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业务员(全)-27

  

第一百一十七章血屠花帮(三)

我走在前面,一边是随时保护我的暗影,后面是三位全身武装的老哥,周围
是几位优秀的护卫。

“暗影,让他们开始行动。”在离那个大院只有一百米的时候,我吩咐的说
道。

“是,”暗影向一边的打了一个手势。

在我们的眼中就见,一道道的人影从黑暗处飞出,三米多高的大院围墙根本
就不可能挡的住他们,非常容易的就飞身上去而后就进了大院,一场血腥的屠杀
就开始了。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们的人已经将大院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我
们的人走了出来,给我们打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大哥他们看到这样的情形,心中非常的激动,他们用的就是轻功,那些人就
是传说中的高手。如果那些高手以后是的手下,那我拥有的实力也太恐怖了。不
知道我现在怎么样,是不是也学到了功夫,所以他们都打量着我,看看我是不是
一段时间没有见,也是高手了。

我示意后面的护卫保护我的三位老哥,同时要求他们跟在我的后面,不用他
们轻易的出手,一切都有我来做主就行了。走进大门,从窗户中看到左右门房中
的人都死了,死的无声无息。

“砰~”一颗子弹打在我们的前面,我这才发现前面的一辆车中开的一枪,
我们还没有行动,就见那个人已经倒下,看来这是个漏网之鱼。紧接着枪声响起,
前面已经开始了混战。

我们赶紧找到附近的掩饰物藏起来。对于子弹,就是我们这些江湖高手也是
不可能接下来的,“神仙难躲一溜烟”就是这个道理。三位老哥都把手中的沙鹰
子弹上膛,谨慎的看着前方,我回头看看他们,摇摇头示意他们不用担心,这里
应该是很安全的。

“三位老哥,你们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飞身上
了一边的五米高的房子,慢慢的向前走了过去。

“这个老五,一个月没有见,这么厉害了!不过也不能和枪比,以为自己是
金刚铁骨啊。”大哥担忧的说道。

“我也要学功夫,太羡慕了。”三哥崇拜的说道。大哥和二哥也眼神也是一
样,那个男人没有侠客梦。

“我们也慢慢的过去,要不我们就没有时间开枪了,快走。”二哥性急的起
身就要走。

“您不可以去,因为这次我们要快速的解决,所以我们采用的手段一定特别。
你们还是待在这里安全,如果去了可能打乱他们制定的屠杀计划。”暗影赶紧的
阻止道。

“暗影说的对,他们这些高手一定有自己的解决方案,我们不要帮倒忙了,
还是等着老五回来吧。”大哥考虑一下说道。二各有些泄气的点点头,很久没有
这样火拼的感觉了,这次又没有了机会。

“你们在这保护三位大哥,安全了我通知你们,我去保护少爷。”暗影给三
位老哥点点头,而后跟那几位护卫吩咐道。

暗影说完也是飞身上房,跟在我的后面,手中已经握着几把小飞刀的暗器。

花老大到今天在道上的地位,都是凭借自己的一刀一枪拼出来的,非常懂的
保护自己。我们来的时候在车上,从大哥手中抢过来的一把小巧的手枪,子弹只
有五颗,我才不会傻的有枪不使,而采用冷兵器。

大院的最里面是个二层的别墅形式的办公楼,这里就是花帮的真正总部,花
家兄弟就在里面。快接近最里面的时候,看到了别墅前面花帮的一些人,每人都
拿着AK47不停的扫射,不过满脸的恐惧,因为他们面前死了不少人,而没有
看到我们的人在那,面对暗中的敌人是多么恐惧的事情。

这些真的不能怪花帮请来的那些亡命徒,因为跟他们战斗的是杀手出身,怎
么保护自己不被别人杀掉,那是他们的训练的项目之一。

我跟自己的人点点头,而后看向对方的人。

“这些人不是花帮,应该是请来的,看来花老大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在乎的。”
我跟一个护卫说道,他是龙七,长的非常普通,面相普通是我的所有护卫最大的
特点。

“少爷说的没错,这些人在一般的人眼中还是非常的厉害,不过他们今天都
不会离开这里了。”龙七微笑的说着,他说话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的情绪波动,
看来他们对于杀人真的没有什么感觉,给我印象他们好像是在欣赏艺术,对,就
是艺术,一种杀人的艺术。我现在已经知道,我的护卫在平时保护我们时候和普
通的保镖一样,也是每天很高兴,很有乐趣,但是在他们接受了杀人的任务就是
个冷酷的杀手。

“嗯,想法赶紧解决,这样下去还要几分钟,用迷昏药怎么样?不是快些?”
胜利是最关键的,尤其是在这种场合,所以我建议道。

“嘿嘿,少爷,其实是我们兄弟很久没有这样爽快的玩了,所以才稍微的托
了一点儿时间,再说不是要等您来看好戏吗?”龙七奸笑的说道。这都是最近和
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候,我的脾气他们知道了,所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有限度的
随便。

“不错,知道我喜欢看这样的好戏。啊啊,不过今天我们没有时间了,要赶
紧的赶回去的,最快的速度处理掉。”我拍拍他的肩膀小声地笑着道。

“好的,少爷,好戏要开始了。”

