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氓业务员(全)-26

  

第一百一十四章逍遥双使

无论是那个社会都一样,强者为尊是永远不变的道理。强者可以为所欲为,
而弱者只能默默的遵守着法律道德的束缠,如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按照我手中
的人命案早己经死了无数次了,可我仍然这样逍遥着,就是我有那个实力。

同样,那些江湖人,那个人身上没有几条人命呢?可是他们仍然快乐的生活
着,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难以理解,可是对于一个江湖人来说太平常了。自从踏
入江湖那天开始,就要有江湖意识,也许那天自己也会倒在别人手中,这就是江
湖的法则。

我在暗影的带领下,走进了12号旧厂房,这的旧厂房构造方式很老,不过
占地很大。这里也许应该是重机械制造车间,上方有不少的承重的铸铁钢架,在
厂房的两边墙上六米高处都有突出的一个两米宽的行人通道,中间一处有个像阳
台一样凸出的台子,台子中间有根很粗的木棍,上面绑着娴姐,两边站着两个端
木世家的人,手中拿着刀架在娴姐的脖子上。

我的到来她己经看到了,由于嘴被胶布封着,她只有摇着头好像是在叫我,
我感到她眼泪在不停的流着,感到她的痛苦。我的心好像在流血,一个男人连自
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住,真他妈的不是男人。

“李娴,不要怕,老公马上来救你,你怎么样?”我大声的问道。她没有办
法讲话,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带受有事情,她的眼中对我是那么的相信,相信我
一定可以将她救出去。

我这才看向前方,前方十米处有个方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人,看上去也就是
二十六七岁,看样子一米八以上的大个,穿着十分的利索,这小子长的非常的英
俊,比我还要强上很多,充满活力而且非常的成熟,就是许多少女心中的白马王
子。

他就是端木世家的大少爷端木庆,一个只能用畜生来形容的杂种。他的后面
有二十来个人,每个人的实力都不弱,尤其是他身后中的那三个人是高手,其中
有个近五十来岁的中年高手,脸上有个很深的疤,眼睛眯缝着。

“你就是端木庆,有什么事情找我,用我的女人来威胁我,你还是不是男人,
把我的女人立刻放了} ”我冷冷的说道,眼中充满着嗜血的光芒。

“哈哈,你就是那个周川,听说你很厉害,不过你可是很难请的,所以只能
用你的女人把你引来} ”端木庆听到我不客气的问话,他笑了笑说道,好像绑架
这样方式他认为理所应当似的。

他的心中也早己将陈家骂了好几遍,根据陈家和花老大的描述,我也就是个
很能打的主,没有想到竟然有功夫在身,他的经验无敌龙书屋快发告诉他我是一
名高手,而且好像还不低,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我的后面有十几个人,都是
不简单,各个都是杀气腾腾的,看样子今天不能善了。其实这还真的不能怪陈家
等人,谁叫我是习武的天才呢} 短短的一个来月就成为一流的高手了,估计再也
没有人有我这样的经历了。“狗屁,我既然来了,就赶紧的放了她} ”我大声的
骂着。“哼一,周兄好像气不小啊,既然来了又何比急着要我放了她呢,我们可
以该好好的谈谈了,好像应该是我生气才对} ”端木庆站起来浑身散发出的强大
的气势盯着我说道,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他的嫉妒与仇恨。“我们不知道我们之
间有什么好说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我们以前有什么恩怨。不过现
在我们有了,你绑架了我的女人,还杀了保护我女人的几位兄弟,你要给我一个
交待} ”我可不能将认识玉华的事情不打自招,反击的问道。

“哦,周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一个月以前认识的那两个长的像天仙一样的
姑娘呢?其中一个欧阳玉华是我的未婚妻,她们和你一起出的海滨俱乐部,之后
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了,不知道你将她们两个藏到那去了?还是尽早的放了她们,
这样我可以让你少受些痛苦,希望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威胁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和她们算是朋友吧,一顿饭之后她们就离
开了,她们还偷了我不少的东西,我还在找她们呢?记得她们从来没有告诉我有
什么未婚夫之类的,江湖上倒是有这么个传言,是欧阳家的大小姐看不上一个无
耻棍蛋,所以才离家出走,难道是你吗?”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欧阳家的大小
姐,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竟然取走了我的几亿的精虫,我还没有找她们算帐呢。
“狗屁,我既然来了,就赶紧的放了她} ”我大声的骂着。“哼一,周兄好像气
不小啊,既然来了又何比急着要我放了她呢,我们可以该好好的谈谈了,好像应
该是我生气才对} ”端木庆站起来浑身散发出的强大的气势盯着我说道,从他的
眼神中看到了他的嫉妒与仇恨。“我们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我根本就
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我们以前有什么恩怨。不过现在我们有了,你绑架了我的
女人,还杀了保护我女人的几位兄弟,你要给我一个交待} ”我可不能将认识玉
华的事情不打自招,反击的问道。

“哦,周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一个月以前认识的那两个长的像天仙一样的
姑娘呢?其中一个欧阳玉华是我的未婚妻,她们和你一起出的海滨俱乐部,之后
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了,不知道你将她们两个藏到那去了?还是尽早的放了她们,
这样我可以让你少受些痛苦,希望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威胁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和她们算是朋友吧,一顿饭之后她们就离
开了,她们还偷了我不少的东西,我还在找她们呢?记得她们从来没有告诉我有
什么未婚夫之类的,江湖上倒是有这么个传言,是欧阳家的大小姐看不上一个无
耻棍蛋,所以才离家出走,难道是你吗?”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欧阳家的大小
姐,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竟然取走了我的几亿的精虫,我还没有找她们算帐呢。
“狗屁,我既然来了,就赶紧的放了她} ”我大声的骂着。“哼一,周兄好像气
不小啊,既然来了又何比急着要我放了她呢,我们可以该好好的谈谈了,好像应
该是我生气才对} ”端木庆站起来浑身散发出的强大的气势盯着我说道,从他的
眼神中看到了他的嫉妒与仇恨。“我们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我根本就
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我们以前有什么恩怨。不过现在我们有了,你绑架了我的
女人,还杀了保护我女人的几位兄弟,你要给我一个交待} ”我可不能将认识玉
华的事情不打自招,反击的问道。

