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拯救大明美眉(全)-3

  
第15章琴瑟和鸣

“这个……小弟不敢当袁公子如此夸赞。”

柳如是用她特有的妩媚而清脆的声音回答道,柳如是虽然身为女子,却时常
自称小弟,颇有恨不生为男儿身的气概,“只是……不知袁公子可有古筝?”

柳如是媚眼儿一翻,虽然觉得袁公子谈吐不俗,却仍然要考察一番。

“这个当然,我昨日刚买了一把古筝,还请柳先生评说一番。”

龙云飞挥手,下人立刻将古筝呈上,龙云飞接过来,递向向前的柳如是,
“请教了。”

“啊?这……”

柳如是接过古筝,坐了下来,随手试了试音,这古筝声音清越,余音袅袅,
竟然是一把极品紫檀九龙古筝,柳如是脸上顿时露出赞许的神色,“袁公子果然
是行家,这把古筝,制作得相当到位,声音品级应该算是极品,乐器是有了,只
是,还缺少一首象样的词,不知袁公子可有现成的?”

元春和薛宝钗两人,只是看着袁承志和柳如是两人互相对答,一时插不上话,
问到词的时候,元春和薛宝钗忍不住思索起来,袁承志却立刻有了主意:“柳先
生,这样吧,我写一首词,由柳先生现场演奏,我就来唱上一唱,新词新唱,也
许别有一番风味呢。”

“哦?袁公子大才,小弟愿瞻仰袁公子的大作。”

柳如是见别人取过纸笔,袁承志铺纸于案,拿起毛笔,其实,袁承志还真就
学过写毛笔字,而且还是个水平相当高的爱好者,尤其是觉得一手毛体(***)
更是写得潇洒磅礴,意境非凡,因此,袁承志只是稍稍装作思考了一下,立刻下
笔如有神助,只是倾刻间,一首《沁园春雪》便跃然纸上,而且那飞扬跳脱的字
体,更是让三女一下子呆住了:这种霸道强悍的字体,还真就适合男人,俗话说
字如其人,这个袁承志,心中确有丘壑呀!

既然有了词牌,柳如是当然能够演奏得出来,袁承志拍手而歌,声音浑厚激
越,如金石之声,又如天雷滚滚,简直把***这首词给唱得气势如宏,霸绝天
下!

随着袁承志演唱的开始,抚琴的柳如是,便被袁承志这浑厚的声音所感染,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唯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
滔,……”

词中所表现的作者那博大的胸襟,萦绕在三女的耳边,柳如是只觉得自己激
动不已,她的性格中本来就颇有男子之风,如今这种胸怀天下的词听在耳中,令
她一时热血沸腾,心潮澎湃,芳心里竟然有如鹿撞,好几次手上都出了错,袁承
志一边唱着,听到出错的时候,那霸道而温柔的目光,便在柳如是的纤纤玉指上
扫一眼,柳如是就连忙收敛心神,认真弹奏。

“昔秦皇汉武,略疏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
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龙云飞唱到此处时,那潇洒的强健身体,随歌起舞,姿势优雅而富有力量感,
最后结束时,两手一托,面带微笑,虎目中神光闪动,神色坚定刚强,柳如是激
动得站起身来,古筝的声音却不敢停止,便轻轻弯着柳腰,摇晃着她的螓着,丰
满的玉臀,也随着袁承志打出来的节奏而摇摆着,纤细晶莹的洁白玉指,熟练地
在古筝上跳动,那天然而疯狂的韵律,倒把袁承志看得呆了。

袁承志唱完了,一直又过了五六分钟,薛宝钗却首先反应过来,娇声赞道:
“好!妙!袁公子的词,果然词如其人,袁公子胸有百万神兵,俯视天下英雄,
其志不在小,宝钗无比佩服。”

薛宝钗一边说,一边努力拍着她的一双玉手,啪啪声不绝中,玉手已经拍得
红了,显然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激动。

“是啊!袁公子的这首词,听在贱妾耳里,方知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柳如是心中虽有男子之意,却自愧不如,与袁公子相较,实在差之千里,柳如是
服了!”

柳如是恭敬地站起身来,柳腰一摆,脸上带着无比虔诚的神色,两条玉臂抬
起,一双玉手互握,深深一辑:“袁公子,真天下奇男子!柳如是在袁公子面前,
方知自己的浅陋与短视,不知袁公子可肯折节下交?”

美目中,殷殷露出真诚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奇伟男子,柳如是激情涌动,
脸色泛红,娇喘吁吁,健康中稍显纤秀的娇躯,也在微微颤抖。

“对呀!袁承志,从你的词中,可以看出你的胸中抱负,确实气质高华,无
以伦比,柳小姐既然对你如此倾慕,难道袁公子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元春自然也看出柳如是的才华,竟然忍不住帮柳如是说起话来。

“娘娘太高看我了,柳先生今日抚琴,才称得上仙乐,我在旁边聒噪,只要
柳先生不嫌弃我,就是我之大幸了,我自然愿与柳先生多多交往,把酒而歌,纵
论天下,平生足矣!”

袁承志此时当然不敢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如果真的说了出来,那岂不是跟
叛军一样的大罪?袁承志说完话,微笑地望着柳如是,嘴里喃喃道:“我见青山
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啊……”

柳如是弱弱地娇呼一声,顿觉失态,立刻掩口,神色一阵发窘,尽露小女儿
态。袁承志这句话,正是自己名字的由来,柳如是芳心中,顿时生出知己之感,
一双妙目,定定地望住袁承志,似有千言万语,只用目光传送。

“柳小姐,我看袁公子既然与你结为文友,以后当然大家就常来常往,柳小
姐之才,我们算是见识了!刚才听了这一场惊艳的演奏,已经如醉如痴,更加难
得的是,袁公子与柳小姐可称得上琴瑟和鸣,刚柔相济,相得益彰,我有个建议,
不知柳小姐的画,可肯赠一幅给袁公子?”

