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业务员(全)-21

  

第九十八章玉刀修罗

我的这次北京之行真是收获颇丰,既有了一个中央特派专员及国务院调查员
的身份,还在北京大学无意中找到了三个科研项目,真是不虚此行啊!

海教授的环境科研项目规模大而且转化周期短,非常的适合我们插手的第一
个投资项目;李若梦的研究的课题意义重大,而且潜力无限,值得我们长期投资,
并且还要加大力度的投入;还有小弟妹田甜甜的生物研究,开始没有注意,后来
一看才知道她们研究的是促进动物的植皮生长,就是一种适用于手术之后伤疤的
愈合,彻底消除疤痕的药物。这种药物以前在市面上也见过,但是那些都是治标
不治本的,而她翻研究的方向是彻底的解决疤痕。她们研究的是从基因的角度入
手的,使用之后将彻底还原成冻末的样子,现在她们的研究正在进行之中。看来
这些高校的东药真是不少,我们的方向完全的正确,以后有的忙了。

我和娟娟离开了北京,娟娟的爷爷没有见到,但是我己经和他联系过了,听
说他现在己经和主席达成了协议,亲密无间的合作着!

回去的时候,我们和原来一样,我和娟娟在后面。这两天小丫头可是在生我
的气,一直不给我好脸色,我也没有解释就抱着她,知道她一定是耍小姐脾气。
一会儿,在我的怀中老实了,当然手段是用了一些了。嘿嘿,我的手伸进了她那
越来越发育丰满的胸部,温柔的揉了起来,几天没有见她的胸部比以前大了不少,
她那冰冷小脸开始•漫漫的发红,紧紧地*向我的身上,我的手仍没
有放过她,两个手指头夹住了峰上那颗己经坚硬的小樱桃。“嗯一!”舒服呻吟
的她*近我的耳边响起。“老公,饶了人家吧!下次不敢了,回家好吗?”面脸
通红的娟娟在我的耳边小声地求饶道。

“那你可要乖啊!这两天老公都忙死了,一直没有空陪我的小宝贝,对不起
了,下次我一定补偿过来,好不好吗?”我安慰她说道,这两天也一直憋的没有
地方发泄,也不敢再揉下去,真怕自己控制不住,把她就地正法了。

津京高速公路建成己经很多年了,两边的树己经都成材。在津京高速路的中
段,有一段很长的路两边都是树木,绵延十几公里。这里本来是苗圃,后来不知
道什么原因一直也没有管理,现在己经是茂密的森林了。

就在我们决进入这段区域时,奇怪的发现另一边的车道上没有车行进,见到
这样的情形,立刻让暗影和后面的随行保镖都警惕了起来。

“队长,对面没有车了!有些奇怪?”开车的女司机边开车边冷静的通过迷
你的话筒说道,这是军队上常用的短距离通信工具,这些保镖大部分是军队出身,
保护娟娟的都是那些女特种出身。

“己经知道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正在查明,暂时保持低速行进!”
后面车中的负责保镖的小队长说道。听到开车的女司机的话,娟娟吓得在我的怀
中颤抖,我把她抱紧给与她安慰。“老公,我有些怕!”女胃娟小声地说道。

“带受有事情的,有老公和那些保镖在,没有问题的!也许是前面出了车祸
呢!”我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地说道。

“小姐,不用担心,我们的车是经过改装的,一般的枪支是打不进来的,无
论发生什么事情,您和周先生都不要出去!”那个女司机说道。车的速度降了下
来,我看到暗影仔细的寻找什么,又好像在观察什么!

“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下去!”暗影突然看到路边上有
个很小的标志,一般人不会注意那的。暗影一看这个标志,就知道了那是古武世
界一个有些名气的帮派组织一七杀楼。他知道这次不是一般的刺杀,就严肃地告
诉我们道,又给那个女司机说道,“通知你们后面的保镖,全力戒备,但是不到
万不得己不要下车,那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

“难道你发现了什么?如呆有什么发现,我也好赶紧告诉我们的队长准备!”
那个司机奇怪的问道。她知道这个冷酷的英俊的青年是无敌龙书屋出品我的保镖,
但是没有感到他有什么厉害的,她很怀疑的说道。“你只要按我说的告诉她们就
行了,这些不是你们能应付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怎么不能对付了!“那个司
机兼保镖不服气地问道。

“好了,这位司机小姐,按照暗影的话给你队长的说,其他的不是你们所能
知道的,告诉你们的队长这是命令!”我听到暗影的话,知道是古武世界的人来
了,那些江湖高手,不是那些普通的保镖应付的。诚然现在的枪支,那些高手也
无法应付,可是他们在同样有枪支的情祝下,那些保镖没有活路,这就是身手的
差距。

江湖(因为我己经是古武世界的人了,所以也和他们一样按照通俗的叫法说。),
也是在不断的进步,不是那么的落伍了,他们有的本身都是用枪的高手。不过很
多的高手都是有一手的暗器,短距离出手的时候,他们可以在普通人的出枪之前
干掉对手。“好吧!”尽管那个女司机很不满意,不过最后还是跟她的队长说了。
“我们队长问你,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司机跟暗影说道。

“你们看后面,基本上没有车了,这是个别人设的一个局,你们千万不要用
枪,那样后呆更加的严重,一切都交给我了!应该快到了!”暗影紧了紧身上的
衣服,将腰间的那把自己成名的兵器动了动。我们己经发现后面只有我们的那辆
保镖车,其他的车都没有,看来己经被截住了。

