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都市]少帅风流(全)-37

  

第121章 宋雪 极乐巅峰

叶枫关切地说:“妈妈,你今天很累了,我抱你回卧室去好吗?”
“那象什么话!一个女子,让一个不是丈夫的男人抱在怀里走,太不成体统!这样吧,你扶我走好吗?”但是她刚迈出一步,又是一个趔趄。 叶枫笑道“妈妈,不要硬撑了!我虽不是你的丈夫,但却是你心爱的儿子,而且,刚才你不是已经允许我把你抱在怀里亲吻了嘛!听我的吧。别忘了,现在你的身份就是我的妻子,你总是不入戏,我们会被南*棒特工发现的哦。
叶枫不容她回答,一手揽腰,一手抱腿,轻轻把宋雪平托起来,抱着往卧室走去。她也不再挣扎。
叶枫边走边锺情地看着她,说:“妈妈个子那么高,而身子却这么轻,抱起来如同无物一般!”
宋雪羞眼半睁,斜睨着他说:“女子骨头轻嘛!况且你又那么有劲!”
“妈妈的一双大眼,清澄明澈,犹如两泓清泉。一张俏脸在月光下秀丽绝俗,真的美极了。”
宋雪什么也没有说,但心里却被他的话语陶醉了,并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一往深情地看着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似乎在向他显示自己的美目,肯定他的评价。叶枫边说着,又在她俏脸上到处吻起来。

宋雪被叶枫抱在怀中,动不得,只好闭上眼睛,任他去吻。渐渐地,她也动情地 将两条莲藕般的玉臂缠着叶枫的脖子,把两唇与他吸在了一起。 女人真是奇怪,平时在男人面前,总是表现出淩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对自己的贞操严加保护,尤其是樱唇、酥胸和禁区三大关,是决不容男人随意侵犯的。但是,一旦某个心爱的男人设法突破了她的第一个关卡,那么下次再接触时,她便不会再在这个关卡上对他戒备了,任其所为,而把防卫放在了下一个关卡上。她现在就是这样,刚才他要吻她,她感到十分害羞,极力地反对。因爲,作为母亲,是不能让儿子象情人那样亲吻的。后来,见他摔倒在地,她的心立刻软了,来不及思索,被他占有了她的樱唇,而且吻得那么热烈;所以,现在他再吻她,她心里便不觉得为难,反而有一种“反正已被他吻过了,再吻吻也没有什以关系” 的心情。