说着他的从自己后背的一个包中,你拿出一个圆形的核桃大小的东西,是红
色的。向对面原来还有三十多人,现在只有七八个敌人地方投了过去。“咔!”
一声碰撞声响起,只见红烟向周围散去而后马上就消失了,周围十米的地方立刻
没有了声音,那些人都“扑通、扑通”的倒地。我的手下,立刻越过了这个防线
进入了这个别墅办公楼,后面的人给那些人倒下地亡命徒就是一刀,取走了他们
的性命,不能不佩服他们这些曾经地杀手,在场所有的敌人都是从新补了致命一
刀,包括那些已经认为死去的敌人。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这些都是防备那些炸死的人藏在死尸当中,逃过这次劫
难,或者在最后时刻来次致命反击就惨了,有不少的名人都是死在这种的情况下,
所以他们都是采用“补刀”的策略。

“那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对于他们的东西我还不怎么了解,所以问道。

“少爷,这是一种超强的迷烟叫'神仙倒‘,就是说神仙闻一下也会
倒下。不过我们采用的都是改良的,一旦甩出碰撞里面液体在空气中产生雾状,
延伸方圆十米的时候,就失去了作用,可以认为是一定范围一定时间的迷烟。”
龙七给我快速的解释一下。

“这个不错,改天我玩玩,走了!”我和他进了别墅,这个时候进去,看到
的只有屠杀,那些花帮的精英在我的人手中,根本没有还手能力,之间别墅中到
处是尸体,有枪杀的,有暗器杀死的,还有掌毙的。

这些花帮人有的拿枪扫击,有的也是用刀。不可否认他们有的人武术底子还
是不错的。不过遇到我们这些师爷爷级别的高手,他们只有死亡的后果。

我看到上二楼的楼梯一边有个办公柜,下面的柜口好像从里面慢慢的向外打
开,里面应该有人。我当作没有看到眼睛看向别处,余光却是锁定了那个地方,
那个柜门突然打开我,我手中的枪也射出了子弹,就开谁打枪的速度快了。

“砰!砰!”两声响,在子弹射出去的同时我身子也向前一个空翻,他的那
个子弹打在屋顶上,而那个花帮人的眉心中了一枪,拿枪的手臂上有一把小飞刀,
才使得他的子弹射向屋顶,而他的脖子上钉着一种特制的梅花镖。我笑了笑,那
个小飞刀是暗影的,而那个梅花镖是龙七的。

“哈哈,你们厉害啊”我看着身边的将我保护住的两人。

“少爷,是你的子弹先打中他的眉心,我们的暗器才到的,你才是厉害呢,
不知道您还有这么好的枪法呢。”龙七观察着周围说道,尽管他说得有些夸张,
不过却是我的子弹最快的。

“嘿嘿,这是枪的问题,不是我的技术好。”我无奈的说道。

“不过少爷这次太莽撞了,他在死前无意识的开枪目标会有一定的偏离,不
少的人都是这样无意中枪的,所以有这样的情况要子弹打出去后,赶不及的躲到
最近的掩饰物之后。”暗影对于我刚才的行为非常的不满,所以很冷的说道。

我点点表示接受,没有说过多的说什么,他们都是实战的行家。一分钟不到
别墅中的人我们都收拾完了,也就是我们从进攻到现在四分钟,院中的花帮的人
都被杀掉。现在就是只有地下室了。

“估计他们都在下面,现在保护花老大的只有他的二十名花帮的敢死队,你
们一定要小心。”我跟自己的这些护卫和一些血卫团的人提醒的说道。

“少爷放心,”这位年龄最大的,和我同岁的龙一说道,而后就带人率先走
了下去。

我们在后面跟着,小心翼翼地前行,我刚走到一半的楼梯,感觉到里面没有
人。这是我的一种特有的异能,本来我百米之内我可以清楚的感应到,不过面对
那些特别的密室,里面地情形只有在离的很近才可以感应到。

“里面应该没有人。”我跟前面的龙一说道,不过龙一仍然小心翼翼的前进
着,其他的人也没有由于我的话而放松警惕。不错啊,这些人真的都是人才,我
点头满脸的赞许。

我们到了地下室,真的是没有人。这里的面积不小,正中一个十米长六米宽
的大厅,中间是个长条形的会议桌,周围还有一些小屋,整个一个完整的公司地
下办公室,这个花老大真的不简单啊!

“少爷这里没有一个人,估计他们刚刚的跑走,这个茶杯还是热乎的。”暗
影看着茶杯说道。

“他们是从这个秘道跑的,少爷请看。”一个很瘦的护卫说道,他就是喜欢
建筑的龙十二,推开一堵墙边的很大地关老爷像,后面出现了一个洞,往向里面
看是一个通道,一米宽两米高。

我看了之后,心中想到着:这个花老大真的不简单,老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
这个地方是通向东边,往东没有他们的产业,所以通道的另一个通道口是不可能
在别的工厂里面。再往东三千米处是海河,海河堤边有些闲置的房子。对,他们
一定是在那出现,而后是通过海河坐船离开。

“少爷这里安装了定时炸弹,威力十分惊人,还有五分钟就要引爆了,您赶
紧出去。”我还没有下达我的命令,就听见一个护卫说道。

“我们都出去,龙老大,带了一部分人二分钟内将外面的死尸都扔进别墅中,
一爆炸我们就可以省事了。暗影你们跟我走,花老大一定是四分钟后从海河坐船
逃走,我们去截杀了他们。”我和他们边走出地下室边说道。按照花老大的性格,
是不会在五分钟引爆炸弹的,一定是三分钟就会爆炸,妈的,走了还有耍这个心
眼。