车没有走出一公里,就看到前面路中站着一个人!穿着很普通的运动装,左
手中拿着把一尺半长的宝剑,一米八多的个子,非常普通的大众脸,看年龄在三
十多岁!他镇静地盯着我们的车。“好了,车停下吧!我要会会他!”暗影自信
的说道。“暗影,注意安全!”在他将要下去的时候,我看着他关心的说道。

“谢谢少爷关心,您不必担心,对付他们还没有问题!周围很安全,我会解
决的!”暗影暗示我说道。我明白他的意思,那些侍卫应该己经快到我的周围了。

暗影就这样从车上下去,‘漫漫地打量着对面的人。一股气势透体而出,眼
睛像利剑一样的盯着那个人,寻找着对方的弱点,每走向那个大汉一步,气势就
更加的强劲一层。

“老公,暗影哥哥这么酷啊!现在才看他是个高手的样子!”躺在我怀里的
娟娟看向前边的暗影,不由得赞叹的说道。

“他们是什么人啊?这个杀手都不戴面具,真是太猖狂了!”那个司机自言
自语的说道。心中对他们的身份产生了怀疑,这个年代了还有人用宝剑的!

“那个人带着人皮面具,不是他的真正面目。让你们的人不要下车,快!那
些人不是她们惹起来的!”我还没有解释完,就看到后面的奥迪车门打开,里面
的保镖手中都拿着枪,漫漫的准备下来,我着急大声地说道。“队长,快回去,
这些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那个司机听到我着急的话,赶紧的和后面的联可惜
己经晚了,几个飞刀瞬间从森林中射出,定在车门边的柏油路上,三寸长的飞刀
定进坚硬的柏油路近一寸半深,那几个保镖在我的要求下赶紧地回到车中,迅速
的关上车门。她们三个可是吓得不轻,以前当了好几年的兵,都没有见到过这么
厉害的飞镖。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这个想法在她们的心中产生。娟娟的这几位女保镖
很厉害,可也是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面啊!从森林中走出了几个人,瞬无敌龙书
屋出品间就到了站在中间的那个人的一边,成三角形围住暗影。

看着下车的暗影,那个站在路中间的大汉,心中就是一惊。这是个高手,一
定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这是一种直觉,高手之间的直觉。他的脑中就在思索着,
江湖中是哪一号是这样的打扮。

“江湖中人,不知为何拦我们的路!”暗影瞪着那个人冷冷得问道,首先就
点明了自己也是江湖中人。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那个周川得罪了我们的主顾!先生也是江湖中人,
希望您不要插手!”那个大汉知道暗影是个厉害的高手,自己来的这十几个人,
尽管可以解决问题,可是还希望不要和他冲突。此时心中可是把外堂的人恨死了,
调查的说那个周川只是有个非常厉害的普通人,可是没有想到保护他的是个如此
厉害的高手。

“周川是我家少爷,负责保护他的安全是我的职责,如呆我没有猜错的话,
你们是和陈家有关系吧!整个事情是陈家的错,我家少爷己经很宽容了。如呆不
知好歹,别怪我们不客气!就是你们七杀堂也承担不起!”暗影强硬的说道。

“噢!还请这位先生告诉,您是哪个帮派的!不知我们是否惹的起!”那个
大汉听到暗影的话,他也不由得有些生气,也是有些担忧,听他的意思我们七杀
堂也不放在眼里。“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没有资格过问!”暗影行走江湖这几年,
到哪里都是很孤傲的。“好啊!那就要领教领教,我们是否资格了。

说着那个大汉飞身就过来,一手开山掌对着暗影就搂头盖顶劈了下来,那速
度太快了,就好像闪电一般眨眼就到。暗影嘴角微微的一笑,就在那掌将要到他
面门的时候,他的身体向后滑行,又违反常规的弧形的到了那个大汉的后面,抬
脚就踢了过去。

那个大汉一看暗影的速度,还有那脚踢出时带起的是风,心中就是非常的吃
惊。明白自己手上的功夫不是暗影的对手,这次遇到了这个年轻人竟然武功这么
的高。只有用自己的成名绝技,要不这次自己就栽这了。

他没有回身,反而向前跨了一步,右手迅速的抽出了宝剑,明晃晃的宝剑闪
着绿光,真是一把好剑。飞身旋转的向暗影的前胸刺去,瞬间就到,暗影此时十
分的谨慎,因为他知道面前的是七杀堂中排名第七位的绝杀快剑吴风,这个称号
不是吹出来的,经过千百次的刺杀中挣回来的。

暗影的刀更快的出现在手中,一把黑色玉制的小刀,还不到一尺长,顶多就
是七八寸,他用的短兵器。兵器有“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之说,在
暗影手中的黑玉小刀,在贯穿他的内力之后,又突出近半尺的气刀。迎上绝杀快
剑吴风的宝剑。

“挡一!”清脆的声音响起,两个人都震的向后退了几步。吴风退了五步,
暗影紧紧退了三步,高低立刻分了出来。“黑玉刀?”吴风看清楚暗影手中的刀,
惊讶的问道。不错!“暗影毫无表情的说道。