“哦,周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一个月以前认识的那两个长的像天仙一样的
姑娘呢?其中一个欧阳玉华是我的未婚妻,她们和你一起出的海滨俱乐部,之后
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了,不知道你将她们两个藏到那去了?还是尽早的放了她们,
这样我可以让你少受些痛苦,希望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威胁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和她们算是朋友吧,一顿饭之后她们就离
开了,她们还偷了我不少的东西,我还在找她们呢?记得她们从来没有告诉我有
什么未婚夫之类的,江湖上倒是有这么个传言,是欧阳家的大小姐看不上一个无
耻棍蛋,所以才离家出走,难道是你吗?”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欧阳家的大小
姐,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竟然取走了我的几亿的精虫,我还没有找她们算帐呢。

“周川,你不要狡辩,她们都是出生在豪富世家,你有什么东西值得她们看
的上。我们端木世家和欧阳世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必须马上放了玉华她们,不
然你也别想带走你的女人,同时你要付出承重的代价。”听到我提起江湖对他的
那些谣言,他就是非常的愤怒,认定了我劫持了欧阳家的两位小姐。

“端木大少爷,你的记性是不是有问题啊,我己经告诉你了我也在找她们,
她们怎么会在我的手中,自己不知道不要强加于人。妈的,赶紧把我的女人放了。”
我嚣张的骂着说道。

“大少爷,您别跟这个小子废话,我们兄弟俩过去教训他们一下,看看他还
能这么属} ”端木庆正好说什么,他后面走出两个三十来岁的大汉,一看就是两
个猛夫,跟他要求道。

“嗯,手脚利索一点儿,给我杀几个立威。”端木庆听到自己的人要上去,
一想就让手下的看看我身边的人怎么样。“带受有问题,大少爷您放心吧} ”两
个急着表现立功的手下信誓旦旦的说道。

只见两个大汉走了出来,都是一米九的大个,浑身颤颤着毽子肉,不过没有
一般人的臃肿,反而十分的灵活,他们俩的长相真是不敢恭维,黑不溜秋的脸上
长着疙疙瘩瘩的。走到了我们两者之间的空地,其中的一个大嗓门的嚣张的说道。

“姓周的小子出来,我们大少爷能和你这么心平气和的跟你说这么多话,那
是看的起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还不知道感恩戴德的,说话竟然还那么属,真是
活的不耐烦了。

“就是,有本事来跟我们哥俩儿比比看,你们是不是和那几个熊包保镖一样,
几圈就到他们姥姥家做客去了,啊啊} ”另外一个猖狂的笑着说道。

“妈的,做了他们”跟暗影狠狠的说道,他听到后跟一个侍卫点点头示意他
去,那个侍卫毫无表情的走向端木的两个手下。

我的侍卫都是杀手出身,他们所有的训练都是依照怎么保护我和最迅速的杀
掉我的敌人进行的。他每走一步,杀气就是增长一分,在那两人面前两米出停下。
而端木庆和身后的三个人不由得皱起了一下眉头,这个普通的手下怎么有怎么强
的杀气,是不是另外的人也是这样,心中的疑问在他们的心中产生。“我们那几
个保镖是你们亲手杀的?”我的那个侍卫仍毫无表情的说道,不过非常的冷。

他的话在那两个人耳中就好像九幽地狱的索命一样,此时两人都有些后悔,
从这个人的气势就可以看的出是个高手,自己怎么这么傻出来打头阵,也许小命
就留在这了。“是,你、你能怎么样?”其中一个强压住心中的恐惧发颤地说道。
“那就去死我的那个护卫还没有说完身子就动了,太快了,就像闪电一般,就是
一流的高手也不一定能看清楚他出手的路线。只见他下垂的右手中突然出现了一
把半尺来长的锋利小刀,右脚向后一蹬身子就腾空的出现在那两个人的面前,闪
光的刀子在他们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就到了他们的脖子上,一闪而过,他靠着
刀杀那两个人的反弹力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整个动手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完成,
瞬间回到原地的他,转身•漫漫的走回我们的阵营,那个小刀又不知
道藏在那里去了。那两个人眼中充满着不相信,一动不动的,就在我的那位出色
的护卫回到阵营时候,他们的脖子中出现了细缝的血丝,接着像决口的大堤一样,
血就啧了出来,两人就这么倒下,不可思议的倒下了。

对面的所有人都非常的震惊,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手下竟然这么厉害,那个
护卫怎么也有江湖一流的实力。再看那位高手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好像刚才发生
的事情和他无关似的和原来一样站在那里。端木庆心中有些后悔这次太冲动了,
没有调查清楚我们的实力就采取了行动,如呆我后面的人都有这样的实力,那今
晚一定不会捞到什么好处,如呆那样能出去就只要依靠那个女人了,他不由自主
的看了一眼娴姐。

我此时看到娴姐满脸的煞白,浑身不断的发抖,从来没有见过杀人的她,怎
么会不害怕呢} 我多么希望将她抱在怀里,不要她受到一丝的委屈,可是现在我
不能办到。我的心是那么的痛,怎么可以让她经历这样的经历,要应该尽快的把
她救出来。

