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拯救大明美眉(全)-7

  第28章再度春风

粗大的鸡巴迅速的在小穴中出入变的更加粗硬发烫,直涨的王夫人小穴又麻
又痒,无与伦比的快感迅速在全身扩散,小穴被肉棒弄的又舒服又爽,忍耐了好
久的空虚寂寞被彻底的引发了,王夫人在肉棒的刺激下更加情欲亢奋,秀发飘扬、
香汗淋漓、娇喘急促,娇柔的淫声浪语把个深闺怨妇的骚劲完全爆发出来,淫水
从小穴洞口不断的往外流着,王夫人的下体全都湿透了。

“啊……啊……好充实……啊……唔……我好……好喜欢……肉棒……好…
…好男人……好夫君……用力……再用力……好大……好大的……鸡巴……喔…
…真的好爽……啊……”

王夫人被干的欲仙欲死,性器交合抽插时发出的淫靡声和两人急促的喘息声
在房间里回荡。

两人忘记一切的激烈的性交,袁承志用力的抽送,每次肉棒都深深的插入王
夫人的小穴深出,他感到王夫人的小穴不断的蠕动、收缩紧紧的夹住肉棒,阵阵
的快感从肉棒流遍全身,湿润的小穴又热又紧,直刺激的袁承志奋力猛操着,直
弄的小穴大开大合,粉红的嫩肉不断的被带出送入。

王夫人更加肉紧,情欲高亢,粉颊绯红,只见她急摆肥臀把饱满的小穴紧紧
的套弄着肉棒,袁承志双手不断玩弄王夫人的双乳,红嫩的乳头被他揉捏的硬胀
挺立,王夫人双手紧紧抱住袁承志的屁股用力往下按,好让肉棒更深更快的抽插
小穴,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喘连连,阵阵酥痒传遍全身,王夫人不由得疯狂
的向上挺动肥臀,贪婪的取乐,娇美的脸颊充满了淫荡的表情、披头散发、香汗
淋林、淫声浪语的呻吟着:“哦……好……好舒服……好……好痛快……啊……
啊……你……要……干死我了……我……我受不了……喔……好美……啊……好
……好大的鸡巴……用力……快点……在……在用力……啊……不行了……啊…
…啊……啊……我要泄了……啊……来了……啊……好美……啊……泄了……”

王夫人急速的迎合,小穴一阵急促的收缩,她酥麻难耐的一刹那从花心泄出
大量的淫水,只泄的她酥软无力疯狂的呐喊转为低切的呻吟不住的全身悸动,袁
承志被一阵淫水浇注在大龟头上刺激的肉棒更硬更大更挺,他像失去了本性疯狂
的抽送。在王夫人刚泄的小穴中抽插不停,王夫人淫荡地迎合着,想着自己这样
羞耻的迎合袁承志这个年轻男孩,况且,他还是自己的女婿,不由得羞愧难当,
但是袁承志那粗大的鸡巴所带来的快感却又使她难以抗拒,那种又酥又麻又酸又
痒奇妙无比的感觉从自己的小穴传遍了全身,寂寞空虚的心灵一下子又被添满了。

王夫人彻底被袁承志那过人的力量征服了,她双手紧紧抱住袁承志的臀部用
力的往下按,自己的下体更是拼命的向上挺动,享受着袁承志的肉棒的滋润,穴
心被袁承志干的阵阵酥痒,快感传遍了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王夫人
从来没有享受过的,使得她淫荡到了极点,肥臀疯狂的向上挺动,滑润的淫水使
得王夫人更加美妙地交合,尽情享受性爱的欢娱。

王夫人不时的抬头向下看着袁承志那粗壮的肉棍凶猛的进出抽插着自己的小
穴,自己穴口的两片嫩如鲜肉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直干的王
夫人忘情的呻吟:“啊……好……好舒服啊……啊……好……好爽……承志……
阿姨会被你的大……肉棒……操死的……啊……啊……阿姨爱死你了……阿姨好
喜欢承志的大……肉棒……今后……阿姨随……随便让承志操……你……你怎么
玩阿姨……都可以……啊……啊……阿姨要你……快……用力干……承志你……
好厉害……啊……”

王夫人淫荡的叫声和风骚的表情刺激的袁承志爆发了野性狠狠地抽插着,王
夫人媚眼如丝的娇喘不已,香汗淋漓梦呓般的呻吟着,尽情的享受着袁承志肉棒
给予的刺激,房间里面响起王夫人毫无顾忌的呻吟声和肉棒抽插小穴的“扑滋”
之声,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在房间中回响,两人疯狂的性交,袁承志大力的捏弄
王夫人的双乳,狠狠的干着。王夫人舒爽的频频扭摆肥臀配合袁承志的抽插,拼
命的抬高肥臀以便小穴与肉棒结合的更加密切。

“啊……啊……好……好承志……乖夫君……肉棒……好……好大……好会
插……插死阿姨了……啊……啊……恩……用力……在……用力啊……好爽……
我的好承志……肉棒……承志……啊……你插的阿姨好舒服……好快活……啊…
…啊……我要被你……的肉棒……插死了……啊……承志……阿姨不行了……啊
……要……要丢了……”

突然王夫人双手紧紧抱住袁承志的背部,指甲陷入肉中,头部向后仰,娇叫
一声,小穴猛然收缩咬住了袁承志的龟头,一股湿热的淫水直泄而出,烫的袁承
志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丹田。他发出野兽般的吼叫疯狂抽插,顿时大量热乎
乎的精液狂喷而出注满了王夫人的小穴,直爽的王夫人全身悸挛,发出短促的满
足的呻吟声。但是袁承志那刚泄完的肉棒不但没有萎缩反而更硬,袁承志仍疯狂
的抽送,王夫人不得不又迎合着来满足袁承志的性欲。

两人更加激烈地性交,王夫人腹下的三角地带,倒三角的阴毛茂盛、浓黑充
满了无限的魅力,鲜嫩的阴唇像花蕊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中间一道深深的隙缝紧
紧的闭着,美极了艳极了,王夫人这时把袁承志推起,使得袁承志仰面躺在床上,
那粗大的肉棒沾满了淫水向上直挺挺、硬邦邦的挺立,硕大的龟头闪闪发亮,上
面的淫水顺着棒茎流下。

王夫人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暗到:“好大好粗,我的小穴竟然能容纳?”

