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业务员(全)-32

  

第一百三十六章恶善有报

贺剑的确是个非常有头脑的人,很早就有了全局的打算,所以才会买下天鹅
湖的疗养院。看似是为了他那重病的妻子,实际上是为了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掩
藏自己的一些犯罪证据。

进入地下室,里面灯火通明,看样子这里每天都是这样的。地下室的面积真
的不小,分为几个房间,我大概看了看,只有其中的一间办公室的模样,要是隐
藏证据他一定会选择着。

用同样的方法,我将那个办公室的门打开,里面的装饰非常的一般,和我开
始想的豪华奢侈装修差距太大了。讣?虻サ募揖撸?惶缀芷胀ǖ陌旃?篮鸵巫樱?
褂幸慌抛楹鲜降氖楣瘢?厦娌簧俚氖榧……壹虻サ姆?朔……吹某龆际乔凹改甑
氖椤我看了看,没有找到什么可以藏证据的地方,书柜下面、办公桌的抽屉里等
等,都仔细的找了一遍,可就是没有发现,难道不在这?心中疑问道。我又仔细
的查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最后我无奈的坐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

“这里一定有重要的东西,不然外面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监视器,可到底在什
么地方呢?”我一边的观察着周围,一边想着。

我起身准备再找一遍,站起来的时候,向后拉了一下椅子。眼睛的余光洒了
一下地面,好像地上有一块和周围的地面颜色不对,这个发现我没有放过,刚站
起的身子,又蹲了下来。我将椅子往后挪开了一段距离,才知道为什么开始我没
有发现这个情况。那块与周围的颜色有一点差距的区域很小,也只有一元的硬币
那么大,如果不是我的视力好,是很难发现的,还有它的位置位于椅子腿的下方。
这里一定是个开关,那证据一定是在这个里面,真是太隐蔽了!

不可否认,我的这个对手贺剑还是很厉害的,对人的心理研究的很透彻!贼
或者来此寻找东西的人,一般进来都是小心翼翼,最多也就是翻看一些文件,或
者打开柜子抽屉等,找寻自己需要的东西,那里会移动桌子、椅子等大件物品呢,
即使有这么做的,那几率也非常的低了。

这是一个硬币大的按钮,它的高度比周围的地面稍微的低一点儿,所以才不
会被椅子腿产生的压力而打开。我用力的向下一按,就发现后面的组合书柜向两
边分开半米的距离,原来的地面上升起来,一个两层的小木柜出现。

真是万幸啊,不是保险柜,要不只有武力解决了!打开木柜最上面的抽屉,
发现里面有很多的文件夹,里面装的都是贺剑的犯罪证据,我拿出从超市买的一
个床单,铺到在地上,将这些全部文件夹都放上去。下面的抽屉打开一看,靠!
满满的一抽屉钱,看来他是为了防止意外准备的,俗话说贼不走空,既然见了就
全部的倒到床单上,整整的包一个大包,打好扣后背到我的身上。

将所有的东西放到原位就离开了,就来悄悄的离开,当然比来的时候方便太
多了,在里面将监视器全部关闭,出了疗养院,就展开轻功在暗影处向市区飞去。

我思考了再三,还是和娴老婆联系了一下,约好地方让她开车来接我。

“老婆,我在这!”看着娴姐驾驶着她老哥的小车过来,我着手叫道。

“快上车,你去那了,怎么有这么大的一个包袱呢 ?”看到我提着一个大
大的包,放到后排的座位上,她疑问的说道。

“嘿嘿,老公今天去做了一趟贼,收获颇丰。”我坐到副驾驶坐上,得意的
的回答道。

“当贼偷东西,真的吗?去了谁家啊?老实交待,要不不要你上床,哼!”
汗,怎么女人都用这招啊。

“我们快走,这里面是贺剑的犯罪证据,没有仔细看,估计枪毙他几次都值
得了。应该找个地方,先好好的看看,而后才讨论下一步怎么办。”

“地方倒是有,不过,你怎么找到贺剑的犯罪证据了,他招惹你了吗?”娴
老婆边开车边问道。

这个时候,我也没有隐瞒她,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将给她听,娴老婆听到后,
非常气愤的都骂出了脏字。

“老婆,我现在不是没有事情吗?其他的你不用多想,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
的。为了老丈人能圆满的结束政界生涯,我知道怎么的做的。”我安慰着她说道。

“老公,对不起了,没有想到嫂子也参与其中,尽管她不知道贺剑的计划,
用些脑子也想到贺剑要对你不利,真的对不起啊!”娴老婆将车停到一个很不错
的小区内,躺倒我的怀里,歉意的说道。

“老婆,过去的就要她过去吧,你大嫂这个人是不错的,就是想生活好些,
这也没有错。”

“嗯,好的,和她一样的太子夫人,那个不是跑车开着,漂亮的小洋楼住着,
她总的来说是非常不错的,谁知道她这次怎么这么糊涂!”

“好了,不说她了,这里是那啊?”

“嗯,这里有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是我前年买的,有时候回来不愿意在
家住,就到这来,没有知道的。走,我们上去。”

我背着那个大包和娴老婆一起上来,进到房中简单的打扫了一下,我们就将
那个大包打开。

“哇,老公,这里面怎么还有这么多的钱啊,好几百万吧!”娴老婆一直以
为这里都是贺剑的犯罪证据,没有想到还有一笔金额小的钱。

“嘿嘿,俗话说‘贼不走空’,我去找证据的跑腿费吗?”我得意的说道。

“呵呵,老公,有时候你还真财迷的。估计这些是贺剑的跑路钱,你是不是
都给人家拿走了,这要人家怎么跑啊!”

“他是跑不掉了,谁要他赶得罪我的,我们赶紧看看这些文件,够判刑了就
收拾他!”