“暗影,我去挑战端木庆,在所有人注意我们打斗的时候,安排人去救李娴。”
我思考后用内力束线成音在他的耳边吩咐道。

“嗯。”他看到我坚定的眼神就知道我己经打定了主意,就是劝也是没有用
的,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和我己经有了非常好的默契。同时他也十分的担心娴姐,
一段的时间的接触,娴姐的贤惠,是他们这些护卫的老大姐,对于绑架他的人,
他和那些弟兄都有将那些人杀光的想法。我毫不表情的走了过去,一脚一个把两
个死人踢到一边,盯着端木庆冷冷地说道。

“端木庆,听说你是个高手,我们就比试一场,如呆我赢了把我的女人放了,
输了就任凭你处置,怎么样?你不会是缩头乌龟吧对于端木庆,尽管我对他地功
夫不是很清楚,不过从我和暗影这几天比试来看,我现在和端木庆之间应该相差
不大,我自信这战可以胜他,这是我第一看他的感觉。他们那些人中除了那个脸
上有疤的中年人之外,我都有可以战胜的感觉。

“好,那我就领教一下你的功夫,也好看看贵派有什么样的神功。”我这么
点名的跟他叫阵,他不应战以后他在江湖上就没有的混了。

他知道自己不得不出手,不过他对自己是有信心的,自问就是对上才俊榜的
第一位也可以应付。他现在最想知道我是那门的无敌龙书屋快发人,开始以为我
是那些不入流的门派,从我们表现的实力看,我一定是那个大派的人,可是自己
收集的资料中却是没有我这么一号,所以他对我也产生了兴趣。

“那请了。”我没有摆出多么酷的姿势,只是桩子步站在那,眼睛没有离开
端木庆的每一个动作,此时我将所有的一切都忘去,全心的投入我第一次和高手
的对决之中。端木庆从旁边人手中取过来自己的兵器,同样也是宝剑,它三尺来
长非常的古朴,应该也是以一把有名的兵刃。他自信的走了过来,在我的三米处
停下,同样盯着我看了一会儿。

“周川,你的兵器呢?这是我的宝剑,最近才得到的一把削铁如泥的名剑,
据说是唐朝末年最着名的铸剑大师安冶子铸造的最得意的一把兵器,它名字是叫
夜啼梧桐剑。你还是要有一把有名的宝剑才行,否则我胜了你可别赖帐} ”端木
庆得意的说道,这是他刚从一个着名的盗墓贼手中那得来的,那个可怜的盗墓贼
只有到地狱里要那一千万吧。

夜啼梧桐剑,是几百年前武当的一位绝顶高手用过,这个宝剑一直被评为有
名的神剑之一,听说己经很多年没有它的信息,没有想到这个混蛋得到了。

“一把破剑有什么好的,值得炫耀,又不是让你卖贱,再说就你那个贱形也
没有人要} ”我直接的骂道想激怒他。

“你以为能激怒我吗?既然你不用兵器,那就怪不得我了} ”口中说着自己
不怒,可是却下手了。这种人真的是他妈的心胸狭窄,伪君子。

端木世家的功夫很奇特,他们的功夫都是海浪中领悟出来的,是江湖上有名
的砚狂浪心法》,非常的讲究气势。端木庆的大剑斜着劈了过来,剑还没有到我
的跟前就感到很强劲的压力扑了过来,我的那魔龙气根本就不用酝酿,直接的啧
发而出,像盾牌一样挡在了我面前,压力马上就消失。我的手在腰中一摸,秋风
落叶剑就到了我的手中,瞬间恢复到它坚硬的状态,一个海底捞月就迎了上去,
我就要跟他来个硬碰硬,看看他真正的深浅在那。

“秋风落叶剑} ”我的宝剑一出手,那个脸上有疤的中年人就吃惊叫的出来,
周围的人听到后,也是都仔细的看着我的宝剑。毕竟这是江湖上一直流传的十大
神兵之一,比那个夜啼梧桐剑有名多了。

双剑一碰,我们两个都后退了三步,我的虎口都在发麻,这个端木大少呆然
是厉害,我的全力施为之下,竟然没有捞到一点的好处。对面的端木大少才是真
正的吃惊,自己为了立威打算一招解决问题,所以用了十成的劲也没有成功,并
且是在自己占近上风的时候,这个周川太厉害了。他的实力一定是有才俊榜前两
位才对,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还有他的宝剑,这就是天下的十大神兵之一
的秋风落叶剑,怎么会在他的手中呢,己经一百多年没有出现,看在今天是不能
在兵器上占到便宜了,自己的宝剑可以和他对抗己经不错了。

我们之间的想法就是一闪而过,我手一抖真气就将刚才虎口的不适一扫而过,
飞身就展开自己看过的武当两仪剑,和他战在一起。端木也知道今天是一场的恶
战,所以将端木家的绝学一击浪十二剑施展出来。

这样习未,我们两个就在厂房中战在一起,剑气纵横,地上的灰尘都被我们
决速运行的气势刮起起来,就是武侠电视中的高手比试也就是这样。

就在谁也没有注意的时候,在娴姐边上的两个端木家的人被点穴给止住,不
过并没有放下娴姐,而是掩藏在一边,看着下面的决斗。

不得不承认和端木相比,我的火候差了不少,他从非常小的时候就开始一步
一步扎扎实实的练功,经过这么多年的不断战斗,拥有非常丰富的打斗经验,所
以他比我轻松的很多,可也是没有办法解决掉我。我仅仅才习武一个来月,尽管
我的天资再好也是不能和他相比的,这就是差距,没有办法的情祝下,只有将这
个月所有记忆的剑法全部使用了一边,也是让他不停的招架我烦杂的招数,其中
还有我最近一段时间领悟的新的剑法,找到合适的机会就就用上,不然我己经落
败了。这次和端木庆的一战我受益匪浅,一直习未服下的天极丹并没有全部的吸
收,经此一战才完全的吸收,我也真正修到了第二层上品的实力。

