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氓业务员(全)-25

  

第一百一十一章订婚

我匆忙的回到西山别墅,和师母小雪一起回到了天津。没有想到在星钻天堂
遇到公孙铃铃,同时还认识了两个大美女,看来自己最近十分的走桃花运。

师母到了天津并带受有住到我那里,而是住到天津的公馆,这是她们这些人
出行的规矩,这里的保护是最好的。我没有让小雪和我一起回家,而是和师母一
起住在公馆里,这样是为了让所有的人知道小雪是总理的干女儿,以后要他们招
惹我们公司的时候要掂量掂量。

我回到家的时候,己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回去换件今晚穿的礼服,我们的订
婚宴在赵家别墅里举行。参加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亲人,没有那些亲戚的参与,毕
竟我们这种畸形的婚姻还是不为世人所认可的,能得到她们家人的认可就不错了。
“老婆,你今天回来的很早哦!”看到娴姐坐在客厅里,我过去抱住她说道。
“你们回来了,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当然应该早些回来给你准备一些东西,快去
洗个澡,我己经给你放好水了。”娴老婆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

“知道了,我跟陈管家有些事情要谈,马上就去,你帮我将衣服找出来,好
吗。”看到陈管家走了进来,我跟娴老婆说道。“嗯!快点噢,爸妈六点就过来。”
说完跟陈管家点点头就上楼去了,知道我一定是和陈管家有话我跟陈管家点点头,
示意她过来坐到沙发上,我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问道,“是不是花老大己经给钱
了?而且还多给了不少啊?”

“是的,比我们要求的多了二千万,这个花老二教育费真的不少挣,竟然有
五千万。”陈管家听到我这么问,看了看我说道,心中想这个少主不简单呀,看
来以前真的是自己小看他了。

“看来我们这个仇是结定了,同时花老大和陈家应该己经结盟了,依照他们
的品性,这件事情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仅仅是才刚刚开始。尽管七杀堂不再
支持陈家,可他们不傻,一定会寻求其他的江湖靠山,我们不得无敌龙书屋快发
不防着。你派几个人开始盯着陈家的动静,如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们也可以尽
早知道有个安排。”我分析的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这是五千万的支票。”
说着她将那五千万的支票给了我。

“我说过这些钱给那些弟兄的,那就一定给他们,你将这五千万给他们分了
吧。”我看都没有看那张支票说道。“这个不太好吧,这些钱应该是您的,这不
是一个小的数目。”陈管家听到我将这五千万给那些保镖分了,这么她也没有想
到。尽管知道我很有钱,可是将这么多钱都带受有放在眼中,还是很不可思议的。

“哈哈,这些钱是不少,但是我给弟兄们说过给他们,就一定给他们,他们
这么尽心的保护我的家人,应该得到好的报酬的。”我坚定的说道。“好吧,您
看这样好吗,我先分下去三千万,那两千万存起来,以后那个侍卫或保镖有功劳,
就从这里奖赏给他们。”陈管家建议的说道。“就按照你说的做吧,我们一定要
做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样下面的人才信服我们。

“嗯,我知道怎么做了,您放心我一定做好的。”陈管家现在对我的印象逐
渐的转变,看到我这么有气势的讲着,心中有些松动,那个女人不喜欢这样有霸
气的男人呢。

“估计明天我就会跟着师父闭关修行了,这段时间我不在,以后我家人的安
全就要靠你们了。对付陈家商业上的事情你们不用管,李娴小雪她们会知道怎么
做的。希望你能看在我老师的面子上,在空闲的时间可以教导娴姐她们一些初步
的内功功法,你看好吗?”我考虑一下的说道,还是希望老婆们有些功底,这样
也许以后会用得着的。

“嗯,没有问题。不过我只能教一些一般的功法,要是高深的就做不了主了。”
陈管家思索了一下,明白了我的用意后说道。

“我知道你懂得功法不少,都是适合女人的,希望你不要吝音。还要保护娟
娟的那些女保镖,也告诉她们一些,这样保护实力不是又增加一些吗!”我笑着
说道。“呵呵,少爷,知道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尽管带着特殊的面具,还是散发出那种赏心悦目的
韵味。看的我就是一愣,有些女人是不可能掩饰住先天就有的事务的,心中突然
有种要征服她的感觉,撕去掉她的伪装,探得庐山真面目。她看到我的占有的眼
神,女人独特的羞涩表现出来,站起来匆匆的告辞走了。

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我无奈的摇摇头,也走向了二楼的卧室。这个时候娴
姐坐在我的床上等我,见我进来高兴的给我脱去衣服,服侍我洗澡。

我时不时的出手在娴老婆的身上揩油,娴老婆不时地打着我那不安分的手,
劝说我快些,一会儿爸妈就来。我一直跟她嬉皮笑脸的打闹着,女人都是敏感的
动物,这次订婚是她的三个好姐妹,而最早跟我的她却是没有先订婚,再宽大的
女人也会有些醋意,希望这样可以暂时的转移着她的注意力。

“老婆,你是我的最爱,我一直都会爱护你的,等我这次闭关之后,和你一
起回去向你的父母求婚,好吧!”再我离开的时候,我抱着无敌龙书屋快发她说
道。“嗯,知道,放心吧老公,我没有事情的!”她笑着安慰我说道,让我放心
她没有事。等我我和己经赶来的老爸老妈离开去赵家的别墅,路上穿着十分喜庆
的父母,不停地给我说着注意事项。

