卖现场,但是我希望周董事长在竞拍恒达的时候,能够考虑一下你女儿的性命。”

“喂……你们不要伤害我女儿,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再商量……”周志鹏无奈地摇摇头,对宋影说:“对方挂了。”宋影马上指挥在场的信息专家,明确歹徒的位置,大约十秒钟后,专家给出具体位置,新光路19号电话亭。

宋影马上命令新光路附近的巡警中队马上包围整条大街,并将所有嫌疑人关押候审。

林芳兵依然没有反应,其实宋影都认为,这个举动是徒劳无功。

果然,十几分钟后,现场反馈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在场的除了老头老太,就是妇女儿童,都不符合作案条件。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叶枫的手机响了,打电话的人是宋雪。

“妈妈!”叶枫问候道。

第85章 宋雪说,要吗?

对方冷笑道:“我不要你的钱,不过有一件事,务必请周董事长想清楚,那就是明天恒达集团的竞拍大会,我觉得万通集团不应该参加这种无聊的游戏,你说呢?”

周志鹏犹豫了一下说:“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需要董事会会议决定,还有就是市政府会不会干涉的问题。”

对方又说:“那都是你的事,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总之,明天你可以出现在拍卖现场,但是我希望周董事长在竞拍恒达的时候,能够考虑一下你女儿的性命。”

“喂……你们不要伤害我女儿,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再商量……”周志鹏无奈地摇摇头,对宋影说:“对方挂了。”宋影马上指挥在场的信息专家,明确歹徒的位置,大约十秒钟后,专家给出具体位置,新光路19号电话亭。

宋影马上命令新光路附近的巡警中队马上包围整条大街,并将所有嫌疑人关押候审。

林芳兵依然没有反应,其实宋影都认为,这个举动是徒劳无功。

果然,十几分钟后,现场反馈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在场的除了老头老太,就是妇女儿童,都不符合作案条件。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叶枫的手机响了,打电话的人是宋雪。

“妈妈!”叶枫问候道。

宋雪说:“小枫,绑匪绑架了周志鹏的女儿,这件事情的内幕我现在刚刚知道了。很显然,歹徒是冲着恒达集团收购来的,他们希望通过绑架案,就能要挟万通集团,从而使万通集团放弃恒达,你告诉周董事长,要他一定要挺住,不要受歹徒的恐吓。”

苏静没说话,周志鹏耳朵好使,听到了宋雪的话,急的叫起来,“挺住?你觉得我们挺得住吗?太太,不能再听警察的了,我们放弃恒达吧,钱,永远都有再挣来的机会,可是你我都这把年纪了,儿女一旦没有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50岁才有的小莉,她不能有事啊……”

宋雪说:“我十分理解董事长现在的心情,换成是我,也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可是,这一场战役,虽然说是兵不血刃的商战,但是,他关联着众多因素,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是不能够丢弃恒达集团的,因为这不只是恒达集团的那些固定资产,最为主要的原因,我目前不能提前透露给你们。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们,如果横丢弃了,将会对我们国家造成巨大的伤害,那些损失是不能用数字计算的,就如同若干年前的对越反击战一样重要。”

周志鹏抑制住沉重的心情,说:“宋市长,我们听你的,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宋雪说:“绑架你女儿的歹徒,绝不是一般的歹徒,我已经得到了准确消息,他们是三年前令世界毛骨悚然的910部队,因为这几天,我们军方特工的终极密码器上面,910的兆赫反应一直很强烈,我怀疑他们部队有不少人都在花都市。”

“910部队?”周志鹏对这个感念还不是很熟悉,但是隐隐约约在印象中有一些模糊痕迹。

林芳兵接过手机说:“910部队是全世界最强的雇佣兵集团,创建者是TW曾经的情报头子马天赐,他在十多年前,聚集了来自全世界的两万名天才儿童,在历经十余年的极限训练和淘汰之后,910部队仅剩下十名特工,编号1到10,数字越大,能力就越大,2年前,他们的10号特工,曾经轻而易举的在一个加强营的戒备中,干掉了E国的军政头子,并且还杀死几百名特警人员,910部队的恐怖,绝非吹擂,这样的一支部队,为什么会和我们作对呢?”

