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御女心经(全本)-24

  

第三章枝节
草原七刹中其他五个,还没来得及说话,远处却传来爽朗的嘲笑声,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
“哈哈哈,草原七残废又跑过界捞饭吃,听说上次来中原,差点回不去,这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二公子说的没错,这几个残废动不动就要吃人肉,上次被崂山双侠砍断了一条腿,抠出一个眼珠,还震聋了两只耳朵,听说那个好色的胖子被人阉了,贪吃的瘦子牙齿被人拔光了”
草原七刹脸色剧变,怒叱道“是什么人在暗中鬼鬼祟祟,快快出来受死。”显然是被人说中要害,不然也不会如此惊慌气恼.
乐乐听到这些声音,也非常不爽,朝那声音的方向比划一下中指,心里骂道“干,司徒朋你个混蛋,早不来晚不来,老子正要英雄救美的时候,你来凑什么热闹!紫鸣山险道啥时候变成旅游胜地了,老子一来,你们全跟来了。”
来人正是司徒朋,锦衣翩翩,手持紫金宝刀,精神更盛往昔,左侧是刀谷巴木图,右侧是鬼狱门的吊死鬼,身后是朱顺,张强两参将,还有二十名一等一的高手护卫,紧随其后.
乐乐透过树叶缝隙,扫了司徒朋一眼,微微惊叹“前些天被我精神力伤的病怏怏的,像只得了禽流感母鸡,短短几日,不但伤势全好,武功居然还有精进,实在出乎意料,内力好像突增了十年,他已正式踏入特级高手行列了,啧啧,看来有番奇遇被他碰上了!他带这么高手来做什么,难道只为了泡我的纤纤娘子,嗯,有这个可能,不过”乐乐坐在树丫上,胡乱猜测着,下面却闹开了.
草原七刹看到二十几个人,慢慢从黑夜中走近,一时也傻了眼,他们以为,能够一语道破自己丑事的人,起码也是年过半百,有名有姓的中原高手,没想到出来的二十几个高手,全是年青人,其中一个年纪稍大,舌头伸的老长的家伙,他们也认不得,于是又恢复暴虐的神态,吼道“我们乃是人见人怕,车见边躲的草原七刹,尔等若不想惹祸上身,还是快快离开吧,免得招怒了本刹君,灭你满门!”
他们的威胁言语,换来的却是更大更多的嘲笑声“哈哈,中原地带,居然不认得司徒家的二公子,被人砍也属正常”张强,朱顺两参将,边笑边冲草原七刹抛媚眼,哦,那是使眼色,还把腰间的令牌掏出来晃晃,这一点被乐乐看个正着,疑惑道“向草原七刹出示令牌,难道这些强盗是司徒家的暗兵”
更让乐乐疑惑的是,草原七刹奇怪地盯着张强朱顺,对那令牌视而不见,反而抽出兵器,朝他们扑去.巴木图和吊死鬼二人立刻亮出家伙护在司徒朋身前,二十个护卫抽刀迎上七刹.
柳纤纤黄金弓早已拉满,瘸子转身牵动了锁定气机,这一箭她不得不发“嘣”一声轻脆的铉声,一抹金黄拉着长长幻尾,如腾龙般的射向瘸子后心.
乐乐在树上看的直摇脑袋“飞马牧场的箭术虚有其名啊,纤纤娘子的箭术也太普通了,速度一般,真气不足,若用我的御女心经帮她改造一番,威力起码增加六成啧啧,随便一道掌气就能把此箭震开”
不光王乐乐这么想,七刹中的瘸子也是这般想法,一听到弓铉的声,他已暗暗积蓄掌力,头也不回的反手击向射来的黄色箭羽,柳纤纤见瘸子不把这箭放在心上,嘴角露出狡黠的笑意,看的乐乐心头一颤,暗道“笑的好美,好阴险,莫非她练成了噬魂箭?”
人有七魂,一箭怎噬魂?
瘸子本以为一掌定能把箭羽击成碎沫,不想一掌击去,那箭蓦地一滑,分出七道黄色箭影,他却知道,那不是影子,而是真正的箭,失声惊呼“噬魂箭”;若他正面谨慎抵挡,或许还有机会脱身,现在已晚
七道箭影像有生命,极灵巧的穿透他的护体罡气,分别射向他的七大要穴,七刹中的其他六人,听到瘸子的喊声,想帮他御箭时已来不及,箭身尽入其体,只留黄色羽毛在外颤动.瘸子瞪着双眼,像只刺猬不甘地倒在地上,鲜血渐冷.
“噬魂箭专破护体罡气,掌风,剑气,还会自动追击敌人,只能用兵器反击啧啧,纤纤小娘子果然有两下子”乐乐打着饱嗝,啃着最后一个兔腿.