“没有想到,我有幸见到江湖才俊榜的第二位,玉刀修罗暗影!真是幸运,
也输得不冤!哈哈!”吴风大笑的说道。一边观看的他们的人,听到玉刀修罗的
时候,让这些经常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也皱起了眉头。

玉刀修罗暗影,绝对是江湖上年轻人中的偶像,从出道蛇J未,不少的江湖
败类都死在他的手中,只要他出手很少有活口的。手中的黑玉刀非常的奇特,和
不少的成名高手的成名的兵器交过锋,可他的黑玉刀都带受有受到半点的影响。
正无敌龙书屋出品是因为这些江湖的人才送给他玉刀修罗的称号,从来带受有人
知道他是哪个门派的,一向都是独来独往的。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遇到他,
而且自己这些人要刺杀的周川,竟然是他的少爷,这件事情要是其他的江湖人知
道了,一定会震动的!“七杀堂的绝杀快剑,一套七杀绝命剑,实在是让暗某佩
服!”暗影笑了笑说道。

“哈哈!输了就是输了!我不是你的对手,这次我们不能完成任务,可是还
会有人来的!”吴风豪爽的说道。

“客气了!不过暗某奉劝一句,陈家的惹事在先,如呆不是少爷拦着,估计
我己经将陈家的儿子做了!还是吴先生回去多考虑一下!”暗影对这个吴风很有
好感的,所以才规劝道,要是不知道好歹,老门主是不会放过他们的,那时候七
杀堂这个三流门派也就到尽头了!“这件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不过有空我们
七杀堂还是要讨教一番!”我劝吴先生还是早些回去,我只是个小人物,会有人
到贵派讨教今天之举的!“暗影冷冷的说道”今天我们认栽了!我们走!

吴风说完就带着人走了,他们都是瞬间的从森林消失的,这就是轻功啊!这
是我第一次看江湖中人打斗,尽管没有打起来,只有这几招也是够精彩,电视中
武侠剧中的场面也就是这样。车上的两位女士都傻了,没有想到现实生活中还有
这些人的存在!

“老公,这就是那些功夫,太厉害了,我也要学嘛!让暗影哥哥教我好不好?”
文静的娟娟看到这么样的功夫,也幻想着成为侠女。看到那个女司机也是那么的
渴求的目光。“今天我们回去,我给你问问再说,好吗?”我宠爱的抱着娟娟说
道。“嗯,太好了!”娟娟丫头高兴的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你们几个也有份,不过以后要看你们的天分了。”看到那个女司机黯然的
眼神,考虑到她们以后还要保护我的老婆,让暗影找些适合女子的心法,应该没
有问题,所以也对她说道。“真的,谢谢少爷了!”那个女司机高兴得把这个消
息告诉后面的同伴。

绝命快剑吴风带着这些人,从森林中走去,然后要穿过这片森林离开,他们
一行十几人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走出很远,有个很瘦的手下才说话,他也是在陈
家的那个瘦个,“七爷,我们就这么算了,我们这些人说不定可以干掉那个暗影,
剩下的都是普通的人好解”你以为只有暗影一个人吗?“吴风冷笑地说道。”难
道还有其他的人,我们没有见到啊!“其中的一个人疑问的问道。

“唉,你们还是差的很乡户在我们保卫那辆车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些不对
劲,直到我布暗影交完手后,才知道我们己经被包围了。那还是他们故意要我们
知道的,不然我们死了也不知道,真是太可怕了。故意畏露的那个人的实力,我
看也有近一流的实力,你们也只有顶多1流的水准,我也只有一流的彩一平。无
敌龙书屋出品我们在这只有被屠杀的分,这次我们惹大麻烦了。唉!”头风说完
叹口气。“原来是这样!这次玉刀修罗怎么会轻易的放过我们的呢?‘:才出个
很有头脑的说道。

“也许是他的那位少爷的缘故,不过他的话很明确,那就是他们一定会到我
们七杀堂拜帖的。这次都是外堂没有调查清楚,我们赶紧回七杀堂去,想法解决
这个问题。说着他们都加快速度的走了。

第九十九章安排

要是我的女人,那就是不允许别人染指的,这就是作为男人的霸道。“哇,
暗影哥哥,刚才你太帅了,太酷了!”暗影刚刚的进到车里,娟娟就叫着说道。

“少夫人,见笑了,保护少爷和您的安全是我的职责,应该做的。”暗影脸
红了一下说着,看来他也被我的小丫头给夸奖的不好意思了。听到暗影称自己为
少夫人,文静的娟娟把脸红红的藏到我的怀里,口中小声说着!“暗影哥哥取笑
人家,不理你了。”她这样的表情让暗影也很纳闷,对于暗影对女人没有开窍的
木脑袋瓜真是天奈,真是个纯情的小伙子。

“小足说得很对啊,暗影大哥确实太厉害了,我要是有那样的身手多好,万
羡慕噢!”正在开车的女司机,也高兴的说道。“嘿嘿!”暗影面对这些话真的
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尴尬的笑了笑。

“现在一切正常了,我们赶紧回去,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开的稍微快些,
好吗!”我对这女司机笑着说道。

“没有问题,我们在用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到天津了。”女司机高兴的说道,
这个女司机也就是二十三四岁,长的有些姿色,看上去让人忍不住想起四个字‘
英姿飒爽,。因为我坐这辆车的机会很少,所以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一路无话,我们到天津的时候才十点多一点儿,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到
的公司。我要赶紧的处理完手中的事情,也好无,敌龙,书屋快发尽快的跟着师
父学习功夫。现在我和江湖打交道越来越多了,没有自保能力是不行的。我现在
逐渐理解赵老爷子给我说过的那句话了,只有自己手中的东西才是实在,是啊,
只有我自己有了能力那才塌实!“娟娟,你先回家,我今天又要忙一天,赶紧处
理北京带来的事情!”亲了一下娟娟说道。“好的,老公。知道了,我要先看看
妈妈去,奶奶给他们带了不少的东西,你要注意身体哦!