又一次地来到赵家的别墅庄园,这次和上次很大地不同,轻松的进了赵家的
别墅,每一个见到我们的赵家人都是面带祝福,说着恭喜的吉利的话。

远远的看到赵家的大别墅被装扮的灯火辉煌,各处挂着喜庆的红灯笼,一些
地方还有挂着彩带花,通向别墅的地方铺着地毯。今夜赵家的保卫多了不少,毕
竟今天来的几位老人是很重要的身份的,不容出错的。

我和父母还没有进别墅的门,赵总夫妇带着不少的人出来迎接,欢喜的将我
的父母迎了进去,亲家亲家的叫个不停。别墅的大厅中摆放着两张大桌子,周围
的一圈的沙发上坐着赵老爷子、师母、娟娟的奶奶三位长者,他们正在一起交谈,
看到我们进来也站起来迎接。“周亲家,来到我们这来。”赵老爷子高兴的叫道。

“您好,赵老先生,没有想到我们可以成为亲家,我们高攀了!”老爸老妈
走了过去客气的说道,我也跟着介绍说,“爸妈,这位就是对我最好的师母,这
位是最疼娟娟的奶奶!

“哦!您能来真是太荣幸了,谢谢,龙大姐一直很照顾我们家的小川,真是
太感谢了!还有大妈你有娟娟那么懂事的小孙女真是有福气啊!”老妈跟师母、
娟娟的奶奶坐到一起拉着手说道。

“你这不是见外嘛,以后我们就更加的亲了,我们己经认小雪为干女儿,老
龙今天来不了,让我带他向你们问好。”师母高兴的说着,在北京她经常的一个
人,今天这么多人真是太热闹了,很久没有这样到处充满着亲情的环境了,她非
常的高兴。

“是啊,我们家老王本来也是要来的,可最近太忙抽不出时间,最后只有我
一个来了!”娟娟的奶奶也是解释的说道。

“你们能来就是我们最大的荣幸了,龙总理和王老哥他们都是国家领导的核
心,每天都是日理万机啊!有他们的一句话就够了,不用来,应该是我们去拜访
他们才对。”赵老爷子笑着说道。

“是啊,回去给我们代个好,感谢他们在这么忙的情祝下还记得小川的婚事,
真的太感谢了!”老爸激动的说道,一般老百姓能得到他们一个人的祝福就不错
了,我也是太幸运了,不仅有这样的一位位高权重的老师,还有王老爷子这样德
高望重的后台。“哈哈,咱们以后都是一家人,怎么还谢来谢去的!”王市长听
到老几位的话,过来插口道。“对啊,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哦!几位都笑着说道,
之后他们就聊起我们这些小辈来,欢笑之声随处可闻,今夜是个•偷
决的夜晚。七点多钟,各种的酒菜都开始上起来,我自从没有进来就没有见到我
的那几个小老婆。

“小弟,是不是找自己的新娘口阿!”说话的是我的那个小三嫂,今天我们
这边人员较少,所以老妈安排将我的三位老哥也叫来。未来的三嫂黄静,看到我
来回的看,就过来调笑道,我对她的调皮真的很无奈啊。“三嫂,您什么时候和
我三哥订婚啊?我也好准备贺礼啊!”我小声反击地问道。“啊,不是给你说了
嘛,我要无敌龙书屋快发叫我三嫂,我这么年轻漂亮,那样会把我叫老的,真是
没有记性,讨”她口中说着,手下没有闲着,在我的手臂上就是狠狠地一掐,真
是太疼了,可是还不可以表现出打来“嘿嘿!老五知道厉害了。”三哥也过来,
看到我这样子奸笑的说道。“带受什么,多少天我也不一定能享受到这样的恃遇,
您可是天天有机会尝试哦。”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小子,不能跟你斗嘴啊,这个
上面得不到便宜,还是喝酒去了。”三哥无奈的说道。“那不是你的几位老婆来
了,多情王子,哼!”三嫂叫着给我起的绰号。

我看到小雪娟娟和芳芳从楼上走了下来,她们三个穿着是一样地,上下都是
红色的古式女士服。这样的装束让我很疑问,她们这样的和我的想像有很大的差
距。“怎么样老公,好看嘛?”芳芳跑到我的身边,高兴的问道。“很好看,你
们怎么想到穿成这样的衣服啊!

“哈哈,周川,她们这样的穿戴是古时候女子的装扮,这还不是你的原因,
你有这么几位漂亮的女孩甘心跟着你,现在的法律是不被允许的,但古时候是可
以的。她们这样做是打算像古时女子一样,共同的拥有一个夫君,一起遵从古时
候的三从四德。这是她们自己设计的服饰,很不错啊!”大嫂在一边笑着解释道。
“我一定不会辜负她们的,我相信最后一定可蛇J注合她们一个合适的名分。”
我有些感动的说道,“好,有志气!”王市长听到后称赞道。众人听到我说的话
都点头认同,我的三位小娇妻更是感动着要落泪。人己经到齐后都入座,中间桌
子上做的是都是长者,我们年轻人都是坐在另外的桌子上。

“今天是周川和娟娟、芳芳、小雪的订婚,这个订婚仪式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现在的法律是一夫一妻制,而他们的结合是不符合这个的,可是他们是真心相爱
的,我们这些人也不是老糊涂,就答应了他们的事情。这里面的原因是多种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是赞同的,他们是不能登记结婚的,所以这个订婚仪式就相当于
结婚,这也是我们共同研究的结果。”赵老爷子首先说道。