薛宝钗莲步轻移,来到柳如是面前,睁大眼睛望着柳如是的娇面,伸手捉住
柳如是的一双玉手,“柳小姐,这金陵地方,柳小姐声名甚隆,闲暇无事的时候,
也请柳小姐能够跟宝钗一叙。”

薛宝钗此时才向柳如是介绍了自己,柳如是顿时美目一闪,惊声娇吟道:
“你……你是薛宝钗薛姑娘?哎呀,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失礼了。”

柳如是连忙再次与薛宝钗见礼,两人又忙了半天。

第16章情思涌动

四人在一起,谈琴说文,音乐绘画,薛宝钗令袁承志非常意外:这个薛宝钗,
原来自己对她的印象,只是红楼梦中所描写的,想不到一席谈话之下,竟然发现
薛宝钗是个才华内敛的超级美女,而且最为难得的是,薛宝钗处事练达,善于与
他人沟通,能够利用自己的美貌,获得他人的情感上的支持,袁承志冷眼旁观,
发觉这个美艳到极点的薛宝钗,竟然是一朵前途广大的交际花类型的美女,当然,
如果按现代人的话说,那就是一名能够纵横商场的女强人类型的美女。

然而薛宝钗似乎对袁承志并没有什么心思,只见她谈笑殷殷,神情自若,反
而是柳如是由原来的潇洒风流,变成了羞涩而妩媚,元春则表现得雍容典雅,喜
怒不形于色。

看了看天色,三女分别告辞,袁承志便托元春和薛宝钗给荣国府的探春带话,
希望能够再入荣国府,与探春商量婚事的事情,元春自然是满口答应,薛宝钗只
是神情玩味,元春的仪仗甚是威风,离开袁承志的大宅子时,前呼后拥,抖尽威
风。

袁承志听得下人禀报,说是元春娘娘送来的箱子中,有黄金五万两,珍奇珠
宝无数,袁承志倒是异常惊讶,这娘娘还真是大手笔呀。袁承志的心里,暗暗注
意上了薛宝钗,他觉得在如今这个世界里,自己如果想要事业有成,必须有一个
跟自己一心一意的管家,而从薛宝钗的表现来看,无疑只有这个女人最合适:她
从小生在名门,修养和文化素质,自然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袁承志看上了薛
宝钗的美貌和聪明,那为人处事的小手段,更是随手拈来,毫无做作之态,袁承
志决心已下,非要把薛宝钗这个极品女人弄到手不可。

元春和薛宝钗一起回了荣国府,薛宝钗跟随元春,来到探春的房间,恰巧遇
到王夫人也在,薛宝钗客气而聪明地跟王夫人打招呼,元春却直接跟探春说明了
袁承志的意思,而且催促王夫人立刻准备探春的婚事,处于乱世的女人们,如果
不及早嫁出去,很可能会出别的什么乱子,这一点元春自然清楚。

“宝钗,你觉得我那夫君袁公子,究竟如何呀?”

探春见元春和王夫人离开,羞涩妩媚地低着头,轻声问道。

“袁公子么,咯咯。”

薛宝钗娇艳无比的玉脸上,微笑中却泛起了一层红晕,她打着哈哈,故意在
逗弄探春。

“你不要笑话我,你说说嘛,到底袁公子怎么样啊。”

探春出于羞涩,根本不敢跟袁承志说话,如今听说薛宝钗从袁承志那里回来,
当然要问个究竟。探春的一双俊眼,满怀期待地盯着薛宝钗那毫无瑕疵的玉脸,
一双玉手则是抚上了薛宝钗的胳膊,轻轻摇晃着,尽露小女儿情态。

“嘻嘻,小妮子,想男人了吧?”

薛宝钗仍然调戏着探春,“哎呀,说起这位袁公子啊,唉……”

薛宝钗故意叹了口气,却引得探春的一双妙目,直直地盯着她的脸。

“好姐姐,你就说说嘛。”

探春扭着自己的小细腰,那高挑柔软的身子,在薛宝钗身上蹭来蹭去。

“袁公子之才,实在超乎我的想象,在我看来,袁公子有经天纬地之才,治
国安邦之志,胸怀天下,更难得的是文武全才,唉……这样的奇男子,让妹妹给
占下了。”

薛宝钗神色一暗,本来她非常中意贾宝玉这个小表弟,如今她经过了与袁承
志的一番相处,发觉自己的心里一下子有了这个风流倜傥的袁公子,薛宝钗玉脸
上神情有些落寞,“妹妹,不是我说你,要是我啊,早就赶紧嫁过去了,嘻嘻。”

薛宝钗强颜欢笑,伸手在探春的雪白脸蛋上摸了摸,“妹妹这漂亮的脸蛋儿,
却也配得上袁公子了。”

“姐姐……”

探春被薛宝钗这暧昧的动作,给惹得脸色通红,扭着柳腰,不好意思地望了
薛宝钗一眼,“姐姐,袁公子是怎么说我的?”

探春芳心里,紧张无比,自己的夫君,对自己是什么看法?她非常想要知道
结果。

“啊……这个袁公子倒是没说呀。”

薛宝钗娇叹一声,“妹妹,你还是赶紧准备出嫁的事情吧,真羡慕妹妹的好
福气呢。”

薛宝钗芳心里一阵嫉妒,却无话可说,见了探春那春心萌动的模样,忽然觉
得芳心里烦烦的,也就没了与探春说话的兴致。

“哦……姐姐,如果……如果洞房时,我……嗯……羞死了,我该怎么办?”