看着娟娟的车融入来往的车流中,她回自己的家去了,一定是王老爷子有些
事情给她交代,要她亲口告诉我那做市长的岳父。“暗影,你那有没有适合女子
修行的功法,一般的就行,那些保护娟娟的保镖可习注东习的,当然如果是门规
规定就不用了。”我随口的问道,想到很多门派的秘发都是密不外传的,所以又
加了一句。

“我这没有,不过四师叔那里很多的,你到时候可以跟她要行了,我学的都
是适合男子的刚猛的心法,非常不适合女子修炼的。四师叔是位女士,她的功法
都是阴柔的,所以您可以找她,有些普通的功法是没有关系的。”暗影解释的说
道。“那就好,我今天把事情处理一下,也该学习功夫了!”我自言自语的说着。
“少爷这样做最好,我们也是期恃着!”他好像很感慨的说道。

我看到他的表情很疑问,不过也没有过问,看来其中还有很多的密闻。说着
就走到了基金所在的搂层,我和暗影走了进去,跟前台打个招呼就进去了。暗影
到一边的休息室等着,和里面的武大哥聊了起来。我直接到小雪的办公室,敲门
就进去了,看到她正和一名没有见过的高级白领女士交谈着。

“你回来了,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们基金的财务总监,于姗于总监!”看
到我进来,小雪高兴的给我介绍着她身边的那位白领。要不是有外人,估计早己
经跑过来,投入到我的怀中了。

“您好,我是周川,兼职高级打工仔,做一些业务工作,是咱们基金的办事
员,以后多多指教。”我解释着自己的身份说道。这也是我们对外解释我的身份
的口辞。

“您好,我听丁总说过您,说您是个万事通,是我们以后的业务主干,他很
•阮借您不能完全的在基金工作,现在看来您还真是个喜欢自由的人。”
那个于姗于总监得体的说道。

“谢谢丁总的高抬,这样的工作方式更适合我!”我微笑的说道,同时打量
着她。她的年龄在三十四五岁,正好是人工作的黄金阶段,很韵味的白领,年轻
的时候也是个大美女。一身的女士套装,白色的衬衣上别着价值不费的胸针,带
着眼镜,手中拿着一些财务报表,看得出是个干练的女人。

“我的事情改天再谈,你们先谈。”于姗看到我一个办事员直接找董事长,
一定有事情,自己的事情也不是很着急,所以她好意的说道。“那好吧,于总监
先去忙别的,我们有空在讨论。”小雪微笑的说道。“好的,我先出去了。”无,
敌龙,书屋快发于总监说完,对着我点点头就出去了。“老公,人家想你了。”
小雪等于姗走了之后,扑到我的怀里小声的说道。

“老公也是啊,晚上老公好好的慰劳你,我们先谈工作,好吗?”我亲了几
个她的小嘴说道。听到我说晚上的事情,她的小脸立刻羞红了,不论多少次的房
事,女人听到这个后都是红脸的。“好吧。”转眼之间恢复到我刚进来时的样子,
她己经能很好的控制情绪,看来最近提高的非常的快。

“公司注册己经没有问题了吧?”昨天我给小雪通过几次电话,通知她注意
资金情祝,一旦冻结结束就赶紧的办理注册。这个时候谁都不敢惹麻烦我们。

“刚才三哥给我联系,告诉我王市长今早下了个批文,今天上午必须解决注
册事宜,任何人都不可以拖拉!现在应该己经下来了,丁凯去那盯着了!”小雪
很稳重的给我讲到,这就是我要的,不论是多么亲近的人一旦涉及到工作,都要
有那个样子。“现在快十一点了,估计丁凯早办完了,一定是蒙不哈的回来给你
个惊喜,这个小子。”我微笑的说“是吗?”你可以等等看,这次北京之行我们
是收获不小啊,我还给你找个主心骨,嘿嘿!“我坏笑的说道。”什么,你不会
是把我买了吧?“小雪一副我才不信的样子问道。”差不多,你知道后一定很高
兴的!“什么事情?给人家说说嘛!”小雪突然撒娇的说道。

“你知道我老师现在没有子女,师母看到你的照片,非要认你做干女儿,我
只好答应了,是不是把你给买了。”我微笑的说道。

“真的,不会吧!”小雪听到总理夫人要认自己为干女儿,那自己的干爸爸
不就是偶像龙总理了,她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语的说道。“是真的,这几天我带你
再去一趟,以后你也有*山了,估计一般的人以后是不敢动我们基金的事情”太
好了,我真是太高兴了,谢谢你了老公。“高兴的小雪突然坐到我的怀里,双手
搂着我的脖子,高兴的说道。”我有什么好谢的,是师母喜欢你,哈哈,师母说
以后不允许我欺负你,要不就收拾我噢!“我抱着她说着”就是,你再敢欺负我,
我就告到干妈那去,哼,看你把我怎么样?“小雪撅着可爱的小嘴说道。”你说
能把你怎么样?“