但已经不允许她想的太多了,袁承志的催促,王夫人连忙跨骑在袁承志身上,
把自己的小穴对准了肉棒,双手分开阴唇把穴口对准肉棒缓慢的向下把肉棒吞入
小穴中,但是此时的袁承志早已欲火冲脑,双手用力的抱住王夫人的肥臀,粗大
的肉棒用力的向上一挺,肉棒直捣穴心全根没入了小穴之中,袁承志只感到肉棒
进入了一个又温暖又窄小的肉洞舒服极了,肉棒胀的难受,他不由的用力的向上
抽插,肉棒在小穴中狠狠的抽动。

随着时间的流逝,王夫人感到小穴有种从来没有过的酸酸的、酥酥的、麻麻
的、痒痒的醉人的快感,从小穴之中升起迅速的在全身扩散,一波一波的冲击着
自己的心田,口中不由的发出舒服、畅快的呻吟声,全身也兴奋的发热、发烫,
媚眼微闭、耳根发烧、性感的红唇一张一合的喘息着,粉嫩的小香舌不住的舔着
双唇,身体随着大肉棒的抽送而上下起伏,臀部也一前一后的挺动起来,而且是
越动越快简直疯狂了,王夫人香汗淋淋,秀发散乱的随着摆动而飞舞,娇喘连连,
小穴的嫩肉不住的被大肉棒带入带出,淫水和血水四处飞溅。

王夫人发出叫春一样的呻吟声:“啊……好美呀……啊……好爽……”

她双手抓着自己的丰满的双乳不断的自我捏弄、揉搓发出亢奋的浪哼声。她
时而左右套动时而前后挺动,偶而也会在袁承志的跨上不住磨动,淫水越流越多,
把胯间都沾湿了。

王夫人被干的欲仙欲死,“扑滋、扑滋”的交合声使得王夫人更加情欲高亢,
粉颊绯红,只见她急摆肥臀狂丛直落不停上下套动,饱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肉
棒,袁承志被美妙的小穴套动的大肉棒更加粗壮,不由的上下挺动腹部迎合着骚
穴,一双手也不甘寂寞的狠狠的捏揉、把玩着王夫人的那对上下晃动的大乳房,
袁承志不住的把玩,把两个乳头揉捏的硬胀挺立。王夫人更加意乱情迷,亢奋不
已,贪婪的享受着男女之乐。美丽的脸颊充满了淫媚的表情忘我的耸动。

“啊……啊……好……好美妙的……我……白活了三十多……年……啊……
却……却……不知道……这种滋味……啊……用力……我要……要肉棒插死我的
……骚穴……好个……肉棒……承志……要了我的老命……啊……用力……爽…
…死……人……啦……唔……”

此时王夫人早已忘记自己身为袁承志岳母的身份,完全沉浸在鱼水之乐之中
了,极度的快感刺激的她,全身亢奋,肥白的臀部疯狂的起落,每一次肉棒都深
深的插入小穴又快速的退出,次次硕大的龟头都撞在花心之上,酥麻的快感传遍
全身,浓黑的阴毛湿淋淋的贴在小穴四周,两片阴唇向外翻出,肉棒把穴口撑的
大开,狠狠的抽插简直要把小穴干穿似的,直爽的王夫人放声浪叫:“啊……插
死我了……啊……用力……我的好夫君……用力干……快……快用力……好美…
…我的肉棒……亲哥……我要肉棒插穴……啊……不行了……我要……爽飞了…
…啊……啊……飞了……”

王夫人一声尖利兴奋的大叫,双手紧紧抓住袁承志的肩膀头部向后仰,小穴
死命地磨动不住的收缩夹紧的吸吮着龟头。王夫人全身痉动一阵难忍的酥麻从花
心泄出大量的淫水,只泄的她酥软无力满足极了,全身伏在袁承志身上,娇喘连
连,脸颊亢奋的红润,湿润的淫水打在袁承志的大龟头上直刺激的大肉棒如同发
热的铁棒一样更加胀大把小穴撑的更大更满,直爽的袁承志如同野兽一样疯狂的
抽动,直干的王夫人完全没有了力气迎合,阵阵的酥痒疯狂的在全身燃烧,伏在
袁承志的身上双眸微闭尽情享受那抽插的快感,丰满的乳房剧烈的起伏摩擦着承
志的胸膛,口中发出淫荡的声音:“好……好夫君……我快……快……乐死了…
…啊……好哥哥……肉棒……快……顶……啊……又撞到……花心了……啊……
干的我……好……好美……恩……恩……爽……真的好爽……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夫人被干的泄了又泄,泄的全身酸软,小穴红肿,穴口
大开,这时袁承志突然把王夫人推倒,整个人伏在王夫人身上,疯狂抽送,完全
不给王夫人迎合的机会,大力抽插,一阵疯狂的极挺,次次狠狠的撞击花心,直
撞的王夫人四肢百骸舒服酥麻极了,突然肉棒死命地顶在花心上,一阵胀大大量
湿热的精液如同喷水一样射入王夫人的小穴之中。

肉棒尽量往内伸去,冲击着王夫人的花心,直爽的王夫人浪叫:“啊……舒
服死了……啊……好烫……好美……啊……射入子宫了……啊……肉棒……好…
…厉害啊……小穴不行了……啊……又要泄了……”

王夫人觉得花心一阵奇热,强烈的抖了几下,双手紧紧的抱住袁承志发出满
足的呻吟声,全身痉动不已,二人静静的躺着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过了一会,袁承志回忆刚才那美妙的感觉,不由的露出笑容,看着王夫人那
具完美无暇的胴体。王夫人被看袁承志的娇羞无限的微红脸庞的低下头轻声的道
:“小坏蛋还看,刚才让你干的还不够吗?”