龙老大和留下的人将所有的尸体二分钟的时间内仍进了别墅,而后他们都离
开了那个大院,和大哥他们商量后坐车离开,回家等我们去了。

我和暗影还有十二名护卫飞快的跑向海河边,都是全速地轻功前进,两分多
钟就到了海河大堤边上。刚站在大堤上,就看到那个运输大院发生了爆炸,我站
的这个大堤都感到了震动,冲天的爆炸使得这个工业园的窗户玻璃都震碎了,很
多看厂子的人以为是地震了,跑了出来看怎么回事,口中还不停的骂着。

我们发现海河边上这个平时没有船只的小小的渡口,有三辆快艇停泊在那里,
有两个花帮敢死队人员在那里把守,他们两个听道一声爆炸就知道出事情了。我
跟两个护卫做了一个杀的手势,他们两个掏出暗器,潜藏走到那两个人十米处两
件暗器就解决掉了。而后那两个护卫就扒了那两人的衣服,穿上假扮花帮的人。

我们分散的埋伏在三个快艇的附近,一分钟后,我们看到花老大、花老二和
十几个敢死队的成员上了大堤。

“老子的产业算是完了,妈的,那个周川太狠了,一定要赶尽杀绝才罢手!”
看着运输大院火光满天的,自己要开始逃往,眼泪不由的流了出来,这个枭雄也
没有想到有这天,口中骂道。

“大哥,我们赶紧走吧,要落到他们的手中,那就惨了!”花老二说着身体
都开始害怕的发颤,那个惨痛的教育是他终身难忘的。

“老板,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有柴烧,我们还是赶紧的赶路吧……”一个军
师样的敢死队的队长劝道。

“走,只要不死我一定会回来的。 ”花老大自信地说道。

说完十几人就走向快艇,在他们离快艇还有七八米的时候,而这个距离他们
也进了我的包围圈。

“杀!”

我抽出自己的秋风落叶剑,率先杀向这些人中。他们连枪的都没有来的急开,
都不甘的死去了。也就就是几秒中的时间,那些人不是割断脖子砍掉脑袋,就是
震碎内脏,这就是力量的差距,向当初我也就和他们一个人打成平手就不错了,
如今却是瞬间就杀了两个。

花老大麻木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知道自己彻底的败了,手中的枪始终
的朝着地下,他知道只要自己的一动,后面的假扮的那两个人就会出手杀了他。
而花老二如今已经吓得裤子中都充满着尿骚和臭味,看来大小便失禁了。

花帮的人都被杀了,如今眼前就留下了这两位了。我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我败了,我们带着东西,除了几箱子钱之外,身边的这个小箱子里是一些
账本和行贿目录。”天津的一代枭雄颓废的说道。

“钱,我会匿名捐献给戒毒组织,那些证据我也会妥善处理地。”看到一手
组建花帮,道上风云人物的花满刀,我在他死前给他一个承诺道。

“大哥,我怎么办,我不想死啊,求您放了我吧?做牛做马都行。”花老二
突然清醒了,跪在地上给我不停地磕头边哭边乞求道。

“老二,你糟蹋了多少女人,这些哥哥不知道吗。你死地不怨,让哥哥送你
一程吧。”花老大说着手中的枪对着老二的脑袋就是一枪,花老二就这样的死去
了。

花老大知道这个弟弟是什么货色,都是自小老爷子和自己太溺爱了,多少少
女都被他糟蹋后羞愤自杀的。花老二是不会逃出我们手的,与其要他死在我们的
手中,还不如自己杀掉,花老大才狠心的杀了自己的弟弟。

“谢谢!”

花老大说完,一颗子弹就进了他的太阳穴,他离开了这个花花世界。

我没有感到多么喜悦,心中感触却很大,假如我有一天也处在他这样的地步,
我也是和他一样选择这个方式死亡,至少这样死的还有些尊严。

第一百一十八章重拾业务(一)

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一位中年的男子穿着警服,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手中的
资料,冷汗却是不停的冒了出来,那么的惊慌失措,往日的冷静早已荡然无存。

本来吴局长回家已经入睡,十二点的时候,一个匿名的电话将他惊醒,之后
匆忙的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个包裹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打开后发现都是有关
花帮的犯罪证据,尽管都是影印的资料,他知道这些都是真的。

作为一市的局长,对本市的帮会情况能不熟悉吗,所以知道这些资料所代表
的意义。简单的看了看资料,明白了今晚有人要对付花帮,而资料的最后有一个
信封,上面写着要自己亲启的字样。

吴局长打开后,吓的直接坐到了地上,因为上面写着花帮的给他行贿的次数
及数目的记录。尽管他已经做的非常的隐蔽防止被抓把柄,没有想到花老大仍然
留有可信的把柄,可怕的是这些最后还落在花帮对头的手中。

“吴局长,那些资料你应该看过了,与其他的一些官员相比,你还算是一个
好局长,我们希望你可以跟我们合作一次,之后所有有关你的污点全部销毁。我
们的要求很简单,也是你的职权范围,午夜一点,整顿你的部下,全面的开始对
花帮采取行动,什么名义您自己考虑,也许你有不错的收获。我们说到做到,之
后我们各走各的路,否则后果自负。”

这个时候,吴局的脑中思索着花帮得罪了哪个势力,把自己也牵涉进去了。
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之中,要想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自己的政途,只有按
我们的要求做。至于最后是不是把他的受贿证据销毁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现在
和我们合作是他最好的选择。