“是不是斩草除根啊,哈哈!”娴老婆开朗的打断我的话,说道。

我可没有那么的话跟她说,直接拉到怀里,就是一个长吻,娴老婆都情动的
满脸红晕,我的手很有技巧的滑进她的小内裤中。

“老婆,下面已经湿了噢?”

“嗯~,讨厌呀!”

“哈哈,有身孕的女人性欲就是旺盛,不过,老公为了我们的孩子,可不敢
轻易的冒险哦!唉,我们还是先做一次警察,看看这些犯罪证据吧!”

“老公,等几天我就怀了两个月了,医生说我们可以有房事的,只要注意些
就行,你要是难受我就用口给你弄出来!”娴老婆温柔的说道,“哈哈,我没有
问题的,你是不是想要了!”我取笑的说道。

“你这个坏蛋,不理你了!”

她在我的胸口拍捶了几下,就躺在我的怀中拿起一个装文件的大信封。打开
后掏出一个笔记本,扉页上写着三个字“忏悔录”。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真是一个彻底的大混蛋!不是人,是个畜生!”娴
老婆看了一页后,非常气愤的骂道。

“怎么了?什么事情让我的老婆这么生气啊?”我奇怪的问道,很少见到娴
老婆这么的生气。

“你看这上面记载的事情,这是人干得事情吗?”

我看了上面贺剑自己记录的内容,心中真是吃惊,这小子为了成事,这样的
事情都做了出来。

这本记载着贺剑的忏悔录,他自己写的,这里都是他为了成功所做的各种事
情,就是等自己出事之后,自己一种赎罪的表现。让娴老婆气愤的是,贺剑妻子
的病是他一手策划的,本来一个非常健康漂亮的妻子,为了他自己成就事业,贺
剑给他妻子下了慢性毒药,而后在他的安排下,最终成为如今一个半死不活的病
人。他这么做的目的,一是为了创造一个好的名声,二可以借这种情况创造的机
会,和那些有利益的需求高官富豪的女儿发生关系,在不少的女人间左右逢泉,
赚取更多的钱。他如今都做到了,而且做的非常的好,要不他也不会从一个中等
的公司短短的几年,成为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大集团公司。

“这小子的对待自己的人都这样,看来用畜生形容都不过分。就凭这个就可
以要他的小命了,他是逃不过这个槛了。老婆,这种人你就不要生气了,不值得!”

“唉,我真的很气愤,很早我就认为他不是个东西,挡住了他的很多诱惑。
不得不说,贺剑是个非常有心机的人,他对于女人的攻势真是没有人可以逃脱!
不过我是除外的!”她想着,以前贺剑对自己的爱情攻势,要不是自己当时对爱
情失去了信心,说不定还真上了她的套呢。

“哈哈,是啊,我老婆是谁?他还没有本事打动你的心的,要有也就是我!”

“你比我还丑美哦,不过我现在才知道,你是我今生的最爱,我最近想了很
多,才发现我以前结婚真的是太草率了,那个时候我太天真了!”娴老婆很伤感
的说道。

“好了,以后不要说这些事情了,过去的事情就要它过去,我们的以后就是
幸福,我们还有了孩子,它是我们爱情的最伟大的证明!”

“嗯。你找到他其他的证据了吗?”

“是啊,我简单的看了看,这些都可以要他死几次了,涉及到的范围真的太
大了,先让宋厅长逮捕他了,我将这些东西都转给肖书记,要他处理吧!”

“我不希望事情闹得太大,最好可以完善的解决,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人,
最好给他们一个机会,你看行吗?”娴姐考虑的请求道、“我的小宝贝都张口了,
我能说什么。要是以前我一定留下这些证据,估计这个省就是在我的掌握之中,
不过现在看不行啊。我没有功夫管这些事情,有时间还不如多陪陪你们几个呢!”

“谢谢老公,给宋厅长联系吧,不要那个混蛋听到风声给跑了!”

我掏出电话,找到宋厅长给我的联系方式,通知他逮捕贺剑,明确的说我有
要他死好几次的证据。

“哈哈,周先生就是厉害,我们已经那个所长捉拿归案,那个贺剑也刚刚被
逮捕,这次是肖书记下的命令。”

“那太好了,我们马上去老书记家,有空你也过来看看!”

我和娴姐又开车回到省大院,让娴老婆回去睡觉。我提着一包的证据到了肖
书记家,宋厅长也在那等着,他们看着我送来的东西,都吃惊的不知道怎么说好
了。

又一天的来临,我们三人一夜之间将所有的证据归类,为了社会的安定,我
们协商了处理方案,我的态度他们是非常的关注。我赶紧的表示出自己的立场,
这也让肖书记很感激,宋厅长更是感激我,这件事情他不但没有受到惩罚,同时
还成为了书记和省长的嫡系,又知道了我上面的关系,他知道自己的春天来了。
肖书记通过电话和我的老丈人,也是李省长交换了意见,最后制定了以下几条:

首先,案件牵涉太大,省里的干部子弟基本都有份了。为了安定,将这些与
他们相关的证据给他们的父母,情节不严重的让他们好好的管教,十分恶劣的入
监狱服刑按律治罪,但该事件不会波及他们父母的官职,希望这些官员好自为之
;其次,所有太子党们的产业,只要是和贺剑有关的全部充公、拍卖,所得利润
投入到一些行业提高公务员的待遇、设施的建设等。

最后,贺剑以谋杀、走私、贩毒等等罪名成立,当然为了保住那些官员,他
只好在狱中自杀身亡。他的产业进行拍卖,其中的所得利润的百分之十给他的妻
子,其他的全部充公。

这件事件总算告一个段落,贺剑在狱中自杀的消息第二天就传出来,不少的
官员在早晨都到书记的办公室喝早茶,出来的时候都拿着一个文件袋。这些人都
非常的乖巧的配合,毕竟这是放他们一马,他们可是非常懂得什么时候该舍弃的,
什么时候取得。