说着我就抱紧她,狠狠的吻上那诱惑的小嘴。我的舌头和小雪的丁香小舌不
断的缠绵着,甘甜的露汁,我贪婪的允吸,下面的小兄弟顶着小雪那紧绷的臀部。

“坏老公,回家再给你,现在是办公室里,饶了小雪吧!”感到下面我的小
兄弟不安分的来回在她的臀沟中蠕动,她不敢惹火的说道。

“好吧,”我一想办公室做爱,那不是很有意思的很刺激,不过赶紧压住心
中的欲望,想到今天来的目的是赶紧的安排一下公司事情,可能要很久没有时间
来,所以才这么容易的答道。不过心中却是打算着什么时候也来次办公室的疯狂,
一定是别有一番的风味。

“老公,有人来了,放开人家,好吗!”听到敲门声,小雪小声的说道,我
也只好老实的放开她了。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就是一个白眼。然后稳
重的坐到老板椅上说道,进来门开之后,丁凯高兴的走了进来,看到我坐在沙发
上,微笑的看着他。

“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也真是牛啊,那么大的事情要你简单的摆平,
小弟真是佩服的没有话说。”只要是自己熟人的时候,这小子非常的随便。“好
了,丁凯,是不是注册的事情办完好了!”小雪打断的问道。“是啊,真的是顺
利,这样的注册下次有还要我去,那是一种的享受,他们那些人都围着咱转,太
舒服了!我无,敌龙,书屋快发没有通知您,是要给您一个惊喜。”丁凯惬意的
说道。“还真是这么回事,还来老公说的没错,他就知道你这么做,嘻嘻!”小
雪得意的看着他说道。

“啊,又是这样,不过这是老大的能耐,要不他就不是老大了。”开始有些
沮丧的他,马上就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办好就行,先稳步的运作着,等下面的装修好了之后,再选个好日子举办
个开业典礼!”我思考了一下说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这样我们就可以将各项准备做好,毕竟我们的公司注册
的周期太短,有些还不是很成熟,应该完善一些再说。”丁凯同意的说道。

“那就这么定了,以后再举办开业典礼,现在我们一边的开始介入大学调查,
寻求合作;一边完善我们的各个部门,要组建我们独特的管理风格;同时要加快
我们的硬件设施的建设。”小雪一锤子定音的说道。

“好,董事长的做法,我完全的支持!”丁凯几天下来,可是知道了小雪的
厉害,她的那些管理理念真是太有效了,以前都带受有见过。后来才知道是小雪
大学的时候,自己研究出来的新型管理模式,心中震惊的不得了,对我们这一家
子可是羡慕啊。“这样做很对,我们马上就有项目了,而且还不是一个!”我吊
着他们胃口的说道。“老公你是不是己经找到项目了?”还是我的小雪了解我,
一眼就看出我手里有项目。“是啊,你们看看这些文件。”从我的公文包里拿出
了那三份的科研报告,分别的递给了他们。“还是老公厉害,几天就找到了项目。”
小雪看到我拿出的几份文件,她高兴的说道。“那是,我的老大可是个牛人,才
几天就有项目了,真是厉害啊,这个秘诀一定要告诉我,老大,求求你了”丁凯
不知廉耻的求着我道。

“行了,别装了,还是看看这些课题,都是北京大学的一些研究课题。”我
看到小雪和丁凯正在看文件,没有理我说话看起那些项目报告来。我无语,只好
看丁凯带回来的公司营业执照等证件。

“这个项目太合适了,除了资金一项外都没有问题!”丁凯看的是海教授的
垃圾处理工程项目课题,匆匆的看之后感慨的说道。“还有这个植皮计划的生物
课题,很有商业价值,而这个粒子资源项目,投资不大,可是结果太渺茫了,这
样的攻关都是那些国家实验室做的,国外研究很多年了也没有突破性的进展。”
小雪简单的分析一下说道。

“你们这些我都想到过,所以才那会来研究一下,那个垃圾处理项目,国家
很支持,总理对这个项目很看重。资金的问题不用考虑,你们和公司的一些专业
人士论证一下,也可以到北京和海教授仔细谈谈,拿出个合作方案,我认为这是
个好的项目!

“好!下午我和投资二组就论证一下,而后我带人亲自去一趟北京具体的考
察一下。”投资不是简单的事情,也不是凭借自己的嗜好,而是要不断的研究调
查论证等综合分析后的结果。“投资二组?”我疑问的说道。

“你呀,一点儿也不关心公司。公司的框架这几天己经基本完成,公司的最
高决策层是懂事会,下设总经理及办公室,再下面暂时有行政,财务,人力,后
勤,开发,投资几个部门。投资部有现在有两个组,第一个组现在负责那个小轿
车场的收购预算,负责人是招聘来的新人;二组的几个人是丁凯从别的投资公司
挖来的,也是些很不得志的有才华的人才。”小雪瞪我一眼解释道,旁边的丁凯
看到我吃憋偷偷的乐着。

“这几天太忙,太忙了!你们就这么做吧,还有那个粒子资源的项目你们仔
细的研究一下,也叫上钟庆,这是个很有潜力的项目。我们要是能无,敌龙,书
屋快发有所突破,那可就是掌握了社会发展的主动权!”看到小雪不是很重是这
个项目,我则很霸气的说道,并解释它的重要意义。丁凯听到我的话心中激动彭
湃,那个男人不想称霸世界,不想引领社会进步呢!