其他六刹来不及悲伤,已被司徒家将围住群殴,少了一人,无法布阵,他们很快地被杀的无还手之力.张强咐在司徒朋耳边,轻声道“二公子,他们不理司徒世家的令牌,难道万里盟用了恩情令?”朱顺也道“是啊,二公子,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要万里盟找人阻止飞马牧场的任何人走进南陵王府,若是用了恩情令牌,我们无法差使这些暗线,不如不管飞马牧场,让他们自生自灭去,我们火速赶往南陵去,现在计划有变,南陵王全家突到龙骨县祭祀祖先,这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司徒朋偷偷瞥视柳纤纤一眼,道“正因为计划有变,我才救飞马牧场的这几人,就算帮她们到南陵王府,那时南陵已物是人非,买战马的一千万两银子,她们还是要不回来再说,若能把场主柳纤纤娶回家,以后司徒世家还用买战马吗?”
“嘿嘿,公子英明”张强朱顺一起称颂拍马,悄悄给手下护卫一个“杀”的暗号.
被隔开的草原六残废,现在才是真的残废,每个都被同等水平的三四个高手围住,连喊叫的机会都没有,被司徒家将砍倒四个,四个皆被分尸.
乐乐看着胖子和瘦子的尸体,暗叫可惜“胖子的身子只分成四块,瘦子才分成两块,这些护卫杀人的本领还可以,但分尸体的本领和若雪比,可差远了”
还剩两个,一个高个子,一个小矮子.
两人的武功略高一筹,彼此互看一眼,露出恐惧绝望的表情.
狗急了也会跳墙,人急了会
一高一矮拼着挨刀的危险,把手伸进了腰间暗囊.
司徒朋忽感到不妙,想起了某件重要事情,冲护卫急呼“小心暗器。”话音未落,如雨的牛毛细针,漫天飞舞.这两人配合很有默契,一个负责左边,一人负责右面,算无遗漏.
离两人最近的三个护卫反应再快,也无地可逃,惨叫着,脸色发青,倒地抽搐,其他的护卫武功很好,再加上离的远,急跃上天空,险险避过毒针.司徒朋打开护体真气,雄厚的掌风击向虚空,把眼前的毒针全部击落.
另一方向的飞马牧场被打的措手不急,几个武功弱的受伤护卫,来不及反应,就已中针而亡,柳昆只有自保的能力,哪有能耐救场主纤纤,悲呼道“纤纤,快躲!”
柳纤纤看着逼近的毒针,暗暗苦笑,刚才那招噬魂箭已把体内的真气耗光,现在哪来的真气抵挡如雨的毒针?她缓缓闭上双眸,等待死神的光临.
死神没来,却等来了肉骨头.诱人的残香贴着纤纤玉体,呼啸而过,每一根残骨皆带着强大的真元,把射向纤纤的毒针挡个干净.乐乐舔舔舌头,把整只山鸡也扔了下去,只不过这次他暗用“托”字诀,完整的肥美熟鸡,慢慢落向纤纤的胸口.
纤纤没有中针的疼痛,略感诧异,突闻到浓郁的肉香,慢慢逼近,睁眼间,刚好看到了山鸡落到胸前,她伸手接住,左看右看,只是满地的骨头和击落的毒针,其他人也忙着躲避暗器,也没看到骨头和鸡从何而来,等回过神,都奇怪地看着纤纤,看着她手中的鸡.
司徒朋刚出家门,就损失三个得力护卫,怒火大盛,不理吊死鬼的阻拦,抽刀腾空,一招“刀分天下”全力使出,炙热的刀气,漫天铺开,处在刀气正中的高矮双刹,脸色顿如死灰,被他凌厉霸气的一刀,逼的退无可退,惨叫一声,两人同时毙命.
这就是特级高手和一级高手的差异.
司徒朋这一招镇住在场的众人,他手下的家将护卫拍手叫好,有点像春节晚会的“托”,是扯着嗓子的吼叫.柳纤纤美目一亮,略露感激崇拜之色,带着残余的手下,向他们拜谢,“柳纤纤代表飞马牧场,谢谢司徒公子搭救之恩!”她微微一礼,又道“这只山鸡野味,还请公子笑纳,权做谢礼。”说着,把乐乐精心烤制的山鸡,双手奉给司徒朋.
乐乐在树上气的差点跳下来,心里狂吼“纤纤娘子,是这为夫送给你的见面礼,怎能让给那个浑蛋吃不过,用只鸡当然报恩的谢礼,倒也不吃亏,嘿嘿,还是纤纤娘子聪明,不愧是飞马牧场的当家,免得司徒朋那浑蛋信口开河,胡乱要价。”
司徒朋微微一怔,接过山鸡撕掉一半,把另一半还给纤纤,道“纤纤姑娘想必还在挨饿,谢礼倒不必了,有姑娘奉上的美食足矣/。”说着,装成很享受的模样,咬一口吞嚼,突然转过身,狼吞起来.
乐乐在树稍上冲他比划着中指,不满的骂道“算你有点良知,把食物还给纤纤娘子一半,若是敢独吞,见你一次揍你一次!知道好吃了吧,咽死你,卡死你,撑死你”
纤纤把剩下的半只鸡,平分给其他人,就着干粮,大嚼起来.纤纤边吃边想“这鸡是哪来的呢?还有救我的这些骨头,好像是野兔的”她只分到一小块,绝妙的美味,让她连贪婪的连骨头都想咽下,边吃边抬头朝树上观望,喃喃道“难道是老天爷看我饿的可怜,送给我的?”女孩子的幻想总没有谱.