百招转眼过去,端木真的很着急,这是他二十年来最艰苦的一战,从来没有
人在他的手下走过一百招,可是我却做到了。他也看出了我才学功夫不久,不然
就是我创造的那些剑法就可以将他杀了,这更是他心惊的地方。他在百招后渐渐
的感到体力开始有些不支,毕竟一直都在全力的攻击。看到我和开始一样的勇猛,
招式不断的熟悉,越来越到位,他知道应该尽快的解决这个战斗,时间长了自己
一定会落败的。

合中想到,他的一只手上就出现了一个非常细的针,这个细针上有使人暂时
瞬间麻痹的药物,他打算利用这段时间将我击杀。只见他反手就是一剑,我身子
一侧,他手中的细针对着我的右手臂就打了过来。我宝剑照着他的手就要砍下去,
突然感到一丝的疼痛,立刻就知道我的受到暗算了。不得不说我们天极宗的《砚
牙汤合魔录》厉害,当那个细针穿进我的肉里后,立刻被我的那魔龙气包围,针
上面的麻醉药剂带受有起到太大的作用,我的剑没有停止,只是稍微慢的砍了下
去。口中喊道,“卑鄙的小人,竟然用暗器。”

端木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竟然没有事,没有达到他预计的要求,他一发现就赶
紧的向一边躲,可是还是慢了一些,我的左掌狠狠的结结实实的拍在他的后背上,
牙砰魔龙气组成的内家真劲立刻击散了他的护体真气,肆虐的进入他的经脉之中,
只见他大叫一声口吐鲜血向前大走了几步,用仅有的真气护住心脉,要不他己经
到阎王那报道去了。

我没有理会手臂上的暗器,上前要控制住端木庆,还没有到他的跟前,感到
旁边一阵掌风过来,我赶紧躲向一边无敌龙书屋快发。只见那位脸上有疤的中年
人又跟了过来,举手就又是一掌,速度太快了,久战的我己经没有能力接下,看
来这次是必死无疑了。

就在那掌要击到我胸口的时候,我的身子突然被推到了一边,我原来的地方
出现一位中年人,他伸出右手接下了那一掌。

“啪”的一声,那个有疤的中年人就退后了好几步才停下,而救我的那位大
叔却是纹丝没动,气定神闲的看着被震出去的那个人。“逍遥双使?”有疤的中
年人吃惊的问道。“不错,你的记忆还真的不错。”来的那位非常有风度的男人
微笑着说道,说不出的潇洒。

而此时,我带来的人己经和保护端木的打了起来,我的那些护卫都是杀手出
身,根本没有什么花架子,出手就是杀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血屠花帮(一)

如呆江湖上什么类型的人最可怕,那一定是杀手。杀手和一般的江湖人有很
大的区别,他们都是江湖中的异类,甚至不可以当他们江湖人来看,杀手这行的
目的就是为了杀人赚钱,所学的功夫也是怎么可习撮短的时间内达到杀掉对方的
效呆,所以他们的手段是没有限制的,只要杀死对方什么方式都可以尝试。

我的护卫原本都是孤儿,他们没有名字,从收养的先后称之为龙一、龙二、
龙三等等。师父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他们终生的保护我的安全,他们名义上是东
殿逍遥阁的人,实际上所学的都是师父亲自给他们制定的杀手训练计划。别看他
们人数不多只有二十人,如呆他们三个人联手杀一个人,就是一流的顶尖高手的
也不会逃脱掉。师父给我说过,他还传给他们一套联合作战的阵法,如呆是十个
人一起用,就是师父在全盛的时候也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他们在没有跟我之前,
在江湖历练时都是非常有名的杀手,我的出现意味着他们结束杀手生涯,开始了
终生的为我守卫的工作,由原来的杀人变成了保护人,再也没有他们这么好的护
卫了。

我与端木庆比武的时候,他们就己经盯上了端木庆的手下。杀手的眼力是最
好的,就在我被端木庆的暗器伤到的一瞬间,他们的身子就动了,飞快的过来保
护我并且手中的暗器打向对面人之中,阻止端木家人过来救端木庆。他们一起行
动散发出的杀气弥漫了整个空间,温度比原来都要低了好几度,让所有的人都是
一惊。

暗影是其中最快的,不过不是来救我,而是迎上了端木庆带了的另外的一个
高手,那个人也是除了有疤中年人之外功夫最高的。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有
人在他耳边吩咐道的,同时还告诉他,娴姐己经被保护起来,不必他派人去救了。
而吩咐暗影那个人正是他十分熟悉且佩服的,相信我在那个人的帮助下平安无事
的。高兴之余的他,面对端木世家的高手开始痛下杀手。

端木家的人是厉害,可是对于我的杀手出身的护卫来说,还是差的太远了,
一会儿的时间,他们的人就死伤了一半。而和暗影厮杀的那个人,功夫却是不错,
暗影要是比武胜他怎么也要一百五十招之后。暗影为了尽快的杀了对方,上来直
接就使用了他的兵器一黑玉刀。

只见暗影手中的黑色的玉刀,瞬间被真气激发出近两尺的刀气,同时毫不犹
豫的使出了成名绝技一修罗三式。第一式就是血花满天,只见他脚踏着奇特的步
法飞快的在那个人周围转着,黑玉刀在他的手中仿佛活了一样,在那个人的眼中
看到的处处是刀花,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躲。有些时候人是不可以犹豫的,尤其是
高手之间的过招更是如此,可他却犯了这样严重的错误,一个要命的错误,所以
他身上立刻出现了致命的十三刀之多,他眼中充满着不信,看着那把黑色的玉一
样的小刀。他用了最后的力气问道,“黑玉刀?”不错,我就是玉刀修罗。你们
都该死,因为你们得罪了我家少主。“暗影狠狠的说道。”我死在你的手中,也
是算死的很值!