宋影也说:“不错,前阵子,恒达集团董事长和情人被杀,目击证人说过,看到一个黑衣男子,徒手攀上十楼,看来910部队真的来了花都。”

好半天没有发言的宋芸终于开口:“910部队的9号杀手,我和她交过手,那是中央首长访英国的时候,9号杀手的武功不在我之下,要不是因为我身边还有得力的帮手,那一次真是凶多吉少,两国精英的合击之下,还是被她逃脱了。”

宋芸又说:“小影,小枫,芳兵,你们都在啊,这我就放心了。我希望你们能够配合我一样,这件案子没有了解之前,务必保护好周董事长的安全,敌人虽然猖狂,但并不是无懈可击。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们……”

宋影问:“什么事?”

宋芸说:“我和宋雪现在花都市博物馆对面的楼上,在我面前的就是花都市博物馆,明天上午,在这里将会有一场隆重的珠宝展览会,展出的四件宝物,是俄国19世纪沙皇的四件心爱珠宝……”

机警的宋影马上问:“你怀疑……910部队会袭击展览会?”

宋芸说:“我破译不了他们的密码,但是在密码联络中,多次出现一个相同的符号,以及连接在一起的广弘路,经过仔细分析,我认定他们会在广弘路的博物馆做文章。”

宋影有些不理解地说:“大姐,910部队从来不缺钱,他们只需接一份业务,就会有大把的活动经费,他们为什么会袭击珠宝展?”

宋芸说:“这几年,我一直在研究910部队,发现他们有一个习惯,每逢大事件动手之前,或是同时,都会附带一件不大不小的案件,比如说E国军政头子被刺那件事,案发的一个小时,市区的一加银行被抢劫,警方出动了数百警力,居然一无所获,像那样的大都市,一般的劫匪根本具备那种胆量,更不具备那种时候还能平安撤走的能力。”

宋影和林芳兵连连点头,“大姐分析的有道理,所以你就怀疑,这一次910有可能袭击珠宝展,用来干扰警方的注意力。”

宋芸说:“正是,在一般人眼中,恒达集团总资产不过数亿,根本犯不上动用910部队这样的王牌部队出来做劫匪,但是这也说明了,幕后一心想收购恒达的人,对恒达看得十分重要,他收购恒达的目的就是破坏我们的神风六号。所以我们就更不能轻易丢弃恒达。”

宋芸说:“周董事长不要急,我相信我的直觉,如果910部队今天晚上采取行动,我们就趁机给他致命一击,只要他们能够在博物馆现身,我们破获了这边的案子,就能够救出人质。你放心,910部队虽然凶残,但是他们的纪律性非常强,他们绝对不会提前伤害人质。请你相信我。”

有了宋芸这番话,周志鹏和苏静稍稍放心,但是,毕竟女儿在歹徒手中,两人还是放心不下,明天的竞拍大会,对周志鹏和苏静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宋影最后问:“大姐,需要我们做什么?”

宋芸说:“目前我还没有具体的行动方案,你们先保护好周董事长吧。我和宋雪再商量一下。”

身穿黑色风衣,背后背着一个长条形状的檀木黑匣,手持高倍望远镜,宋芸站在距离花都市博物馆2000米的一栋建筑物的楼顶,正在一丝不苟地观察着那里的情况。宋雪将目光也朝那里拢过去,“大姐,你说,910一定会来这里吗?”

据内部消息,这四件珠宝在花都市仅停留一天,明天晚上就会有转机将这批珠宝押运香港。

展出单位是花都市博物馆和花都市招商办公室,参加这场珠宝展览会的全都是全省的商界大鳄,社会名流,入场卷是五千块钱一张,早在数天前就已经销售一空。因为与香港方面的私交很好,花都市博物馆才获得了这一珠宝展的机会,为的是通过珠宝展,更多的商界人士成为朋友,让花都市的经济更加繁荣。