乐乐看她抬头,以为发现自己,正准备出场勾引纤纤,哦,是引导不想细听之下,她谢起了苍天.乐乐擦擦嘴上的油渍,怔怔地抬头望天,“傻娘子,你见过老天下过一粒粮食吗?”
第四章惊呀
在山林中,大家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夜,天亮时,司徒朋和飞马牧场的几人同行.
王乐乐自然在后面悄悄跟着,寻找机会,把纤纤勾到手.再说,他也好奇司徒朋的此行目的.在公在私,他都得紧跟不放.
乐乐凭着绝妙的轻功,不但游玩的兴致勃勃,也成功的紧紧盯到他们身后,直到走出紫鸣山险道,进入龙骨山脉,情况才复杂起来.
龙骨山脉山势平缓,没有奇峰秀岭,只是山路横纵交错,叉路极为相似,像是一个天然的迷宫,路旁灌木郁郁,芳果遍野,飞鸟异兽戏耍其间,也不畏惧生人,还有调皮的猴子朝乐乐抛掷野果,乐乐吃着动物赠送的食物,苦笑着发
现自己迷路了.
“朝南,朝南”王乐乐嘴里不断念叨着,遇到叉路口便朝南拐,没有朝南的,退而求其次,朝东行.此地食物充足,便是十天半月找不到出路,也不至于饿死,但乐乐心急柳纤纤,哪能心平心和的等待,看着偏西的日头,郁闷地把吃剩的果核扔向夕阳.
“唧吱吱!”西边的一棵茂密橡树上,发出清脆尖锐的嘶鸣声,紧接着,一团粉红像流星般的射向乐乐,快的看不清到底为何物,乐乐感到不妙,匆忙张开护体真气,粉红如实质的气罩,蓦然挡在身体周围.
“啪!”的一声,那团粉红,与乐乐的真气罩撞个结实,护体真气狠狠扭曲了一阵,把那团异物,弹开三四丈,在草地上滚了十几圈,才气呼呼的站起来,冲乐乐“唧唧”乱叫.
乐乐哪想到这团粉红会有如此的力道,胸口一热,差点吐血,连退六七步,才站稳,细细打量眼前的粉红流星,到底为何物:有几分像貂,身长不过七寸,尾巴却有尺余,全身毛发粉红,柔细闪亮,没有一根杂斑,圆圆的大眼睛,闪着委屈的泪花,黑溜溜的眼珠却暗藏狡黠,一只前爪不断的挠着娇小的脑袋,尖小玲珑的耳朵上,有淡淡的野果残渣,肯定是乐乐刚才砸的.它的尾巴末稍却不似普通动物的柔顺细巧,却像龙尾巴一样波浪起伏,说不出的诡异,却有说不出的魅力和可爱.
“传说中的龙貂?”乐乐的眉头皱在一起,学着龙貂的样子,不断的挠着脑袋,“若是龙貂就麻烦大了,听说这种天下速度最快的异兽,脾气像小丫头,睚眦必报.刚才我不小心砸了它的脑袋,若不快些走出龙骨山脉,它不定怎么折磨我呢!这种千年难遇的异兽,为什么偏偏被我赶”
龙貂看到乐乐怔怔的学它挠头的模样,更是气恼,遂把前肢放下,毛绒绒的大尾巴左右摆动,冲乐乐不满的皱皱鼻子,吐了下舌头,作势欲扑.
乐乐看它居然有这么丰富的表情,又怔住了,心头闪过一道亮光,忙陪笑道“对不起,刚才不是故意的,你看,我在这里迷路了,能遇到你这么漂亮的小家伙,真是幸运,哇,你长的真可爱,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动物……”乐乐在那比手划脚的交流着,没想龙貂似乎能听的懂,洋洋得意的跳跃起来,抖动着细长的粉红绒毛,唧唧直叫.
乐乐傻眼了,心里暗道“真是见鬼,一个小不点还这么臭美,定是个雌儿,看来赞美之词不光对女人有效,对任何动物都有用可是,该怎么走出这段迷宫似的山路呢?”
乐乐趁着龙貂高兴,忙比划着问路,乐乐胡乱的比划着,最后连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动作了,可是龙貂居然得意肯定的点点头,用前爪指着一个叉路,自己先飞射过去领路.
将信将疑的跟在它身后,龙貂走走停停,不时的回头冲乐乐做着不屑的鬼脸,嫌他轻功太慢,乐乐满头大汗的全力使展轻功,对着这个精灵古怪的家伙只能报以苦笑,无奈的苦笑.
又到一个叉路口,这次龙貂等到乐乐走近两丈,才给他指方向,然后它往刚才所指的方向闪电般的蹿去,那是一处细木林立,潮湿阴暗的地域,乐乐本该像刚才一样,紧随它跳进去,可他的灵识极其微弱的感应到龙貂心中的嘲笑,心中诧异道“难道御女心经七层的心识感应,对动物也有效?这个狡猾的小精灵,肯定在骗我”
想到这里,乐乐会心一笑,然收摄心神,小心谨慎的朝龙貂所指的方向走去.