袁承志一听得意的大笑,双手搂过王夫人,在她丰满的双乳上捏揉,同时说
道:“刚才还满意吗,我的小乖乖。”

王夫人红着脸点点头娇嗔到:“小混蛋,我是你阿姨,怎么叫我小乖乖,没
大没小的。”

袁承志双手用力的捏弄王夫人的乳房,只捏的王夫人全身酥痒,袁承志口中
说道:“在我小兄弟面前,你就是小乖乖,不对吗?你刚才还满意吗?”

王夫人点点头道:“满意极了,从来没有这么满意过,想不到男女之事这么
美妙。”

袁承志得意的道:“那么你以后要经常让我干,做我的妻子好不好?”

王夫人一听羞涩道:“承志,怎么没大没小的,我是你的岳母,今天被你干
的很爽,早已把身心都给了你,怎么还说那样羞人的话。”

接着王夫人继续说道:“我今天尝到男女交合的滋味后,才体会到什么是只
羡鸳鸯不羡仙了。太快乐了,我以后都愿意让你干”袁承志一听得意的笑道:
“好,不过我还是喜欢在性交时你是我的岳母,那样更刺激。”

王夫人娇羞地媚声道:“随你了,小坏蛋。”

袁承志一见王夫人的媚态,不由的一股欲火从丹田流遍全身,粗大的肉棒又
蠢蠢欲动,硬挺起来好似大棒槌一样,王夫人一见身体也发起热来,小穴不自觉
的流出淫水,气息也粗浊起来,不自觉的伸手握住袁承志的大肉棒来回的抚弄,
袁承志被两只玉手摸的全身发热,大肉棒更加坚挺硕大,龟头流出水来闪闪发亮,
不由的贪婪的捏弄王夫人的乳房,来回的吸吮王夫人的红唇,王夫人被弄的媚眼
如丝,露出饥渴、淫荡的表情。

袁承志仰身躺在地上,王夫人伏下身体握住袁承志的肉棒,伸出香舌舔弄袁
承志的龟头,不时的含住龟头一阵吸吮,一只手在肉棒上下套动,另一只手玩弄
袁承志那两个大卵蛋,时而伸出香舌在龟头四周舔弄用舌尖挑拨马眼,刺激的袁
承志龟头发硬流出水来;时而又把龟头整个吞入嘴中迅速吞吐,爽的袁承志叫道
:“啊……阿姨……好会……弄……小嘴……好……厉害呀……承志的大肉棒被
你弄的好舒服……哦……哦……好个……骚阿姨……用力吸……”

此时的王夫人跨骑到袁承志的脸上,袁承志伸出舌头舔弄湿淋淋的小穴,手
指也不老实的轻轻的来回撩弄王夫人浓密的阴毛,并不时将手指插入小穴肉洞内
扣弄着,滑溜的舌头灵活的猛舔那湿润的小穴,挑逗着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阴核,
王夫人被挑逗的媚眼微闭、嘴唇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情欲高炙、淫水泛滥、
呻吟不断。

王夫人酥麻的双腿不停颤抖,阴部死命地向上研磨,小嘴发出急促的喘息,
双手发泄似的揉动自己的双乳,弄的乳头发硬发胀,雪白的乳房变形急速起伏,
王夫人忍不住体内爆发的欲火,爬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握住袁承志的肉棒,把小穴
对准肉棒,缓慢的坐下去,直至肉棒全根没入小穴,又充实又胀满,王夫人不由
自主的发出满足的叹息声:“哦……哦……对……就是这样……天啊……这种感
觉太棒了……承志的肉棒好大……好粗……”

王夫人摆动肥臀上下挺动,袁承志向上用的迎合,在暧昧的刺激下,袁承志
觉得王夫人的小穴湿湿热乎的,干起来的滋味太美妙了,不由的加快了向上挺动
的速度,用力的抽插,每一次抽送都使肉棒深深的插入小穴,狠狠的撞击花心,
阵阵酥麻、酸痒的快感从小穴升起,王夫人放浪的上下左右的挺动雪白的肥臀,
大起大落的拍打着袁承志的胯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爽的袁承志全身亢奋,
双手搂过王夫人拼命地吸吮王夫人的双唇,同时双手在王夫人那圆润的乳房上捏
弄狠狠的扭着,王夫人也激烈地回应着袁承志的动作,袁承志被刺激的热血沸腾,
下身用力的重重地向上抽插,爽的王夫人发出淫浪之极的叫声:“恩……哦……
好美……承志的肉棒……好热……好大……干的阿姨……的小穴……太……太…
…舒服了……啊……啊……被承志干穴……太……太刺激了……啊……承志……
快干阿姨的淫穴……用力……干死阿姨……用你……你那肉棒……用力干阿姨淫
贱的……大骚穴……啊……好厉害……啊……”