但是她心里告诫自己:决不能再让他突破下一关了。其实,早些日子,小枫已经大破三关,完全彻底地占有了她的一切。按理说,现在他要什么她都不必忸 怩。但是,以前他都是在“睡梦”中占有她的,她假装不知,也没有同意,可以 心安理得地享受。而现在她却醒着,当然要维护母亲的尊严和脸面,如与他公开 地发生不轨行为,不管小枫如何,至少她自己在心理上是承受不了的。
但是,天晓得她的决心究竟是否能够实现!许多年轻男女,都是在开始亲热时校定了一个限度,但是,当情潮激荡时,就无法自持,而至超越这个限度了! 起先是超越一点点,跟着又再超越一点,一点又一点,结果是什么限度也没有了!
回到房内,叶枫将她放在柔软的席梦思之上,说:“妈妈今天真漂亮,我想再仔细欣赏一下、想再吻一下。”
宋雪无可奈何地小声道:“你呀,竟把我当成一件艺术品了。好吧,让你看个够,让你吻个够!”
宋雪心中当然明白,自己已经深陷情网,难以自拔,她下定决心,只要小枫不刻意侵犯自己的最后一道屏障,就任他……
宋雪把那柔软似绵的娇躯靠在叶枫的身上,依在他的胸前。叶枫却双手一用力,将怀中的娇躯抱到自己的腿上。
宋雪睁开秀目,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说:“不要这样,哪有妈妈被儿子抱着坐在腿上的道理。”
叶枫抱紧她不放,说道:“妈妈,没有什么不好的。你想,我从小就被妈妈抱在怀中。现在,我大了,力气也比妈妈大,应该报答你,也把你抱在怀中。”
宋雪微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并不能接受他的观点,故意娇嗔道:“这算是什么歪理?”
“这是正理嘛。”叶枫一本正经地说,同时用手轻轻抚摸宋雪的脸庞:“如果天下子女都能象父母爱护他们那样孝敬父母,那天下就不会有不孝子孙了!妈妈,你说对吗?”
“唉!这倒也是一种自圆其说的道理。”宋雪说着,俏脸微微一红,也 不再挣扎,并把脸贴在他的胸前,伸出两条玉臂环着他的腰。
叶枫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说:“妈妈,你真美!”
宋雪捉狭地看着叶枫娇笑:“又在花言巧语。”
“你就是我的白雪公主!”说着叶枫把嘴张开覆着那微开的香唇,同时把舌头伸进宋雪的樱口中。
“唔……”嘴巴被堵上,宋雪当然说不出话,只好用一双粉拳在他的背后轻轻擂击,以示反抗。但是,她的嘴却并没有闪开,任那舌头在自己的樱口中搅动。转瞬,她也不由自主地含着叶枫的舌头吮吸,还用自己的舌尖去拨弄那大舌。 两条舌头绞在一起嬉戏缠绵着,一会儿到了叶枫的嘴里,一会儿又转移到她的嘴里。 这一场争斗久久地进行着,似乎无法终止。直到二人都觉得呼吸困难了,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宋雪娇喘着说:“小枫,你的大舌头好有劲!回头对付金梅丽的时候,就照这样发挥,肯定能彻底征服她,没有一个女人,能逃脱得了你的魅力诱惑,小枫,加油啊!”
叶枫也极力称赞:“妈妈,你的小丁香真柔软!谢谢你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来教导我魅惑女子的本领,我一定认真学习,明天好好发挥……”
说完,两人都甜蜜地笑了,紧紧拥抱在一起。
良久,叶枫又开始吻她的脸颊,宋雪觉得非常舒服,便驯服地闭上眼睛,由他去行“正理”。
谁知,叶枫并不安份,接着从她的樱唇吻到耳朵,竟用牙齿咬啮她的耳垂,宋雪感到又麻又痒,身子不由自主地一挺。
叶枫的唇又顺着她的脸颊一路往下,从脖颈吻到半裸的酥胸,并用舌头舔着。
宋雪感觉凉凉的很爽快,又很痕痒,不由得激动起来,心里一热,一股淫欲象 电流般又从丹田发出,传遍全身上下,娇躯微微地发抖。当叶枫吻到肩头时,她顺势把脸伏在叶枫的胸脯上,两臂紧紧地环抱着他的腰,搂得那么紧,喉咙里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腰枝也开始不停地扭动。
叶枫以为她身体不舒服,便停下来问:“妈妈,你难受了吗?”宋雪说:“不,好痒,但是很舒服,我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舔过。” 叶枫的手伸向她的光裸白嫩的大腿,轻轻抚摸着。宋雪心中先是一震,想要阻拦,但很快便打消了念头,假装不知,任其作为,因为他的抚摸太令人心旷神逸了!
叶枫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说:“妈妈这一生为我操劳,贡献很大而需求甚少,真让你受委屈了。我要想尽办法让你享受到该享受的一切。”说着继续用舌头舔宋雪雪白的肩头和两臂。
宋雪的粉颈枕在他的手臂上,仰着头闭目享受,不时发出一声声欢快的呻吟。
叶枫见状,受到鼓舞,愈益卖力。
当那灵活的舌头舔到腋下时,刚一接触,宋雪便象受到雷击一样,娇呼一声,同时身子一挺。原来,她的腋下是一处十分敏感的部位。这强烈的震撼立即使她的下体爱液急涌……
叶枫看到宋雪剧烈的反应,更加兴奋,紧抱着她颤抖的身子,频频在腋下舔着。她呻吟不止,扭动不休。
后来,宋雪发现叶枫的一只手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慢慢向上移动,边抚摸边捏揉,只到腿跟。她心中一紧,深怕他继续向里伸去。后来见他不再向上,便想,既然他到此为止,还不算越轨,那就让他去摸吧,因为,这样她也很舒服的。
然后,叶枫又抱着她站了起来,把她放在床上,仰面躺着。宋雪正陶醉在温柔抚爱的享乐中,闭目放松。叶枫继而撩开她那衣裙的下摆,露出了那无比润滑修长的两腿。宋雪不知他要干什么,但她心里诫备着:一旦发现叶枫有出格行爲,那我是决不能放任他的。
叶枫爬在她旁边,先是用手在她两腿上下抚摸揉捏,又用舌头来回舔。
宋雪很舒服,身子又开始扭动。因为过去没有人这样忠心而投入地为她服务,很令她感动。
他舔了一会儿,转头问她:“这样舒服吗?”
宋雪羞目微开,带着几分少女般的腼腆,含笑点头说:“唔!……很舒服……小枫……谢谢你……我好享受!”
叶枫又到了她的前面,捧起她的俏脸,与她亲吻了一会儿,接着,用舌头舔她的额头、眼帘、鼻子、耳垂和脸蛋,一直往下又舔下巴和脖颈,最后舔到酥胸。 过了一会儿,他改用手抚弄她的肩头和胸前各处。慢慢地,那手象两条游鱼,在她细嫩的乳沟中摸索游移,并逐渐向她胸衣里面滑去。其中一个手指尖已经伸到乳‘罩的里边。由于她的乳房饱满坚挺,小小的乳罩被绷得紧紧的,他想进入也是不容易的。
宋雪吃了一惊,猛睁开眼,想制止他,但又怕他难为情,于是便轻轻握住他的手,压在酥胸上面,小声说:“小枫,你的抚摸令我全身酥麻、使我陶醉,简直舒服极了。为了帮你提升征服女孩子的技战术,我可以配合你一下,你可以随意抚摸,但不要闯我的禁区,好吗?”
叶枫假装不解地问道:“哪里是你的禁区呢?”
宋雪红晕罩面,柔声说道:“除了丈夫,女子全身上下都不能让陌生男人摸的。乳房和下体则连看也不行。”
叶枫又问:“那我刚才吻了你,还摸了你的胸脯,是不是越轨了?”
宋雪哭笑不得:“按说,男大避母,你是不能动我的。但妈妈爱你,见你对我那么痴迷,不忍心让你失望,才答应你吻我、抚摩我。但是,”她指着自己的阴部:“女人的这一片地方和乳房,只能对丈夫开放,所以我不允许你摸。懂了吗,我的小心肝?”
叶枫微笑着点点头:“知道了!”并一下把唇印到她的嘴上,开始了新的一轮热吻。
吻毕,叶枫扶她起来坐着。她身上好软,便闭上眼睛,一歪身,依在他的怀里休息,任他在她身上抚弄。叶枫拉着她的玉手把玩:“妈妈的这双柔荑,雪白粉嫩、柔若无骨,纤纤十指,细长圆润,美极了。”
听到叶枫赞美,她好钟意,宋雪心中一热,一歪身依在他怀中,仰脸看着他问: “我成艺术品了!那么完美吗?”
叶枫一手揽着她,一手抚摩她光裸的肩头,认真地说:“妈妈,你实在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全身上下无处不美,真是上帝的杰作!”
宋雪促狭道:“你一定是刚才偷看过我的全身上下了?不然,怎么知道无处不美?”
叶枫期期哎哎,无言以对,脸胀得通红。宋雪那光裸的娇躯不知被他看了多少遍、他心里自然有数。但他在她面前怎么敢承认。看着叶枫那尴尬的样子,宋雪很开心,但也觉得不能让他太为难。于是她便岔开话题,逗趣道:“难道我身上就没有不美的地方?比如我这臭脚丫?”说着,便把一只秀美的袜莲翘起来。
叶枫说:“没仔细看过,不敢妄加评论。先看看再说。”
说着,叶枫抱着她那偎在他怀里的娇柔的身子,平放在沙发上,坐在她的脚头,捉了她娇小精美的袜莲,放在腿上捏弄着,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两只雪白秀气的玉足抱住放在鼻下轻嗅。宋雪体形极为秀美,极富女性魅力,一双玉足更是长得非常地美,秀美、白皙、娇小,尤其白晰的肌肤配上象牙色的指甲油,看来更是动人。她的玉足简直是无可挑剔,这更使叶枫着迷。
叶枫将其中一只白皙、丰柔而光滑的嫩脚儿捧在手中,象鉴宝一样来回抚弄,还放在鼻子上嗅个不停,赞美道:“啊,亦然是雪白粉嫩、细腻光滑、柔若无骨,好美!如兰似麝,真香!……与妈妈身上散发的香味是一样的!”
叶枫爱抚着这双雪白秀足,在那光滑的脚面和每个脚指上轻轻摩挲着、亲吻着,那如兰似麝的莲香刺激得他胯下迅速地硬起。一个女人,如果连她的脚都能得到心上人赞赏,这是何等开心的事啊!宋雪闭目任他抚弄,并专注地倾听他那甜蜜得令人陶醉的赞美声。叶枫的抚摸使她非常舒服,混身发软,她感觉她的双脚变得很敏感。
说来也怪,人们都说女人的樱唇、耳垂、大腿内侧、酥胸和禁区这几个地方是性敏感区;可她觉得,在叶枫的触摸下,她身上的每个地方都成了性敏感地区。叶枫的抚摩渐渐从脚面转到脚底,使她非常痕痒,特别是摸到脚心时,痒得她大笑不止,前仰后合,身子在席梦思上扭动,颤声求饶:“放开我……小枫, 我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挠痒的……受不了……求求你……乖孩子……别再……摸下去了……!”
叶枫却抱着不放,并用唇去吻她的脚心。
宋雪用劲挣扎,终于摆脱了他:“你这个……小坏蛋,笑得我……混身都……没有力气了!”她被叶枫折腾得呼吸急促、双颊飞红、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
叶枫连连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你这么怕痒,我帮你揉揉胸口、顺顺气好吗?”
宋雪未加可否。
叶枫便蹲在床边,隔着衣服在她胸腹间轻轻揉抚。
过了一会儿,她觉得呼吸顺畅了,便要他停止。
叶枫却说:“我不累,再按摩一会儿吧。”