雷老虎的保安公司,接到了这次安保任务。

合同金一共是30万元,但是这次展出的时间只有一天,他的保安中队必须在这一段时间内,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他从保安中队抽调了三十名保安来值夜班,每人都佩戴了无线对讲机和警棍,其中六名小队长都有配枪。

从今天晚上八点钟开始,雷老虎的保安中队将会接管整个博物馆的外围安保。

届时,博物馆的安全人员将会将四件宝物从保险库中提出,将四件宝物安置在博物馆六楼的珠宝展示专柜中,专柜都是特制的防弹玻璃结构,十六位终极密码锁定,没有密码就算歹徒有天大的本事,用炸药将展示专柜炸了,也拿不到珠宝。

一楼大厅,雷老虎的人马已经开始和博物馆方面做交接,雷老虎让第一小队守在博物馆大门,第二小队去了后门,第三小队负责二楼和三楼,第四小队负责四楼和五楼,自己亲自带领第五,第六小队,监控五楼和六楼。

博物馆方面,有一个负责安保的队长和两名保安负责协助雷老虎保安公司的工作。馆长安置完那几件珠宝,就下班回家了,今天晚上九点钟,珠宝展正式开始,雷老虎坐在监控室,盯着十几台监控电视,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手下的保安队员,进行着最为稳妥的工作。

八点半的时候,博物馆门前高级小轿车已经停了不下几十辆,那些有身份的商界巨贾,纷纷在身穿靓丽晚礼服的女士陪同下,款款走进大楼,向门口的保安出示了手中的通行证之后,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直奔六楼。

因为展出时间还未到,六楼的最后一道电子墙上的玻璃感应门还没有打开,大家已经迫不及待地望向里面,四个三角菱形的展柜,里面陈列着金光灿灿的珠宝,那是上世纪沙俄女皇的独有宝物,每一件都价值连城,那些贵妇人们,都看直了眼睛,不住地发出惊叹的声音,恨不得冲破最后的玻璃门,走到近前去,做零距离的欣赏,要是有幸,能够将这些珠宝戴在自己身上,哪怕是一刻钟,那也将是作为成功人士太太最高的荣耀。

在无数的惊叹声中,终于等到九点钟,这些太太们,纷纷涌上前去,围在那些珠宝展柜的周围,隔着玻璃,用自己的手掌触摸着里面的宝物。周志鹏的大女儿周田妮也和一名财务同事来看珠宝展。因为周志鹏没有告诉田妮

对身边的田妮说:“姐,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耀眼的珠宝,真是稀世之宝啊。”

田妮淡淡一笑,“这都是沙俄皇室的东西,当然珍贵了,要不然的话,会派这么多保安守护?”

大多数女人,都和她们想的一样,面对20世纪的绝世珍宝,都看花了眼睛。

二十一点十分,一辆双开门面包车和一辆银灰色宝马车行驶到博物馆正门跟前,面包车上下来一伙身穿保安制服的保安,对正在执勤的保安招手说:“兄弟们,准备换勤了。”

第一组的保安队员心中还在纳闷,怎么刚开始就换勤?看着身穿自己公司保安制服的一伙陌生人走近,不由得疑惑不已,这时候,银灰色面包车上面走出两个身穿迷彩服的墨镜男子,前面一个也不说话,举起手中的手枪,对准守在大门口的保安开始射击。他的手枪装有消音器,扑扑扑!随着几声枪响,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守大门的保安们,就送了命。

这一伙人显然是早有准备,杀光大门的守卫时候,立即控制了大门,落地玻璃的大门被他们关上,门口摆上了‘特殊情况,暂停营业’的警示牌,被打死的保安的尸体,在短短三秒钟内,就被转移藏匿起来,以致监控室都没有注意到这儿的情况发生了惊天变异。

坐在监控室的雷老虎,只是注意到监控器出现了大约三秒钟的雪花,正要询问,监视器却已经恢复正常,看看正门的保安,全都是郑重其事的警戒模样,这才放心。

第86章 敌特

这一伙人显然是早有准备,杀光大门的守卫时候,立即控制了大门,落地玻璃的大门被他们关上,门口摆上了‘特殊情况,暂停营业’的警示牌,被打死的保安的尸体,在短短三秒钟内,就被转移藏匿起来,以致监控室都没有注意到这儿的情况发生了惊天变异。