只走进四步,乐乐就闻到一股腐尸的恶臭味,吸血的巨蚊,令人眩晕的毒蝇,在枝藤间嗡嗡作响,乐乐眉头一皱,暗骂龙貂的报复心太强了,这等玩笑都开,前面不定还有什么害人玩意哩.刚想离开,却听到不远处,有人的微弱呼吸声传来,他好奇地朝里面探去.
乐乐张开护体真气,小心的避开脚下残骨腐肉,拨开挡路的脏枝污叶,只行六七步,就惊呀的张开了嘴巴,差点忘了运行真气,他只是看到了一张蜘蛛网.
蜘蛛网会让乐乐惊呀吗?会!如果你看到个两张床大小的蜘蛛网,你也会惊呀;如果你再看到网上还有只幼猪般大小的蜘蛛,你也会张大嘴巴的;如果蜘蛛网上还有个黑衣活人,你会怎样?
乐乐惊道“蜘蛛侠?”
“蜘蛛你个头,王乐乐,快放我下来!”网上的人又张口喷出一道气剑,击退巨蜘蛛的进攻,原来她没被蜘蛛吃掉,并不是蜘蛛吃素,而她一直在用真气阻止蜘蛛的靠近.
“女人?你认识我?”乐乐一听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顿时精神大镇,打量她的穿着,赫然是轮回的黑色制服,身材娇小完美,蒙着脸,只露出一双锐利冰冷的美眸,憔悴复杂的瞪着王乐乐,狭长的轮回刺刀落在网下空地上,乏着幽光.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把我救下来!”依然是冰冷的声音,只是多些无助和娇嗔.
“嘿嘿,姑娘,我们很熟吗?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是暗中偷窥过我?”乐乐已记起了她,只是装起糊涂,用挑逗的语气,幸灾乐祸的笑道.
“谁偷窥过你小贼,眼睛往哪看,待本姑娘下来,把你砍成十八块!”声音已有些沙哑,看来被困的时间不短,又是气恼又是羞赧,身子不依的摇晃下,惊起毛绒绒的肥蜘蛛的凶性,眼中冒着绿光,嘴里流着馋液,又朝她扑去.
她的真气早已濒临灯枯,见恶心的蜘蛛扑来,吓的真气一滞,气剑没能发出,薄薄的护体气罩,被它轻易撞破,腥臭的口液,差点滴到她脸上,带些哭腔的惊叫道“啊,你个坏蛋,救我哪”
乐乐知道玩笑不能开的太过,特别是对她,急忙射出一道柔和的真力,托住蜘蛛的进攻,硬生生的把它推回原处.冲惊慌不定的黑衣女子笑道“姑娘,你蒙着脸,我哪知道你是我的仇人还是朋友?若是把你救下来,你找个机会杀我,那我岂不是太冤了!所以还请告之芳名!”
看她还在犹豫,又道“我的内力又不是很好,若是等的时间太长,一不小心无法控制蜘蛛,它扑上去,把你的脑袋咬下来半块,那我罪过可大啦!啧啧啊,撑不住了!”说着,还故意的把蜘蛛往她身边拉.可怜的蜘蛛,无奈的被乐乐用真气控制着,扭捏不安的想跳网逃走,它还有利用价值,乐乐哪能让它如愿.
“啊别让它过来,我说我叫血影,在寻佛寺我们见过的你还说过,我身上的味道很好闻的喂,人家都说了,还不放我下来!”一番恐吓,连这等羞事都完完全全的说了出来,示弱的向乐乐哀求着.
乐乐故作惊呀状,“哇,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轮回血影哪,真是失敬失敬,哦,不用怕,我马上把这只有眼无珠的臭虫子灭掉,给你报仇解恨!”说着,用真气把巨蜘蛛拉下网,发出一道斩力,把它劈成两半.
把血影用同样的办法救下来,她一着地,忙去捡刀,气鼓鼓的瞪了乐乐一眼,一语不发的朝外奔去.乐乐紧追道“喂,血影,你就这样对待恩人吗,每次救你,你都一言不发的扭头就走!”
出了臭气冲天的林子,血影才停住,忿忿地道“上次不算,这次你的恩情我记下了,顶多以后杀你的时候,少杀一次!”
乐乐哪知血影早已接下杀他的任务,以为她在开玩笑,满不在乎的嬉笑道“你们杀手的报恩方式真特别,有没有以身相许的?”
血影“扑哧”一笑,遂恢复冰冷,“有,只不过轮不着你!”说完又要离去.
乐乐想起一事,忙问“怎么去前面的小城?我迷路了!”
“走到这里了,还会迷路,仔细看下叉路口的路标那只臭龙貂,我血影跟它没完,居然把我骗到那种鬼地方,被我逮到,非把你的血喝光”伴着她的咒骂声,消失在云霞深处.
乐乐摇头苦笑,原来又是捣蛋的龙貂他顺着叉路口隐蔽的石制路标,缓缓南行,天黑时分,刚才进入山城,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乐乐首次发出这样的感叹“见到人真好!”满脸喜色的走向小城唯一的客栈.