王夫人疯狂地摆动肥臀头发不住的摆动,发出歇斯底里的浪叫,发泄着心中
的快感,袁承志听着王夫人的浪叫,肉棒更是用力的干着王夫人的淫穴,嘴也不
住的弄着王夫人的丰乳,二人陷入了性欲的狂潮之中,激烈的交合,性器结合发
出的“扑滋、扑滋”的淫靡声,袁承志野兽般的喘息声、王夫人疯狂的呻吟声交
织在一起不停的在房间中回响。

王夫人被弄的香汗淋淋、欲仙欲死极力的摆动肥臀迎合,口中发出浪叫:
“啊……承志……我的乖承志……啊……被你干死了……我的心肝宝贝……你的
肉棒……真粗……真长……真硬……真热……啊……好……好爽……啊……亲承
志……的肉棒顶到阿姨的子宫里了……啊……用力……在用力……干穿阿姨的骚
穴……好……好承志……”

声音中透着极度的快乐。

王夫人媚眼微张的看着袁承志的肉棒在自己的骚穴中进出,袁承志被这艳妇
的浪叫声刺激的全身沸腾,疯狂的挺动了数百下,穴肉紧紧的包着肉棒,不停的
抽送使得王夫人淫水横流,王夫人的交合处润滑无比,粗大的肉棒疯狂的抽插小
穴时,王夫人几乎都不能呼吸,她发泄似的浪叫:“啊……啊……啊……哦……
承志……啊……不行了……阿姨要……要泄了……用力……阿姨……啊……啊…
…”

王夫人一阵急速的上下耸动,之后死命的抵住袁承志的肉棒龟头摩擦,浑身
一阵颤抖,小穴一阵急促的收缩,滚热的阴精狂泄而出,她泄的全身发软,不住
的呻吟,全身痉动,满足已极的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一会儿,袁承志又让王夫人趴跪在床上,肥满的臀部向后淫荡的翘着不住的
摆动,湿漉漉的淫穴向后开着,滴滴答答的流着淫水,王夫人淫荡的叫到:“承
志……快……阿姨……又要……又要你用肉棒……插我的小穴……快点来吗……
我要……”

袁承志一听,从后面把肉棒对准不住张合的小穴,双手拉住王夫人的肥臀,
用力的向前一挺,粗大的鸡巴迅速的没入了淫穴之中,爽的王夫人呻吟了一声,
直觉得小穴又胀、又痒、又麻,百味齐全,不由的淫荡的向后耸动肥臀并腻声的
叫道:“好……承志……好……好大……好粗……好热……的肉棒……快……用
力……干阿姨……的骚穴……用力……”

袁承志被这一声声的浪叫刺激地爆发出兽性,用力的抽插,一次比一次快,
一次比一次重,狠狠的撞击小穴,深深地插入了小穴之中,胯间撞击肥臀发出
“啪啪”的声音。

王夫人的娇躯剧烈的前后耸动、秀发向下乱舞、肥大的乳房前后剧烈的跳动
好似要掉了下来,袁承志从后面抓住双乳用力的捏弄把玩,下身狠狠抽插,次次
直顶花心,爽的王夫人四肢百骸都酥麻不已,快感不断,不由的忘情的向后摆动
肥臀,迎合发出高兴而淫荡的叫声:“啊……啊……好承志……你太会干了……
干死阿姨了……啊……快被你干穿了……用力……好大的鸡巴……我爱你……啊
……啊……好美……亲亲……小乖乖……用力……啊……”

淫荡的叫声刺激的袁承志爆发了全身的潜能,飞快的抽送,直干的王夫人向
前猛耸,脸庞趴在床上发出“唔唔”的呻吟声,王夫人满脸醉人的媚态,变成了
一个娇媚、淫荡,婉转承题的荡妇,极度的快感刺激了她的身心终于爆发了骨子
里的淫荡和空虚的情欲。

袁承志奋力的抽送,干的阴唇翻进翻出的淫水流个不断,流到床上,袁承志
又干了数百下,只感到王夫人浑身一阵颤抖,阴户里急促收缩,不住的吸吮着龟
头,夹的龟头爽极了。

王夫人疯狂向后耸动肥臀,全身痉挛,阴精泄了出来,爽的她全身酸软向前
趴去,肉棒顺着穴口而出,王夫人发出“哦哦哦哦”的呻吟声,小穴一张一合的
流着淫水,穴口被肉棒弄的洞口大开,不住的收缩,她整个人趴在床上享受高潮
的余韵,全身好似刚从水中捞出一样。

袁承志此时不客气的又把肉棒插入了王夫人的小穴中抽插起来,随着时间的
推移,王夫人被干的泄了一次又一次,泄的王夫人全身乏力亢奋之极,淫水流了
一地,袁承志才在王夫人的小穴中射入了滚烫的精液。舒服的趴在王夫人丰满的
肉体上享受着,两人在激烈的性交后都已经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二
人才缓过劲来。

一会儿袁承志又来精神了,贪婪的吻着王夫人微张的红唇吸吮着,一双手也
不安分的在王夫人丰满的乳房上捏弄揉搓,时而又把手伸入王夫人那仍在流着淫
水的小穴中扣弄,弄的王夫人发出急促的喘息声,丰满的肉体不安的扭动,肥臀
耸动的迎合着手指的插送,一双手抓住袁承志的大肉棒急速的套动,直把大肉棒
弄的又粗又大,硬邦邦的挺立起来。

袁承志的手在王夫人的小穴不住的掏弄,弄的小穴淫水横流,袁承志捞了一
把淫水,顺着王夫人丰满的肥臀中间的深沟,在王夫人的屁眼处抚弄,不时把手
指轻轻的插入王夫人的屁眼中抽送,爽的王夫人发出淫浪的呻吟声,粉红的脸蛋
泛着奇异的绯红,媚眼如丝、修长丰腴的双腿不安的踢动,袁承志一边玩弄一边
道:“好阿姨,你还有一处地方没有给我,我想要啊。”