那个人苍白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个微笑,是的,微笑。那是一个作为武者的微
笑,死在一个比自己武功高强的人手中,死在名满江湖的修罗三式中,也是一种
荣耀,可悲的江湖荣耀。

自己带来的高手在暗影的手中一招都带受有过去,也听到了眼前的这位就是
才俊榜的第二名,知道了这次是在劫难逃,己经有些昏迷的端木庆看到这个结果,
就昏死了过去。

逍遥双使是东殿逍遥阁在外的巡查使,任期是十年一界,可以连任。一般都
是夫妻两人组成,主要是考察一些匿名入世修行的门人弟子,时不时也做些行侠
仗义之事,在江湖上也是个神秘的存在。现任的逍遥双使中左使为陈逍,右使是
冰遥,据小师姑私下给我说,陈冰儿是他们的唯一的女儿,他们在年轻弟子中非
常的有地位。

“刀老大,我们己经有十几年没有见了,没有想到你己经是端木家的座上宾!”
陈逍仍是微笑的说道。

十八年前,刀疤的几个把兄弟为恶一方,被刚当上逍遥双使他们正好遇到,
将他那几个把兄弟全部杀掉,而后杀向他们的老窝,发现刀疤刀老大不是很坏,
还有些良知,就放了他。多年之后这位刀老大被端木家招揽去了,几年来功力大
长,现在也是端木家一位长老。这次端木大少到天津来,他也是随行保护,没有
想到再次的遇到逍遥双使。

“一言难尽啊,您,看看是不是要他们住手,只要你放过我们,我马上的就
放了那个女人。刀疤看到带来的端木家的人一交上手就死伤三分之一,才知道了
两者之间的差距的不小,端木家的亲卫在我手下人中却是那么的不及,再不阻止
就全部挂这了,所蛇J赶紧的要求道。”刀疤,难道不停手,就不放人了吗!?
“一个女声从绑娴姐之处传来。

说话的正是逍遥双使中的右使冰遥,别被她三十来岁的容貌迷惑,实际上和
左使一样,都己经是四十多岁的人,只是她的保养太好了。说完,就轻松的抱着
娴姐到了我的身边,速度太快了,逍遥双使两大绝学之一的逍遥步果真不凡,不
愧是轻功中最厉害的功法之一。

“小子,把你的老婆给你,看你着急的,我暂时的点昏了她,这个场面不适
合她的。”右使冰遥调侃我说道。

“还请两位使者留情,希望可以放过我们。再不让他们住手,就全完了!”
将端木庆抱在怀中的刀疤,一查之下才知道,端木大少爷生命己经危在旦夕,赶
紧的从大少身上取出一颗端木世家特制的保命丹药,给他服了下去。看到自己的
带来的人中,己经没有几个了,而我们这边只是一两个负伤而己,更不要说死亡
了,这活着的几个人还是我的手下不屑群殴,刀疤再次的请求道。

逍遥双使知道,可以命令这些人的只有我,他们根本没有资格,他们江湖地
位再高也没有用。他们看向了我这个少主,等恃着我的回答。

这个时候,那个刀疤才明白了,逍遥双使没有能力制止,他们都望向我,就
是傻子也知道,我才是关键,也许逍遥双使还要听我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震惊,
一向神秘的东殿逍遥阁的逍遥双使,竟然要看这个年轻人的眼色,那就是说他也
是东殿逍遥阁的人,也许在东殿逍遥阁的地位比威名江湖的逍遥双使还要高。看
来端木家这次真是麻烦了,得罪了最神秘的十二宗之一的东殿逍遥阁,以后没有
什么好日子过了。

“除了刀疤和那个端木少爷,其他的都给我杀了,暗影通知外面的人行动,
一个活口都不留。”我狠狠的说道,任何人都可以看的出我非常的愤怒。

看到娴姐的样子,更是坚定了我的想法,我要在天津立威,让周围道上的人
知道,谁敢动我们的人,我要他不得好过。

“任何加害我们兄弟和家人的人,一定会付出他无法想象的代价!”这句话
好像被人给遗忘了,我要他们知道永远清楚的记着,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也许最近一段时间我太忍耐了,只想好好的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看来我的想
法是错的。既然如比,那就要我主宰这个世界吧,我来建立这个世界的规律。冥
冥之中自有安排,我就这样走上了一条注定的路。

我的话刚落下,对面的打斗马上就结束,端木家的人除了刀疤和生死未卜端
木庆之外全部挂了,我的护卫不愧是杀手,就是死人也是每人再补上一刀,绝对
不留一丝的活口机会。

逍遥双使听到我的话都是一皱眉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心中感叹我这个少
主居然有这么狠辣的一面。端木世家的长老刀疤心中都感到了恐惧,这个少年对
自己的家人真是重情重义,那个女人一辈子真是幸福,可是对我们这些敌人却是
一点儿都不会留情的。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得罪的,这次端木庆真的失误,劫持
他的女人,犯触了他的逆鳞。

“少爷,你看是不是放了刀疤和端木庆,这次他们的损失己经不小啊?”左
使陈逍不忍的说道,毕竟我基本上没有损失,自己的女人也没有事情,也就是受
到了一些惊吓,而端木世家却是几十条人命就这么带受了。

“陈长老、冰长老,也许你们认为我周川太毒了,弟子认为这样处置还是太
轻了,就依照你们的意思,放了他们两个吧。”我不能驳了逍遥双使的面子,这
次事情之后,他们要回东殿逍遥阁述职,连任两届的巡查使要换人了。之后他们
要进入长老院,所以我才长老长老的道。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不能现在和端木世家决裂,我自己真正掌握的势力
太小,师父将要传给我的势力还不能立刻掌握,所以要有个缓冲的时间。这次我
要端木世家吃个哑巴亏。端木庆中了我的那魔龙气要是完全的好没有一两年是没
戏了,要是让他死了,以后也没有好戏看了。依照他的性格,一定会尽快的将他
们的隐藏势力暴露,这样比以后一直提防着强,先和他斗可比那个老狐狸端木中
兴轻松些。这一段的时间对江湖的各个名人,江湖要事等等,都己经掌握了,知
道那个端木中兴是个很能隐忍的人。