探春红着一张雪白的脸蛋儿,不自在地扭动着腰肢,伸玉手轻搂住薛宝钗的
柔肩。

“你……拜托……我还没嫁过人呀,你怎么问我这种问题?”

薛宝钗顿时羞红了脸,“这种事情,你还是问问元春姐姐或者是你母亲她们
吧。”

薛宝钗听到探春的问话,其实也在芳心里想象着探春与袁承志洞房时的情景,
更是娇羞不胜,“妹妹,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

薛宝钗感觉自己身体上起了一些变化,如果再不离开,可能要出丑,连忙告
辞。

探春将薛宝钗送了出去,芳心里一时情动难耐,迈步去找自己的姐姐元春,
毕竟,跟自己的妈妈,许多事情不方便说呀,还是姐姐跟自己亲近,而且,姐姐
刚从袁公子那里回来,也好探听一些袁公子的信息。

元春回到住处时,只觉得满脑子里都是袁承志的影子,沏一杯香茶,坐在小
桌前,神情痴痴傻傻,陷入沉思,袁承志果然是惊才绝世,自己一身引为自傲的
棋艺,竟然被袁承志给杀得一塌糊涂,袁公子的棋力,当真比自己高出了不止一
筹啊,还有那钢劲有力的书法,傲视天下的文思,呃……元春的面前,忽然现出
了自己那只是远远地见过一面的丈夫——崇祯皇帝,元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拿
袁承志和崇祯皇帝比较了一番,一时心思混乱,百味杂陈。

第17章风骚无比王熙凤

探春的到来,让元春一时羞涩难当,刚才自己的那番心思,她可不敢暴露出
来,赶紧拉住探春的玉手,脸上依然带着刚才春梦中的红晕,却微笑道:“妹妹
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么?大婚需要的物件,只管跟姐姐说。”

“不……不是,姐姐,我想跟姐姐私下里说些体己话,没有什么事情。”

探春脸色一红,“姐姐,你嫁入皇宫,皇帝是怎么对你的呀?我是说,洞房
里女人的第一次,需要我做些什么呀?”

探春虽然低着头,这话还是问了出来,探春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发烧,小耳朵
都烧得特别热。

“啊?”

元春没想到,探春问出来的,竟然是这个问题,元春一阵惊慌,幸好探春只
是低着头,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神色,元春差点儿晕过去,我……皇帝还没有把
我……那样呢,你让我怎么说啊?元春当然也不敢说出实情,元春扭怩地抬起头,
看到探春羞涩求知的模样,却也不好推辞,只得说道:“呃……这件事情,不如
我带你一起去问问妈妈吧。”

“啊?这……我不敢去。”

探春觉得这种话无法问出口来,羞涩地搓弄着衣角,一双俊美异常的妙目,
只敢偷偷地瞄元春一眼。

“妹妹,这有什么了?我出嫁的时候,还是妈妈教我的呢,还是让妈妈跟你
说吧,走,我跟妹妹一起去。”

元春拉起探春,两人相揩来到王夫人的住处。

王夫人做为荣国府的第一贵妇,皮肤保养得相当好,虽然已是近四十岁的女
人,从表面上看去,仍然跟元春象是姐妹似的,如果让人估计王夫人的年龄,最
多能猜她是二十余岁,王夫人生就一张贵妇脸,圆圆的胖鼓鼓的脸蛋,一双美妙
的杏核眼,描出的黛眉弯弯地插入鬓角,挺直高翘着的琼鼻,樱桃小口如一点朱
砂,身材丰腴而不肥胖,举止之间,显出良好的教养,她也正为探春的婚事烦心
呢,脑子里一直在转着如何办好女儿的这桩婚事。

女儿的对象,自己的女婿,王夫人虽然没有见过,可是听得其他人议论如何
如何,心里自然甚是满意,现在既然要准备婚事,当然是尽量将婚事办好,办体
面一点,于是王夫人请来了荣国府里内府的当家人——王熙凤,两人正商议着呢,
忽然外面一声高喊:“娘娘到!”

两人一听,连忙迎了出来,那个时代,等级观念甚强,即使元春是王夫人的
女儿,仍然要迎接。

四人坐定,元春虽然见王熙凤在场,却并不避讳,将探春的心思说了出来,
封建时代的女儿,从来没有人对她们进行这方面的教育,因此,好奇是难免的,
但是到了结婚的年龄,如果再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那就来不及了啊。

王熙凤脸上露出笑意,一双三角丹凤眼里带着玩味的神色,王夫人守着王熙
凤,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解说这件事,只是拿眼睛望着自己那羞涩得不敢抬头的待
嫁女儿探春,王夫人虽然已是半老徐娘,可是在王熙凤面前,仍然脸色一红,说
不出话来。

王熙凤何等聪明的人,看到王夫人的神色,便知道她不好意思说话,一双三
角丹凤眼一转,拉住探春的手:“哟,看我这千娇百媚的好妹妹,有什么不明白
的,嫂子告诉你。”

王熙凤拉着探春,来到王夫人的里间,见探春一直羞涩得不敢抬头,王熙凤
娇笑道:“这有什么了,嫂子我刚结婚的时候,不也是什么也不知道嘛。”

“嫂……嫂子。”

探春仍然只是害羞,一双玉手被王熙凤的手拉着,此时反过来握住王熙凤的
手,“谢谢……谢谢你。”

探春的心中羞涩无比,可是心目中隐隐盼望着王熙凤能够说出些什么。

“有什么谢不谢的,好妹子,来来来,坐下。”