肖书记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拍卖、没收非法所得,竟然是如此大的一笔钱,
这次事件不但使省里的财政得到了宽余,而且官员的风气得到了扭转。

肖书记他们借势制定了奖赏的制度。主要是那些一心为民的清官,金额不比
彩票获奖小,这个大奖一个季度开一次,提名的权利每个普通的老百姓都有,为
此政府专门在政府网上开设了一个专区。

没有几年的时间,这个省就变成了官员最廉洁的省份,官员工资最好的省份,
老百姓生活富裕的省份,也是发展最快的省份之一。

老百姓非常的拥护他们的父母官,在一次他们的宋书记 (原来的公安厅宋
厅长)感慨中,说道了这次事件,称这件事情是该省腾飞的一个转折点。他在一
次内部的宴席上,详细的将了这件事情,这才使得很多人明白了很多事情经过,
“周先生”这个称呼也开始在这个省官员、百姓中流传,我在这个威望一下长的
非常的高,直到很久之后他们才知道“周先生”是谁。

我回到了老丈人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娴姐也已经起来,早就做好了早
餐等我,知道我一定没有吃饭。

“老公很累吧,赶紧吃早饭,一会儿去睡觉!”娴姐给我盛着饭说道。

“嗯,伯母他们起来了吗?”我准备坐下的时候问道。

“都起来了,一会儿都下来!”

“那就等会儿,我们一起吃吧,要不多不礼貌啊!”我微笑的说道。

“你呀,规矩还不少啊,我们家没有这个。”娴姐说道。

“是啊,我们家没有这个规矩,周川坐下吃饭吧!”岳母大人走进来后说道,
后面还有我的大舅子,再后面是有些憔悴的大嫂,唉,也是不错的人,我也不追
究了,怎么说也是一家人。

“好的,一起吃热闹!”我笑着说道。

岳母大人看着我,越来越满意了。她率先坐下吃了起来,我们都没有说什么
话,等吃完后,我就到娴老婆住的房间准备休息一下,随后,娴姐和她的大哥和
大嫂走了进来。

“妹夫,当哥哥的实在是对不起你了,昨晚你嫂子才给我说贺剑找你的事情,
你没有什么事情吧!”大哥歉意的说道。

“是啊,妹夫,我当时没有考虑太多,就打电话通知你,希望你们能好好的
谈谈,不知道他是要对付你的。”大嫂无奈的说道。

“哈哈,一家人吗,过去的事情就要他过去,希望大嫂以后不要在这么做了,
要是别人这条命就搭进去了!”我微笑的说道。

“大嫂,你这次做的太过分,贺剑是不是给你什么好处了,幸好我们家周川
有些本事,要不你这就是参与谋杀,知道吗?”娴姐可是非常不客气的说道。

“小妹,有这么严重吗?到底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大哥听到一向贤淑
的妹妹,今天火药味十足,不由吃惊的问道。

娴老婆毫不客气的将贺剑陷害我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其中隐瞒了一些东西,
比如,我是中央特派员等等,改成我和肖书记认识才逃出这一劫。

他们夫妇怎么没有想到事情这么糟糕,他们一个劲的道歉。

“嫂子,我知道,您到我们家有些委屈,不像其他高官的儿媳妇生活好。这
些我不怪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话说过来了,不就是钱吗?”娴姐缓
和语气的说道。

“不委屈的,嫂子以前却是有些财迷心窍,不过以后一定不会了。”大嫂很
诚恳的说道,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是个善良的人,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个电话,
差些就把自己的亲戚给害死。

“好了,嫂子,我们都理解,都是女人谁不想过的好些呢,以后需要钱给我
说呀,我们也不缺钱的!”

娴老婆说着,就从床底下来出一个大皮包,打开后就发现里面都是一沓沓的
人民币,至少也有好几百万,这是我从贺剑那拿来的钱。

“这次都是给你们的,大嫂也好利用这些钱开个美容院,正好实现你的梦想!”
娴老婆笑着说道。

李大哥夫妇傻傻的看着钱,又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唱的是那出戏。!

第一百三十七章老爸往事

一大皮包的钱摆在他们的面前,李大哥夫妇非常吃惊的看着我们。尽管李家
也算是政治豪门,但是老爷子十分的正直,家教非常的严格,所以真正几百万现
金还是没有见过的。

“妹妹,你们那来的这些钱?”李大哥稍微镇静一下问道。

“哈哈,哥哥,没有想到妹妹是个小富婆吧,这些钱是我们家的,完全的合
法哦!难道我们就不可以有这么多钱吗?”娴老婆笑着说道。

娴娴从小就非常的活泼,经常的捉弄自己的大哥,因为这几年受到了不少的
挫折,忧伤一直伴随着她,所以一直没有欢笑过,自从跟了我之后,才又开始恢
复到了原来的调皮,当然这些都是在我和她家的家人面前。

“大哥,这是我们俩的一点儿意思,你们可以用这点儿钱做些小生意,那样
生活不是更好吗。我听娴娴说过,嫂子是个经商的好手,只是一直缺乏资金,正
好我手中有些,我们是一家人,就收下吧,你说呢?”我跟李大哥说道。

“不行,你们也许很有钱,但是你们挣的也不容易,这么多钱我们是无论如
何也不能要的。”李大哥直接拒绝道。

“是啊,妹夫,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都挺好的!你们还是收回去吧!”大
嫂看到眼前的一沓沓的钱,不眼红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她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
昨天为了讨好老板差些要自己的妹夫的小命,幸好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要不这
个小姑还不恨死自己,所以赶紧的回绝道。

“大哥,大嫂,你们一定要手下,要不你们就是不认我这个小妹了!”