王夫人呻吟着:“恩……恩……哦……什么地方……阿姨……不都给你了吗
……啊……好……好承志……阿姨好……好痒……你弄的阿姨……好……好难过
……阿姨要承志……的大……肉棒……”

袁承志道:“阿姨,我要插你的屁眼,阿姨给我吧。”

王夫人一听媚眼如丝的道:“承志……阿姨……从来没有……从后面弄过…
…而且你的东西那么大……会疼的……不要了……”

“不嘛,好阿姨我要,我就要。”

袁承志双手加紧了在小穴和屁眼处扣弄,弄的王夫人心痒难耐,饥渴无限,
急需要安慰不由的呻吟的浪叫:“啊……啊……好……好承志……不要在弄了…
…好……好痒……阿姨好难过……我要……阿姨答应你了……快……快来干阿姨
……”

袁承志一听大喜,让王夫人趴跪在床上向上翘起肥臀,他来到王夫人臀后,
双手在肥嫩的臀肉捏弄,肉棒对准流着淫水的毛茸茸的小穴用力的插了进去,只
听“扑滋”一声,大肉棒没入了穴腔之中,爽的王夫人全身酥麻,只感到小穴之
中又热又胀又麻又痒不由的浪叫:“啊……啊……好……好承志……你……你不
是要……干……干阿姨的屁眼吗……怎么插阿姨的小穴……啊……好美……好…
…好爽……肉棒……好大……好粗……恩……恩……承志……用力……用力干…
…阿姨的小穴……”

袁承志凶猛的抽送抽插,肉棒在小穴中迅速的出入,带出了大量的淫水流到
床上,直插的王夫人舒畅不已,酥麻的快感一阵阵的传遍全身,直干的她满脸春
潮媚眼发光,好似要滴出水来,香汗淋淋,秀美的长发都贴在脸颊上,双唇急速
的张合,发出一声声淫荡的叫声,王夫人疯狂的向后挺动着肥臀迎合着,雪白的
双乳向下垂着,随着身体前后左右的抖动,袁承志顺着王夫人光滑的背脊,从后
面抓住了双乳用力的揉搓、捏弄,乳房象大馒头一样在胀大,王夫人发出爽极了
的浪叫:“啊……啊……好承志……你的……肉棒……好大……好美……好……
好过瘾……啊……”

这时王夫人的小穴已经被干的大开,淫水如同泄洪一样流出,使得大肉棒出
入更加顺畅,交合之声不绝于耳,突然袁承志把插的过瘾的大肉棒整个拔了出来,
带得淫水四处飞溅。

王夫人只感到全身一阵空虚,要多难过有多难过,不由的发出哭声道:“好
……好承志……阿姨要……快……肉棒插……插小穴……不要拔出来……呜呜…
…阿姨的乖承志……好……哥哥……亲爹……我要……肉棒插穴……”

叫到一半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哎呀”的惨叫声。

原来袁承志把拔出来沾满了淫水的大肉棒对准了王夫人的屁眼,用力往里插
去,整个龟头已经陷入了屁眼的嫩肉之中,毕竟屁眼又窄又小,没有经过开垦,
况且袁承志的大肉棒又硕大无比,所以疼的王夫人全身收紧,发出痛苦的叫声:
“啊……坏承志……好……疼……快……快拔出来……阿姨的屁眼……好痛……
不要插了……”

由于王夫人的肌肤收紧,大肉棒无法在深入,袁承志不得不按兵不动,双手
在王夫人的乳房、小穴上捏揉、扣弄,一边安慰道:“阿姨……好阿姨……没事
……一会就不疼了……”

不一会,在袁承志双手的魔力下,王夫人全身兴奋起来,肌肉也松动了,口
中发出呻吟声,袁承志感到了王夫人的变化,趁机大肉棒用力的向前一挺,“扑
滋”一声全根没入了王夫人的屁眼中。

王夫人不由惨叫一声:“哎呀……好疼……不行……承志快拔出来……太疼
了……”

王夫人满眼泪水,脸色惨白,额头直冒冷汗,她只感到屁眼中火辣辣的发胀、
疼痛难忍,不由的用力的向前挣扎想摆脱肉棒。

但袁承志双手紧紧拉住王夫人的肥臀不让她挣脱,同时袁承志感到屁眼中的
肉棒被紧紧的包围着,又胀又难过,不由的抽动起来,大肉棒在屁眼中出入涩涩
的,很是困难,但是有一种别有滋味的快感从大肉棒传遍全身,袁承志更加兴奋
的抽动,王夫人却惨叫连连浑身疼痛欲死,好似撕裂了般不由的拼命挣扎,哭泣
的哀求道:“好……好承志……阿姨……受不了……不要……好疼……疼死阿姨
了……啊……呜呜……不要……承志……快停下来不要插了……阿姨求你了……”

她挣扎着反而好似配合着袁承志的大肉棒的出入,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
王夫人两眼无光、脸色惨白如死一样,随着袁承志抽插的时间的流逝,王夫人感
到屁眼中并不再那么疼痛,反而渐渐的一种难言的麻辣、酥麻,伴着少许的疼痛,
不知名的快感从屁眼中传遍全身,她也不再喊疼了,而是轻轻的扭动肥臀来配合
袁承志的抽插,袁承志这时感到王夫人的屁眼并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涩,反而
湿滑了起来,使得大肉棒出入的畅快多了,不由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狠狠的抽
送,王夫人也体会到了另一种小穴所没有的快感,不由的摆臀迎合起来,胯骨撞
击肥臀发出“啪啪”的击打声,王夫人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啊……好……好
承志……不疼了……好过瘾……用力……插阿姨的屁眼……好爽……啊……乖承
志……的大……肉棒……好……好棒……干的阿姨的屁眼又……麻又痒……啊…
…”