王熙凤拉着探春,让她坐到自己面前,一双三角丹凤眼,仔细地打量着探春,
“哎哟,我的妹子,你可真是天仙一般的人儿呢,那位袁家公子,可真是有福气
哟,能够娶到妹子这般人才,唉……妹子,洞房的时候,呃……是这样,只要袁
公子他想要对你怎么样,你只管放心承受就是了。”

王熙凤眼睛一转,“哎,女人哪,总要有第一次,这个,第一次,确实会有
些痛,咯咯,嫂子我可是熬过来了,如今哪,就盼着那个没良心的来找我快活呢。”

王熙凤泼辣地说着自己的感受。

“妹子啊,到了洞房里,你只管坐着不动,如果袁公子来揭你的盖头,你就
让他揭嘛,然后……嗯,亲亲你的脸蛋,亲亲你的嘴唇,这些,都是小事。”

“啊……嫂子。”

探春被王熙凤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脸蛋上如被人亲到一般,将头埋在王熙凤
怀里,娇躯扭动,樱唇不敢发出声音,只是不依地叫着嫂子。

“哎呀,这有什么呀,瞧妹子你羞的,抬起头来,嗯,就这样。”

王熙凤扶着探春,抬起头,王熙凤一把将探春抱住,用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
嘴唇,吻上了探春的樱唇,“唔——妹子,就是这样了。”

王熙凤抬起头,看到探春羞得粉脸通红,笑道:“这有什么呀,以后嘛,你
的夫君摸你的这里。”

王熙凤说着话,玉手就直接轻握住探春的一对美乳,探春更是羞得粉脸通红,
娇艳欲滴。

“这摸一摸,倒是小事,当然,最重要的,嗯,你的夫君,将你的衣服都除
去之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哎呀,妹子,女人呀,这一辈子,就是这个时候,可
是最神圣的时刻呀,夫君最喜欢你的,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把你压在身下,吻你
的脸蛋,吻你的嘴唇,吻你的胸前宝贝,唔——后面的事情,哎,我不用说了,
反正,你就做好准备,让你的夫君好好爱你就是了。”

王熙凤一双眼睛有些迷离,嘴里叹了口气,“唉……咱们女人哪,如果天天
有心爱的男人这么爱惜咱们,就算是立刻死了,也算是没有白来世上一遭啊,妹
子,我听说袁公子文武双全,妹子可是有福喽。”

第18章怨妇心事

“嗯……”

探春听到这里,娇羞无比,一双玉手,拉着王熙凤的衣襟,“嫂子,你……
你认识袁公子么?”

探春问这话,意思是想知道一下,王熙凤对袁公子的评价。

“这个……嘻嘻,我还真不认识,听说,袁公子身材高大,想来,那东西也
很大哟,妹子,你……第一次肯定要受罪喽。”

王熙凤那不老实的三角眼,瞄了瞄探春的胯间,“不过,以后的日子,哎…
…那才叫女人的福气。”

王熙凤无比羡慕地望着探春,“妹子呀,你的命,真是太好了。”

“嫂子——”

探春不好意思地扭着腰,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在王熙凤的腰间抓弄着,她
虽然不明白嫂子口中所说的‘那东西’是什么,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为什么‘
那东西’大,自己第一次就要受罪?探春想不明白,怔怔地望着王熙凤,却见王
熙凤正用羡慕的目光,盯着自己,脸上满是那种暧昧的笑容。

“哎呀呀,我倒忘记了,既然是妹子要大婚,我当然要去袁公子府上去拜望
一下的,内府里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商量呢,嗯……我看,就后天吧,我跟袁公子
商量一下,怎么迎娶妹子的事情,妹子可要好好感谢嫂子我啊。”

王熙凤是内府总管,这筹备婚事的重任,当然就落在她身上了。

“嗯,谢谢嫂子了。”

探春立刻一个万福,探春虽然害羞,可从小在荣国府长大,倒还放得开。

“咯咯,妹子啊,嫂子有个不情之请,妹子可一定要答应我。”

王熙凤三角眼乱转,盯着探春那晶莹雪白的脸蛋,见探春在羞笑,嘴角显出
两个明显的酒窝,王熙凤又有些沉不住气了。

“嗯?嫂子请说,妹子一定答应。”

探春如今当然要用到王熙凤,她的请求,能不答应么?

“我说的是,妹子啊,你跟袁公子洞房之后,回门之时,跟嫂子我把你的感
受,一丝不漏地说说,让我也高兴高兴。”

王熙凤抚弄着探春的玉手,脸上那艳羡的神情,一直没变。

“什么感受?”

探春没有听明白,瞪大一双杏眼,疑惑地望着王熙凤。

“就是……嘻嘻,就是袁公子在洞房是怎么亲你,怎么摸你,还有怎么破了
你的身子,咯咯。”

王熙凤满脸笑意,那双三角眼,在探春身上转来转去,探春忽然觉得,自己
好象没有穿衣服一般,忍不住将身子缩了缩。

风骚泼辣的王熙凤,近几年贾琏一直在外面眠花宿柳,对王熙凤早就淡然了,
王熙凤一腔女儿情怀,无处排解,内心十分苦闷,今日难得调戏一下这个即将出
嫁的探春,这也算是一种娱乐罢了。

“嫂子好坏。”

探春轻轻嘟哝了一句,眼前不由得浮现出袁承志那健壮高大的身影,想起嫂
子说的‘那东西’大,自己会受罪,芳心里既是害怕,又是向往,却又觉得袁公
子儒雅风流,芳心便满足不已,反正女人都要有这么一回,探春也不再害怕,心
里一种甜丝丝的感觉,慢慢涌上来,洁白晶莹的玉脸上,那双妩媚的眼睛里,就
充满着一种向往之色。

“嘻,妹子在想你的袁公子了吧?”