这一夜注定是充满血腥的,就在我回到家中的时候,全市的干警开始行动了,
进行着全面的扫黑缉毒行动,不过知情人都知道这次重点是收拾三大帮会之一的
花帮。

“老五,你们回来的不慢啊,我们也刚进门,不过老子心中憋着气,白去了
一趟,一枪也没有放,真是他妈的扫兴。”看到我进到客厅,二哥不满的说道。

“你还是养膘儿吧,这样的粗活有我们做就行了,要不下次吧,哈哈!”我
笑着说道。

“好了,老二这次要是我们去做,几分钟之内能搞定吗,今晚我才知道什么
是实力间的差距,曾经辉煌一时的花帮就这么没了。”大哥摇头惋惜道,对于我
这样的实力,不是任何一个普通的帮会可以承担的。

“我们今晚什么也没有做,你们只是到我这喝了一顿酒而已,三位老哥还是
回去休息吧,我可是要陪我老婆去了,哈哈。”说着就要去二楼,不能跟他们纠
缠,赶紧的下逐客令说道。

“老五啊,我们是兄弟吗,哪个功夫是不是,嘿嘿!”三哥有些谄媚的说着。

“得了,我知道,有空我给你们一些心法练练,不过现在我要陪我的女人去
了,要是你们……”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们几个就知趣的走了,没有任何怨言,
对他们我不由的刮目相看。

“跑的这么快,真够利索的。”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大哥呢?不会是走了吧,也不等我一会儿,看我回去收拾他,哼。”大
嫂从楼上下来,跟我说道。

“他们刚刚走,估计都到你们家去了,大嫂你不知道刚才他们合伙的敲诈我,
你回去一定要帮我教训教训他们。”我装着可怜的回答道。

“敲诈你,谁信啊,我走了,今晚好好陪陪娴妹,要不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嫂白了我一眼,警告我道。

“嘿嘿,知道,知道。”以前的从小玩大的大姐,现在又是大嫂,我可是惹
不起。

我将大嫂送出别墅,回到书房,这个时候暗影和陈管家都在那等着我“怎么
样?我们的人没事吧?”我关心的问着他们。

“少爷放心,我们出动的人中没有任何人死亡,只有一两不留意受了重伤,
还有一些人是轻伤,都没有问题。花帮的主力在名单上的都被干掉了。”做在后
方指挥的陈管家回答道。

“我们所有参与的人都要奖励,不是缴获了花帮不少的东西吗,全部给他们
分了,这件事情陈管家交代下面的人去办。还有我们带回来的花满刀的那几箱子
钱,分几次匿名捐献出去,他也算个人物,我们这么做也算对得起他了。”我吩
咐道。

“是,少爷,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那个成武我们已经将他安置在一个地方,
不知道您什么时间见见他。”陈管家又说道。

成武这个人现在不能见,还是过一段时间在接触,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
是通过事件了解。从现在情形来看,他应该已经知道我要他做什么了,聪明人就
是好沟通。如果他连这样的机会都不能把握好,我也没有必要考虑他了。

“暗影,好好的招待他,明天找个时间把他放了,什么也不用给他谈。替我
给他捎一句线;读懂自己的心,看清前方的路‘,如果他明白了就要他
来找我。”我思考了一下说道。

“是,我知道了。”暗影皱了一下眉头,想了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点点头
回答道。

“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们也休息去吧。”我对他们说道。

看着他们两人出去,我独自一个人坐在那,思索着这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二点多了,就回到了娴老婆的卧室。

进去后,发现几个老婆都已经睡着了,在一个双人床上小雪和娟娟陪着受惊
过度的娴老婆,一边的沙发上躺着调皮的芳芳。几个老婆之间的关系真的很融洽,
这也是我最欣慰的事情,相亲相爱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几个小时的经历,她们已经身心疲惫,知道我安全的回来,她们聊着聊着就
睡着了。我没有叫醒她们,轻轻的走到每人前面,亲了一下而后点了她们的睡穴。
心疼的将几位老婆抱到我卧室的大床上,温柔的给她们脱掉衣服,我们五人就大
被同眠的睡在一起。

这一夜我竟然没有非常强的欲望,尽管我禁欲一个多月,没有尝到那销魂的
滋味,下面的小兄弟已经非常的雄壮坚硬,可我还是忍住了。老老实实的和她们
睡在一起,怀中抱着娴老婆,感受这得知不易的温馨幸福。

第二天,六点半,我醒来后打坐修行,经过昨晚的一场打斗,现在身上的邪
魔龙气更加精纯,现在我的功力已经完全的达到了第二层的下品。这样我就不用
打坐也能修行了,而是随时的修行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这是也是《邪心魔录》
与其他功夫的不同之处。

七点多的时候,我睁开眼睛,看到娴老婆已经醒来,幸福的看着我,看来昨
天我的英雄形象已经深深的毒害了她,那个美女不爱英雄呢。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我又重新上了床,抱着她说道。

“老公,人家觉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有这样爱我的老公,娴娴好满足
哦。”躺在我温暖的怀中,她在小声的说道。

看着小女儿状的她,我忍不住吻在她的额头,紧紧的抱住她,也小声的说,
“老婆,能得到你和那些姐妹无怨无悔的爱我,老公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可是我不是好老公,让你受到了那么多的伤害,老公真的很难受,真的对不起啊!
老公保证以后一定不会要你们再受到一点儿的伤害。”