坐在监控室的雷老虎,只是注意到监控器出现了大约三秒钟的雪花,正要询问,监视器却已经恢复正常,看看正门的保安,全都是郑重其事的警戒模样,这才放心。

铁头和水猛都来自910部队,多年来的极限训练,将两人训练成了冷血型的极限特工,顺利的干掉了前厅的守卫,铁头拿起对讲机说:“蜘蛛,前门已经搞定,我们正在上楼。”

博物馆的后门,蜘蛛带领十名暴徒,也顺利的解决掉雷老虎的第二保安小组,换成自己的人后,蜘蛛命令封死后门,亲自押扶着周晓莉前往六楼展厅。周晓莉被蜘蛛帮助了手臂,她的身上都被装置了密码终极炸弹,口上也被透明胶带贴住,历经了漫长的绑架之后,周晓莉都有七分虚脱的样子。

远在斜对面楼顶的宋芸和宋雪,已经目睹了博物馆发生的一切,虽然不能阻止悲剧发生,但是,事情已经按照她的预计,进入了正轨。宋芸掏出手机,对宋影说:“毒蛇已经出动,地点,花都市博物馆。你们做好准备。”

接到宋芸的电话,叶枫,宋影,林芳兵马上商议对策。

石局长马上派出全部警力,包围博物馆,留下警员负责保护周志鹏的安全,叶枫跟小姨,林芳兵马上驱车赶奔广弘路。

蜘蛛的人马顺利的杀上六楼,正在欣赏展出的商界高层人士,听到凌乱的枪声,吓得惊叫不已。蜘蛛鸣枪示警,是以现场安静,一名控制不住内心慌乱,执意去拉警报的保安被蜘蛛开枪打死,蜘蛛对大家说:“诸位嘉宾,大家不要害怕,我们之徒钱财,不谋性命,你们要是配合的话,我保证你们的安全,哪一位不配合我们的话,我就只好让他变成死人。现在大家都听我口令,将你们身上的手机全都扔到中间的地摊上。”

面对一大群持枪核弹的歹徒,这些人哪里敢违抗命令?田妮同事和全都乖乖地扔了手机,按照蜘蛛的要求,双手抱头,蹲在展区的角落。蜘蛛看了看那闪耀着珠宝魅力的四件宝物,问道:“谁是这里的管理员?”

博物馆的保安队长慌忙站出来回答:“我是。”

蜘蛛冷声问:“你能不能打开它?”他用手枪敲了敲坚固的防弹玻璃,保安队长摇摇头,示意自己无能为力。蜘蛛开枪击中保安队长的脑袋,哼了一声说:“看来你已经没用了。”扭头对水猛说:“全看你的了。”

水猛收起手枪,微笑着走过来,看了看那些坚固的防弹玻璃展柜,说:“21世纪最先进的密码锁,我需要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说着,命令手下拿过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与控制展柜的电脑联网,开始了漫长的破译过程。

蜘蛛点点头,通过无线电,询问铁头监控室的情况。

监控室,雷老虎正与铁头进行了最后的输死较量。听到了楼下的枪声,雷老虎意识到情况不妙,马上示意身边的两名队员,三个人谨慎地拔出手枪,瞄准了监控室的大门,一名保安去打电话报警。

铁头带人包围上来,见到监控室的门被堵住了,说明里面的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铁头命令:“冲进去干掉他们。”几名手下立即踹开门冲进来,雷老虎的枪响了,两名歹徒被击中倒下,其余几名顺势超两边散开,依托身边的柜子,向雷老虎射击。

密集的枪声中,那名打电话的保安被击中,他倒下去的时候,雷老虎知道自己是寡不敌众,连忙和另一个同伴交互掩护撤退,从监控室的侧门退到隔壁的训练室,这是一间足有两百平方米的健身室,里面摆放的都是台球桌和乒乓球桌,仰仗自己在暗处,雷老虎和队友用点射阻击着门外要冲进来的歹徒。