“是啊,大哥,钱我从来都不在乎的,都是自己人也不满你,我不光是做个
小小的业务员,还有自己的公司,一年进帐几千万还是没有问题的。你们收下吧,
要不我以后就不来了!”我严肃的说道“这,好吧!谢谢了!”李大哥看到我们
这么说,想了想也就收下了。他知道我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通过昨天事件的处
理,还是几百万的钱轻易的送出,这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的,自己的妹妹也是
功德圆满了,以后有福享了。

“谢谢,你们不仅没有记恨我,还给我们钱要我做生意,谢谢你们了!”大
嫂非常感激的说道。

“哈哈,好了嫂子,我们不是说了,不再提那件事情了,要它过去好了,走
我们到你屋说话去,让周川休息一会儿。”娴老婆过来握着大嫂的手说道。

大哥提着箱子,和自己的老婆、妹妹离开,我就躺到娴老婆的床上,脱了衣
服睡了起来。

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看来昨天是太累了,其实运功一会儿
也可以缓解掉疲劳,不过我习惯用睡觉来弥补劳累,因为那样感觉实在还舒服。

看到我从楼上下来,在客厅里和自己老妈说话的娴老婆就赶紧的迎了上来。

“老公,你醒了,应该是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娴姐抱住我的胳膊说道。

和伯母打声招呼后,就到了客厅简单的吃了一下,娴姐告诉我,未来的老丈
人晚上要回来。现在保姆出去买菜去了,说晚上我们全家人好好的聚聚,这也是
老爷子电话里吩咐的。

吃饭前老爷子回来了,未来的老丈人今年快六十了,精神真是太好了,高大
的身材,英俊的脸庞,有些花白的头发,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就像一个知识渊
博的老教授。

李省长看到自己的女儿,非常的高兴,眼中都可以隐约的看到泪光。他从小
就最疼这个女儿了,因为以前不愉快的事情,使得女儿很少来看他,如今一切都
过去了,他现在只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个好的归宿。

我和老丈人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到了他的书房。没有办法,自己把人家女儿
要了,当然有很多的事情是要交待的。

“周川,昨天发生的事情,我代表省政府表示道歉!”进到书房后,李省长
首先讲道。

“伯父,您还给我客气呀,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再说我们不是已经完善的解决了吗,估计这次之后,咱们省一定可以有个飞跃。”
我谦虚的说道。

“哈哈,是啊,我们是一家人!那件事情,你处理的干净利索,考虑得当,
真是非常的不错,娴娴给我找了一个好女婿啊!”李省长风趣的说道。

“呵呵,你老见笑了,谢谢您同意我们俩的事情。”我赶紧的顺着竹竿说道。

“你小子也太花心了,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开始我知道后怎么也想不通啊。
还是你的总理老师给我聊了很长的时间,才知道了你们的来龙去脉,我的女儿还
能不知道,既然已经这样了,我总不能拆散你们吧。你小子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待
她,知道吗?”

“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她的,再说了,家里的那些姐妹都是围着她转,
我也不敢得罪她啊,要不我只有睡马路了!”我笑着说道,心中实在是感谢老师,
他老人家给我解决了不少的麻烦,对我比亲生儿子都好,以后要多去看看他老人
家。

“嗯,这个我知道,以后你们好好的过日子吧,你们婚礼是没有办法办了,
今天我让她们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就相当于婚宴了,以后娴娴就是你们周家的
人了!”

“谢谢您!”我感激的说道,本来我认为非常难办的事情,现在却在老爷子
的通情达理下,很容易的解决了。

“谢什么啊,赶紧给我生个外孙,我可是等着抱呢,我们家的老大说明年才
打算要,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你们两个可不行,我们可是急着抱孙子呢!”老
爷子一副你不答应,就不答应你们事情的样子,盯我要求道。

怎么这些老人都是要抱孙子,看来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孙子孙女才是他们最
惦记的,真的为我们这些年轻人叫屈啊!

我真想着的时候,老爷子着急的话就响起。

“怎么,你不答应啊!”他老人家瞪着眼说道。

“不是,我要告诉您的是,娴娴已经快有两个月的身孕了!只是没有敢告诉
您而已!”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老爷子高兴的站起来问道。

“是啊,我们怕您不高兴,所以没有说!”

“哈哈,怎么会不高兴呢,我们是太高兴了,再过几个月我就做姥爷了,哈
哈!”老爷子笑着说道。

下面的话是谈不下去了,老爷子和我回到客厅,他高兴的看着娴老婆,不知
道怎么回事的李娴,疑惑的看向我。

我赶紧过去,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解释道,让她的小脸马上就红了。

“娴娴,来到妈妈这来,怎么回来不跟妈说呢!”一家人这个时候都知道娴
老婆怀孕了,岳母就把她抱在怀里高兴的问道。

“妈~~”娴老婆把脸藏到岳母的怀里,说道。

“有什么害羞的,不就是怀孕了,对于我们女人来说是件自豪的事情!”岳
母自豪的说道。

“是啊,妹妹你应该高兴才对的!”一边的大嫂说道。

“大嫂,你们结婚三年了,是不是也该有个孩子了?”娴姐转身看着大嫂说
道。

“哈哈,妹妹放心,哥哥也不能太落后的,今晚我们就要孩子!”李大哥看
着妹妹,不服气的说道。

“你个死鬼!这话也说!”敲打着李大哥的嫂子,满脸通红的害羞道。

“啊啊!”

我们都笑了起来!

“终于回到天津了!”