“老公,这次是个意外,你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吗?”娴老婆向我撒娇的
说道。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娴姐已经吻住了我要说话的嘴,我一愣之后
也热烈的回应着,她的热情让我忘记了自责。薄薄的柔软的嘴唇,灵动的小舌熟
练的在我的口腔中畅游,和我的舌头彼此交融,两人的分泌出来的琼液,彼此贪
婪的允吸着,灵欲之间达到了空前的交流,很久之后,我们都要喘息不过来的时
候才分开。

“嘻嘻,老公娴姐你们太厉害了,大早晨就接吻这么长时间,人家也要嘛。”
几个老婆都已经醒来,看到我和娴姐这么深情的热吻,都在一边羡慕的看着。我
们刚分开,芳芳就从后面抱住我要求道。

“哈哈,妹妹们,早晨热吻真的不错噢,你们也都来试试。”娴姐看到几位
姐妹那渴望,一个多月没有和我相处了,像小女生一样起哄道。

“好啊,我先来。”在我对面的娟娟最先说道,然后就搂着我的脖子吻了上
来。

一个多小时被她们几个姐妹给轮吻了,真的像一部搞笑的影片中的台词一句
话“我的嘴好麻啊!”。

我们在楼上疯够了,就一起到楼下吃早饭,这个时候陈管家把我叫到一边告
诉我师父已经离开天津。给我留下了一封信。

其中的大意是说:他要会到宗地去,我的功夫进步以后就是靠自己努力和机
缘了,要我不断的努力修行。《邪心魔录》修行的功法是最特殊的,第一层是很
容易学会的,但是第二层开始每一个品位的都比第一层都要难练,所以不要气馁。
还有十天就要元旦了,春节之后他会安排我一次旅行,利用这段时间好好陪陪家
里人,以后暗影等所有的护卫将全部的保护我的家人,当然我是被排出保护的范
围了。还有我的那些没有看完的书,已经放到了我那栋别墅王的地下密室里,元
旦前就可以入住那套别墅。

“师父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也没有通知我一声啊?”我有些生气的说道。

“今天早晨五点走的,是门主要求不通知您的,他说他嫌麻烦才这么做的。
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装着这么伤感呢?嘻嘻!我就不喜欢师父在身边,她们
都很烦的。”陈管家的看着我,反而高兴的说道。

“是啊,他走了就没人管我们了,是应该高兴才对,我们什么时候就可以搬
进我们的真正的家啊 ?”我大笑的问道。

“还有一周就可以搬进去了,几位少夫人已经起好了新家的名字叫'
梦园‘,我觉得非常的好,你说呢?”陈管家这个时候像个小姑娘一样,兴奋的
说道,好像是自己起的一样。

我没有回答她,很认真的打量她,她突然发现刚才自己有些太放松自己了,
心情一好就按照以前的性子说话随意起来,看到我这么盯着她,她赶紧恢复到平
时的表情。

“哈哈,这个名字不错,刚才你的样子非常的好看哦,以后这样不好嘛,不
要伪装自己了。”我笑着说道,然后转身去吃早饭了。

看着我嚣张的笑着离开,陈管家在后面露出了少见的羞赧状,口中却自言自
语的说道,这个坏蛋,竟然这么开我的玩笑,这个大坏蛋、大色狼、大种马。

吃早餐的时候,我告诉她们师父已经离开了,春节这一个多月内,我要在家
好好的陪着她们。还告诉老婆们今天我给她们放假,要她们都休息一天,有什么
事情明天说,或者电话联系,看着她们累的样子,就知道最近一直没有休息好。

“好吧,我们就不去公司了,不过你要代替我们去哦,我们姐妹要去梦园布
置去,快的话五六天就可以入住新家了。”娴姐和几位老婆一商量就答应道,不
过要求是我去公司。

“当然,老婆吩咐了,我自然要去了,最近一段时间重新做我的业务员,销
售很有意思的,老公我可是很勤快的啊。”本来就有到公司的想法,所以就赶紧
说道。

“你勤快,那天下人都是劳模了,现在咱们几个公司的情况你知道嘛 ?”
小雪白着我说道。其他的老婆也是那样的眼神看我。

“是啊,还有老公,你知道我们在学校的情况嘛?”芳芳撅着嘴不高兴的说
道。

“都是老公的错,以前我关心你们少,不过以后我会多多努力的,好嘛?”

在我的诚恳的认错之下,几位老婆最终放过了我。去公司前在娴老婆的耳边
说了一句话,就驾驶着我的那辆奥迪A8走了。

“老婆,和家里联系一下,我们最近几天去拜访一下我的岳父母。”

娴老婆一直看着我的车离开别墅,她的心都不能平静,这简单的一句话她可
是一直都在期待的,我终于说了出来,她高兴的眼泪悄悄的流了下来。

她好想家,好想自己的父母。

第一百一十九章重拾业务(二)

一个多月没有到公司,正如小雪说的那样,我真的对公司现在的状况不是很
了解。有一点我坚信,它们都是在良性的发展中。

我先到了川胜设备公司,如今的川胜在业界内太有名气了。成立不到两个月,
就兼并了原来的津电设备厂,快速占领天津市场分额,在电力设备行业丢了一个
重磅炸弹。

新的前台根本不认识我,我不能轻易的进公司,没有办法谁叫咱不想别人见
光,总不可以说我是大老板吧。只好和张强联系,才进到公司里面,如今公司各
项人员都到位。

“哈哈,周董连自己的公司都进不来,笑死我了。”我们两人进了王总的办
公室,张强已经憋不住的笑了出来。

“这有什么的,我不是不长来吗?以后不请我我还不来呢。”我给他一拳说
道。

“是啊,周董,你可是一个多月没有来,我问李董事长,她说你有别的事情
要做,忙的来不了。以后你也应该有空来看看,要不也不会被前台小姐拦住!”
王总看着我抱怨的说道。