“知道了,我们会仔细考虑的。李若梦,不就是北大的校花吗?号称是北京
大学界的第一美女哦!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这那跟那呀,我哪知到她是校花,是项目的好而己,我和她也不是很熟!”
我无奈的说道,没有想到那个李若梦还是北大校花,真是不愧啊。小雪这么一说,
我的心中还有那么的一点点期恃。“校花,你怎么知道她是校花,你认识那个研
究粒子能源的?”丁凯不怀好意的说道。

“当然,我原来的教授是她的姑姑,现在我的论文还是李教授给我单独出的
题的。一年前她到她姑姑家玩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有一年多没有见她了。”
小雪解释说道。“原来是这样,没有想到你认识她,好了你们商议吧,我下去了!”
你不在这吃了?“小雪问道,”不了,我到下面看看,以后来的就少了,丁凯要
努力啊,我们要共同的建造自己的商业帝国,加“恩!我知道!”听到我的话丁
凯非常的激动,因为在他的眼里我是个说到就做到的人,从来疚有要他失望过。

在川胜设备司那,我了解到他们的现在的情祝,公司的执照马上就要下来。
而且也们以前的老客户很不满意现人旺兴设备公司的服务,所以又联系到他们。
这是个好的消息,这样公阅一成立就有项目可做了。

在吃饭前,我接到了方敏的电话,答应她下午去她那,我和敏儿风流的那一
夜,真是销魂啊!尤其我人生中头一次知道了后庭花的妙处,还有方敏那些讨好
男人的手段,想着我得兄弟都不安分的大了起来。她做的一手好菜,也吸引着我。
一直没有和敏儿联系,下午也要去一趟了,今天的天气真的不错,是个逍遥的季
节。

第一百章敏儿的事业

吃过中午饭之后,我就借口离开了川胜设备公司。这次开车的是暗影,原来
的那辆polo已经在上次的打斗中报废了,所以娴姐就从永峰车行给我买了一
辆奥迪A8,正好其中有一辆是防弹的,就给我买了下来。了解我的她知道我回
来一定先到公司,所以就要一个保镖开了过来。

我没有先去方敏那,而是买了不少的东西到医院看望孙建强他们三个。他们
还是在原来的医院,在北京的时候娴姐给我说过,孙建强已经醒来了,恢复的还
不错。暗影现在一般是在暗中保护我,这样就不会打扰我的私生活,对于他们这
种方式真我是赞同的,说实话我可不喜欢有人天天跟着我。医院的五搂是高级特
种病房,因为这个医院离的市政府大院比较近,所以高级病房很多。

在护士的指点下,我找到了他们三个所在的病房,本来是每人一间的,后来
他们要求到一起的。这里面金丝镜的伤势最轻,他可以来回的走动,而且基本上
没有问题,只是在那疗养,这是娴姐的要求,要不他早离开了。而后是狂刀,他
的右手臂是废了,就是好了也不可以承重。最严重的是孙建强,他身上挨了好几
抢,主要是有一枪打在胸部,差点就是心脏,这次还是很幸运,不过没有半年一
年的休养是没有戏好的。

“孙头,狂刀,好些了吗?”进到病房后我关心地问道。屋里没有金丝镜,
看来是出去了,在孙建强的身边是位中年妇女,应该是嫂子了。狂刀地病床前也
有一位少妇,也就是顶多三十岁,应该就是狂刀的那位悍妇了,不过看上去很温
和的一个人。

“周先生,您怎么来了?快请坐着。”躺在床上地狂刀看到我进来,高兴而
激动地说道。

“是周先生啊,您工作那么忙,还来看我们,谢谢了!”孙建强躺在床上不
能随意地动弹,口中感谢的说道。他从金丝镜地口中知道,当时我一直等着他们
地手术结束才离开,而且一等就是一夜,要不是要到北京去,估计还不会走。我
的举动,让他们十分的感动,以前从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可是这样关心保镖的老
板没有见过,感到为我受伤值得。

“你们这么说就不对了,为了我你们才受的伤,应该感谢是我才对!两位大
嫂,实在是对不住了!”我感激得说道,尽管他们保护我是他们的职责,可是没
有他们尽心的保护,那我的小命就没有了。如果不理会他们,会寒了那些保护我
们家人的保镖的心的,权术之道博大精深啊!

“周先生,这是他们的职责,你不用这么客气的!”孙建强的老婆礼节的说
道。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做这行很危险,以前的那些老板哪有来看过受伤的他们,
听自己的老公说估计这个周先生的财富比那些人还多,可人却是非常的不错,现
在能抽出时间看自己的丈夫,真是太难得了。

“是啊,周先生,下次再遇到那样的事情,他们还是这样子努力的保护先生
的,那才是个男人!”狂刀的老婆大嗓门的说道,看来果然是个豪爽的女人。

“他们好了,还是我的保镖,希望你们尽快的好起来啊,对了,金丝镜呢?”

“她和他的那个女朋友出去了,估计一会儿就会来了。以后我就做不成您的
保镖了,您应该找更厉害的保镖才对!”狂刀听到我还要他们做我的保镖,心中
很高兴,可是知道自己以后不能再用刀了,心中难免的有些失落。

“谁说你做不成我的保镖了?你的右手不可以吃重了,那你的左手呢?也许
比你的左手更厉害,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都是想不到的。”我安慰的说道。

“嗯,我听先生的,以后练习左手!”