“赵老说的这些,我们周家十分的感谢。周川可以得到这几个女孩的喜爱,
那是他的福气,不能给他们一个好的名分,我们感到很愧疚。可是各位亲家不计
较这些,是我们周家的荣幸啊!这杯酒我代表周家的人谢谢各位了。”老爸感激
的说道,举起一杯酒敬各位亲家。

“何必这么客气呢,周川几年前拜在我家老头子门下,是老龙的唯一弟子。
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同时他以后做的很多的事情都不能用常理来看待。我来的
时候老龙给我说,在这个场合让我替他说几句话,‘以后是你们这些小辈的天下,
只要认为是对的,对社会是有利的,就坚持的做下去,不论以后是什么样子的,
一定要做到重情重义,忠国忠民的有位之士。’希望你们紧记。我们祝福你们,
谁也不知道以后是什么样子的,相信你们自己是最重要的。”师母看着我们这些
小辈疼爱的说道。

“我明白,一定遵循老师的教导。”我坚定的点点头说道。我们在场的年轻
人都点点头,心中感谢总理对我们的爱戴。“好了,我们就不要说那么多了,这
些小辈一定是比我们强的,再说就该嫌弃我们这些老人罗嗦了,还是你们交换一
些聘礼吧!”娟娟的奶奶打断的我们,笑着说着,她老人家一说,我们在场的人
都笑了出来。“是啊,我们就不说了!”赵老爷子高兴的说道。

老爸老妈将带来的礼聘分别送给几位亲家,我将自己设计的三个凤钻给三位
娇妻分别地戴上,在几位老哥嫂子的起哄下跟每位娇妻都来了一次深情地亲吻。

我们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定亲饭,十点的时候我们才离去,我的三位小娇妻
按照当地地习俗,今晚是不可以和我一起回去的,所以她们都在自己的家里,小
雪和师母一起回天津公馆。我将父母送回去后,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别墅。

我没有在二楼的卧室中见到娴姐,最后在三楼找到她,她穿着睡衣坐在露天
健身室的地毯上,仰望着天空,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后背之上,白色地睡衣裹着她
的娇躯,在宽广的健身房中,一个人显得那么的孤独,就像躲起来哭泣的小女孩。

尽管上面是玻璃的视窗,可以看到美丽的天空,尤其今晚天上还有半圆的月
亮,初冬的月光看上去是有些清冷。穿着睡衣的娴老婆抱着膝盖思考着,和她相
伴的是她的影子,也许还有那广寒宫的仙子。

此时,我心中也很不好受,和娴姐是最先认识的,在我最伤心的时候,是她
在我的身边给予安慰,而如今那个几个小妹都有了订无敌龙书屋快发婚仪式,而
她还在等待着。尽管她表面没有在乎什么,可是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心酸。
“这里比较冷,怎么不多穿些衣服。”我从后面抱着她,听到我的话,她腻到我
的怀里。“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今天她们漂亮嘛?”娴姐小声的问道。

“嗯,很漂亮的,那些衣服是你们一起想到的吧,谢谢,有一天你也会穿上
它的,一定更加的漂亮。”我温柔的说道。“真的吗?”她眼睛发亮的问道。

“是的,等我闭关回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和你一起回你的老家,跟你的父
母提亲,不论他们是否答应,你都不可以离开我,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让你离开的,
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我霸道的讲道,将娴老婆紧紧的抱在怀中。嗯,我一
定不离开你的,一定!“她说着眼泪就无声的流了出来。

第一百一十二章闭关修行

深夜,孤独一人,陪伴自己唯有那天空的孤月,周围寂静的可怕,这样的环
境任谁也会有低落的心情。

“不要担心,我会一生都在你的身边的!”我深情的看着娴老婆说道。

“嗯,我知道!”她说完紧紧的抱着我,好像害怕我会失去一样。

她此时像一个受伤的小女孩一般,那么的孤助无奈。看到一向坚强她如此这
样,我的心好像被针刺的一样难受,才知道自己的心中最在乎的是她,面对她的
时候才感到心中充满着平静、温馨、幸福。

有个名人说过,“如果治疗好女人的忧伤,那就给予她灵欲肉的安慰!”

“宝贝,我们回去吧,这里比较冷,感冒了我可是很心痛的。”我吻着她,
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小声的商量道。

“嗯,人家走不动了!”她红着脸撒娇道。我的手已经在她的下身抚摸着,
穿着睡衣她里面竟然是中空的,手在她的茂密的森林中来回穿梭,已经开始降下
了露水。

“那是,老婆已经这样了,当然是老公抱着回去了。”我笑着抽出手来,抱
着她走向二楼的卧室。

“老公,人家今天要吗,要一个人好好的服侍你,一定要你爽,要你永远的
记住我的小妹妹的好处!”从来没有这么大胆讲过这种话的她,将脸藏在我的怀
中,小声的要求道。

“真的!今天老公是你一个人的,今天我们就来个彻夜大战,看谁先败下阵
来,哈哈!”