第122章 宋雪 酥麻感觉

宋雪没说话,秀目微闭,由他去揉,觉得非常舒服,几乎快要睡着了。
谁知叶枫的手逐渐扩大了范围,两手各抓住她的一只玉峰揉捏着。虽然隔着衣服,但宋雪仍感到很剌激,麻酥酥的感觉源源不断地流向全身。
她陶醉地轻声呻吟。
突然,她发现叶枫在解除她那乳’罩的扣子,一下惊醒了。
天哪,这小坏蛋又要得寸进尺。这一关很重要,不能再让他突破。她娇嗔道 :“喂!小枫,这里是不能动的!你真是不知足!”
叶枫辩道:“我怎么不知足了?”
宋雪怕他情绪受影响,便认真解释道:“这几年来,我守身如玉、冰清玉洁,从来没有让哪个男人碰过我的身子;可是从今天下午到现在,你痴心地迷恋我,我又不忍心让你失望,身子上下一件件地对你开放了,真所谓‘柳腰任尔揽、玉体任尔抱、樱唇任尔吻、香肌任尔吻……’你想想看,哪个男人能有此殊遇?可是时间不长,你又要进一步摸我的胸部!这难道不是‘不知足’吗?”说着,把叶枫的手从胸前推开。
叶枫却认真地说道:“妈妈,我从小就是吃它长大的,只是长大之后,忘记了它的味道,我好怀念啊。让我尝尝好吗?”
宋雪急道:“哪有这么大的孩子还吃奶的?而且我也没有乳汁,吃什么?”
叶枫把脸埋在她胸前,两手摇晃她的身子撒娇:“好妈妈,我只是体会一下嘛!答应我吧。”
宋雪笑嗔:“你小时候有个坏毛病:总要用嘴含着我的乳头或用手摸着才肯睡觉,难道忘了?”
叶枫说:“当然记得,可是我想再体会一下在妈妈怀中的温香滋味嘛!”
宋雪实在拗不过他;而且,这半天来他把她挑逗得已有些情迷意乱。刚才把他的手从乳房上推开后,她便産生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渴望再被叶枫抚摩。
宋雪眼含羞涩地扬了扬眉梢,抚着叶枫埋在她胸前的头,小声说:“唉!小滑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叶枫听出她的话有所松动,便仰起脸急问:“妈妈答应了?”
宋雪双颊顿红,娇首微颔,轻轻抚着他的脸庞,眼里放射着异样的光彩,既有神秘和爲难,也有渴望与企求,还带着无限的喜悦,低声说:“……既然你那么渴望,那就含一会儿吧。不过,要轻一点,别咬疼了我!”
说着,她缓缓地将捂在胸前的两手无力地垂落在身侧,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他来体会“在母亲怀中的温香滋味”。
她预感到一场疾风暴雨即将来临,势在难免……她渴望它的来临,又害怕它的来临,心里好紧张、好激动,叶枫尚未动手,她的身子已经微微发颤。叶枫迫不及待地解开了睡衣的带子,松开她胸前的衣扣,撩开衣襟,解下乳罩。
一双浑圆、坚挺、雪白、白玉般丰润细致的肉球弹射而出。
叶枫猛地伸手握住了它们。
“呀!”宋雪情不自禁地喊了起来。
叶枫两手在她饱满的双乳上轻快地摩挲着,语无伦次地低声赞叹:“啊!真是美极了!高耸如山、浑圆似球、雪白赛玉、滑腻类脂、柔软胜绵……衬着这粉嫩 而丰腴的酥胸……真个是软玉温香、尽善尽美……万能的上帝呀,你真是伟大极了,竟造出如此尤物……”
宋雪眼睑微开,看着他那陶醉的、手忙脚乱的样子,既好笑又好羞,心里十分得意。能听到自己意中人的赞美,哪个女人会不动心、不惬意呢!
“还有这雪峰顶上两点红……俏!俏!俏!”叶枫嘴里不停地说着,同时改用食指与大姆指夹住那嫣红的蓓蕾,轻轻搓捏。
一阵麻麻痕痒的感觉立即传遍她的全身,既象蚁咬,又象触电,浑身上下有说不出的滋味,既舒畅、又难受,不由叫道:“噢!哎哟哟……你……”
叶枫更加起劲地搓捏起来,后来又改用手心搓着蓓蕾尖。
“呀……呀呀!”宋雪更加兴奋了,不停地叫着:“别这样……呀……请你……别这样……”。
叶枫又改用胡子在那已变得坚硬的乳尖上厮磨,她那痕痒的感觉更加强烈,简直无法忍受了:“呀”她高声叫起来,身子扭动着。
叶枫见她的反应如此强烈,便停下来,两手捧着她那正在左右摆动的俏 脸,柔声问道:“妈妈,我使你难受了吗?”
宋雪的整个身心已完全被他的双手融化了,一心一意地在享受着叶枫美妙无比的抚摸所带来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受,处于半痴迷状态,那里还能考虑如何保持端庄、如何选择合适的辞令,那里还能说出话来。