开一枪就换一个地方,铁头带来的几个手下,居然被雷老虎这一招顺利地解决了,他并不敢大意,知道厉害的角色还没有出场,手枪里面只剩下三粒子弹,而身边的队友也只剩下一粒子弹,两个人隐在台球桌下面的黑暗中,全神贯注盯着大门口的亮光处,只要敌人一出现,两人就会同时射击,无情的子弹将在一次洞穿歹徒的胸口。

铁头见到手下全部阵亡,他并非有勇无谋之辈,真要是一介武夫的线部队淘汰了。

铁头从身后摸出手电筒,隐身在门后,打开手电筒后,先用手遮住亮光,然后用脚将身边的一个垃圾桶踢飞进去,不明物体闪现门口,那名保安未加思索,对准垃圾桶就是一枪,这一枪高效命中,随着砰地一声击中,铁头也看到了他的藏身之地,手中的电筒对着藏在台球桌下面的保安丢过来,拿个手电筒不偏不斜正丢在保安前面一米远的距离,雪亮刺眼的光芒照的他禁不住失声叫出来:“啊!”

碰的一声枪响!保安的脑袋顿时开了花,铁头飞身跃进大厅,在击毙保安的过程中,铁头也看到了雷老虎的藏身处,对准地方连续开枪。

雷老虎见到自己的队友暴露,知道事情不好,连忙闪身躲避,并且在滚翻中朝着冲过来的铁头连开两枪,然后将自己的身体躲进一排钢铁立柜的后面,呼呼喘着粗气,雷老虎觉察出,和自己交锋的歹徒,绝非泛泛之辈,他的能力已经超越了特种兵的境界,特种兵出身的自己,深感到对手强大的恐怖。

还剩一颗子弹,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干掉对手,迅速补充弹药的话,等歹徒支援的人马以来,自己就完蛋了,一对一,自己能够战胜这凶残的对手吗?“赌一赌。”

铁头打开了这间室内的灯光,手枪随着自己的眼睛,搜寻着眼前的可以景象。

蜘蛛通过对讲机问:“铁头,监控室,是不是有麻烦了?我马上派人支援你。”

铁头将嘴巴凑近话筒:“小麻烦,马上就搞定。”

铁头突然朝着前面开了一枪,“出来啊,看到你了。”他又开了一枪。

雷老虎手心被自己攥出了冷汗,“他是在诈自己,他们的援兵马上就要到了。”

雷老虎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匕首,一手好飞刀,曾经是他成名的绝技,希望全都寄托在这上面了。

雷老虎突然现身,右手举枪对准铁头梦扣扳机,铁头下意识一甩头,子弹击中他身侧的墙壁,随着雷老虎再次扣动扳机,传出来的却是没子弹的空壳声音。铁头径自一笑,“这家伙没子弹了。”作为910部队的特工,铁头一直也数着雷老虎的子弹数量,知道他已经弹尽粮绝,铁头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

雷老虎身子一扭,左手的匕首扬出了一道刺眼的亮光,嚓的一声,匕首深深扎进了铁头的肩头。

雷老虎遗憾不已,这些年养尊处优,居然荒废了这门绝迹,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

铁头一时大意,竟被飞刀击中肩头,他恼怒之极,拔出钉在肩上的匕首,狠狠地扔在地上,然后,他居然收起了手枪,双手握拳,看样子要将雷老虎用拳头活活打死。

雷老虎咬紧牙关,只能背水一战。面前黄影一闪,铁头拳风破空,连环打来。

雷老虎怒吼一声,迎着铁头冲上来,雷老虎用的是少林一脉最有特征的发劲“滚拳”,而且两臂挺直,一看就是明显的少林长拳。这和形意的贴身短打有很大的区别。姿势虽然详尽,但拳意不同,是出来的效果那是天差地别。拳发连环,都朝着铁头的脸奔了过去,与此同时,他的右腿撩起,狠狠踩向铁头的脚背。

这一脚踩踏是少林脚法硬功中的“铁趟子”,打斗之时。专门踩人脚背,又阴又狠。雷老虎的武功是少林派嫡传,在平时使用这“铁趟子”能连续发力,在很短的时间内,连续踩粉碎上百块的青砖,可见这武功的精纯。铁头如果被踩中,脚背骨就算不碎,也要遭受到不小的伤害。