一进门,他就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柳纤纤,不爽的是,她身旁就是司徒朋,带上柳昆,一桌三人,桌上摆满丰盛的菜肴,还未动筷,显然是刚刚摆上.
小二殷勤地躬身迎接,“公子是吃饭还是住店?吃饭还有桌子,不过房间全被那位大爷包了”他不好意思地指着所谓的“大爷”——司徒朋.
乐乐斜眼看了司徒朋一眼,暗道“年轻地就是公子,有钱的就是大爷!不如”乐乐坏笑着,不在乎的说道,“没事,我们认识,你去忙吧!”在小二诧异的眼光中,走向司徒朋.
离老远,乐乐就高声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在这里遇上司徒公子了!”说着,也不看柳纤纤一眼,拉张椅子,坐在柳昆身旁.
司徒朋脑袋嗡的一声响开了锅,暗中叫苦,“怎么又是王乐乐?和血影约定的日期也快到了,他怎么还不死?”非常无奈的笑道“原来是王兄,不嫌弃的话,一起吃吧!”却不敢盯乐乐的眼睛,只是脸色颇难看地瞥了几下乐乐手中的追心剑,显然已认出乐乐就是夺宝当日的蒙面强盗.
“不嫌弃,不嫌弃,那我就不客气啦!”说完埋头苦吃,直把桌上的佳肴翻个遍,惊得其他三人只有怔怔的看,乐乐吃的很快,半盏茶的功夫,已打着饱嗝,道“哇,吃饱了,听说司徒兄把客房全包了?”
司徒朋点头称是,乐乐又道“那正好,分给我一间上好的客户,跑了一天了,挺累的!”
司徒朋还能怎么说,当然是点头,他现在对乐乐有种惧怕的心理,不知不觉的,变得非常顺从乐乐的意见.
柳纤纤初见乐乐时,也如其他女人一样,芳心巨跳,对漂亮的乐乐充满爱慕和好感,一顿饭下来,他没瞅自己一眼,不得不让纤纤,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了怀疑,“他怎么光顾着吃饭,怎么不瞧我一眼,难道我长的很丑?不过司徒公子整日对我神不守慑的”胡思乱想间,她对乐乐又多了一些好奇.
乐乐的灵识感到纤纤的心绪混乱,时时拿眼光偷视自己,心里暗暗得意,“嘿嘿,心乱了吧,好奇了吧,看我怎么把你拿下!”正在这时,吃饭的食客又是一阵混乱,有的还滴着口水,吹起了口哨.
乐乐因背对着门口,只能看到众男食客欲滴口水的模样,就知道来的定是绝色;有的眼珠子乱扫,游弋不定,就明白来的不只一个女子.
有美女,当然要看!——这是乐乐的左右铭.回头就呆住了,今天发生太多让乐乐吃惊的事了,眼前又是一件.刚进来的五位美女,看到乐乐,皆喜上眉梢,美眸中闪耀着激动的光芒,“乐乐”“公子”一阵香风,扑面而来,更有激动动情者,搂住乐乐的脖子,亲个不停.
“如梦!”乐乐抱着因激动而颤抖的如梦,说不出话来.虽然有些纯真稚气,但那真挚的情感却是毫不掩饰的露在脸上.“她是师父的女儿啊,虽然有诸多误会,也是和宫明月之间的,而且她们母女皆失身于己,既然她们找来了,可不能让她们伤心哪!”
春月香手攀上乐乐肩膀,帮他轻轻按摩,柔媚的腻道“公子,我家小姐可是天天念叨你哩,不远千里的寻你至此,可要好好对待我们哟!”
冬月悄悄点头,却羞于开口,夏月和秋月虽然已失身乐乐,但还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更是紧张的不知所措,生怕乐乐不记得她们.
这时,柳纤纤惊呀道,“她们都是你的女人啊?”
第五章勾引
在宫如梦和四月执事进来的时候,乐乐已经知道完美的泡妞计划出了差错,听到柳纤纤惊呀懊恼的语气,只是点头微笑,暗忖若是知道了我的底细,你岂不更惊呀,不过没关系,你是跑不出我手掌地!
司徒朋不失时机的损道王公子仪表堂堂,风流倜傥怎甘只有五个女子,他家中的夫人恐怕不止十个!王乐乐怪笑着瞟他一眼,心道小样,你以为这样就能争得过我吗!恐怕又让你失望了!
果然,乐乐刚才那懒懒的一笑,惊人的诱惑力已随着笑意荡漾出去,让芳心混乱的纤纤更加失魂落魄,听到司徒朋的损言却无任何反应,只是怔怔的地盯着乐乐,喃喃低语道好厉害,我们牧场雄壮公马,也只能征服十匹母马她的声音虽小,在场的几人却能听个清楚,皆呆滞地望着纤纤.
乐乐没想到纤纤会说出这样的惊人之语,盯着她动情炙热的美眸,那一刻,那一双眼睛只为自己而存在,只为自己而变得温柔,他有点陶醉了.
四目凝成一线,刹那似有千言,眼睛的交流,心也跟着颤动.
咳咳,纤纤,走了多日,该回房休息了!柳昆听到她惊人之词,颇为尴尬,忙打破沉默.