她微微睁开迷罔的羞眼,瞄叶枫一眼,摇摇头。
叶枫又问道:“你感到舒服吗?”
宋雪脉脉含情地看着他,点点头。
“妈妈真乖,”叶枫捧着她那娇嫩桃红的俏脸,轻轻抚摸,看着她那欲焰闪射又带几分羞涩的秀目,在她那微微颤动的樱唇上亲了一下,鼓励道:“你想叫就大声叫吧!这样会痛快些。不要强忍着。”
宋雪点点头,渴求地小声说:“小枫……舒服……我……我要你……摸……不停……快……”
叶枫嘴里说着“好!好!”同时动情地把她的衣服完全解开。
宋雪已没有力气去阻拦他,实际上也没有想到去阻拦他。因为她这时完全处在痴迷之中,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只希望他快点给她醉人的享受。
刚才跳舞时,她用前面开口的薄纱睡衣当舞裙,里面只穿了小内衣。刚才, 乳罩已被他除下,现在他又把睡衣的两片前襟整个拉开,这样,她身上除了三角裤盖着的地方和衣袖里的两臂,已接近一丝不挂了。

第123章 宋雪 圆舞曲销魂

宋雪朦胧中感到叶枫在抚摸她的小腹,刚要阻拦,却突感一阵酥麻,原来叶枫张口吮住了乳房,并用舌尖舔她那已经发硬的乳晕和乳尖。她忘记了小腹受侵犯的事,大叫:“啊呀……你要了我的命了!”
叶枫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她那发硬的蓓蕾。
不同于搓捏,她觉得触电的感觉越来越猛烈了,身子不停扭动,大声呻吟。
宋雪怕这样下去会出事,便推开他的手,央求叶枫放开她的乳房。
叶枫的手停了,但却没有休息,继续用舌头舔她。由于她全身绝大部分都裸露着,所以,除了三角裤遮盖的地方,从头到脚都被他舔遍了,连两臂也被他从袖子里抽出来舔了又舔。
叶枫舔得她全身肉紧,每舔一下,她的身子便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
她好激动、好享受,性欲已被挑逗得无法遏制,羞耻之心荡然无存;要不是头脑还清醒,她一定会主动脱掉三角裤乞求他快点与她造爱的。她不停呻吟,身子剧烈扭动,下面也大量分泌。迷人的音乐继续传送着美妙、明快而和谐的旋律。
在心智晃忽中,宋雪突然感到禁区象有一只虫子在爬。原来,不知何时,叶枫的手已由小腹滑到裤子内,抚弄她的阴毛。这时的她,对此并无反感,反而觉得非常冲动。上面的乳房和下面禁区同时受到强烈的剌激,立刻使她进入了欲仙欲死的境界,十分受用,大声呻吟着。
这时,叶枫停止了对她乳房的触摸,两手悄悄地把她的三角裤往下拉。
宋雪脑中尚存一丝清醒,发现了叶枫的举动。她大吃一惊,无力地拉出他的手娇喘道:“小枫……听话……不能脱……不……不要摸我……” 叶枫辩道:“我见妈妈的内裤湿了一大片,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原来,宋雪被他挑逗得性欲炽烈,爱液不断外涌,以致于把内裤都湿透了,还通过裤子边沿,流到床上一片。
宋雪的那张白嫩的俏脸,腾地变得通红,并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捂着禁区,美目低垂,似怨似恨地娇声嚷道:“谁让你管这事?” 说完,推开叶枫,掩上衣襟,闭目躺在那里,心里却是狂跳不止。
叶枫以爲她真的生气了,便一手抱粉颈,一手揽柳腰,把那仍在微颤的娇躯紧拥在怀里,柔声道:“妈妈不要生气,我再也不敢了。”边说边在她脸上、唇上轻吻,并抽出一支手,在她胸前不停地揉捏,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
宋雪见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芳心顿软;在他那咄咄的目光下,赧羞顿生,连忙用手捂在脸上,娇嗔道:“小枫,谁生你的气了?我只是不许你到处乱摸嘛!”
叶枫狡猾地问:“好妈妈,到底哪些地方是不能让我摸的?”

