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玉辟邪(全本)-12

  

第二十章 勤练剑招 山雨欲来风满楼
因为第一天大部分人都喝多了,所以第二天起来得自然也晚了。丁天仁回到住处,王小七正盥洗完毕,两人跨出房间,只见一名青衣少女躬身道:「二位少侠请到客厅用早餐了。」
她领着两人走入一间布置雅洁的客厅,右首一张桌上,已经坐着金少泉、白少云二人,看到两人走入,一齐站了起来拱手道,「丁兄,王兄早。」
丁天仁、王小七也连忙还礼,说了声:「金兄、白兄早。」
正说之间,金兰和易云英也走了进来,大家各自抱拳为礼,就相继落坐。一名青衣少女已端着早点送上。
丁天仁眼看吃早点的只有自己六人,忍不住问道:「姑娘,还有的人都没起来吗?」
青衣少女含笑道:「他们早就用过早点了,六位少侠快请用吧。」说完回身退出去。
金少泉笑道:「看来我们几个起来得最迟了。」
易云英道,「这时候才辰正,也不算太迟呀。」
白少云道:「大家不用客气,用过早点再说。」
大家正在吃着早点,忽然门口吹来一阵香风,一团红影像一阵风般走了进来,那是神女宫的三宫主叶青青,她一走近,就眼波一溜,甜甜笑道:「丁大哥,各位早。」
这声「丁大哥」,声音特别甜美,尤其她今天穿了一袭梅红衣裙,秀发梳成了两条乌油油的长辫,分垂胸际,发梢也扎着梅红丝条,脸上也经过刻意修饰,愈显得一双眼睛大得乌溜溜的发光,吹弹得破的匀红娇靥上,露出两个小酒涡儿,就越发美得天真无邪。
丁天仁看得心中一荡,含笑问道:「叶姑娘还没用早点吧?请坐下来一起用如何?」
叶青青甜甜一笑道:「我早已吃过了,欧阳前辈、石道长等人正在和大师姐议事,大师姐特地要我来给大家作向导,一游巫山之胜,你们用过早点,就可以出发了。」
丁天仁心知磨剑老人,石道长等人和散花仙子商议的可能是极为机密之事,自己六人中,王小七虽然被「迷信丹」迷失神志,但仍有几分清醒,自然不能让他参与。这就点头道:「我们难得到巫山来,有机会一览巫山之胜,正是快事,只是太麻烦叶姑娘了。」
叶青青喜孜孜的道:「不麻烦,我是奉命做向导的,只是从这时出发,中午就要赶回来,连神女峰也游不完呢。」
易云英道:「我们带些乾粮去,中午就不用回来了。」
叶青青道:「不成呀!大师姐说,中午是正式宴请欧阳前辈、石道长,长江盟的人和你们几位都是客人,所以一定要赶回来的。」
金少泉站起身道:「丁兄,我们那就快些走了。」
大家跟着站起,只见一名青衣少女急匆匆的从外面走入,看到叶青青,连忙躬身施礼,气喘吁吁的道:「小师叔,二师叔要你们不可出去了。」
叶青青问道:「为什么?」
那青衣少女道:「因为武林联盟派人前来,说要我们务必把擒下的丁少侠释放回去。」
叶青青奇道:「我们几时擒下了丁少侠?」
丁天仁听得心里有数,武林联盟由王绍三(现在的王小七)乔装自己,不知中途又由自己假冒了乔装自己的王绍三,昨晚自己三人没有回去,他们自然着急了,所以要向神女宫来索人,此事叶青青自然不会明白,一面含笑道:「他们要索回去的自然是在下了。」
叶青青眨着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把你索回去呢?」
丁天仁道:「此中另有原因,慢慢再和你说。」一面朝青衣少女问道:「请问姑娘,人在那里?」
「就在前厅。」青衣少女道:「哦,二师姐说,丁少侠不可和他见面。」
叶青青道,「丁大哥,你是不是想听他们说些什么,不要紧,我们可以躲在屏后瞧瞧,来的是什么人?你们跟我来。」说完,立即领着丁天仁走在前面。金兰、易云英等人也迅速跟着走去。
一行人绕过东花厅折入前厅后廊,悄悄来至厅后。叶青青朝丁天仁招招手,悄声道:「你快过来。」