我和娴老婆带着不少的南京的土特产下了飞机,在南京待了三天之后,就告
辞回到了天津。

“老公,我们在这,在这!”芳芳就是大胆,看到我们出来后大声的叫着。

“老公,看来妹妹们在家都等急了!”娴姐挎着我的胳膊笑着说道。

我没有说什么,和两位小娇妻汇合和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进门看的的是老妈在那等着呢,我赶紧的走了过去。

“妈,您怎么来了,我还打算明天过去呢!是不是又什么事情啊?”

“你一边去,我也不是来看你的。”她老人家直接把我推到一边,直接拉住
娴老婆的手。

“都快两个月了吧,医院检查了吗?你怎么不跟妈说一声呢?”老妈关心的
问道。

“妈,我们打算明天过去再给您说,再过几天就两个月了,医院去了几次,
都挺好的。”娴老婆幸福的说道。

“那就好,这是我们周家的第一个孩子,一定要多注意,营养要跟的上,一
定按时的到医院检查,什么事情都叫小川去做,知道吗?”老妈吩咐的说道。

后来她又将自己的经验讲给娴老婆,当然边上还有两个忠实的小观众芳芳和
娟娟。我自然被打发到厨房,给娴老婆炖补品去了。

晚上,家里可是热闹了,老爸下班直接到我这来了吃饭。小雪没有下班就赶
了回来,最后回来的是已经搬过来的丽琼,正好也和老爸老妈见了一个面。

我们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晚饭,当然待遇最高的是娴老婆,毕竟在老
爸老妈眼力她可是我们家的功臣,让另外的几个老婆羡慕的不得了。

“对了,小川,你们的那个大别墅装修完了吗?”老爸突然问道。

“爸,装修的事情,老公他还没有我们知道的多,他根本就没有管过!”芳
芳直接抢在我的前面说道。

“嗯,我赞成,爸爸,老公他最懒了,什么事情也不坐!”娟娟应和道。这
两个妮子,和老爸老妈的关系最好,所以说话最随便了,不像小雪、丽琼那样拘
谨。

“是,是我的不对,让你们辛苦了,所以你们可以挑最好的房间,这样好不
好!”我无奈的说道。

“我们已经挑好了,明天我们就可以搬过去住,哈哈,想不到吧!”娟娟高
兴的说道。

“这么快啊!”我疑问的说道。

“是啊,我们要在新房中过元旦!”小雪在一边小声的笑着说道。

“也好,你们就过去住吧,这个别墅就留给我和你妈好了,以后我们有空就
过来住几天,等你们的孩子出生了,你妈照顾起来也方便,我们可以经常来看看
自己的孙子孙女。”老爸高兴的说道。

“行,你们的两个别墅,那住都行,我们明天就搬大别墅去,你们有空就来
这住几天,想你们的那些姐妹弟兄了就回去住几天,这也挺好的。”

吃过饭,我和老爸被撵走到书房,老妈和她的那些儿媳妇说起了悄悄话。

“老爸,前几天我去的青市,遇到了您以前的老同事,当时她是您手下的实
习工人!姓梅的阿姨。”我跟老爸说道,我想他们之间一定有事情。

“嗯,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一些,听说是要和她合作是吗?”老爸听到后,说
话的声音有些颤抖,看来其中真的有故事。

“是啊,她现在是青市电力局的局长,这个项目不小,如果定下来了的话,
明天我们一年的工作量都够了。估计没有问题,有梅姨的帮忙,一定没有问题的。”

“是吗 ?你这么相信,她一定的帮你吗?”老爸疑问的说道。

“是啊,我现在也是她未来的女婿,你说她能不帮我,再说,我们的产品也
不错啊!”

“女婿,怎么回事?”老爸皱着眉头说道。

我就将这次青市之行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给他,听完之后他才明白怎么回
事。

“你不要辜负了瑶瑶啊,她们娘俩不容易啊!”老爸神情黯然的说道。

“知道,您放心吧!老爸,您能给我说说您和梅姨之间的事情吗?”我看着
老爸说道,十分想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

老爸听到后,奇怪的看了我好一会儿,之后他慢慢的说道,“唉,好吧,就
是我不告诉你,你小子也会想法知道,还是我说吧!”

老爸点上一个烟,神情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和你梅姨认识的时候,已经和你妈结婚已经好几年,嗯,那个时候也有
了你。她是来我们厂实习的大学生,长的非常漂亮,上级领导让我带她实习,她
可不是那种花瓶,而是很有能力啊。这样的女孩,自然有不少的人追求,老爸已
经结婚了,要不也会参加其中。不过有些事情是没有人可以预料的,她没有看上
那些追求着,告诉那些人她有心上人了,只是从来不说是谁。有次我们工作加班
到很晚,我只好送她回她们住的宿舍,一向活泼的她,一路上都不说话,我当时
还问她是不是病了!”

老爸无奈的笑了笑,狠狠的抽了一口,接着说道,“快到她住的宿舍的时候,
她突然抱住我,哭着说她喜欢我,她知道我成家了,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喜欢
我。那个场景我现在还记得,我是个有家的人,所以就拒绝了她。以后的一段时
间,我也非常的苦恼,我也是个男人,那个时候才三十左右,说不喜欢她那也说
不过去。后来你妈认识了她,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你妈和我生了很长时间的气,
我也无奈啊,最后只好再次和她谈了谈,狠心的告诉她我们之间一点儿可能也没
有,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第二天就离开了天津,之后再也没有消息。我也打
听过,可是她本来就是孤儿,所以没有她的一点儿线索。”

我默默的听完老爸的故事,现在回忆梅姨提到老爸的表情,知道了梅姨还没
有忘记老爸,爱情是个难以解释的东西,不是时间和生死能隔开忘记的。

“爸爸,您当时爱上她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可是我老爸,弄不好
一顿削。

“当时真的没有,只是有些喜欢这个丫头,她走了之后,才知道了,我的心
中一直是有她的。我的一生中爱了两个女人,一个是你妈妈,一个是你的梅姨,
要是我那个时候有你这样勇敢的话,也许我不会失去。后来,你妈也说过,她挺
喜欢这个丫头的,如果我们当时都勇敢些,你妈也打算让她留在我的身边。那个
时候,和我不错的一个朋友,就有一个实习的大学生做二太太,你妈也受了那个
朋友的太太的影响,可惜我那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你梅姨在我心中的位置,后来
知道了也晚了。”

“爸爸,你们那个时候也很开放吗!也有人是好几个太太的?”