怀春的少女,总是美丽的,王熙凤做为过来人,当然知道探春在想什么,王
熙凤那狡猾泼辣的目光,在探春的脸上一转,“妹子,看你这个痴呆样子,要不
要我现在就把袁公子叫过来,让他满足一下你?”

“嫂子坏。”

探春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心目中的袁公子如何满足自己,想来嫂子是故意逗自
己,便不依地轻轻拍打着王熙凤那滚圆的柔背,触手极是温暖滑腻,探春不由笑
道:“嫂子,琏哥哥想来是迷死你这个美人了。”

说罢学着王熙凤看自己的目光,在王熙凤的娇面上看来看去,而且还学着王
熙凤看自己胯间的样子,也报复似地朝王熙凤的胯间望了望。

“哎——别提那个杀千刀的,一天天只顾着在外面喝花酒,挖别人的墙角,
哼,把我都给旱死了。”

王熙凤说着话,左手自怜地抚摸着自己的胸,腹,那晶莹雪白,柔若无骨的
玉手渐渐向下,脸上一片儿怨妇神色,无比悲苦:“唉……那个没良心的,早就
忘了我的身子长什么样儿了,甚至,我都不知道他那东西有多长多粗了……”

王熙凤也许是被探春一句话,给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感伤,居然毫无顾忌地
乱说一通,“唉,那个冤家,只顾着打扫别家女儿的花径去了,哪里还知道家里
有个等待着他的我?”

“嫂子,你……”

探春想要说‘你好可怜’,话到嘴边,见王熙凤一脸苦闷,却没敢说下去,
只是伸出玉臂,轻搂住王熙凤的身子,将自己胸前的一对宝贝,在王熙凤身上挨
挨擦擦,想要安慰一下王熙凤,却不知从何说起。

“好妹子,你觉得我可怜是不?唉……咱们女人哪,最闹心的就是嫁给这种
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他们胸无大志,只知道喝花酒,玩女人,却将自己的老婆扔
在一边不管,嫂子这几年,都是怎么过的啊,我天天独宝空房,想着念着那个冤
家,结果一次次等不到他的影子。”

王熙凤说到这里,那双丹凤三角眼里,流出了晶莹的泪珠,顺着她那丰腴雪
白的脸颊,缓缓流下,“好妹子,不怕你笑话,你那位琏哥哥,有好几年没有跟
我睡在一张床上了,就连我的小丫环,他也不肯放过,可就是……我也想要男人
呀,我还年轻呀。”

王熙凤一时泣不成声,弄得探春手足无措,只是一迭连声地劝慰着王熙凤,
芳心里忽然想起袁承志,如果他娶了自己,也是这般,那……探春忍不住陪着王
熙凤垂泪不已。

“咦?妹子啊,你怎么哭起来了?都是嫂子不好,对不起妹子了。”

王熙凤听得探春的哭声时,却立刻止住了自己的悲伤,“好妹子,我听说,
袁公子文武双全,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他一定会疼爱妹子的,妹子将来,肯定比
嫂子我幸福呢。”

第19章母女谈心

“但愿如此吧。”

探春自然无法确定袁承志会不会真的对自己好,听了王熙凤的心事后,芳心
里害怕起来,紧紧抱住自己这个美艳而可怜的嫂子,两人一时无语。

王夫人看着王熙凤把探春拉走,屋里只剩下自己与元春母女两人了,王夫人
轻叹道:“元春啊,探春是想请教夫妻之事吧?你怎么不告诉她?反倒让这个凤
辣子去说?不知道这个泼辣货又胡说些什么呢。”

王夫人此时一身素装,头上的珠宝美玉都已经卸掉,一头长长的黑发,自然
飘散在她的柔背上,雪白细腻的瓜子脸上,露出一丝迷惑的神色,一双俏丽慈祥
的美目,望着眼前这个出嫁到皇宫的女儿,心里忽然生出无限怜惜,伸出她那保
养得极好的玉手,轻轻捉住元春的胳膊。

“娘……”

王夫人想不到的是,自己一句话,惹来的却是元春的痛哭失声,元春显露在
人前的,一直是那副雍容典雅的贵妃气质,总是做出那种母仪天下的样子,如今
却哭倒在王夫人的怀里,娇艳白皙的脸上,泪痕遍布,一时哭得娇躯颤抖,泣不
成声。

“孩子……你怎么了?”

王夫人见女儿伤心,自己也不禁悲从中来,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一丝颤抖,
王夫人轻揽住女儿哭得颤抖着的柔肩,“孩子,嫁入皇宫,当然不象我们的荣国
府,即使受点委屈,只要你肯熬过来,必有出头之日,凭元春你的美貌贤淑,还
愁皇帝不宠爱你?”