丁天仁跟着她掩到雕花屏后,叶青青要他就着雕花镂的小孔,朝前看去。金兰等人也各自找小孔,凑着头朝外望去。
大厅上只有三个人,散花仙子坐在上首一张雕花太师椅上,看到的只是背影。她左首客位上坐的是一个黑袍老者正是武林联盟副总护法无敌阴手欧阳生,右首作陪的是二宫主白素素,这两人看到的都是侧面。
只听散花仙子柔声道:「二云妹,欧阳副总护法既然如此说了,你进去瞧瞧,如果欧阳副总护法说的属实,咱们再谈不迟。」
白素素应了声「是」,起身朝厅外行去。
散花仙子柔声道:「欧阳副总护法请用茶。」
两人此时没话可说,欧阳生侧身从几上捧起茶盏,掀了下碗盖,轻轻喝了一口,放下茗碗。
叶青青凑着丁天仁耳朵,悄声问道:「二师姐做什么去的?」
丁天仁连忙以「传音入密」说道:「你不可出声,欧阳生内功精纯,这里和他相距极近,他会听得到。」
叶青青听他一缕细声在耳边说话,但自己却不会「传音入密」,不觉侧着脸朝他看去,轻轻点了下头。两人距离极近,她这一侧过脸来,就更近了,丁天仁鼻中隐隐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幽香。易云英轻轻拉了下金兰衣角,朝两人呶呶嘴,金兰含笑点头。
大厅上两人没说话,屏后的人自然更不敢交谈,这样足足过了一刻工夫,才见白素素袅袅婢停的从外面走入,回到右首椅前,并未落坐,欠身道:「回大师姐,小妹洗去丁天仁脸上易容药物,他果然不是丁天仁。」
这话听得叶青青大是惊奇,丁大哥明明就在这里,二师姐怎么会说给丁天仁洗去脸上易容药物,果然不是丁天仁,难道另外还有一个丁天仁?心中想着,忍不住又侧脸朝丁天仁望来。这话也只有丁天仁听得懂,敢情方才白素素是到东花厅,和磨剑老人、石道长商议去的,她说出昨晚擒下的丁天仁,洗去易容药物,果然不是丁天仁,这句话一定是两位老人家出的主意了。
散花仙子颔首道:「好,你坐下。」白素素依言落坐。
散花仙子螓首微抬,朝欧阳生道:「欧阳副总护法说的不错,此人既非丁少侠,我们留下他也是无用,自可释放,只是……」她故意拖长语气,没说下去。
欧阳生微笑道:「宫主有什么条件,不妨直说。」
散花仙子道:「只要你们交出杀害我十九名弟子的凶手,我立即放人。」
欧阳生面有难色,说道:「说出来秦宫主也未必会信,老朽昨晚回去之后,已经查过此事,那天晚上,确是由向护法(向问天)假扮了雷公言武(巢湖蒙叟)藉以把丁天仁三人引去。但并未残杀贵宫弟子,老朽可以用项上人头作保证,那晚来的人中也并没有会「百变神功」的人,因此老朽推想,残杀贵宫弟子的也许另有其人。」
白素素冷笑道:「你这话有谁能信?」
欧阳生作色道:「老朽说过以项上人头作保证,只要那晚残杀贵宫弟子的是武林联盟的人,老朽这颗人头,宫主随时都可以取去,老朽绝无怨言。」
散花仙子看他说得极为认真,点头道:「好,我相信你。」
欧阳生道:「那么……」
散花仙子没待他说下去,就截着道:「我还有一件事要请教欧阳副总护法。」
欧阳生道:「宫主请说。」
散花仙子道:「乐山山庄庄主擎天手金赞臣,自流井金家堡主金长生,剑门山白家庄庄主白云生三位,失踪已有多日,也是武林联盟请去的了?」
躲在屏后的金兰、金少泉、白少云三人听到宫主提到父亲,心头同时一震!金少泉,白少云就是因为乃父失踪,出来寻父的。欧阳生阴沉一笑道:「老朽说并不知道此事,宫主是否相信?」
散花仙子冷笑道:「你身为武林联盟副总护法,怎么会不知道呢?」
欧阳生嘿然道:「武林联盟并没有劫持这三个人,他们无故失踪,老朽如何会知道?」
散花仙子沉吟道:「你说武林联盟没有劫持他们?」
欧阳生道:「不错。」
散花仙子道:「这就奇了。」