“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哪个时代的男人不是希望有个三妻四妾的,有男人
的存在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现在不就是一个好的例子吗。”老爸白了我一
眼说道。

“既然老妈不反对,改天您和梅姨见见,也许你们还能来一段夕阳之恋。”
我笑着给老爸说道。

“你小子,说话没有正经的,我都这么大了,马上就要抱孙子了,还考虑这
么多干什么,你小子别瞎搀和!”老爸拿起边上的一本书,就扔了过来。

“爸,我可是认真的,梅姨还没有把您忘记呢,她也没有什么亲人,只有一
个女儿,以后也要和我过了,到时候她又是一个人,多孤单啊!要是你们能有发
展,那不是大家都高兴的事情吗。”

听到我说梅姨还想着他,老爸坐在那默默的抽着烟,没有说话,看来他心中
也十分的矛盾。

“爸,老妈应该也知道了,她一定会从你的几个儿媳口中知道梅姨的事,我
想您应该主动些,不要在乎其他人的眼光,既然您有这么一次重来的机会,可要
抓住啊,不然您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的话说在父亲的心坎里,现在我们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已经不是父
子的身份了。其实,我心中也感到滑稽,鼓励自己的老爸找老想好,哈哈,我也
算是个另类吧!

第一百三十八章入住梦园

望着老爸离去的背影,我知道他老人家现在正是举棋不定的时候,我也不多
说什么。不过我却看到了他们二人的未来,老妈这么爱老爸,估计过不了多长的
时间,我们家里又要多一口人了。

送走老爸老妈,我们一这个家庭坐在一起聊天,当然说的是我和娴老婆在南
京发生的事。

“没有想到,老公你们在南京这么短的时间内,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早知
道人家也去了!”说出这个话也就是芳芳了,家里数她最好动了。

“下回再有这样的事情,我就带上你,也好让你做次女飞贼过过瘾,这样行
了吧?”我取笑的说道。

“哈哈,老公,你还是不要芳芳做女飞贼了,我是怕她到时候真的上瘾,那
个时候,你可就要倒霉了,她一定天天拉着你去偷别人家的东西噢?”小雪调侃
着芳芳说着。

“哎呀,雪姐你就会欺负人家,哼,不理你了!”芳芳在我的怀里找了一个
舒服的姿势,躺好后撅着嘴说道。

她生气的样子,引起我们一家人都哈哈大笑,丽琼从来没有享有过这样的家
庭的快乐,孤儿的她现在也有家了,所有她才是我们中最高兴的一个。

“对了,娴老婆,你们都和老妈都谈些什么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啊,都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我可不告诉哦!”娴老婆
白了我一眼,吃着老妈带来的酸味的小食品得意的说道。

“行,别的我不问,不过,你有没有告诉老妈,在青市的事情,提到梅姨了
没有?”

“这件事情啊,我说了,老妈还特意的问的很清楚,好像她们认识似的,老
妈还将梅姨的电话都要走。我看她们之间有事情,我还打算问你呢。”看到我正
经的问,娴老婆很回答了道。

“看来,老妈要下手了,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应该是个完美的结局吧!”我
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了,老公,有什么事情吗?刚才老妈都是问我们你现在
还有那些女人,当然知道的都说了,我们可不敢隐瞒的。”小雪看到我的样子解
释道。

“是啊,再就是妈也问了我一些私事,我现在才知道老公你外面还有女人,
呵呵!很厉害啊!”丽琼也掺和的说道。

“没有什么,以后再说吧,对了,娴老婆你早些休息吧,做飞机也是很累的!”
我起来,亲了一下娴老婆说道。

“嗯,我知道了,今天老妈给我嘱咐,不能让你乱来,以后最多两个人陪你,
要不你的身子受不了的。今天由丽琼和芳芳陪你,我和小雪还要给娟娟上上课,
明天她就是个小新娘了。”娴老婆把老妈的命令说了出来,我还能不听,赶紧的
点头答应。

娟娟被娴老婆她们带着,说悄悄话去了,我也只好抱住调皮的芳芳,回到了
我的卧室,后面跟着的是含羞的高丽琼。她刚刚才失身不久,今天也是她人生的
第二次,就要和别人一起服侍我,尽管她很开放,可是女人天生的羞涩还是体现
了出来。

“怎么了,丽琼老婆,是不是有些害怕了,啊啊!”我进到自己的卧室,取
笑的说道。

“哼,我才不没有呢,这有什么啊,看我们姐妹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她说
着将自己丰满坚挺的酥胸,抬的很高,看到的我一个劲的蠢蠢欲动。

“哈哈,老公,琼姐姐可是一直惦记老公的哦,我们老公是最棒的,谁和你
发生了关系后,也会记得那销魂滋味的。”芳芳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口中的
热气吹进我的耳中,小丁香舌头还在我耳垂上徘徊。

“小丫头,是不是也想哥哥了。”

“是啊,妹妹早就想哥哥了!”芳芳说着将自己的衣服飞快的去掉。

我热吻着芳芳越来越性感的嘴唇,柔软而令人欲罢不能,小舌头也和她一样
那么的调皮,在我们的口腔中翻滚着。

她的日益成熟的酥胸,在我们两人之间积压着,少女的酥胸是那么的有弹性,
那么的饱满挺拔。后面的熟女丽琼,也褪去自己的衣服,她那丰满的酥胸压在我
的后背上,处于之间的我有两种不同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是那么的兴奋,屋
内的温度在升高,在我快要爆发的时候,她们二人将我的衣服去掉,我们彼此之
间坦诚相见。面对眼中充满渴望的女人,我毫不犹豫的将芳芳推到在宽大的床上
……呻吟声,欢愉声,声声入耳……一夜之间,我们数度梅开,将她们两个收拾
的服服帖帖!