宋雪把手捂在禁区,娇嗔道:“明知故问!我这全身上下,除了这里,还有你没有摸过的地方吗?”
是啊,现在,这里是她身上唯一被掩盖着的地方了。三角裤是那么小的一块布,只有巴掌大,仅能遮着方寸之地,以致于下面的毛发都从边缘露了出来。
叶枫却笑嘻嘻地说:“可这里我刚才也摸过了呀!”
宋雪一急,伸出两个粉拳在他身上轻擂:“你好坏……看我打你!”
叶枫握着她的手,放在嘴上亲着,边说:“好好,算我没有摸过……没有摸过!”
“小滑头!你刚才分明已经摸过!”她似爱似嗔地说了一句,便不再撑拒,任他握住手亲吻,缓缓闭上了眼睛。
叶枫继续在她的脸上亲吻着,然后也躺下去,抱着娇躯。
两个人就这样拥在一起,谁也不动、不说话,是那样地静谧、温馨……有谁能知道他们的心中也是平静的吗!
叶枫看着她平静地闭目仰躺在那里,羞顔未消,爱意又起。爲了打破这似乎尴尬的局面,他提出建议:“妈妈,不如我们一起跳舞好吗?”
宋雪也想让气氛缓和些,颔首赞成:“那好吧!跳什么舞呢?”
叶枫先从床上起来。
宋雪伸出两手,让他拉她起来。

叶枫一手伸到她的颈下,一手搂着蛮腰,抱她坐起来。
叶枫把她拥在怀里,用手给她理了理头发。
宋雪温驯地由他抱着,伸手指着衣服,说:“小枫,把衣服给我,让我穿上,不然这衣不遮体的样子怎么好跳舞呢!”
叶枫却说:“不要穿衣服了,就这样跳好吗?”
宋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赤裸的身体,脸又是一红,因为这时她的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件小小的三角裤,与全裸没有什么差别。这样跳舞成何体统?
宋雪娇羞地说:“这么赤身露体地跳舞,象什么话,羞死人了,不行不行!”
叶枫一手揽着纤腰,一手托起她的下巴,在唇上吻了一下,说:“这里又没有别人,怕什么?至于我,你的全身上下几乎每个地方都让我看到了,也抚摩过了,拥抱过了,你何必还那么害羞呢!”说着,又在樱唇上吻了一下,说:“咱们一起来跳舞吧。”
叶枫站起身,并拉着她的双手。
宋雪被迫无奈,欲拒却迎地站了起来,羞涩地把头扭向一边,不敢看他。

“啊!真美!”叶枫突然大声说:“妈妈,你裸体太美了!躺下时已经很美,没想到站起来更加迷人!这削肩细腰、冰肌玉骨,真可谓娇同艳雪,肌肤若雪了!”说着,又伸手抚摸着那一对坚挺滑嫩的雪峰,说道:“你这一对玉峰,躺下时高高耸立,没想到站起来还是如此轩昂挺拨,丝毫没有下垂和变形。玉峰高并椒乳尖挺,再配上这两朵梅花,真可谓:玉乳蓓蕾、酥胸雪谷,太美了!”
“小枫,你看你,又胡说了!”宋雪难为情地瞥他一眼,伸手把他的手从酥胸上拨开。
“我说的是真话!”说着,叶枫走到门边,把灯光都都打开,让明亮、柔和的灯光洒满她的裸身上。
叶枫又回到她身边,围着她的娇体转来转去,两眼在她全身上下打量。
“说真心话,我被你迷着了,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你!”
宋雪被他说得心中美滋滋地,但又觉得害羞,螓首低垂,小声道:“既然那么着迷,那你就一天到晚什么也别干,专门欣赏我好了!哈哈。”
“那我是求之不得的呢,”叶枫高兴地说,并托起她那紧贴在胸前的下巴,在唇上亲吻了一下,恳求道:“开始跳舞吧,我等不及了。”

宋雪心里自然明白:他那里是想跳舞,分明是为了抱着美人的娇躯快活。但是事已至此,推辞也是不可能的了;何况自己也渴望纵体入怀,与他缠绵一番。
于是,她看了叶枫一眼,娇首微颔,柔声说:“可是……你让我光着身子跳舞,而你自己却穿戴整齐,一点也不协调嘛……”说完又低下头去。
“是的,我怎么没有想到,”叶枫边说,边脱去自己的衣服。很快便跟她一样,只剩下一条三角裤,说:“你看,这样可以了吧”。
宋雪色迷迷地看他一眼,连忙用双手捂着脸,把身子扭向一边:“我从来没见过有光着身子跳舞的,这象什么样子嘛!”
叶枫揽住蛮腰,转过身子对着她,说:“凡事都得有个开端,有了第一次,今后就不足怪了。何况,我们并没有脱光衣服呀!” 然后又轻拍她的脸蛋,换上似哄小孩的口吻:“乖!我们开始跳舞,好吗!”

她还是不好意思,再次扭过身去。
叶枫站在她后面,两手轻轻爱抚着她那雪白圆润的肩头,然后把她的身子慢慢地搬过来,面向他。
宋雪的手仍然捂着脸,螓首低垂。
叶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轻握皓腕,露出那张羞红的俏脸。
宋雪不加反抗地任他把自己的手从脸上搬开、垂下去。秀目紧闭。
叶枫去打开音响,播放音乐。

在圆舞曲的优美旋律和柔和的灯光下,一片祥和、温馨的的气氛。
叶枫款款走到那婷婷玉立、丰盈嫋娜的美人跟前,微笑着,在她耳边柔声 轻唤:“好妈妈,请过来跳舞吧!”说着,弯腰伸手向她发出了邀请。
宋雪听到呼唤,秀眼微啓,抬头看看他。他是那么和气、亲切,简直是个慈祥的巨人。在他身,才感到有了依靠。他心地善良,身体健壮、脾气平和,恰恰是她久已向往的男人。他有如平静的海湾,没有狂风,不见巨浪,然而却不断激起她心中的波浪。她羞涩地莞尔一笑,开了一句非常谨慎的玩笑:“听您安排, 我的主人!”
说着,她伸出手,让叶枫握着,似勉强又情愿地并肩走向厅中。
叶枫揽着蛮腰,低头在俏脸上吻了一下,高声道:“今夕何夕,送怀昼思夜想的公主,拨云撩雨,叶枫必将神颠魂倒!”
宋雪也不假思索地颠起脚尖,伸出两臂环着他的颈,在他唇上亲了一口,柔声说:“今宵何宵,委身魂牵梦萦的王子,颠鸾倒凤,宋雪定会心痴情迷!”