“这才对吗!我今天还有事情,就不能多和你们聊了,下次有空我们再谈。
这是三张支票,你们一人一张,安心的养伤!”我把每张一百万的支票给他们放
到一边的桌子上,这些支票是我在公司里就开好的。

“这不行,周先生,我们不能要您的,公司已经给了我们很多的补偿了,您
收回去,这不合规矩!”孙建强赶紧的说道,他见我来看他已经很高兴了,哪能
要我的钱呢。狂刀和两位大嫂也是劝说着。

“听我的,你们付出了很多,应该得到报酬。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这样有功就
要赏,有过就要惩罚,你们不必说了,一定要收下。”

而后我就离开了医院,这次医院之行,看到他们的表情,我知道他们终于将
心都卖给了我。如果有什么危险,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挡在我的眼前。

我坐着车到了方敏所在的小区,去的路上我去了一趟银行,又办了一张卡。

再次到了方敏的门前,我不由得想到了上次的偶遇和那疯狂的之夜,几天没
有女人的日子真的不好受啊。我的下身已经迫不及待的举起了头。

“叮咚~~”按下了她的门铃。

“老公,你来了!”打开门的方敏看到我,高兴的叫道。我上前抱住她亲了
一口,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这样的尤物,抱着都是一种享受啊。

“我的色妹妹,是不是想哥哥了!”我望着她那双勾人的充满着渴望的眼睛,
色色的说道。

“ 嗯!妹妹好想你啊,好久你都不来,我还以为你不色妹妹了!”紧紧抱
着我的方敏悲伤的说道,她胸前的两座高耸使劲的压在我的身上,好像要融入我
身体中似的。

“怎么能不想我的色妹妹,只是我最近太忙了!让哥哥看看,几天没见是不
是那又大了!”说着我就将她推到在客厅的沙发之上,掀起了她的居家衬衣,真
是个有情趣的女人,来之前我们联系后知道我来,她竟然穿了一套情趣的内衣讨
好我。

“情哥哥,这是人家特意为你买的,你喜欢不喜欢呀!”方敏诱惑的声音在
我的耳边响起,同时她的手已经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的滑动。

“喜欢,当然喜欢!”我心中太高兴了,和我有关系的几个女人,都是非常
的正统,不会购买这些情趣的东西吸引我。我迅速的将方敏的上衣去掉,看到了
那粉红色的文胸,在顶部是一圈的拉链。隔着薄薄的情趣胸罩抚摸着她那诱人的
酥胸,而后将那情趣文胸中间的拉链打开,就像两扇门一样打开并且拿下去,雪
白的高耸突显出来,释放后它们是那么的吸引人!我忍不住的咬住它们的顶端,
贪婪的品尝着。

方敏太了解男人了,知道男人什么时候需要什么。口中的呻吟声音就像战鼓
一样为我呐喊,鼓励着勇敢的勇士。我实在经不起诱惑啊,几天的没有得到发泄
的欲望终于被激发了,我扑了上去……明媚的下午,一场剧烈的风暴,在客厅中
疯狂的刮起来,又是一首别样的乐章。

三个小时过去,已经四点多钟了,我们才结束抱在一起躺在舒适的床上。方
敏像个温顺的小猫,幸福的卧在我的怀里,面上仍带着欢快后的春色。

“老公,你不在的时候,人家好想你呀!总是盼着你能快些来,好怕你不要
敏儿了,上次醒来没有见到你,我好怕你不要我了。”使劲的缩到我怀中的方敏
颤动的说道,女人啊,一但真心的喜欢一个男人后,就会将他作为自己的全部。

“哥哥怎么不要这么好的老婆呢,不要担心那些无聊的事情,老公最近去了
一趟北京,上午才刚刚回来,这不一接到你的电话就赶过来了!你一定要相信老
公,我是不会放弃你的!”我抱紧她安慰,并郑重的告诉他我是很惦记她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以后老公有事不用担心敏儿,有空的时候给我来个电
话,那样我也不用在家一直等你了!”方敏温柔的要求道,看来最近她基本上都
是在家等我来。

“知道了,我的小色妹,老公一定记着。”在她红晕未褪的脸上亲了一下,
保证的给她说道。

“人家就是小色妹,就是你的小色妹嘛!”

“你这几天在家干什么了?”

“除了想你之外,就看看我喜欢的书了,工作也不着急找,我的手里还有些
钱花的。”她抱着我的虎腰说道。

“这样也不好,我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想不想听啊?”考虑了一段时间,我
认为应该让方敏挑起一摊事业了。

“什么?有适合我做的吗?”方敏着急的问道,看来最近她也是在家闲的发
慌,尤其是她现在一颗心在我的身上,每天都在家盼着我来,可是我好几天都没
有出现,有工作了也好些。

“别着急啊,你不是学人力资源的吗,有没有想过自己办家猎头公司,自己
做老板实现梦想啊?这也和你以前学的专业对口啊!”我建议的说道。

“办公司人家也想过,不过现在不仅要有背景,还要有雄厚的资金才行。现
在只有从高起点入手,依托一定的层次面才有钱赚。一般的白手起家很辛苦,而
且每年赚不了多少钱,弄不好还要赔钱。我分析了天津的猎头公司,真正做的好
的没有几个,比如北方、致胜、立佳这三家还好些,其他都不正规!”方敏分析
的说道,看来她老早就研究了天津的人力资源状况。