在我的大笑声中,娴老婆的不依声中,我们进入了娴老婆的卧室,在那个舒
适的双人床上,我们疯狂的享受着那种灵与肉的激情。

早晨七点钟,我睁开闭上还不到一个小时的眼睛,轻轻的将爪爬在我身上的
娴老婆挪开,下了床没有穿衣服盘坐在地毯上,面向东方开始了内功修行。

一个小时过去,各种的功法都运行了一边,真的不得不佩服天极宗的前辈,
这么多功法在连续修行而不走火入魔,太奇怪了。

仅仅是一个小时的打坐,就感到浑身充满着力量。我慢慢的睁开眼睛,起身
看向床上,只见娴老婆睡眼朦胧看着我,眼中万般的柔情。

“刚刚才躺下,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啊。”心疼的将她抱在怀中,关心的问道。

“你什么时候开始闭关,现在就走吗?”她盯着我的不舍的问道。

“我打算一会儿就过去,时间对于我来说非常的重要,老公现在希望可以尽
快的强大,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护我们自己。这一段时间可要苦了你,我不在的时
候家里的事情由你作主,实在不能解决的问题就告诉陈管家,她会转告我的。”

“嗯,家里的事情你就放心吧,我们姐妹几个一定会商量着处理的!”

“谢谢你了我的大老婆!”我宠爱的吻着她说道。

“嗯~,这是人家该做的嘛。你不等她们回来就去吗?”她高兴的说道,大
老婆是我第一次这么的叫她,听着她心花怒放,满脸的笑容。

“不了,你们以后多注意,我跟陈管家交待过,在你们有空的时候,她会教
你们一些内功,你们要好好的练习,在关键的时刻也可以自保。”

“知道了老公,我们和冰儿妹妹的关系处的非常好,你一切都放心,只是你
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噢!”

“小傻瓜,放心吧!”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回到了师父那。

“来了,家里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师父关心的问道。

“师父放心,暂时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嗯,那就好,从今天开始你要专心的闭关修行,家里的事情不用担心,有
事情师父可以帮她们解决的。”

“谢谢师父!”

“嗯,从现在开始,我你都要在这间密室中修行,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
样可以大大的加快修行的速度。看到了没有这里有不少的武功秘笈,可以说每一
本对于江湖中人都是无价之宝,这一段时间你都要仔细的看一遍,慢慢的参悟各
门各派功夫的奥妙。”

“是,师父,弟子一定会牢牢记住的。”看到周围的秘笈,我相信自己这样
的脑袋一定在二十来天就可以看完的,超强的理解力,那还些东西还不简单的掌
握。

“这些秘笈只是辅助你练功而已,其中各门各派的功夫,希望你能从中采众
家之长,领悟出一套自己的功夫。我们魔门的功夫一向是以速成见称,不过它的
缺陷是越往后越是难练,和号称那些正派正好相反。尽管你是天脉之体,可以大
大缩短练功的速度,不过要达到一流的高手也需要很长的时间。现在你的心中希
望尽早的修练有成,这个想法很好,但是还希望你可以将心态调整到随意而为的
最佳状态,有些东西只有在无欲无求中才可以领悟掌握。

“弟子明白,会尽量的做到。”对力量的渴求是现在我最大的动力,如果按
照师父所说的什么无欲无求我是达不到的。

“以后你会明白的,我也不多说了!现在我传你魔门最正宗的无上法典《邪
心魔录》。”师父说着,珍惜的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本发黄的的古书。

“师父,这就是创门师祖写的《邪心魔录》的秘笈?”我心情激动的问道。

“是祖师写的,不过不是原来的珍本,真正的珍本是在天机院里,只有你接
掌了天极宗才有可以亲自翻阅。我手中的这本是唐末时期的一位祖师抄下来的,
方便各代的宗主传给弟子的。这本秘笈是原本唯一的一本抄录,同样也是一直在
天机院中存放,只有当传给下代宗主的时候才会取出来。我是最近才从天机院请
出的,这本抄录本和原本是有区别的,它只记载《邪心魔录》前三层的修炼方法。”

“只有三层啊!”我有些失望的自言自语的说道。

“三层怎么了,不记得我说过了,《邪心魔录》共分为六个层次,除了第六
层之外,每层又分为上中下三品。为师在鼎盛时期时修到第二层上品,就是当年
的天榜高手;如果可以修到第三层的下品,也可以问鼎天榜的前三位,估计到到
第三层的上品,江湖将没有几个对手了;曾经修到第四层的那位祖师,达到《邪
心魔录》的小成境界,据说自从小成之后从来没有败过。就是这三层也是够你练
的了,希望你可以尽早的达到第二层下品的境界,这样也可勉强的归之为绝顶高
手之列了。”师父又给我解释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要是突破第二层需要很长的时间了,从一个普通人
到绝顶高手,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的。”我有些沮丧的问道。

“哈哈,乖徒儿不用担心,为师这十年也不是闲着的,到了不少的名山绝地
采了不少的灵药,由天机院的一位炼药长老亲自制作的天极丹。天极丹可是天下
最好的增加内功的奇药,在修炼的时候配着天机丹的药效,你一定可以尽快修到
一流高手的境界。”