“啊!好妈妈!我的小公主!你终于承认是我的白雪公主了!而且,我的白雪公主愿意委身于我了!多么幸福啊!”叶枫兴奋极了。
“胡说!谁要委身于你了!我只是为了跟你的话对仗,才用了这个词。宋雪明知自己言语失检,但又无可挽回。
几乎同时,两人的脸“唰”地一下都变得通红。
四目相视良久,会心一笑,两个光裸的身体颤抖着扑抱在一起。又是一阵如痴如狂的亲吻。
宋雪动情地把舌尖递进他的口中。在叶枫有力的吮啜下,她立时全身酥软。若不是他抱得紧,她非瘫在地上不可。
许久,他们渐渐从甜蜜的梦中醒来……然后,在欢快的乐曲声中,相拥而舞。
他们肌肤相贴,交颈旋转,把臂翩缱,开心地欢笑着。
后来,叶枫提议跳贴面舞。宋雪脸一红,想拒绝他,因为此舞只有情侣才跳的 ;但一想今天两人的接触又何止是“贴面”?于是便点头同意。
两个柔软的胴体紧抱着!
两张发烫的粉颊紧贴着!
两对痴迷的醉眼紧盯着!
两只颤抖的红唇紧连着!
宋雪不好意思地将绯红的脸庞扭向一旁,不去看他。
刚才,她的酥胸和乳尖已被他抚弄得十分硬挺,胀得难受。现在随着舞步的进退,又与他的身体来回摩擦,阵阵酥麻感流遍全身。叶枫的手在她光裸的后背上轻抚着,并不时伸进她的三角裤内,抚弄她的圆臀,还不时试探性地在股沟中上下滑动。
宋雪假装不知,任其轻浮。
叶枫见宋雪没有撑拒和反对,胆子益发大了,用力捏揉她的圆臀。
宋雪发现叶枫的玉柱硬邦邦地顶在她的小腹上,并不停地有节奏地上下翘动着,弄得她遐思联翩、不可自已,顿感淫欲大增、一股热流通遍全身……渐渐地,她的神智变得不清了,两眼发出炽烈的欲焰,盯着叶枫那冲动的俊脸,樱唇微开,轻轻地呻吟,使劲抱着叶枫,把脸紧贴在他那结实健壮的胸膛上,不停地厮摩着,嘴里喃喃低语:“小枫,抱紧点,我的两条腿好软,快要站不住了!”
叶枫听话地将娇躯搂紧、再搂紧……
宋雪呻吟着,心里想对他说:“小枫,我的小王子、我好需要……啊!亲爱的,不要害怕,要是你疯狂地发作,把我抱起来,不顾一切地猛然扯下我的三角裤,让我赤身露体、一丝不挂,然后骑在我的身上,立即占有我,那多好呀!要是你这样做的话,妈妈绝对不会怪罪你的。唉!……你这可爱的小傻瓜,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利用……你难道是柳下惠……美女入于怀而不乱……而且是光着身子的……”可是,对他说这些话,哪能张得开口呢?
她再一次发现,叶枫同样缺乏必要的果敢做出疯狂鲁莽的举动,来推倒横在他们之间的墙垣。一个身材魁梧、知识渊博的男子汉,竟然不知道怎样占有自己心爱的女子。至于她,啊,小枫,不论欲念多么强烈,总不该由她采取哪怕是一点点的主动。再说,她已经似乎超过了应有的限度,因为按照规矩,女子不能去挑逗男人,否则会被看成不知羞耻。我的小枫,这一步该由你来走。
叶枫这时也处在情迷神醉中,他多么渴望马上将心爱的人儿抱到床上,翻江倒海,放纵尽欢……然而,得不到宋雪的暗示,叶枫不敢轻越雷池。他不敢……他仍然顾虑重重……叶枫又开始了狂热的亲吻,吻她的脸、她的唇、她的脖颈……当他吻到她的 酥胸的时候,她的身子被压得向后仰去……
不知何时,他们已经停止了跳舞,两条雪白的躯体扭在一起,厮磨着。
在这个热情如火的阶段,她和他,都进入了如醉如痴的境界中!宋雪在叶枫的一再挑逗下,性欲汹涌,更加受不住,她没有想得太多,也许她亦不在乎失去与否,进入了不顾一切的状态,毫无防范之意!
她秀眼微闭,朦胧中感觉叶枫的手真的在将她的三角裤向下拉。她的潜意识中一阵欣喜,因为她这时神智恍惚,非常热切地渴望他占有她,于是便微微闪开与他紧贴着的腹部,与他配合,让他去拉。