“好阿姨……你的屁眼好紧……夹的大肉棒好……好爽……阿姨用力摇呀…
…好……个屁眼阿姨……太妙了……”

王夫人胸乳急速的起伏,前后晃动好似要掉了下来,乳头又硬又挺,小穴之
中淫水不断的流出,全身香汗淋淋,但她仍然疯狂地向后挺动迎合。袁承志也忘
我的抽动大肉棒,次次深入屁眼狠狠的猛干,双手也不住的在王夫人肥嫩的乳房
和小穴上来回玩弄,在这样的三面的夹攻下,王夫人被一阵阵极度的快感征服了,
只有急速的喘息通过呻吟来发泄自己的快乐:“啊……好舒服……我的好……好
承志……乖承志……亲承志……干的阿姨的屁眼好爽……肉棒承志……用力……
用力干……干烂你……你这淫贱的阿姨……的屁眼……啊……承志……肉棒……
哥哥……亲夫君……阿姨全给你……你了……用力干……哦……啊……哦……”

王夫人承受着大肉棒一波又一波凶猛的攻击,全身酥麻,屁眼深处又痒又酸
麻,不时的传遍全身每一处地方,小穴中也不断的收缩,淫水不断的涌出,王夫
人兴奋的大声呻吟:“啊……好承志……好夫君……太美了……肉棒承志……你
的……肉棒……好粗……好热……啊……用力干……干……阿姨的屁眼……屁眼
好爽……好承志……你太会干了……阿姨以后都让承志……干……屁眼……啊…
…不行了……阿姨要泄了……啊……”

袁承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越插越快,越插越狠,王夫人全身一阵颤抖,屁
眼收缩的咬着肉棒,花心一阵扩张,一股淫水急泄而出,小穴张合不已。王夫人
发出满足的呻吟,袁承志从王夫人的屁眼中拔出肉棒,快速无比的插入了王夫人
极度兴奋的小穴之中用力的抽插,爽的王夫人又兴奋起来疯狂迎合,在袁承志大
肉棒的有力的操穴下,王夫人泄了一次又一次,她全身无力的仰躺着,袁承志伏
在王夫人的身上,大肉棒仍在迅速的抽动,干了二百多下,袁承志只感到龟头一
阵舒爽不由的大叫:“哦……好……好阿姨……动起来……用力夹……夹肉棒…
…啊……好……好爽……啊……要来了……”

一阵疯狂的极顶,肉棒往穴内深处插去,一股滚烫的精液急射入王夫人的子
宫,爽的王夫人花心大开也泄了出来,不由的呻吟着:“哦……哦……好……好
热……的……精液……啊……烫死阿姨了……啊……好……好承志……阿姨……
好……好爽……啊……阿姨又泄了……”

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后的快感,粗浊的呼吸在房间里回荡。王夫
人都浑身是汗,袁承志温柔的抚摸着王夫人的身体问到:“好岳母,你快乐吗?
我干的你爽不爽?”

王夫人羞涩的道:“阿姨从来不知道男女之事会这么爽,这些年来,阿姨今
天是最快乐了。”

袁承志急忙道:“阿姨,那么以后我天天让你快乐,好不好?”

王夫人羞涩的点点头,袁承志看着王夫人的羞态不由的得意的笑了起来。

“岳母大人,我有个请求,你一定要答应。”

袁承志搂着怀中的美艳贵妇,霸道地说道。

“请求?我都跟你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王夫人不知道袁承志又有什么坏心眼了,柔媚地说道。

“我想,阿姨,嘿嘿,这张床,如果你和探春,都在一起的话,会更加刺激
的。”

袁承志邪恶地笑着,目光在床上和王夫人雪白的身体上打着转。

“你……你是说,让我和探春一起服侍你?”

王夫人睁大一双美目,心里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家伙,真是太邪恶了,如果
自己跟女儿一起……好羞人呀。

“嗯,你在旁边,看着我跟探春……嘿嘿,那样不更好么?”

袁承志霸道地抓住王夫人的柔肩,邪恶地说道。

“不。”

王夫人试图推开袁承志那双有力的大手,可是袁承志的力气,又岂是她能够
比的?

“哦?你敢?”

袁承志立刻沉下脸来,大手一伸,啪,在王夫人雪臀上用力拍了一下,那雪
臀颤抖个不住,王夫人尖呼一声:“小冤家,你……我答应。”

王夫人疼的眼睛里晶莹着泪花,知道自己既然已经跟这个家伙有了这层关系,
也只能任他施为了,而且,跟了他,似乎也不错呀,自己可是从来没有享受过如
此高质量的性爱呢。

“好,新婚之夜,你必须想个理由留下来,不然……哼。”

袁承志霸道地命令道。

“新婚之夜?你……你真是太坏了。”

王夫人知道袁承志是故意让自己看着他破女儿的身子,心里既是抗拒,又是
期待,只觉得自己一直坚守的人伦道德,都被这个家伙抛在了脑后,自己竟然也
跟着他胡闹,王夫人本能地想要抗拒,却在袁承志霸道的目光逼视下,不敢回嘴,
只得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好姐姐,我会让你幸福一辈子的。”

袁承志温柔地亲吻了一下王夫人娇艳的脸蛋,轻拍她的柔肩,以示嘉许。

“嗯?承志,我怎么闻着这床上,除了咱们两人的味道,似乎还有别人的味
道?”