“噢!你研究的不少啊?不知道你要是有资金做这行怎么做啊?是自己重新
开一家呢?还是兼并呢?”我考问的问道。

“老公,你不会是要开猎头公司吧?如果要赚钱而且正规那需要很多的钱,
你要是不懂这个行业还是不要轻易的入手!”方敏听到我的话,她不知道我现在
是做什么的,可是知道我的几个哥哥厉害。上次她知道我才回到天津,刚刚从政
府部门下来,就是有钱也是很不容易来的,所以好心的提醒劝道。

“不是你懂吗?我投资你干不就行了吗?”我微笑的说道。

“老公,谢谢你,我以前想过自己干,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仅有几百万,
不知道你有多少,如果我们能凑齐一千万就可以干,那样我相信可以赚钱!”方
敏想了想自信的说道。

“要是我们赔了,你的那几百万就没有了,你不担心吗?”我淡淡的问道。

方敏思考了一下,坚定的摇摇头说道,“我相信自己不会赔的,如果真的赔
了不是还可以从头开始,最多也就去到那些猎头公司或者别的公司人力资源部打
工,只要你想干我就陪着你好了。”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想你出面组建一个猎头公司,资金完全由我自己出,
老公怎么可以要老婆出钱呢!”我微笑的说道,听到方敏这么说,我才真正的完
全信任她。

“真的,你有多少钱啊?还是我也出些,这样你的压力就会少些。”方敏听
到我真要自己出资组建公司,心中早已经将我当作这辈子唯一男人的她,关心的
说道。

“不用了,这些钱我还出的起的,不要考虑资金的事情,按照你自己的想法,
给我说说你的设想,要建成一个正规的、着名的猎头公司,需要什么条件?”我
豪气的说道。

也许是受到我的豪气,也许是她早有的抱负,方敏从我的怀里出来,坐到我
的上面说道。

“我的设想是组建一个国际化的猎头公司,为那些需要人才的企业提供优秀
的人才,要比世界上最大的猎头公司光辉国际公司还要厉害。首先我们要收购一
家基础不错的猎头公司,不能从头开始做起,那样成功的周期和盈利都是太长;
其次要经过专业的培训之后,走出去为那些公司提供服务开拓市场,积极为那些
有潜力的公司合作;而后建立中国的人才库和世界的来华工作的优秀人才,这些
都可以借鉴别的公司的,向着名的企业发展。我的原则是由小作大,逐步发展,
稳中求胜。”

“有思路,天津这几家公司你都了解了,如果可以的话,不知道你要选择那
家下手啊?”我已经认可了她的说法,近一步的问道。

“东方!”她毫不犹豫的回答。

“为什么?”毕竟我不了解这个行业的情况,所以问道。

“东方是一家集体性质的猎头公司,这两年来它的业绩一直下滑,勉强为天
津这个行业的第四位,实际上还没有后面的公司强呢!内部纷争不断,只要我们
手段得当可以分化他们,各个击破,拿下东方猎头公司。这个公司的现有员工都
是很厉害的,不少都是前辈,最近几年入职的人员也不错,它的人员体系没有问
题,这是最关键的,我们给予他们更好的福利一定可以为我们所用;它的历史悠
久,所以有不少的老客户,同时因为以前是集体所有制,所以和国企良好的渠道
;更主要是它的分公司很多城市都有,全国的框架早已经搭建好了,之所以没有
盈利是因为他们的管理方法不得当。”

“好,就是这家公司,你准备收购吧!”

“什么?这只是设想呀,收购这样的公司需要至少七八千万,我们哪有那么
多钱!”方敏听到我的话,无奈的说道,认为我不知道情况,赶紧的解释。

“哈哈,难道我们就没有钱收购吗,你看这是什么。”我从旁边的裤中的掏
出一张中国银行的卡,中国银行信誉还是不错的,上次那个总行副行长要查的时
候都不允许查,所以我后来专门打电话给他们的行长,告诉他以后我的资金都在
中国银行办理,他们现在的态度更是好了不得了!

“中国银行的卡。”方敏疑问的问我,不知道我什么意思,难道这张卡里又
很多的钱吗。

“这里面的钱够你收购那家公司的了!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的女人都有这样
一张私房卡,可以透支的那种。”我微笑的说道。

“真的,谢谢!”听到我的女人才有这张卡,她眼泪都流了出来,她知道我
终于完全的承认是我的女人了,也没有多问什么。

“小傻瓜,以后你再和你的那些姐妹见面,现在先把这家公司做好。告诉你,
你的那些姐妹现在最缺乏的是人才,你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不是很好吗!”
我拍了拍她的翘起的臀部说道。

“嗯!我一定把公司做好,为那些姐姐解决问题”方敏高兴的点头说道。

“那就好,明天你去买辆好车,再暂时的租个办公的地方,招聘一些人帮着
你收购东方公司,钱我们不在乎,记住了好老婆。”我叮嘱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

“我要走了,从天津回来还没有回家呢。”

而后我们又说了一些事情,就离开了方敏的家,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娴姐和小雪、芳芳已经再客厅等我了,这个
时候,我见到了我的新管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