她在心里呼喊着:“拉吧,我的亲亲!快一点,我等不及了!”
她感到禁区已露出来了……
她渴望叶枫快点充实她那空虚的地方……
她的双臂紧紧环绕着叶枫的脖颈,仰着头,与他亲吻……等待他的下一个动作, 心中哀求着:“小枫,快点……我的心肝……你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快把我放倒在地上,抱我回卧室也行……占有我……快呀!”
突然,叶枫一把将她平抱起来,走到沙发前坐下,把她放在他的腿上,在她全身抚摩。
宋雪陶醉地享受着,任其所为。
他已把宋雪的三角裤褪到了膝盖上。
然后他又将她托起,平放在沙发上。
他把手指伸进了她那爱液激淌的禁区中,一进一出地滑动……
宋雪感到十分享受,秀目微闭,大声呻吟着;她胸前那两座高耸的乳峰,随着急促的呼吸声,上下波动……
叶枫见可爱的妈妈反应如此强烈,益发用力,手指更加深入……
她的禁区不由自主地紧缩、再紧缩,用力夹着那只似游鱼般迅速进出的手指 ……突然,似一阵猛烈的电流通遍全身上下,她一下进入了高潮之中,遍体肌肉紧缩。
宋雪不由大叫一声,紧紧抱着叶枫,抱得那么紧,那么有力,恨不得让全身每 一处都与他连接在一起……很快,立即变得浑身瘫软;接着,玉体痉挛几下,便静止不动了,胴体象无骨一般,软软地瘫在沙发上,一条光洁的玉腿伸在沙发外, 拖在地上……
叶枫的手还插在玉门中。而她经过高潮的洗礼,已逐渐开始苏醒。
当她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时,惊恐地抓着他的手,从阴道中拉出来,小声说道:“不!小枫,这不行!这……我这是怎么啦……”
叶枫吱唔着,……
宋雪怕再这样下去,自己把持不住,失去理智,于是柔声道:“小枫,我实在太累,想早一点睡。今天暂时到这里,可以吗?”
叶枫扶起她的身子,说:“好的,我送妈妈回屋。”
宋雪全身酥软,在叶枫的扶持下,颤巍巍地勉强站直身子,并连忙提起已被褪到膝下的三角裤!
叶枫见状,体谅宋雪的心情,便热心地帮她穿上衣服,萦上腰带,揽着她的腰枝,半扶半抱地拥着她进入卧室。
她这时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几乎是被他抱进去的。
她的心“卟、卟”直跳,庆幸自己清醒得早,不然,这严密防守的第三个关口非被小枫攻破不可!
但是,自己允许他把手指插进了禁区,这等于第三关已被他破了一半。
唉!事已至此,下次若他仍要这样做,怎么好再拒绝他?
她心里自叹道:哎,女人哪女人,真是不可理解,她们失去贞操往往不是清醒的时候,而是在被心上人搅得情迷意乱时。
继而她又安慰自己:叶枫插进去的只是手指,毕竟不是阴茎,这怎么也不能算是我同意他乱伦。
想到此,心中似觉宽松了一些。
今天晚上,宋雪受到那么强烈的刺激,无论是在心理上,或是在肉体上,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在她的记忆中,自己一生中象今天这样的陶醉,还是第一次。她的整个身心都浸沈在无比的幸福的、和熙春风的沐浴中。
但是,她毕竟还有着一丝清醒,她发现叶枫的步步逼进,正在使自己的意志急剧崩溃,她的心中又激跳不止。
但是,她却抑制不住心中的感叹:是啊,多么可爱的小夥子!多么典型的男子汉!我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因受到他的青睐而陶醉的!何况是象自己这个久旷之女,突然之间天降甘露,怎么能够自持!想到这里,她原谅了自己的失态。
然而,今晚又是那么令人疲倦。以致她一到床边,便无力地仰面躺下,难以再动,两腿还在床边吊着。
叶枫很殷勤地动手给她脱去鞋子,并抱起她的身子放正,使她仰面躺着。由于她在今天已经被他抱过,又多次动情地向他投怀送抱,所以,现在叶枫抱她,在她的心理上,便没有引起任何反感和不自在的感觉,相反,与他的肌肤相触,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舒服感觉。若是在以前,她是决不会允许叶枫这么亲近的。因为母子之间总得要有一定的距离。
就叶枫而言,今天的收获可说是出乎意料之外,虽说是费了不少的功夫,但总算进展很大:思慕已久的白雪公主,过去是那么凛然不可触犯,可望而不可及 ;而现在,在她醒着时,允许自己动她了,不但可以拥抱她、亲吻她,而且可以 在她的全身上下到处抚摸,还可以把她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一小点。
宋雪的反常的大度,似乎可以从今天喝多了酒来解释;但叶枫认为:俗话说,酒后见真情,看来,妈妈今天是自愿的,而且是那么动情、那么投入、那么如醉 如痴。因为,如果一个女子不自愿,无论你有多大的神通,尽管是在酒后,也是无法让她投怀送抱、以身相许的。
她赤裸的身体上、肚子上,只有香水味和一条小小的三角裤。一道近乎淫荡的欲望之光闪现,在压服她的廉耻,吓得她浑身颤抖,垂下眼睛,慌忙扯过洁白的床单,捂住心中的欲火,盖住漂亮的容貌。她羞于让他再看到她象处女一样年轻的身子,象姑娘一样丰满的乳房。是啊,这对乳房多么圣洁,养育了自己的生命!腹部既没有怀孕造成的折皱,也没有分娩留下的斑纹。她还是一朵天鹅绒般柔软的鲜艳 的玫瑰花!
宋雪渴望他温存的话语、如饥似渴的亲吻和疯狂的抚摸如狂风暴雨铺天盖地而来,卷走她残存的贞洁与羞耻,触及她湿润的关键部位。但是,她的头脑还是清 醒的,她又怕他真地这样做,她必须隐藏自己的情欲和女性的贪婪。
叶枫看着那软绵绵地瘫在床上的娇躯,显得那么妩媚动人,楚楚可怜,不由得俯下身去,伸出胳膊把她的头搂到象港湾的码头一样宽阔的胸前,轻轻吻她的面颊,直到最后,总算如她猜想的那样,张嘴覆盖住了她那小巧美丽的樱唇,又 热烈地亲吻起来。
宋雪虽然无力再动,但在这销魂的时刻,作为一个充满炽热活力的年轻女子,却是无法不动的,她微微地张开嘴,接纳了叶枫伸进来的舌头,并把自己的红嫩的舌尖迎了上去。
在这条由四片嘴唇构成的温柔通道中,两个舌头搅在一起,时而进此口,时而入那口,往来复去,无休无止……
宋雪心潮激荡,不能自已,两臂沿两侧而起,紧紧地抱着叶枫的脖颈,好象怕他离去。
叶枫的一只手揽在她的颈下,另一只手则伸进了霞帔,在那平坦、光滑而细腻的肚腹上轻抚,绕着肚脐团团打转,不时有意无意地碰撞着下面那神秘的凸起。
宋雪再次痴迷了!她轻声呻吟着……
叶枫的手接着沿腹而上,覆压在一只玉乳上,抚摸着,揉捏着,然后再移到另一个乳房。这只手,不时跨越深深的乳沟,在那两座越来越硬挺的乳峰之间飞 来飞去,交替旋转着,是何等的神气活现。
宋雪的身子开始扭动,喉咙里传出了莺啼般的细细音律。
那只手又移到了小腹上,并在肚脐周围打旋,还不时移到阴阜上压捏着。
宋雪毫无制止之意:她又一次进入无我的境界!
在那只出神入化的、男子汉的大手抚弄下,她浑身痕痒,阵阵酥麻,只得不停地扭动腰肢,呻吟声益发大了……
叶枫心中是那么得意。因为若在以前,宋雪是决不会允许自己动她的。今天,经过一天的努力,才千辛万苦地步步得逞。现在,妈妈是清醒的,却允许自己一上来就抚她的全身,这说明她确实已经容纳自己了!成功了!啊,多么喜人的成就!
现在,妈妈还不许自己与她交欢。这一关当然是难以攻破的,但相信世界上没有攻不破的堡垒,我叶枫终有一天会让妈妈答应与我欢媾,以了宿愿。当然,这要有耐心和毅力,尚须伺机而行。
想到这里,他用伸在宋雪粉颈下的那只手,将她的头擡起来,又在脸上各处亲吻了一阵子,然后把乳房上那的只手抽出来,抚摸那秀丽无比的脸。
宋雪微微睁开眼,看着叶枫那英俊的面孔,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你啊,不知疲劳的小精灵!都是我不好,把你娇坏了!”
叶枫说:“不!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好妈妈!你是我最亲最爱、最美丽的小公主!”
说着,又拿出手帕,为她拭去头上的香汗,然后,又一次四唇相接,两只手继续在玉体上下游走。
呻吟声复起,娇躯又在扭动。
她真的把持不住了!她渴望着男人的压力!她不自禁地小声说:“小枫,我身上好难受,想让你压在我的身上。你快上来!快!”叶枫一听,知道她已经欲火焚身、难以自持了,心中不禁一喜,立即翻身而上,覆在她身上,紧紧搂抱着。
她的两条玉臂也环着他的腰。二人紧紧抱在一起,在床上卷动着。直到她发现叶枫又在脱她的衣服,才加制止。
叶枫也知趣地打消了越轨之念。
宋雪见叶枫这么体贴入微,颇为感动,便打起精神,侧过身子,看着叶枫,眼中充满柔情和感激的神彩。
她娇笑道:“你刚才不是说不让我卸装,想明天继续欣赏吗,那你怎么还要脱我的衣服呢?现在,我就和衣而卧了。”心里想:我不脱衣服睡,看你今天晚上怎么办。