“太好了,”我高兴的说道,小说上电视里经常的看到那些男主角都是吃了
天材异宝才比别人强的,看来这种事情是真的。

“丹药都是辅助的,真正的还要自己的努力。《邪心魔录》的第一层万法归
宗,简单的说就是将自己知道的各种功法,按照《邪心魔录》的运行路线,强行
的将它们归顺到一起,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事情,由为师来看着你没有事情的;第
二层万里独行,任何的功夫都是一样的,需要到外面历练,这样才可以更加的了
解领悟人生,对功夫才有帮助;第三层是邪杀魔天,这境界我没有达到过,据曾
经达到多的那些祖师留下的记载,这个层次的宗主,功夫已经是天下难寻的,但
是这个时候都是十分的嗜杀。如果你有一天到了这个境界,希望你好自为之,不
要弄得天怒人怨;后面的三层我只是看过,如果你有机会自己看去吧,那个层次
不是我们可以想像的。”

“这是前三层的练法,给你自己看吧,我们天极宗的功夫都是靠个人领悟的,
不是教出来的,如果你有什么疑问,直接问就可以了。在你没有突破第一层下品,
为师和你一起闭关,随时看着你的进展。这是一瓶的天极丹,在每次运功前都要
服用一颗。”说着,师父给了我一瓶的天极丹,天极丹不是很大红色的药丸,一
个罐头瓶大小的瓷瓶,估计有一百多个。

“嗯!”

我小心的拿起《邪心魔录》,翻开阅读了起来,而师父则坐在一边闭目打坐
起来。

“天下武学,繁多杂乱,乃根源不变也。众人皆知气发丹田,行运七经八脉
之中,经脉扩足,气息不止,内力增也,任督皆通,天桥双开,此众人之道矣。
然我辈不从俗,反其道而行之,气可沉于丹田之中,何不存在于经脉各处矣。吾
辈之言,与正道所不容,何惧之有,创立魔与之抗也。此中气沉经脉之法,修行
初易也,后则难,先着集天下正统之法,而后逆行之……”

我看着秘笈上的经典论证魔门功法和正道的功法的区别,然后开始介绍如何
修行魔功,祖师经过不断的探索,终于创出了《邪心魔录》这门奇功,后面是第
一层的修行的路线。我没有上来就练习,而是将这本不厚的秘笈看完,前三层的
修行方法已经到了我的脑中。

不得不佩服老祖宗的智慧,这样夺天之作太了不起了,不可能不经过前面的
修行直接修行后面的,因为这些都是环环相扣的。我将所有的都记在脑中,而后
将秘笈放到一边。准备开始按照《邪心魔录》的运行路线修行,师父点点头没有
说话,指了指天极丹。我打开后拿出一颗,刚打开瓷瓶上的木塞,一股清香飘出,
我的精神一震,真是好东西。

天极丹被我一口咽了下去。就感到一股热流从肠道散发到全身,舒服!

“再服下两颗,开始按照路线运行!”师父思考了一下说道。

“哦!”

“如果感到自己无法忍受的时候,给为师一个暗示,为师会帮助你安全度过
的。”

我没有懈怠,赶紧的又服下两颗,开始按照路线运行了起来。我现在感到浑
身上下都是火热难以忍受,这是那三颗天极丹的产生了效果。这样大补的东西,
自然不是可以容易消化吸收的,一般人服下三颗已经西去了,我要不是天脉之体,
也早已经疼的昏了过去,就是这样我也是满面的通红,咬牙开始按照《邪心魔录
》的运功路线将自己的微薄的内力运行了起来。这时候的运行方法和我以前的正
好相反,以前真气是从丹田发出,而如今却是将它击散到我的各个经脉之中,废
弃丹田这个基地,让浑身的每个细胞中都含有真气,都作为真气的小基地。这样
的运行,我身体是如何的难受可想而知,这些真气好像和我有仇一样,疯狂的冲
撞着我的经脉,我强忍着自己的剧痛也没有用的,嘴角边还是流出了鲜血,整个
五官都已经开始挪位,钢牙都要快被我咬碎了。我不能张嘴喊出声音来,因为那
样我身内流动的真气会找到宣泄口而出,我的努力就白费了。为了得到强大的力
量,我不得不坚持着,我的倔强的脾气上来,强制性的引导着真气运行。

就在我要完全掌握的时候,丹田内又出现了一丝的气息,那就是王者之气,
也是俗称的龙气。几天的时间就相当于那些资质好的人修行三四个月的内功,就
是因为我身上有被佛家的功法激发出来的一丝王者之气,而如今它却变成了我最
大的阻力。王者之气一出,我早已经疲惫的身体,根本就难以的抵抗,逐渐的我
开始有些迷糊。尽管我坚持,意志还是没有战胜那含有王者之气的真气的肆虐,
我想向师父求救,可已经由不得我了,现在的我无法的动弹,连睁眼都办不到,
此刻我感到了死亡就在眼前。

自从我按照《邪心魔录》的路线开始运行,师父就一直注意着我的变化。开
始他看到我这么痛苦却坚强的支撑着没有向他求救,不由的点点头,一个小时过
去后,他已经感到我身上的真气开始转变了,已经有修行《邪心魔录》的魔之气
出现,也就是说我已经可以平安的度过了最危险时期,他的心里感到自己这个弟
子就是不同凡响,自己那个时候还是在父亲帮助下度过的,那个痛苦不是一般的
人可以尝试的。

突然,师父发现事情不对,一股让人恐惧的真气从我的丹田中出现,转眼之
间原本要功成圆满的我,瞬间浑身的颤抖,原来通红的脸开始变的苍白了!不好,
师父知道了我现在的处境十分的危险,只要我挺不过去,就交待到这了。

师父瞬间到了我的身后,毫无顾及的将自己的功夫提升到最高,将自己的几
十年的真气输到我的经脉中,帮着我跟王者之气斗法。

就在我要完全失去知觉的时候,感到一股强大的真气出现帮着我再次的掌握
了身体的主动权。知道一定是师父出手了,我倔强的按照新的运功路线快速运行
着,王者之气一会儿折腾之后也老实了,按照我的路线运行起来,感到自己已经
可以控制新的真气之后,点头示意师父我没有事情,他可以收功了!