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她们两人幸福的睡着,快乐的享受还挂在她们的脸上,
作为男人的我是十分自豪的。我从她们两人诱人的娇躯中,轻轻的爬了出来。

穿好自己的运动服,到了院中的草地上。这个时候也就是五点半左右,外面
还是漆黑的,唯一的亮光也就是那孤独的路灯了。

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精神力在我的控制下展开,方圆百米都在我的控制
之内,我这才察觉,现在至少有十几个人在我们别墅的周围执勤,其中高手就有
七个,看来他们的防范不错。

精神力的运用是非常耗体力的,而且我只是处于初级阶段,所以不能长时间
的运用。现在我坚持的时间也就是五分钟左右,如果过长的话则成了负担。不过
就是这一段时间,也是我最大的秘密武器了,至少不会受到别人的暗算。

现在我的功力,还是处于第二层的下品,我感觉有突破到中品的迹象,可是
一直也没有找到好的突发点。

简单的活动了筋骨,感到有人向我所在的方向过来,速度很快,我转身一看,
远处一身劲装打扮的陈管家飞一样的跑来,一闪,她就到了我的眼前,她的身法
是东殿逍遥阁的逍遥步,就是厉害啊!

“周师兄,小妹领教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配合逍遥步的一掌击向我的前胸,没有一点儿留手的余
地,掌风卷起了地面的一些枯草,好厉害的一掌啊!

看到她出招,我心中非常的高兴,现在和高手过招可是我最大的心愿。空有
一身的本领,没有用处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来的好!”说完,我一招“游龙
戏水”,从她的侧面穿了过去。我没有接下她的一掌,她那带着来势的一掌,其
中夹着寒冷的气息。我可不能随便的接下,不是不敢硬碰,要是别人早就迎上了,
将她发出的寒气逼回去,不受内伤都不行,可惜她是我的师妹。

“哈哈,师兄,我的功夫可是咱们东殿逍遥阁的唯一一种寒气为主的内功哦!
可别伤着了,接下我的飞天凌吧!”她口中笑着说道,可是没有闲着,看到我到
了她的后测,她的右手中的拿着的像绸缎的飞天凌,有灵性似的向我的腰部缠来。

“师妹,别得意,开始是师兄让着你,看师兄怎么给你破了!”一个旱地拔
葱腾身而起,速度比她的飞天凌要快,她看到没有得逞,手向上一翻,近一丈的
飞天凌像利剑一样刺向我的大腿。陈师妹的火候掌握的非常准确,此时我正好是
力竭的时候,这时候就是最容易击中,可是她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好,因为遇见了
我。

违反常规的我,空中的身子突然停止,而前一个空中上下360度的旋转,
脚正好落到飞天凌的顶端。我可没有给她机会,顺着飞天凌就跑了下去,就像杂
技一样,眨眼之间到了她的上部。她就是那一愣的瞬间,没有想到我可以这么轻
易摆脱她的三连击。眨眼的功夫,我蜻蜓点水的手在她的头上一点而后,这么一
点儿的借力,使我就落在她后方三米的远处。

“哈哈,师妹,怎么样,是不是认输啊!”手中拿着她头上拢头发的发卡,
欣赏手中精致的小饰品。

“啊,你是怎么做到的,快还我的发卡!”开始拢在一起的头发,一下子披
散在后肩上,她叫着说道。

“不行,这是我的战利品,怎么可以还给你呢,师兄留下了!”我坏笑的看
着她道。

“大坏蛋,快给我嘛,要不看我怎么收拾你,哼!”小女儿态尽露的她,有
些撒娇的要求道。

“不给,送给我好了,挺好看的。”

“不行,那是人家最好的发卡,快还给我!”她将那柔顺的长发用手拢在一
起,而后用飞天凌扎住,原来飞天凌还有这么一个妙处啊!

踩着逍遥步,展来了她最得意的绝学—百花寒冰掌,我瞬间将功力提到最好,
和她游斗在一起,一会儿几百招过了,我也就是时不时的还还手,主要是和她说
笑,她的小脸被我说的有些发红,心中猜测着她面具下的娇容是什么样子呢。

“哼,不理你了,我找娴姐说理去,看你怎么办!”说着她红着脸跑开。心
中羞喜她,感到是那么的幸福,竟然有些喜欢我的调笑,她的心扉已经向我开启
了,从开始好奇来做管家,到慢慢的融入这个特殊的家庭,而后发现我的有情有
义,到最后她自己的不可自拔,到前几天师父说要给她做媒,陈冰儿知道她爱上
了我,要不怎么会让我轻易的调笑高傲的她呢!