逍遥双使听到我这么说也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什么,毕竟我是未来的门主,
听长老院传出来的,明年我可能就要接掌东殿逍遥阁,以后他们就要再我的手下
做事,怎么也不能太不给少主面子。还有个原因,自己的女儿竟然自我推荐到了
这位少门住处做管家,前几天见到自己的女儿,询问她是否离开这里一起和他们
回家,女儿竟然不同意,看来以后有些事情难说了,这个少主己经有几个少夫人
了,还是女儿的师父那句话,儿女自有儿女服,我们就不要管了。

“刀先生,我今天放了你们,不过我有几句话,带给你们的端木中兴家主。”
我抱着娴姐看着那个刀疤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个刀疤还是不错的,可以做到忠心
护主,在那些同伴被杀前,苦苦为他们求情,这也是我告诉暂时放他的原因,可
惜啊,他回去一定死的。“谢谢,周少爷,我一定为您带到。

“这次事件是端木庆无理挑起来的,我们是受害者。不要以为你们强大就了
不起,我们东殿逍遥阁也不是好惹的。一年后,我会亲自到端木山庄拜会端木中
兴家主。将我的话带到,端木家主知道该怎么做的,带着端木庆走吧。”我说了
几句直接将他撵走了。

端木世家是不会轻易罢手的,报复我是非常正常的事。不过一年内端木世家
是不会动手的,这是我对端木中兴这个人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而他也不能邀
请同道来讨伐我,毕竟是端木庆先招惹的我,绑架女人可不是什么正道行为;我
是以东殿逍遥阁的名义说的,这就给他很大的压力,他不得不考虑清楚自己的现
在的势力;一年之约是关键,也就是我在一年后会拜山,那个时候我会依照江湖
规矩解决今天的事情,如呆这一年之内端木世家报复我,端木世家将失信于江湖,
我就可以完全不顾什么道义,直接率领东殿逍遥阁的对付他们。“暗影,尽快的
处理到这里的事情,今晚我要花帮在天津除名。两位长老随我回去吧。

吩咐完暗影之后,我抱着娴姐,在两位长老的保护下,坐车回到了自己的别
墅。逍遥双使送到我我住的别墅,就回到师父那报告去了,进了别墅,看到大哥
大嫂、二哥三哥都在,听到我的车进来,都跑了出来。“老公,娴姐姐怎、怎么
了?”跑在前面的芳芳看到我抱着娴姐,紧张的问道。“带受事的,只是点了她
的睡穴而己,让她休息一会儿,你们不用担心。”我微笑着赶紧的解释“太好了,
姐姐终于没事了,可是担心死我们了。”小雪和娟娟高兴的说道。

“大哥,你们到书房等我,我一会儿就来。”说着我和几位女士走了娴姐的
卧室,将她放到床上,轻轻的给她盖好,也许是在我的怀中一段时间的原因吧,
她己经开始没有了先前的害怕,脸上隐约有些微笑。

“你们在这陪着她一会儿,我处理完事情后,就赶紧的回来!”我对着小雪
她们说道,大嫂和陈管家也在场。

“好了,老弟你去吧,这里有嫂子我呢,你不用担心。”大嫂握着娴姐手说,
大嫂和娴姐的关系非常的好,也许是年龄的问题。“嗯!”我跟陈管家点下头,
她随后就跟了出来。

我和陈管家一起进了我的书房,这个时候大哥他们没有说话都是脸色沉沉的
思考着。他们通过手下的情报,己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和陈家、花帮有关,他们都
知道这次我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的情祝几位老哥都知道,别的就不多说了,
这次我是不会再容忍了,我要再今晚要花帮再天津除名。”进来后,我没有坐下,
靠在书桌前看着他们坚定的说道。

第一百一十六章血屠花帮(二)

听到我说出这样的话,几位老哥反而都笑了起来,好像我说的话有什么好笑
似的。“你们笑什么?”我纳闷的问道。

“哈哈,老五,除掉花帮就除掉好了,何必搞的这么严肃呢?二哥我早看不
惯那个花满刀了,还有他的那个老二,妈的,糟蹋了多少女人,要不是他大哥罩
着他,早就够枪毙几百次了。花帮这几年来十分的嚣张,尤其是一直经营着贩毒,
如今市面上有七成毒品都是出自花帮,这次我们就把它灭了好了,怎么说也是为
民除害。”二哥笑着说道。

“老二说的对,这样的帮派早该灭了,老二手中应该有从他们的贩毒等方面
的证据,我己经叫人收集花天集团这几年的商业欺诈证据,那些受害的商家那个
不是落井下石的主,只要花帮、花天集团一倒,我们再暗中许诺他们一定的利益,
他们自然会站出来指正。那个时候自然就摆平上面的事情了,这些证据我们要通
过一定安全的渠道送到司法部门,我想他们会处理这样的事情的。哈哈,也许你
的那个当市长的岳父非常的高兴呢。”大哥点点头,同时打趣的给我说道。

“老五,我是要和你一起去,上次咱们弟兄没有机会一起打拼,那这次一定
要弥补过来。”二哥看着我重重的点点头道。三年前,我们几位兄弟为二哥报仇
的事情,二哥一直记在心里,这次我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当然不会放过了。