“还是叫我周川吧,这样挺起来亲切些。前一段时间非常的忙,以后会注意
的。我还是咱们公司的业务员呢,从明天开始我到咱们这做兼职的业务员,怎么
样?”我跟王总说。

“什么兼职,你本来就是全职的,你的名片可是早就有了,听你的意思好像
还要赖帐?”王总知道我可是一把销售的好手,所以很不客气的说道。

“我有不少的事情做,兼职就不错了。好了还是跟我说说公司的情况吧。”

“好的,今天不知道你要来,负责财务的李玉凤和负责业务的高丽琼到工厂
去了。”王总说道高丽琼的时候,看着我反映,见我没有说什么,稍微的摇摇头
有些叹息。一般人是看不到,可是我不同,很容易的抓住他的情绪变化。我不知
他为什么这样,难道是那个高丽琼真的像娴姐给我说得那样真的爱上我了,心中
这么想着不过面部没有任何的表情。

“哦,我说怎么没有见到她们,工厂现在是什么情况?”我问道。

“在上次你走的第二天,我们就以2。3亿的价位,彻底的买断,比我们开
始承受的价位还低几千万。你们家老爷子真厉害,根据工厂的实际情况自己制定
的改革方案,我们看的都拍案叫绝,二十天工厂走上正轨。现在产品的质量那没
得说,我敢保证不是全国最好的,也是排在全国的前三位,原来工厂的老关系户
又有不少开始再续签合同了,要不我们一家公司是养不起的。老爷子和我们估计
年底就可以扭亏为盈,明年五月份就可以开始真正的盈利。我们这边公司的销售
也是非常的出色,原来刚毕业的学生中,就有五个人和我们签订了三年的合同其
他的都走了,他们的潜力无限啊。我们又招了几名有经验的老业务员,有两个是
原来旺兴设备的。哈哈,那个公司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王总高兴的给我讲道。

“你们的工作做的不错。对了,这边公司的业务和工厂那边的业务之间是怎
么处理的?”现在两个公司可以说都是独立运行,不能让业务自己跟自己撞车。

“这个问题李董事长和老爷子早就有了协议,我们公司全力开拓市场,面对
我们的终极用户,位于市场的最前沿;而工厂那边下个月组建一个新的销售部,
主要是面对我们这类型的中间商,现在暂时负责的是丽琼。两个部门严格的遵守
自己的销售范围,有问题的时候共同协商解决。我们还制定了一个非常合理的报
价体系,这样对外比较规范。”

“这个方法挺好的,但是一定不要太死板,要不就没有活力,也不适合我们
自己的国情。什么时候都一样,'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思想要不得,要给
我们的业务员一个灵活的空间。”我考虑的说道。业务不是那么好做的,那些采
购的人也不是傻子,谁不想占点便宜能点回扣呢。

“我知道您的意思了,不过这个已经考虑过了。李娴董事长可是个老业务员,
她已经充分的考虑周全,我们的现在的提成方法是最合理的,个人还有更好的发
挥空间。”

“太好了,你们什么都想到了,我真是太高兴,那样我就可以偷懒了。”我
高兴的说道,他们能做到这些,我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些问题我们都可以解决,毕竟那些东西很多公司都试验过的结果,只要
我们再联系我们自己的实际就行了。”王总很平静的回答道。

“是啊,不过我们要有危机感,没有危机感的公司是不行的。还有公司要开
始组建一个投资部门,人数几个就行。”我微笑的说道。

“投资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强疑问的说道,没有听说我们这样的公
司还有投资部。

“以后我们会用到,他们要发挥两项功能,一是要了解全世界的业内信息,
那是我们的耳朵,了解国际最新的技术才不会落伍,可以随时的引进生产或者代
理销售;二是时时刻刻了解其他相关生产销售企业的状况,方便以后我的发展。”
我自信而有深意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以后的扩张兼并?”王总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道,没有想到我
现在就考虑好以后的事情。

“呵呵,那是以后的事,也许几年,也许是十几年,都要看你们的了。”我
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

“未雨绸缪。”这是他们两人听到我的想法后第一念头。

我们又聊了些,就和张强到了销售部,最近一段的时间我将要在这度过。我
的名义非常的简单,是公司的一名兼职业务员。

业务现在分成好几个部门,销售一部是负责天津市场;销售二部,负责外地
市场,里面又分了八组,将外地划分为八个区域来做;销售三部,是负责一些国
外销售,现在三部还没有人。

因为我比较特殊,是公司现在唯一的兼职,可以插手各个区域的事情,所以
我到那个部门办公都不行,最后只有和市场部经理助理在一起办公。现在负责市
场名义上是娴姐,实际是由张强负责,有什么问题就去请教娴姐。

“小红,这是咱们公司的一名兼职业务员,暂时就和你一个办公室,一会儿
你带着他和其他的同事见见。”张强很有气势说道,而后就离开了,毕竟戏要演
地圆满。

“你好,我叫周川,以后多多指教。”我跟眼前的小女生说道,一看就知道
是刚毕业的学生,孩子气还没有褪掉。长得还真不错,长发扎成马尾式方便工作,
带着一副眼睛,面似琼玉白雪,调皮的眼睛,用可爱形容一点也不过,穿着一身
正装,衬托出一米六五的苗条身材。