“娘……”

元春只是哭,心里想着的,却是皇宫中的严苛规矩,就连自己这次省亲,也
是经过了繁多的手续,这才最终成行,也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是否还有这种
省亲的机会?还能不能再次见到自己的亲人?还有,刚才母亲询问自己的事情,
确实难以作答啊。元春哭得天昏地暗,收不住悲声了。

“孩子,不要哭了,有什么心事,跟娘说说好不好?好孩子,别哭。”

王夫人象是哄小孩子似地,轻轻拍着元春的柔背,“孩子,帝王之家,比我
们这荣国府,规矩更大,有什么委屈,跟娘说说,说出来,心里就好受些了。”

“娘……自从我进入皇宫,这几年来,就见过皇帝一面,还是远远地见过一
次。”

元春抽抽噎噎,说完这句话时,王夫人的美目中,露出惊讶之色,她虽然也
明白皇帝三宫六院,嫔妃众多,也许照顾不过来,可是,还真就没想到,女儿被
选入皇宫,居然象弃妇一样被搁置起来,王夫人双臂紧了紧,搂住自己那可怜的
女儿,心中悲苦无比。

“女儿此次回家省亲,也是千难万难,皇宫里的各种阻挠千奇百怪,就是出
了宫,也是受到许多人的暗地监视,还有,路上遇到贼兵欺扰,差一点儿就被贼
兵掳了去,幸亏有袁公子相救,这才于惊险中脱了身,想起当时的情况,女儿到
如今,这心里还吓得不敢闭眼睛。”

元春抽泣着说完这些,见王夫人搂紧了自己,似乎更加感受到了母爱的可贵,
她将身子往王夫人怀里贴了贴。

“回到荣国府,这是我的家呀,这里,有我的姐妹,我的亲人,我的母亲,
还有从小就疼爱我的祖母,这一切,都让女儿舍不得离开呀,再说,女儿这次离
开之后,能不能再次见到娘亲,女儿都不敢想。”

说到这里的元春,泪珠又如决堤一般,涌了出来。

“刚才娘提到探春所问的夫妻之事,女儿实在无从回答,这才带她来找娘亲,
呜……”

元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娇躯剧烈抖动,脸上的淡妆,也被抹得乱七八糟,
那薄薄的樱唇,颤抖着,银牙紧咬,鼻涕都流了出来。

“我的儿呀,可哭了你了。”

王夫人悲声大放,抱住女儿元春,恨不得让元春永远呆在家里,不要再回那
个吃人的皇宫,可是,这种话,王夫人哪里敢说出口?王夫人既疼爱女儿,却又
不得不让女儿接受她自己的命运,再说了,荣国府甚至整个家族,还要指望着这
个贵妃娘娘的身份给撑着呢,唉……凭什么要牺牲自己的女儿?可是,既然女儿
已经如此,难道还能让女儿赖在娘家不回去?这可是天大的罪啊。

母女两人,只是悲伤,哭了好半天,幸亏王夫人还想起,里间还有两个人呢,
可不能让她们看到自己娘儿俩这个样子,连忙出声劝慰着元春:“好女儿,咱们
这种大家族的女儿家,永远没有自己的幸福,只有服从命运,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情,娘亲何尝不是如此?这都是我们的命啊,好女儿,看开点吧,里间还有两个
人呢,不要让她们笑话。”

果然,王夫人这话一出,元春立刻止住了哭声,连忙补妆,母女两人忙了一
会儿,刚刚补完妆,王熙凤就拉着探春,从里间出来了,其实,王熙凤当然听到
了外面的哭声,她也是个晓事的,便只与探春东拉西扯,直到外面的哭声平息,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这才拉着探春出来,自然也就避免了王夫人母女的尴尬。

王夫人想起元春的悲惨命运和探春的即将出嫁,想起当时自己曾在智通寺许
下的愿,便对探春说道:“探春呀,如今你要结婚了,我想起在智通寺曾经许下
的愿,我想明日去烧香还愿,”

王夫人又转脸向王熙凤道,“熙凤,就请你帮我准备一下应用的物什,明天
我自己去还愿,这是我答应过佛祖的。”

“娘,你……你自己去?”

探春本以为是要自己姐妹陪着去的,听到母亲说独自去还愿,惊疑不定,美
目定定地望着王夫人,“我们陪你去吧,元春姐姐在家也是闲得无聊。”

“是呀,娘,我们一起陪你。”

元春立刻附和道。

“唉……当时娘亲为了给你们祈福,答应佛祖,我要独自一个人,亲自去还
愿,这件事,我一定要做到,明天,就不带家人,我自己去就是了,套辆马车就
算了。”

这话当然是对王熙凤说的,元春姐妹无奈之下,也只得答应。

第20章词惊众女

“哦,刚才你们说起,探春的夫君,那个袁公子,到底怎么样啊?”

王夫人问向王熙凤,王夫人可是王熙凤的姑姑,两人本来就是一家人,当然
希望听到王熙凤的意见了。

“姑姑,这个,我真不知道呀。我打算后天去袁府看看呢,这件事情,还是
问贤德妃娘娘好了,她可是刚从袁府出来呢。”

王熙凤手眼通天,当然知道元春去了袁承志府上的事情,“我只是听得下人
说,袁公子可是文武全才,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呢。”

“真的么?”

王夫人心下欢喜,那漂亮的美目,便望向元春,“元春,你今天去袁公子府
上了?说说袁公子的情况,我这心里啊,老是没着没落的,快快,跟我说说。”

王夫人确实是关心探春将来的命运,元春这个女儿,虽说嫁给了皇帝,那也
是荣华富贵,可如今看来,女儿元春,根本就不幸福,如果探春再没有好的归宿,
王夫人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安心啊。

“袁公子么?”

元春眼前浮现出袁承志那潇洒风流的健美身姿,芳心里一颤,只是羡慕妹子
能够有如此美好的归宿,樱唇微启,嘴里缓缓说道,“今天我与袁公子相处了半
天,还有宝钗和秦淮河上着名的柳如是柳才女,柳才女抚琴,袁公子写了一首词,
唔——”

元春想起袁承志写的那首词,虽然没有忤逆之处,那里面包含的才气,确实
太过了些,可自己看在眼里的时候,明明就是芳心剧颤,呼吸急促呀。

“怎么?那首词,怎么了?”