雷老虎这一式强攻,抓住机会,又狠又急,突然的爆发,让人根本无法躲闪。

可是这凌厉的一击,竟被铁头无声无息的化解,铁头的拳法,绵软中不失刚劲,显然,他是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老手。铁头脚步自然地一缩,躲过了雷老虎一记踩踏。随后猛得向前一蹭,一脚向前,一脚垫后,宛如铁犁耕田,扎根进了土中。脚耕地,稳如泰山!铁头一手捏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握到心口前,猛地一冲一栽,发力爆炸。力通过腿传到地下,似乎整个楼板都颤抖了一下。

雷老虎一脚踩空,两拳并没有碰到铁头的脸,就知道不好。他双拳左迎右架,随后,敏锐地感觉到脚底一震,更加的心惊。雷老虎的脚板感觉也练得和脸皮一样灵敏,轻微的震感一传来,他不用脑子想,就知道铁头这一拳不能抵挡,就算手脚硬碰,也肯定要被打飞出去。

雷老虎脚步一动,身体就溜了出去,后退三尺,躲过了铁头的一击,但是刚刚躲过,就见眼前一黑,劲风塌陷下来。铁头一震而下,栽下的拳势,自上而下,笼罩了他身体中线的脑门,鼻梁,胸口,腹部,下阴一线条要害部位。泰山压顶轰塌下来,雷老虎耳朵连续抖动,好像听到了空气中闷雷相互激荡,只感觉到对方的气势奔腾涌动,如天鼓擂动,又如大鹏展翅拍浪,一击千里。

“嗨!”雷老虎双手握拳,口中长嘶,腹部大小肠子一起鼓动,一口气从胸腔中迸发出来,宛如大象呐鸣。

咔嚓!雷老虎脚下的路面破碎,两脚下陷,随后膝盖一弯,承受不住铁头力量拍击,两膝一下跪在地面。

“好险!”雷老虎一跪,全身筋骨麻软,却强提一口气,变跪为滚,一式“驴打滚”翻了出去,总算是脱离了险境。凭借腹部胸腔的力量,发出象呐长嘶,助长了手上的力气,一下托出自己的一记捶劲,随后借力滚了出去。

两人交手寥寥数招,电光石火,一下就分出了高下。

雷老虎虽然武功高强,经验也丰富,但还是抵挡不住铁头的威猛。

但是到了这种局面,就是咬碎后槽牙,雷老虎也得拼死一搏。

呼呼两拳,打向铁头的胸前,跟着一记重腿跟进,铁头用双肘格挡开雷老虎的双拳,然后先发制人,一记重腿率先踢出去,正踢在雷老虎的大腿根上,雷老虎惨叫一声,身子随着踉跄出去,勉强刚站住,铁头已经跟进来,双手抓住了雷老虎的双臂,雷老虎忍着腿上的疼痛,和铁头板在了一起,恕不想铁头突然眼睛中泛出一道凶光,用自己脑壳对准雷老虎狠狠撞下来,铁头号称铁头,绝非浪得虚名,这头上的功夫,他苦苦练了十年,就是撞在石头上,石头也要粉碎,雷老虎的脑地当然比不上石头,如此近距离,被铁头一撞之下,只觉得翁的一声,头壳断裂般的疼痛中,顿时昏死。

铁头因为恼火雷老虎偷袭了自己一记匕首,喝令已经支援自己的兄弟,“将这家伙抛下楼去,顺道警告楼下的警方,若是敢擅自冲进来,我们就一分钟杀一个人质。”

刚才的打斗中,铁头已经听到了大街上长鸣的警笛声,歹徒将雷老虎抬到窗口,对准下面大声喊道:“楼下听着,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的话,每隔一分钟我们就往下扔一个活人。”

雷老虎被歹徒从六楼抛下来,死尸摔在博物馆正门前的马路上,殷红的血水顿时包围了尸体。

叶枫和宋影,林芳兵,公安局石局长正在商议进攻方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