“你好,我叫杨小红,叫我小红就行了。我是市场部助理,刚刚毕业没有什
么经验,以后应该是你指教我才对。嘻嘻!”小红欢快的笑着说道,她见到我这
样还算英俊成熟的男士,当然也十分高兴了,女人见到好看地男人,和男人看到
美女是一样地。

“对,那我们就彼此指教,可以给我介绍那些同事吗?”我微笑的问道。

“好的,你跟我来”

在小红的带领下,我和公司的市场部的同事打个一遍招呼。其中有两个很熟
悉,因为以前都是在旺兴公司工作过,彼此有过交道。

“组长,你和那个兼职业务很熟悉吗 ?”一个刚入行的业务员在我走后,
奇怪的问道。

“当然,那可是我们以前公司的风云人物,开始我还纳闷他怎么没有来这工
作,现在来看才合理。”那个组长说道。

“组长,这么说他做业务非常厉害了?您说说?”那个小业务员打破沙锅问
到底道。

“哈哈,小耿啊,你要努力噢,什么时候有他的本事也就出师了,既然你们
想听,那就给你们讲讲。”看着几个小伙子都围了过来,他也兴趣盎然的说道。

“公司的几个高层你们应该知道是那个公司出来的吧?”组长问道。

“当然,上次老总已经给我们说过,是我们的对手旺兴公司,还是那的精英
一部。”一个组员回答道。

“没错,这个周川也是旺兴的精英一部成员,到今天原来的成员都到齐了。
这个周川从事业务比你们长不了多长时间,也就是半年左右。那可是个牛人,在
旺兴公司做了一笔大单子,小单子很多就不说了,你们知道那笔单子额度是多少
吗?”组长神秘的问道。

“五十多万吧,”一个组员说道。

“要是五十万组长也不问了,我估计怎么也是五六百万。是不是组长。”那
个小耿说道。

“你说的对吗?怎么可能那么多,按照你的说法,怎么不说成一千万,那才
合理呢?”另外的一个女业务说道。

“哈哈,小月说的不错,不过你说的一千万还不够啊。”组长高深莫测的说
道。

“什么?”几个小业务吃惊的叫道。

“不会吧,组长,要是一千万的话,怎么也可以得到三四十万的收入啊。”
那个小耿难以相信的问道。

“他的成交价位是一千四百万!”组长乐呵呵的看着吃惊的几人,不过他又
说了一句话,那几个更是震惊“听说那笔单子公司的报价是一千二百多万,他自
己私自提了二百万,一笔单子他得了近二百万的提成,牛人吧!”

“牛人啊,半年不到就是近二百万的收入,太厉害!”

“羡慕啊,要是我也有这样的机会就好了。”

几个年轻的人都被几个月收入百万而羡慕,那个组长笑了笑,借着这个机会
鼓励道。

“他就是你们的榜样,做业务本来就是高收入,不过也要付出很多的心血,
不要光考虑人家的得了多少,也要看人家付出多少,羡慕是没有用的,要学习他,
赶超他。”

几个年轻人都认同的点点头,而其中那个小耿突然想到了一个没有拿下的工
程,正好借这个机会考考那个周川,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组长那么的看重他,
小耿可不怎么服气。

我不知道他们在讨论我,而我已经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公司的市场材料,这
些是张强给我的,是最近公司的项目记录。

助理小红不时的偷着看我,她不明白为什么张经理给我这个兼职业务员看公
司这么重要的资料,不怕他给了别的公司。

这些项目中,有一个项目吸引了我。这个项目在公司记录上写着已经丢失,
可是上面又写着元旦后才最终确定,这不是矛盾吗?对方和别的公司只是签订协
议书,但是他们合同没有签,我们就没有理由放弃的,最后和那个公司签订合同
是没有人知道的。公司的业务怎么可以这么做,没有到最后一刻是不可以放弃的,
太不像话了。

这个工程是山东青市开发区的管委会的一个项目,由青市电力局负责。我突
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就是上半年在机关工作的时候,内参上得到一个重要的消息。
明年,青岛所有的开发区对电力方面要重新的布网,那就意味着所有的电力设备
要重新的更换,这对我们公司来说是一个绝对好的机会。

眼前的项目,虽然不是很大,不过意义却不同。如果这次没有机会进入青岛
市场,那后面的就没有机会介入了。

我想到这,就拿着项目资料,敲开张强办公室的门。进去后才发现小耿和他
的组长也在。

“哦,不好意思,你们聊,我一会儿再来。”我说着就要出去。

“不用了,我正准备找你呢?”张强站起来说道。

“哦,什么事情啊?”我微笑的问道。

“你们应该都认识吧,这是我们在旺兴的老同事罗老哥,那个是新同事耿军。”
罗哥就是小耿的组长。

“哈哈,当然认识,罗哥可是旺兴销售二部的人好手,大家能在一起工作,
能不高兴吗!”我笑着说道。

“当然,我到公司后才知道什么是如鱼得水,得谢谢张强经理把我拉过来。”
罗哥感激的说。

“你可别谢我,是李董事长让我这么做的,她可是说你是真正的人才,只不
过在旺兴被埋没了。”张强解释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李董事长还是那么让人佩服啊!”罗哥非常钦佩的说道。