师父就这么一会儿,原来有些红润的脸庞,如今是煞白煞白的,他的手离开
我的后背的时候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着。

“运行七十二周天,不可以停止。”师父的话在我的耳边响起,我闭目运行
着,原来苍白的脸,每运行完一个周天,就开始变的比以前好一些。等到三十六
周天的时候,已经和当初的脸色一样了。

师父心中太心惊,太激动了!他现在终于知道了,我现在的真气不是修行《
邪心魔录》后所得的魔之气,而是天极宗只有创门的老祖宗才修成的邪魔龙气,
也就是说我也有可能修到《邪心魔录》的大成境界。作为师父看到自己弟子这么
的优秀,是多么的欣慰,死后也可以对得起历代的祖师了。师父由于为我王者之
气抗衡,动用了全身的真气,这也使他老人家的生命力更加的少,这次耗掉了他
半年的生命,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时间转眼就是一个多月,这期间我将屋里的秘笈全部的看了一遍,可以说对
于江湖上各门各派的功夫,我都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我的成就让师父高兴的不
知道什么了,因为我已经在二十五天的时候,突破了第一层,进入了第二层万里
独行的境界,由于我的修行时间很短,内力还不是那么的雄厚,所以我还没有真
正的发挥那个层次的威力。现在我的功夫已经和暗影打了个平手,暗影看到我的
眼神都变了,他的眼神告诉我你不是人,是个妖怪。

我告诉师父我什么时候达到了真正的第二层下品的实力才出关。

计划没有变化快,这天师父黑着脸走了进来,告诉了我一个消息,我就愤怒
的出关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万丈怒火

我是习武的天才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突破了《
邪心魔录》的第一层,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师父看到我这样的成就,每天高兴
的都合不上嘴,按照我这样的速度修行,一两年的时间内有可能突破第二层,成
为第一个如此短的时间突破第二层的天极宗主。

魔门的功夫就是这样,开始时候非常的容易修炼,越到最后越难练。一直以
来,魔门弟子的功夫比一般的正道人士的功夫高,可惜正道和魔门争斗的时候都
是一群人打一个,正道自然是胜利了,这也反面的说明了魔门年轻弟子的功夫普
遍的高。

我可以这么短的时间突破第一层,首先是魔门功法先易后难的特点,而后是
师父专门为我准备的提高功力的天极丹,当然还有我天脉之体的特殊性,综合的
所有的要素使我可以短的时间成为一流的高手。

“徒儿,你今天必须出关,赶紧收拾你的东西!”师父进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这是我看到师父表情的第一个想法,心中不由得一震,
突然预感到家里出事,估计是我最爱的娴姐出事了,这种感觉太清楚、太强烈了!

“师父,是不是李娴她出事了!”我紧张的问道,多么希望她一切都平安。

“不错,你怎么知道的,傍晚时候她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些江湖人绑架!”师
父听到后,看着我奇怪的问道。

“我预感到的,到底怎么回事?”我焦急的问道。

“你看看这个,是端木世家出的手了!”师父递给我一封信说道。

我赶紧的接了过来,并没有慌张的观看,而是握着信封努力得平静一下紧张
的心情。这个时候一定要沉住气,多年的经历让我知道任何事情面前必须保持冷
静,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快速地打开信封,从中抽出一张纸,上面短短地写着几行字。

“周先生,很高兴你能看到这封信,你的一位红颜知己正在我的手中,晚上
九点西郊老工业区的旧厂房12号见,如果你没有赶到的话那就等着收尸,我知
道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做,晚上见!端木庆”

那个端木庆应该就是端木世家的大少爷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找来了,莫非
玉华也已经出事了。

“妈的!要是李娴出了一点儿事情,要他们端木世家在这个世界上除名!”
我咬牙的骂道,心中的怒火难以忍受。

“徒儿,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任何事情都是有解决办法的,你先回去准备
一下。”

“是,师父,他们怎么知道的,难道玉华已经被抓回家了?”

“那个丫头是个鬼精,才不会被抓到。从现在来看端木和陈家,还有那个花
帮已经接触上了,这些事情和他们一定有关系。”师父通过蛛丝马迹猜测道。

“这也就容易理解了,我一个也不会放过他们的。”我重重地点点头说道,
看来以后做事一定要斩草除根,花帮应该上次就应该全部的除掉。

“还有两个小时,时间还来得及。这是为师给你准备的一件兵器,我想那个
端木一定会按照江湖规矩冷兵器来解决的,他这个人非常地自负。”师父说着从
自己的腰中解下一件兵器,不注意真的难于相信这是一件兵器,它的样式很像一
把宝剑,外面的皮带就像剑鞘,两寸五的皮带扣就是像剑柄。