叶枫色迷迷地看着侧卧的美人,心中一动,便笑着说:“妈妈,你现在的神态真是美极了,媚眼含羞、桃面嫣红,真真要迷死我了!好一幅‘仙姬醉睡图’锕。”
宋雪娇羞地说:“小枫,这一次,我真的困了。我先睡了。”说着她合上眼睛假装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叶枫走到床边,与她接吻,并用手隔着衣服抚摩双乳。宋雪假装睡着,不理会他。他见一切顺利,便动手解除她的装束。 顿时,那雪白如瓷的胴体如霞光般呈现眼前。
叶枫把宋雪从头到脚吻了一遍,用手抚摩了几遍,便将她翻过身,面朝下俯在床上,从上到下吻抚她的背后,特别在雪白浑圆的肥臀上留连很长的时间,大有爱不释手之状。然后,又将她翻过来,仰在床上,两手平伸,两腿大大张开。宋雪心中好羞,这姿势俨然一个荡妇。但也没有办法,因为,“睡着”了的人是不由自主的。
接着,他用舌头舔遍她的全身上下,使她性欲高涨,混身麻痒。他注重进攻她的肚脐和跨下,这是她最敏感的地区。她这时已兴奋到高峰,爱液大量地涌出。叶枫用舌头把这些琼浆一点一滴都舔吃了,也不嫌脏。因为她的两腿是大张着的,所以阴部敝开着,毫无阻挡。叶枫全神贯注地用舌尖挑逗阴蒂,足有二十分钟,搞得宋雪无法控制自己,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呻吟,屁股也扭动几下与他配合。叶枫见有了动静,以为她醒了,便试探地叫了一声:“妈妈,你怎么了?”见她仍闭目沈睡,便舔得更加起劲。

宋雪飘飘欲仙、全身肉紧,轻轻颤栗。突然,她实在忍不住了,全身猛地颤动起来,喉中迸发出一阵呻吟!高潮来临了!天哪,他还没有进入,便给了她一次如此新颍的高潮,真是前所未有!
叶枫在她身上轻轻抚摸,直到她高潮带来的震颤平静后,才把她揽在怀中,温柔地吻她的脸蛋和樱唇。她紧闭双目,微微喘息着,脸埋在他的胸前,一动不动 地体会着他刚才带给她的阵阵欢乐。叶枫抱起那柔软如绵的胴体,自己也躺了下去,欣赏着那带雨梨花般的潮红的娇容。她虽然紧闭秀目,假装睡着, 可以脸上的羞赧、幸福以及无限满足之色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的……

叶枫欣赏着那秀丽绝伦的脸庞、俊俏的眉眼和那微微张开的、似在索吻的鲜红丰 盈的樱唇,心中一热,不由得将一只手臂伸入粉颈下,一只手揽着蛮腰,将玉体紧紧搂在怀中,叶枫已经心满意足,陪伴宋雪一起进入梦乡……

[ 本帖最后由 onlyyou2011 于 3-22 13:58 编辑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