哦,我正想回房累死了!柳纤纤俏脸微红,有些慌乱的跑向客房.
柳昆跟她走进房间,关上门,才道纤纤,刚才怎能在众人面前那样直白,我们牧场虽然靠近北方游牧部落,礼法民风颇为大胆,可这是中原,你没看刚才大家多么尴尬!
纤纤直奔梳妆台,抱着铜镜,不断的跺脚,三叔,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失态,我的脸好红哪一定会被他们笑话,三叔你是知道的,我一直想嫁个英雄,不是光会哄女孩子的漂亮公子哥可是一见到他对我笑,我就慌了,好羞人哪!她照着镜子,不断重复着刚才的话语,在屋里跑来跑去.
柳昆哈哈一笑,纤纤怕是已经喜欢上人家了吧!
三叔,纤纤哪有啦!爹爹武功不好,被马贼杀掉,才害得我娘守寡多年娘一直训导我,将来一定要找个武功最好的人,才能嫁,不然不然纤纤由撒娇的语气,慢慢转为忧伤,把镜子回原处,低头坐到床边,幽幽叹惜.
唉,我们柳家近几年来,一直多灾多难.大哥二哥先后被凶残的马贼杀害,现在又摊上南陵王府欠债之事,怎么也想不到一向仁义忠信的南陵王,居然亏欠我们近千万两的银子这一趟吉凶难料哪!
无论吉凶,也要向南陵王问个清楚,我们有齐全的交接帐本,就不信他敢赖帐!柳纤纤仍柔和的声音,眼神却透着无比的坚定.
呵呵,不错,就该像纤纤这般理直气壮还有,那王乐乐武功非常高强,出道短短数月,死在他手下的一流高手,不计其数除了花心之外,还无其它缺点纤纤可以考滤一下哦!柳昆打趣的说道,不等纤纤回答,便快速的转身离开.
纤纤不依的嗔道三叔你,脸上却露出甜甜的幻想状.
司徒朋回房后,仍是郁郁地喝着闷酒,一见王乐乐出现,他就莫名的不安恐惧,张强朱顺,和轮回约定的日期快到了,血影动手了吗?
朱顺观察司徒朋的脸色不对,小心的答道属下已催促轮回两次了,他们回复,说血影自有安排,会在预定日期前动手,无论成功与否,都会和我们联系.
张强接着道公子,我看王乐乐的武功也不过如此,不如我带几个好手,今晚就做掉他,干嘛非等轮回血影?
司徒朋瞪了他一眼,不屑的道狂妄!你能看出他武功的深浅?就凭你能杀掉他?你看仔细了他手中的追心剑,上次夺宝之夜,那个蒙面强盗手中的武器是否眼熟?
张强略一沉思,额头顿冒冷汗,公公子,难道就是王乐乐,他他能和陆无日打个旗鼓相当?
朱顺一拍脑袋,惊道我说那粉红的护体真气怎这么眼熟,当时就起了疑心,原来真的是他!
司徒朋又灌了一口酒,郁郁的苦笑道你们两个不要放马后炮了,我那天受伤就是拜他所赐,王乐乐的武功可邪门的很,记得以后和他对敌的时候,千万不要看他的眼睛.
张强朱顺不明所以的想问个究竟,看到司徒朋不耐烦的摆摆手,才知趣的退出门外.
王乐乐陪着如梦和四月执事吃完饭,才同回房间.一顿饭下来,她们和乐乐又熟悉不少,不再紧张扭捏了,只有如梦一人,自始至终也没和乐乐见外惧生过,仿佛是多年的夫妻亲友一般.
这里房间紧缺,今晚我们要睡在一张床上了!乐乐抱着粘人的如梦,笑嘻嘻的说道.
本是普通的笑容,在诸女看来,却是极大的挑逗,皆羞笑着点点.如梦搂着乐乐的脊背,接道我娘说了,要我们以后只听乐郎的话,乐郎要我们睡哪,我们就睡哪!
四月执事更是赧羞,小姐,这些话不要乱说
哪有乱说,我娘走的时候,不是这么嘱咐我们的吗?如梦瞪着水灵灵的眼睛,不服气的反驳道,若是她们四人还不认输,她就准备争吵了.
王乐乐不知道宫明月为什么这样嘱托,难道不追究上次的责任,还准备把女儿嫁给自己?他也不知道在宫如梦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为何智力非凡的灵巧姑娘,却天真幼稚的像个孩童?
四月执事早知晓如梦的脾气,知趣乖巧地闭嘴点头,不和她争吵,如梦这才得意的笑道乐郎,我没有骗你吧!上次骗你的小月已经被海盗杀掉了,我娘叫你不要怨恨我们几个.
小月死了?乐乐虽然气恼她的欺骗,可知道她是身不由已,被迫听命宫明月的,如今听到她的死训,仍有些淡淡哀伤.
夏月嘴快,见乐乐询问,忙把知道的事情经过,快速简单的说了一遍.乐乐听毕无奈摇头,直叹天意不可捉摸,春月见气氛有些悲冷,忙娇声劝道公子不要想的太多,人各有各的命运,谁也没法改变热水已放好了,让奴婢服侍你洗浴吧!