王夫人吸吸小琼鼻,在被褥上胡乱地闻着,脸上一片疑惑。

“啊?没有吧?你以为你的鼻子比狗还灵啊,嘿嘿。”

袁承志赶紧掩饰道,其实,他刚才在这张床上,可是跟王熙凤好一场恶战,
当然难免留下一些液体和味道,袁承志既然不承认,王夫人也只能作罢,想起自
己刚才的快乐,王夫人忍不住将身子靠向袁承志身上,感受着他身上的力量。

两人起身后,王夫人带着一脸的满足,离开了袁承志的宅院,她心中一直在
想:这个袁承志,简直太容易让女人爱到疯狂了,这样的男人,还有哪个女人不
痴迷的?想起女儿探春就要嫁给这个强壮无比的男人时,也为探春能够有如此的
幸福而高兴。

袁承志继续他的画图工作,武器的设计,不仅是照着前世的样子画出来而已,
还要考虑到目前的技术层次,许多精密之处,无法完成,只得另想办法替代,袁
承志正画着图,忽然听得外面一阵骚乱,袁承志大喝一声:“来人!”

“在!”

一个五毒教众应声而入,倒是挺精神的样子。

“外面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袁承志随口问道。

“哦,听说是金陵城里的贺老大,过来收保护费。”

教众回答道。

“什么?保护费?靠,把他叫进来。”

袁承志立刻火了,自己前世的时候,当然知道所谓的黑道,是要靠收保护费
过日子的,可是,如今的袁承志,又岂能给这种不入流的小混混交保护费?

“袁公子,听说你发了大财啊,这保护费,可不能给的少了。”

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时,房门处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健壮男人走了进来,袁
承志顺着声音望去,见他二十岁上下,双目放光,头发披散在脖子间,神态极是
威猛,行动间显然功夫不凡。

“哦?你是?”

袁承志轻蔑地瞟了他一眼,根本不在意。

“我乃金陵贺关杰,没有听说过?”

威猛大汉大咧咧地坐到袁承志的对面,拿一双虎目,瞪着袁承志,似乎在瞧
一头羔羊一般。

“贺关杰?哦。”

袁承志面色平静,淡淡地重复了一遍。

“知道厉害了吧?金陵城内的各路绿林好汉,都跟贺某有交情,嘿嘿。”

贺关杰神色骄傲,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袁承志,“姓袁的,识相的话,就赶
紧交了保护费,不然,嘿嘿,你的小小袁府,会整天鸡犬不宁地。”

贺关杰撇着嘴,络腮胡子抖动着,啪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见袁承志不为
所动,心里暗暗打着主意,难道,今天非要让我动粗?贺关杰撸胳膊绾袖子,就
准备上前将袁承志给干倒了。

“贺关杰,我还就真不知道,只是,我知道有位名将贺人龙,不知贺将军跟
你可有关系?”

貌似文弱的袁承志,依然岿然不动,如山岳般沉静,倒是令贺关杰一愣。

“你认识先父?”

贺关杰神色间有些疑惑,“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父袁崇焕,想必你听说过,嘿嘿,只是没想到,堂堂的大明将军贺人龙
的后代,居然做了地痞流氓,真是可惜了,嘿嘿,可惜呀可惜,贺将军一世英名,
被你这种子孙给败坏怠尽,你有何面目将来面见贺将军的英灵?”

袁承志一通数落,把贺关杰惊得一愣,他自幼是孤儿,从来没有人如此教训
他,特别是近几年,做了金陵城的黑道魅首,更是骄横不可一世。

“你……你是袁督师的公子?”

贺关杰当然听说过袁崇焕,虽然袁承志如此骂他,他仍然睁大眼睛,将袁承
志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请教,袁公子名讳?”

贺关杰一抱拳,礼貌竟然甚是周到。

“不敢,在下袁承志,贺关杰,当今天下大乱之时,难道你就当一辈子地痞?”

袁承志见贺关杰如此上道,便开始游说。

“唉……先父死的早,我也只是一身武功罢了,近几年,做了金陵绿林上的
总瓢把子,虽然有心为国效力,奈何朝庭官场腐败,我也是有心无力,大明气数
已尽,我只是混口饭吃罢了。”

贺关杰也是喟叹不已,突然想起自己此来的目的,遂道:“袁公子,既然你
的宅子在金陵城内,就不要怪我贺关杰要收保护费了,嘿嘿,白银一千两,你还
是给了吧,要不然,别怪我贺某人不客气。”

袁承志听得贺关杰一番话,顿时对这位绿林道上的首领产生了收伏之心,于
是嘴角微翘,眼睛眯起:“贺关杰,我倒是想请教一下,你是如何的不客气?”

说罢站起身来,倒把贺关杰惊了一跳:这位袁公子,居然比自己的身材还高!
贺关杰当然不会服气,两手相握,咔咔做响。

“好,袁承志,如果你打胜了我,我贺某就……”

贺关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来,只得续道:“我贺某就不收你的保护费
了。”

“哈哈,那可不行,不如这样吧,如果我打赢了你,你就一辈子跟着我做事,
当然,我保证你不会后悔。”

袁承志神色平静,动作从容。

贺关杰也不由得佩服起袁承志的胆魄来,这位文弱的小公子,难道真的身怀
绝技?贺关杰犹豫了一下,不确定地说道:“袁公子,如果你做的事情,伤天害
理的话,我贺某人可不会跟着你干的。”

言下之意,似乎认定自己可能会输。

“放心吧,我袁承志以先父的名义发誓,绝对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只是,贺
关杰,今日一败,你的命运将会改写,呵呵,其实,这是对你非常有利的事情啊,
流芳千古,一代名将,贺关杰就此诞生。”

袁承志的话,对贺关杰来说,当然也充满着诱惑。

“行了,少废话了,打不过我,一切免谈。”