“这难道是一把宝剑?”我猜测的问道。

“不错,这是我们天极宗的第一神兵缠魔剑,这把剑是什么材质制作的就没
有人清楚了,它很轻但是十分的坚硬锋利,用无坚不摧形容他一点儿也不过分。
从今以后它就是你的,希望你不要弱了它的威名,它的真容千年来还没有在江湖
上出现过,创门祖师在记载中说过,只有达到第四层的时候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
只在第四代祖师和当时天仙阁的阁主比试中一次,不过这件事情只有两家的宗主
知道,其他人不知道。不过即使这样在江湖也很有名气,它的另外的一个名字就
是江湖上十大神兵之一的秋风落叶剑。”

我跪下接住这把剑,从此之后它将是我的一个伙伴,陪伴在我的身旁。

我握住剑柄将宝剑抽了出来,看上去和一般的宝剑没有什么区别,剑体就和
普通的铁片一样,非常的柔软,手中的剑没有什么重量,非常的不称手。

“你将自己的内力灌输到宝剑中,看看有什么效果。”我的表情师父好像早
就知道一样,对着我吩咐道。

按照师父的话,从握剑的手臂里发出一股邪魔龙气到剑体中,现在的我每一
处的细胞都像丹田一样,不用当心被别人破了气海穴。此时缠魔剑立刻发生了反
映,剑体的重量好像在不断地增加,刚才还是柔软的剑片,现在已经很坚硬无比,
现在它才开始顺手,真是奇特地宝剑。

“谢谢,师父赐剑,弟子一定不会让这把神兵埋没的!”我自信的说道,自
从我修成《邪心魔录》第一层后,就充满着信心,尽管我还不是最强大的存在,
可是已经开始向这个目标迈进。

“这件事情师父可以轻易的解决,可是为师还是要你自己去,就是要你亲自
解决它,也算是对你这一个月的考验吧,那个端木大少的功夫不错,正好是你试
炼的对象。只有面对血与火的锤炼,才可以成就百炼精钢的。”

“是,弟子明白师父的苦心!”

我跟师父说完就匆忙的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别墅,看到陈管家正在安慰看样
子刚哭过的娟娟和芳芳,一旁小雪还好很坚强,脸色阴沉的拿着电话,听着前方
的汇报,同时着急的等着我回来。

“好了,两位小宝贝儿不要哭了,老公一定会将你们的娴姐安全的救出来,
她一定会没有事的。”我抱着她们两个安慰了一下说道。

“辛苦你了雪儿,现在是什么情况?”看到我从外面进来,她的眼泪无法控
制的流了出来,心中总算有个依靠。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一直控制着没有流下
一滴泪,因为她知道这里面她就是主心骨,她不可以失去理智的哭泣,我拉着她
的手紧紧的握着问道。

“应该没有事情,娴姐现在还是很安全,看来对方就是的目的是要见你。”
她面带梨雨思考地回答道。

“那就好,你休息一下,剩下的交给老公吧!”安慰地给她说着。

“对不起,少主,都是我的错,没有保护好少夫人。”陈冰儿突然跪倒我的
面前说道,当她称呼我为少主的时候,她就是把自己放到东殿逍遥阁门人的位置
上,而不是我的管家这么简单了。

“快起来师姐,这不完全是你的事情,他们是经过精心策划的,以后不可以
随便的给别人下跪,知道嘛?”我赶紧将她扶起,认真的说道。按入门早晚来说
她应该是师姐,还有她是我那个亲小师姑的得意弟子。

“嗯,可是…”

“没有可是,这不是你们和那些保镖的问题,是他们出动的实力太大,超出
了我们保护人员的能力。”我打断的说道,尽管我说的很平静,可是心中已经压
抑着怒火,这个端木庆,一定要他好看。

又跟陈管家小雪了解了一下具体情况,才知道保护她们的保镖全部都给废了,
没有想到端木庆出手这么狠,这个仇一定要给那些死去的弟兄报。现在我们的那
些侍卫已经分布在西郊老工业旧厂房,从现场得知的消息,娴姐暂时还没有危险
的事情发生,估计对方也发现了被包围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没有行动,看样子也
是在等援兵。

我心中很着急,可是有一点我敢保证,那就是我的娴老婆不会有任何的生命
安全。这是我从师父的言语中读出来的,他老人家一定是安排人可以随时的出手
救下娴姐,不出手就是要把这个件当作我的一次历练。

“家里的保卫布置怎么样?不要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少主,家里一定没有事的,这些您可以完全的放心。”陈管家自信的说道。

我简单的交待几句,就赶紧离开赶往西郊老工业区,这个时候是八点钟,和
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走外环线半个小时转眼就到了约定的地点。

端木世家,江湖上被称为正道的八大世家之一,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世家,据
传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几百年来的积累沉淀,在江湖上非常的有地位,是
正道的中坚力量之一,不过在八大世家中仅名列第五位。然而在现实的社会中,
端木世家就厉害了,公司成为了中国的第二大财团,世界五百强之一,国内上下
的权势也是大的不得了。

端木家是个庞大的家族,而现任的宗主是端木中兴,是天榜上的高手之一,
同时他有两个弟弟也是白榜上的出色人物,二弟端木中雄帮着打理江湖上的事情,
三弟端木中吉帮着打理商业上的事情。端木中兴有两个儿子,其中大少爷就是端
木庆,一个在江湖上以侠名着称的年轻高手,商业上难见的商业奇才。可是这些
都是骗那些一般江湖人的,像东殿逍遥阁这样的神秘宗派,自然都知道他是个地
地道道的伪君子,一个真正的披着羊皮的狼,用衣冠禽兽来形容他一定都不过分
;端木家的二少爷端木林是个奇特的人,很小就离开家在外面流浪,从来都不和
端木家联系,就是在生命遇到危险时候也不会寻求端木家的庇护。