乐乐点头,如梦争着道我也要,一块洗吧!说完夺先脱光衣裙,跑向浴桶,晶莹如玉的肌肤在灯火下闪耀着诱人的光芒,肥翘的丰臀因跑动而微颤,跑到桶边,她娇笑着回头,乐郎,快点过来呀!玉峰傲挺,像兔子般跳动着,密处浅草稀稀,天真无邪的表情,却散发着无穷诱惑.
乐乐上次与她合体时,也因为急于吸取处女元阴,而无暇细看她的胴体,涟漪的奇光再现,乐乐啧啧直叹自然的诱惑,无法抗拒!说完,解衣朝她奔去,人到,衣尽.
四月执事暗自羞笑,数春月最为大胆,脱光衣衫,丰腴娇媚的玉体最先裸露,然后嬉笑着扒光其他三女的衣服,一起走向浴桶.
春光无限好,屋内最逍遥.(啦啦不给偶描写!啦啦自己去想像!)
春光虽没乍泄,声音却无法阻隔,乐乐虽然有意用粉红护体真气隔内呻吟声,可那疯狂的嘶叫怎甘被他困住,直冲破墙壁,窗户,飞向八方
隔壁死淫贼,臭浑蛋怎么还不歇息,吵死人啦,还让不让别人睡觉哦,终于停了,哼,真以为你是大种马.还没骂完,如泣如诉的尖叫声又在耳边响起,柳纤纤蓦地坐起,做了两个时辰了,居然还做身上出了好多汗哪,怎么回事,听她们声音,居然比撕杀还累呜呜,我失眠了.
乐乐本不知道隔壁是谁,但听到柳纤纤的漫骂,嘴角又露出坏坏的笑意,纤纤小娘子,知道为夫的厉害了吧,我不是大种马,但我比种马还要厉害!看我怎样勾引你!
由于第七层功法的原因,身子下的秋月完全的知晓乐乐的想法,娇喘不堪的腻道哦,公子嗯,那位姑娘对你早已心动不用勾引了啊啊不如,现在去她房中收了她啊啊
乐乐心中传间道秋月也很乖哩,居然替为夫想到这种妙计,不过还有个杀手在房顶哩!秋月刚想问杀手的事,忽被乐乐一阵秘技攻的直翻白眼,只能用嗓子根部发出无意识的单音.
听那房顶刺客的动作,乐乐知道来的是个绝顶高手,听到屋内淫乱的声音,只在初时有点呼吸急促,过时居然平稳如常,可见修心之术非同一般,若非在交合中,乐乐也很难发现此人.他知道刺客现在只等自己露出疲累之态,那时是下手的最好机会,可刺客不知,枪战后的乐乐,精神武功更胜往昔.
摆平秋月之后,乐乐并没把她爽晕,压在她身上,悄悄地说我出去引开他,你不要动,保护她们的安全,听话,乖!说着又吻上她因高潮而冰冷樱唇.
秋月感受着他的爱意,温驯地点点头.
乐乐披上衣服,暗把追心剑藏在怀里,喃喃道哦,终于搞定了,去趟厕所!说完走向院中.
从房顶滑下一道黑影,如鬼魅般的跟着乐乐,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乐乐刚进入茅草搭成的厕所,就觉一股冰冷的刀气扑天盖地袭来,这哪是暗杀,简直是毁坏民房!虽然是个茅房!他早有准备,说归说,动作还是急为迅速的冲天而起.
腾空不过两三丈,脚下的厕所已被摧为平地,还没来得及惋惜,漫天的刀光已朝他劈来,乐乐边躲边骂哇,血影,你还真来刺杀老子呀,下午还是软绵绵装可怜,现在就如老虎一般凶猛,我怎么招惹你了!
血影并不说话,奇幻的身影,化作虚实相间的杀阵,双手持刀,每一刀劈下,都带着足足的真气,直把附近的房屋摧残,草木皆伤,这不是暗杀,简直是表演.
乐乐骂着骂着,也觉查到这刺杀有点变味了,喂,刚才在房顶偷窥我半天,是不是觉得我勇猛无敌,舍不得下手啦,若是这样就名说呀,缺钱我给你!嘿嘿!
你!血影刀势一滞,卑鄙!你这样的小贼就该千刀万剐!
说完,她刀势一转,冰冷的杀气徒然增加,漫天刀影归为一刀,这一刀似乎能带动方圆数丈的灵气,简单的一刀却比千万刀的威力更大,朝乐乐当头劈来.
乐乐暗暗苦笑,调戏过度了!只觉得这一刀躲无可躲,遂拔剑抵挡,无招可破时,只有比力道乐乐记得鲜于冶的话,当前这招只有用剑气抵御.
他不敢大意,全力发出同样威力的一道剑气,粉红的剑芒如飞龙一般,迎上近身三丈的刀气,蓦然剑龙却失去目标,那惊天动地的一刀又分解成千万道小刀状的劲芒,把乐乐围住,从四面八方射向他.
早已惊动了司徒朋等人,张强朱顺更是激动的看着被刀光包围的乐乐,失声道这回他可死定了吧!司徒朋也暗想,这一刀就是凭自己现在的功夫,也很难抵挡,王乐乐不死也会重伤吧.