望着陈冰儿那含羞的离去,我心中说道,小师姑,我可是听你的要收下这个
小师妹了,现在她可是没有选择的了,这一辈子注定是我的女人了。

“看了一会儿,是不是该出来了!”我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

“嘿嘿,少主,我不是故意的,感到这边有打斗,就过来了看看,没有想到
是你们!”暗影走到我的近前笑着说道。

“我怎么感到你很高兴的样子呢!还有,不要叫我少主,也不要叫我少爷,
以后叫我大哥吧!”我看着他说道,这个兄弟平时的话不多,可他对我的忠心那
是没有话的说,而起救过我的命。

“这个不好,我们恩受老门主的教导,礼不可废的!”他听到我这么说已经
非常的感动,可还是坚持的说道。

“师父已经将你们交给我,所以你们要听我的,这是命令,你明白嘛?”我
严肃的说道。

“这,好吧,不过在正式的场合我做不到,私下里可以这样称呼,没有规矩
是不行,您看可以吗?”暗影思考的说道,语气十分的坚定。

“没有问题,那现在你是不是该叫一声呢?”知道他是个很有理性的人,这
样的答复已经不错,从小的等级教育一直影响着他。

“大、大哥!”他激动的说道。

“哈哈,好,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不要那么拘谨了,对了,刚才为什么
那么高兴啊?我可是很少见到你笑的。”我好奇的问道。

“大哥,你不知道,陈小姐可是在东殿逍遥阁的小霸王,您别看她现在这么
淑女,也就是在你的面前吧,我们那些弟兄那个没有受过她的整治,不过都拿她
没有办法,她可是龙妹长老的关门弟子,排行老四!她的二师姐最宠她的,搞的
我们两人之间相处的时间很少,如果大哥您把她降服了,我能不高兴吗?再说,
看样子她也逃不出您的手心了!呵呵!”

我看着暗影,从来没有见过他像今天这么善谈的,而且说道陈师妹的二师姐,
眼中一片的柔情,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和他以前的形象有很大的差别呀。

“哦,原来你小子有相好的了啊,我还打算要你的嫂子们给你介绍一个呢,
改天带来我也看看!”我这才明白这么回事。

“恩,不过那要龙长老批准才行!”他有些失落的说道。

“好了,你不用着急,也许你们很快就到一起的,如果你们可以争取这届的
逍遥双使,不就可以了吗?”我思考的说道。

“是啊!”他眼睛突然的一亮,点头的称道。

其实,我这么说也是有根据的,师父给我说过东殿逍遥阁的事情,我们讨论
过这届的人选,一致认为暗影可以作为这届逍遥双使的人选,所以我才这么鼓励
他的,也是间接的鼓励暗影喜欢的那个人。只要他们通过考核,就可以接下这个
任务。

我们聊了一会儿别的,就回去吃了早饭,今天全家人都在,因为今天我们就
要搬进新房了。

我们要搬的东西不多,现在新房子的一切都是新的。我和几位老婆还有一些
人员的,一上午就解决了搬家的事情。

现在的别墅王,不对,以后要称之为“梦园”,编制我们梦想的家园。此时,
院中收拾的干净利索,尽管是冬天,但还是被植上了草皮,那些草枯萎了不少,
无论怎么说也是增添了一些春意。还有不少的常青树,盆花等,摆放都是出自名
家之手。我的小庄园设计没有暴发户的味道,而是显出典雅而有韵味,看来师父
做管家的时候下了一番苦工啊,毕竟这里将是我这个未来的天极宗主生活的地方。

三层的城堡别墅,里面的装修都是按照老婆们的想法设计的,当然师父的参
与,使得其现代气息中可以体验到古雅的韵味。

经过装修后,三层的格局有了严格的界限。第一层可以相当于公共区,以后
办宴会、朋友接待等等,都是可以向外开放的。有二百多平米的大客厅,和很大
的歌舞厅被中间一堵活动的墙隔开,如果要举办大型的聚会就可以将它打开,地
方就非常的宽裕;有近百平米的大餐厅,正好符合我的家里情况,我女人多了,
也许以后孩子也不少;在一边还有一个小接待厅和对外的书房,方便几个朋友聊
天谈事等等。后面有些非常大的厨房,可以同时做出各种的菜系,听说她们已经
请好了不少的厨师,这些都是陈管家负责(以后要叫冰儿了,嘿嘿!)。所有的
工作人员都不再这里居住,而是我庄园边的一个别墅,周围的别墅都是我的,是
师父送给我们夫妻的结婚礼物,很重的礼物啊!

二层,装修很豪华、舒适为主,这里主要是我们的起居室,二楼是不允许人
随便上来的,也是为了保护我们的隐私性。这层构造独特,一个百十平米的休息
厅,一边的墙上有非常大的背投,周围顶级的沙发,都有序的摆放着,周围摆放
着不少的艺术品,墙上有不少的壁画;休息厅两边是两个书房,一个是学习的地
方,一个是为了家庭小会议准备的。休息厅后面就是我的主卧室,一个可以容五
个人大床,还有一排的衣柜,中间地方的空地上铺着地毯,主卧室有三个出口,
一个是通向休息厅的,另外两个是通向那二十个小卧室的通道,这个层有二十个
小卧室,其中的每个与每个都不相同,内部形状各异。

三层,主要是我们自己家人的娱乐室,除了还有十个小卧室外,有一个儿童
娱乐室,有个小的电影放映室,有个健身室,还有个天文观察室。

“这就是我们的新家,装饰的不错啊,看来你们这些监工做的非常好,要是
我做不好这些的!”我看着几个老婆说道。

“那是,我们是谁?对了,老公你怎么奖赏我们啊?”芳芳将手摆在我的前
面,看着我说道。

“哈哈,老公给你们每人赏一个!”说着我在每人的脸上都亲了一下。

“你们房间都选好了吗?我去看看!”

说着就看了她们的房间,她们都挨着我的房间,娟娟的话是她们先来的就要
先挑了作为监工的补偿。她们告诉我,有人住的房间门把手上都有自己喜欢的小
装饰品。

我发现娴姐的,小雪的,丽琼的,芳芳的,娟娟的,房间有,可还有两个房
间门也有小装饰品。

“这两个房间是谁?”我有些纳闷的问道,难道是赵瑶,不过这个可能性不
大啊,方敏也应该不是,还没有介绍给她们认识呢!

“哈哈,老公,你猜猜是是谁啊?”她们一起高兴的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