探春听到这里,芳心焦急,玉脸上惶然惊疑,一双玉手,奋力抓住姐姐元春
的胳膊,玉手的颤抖间,元春的胳膊也跟着微微颤抖着,探春的一双美目里,满
是对袁承志的向往之色,盯着姐姐的脸蛋,娇喘吁吁,情不自禁。

看到探春如此想要知道袁承志的事情,那少女怀春的心思,元春自然看得明
明白白,心里不由暗叹不已,看自己妹子,一颗芳心完全地放在了袁承志这个家
伙的身上,只是不知道,妹子将来的命运如何?元春有些神思恍惚,感觉到自己
玉臂上的颤抖,体会着妹子芳心里的深情,元春微微叹息:“唉,妹子,你不要
着急。”

“你快说呀,姐姐,快说嘛。”

探春当然着急,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可是关系到自己后半生的幸福,这
桩婚事,虽然是姐姐做为贤德妃娘娘做的媒,可如果夫君待自己不好,还不是跟
嫂子一个命?

“是呀,元春,你把袁公子的情况,跟我们说说吧,你看你妹子都急死了。”

王夫人那雍容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向探春的目光,似乎也被探春的青
春活力所感染,顿时觉得腰杆一直,仿佛自己也年轻了许多,王夫人眨动着她那
漂亮的美目,看向探春的时候,那目光里满是慈爱。

旁边观望着的王熙凤,也是一脸企盼,她当然听说过这位袁公子勇救元春的
英雄事迹,对于这位袁公子的武功,很是佩服,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文武全才
的佳公子?他到底长的什么样子呢?王熙凤一双丹凤三角眼里,露出了期待的目
光,定定地望着元春,没来由地,芳心里竟然一阵紧张。

“袁公子这首词,说起来可是才华绝世,气势凌人,具体内容,还是我读出
来,你们一听便知。”

元春用她那京味中带有一些南方口音的清脆声音,缓缓读出来:“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江山如此多
娇,引无数英雄况折腰,昔秦皇汉武,略疏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
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这首袁承志从***那里盗版过来的词,在元春那清朗圆润的声音中读出来,
虽然气势稍减,里面的惊天气势,却依然掩藏不住。

王夫人、王熙凤和探春,一时听得痴痴傻傻,惊得呆住了。元春看到三人的
反应,自也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唇角不由露出微笑,玩味地环视着三人,期待着
她们的反应。

王熙凤一双玉手,紧紧抚着自己胸前娇乳,脸上的神情一片向往,这首词听
在耳里,只觉得一阵男子汉君临天下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臣
服在对方脚下,她的芳心一阵乱跳,脸色被憋得一片潮红,娇躯轻颤,胸膛剧烈
起伏,脑子里只是转着那几句:“昔秦皇汉武,略疏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王熙凤丹凤眼迷离起来,芳心深处,只有一个念头:哎呀,这才是真正的奇
男子!乱世英豪,非袁公子莫属!

王夫人听完后,元春那娇脆的声音,依然萦绕在耳边,这首词中的胸怀天下,
蔑视群英的滔天气势,王夫人自然体会得更加深刻,能够写出这首词的人,想来
简直就是群临天下的皇帝才会有的气势,自己身边的丈夫和这些纨绔之弟们,跟
人家一比,简直就是天攘之别,这些不争气的东西,除了喝酒赌钱升官发财玩女
人,还会什么?只能算是土鸡瓦狗之类的东西罢了。王夫人也是向往不已,恨自
己没有第一次就见到这位自己的好女婿袁公子。

探春毕竟年龄尚小,对词中意思了解不多,但是其中透出的磅礴气势,也令
得她芳心里激动不已,美目流转间,看到嫂子和娘亲那一脸的迷醉,想是夫君给
自己挣了天大的脸面,心中那份骄傲,直冲云天,脸上也是激动得泛起潮红,娇
躯忍不住地颤抖着。

看着犯傻的三人,元春心道:我自己当时也被他惊得呆住了,你们如此反应,
倒也正常。元春咳嗽一声,三人似乎回过神来,望向元春时,元春再启樱唇,娇
声说道:“这首词,让我一个女子读出来,固然失了韵味,更加难得的是,袁公
子的一手书法,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既不是出于什么魏晋,颜柳欧赵,也不是
今世的名人之体,却能让人一见之下,顿觉胸中有一股冲天气势,让观者无不叹
服,我身为女子,也只能感觉到这些罢了。唉……那样的词,也只有亲眼看到,
才能体会出其中蕴涵着的博大胸怀。”

第21章宝钗心思

“哦?”

王夫人美目中异彩连闪,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位自己的新女婿袁公子,
居然能让元春给出这么高的评价,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奇男子呢?王夫人顿时芳
心中充满着一种无法抑制的向往,“这位袁公子,到底生的什么样?”

王夫人伸玉手轻撩了撩自己鬓角长发,神情妩媚。

“袁公子的相貌,倒也不算出奇,粗眉大眼,身材高大,身上带着一股高傲
之气,一种自信的神情永远带在脸上,说到武功,更是华山派的弟子,出自名门,
而且还是将门之后,他的父亲袁崇焕,跟父亲本是知交莫逆,说起来,跟三妹倒
是一段好姻缘,我看袁公子将来的成就,不可以常理度之,真是好期待呀。”

元春这一番长篇大论,把个袁承志给说得天下少有,探春那双美丽的丹凤眼
中,露出无比向往的光,她当然是见过袁承志的,可是,她自己就没有姐姐元春
如此了解自己的夫君,探春芳心窃喜,激动不已。

“元春呀,瞧你把个袁公子给夸到天上去了,他真的有这么好?难道还能比
得过当今皇帝不成?”

王夫人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觉失了口,立刻掩住那嫣红的小嘴,神态间有些
窘迫。

“当今皇帝?”