贺关杰起身来到院子里,袁承志轻松地跟在后面,面带微笑,毫不在意,贺
关杰伸胳膊踢腿,活动了一番,看起来,他对这场比武,还是相当重视的。

袁承志见贺关杰拳脚行动之间,颇为有力,速度也是相当快,武功确有根基,
心中甚喜,贺关杰见袁承志面露喜色,疑惑不已,还真不明白袁承志原来是存了
收伏自己的心思,只以为他迷惑自己罢了。

贺关杰力大招沉,虎虎生风,击向袁承志时,拳脚甚是凌厉,袁承志只是微
笑着轻移慢闪,简简单单地避过,贺关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仍然不能伤他分毫,
知道自己与袁承志的武功相差甚远,不多时贺关杰已经汗流浃背,他从焦公礼处
学得的拳法,也已用尽,只得跳出圈外,神态恭敬地躬身一礼:“袁公子果然武
功高强,贺关杰服了。”

“呵呵,你的功夫,如果用于上阵杀敌,倒也是一员猛将,贺关杰,你的属
下,都叫过来吧,以后仍然归你统领,不过,他们要接受我的训练和选拔,如果
不合我意者,可是要另外安排工作,不能上阵杀敌。”

袁承志扶起贺关杰,收了如此一员勇将,心中兴奋不已。

“好,我贺关杰就归顺袁公子了,希望袁公子能带着我征战天下,我也就不
枉此生了。”

贺关杰虽有雄心,却苦于没有遇到明主,如今见了袁承志的功夫,心下佩服
不已,他当然不知道,袁承志想要做什么,是报效大明还是要怎么样,不过,这
个对他来说,倒不存在心理障碍,他只要听袁承志的就好。

贺关杰将手下们聚集过来的时候,袁承志也没想到,竟然有两千多人,虽然
有些人年龄偏大,倒也都会些武功,袁承志立刻安排贺关杰带领他们,去投奔何
铁手,接受训练去了,贺关杰见到了何铁手之后,将自己手下编在一起,开始训
练的时候,贺关杰这才知道,袁承志的本事竟然如此高明,训练课程更是极尽艰
难之能事,对于提升属下的作战能力,实在是大有裨益,而且听得原来受训的士
兵们说起待遇时,都是一脸的骄傲,贺关杰也庆幸自己跟对了人,于是刻苦训练,
一丝不苟。

袁承志忽然记起,在南京地方,有一个金龙帮,帮主就是焦公礼,想来金龙
帮中,人才也不少,便生了招揽之心,尤其是记得当初焦公礼跟闵子华之间的恩
怨,不知解决了没,便出了宅子,一路打听,来到焦府时,居然凑巧遇到当初的
闵子华寻仇之事,袁承志顺手帮助焦公礼解决了危难,焦公礼对袁承志感激之至,
听得袁承志要招揽金龙帮众,准备在乱世之中图大事的时候,焦公礼本有退隐之
心,却也听得热血沸腾,当下将五十名徒弟都投入了袁承志麾下,焦公礼因自己
年事已高,便不再参与。

焦宛儿因为袁承志于自家有恩,当然成为金龙帮众人之首,袁承志便特意安
排焦宛儿做了这队士兵的首领。看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袁承志这一天,忙碌
异常,吃过晚饭时,听说王熙凤再次来访,便将她迎进府来。

王熙凤来此,当然是为了能再次与袁承志共赴巫山,所找的借口,当然是帮
探春商议婚事。因此见了袁承志,也不说话,直接将自己柔软的身子凑上去,抱
住袁承志的腰,小嘴儿在袁承志脸上胡乱地亲吻着,只是不放。

袁承志左右也是无事,见她如此迷恋自己,倒也乐得享受,当下抱起这位风
骚的凤辣子,进了里屋,将她放在床上,王熙凤媚眼儿一张,笑道:“今天我占
了一回探春妹子的床了,再占一回,嘻嘻。”

王熙凤一双玉手轻轻抚着自己的衣衫,却并不解开,只是用充满诱惑的眼神,
望着袁承志,张开两条玉腿,摆成个大字形,等待着袁承志的入侵。

袁承志一见,眼中立刻喷出火来,笑道:“嫂子占了妹子的床,倒也不是外
人,嘿嘿,更加难得的是,嫂子实在是太美了,让我欲罢不能呢,我爱死你了,
我的好嫂子。”

袁承志说着话,跳上了床去,趴在王熙凤那如缎子般的柔软身体上。

“嫂子我回了家,眼前都是你的影子,你这个小冤家,把妾身给害苦了,到
了晚上,我实在忍不住对你的想念,就跑了过来,你可要好好地爱嫂子一回,不
要让我失望哦。”

王熙凤大睁着丹凤眼,如云的秀发,飘散在床上,身体在纱灯照耀下,光洁
圆润,透着一丝粉红,全身如暖玉雕成,显得妖异无比。似经过精工雕琢出来的
挺直鼻梁,如樱桃般,小小的,弧线优美的柔唇,微薄中不失润,一头秀发如云
如织,还有白雪般的凝脂玉臂,身体玲珑浮凸,曲线呈露,犹如绝傲在尘世之间
充满光彩神韵的脸庞和肌肤,雪白得如素莲似玉脂,白皙光润,盈盈欲滴,让人
觉得高雅而清新、纯洁而质朴;令人产生抱之一瞬而此生无憾之感。

“嫂子对我真好,我一定会让嫂子幸福的。”

袁承志温柔地说着话,伸嘴吻住王熙凤的柔唇,那嫣红的唇瓣,弹性十足,
紧紧吸住袁承志的嘴唇,啧啧有声,袁承志心中一阵奇痒难耐,伸出舌头,热烈
地亲吻着这个美艳的嫂子王熙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