柳纤纤被乐乐吵了大半夜,刚能入睡,却听到院内的打斗声,忙起床观看,第一眼就看到乐乐被杀势惊人的漫天刀光包围,急的差点哭出来,心里的某根弦被深深触动了,快躲呀!她惊叫出来.
宫如梦虽然疲累的睡去,但武功皆是一流,听到响动也起身,听秋月一说刺客的事,更是着急,拿起武器飞向院中,乐郎,快躲开哪!看着身陷危险中的王乐乐,皆全力发动明月宫的轻功,如天外飞仙般的朝战圈飞逝.
发出这一刀的血影也深深后悔着,刀势已成,如顺水奔流,怎能收回,我不是故意的,你千万要躲开哪!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心里说着这样的话.
王乐乐这时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已笑不出来.身在刀光中间,像极了小舟处在风暴的极心,一不小心就会翻船,说来话长,这刀气却在一转瞬间,就到了面前.
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全是细小的刀我不会死的,算命的说我会活到九十九的还有那么多漂亮的老婆在家等着我呢,若雪,嫣儿,琪儿还有纤纤小娘子没有泡到手哩,我怎么会死呢?
刀气处在刀气中间的东西皆成它的攻击目标,只有更强的真气,或者兵器可以不伤害誓言!对要把身形裹在兵器中,就能解决眼前的困境,可是得把身子缩得更小才行而且没有攻击目标,誓言还会把自己反伤难道去攻击血影不,还没有看过她的容貌,怎么能杀死她自己承受吧!
这些想法,在他脑中刹那间已决定,体内御女真气高速运转,双手举起追心,仰天长啸,腾空跃起数丈,粉红的护体气罩越变越浓,越变越小,最后粉红色的气罩缩成追心剑的大小,在空中顿了顿,气罩变得更浓更小,空中似乎的只有一把血红的长剑,裹着浓烈的剑气,像条飞腾的赤龙,刺向刀气最薄弱的一角.
这一次的誓言,乐乐把身体缩的更小,离身剑合一的境界又进了一大步,那一瞬间的强大真气,组成金属般的护罩,可如雨点般的尖刀刺在身上仍不好受,把他疼的龇牙咧嘴,暗骂哼哼,血影,落到我手上,有你好受,愿上天保佑你,不要长的太丑,不然就太对不起我这次的牺牲了!
正在担心的众女,突看到赤色巨龙拖着长长的尾巴,冲出刀影杀阵,誓言仍旧坚定,却没了坚定的目的,强大的杀气砰然四散,离追心剑最近的血影,被这分散的杀气逼的连退数步,惊诧的盯着有如生命的追心剑,这么强劲的杀气为何不向我进攻?
自然没人回答她
杀气在渐渐消退,飞龙在空中左摇右晃,像是喝醉了酒,不甘的缓缓落下,离地三四尺,乐乐才显露身形,张嘴咳出一口鲜血,苦笑道呵呵,轮回的第一杀手,果然不简单,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宫如梦和四月执事飞来扶住他,忙问询乐乐伤势,血影见乐乐只是受点轻伤,徐徐吐出担心的惊气,道没死算你命大,我还会来的!说完又朝司徒朋的方向看了一眼,抽身飘退,空中只留下一串淡淡的黑影.
司徒朋暗中攥了攥拳头,失望地叹道只差一点,王乐乐身边的几个女了居然是明月宫的,真看不出来,他的背景还真不小,以前怎么没查出他有这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张强看着吐血的王乐乐,忙道公子,要不要我们暗中加把劲,把他做掉?
司徒朋瞪他一眼,道他身边的五个女子,你能打过哪一个?
张强看了宫如梦一眼,吞只吐沫,不敢再言语.朱顺庆幸自己的没有多嘴,只是指了指巴木图和吊死鬼,意思是说,加上他们呢?
吊死鬼转转头,一言不发的回房去了,司徒朋看着呆头呆脑的巴木图,苦笑不语,武功倒也一流,只是暗杀还不如你们哩!血影还有两次暗杀,就看王乐乐下次是否走运!说完不再理会他们,转向回房.
柳纤纤见王乐乐逃开,遂念念有词的谢着苍天某神,一手还拍着狂跳不止的胸脯,忽见受伤的乐乐冲自己微笑,心跳的更欢了,也怔怔的回复着笑容,直到柳昆走近.
纤纤,三叔没有骗你吧!最后王乐乐那招杀势因杀意未尽,才会反被招式反噬而伤,他若全力出手,那轮回刺客恐怕亦非死及伤!
三叔,你跟我说这些干嘛,我才不管他死活哩!说毕,头也不回地跑回房去.
柳昆看着她的背景,微微叹惜,这些年她们娘俩过的不容易,若能找个依靠的人,大哥在天之灵也会安息吧!
王乐乐虽然花心,但总比卷入某些家族的斗争要好上百倍!他眺望着司徒朋的房间,在心里说道.
此时,遍野升起淡淡薄雾,远山朦胧,近处的房屋也渐渐隐去身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