“对了,张经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疑问的说道。

“是啊,山东青市有个项目需要你参与,给发表一些意见。”

“噢,我这也有一个项目,你看看是不是这个项目啊?”说着就将手上的项
目资料给他。

“就是这个项目,没有想到你一来就发现这个项目了,不得不服你啊。”张
强看完后摇摇头说道。

“这个项目还没有最终的结果,怎么这么轻易的放弃呢,是什么原因吗?”
我小心的问道,毕竟我现在是个兼职业务员。罗组长和小耿没有想到我竟然也会
来询问这个项目,尤其是小耿,他开始有些服我了。

“这个项目是小耿收集的,跟踪了一段时间始终打不进去,后来他们告知已
经和别人了签协议,我们也就暂时放弃了。小耿一直没有放弃,经常的联系,他
一直认为还有机会。这次你来,他提出想要你参与,是不是可以抓住这最后的机
会,就看你的了。”张强给我解释道。

“哦,你为什么认为一直有机会呢?”我看着小耿问道,小耿是个长相很一
般的人,个子也就是一米七左右,是天大毕业的,看他的样子家境一般,他的眼
睛很亮。

“是这样的,我经常和他们一个负责人联系,后来熟悉了他告诉我,这项目
意义重大,所以上面非常的谨慎,除了二个他们发出请柬的电力设备公司,其他
几家都是非常有实力的经营至少两年以上的公司,所以我们的希望不大。不过我
个人感觉,他们对我们公司印象很好,我们工厂原来的名气他们都听说过。从他
们的口气中听出这个项目非常的重要,是不是他还有其他的项目,这个只是其中
的一个呢?”小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没有说话,看着他点点头。从张强的手中拿出了资料,按照上面的电话打
了过去。

“喂,你好,是青市电力局吗?”

“是啊,您找那位啊?”一个中年人说道,这个人是小耿一直联系的人。

“我找你们梅若英局长,我是他的表弟,她在吗?”我没有和他说,这个时
候局长才是最重要。幸好我知道他们局长的名字,当时我还称赞那个美丽的女局
长,要不真的不记得。

“好吧,我给您问问。”

我等了一会儿,电话被转了进去,一个很有威严的女人声音响起。

“您好,你是谁啊?”梅若英局长很纳闷自己没有什么表弟啊,不过还是接
了起来。

“您好,梅局长,很高兴认识您,我是天津川胜设备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
您在开发区那个项目的采购,我们有资格参加,一定是比您现在所掌握那些公司
产品强很多。对于您这样一位负责的局长来说,一定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我自
信的说道,要引起她的兴趣。

“哦,你们的公司我确实没有听说过,要是有名气的话,我怎么一点都不知
道呢?”梅局长在电话那头摇摇头说道,下面没有给她递过那个资料啊。

“哈哈,梅局长应该知道我们的工厂,他原来是天津的津电设备厂,最近我
们已经收购。曾经的那些问题都已经解决,现在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比它全盛时
期还要好,您可以问问您的同行。”

“津电设备的产品以前真的不错,我大学实习的时候就是在那。近几年却是
不行了,如果真的有你说得那样,我们一定可以考虑的。”梅局长有些感慨的说
道,毕竟在那实习的时候,不少的人很照顾她。

“您放心,质量保证没有问题,您可以来考察一下。对了,明天我去山东谈
个项目,如果您有时间,我可以给您带些资料看看。”我争取见面谈,所以采用
这样的方式说道。

“嗯,下午五点吧,那个时候我刚开完会儿,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行吗?”

“好的,谢谢您给我们这个机会,明天下午见。”我笑着说道。

“好,再见。”

“再见,祝您工作顺利!”说完之后,等她挂了电话之后我才挂断。

“厉害啊,周川,这是我第一次见你谈业务。在旺兴的时候很多人说你谈业
务非常独特,今天总算见识了。”罗组长高兴的说道。

一边一直看着听我们谈话的耿军,心中已经服我了,这才是谈业务,比自己
高的太多了。

“罗组长太客气了,这个工程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拿下,因为它关系着我
们进军山东市场的问题。明年山东青市几个开发区将要进行电力设备改造,也许
这股风会在整个山东刮起来,整个工程是多大我想就不用说了吧。”我笑着说道。

“我的天啊,怎么也得用上亿来计算吧!”罗组长吃惊得说道。

“耿军,你的感觉非常的正确,一个来月就是成为合格的业务员,比我们这
些人强,还有你的执着更是成为优秀业务员的潜质,你是负责山东青市市场的吗?”
这个小耿是个好苗子,还能通过张强来借助我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不简单
啊。

“是,我是华东组的,主要是负责青市。能这么快掌握业务都是组长的功劳,
没有组长我可能什么都不是。”小耿谦虚的说道,我从的他的话中感到了真诚。

“小耿,这都是你自己的努力结果,可别把功劳记在我的头哦,哈哈!”罗
组长笑着说道,看的出已经近四十的他很欣慰。

“呵呵,你们回去再谈论谁的功劳吧。既然我已经参与这个工程,不论结果
如何,我们都要全力以赴的去做。明天早七点,张强经理和我、小耿三人一起去
青市,我先去准备一些资料,你们先聊,好吧。”我考虑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而
后打招呼离开张强的办公室。

刚出了张强的办公室,看到高丽琼走了过来,走近后我发现她眼中含着泪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