元春嘀咕了一声,心里暗道:当今皇帝,虽然也极是英明,可是……可是…
…袁公子似乎知道的事情更多,那种自信与气势,袁公子尚是布衣,就已经达到
了那种境界,如果做了皇帝……真个就是君临天下的一代明君呀!元春想到这里,
螓着微垂,这种话,她可不敢说出来,只能深深埋在心底。

“哎呀,听得妹妹这么一说,这位袁公子,简直就是有经天纬地之才呀,妹
妹不如将他推荐到咱们金陵府衙去做个官嘛,这也是对三妹的一番提携呢。”

王熙凤刚才也是被那首词给震得神魂颠倒,如今听得元春和王夫人如此议论
这位袁公子,想来袁公子真有才华,这才款款上前,插嘴道。

“是啊,袁公子如今还没有功名吧?元春,这个忙,你一定要帮,他可不是
外人了啊。”

王夫人芳心里立刻向着袁承志了,她的美目中看向元春的时候,居然露出一
丝企求的光。

“嗯,这是当然,我会跟府尹打个招呼,如果有缺,就补一个吧,幸好袁公
子文武全才,倒也好安置。”

元春其实早就有这种想法,只是没有跟袁承志当面说出来,听到娘亲这般说,
当然不会推辞。

“那就多谢姐姐了。”

探春见元春如此说,赶紧上前,深鞠一躬,一张白玉般的脸蛋,却是涨得通
红,柳腰款款,莲步轻移,倒也颇具韵味。

“哎哟哟,三妹呀,现在就知道向着你的夫君了啊。”

王熙凤丹凤眼一瞟,逗弄起探春来,那丝帕一甩的泼辣模样,还真是象个八
卦婆。

王夫人那娇美的脸上,也现出一丝微笑:“女生外向,唉,还真是一点不假
呢。”

说罢摇摇头,似乎很失望的样子。

“娘——看你说的。”

探春媚眼儿乱闪,不依地靠近了王夫人,扭着滚圆的玉臀,娇羞不胜。

“哈哈……”

王熙凤泼辣的笑声,这个凤辣子,直笑得双胸抖动,丰肩乱颤,那杨柳般的
细腰,也胡乱地扭动。

“咯咯……”

元春也被逗笑了,只是她笑得温柔优雅,浅浅的,淡淡的。

四女嘻笑一番,各自散去。

薛宝钗回到住处,脑子里一直转着袁承志那张脸,帅气而自信,风流倜傥,
才华横溢,据说武功还极为高明,而且是前兵部尚书袁崇焕之后,唔——简直就
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虽然目前还没有功名,可是凭他的才华,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吧?薛宝钗忍不住再次将贾宝玉跟袁承志比较了一番,越比越觉得贾宝玉只是个
纨绔子弟,而袁承志则是英伟奇男子,薛宝钗觉得心里烦烦的,扭亮了纱灯,拿
出昨晚洗澡前看的那本《窦娥冤》看了一会儿,又觉得烦的不得了,看不下去,
便吩咐莺儿准备洗澡水。

女人的洗澡,似乎跟穿衣服一般,一天不洗,似乎就身上脏的不得了。薛宝
钗将自己洁白滑润的身子,泡在木桶里的时候,忍不住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前高
高鼓起的两座大山,上面尖尖的紫色突起,泛起一些米粒似的小突起,薛宝钗玉
手轻抚上去,水从指缝间流下,灯光照耀下,变幻的水流,折射出炫目的光华,
围绕在自己一双雪玉如玉的山峰间,那是一种令人迷醉的美。

薛宝钗抚弄着那两点黑色的突起,顿时觉得一阵麻痒从那里袭向全身,薛宝
钗认真地盯着自己这对女人宝贝,玉手轻柔无比地抚弄着,两只大白馒头似的玉
兔,如活的一般,在自己两只半透明的玉手里跳跃着,时而浸入水中时,更加让
人怜爱。

薛宝钗美目迷离,鼻翼扇动,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柔唇,轻轻一抿,随后伸出
灵活的小香舌,舔了舔自己嫣红的嘴唇,铜镜中自己洗浴时的美丽,一一展现,
薛宝钗樱唇微吐,叹了口气:“富贵人家的女孩,命运并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这话说得有些无奈,其实,在当时还真就是这样,薛姨妈之所以要将薛宝钗
嫁给贾宝玉,当然是看中了荣国府的荣耀和家世,既要给女儿宝钗一个好的归宿,
还要自己家的呆霸王薛蟠也有了荣国府作依靠。

本来薛宝钗与贾宝玉的婚事,薛宝钗当然是千肯万肯的,只是贾宝玉看不上
自己罢了,如今,自己见到这个袁公子后,心里再也没有了贾宝玉的影子,反而
是袁承志那粗眉大眼的脸庞,在自己面前一直闪现着,骚扰得自己坐立不安。

我真是喜欢上袁公子了?薛宝钗不知道如何面对与自己订了婚的丈夫贾宝玉,
如果自己跟贾宝玉结了婚,却喜欢着袁公子,这算什么事?其实,古代的女子,
哪一个不是如此?嫁的丈夫,自己不一定喜欢,喜欢的人,却有缘无份。

听得元春要尽快办理探春的婚事,薛宝钗芳心里一阵嫉妒,凭自己的美貌,
家世,女红,还有自己的一颗七窍玲珑心,自己哪一样比探春差了?为什么偏偏
她可以嫁给袁公子?聪明美丽的薛宝钗,知道探春与袁承志的婚事,当然无法挽
回,自己的婚事,何尝不是如此?既然这样,还是多多寻找贾宝玉的好处,让自
己渐渐接受他就是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