“二哥,还有我们呢,又可以在一起玩了。妈的,就是这次缺少了老四,还
好一个月后就要回来,啊啊,到时候我们兄弟五个要好好的干一番的事业。”三
哥高兴的说道,大哥在一边支持的点头。

我和二哥也笑了起来,就是一旁的陈管家,也不由的笑了出声来,看到我们
兄弟的关系这么好,她看向我的目光又多了些什么。

“怎么?以为会少了你们,当然我们是一起去了。陈管家,我们的人准备好
了吗?”我跟年轻的陈管家的问道。“少爷,在您回来之前,我和赵先生己经讨
论过了,现在我们两家的人,己经将花帮所有正式成员都监视着,随时都可以行
动。”陈管家看了看我们,自信的说道。

“老五,花帮怎么也是三大帮之一,不知道之后你打算怎么出处理呢?你打
算一统天津的黑道吗?”大哥盯着我问道,这个问题一定要提起想好,不然很多
自己要被动的。

“一统黑道,大哥你说的玩笑大了,我可没有那个野心,而且我知道黑道是
不可能一统的,只能采用平衡之道。现在咱们市主要是三大帮派,其中海河联盟
背后支持的是二哥;血煞帮的背后原来是陈家,现在不好说了,那个任帮主真是
狡猾,借着旅游的借口不参与我们和陈家之间的恩怨,他是个很识时务的人;花
帮是新兴的势力,依靠贩毒起家的,现在倒是有些人拉拢花满刀,不过他们没有
机会了。花帮是不可能彻底一夜消失的,它的其他的产业需要人来接收的,所以
我要支持一个人,一个可以忠心为我办事的人。”我早有打算的回答道。

“这么做才合适,不知道你心中有没有找到这样的人啊?”三哥问道。我没
有回答,而是看向了陈管家。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吧,从我们掌握的资料来看,花帮中有个香主可以考察
一下,此人是花帮中的一个异类,极力的反对贩毒。他有很高的学历,讲义气有
头脑,走黑道是他的无奈之举,如呆少爷收服他,相信他的可以担当大任的。”
陈管家接过话说道。

“你说的是不是成武,负责收取三大商业街之一和平街保护费的那个香主啊?”
二哥听到陈管家的话直接的问道。“不错,就是他,不知道赵先生怎么看?”

“嗯,你和成武谈过之后再决定吧。有关陈家的事情,我的建议是暂缓,毕
竟陈家的富顺集团在天津的的影响力很大,不像花帮好容易解决,老哥的建议是
从长计议,你说呢?”大哥实际上在给我提醒,不要我太冲动了,陈家不是简单
的家族。按照我的功夫,可以轻松的杀了他们,不过后呆也不是我可以承担的,
作为天津的第一集团老板被杀产生的社会影响非常的大,那个时候我没有相应的
经济能力对应,一定会引起社会舆论。

“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你们可以放心,我不会轻易的要陈家这么快消失的,
这次我们对付花帮的手段,一定要他们感到恐惧,要他们漫漫的崩溃。等我有一
定的经济实力后,再取而代之的,这个帐以后我再•漫漫的算。”明
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尽管我十分的想这次也干掉他们,不过还是不行啊。

我脸上出现了那无情的笑容,几位老哥看到后都是无奈的摇摇了头,好像是
为陈家叹息,因为他们再一次看到了我这个久违的冷酷自信的笑容,从小到大我
每次这么笑的时候,就有人要倒霉,一定是不会错的。“哈哈,这才是老五吗,
什么时间开始行动,我都快忍不住了。”二哥兴奋的说道。

暗影他们己经回来了,从暗影一进我的别墅范围,我就感觉到了。一个多月
的修行,我的精神力磁场更加的强大了,别墅内的一切,只要我愿意都可以感应
到。“好,我们走,家里的安全,陈管家要多注意。”嗯,少爷放心。我和三位
老哥离开别墅,在外面有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我们就上去,暗影也跟着上来。
“处理完了吗,外围是不是有不少花帮的人?”我跟暗影说道。

“少爷猜得的不错,这次花帮派出了一百多人在12号厂房外围,其中还有
花帮的真正底牌花帮敢死队十人。不过这些人一个也没有离开,我们全部处理了。
和我一起回来的共六人保护您,其他的我己经派往花帮的秘密总部周围恃命。”
暗影毫无表情的说道。

“嗯,看来花满刀在那下来大本钱,一共才三十的花帮敢死队竟然派去了十
人,真是看得起我啊。”我冷笑的说道。

听到暗影说的话,就是二哥这样的老江湖也是很震惊,眨眼之间,一百多条
人命就没了,而这个暗影确毫不表情,看来江湖人就是不一样,法律在他们的眼
中什么都不是。不过三位老哥脸色也就是变了变,马上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怎么
说他们都是道上的老人了。

“二哥,命令你的人最后报告一下监视人的位置,而后全部离开,他们今晚
的小费全由我出。”我跟着二哥笑着说道。

“你呀,既然不用我的人出手,那就按照你说得做,你的那些人带受有问题
吧?”二哥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担心,我的那些手下,没有问题,要是这些都做不好,他们就不用在
江湖棍了。”我自信的说道。二哥拿起电话,通知他的人全部离开,各自找自己
的乐去。

“命令所有的人开始动手,我们也去花帮的那个总部,拜访一下有名的花帮
老大。”三四分钟后,我微笑的跟暗影说道。

暗影拿出手机,通知所有的人开始行动,这次行动全部是我的人出手,我没
有答应二哥的人出手,因为我相信自己的人可以轻松的解决。因为我派去的人原
来都是杀手,杀人这项工作没有杀手更加适合的了。