端木世家和欧阳世家联姻,是他们要掌控中国经济定下的策略之一,五十年
来他们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那次大战中,由于一些原因他们的人在半路中就返
回来三分之二,找了不少的老百姓做了他们的替死鬼,谎称这些人都全部战死。
现在看似他们的实力是八大世家在第五位,可是真正的实力已经超过了第一的南
宫世家,这就是师父说的几个隐藏的势力之一。

端木庆怎么也没有想到以自己的容貌名气,欧阳家的大小姐竟然宁愿离家出
走也不和他订婚,给让这位心胸狭窄的伪君子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一段时间后,
江湖上就传开了这件事情,更使他脸面无光,心中发誓一定要得到欧阳玉华,要
她尝试作为女人的一切屈辱,就开始派人寻找玉华和虹儿。端木世家毕竟是拥有
几百年历史的,终于发现玉华的最后一站是天津,之后再也没有消息了,端木世
家在找,而欧阳家更是全国各地的寻找着。

端木庆得知后亲自赶了过来,同时给当地的黑社会联系,很巧合的是除了花
帮的花老大在天津,另外的两大帮主都出国玩去了。花老大最近一直都在寻找江
湖上的人,听到是端木世家要找人,从端木手下人显示的手段知道了他们应该也
是传说中的高人,当然积极的配合。同时花老大和陈家联系,联合的邀请了端木
庆,表示自己的诚意,对于陈家这样有实力的豪门,自然是端木世家最愿意结盟
的,当然十分的高兴答应他们,答应端木世家会派高手保护他们。

不得不佩服他们的运气,那天我和玉华她们离开俱乐部的时候,有个在陈家
富顺集团工作的分公司老总也见到了,本来自己要和那两位小姐搭茬,没有想到
两位天仙和我走了,心中一气就将我的车牌照给记了下来。当陈治国拿出端木庆
给的玉华的照片,要他们看看是否在那些高档场合见过这两位姑娘,那位老总一
眼就看出来了,经过查找知道了那辆车是娴姐的,陈家也发现这辆车就是我被截
杀那晚报废的那辆,最后陈治国和花老大一合计就把我给牵掣进去了,告诉端木
庆我应该知道那两位小姐的事情,也许是我绑架的也说不定。

端木庆不是一个简单被糊弄的人物,对我调查知道后知道我也不是个简单的
人物,应该也有江湖上的门派背后撑腰,不过他没有太看在眼中,认为自己端木
世家还可以承担起这些的,所以就采取了行动。他也算厉害,派人抓走了刚出院
的金丝镜,对于一般人来说,怎么可能经的起江湖人的折磨,最后金丝镜把当晚
的事情知道的都说了。端木庆听到后分析我可能和玉华她们发生了关系,心中大
怒,狠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放解心中之气。

阴险的端木庆发现我一直没有出面,更加肯定我知道欧阳玉华在什么地方。
为了将我引出来他只好派人劫持了娴姐,不过没有想到保护娴姐的人如此的厉害,
派出的四个人中竟然挂掉两个,他的头脑清醒一些,知道我背后的江湖势力不一
般,他的父亲一再的叮嘱他再忍耐一两年,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就开始称霸江湖。
为了不完全的得罪我背后的势力,仅仅是绑住没有对娴姐做什么,放弃了开始要
自己上了她的想法。

西郊的老工业区的旧厂房,这里原来是天津的老工业基地,随着开发区、科
技园区的兴起,用更好的环境来吸引外资,所以这样的老工业基地慢慢的就被淘
汰了。一直在政府的手中掌握,是国营的象征,所以没有拍卖而荒废着。慢慢的
这里也是不少帮派的逍遥窝,不少的事情的解决都到这里来。

“少爷,您来了!”我刚下车,暗影就从一边出来,跟我说道。

“嗯,怎么样?”我面部表情的问道。

“刚才他们又来了不少的人,没有阻拦让人他们都进去了,那里面应该有三
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其中一个我看不出他的实力。”暗影有些心惊的说道,在江
湖上如果实力比自己高一层次还可以看的出来,如果再高就看不出来了,也就意
味着自己应该不是人家的对手。

“哦!竟然有这样的高手,不管他多么的厉害,我都要好好的斗一斗!”尽
管我也有些担忧,但必须去救我的李娴,不论是龙潭还是虎穴我都要闯闯了,我
豪气的说道。

我的话使周围的几个门人都是热血沸腾,这些都是年轻人,当面对强者的时
候,都有出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他们看到我自信的表情,已经心悦诚服了,这
是我没有想到的,有的时候一句话就可以打动别人的心。

“少爷,我会一直跟随在您的身边!”暗影此时也斗志昂扬的说道。

“留一半人在外围继续监视,一半人跟我进。他们应该在我们的外部也布下
了不少人,要时刻注意这些人的动静,一旦交上手不要顾及什么,都给我全部杀
掉,给我们死去的几个兄弟报仇,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代价。”

说完我带了着他们走向了12号旧厂房。

此时,我想起了几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在我的命令下死了许多的黑道人。
如今又要开始了,注定我不能过着普通生活的人,既然这样,那就用鲜血来见证
自己的心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