当然这些人不是我培养的,是我那二十个护卫在江湖上做杀手时候的小弟。
他们是誓死效忠我的那些护卫,自然我也就接纳了,那些原来的杀手就成了一个
血卫团,人数不是很多,只有八十多位,每个都是绝对忠诚的。我没有和他们见
过面,但是我知道他们会任劳任怨的、心服口服的跟着我,因为他们是最信任我
的护卫的小弟,那些护卫的心我都收了,他们自然没有问题。在这一个月中,师
父还根据他们每个人的功夫,传给了他们几门绝学,承认他们是东殿逍遥阁的外
系,他们都不知道多么的感谢我,因为知道这些都是因为我的缘故,东殿逍遥阁
那可是武林神话的存在。

我们的车在一金杯车护卫的保护下,开向了东郊的一个大院。花帮的真正的
总部是在这个外面看上去很破旧的运输车队大院,占地面积很大,可以容纳二三
十辆大挂的斯卡尔。周围有不少的工厂,这里是一个乡镇工业园,夜间的人员都
非常的少。现在花满刀和他的弟弟,帮中能打的一些好手、自己花高价雇来的保
镖、还有花老大掌握的花帮敢死队二十人都在这里。帮中的那些香主什么的都没
有通知,因为花老大不想泄漏风声,这个地方可是自己的秘密所在。

他想着就开始冒汗,就打算开始带着自己的敢死队逃往,可惜,他还是慢了,
我们的人己经在他的门口等着,我们也赶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屠杀花帮正是成
员的行动开始了。

一家非常脏的入口,走下几步可以看到是一个地下酒吧,也是肉欲和毒品的
世界,这里是花帮的八大香口之一的花粉酒吧。这个时候,进去一个人,那个人
谁也没有注意他长的什么样,因为这里没有人关心这个,都在跟着音乐疯狂的摇
动着享受欲仙的感觉。有不少的女人裸露着上身,被那些男人使劲的蹂罐着,在
角落了可以看到男人在赤裸的女人身下来回抽动着,还有不少人在吸食着白粉。
进来的人假装着沉迷的摇动,可是身子却是走向了里面的一间类似办公室的房中。
房门突然被瑞开,两把消音枪就开火了,瞬间两颗子弹都打在在沙发上前后玩弄
一个女人的两个男人头上。零点几秒都不到第三枪就发了出去,在办公桌后看着
眼前大片的大肚子的男人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左右手臂松开了搂着两个很有姿色
的胸罩半开的女人,尽管他的手不舍的离开那个两个诱人的乳房。那个杀手在那
三个女人还没有叫的时候,关上了门离去。心中还骂着,要不是给那些警察制造
假相,用暗器多好,比枪强多了。后面的女人的叫喊声对于这样的酒吧来说,太
不足道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小区,尽管是普通的居民小区,可是环境非常的好。其中一
栋三楼的中户,同样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人,将一把特殊的钥匙插进了锁中,稍微
的几下之后门就自动开了,这个人轻轻的推开走了进去,小心的推开卧室的门,
看着一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正在自己的情妇身上驰骋,快要达到高潮的他们怎么会
知道外面有人要杀他呢,两颗子弹先后从消音枪中发出,这对狗男女就到地府高
潮去了。男的是花帮八大香主之一,那个女人是一个寡妇,之所以一起杀掉,是
因为他们一起合谋将发现他们奸情的女人的老公给杀了。那个杀手处理完自己的
痕迹后离开了,而后像影子一样从黑暗中消失,在这栋楼前一个面包车中保护那
个香主的小弟也被杀了。

华丽洗裕中心,一个高级的浴室包间里,里面的设施真的不错,在隔断另一
边的小床上,一个男人正舒服的爬在那,一个全身不挂的女人,用她那丰满的充
血的胸部,给这位男老板做着胸推。男人舒服的口中,还不停的说着“小丽,几
天没有来,你的技术进步了不少,老子真的是他妈的舒服,一会儿老子一定干爽
你,嘿嘿。”哎呀,李哥,等我起来擦些油,那样你更爽,你一会儿也要丽丽爽
哦,人家那都开始痒痒了“小搔货,一定把你干的叫哥哥,哈哈。”那个男人笑
着说道,背上的几道刀疤都在发颤。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从男人身上爬了下来,
弯下身子要拿些油擦在自己身上,脖子上被人砍了一下就失去了知觉,那个来人
将她接住轻轻的放下。“小骚货,怎么这么慢啊这是和平街的一个普通的酒吧里,
一个看上去很文静的三十岁的男人在吧台前喝酒,他是这里的真正老板,也是这
条街的霸主成武。每天他都坐在吧台前喝酒,不过一夜就一杯酒,他可以一直漫
慢的品味着。一位客人坐在他的身边,在成武的小弟要上来阻止的时候,一把枪
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顶在成武的腰间。”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有人要见你,希
望你要配合,不然你这里的弟兄就会永远的离开你。

“朋友这么做不是请人之道吧。”成武一愣之后,非常平静的笑了笑,摇摇
手阻止小弟过来小声地说道。

“希望你老实的合作,不这样你会轻易的和我走嘛,要你的人老实的呆在酒
吧里,在你没有回来之前不要出去惹事,不然你们这些最后的花帮人也要到地府
旅游去了。”那个人的声音仍在他郎耳边说道成武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说话的
声音自己听起来不小,可是离自己很近的那个吧员好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他
的嘴只是在动,难道是异能?“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花帮其他的人都死了嘛?”
成武吃惊的问道。“是的,希望你可以跟我走一趟。

成武是个很有头脑的人,知道事情带受有这么简单,就摆摆手叫来一个人,
让他转告自己的人在他没有回来之前不要出去惹事,而后和那个神秘的客人把着
膀子出去了。

我和几位老哥在离花帮的老窝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下车,三位老哥在车上就换
了衣服,一身的特种兵作战装备武装好,这样没有人可以认出他们,还很安全。
我们没有说话,彼此的点点头就向那个运输车队的大院走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