欧阳生道:「老实说,本盟也正在调查此事。」接着目光一抬,望着散花仙子,拱拱手续道:「老朽此来,就是希望秦宫主能释放本盟乔扮丁天仁的一名剑士,现在既已证实他不是丁天仁了,还请宫主俯允,可否让老朽带回去?」
散花仙子颔首道:「可以,只是昨晚留下的人都被温九姑「迷信丹」迷失神志,只好都点闭了他们穴道,欧阳副总护法如能取到解药,我可以放人。」
这话欧阳生深信不疑,假扮丁天仁的王绍三,并未被迷失神志,但金兰、易云英,以及荆门山主季传贤等六人,确是被「迷信丹」所迷,所以她要乘机索取解药了,闻言立即拱手道:「秦宫主一言九鼎,老朽先行谢了,只是老朽身边并无温九姑「迷信丹」解药,最迟后日上午一定可以把解药送到。」
散花仙子道:「好,欧阳副总护法几时把解药送到,我就几时放人。」
欧阳生站起身,拱拱手道:「老朽这就告辞。」
散花仙子也跟着站起,说道:「二师妹,代我送客。」
白素素答应一声,跟着欧阳生往外行去。
散花仙子回头道:「三师妹,你请了少侠几位一起到东花厅来。」说完就朝厅外行去。
叶青青直起身,叫道:「丁大哥,大师姐要我们到东花厅去呢。」
金兰朝金少泉、白少云说道:「金兄,白兄,方才听欧阳生的口气,二位的令尊和家父等人的失踪,好像不是武林联盟劫待的。」
易云英笑道:「二哥,他说的话也能相信?」
金少泉微微摇头道:「不,我看欧阳生说的不像有假。只是……家父等人既非武林联盟劫持的,又怎么会无故失踪的呢?」
易云英披披嘴道:「这人是老狐狸,他会说真话?」
丁天仁道:「我也觉得欧阳生说的不假。」
白少云道:「目前在江湖上兴风作浪,除了武林联盟,还有什么人呢?」
叶青青可不关心这些,偏头问道:「丁大哥,后天他送解药来了,不知大师姐答应放人,放什么人呢?」
丁天仁道:「宫主想必已经心有成竹了。」
易云英轻笑道:「自然把大哥放回去了。」
叶青青急道:「那怎么成,丁大哥又不是他们的剑士?哦,丁大哥,你方才说另有原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说话之时,已经走到东花厅门口,丁天仁悄声道:「现在快进去了,待会再告诉你。」
叶青青轻「嗯」了一声,大家就举步走入。散花仙子早就来了,这时正在把刚才和欧阳生谈话的内容,向在座的人详细述说了一遍。
巢湖蒙受双眉微拢,说道:「据老朽最近听到的消息,除了擎天手金老哥、自流井金老哥、剑门山白老哥三位之外,据说成都归云庄的归耕云、青羊宫景云子。和九顶山八角庙南张述古等人,差不多也同时离奇失踪,目前除了武林联盟,江湖上并没其他组合出现,欧阳生说的只怕是推托之词,未必可信。」
磨剑老人笑道:「老朽也听说了,这些天来,老朽碰到的都是武林联盟的人,焉知没有第三者?只是咱们没碰上而已。」
潜龙于千里道:「前辈认为还有第三者吗?」
石破衣耸耸肩,哈的笑道:「江湖上几时平静过一天,有兴风作浪的武林联盟,自然也会有另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你想吃掉神女宫,长江盟问鼎中原,我也正好从重阳会下手,蚕食各个门派,这也并不足奇。」
阴世秀才文中秀看了他一眼,并未作声。
排教总舵主罗长发道:「石道兄语含玄机,似乎已有什么发现了?」
石破衣连忙摇手道,「没有,我假道士,只是心有所感,那有什么发现?」
散花仙子道,「方才欧阳前辈,以千里传音要我向欧阳生素取「迷信丹」解药,不知:……」
磨剑老人指指石破衣,嘻的笑道:「这是咱们这位军师假道士要我这样告诉宫主的,老朽只是传声筒而已,这件事就让假道士去安排了,用不着官主操心。」
散花仙子道:「丁少侠他……」
磨剑老人没待她说下去,就接着道:「没事,没事的。」
叶青青嚷道:「老前辈,原来你们说的放人,是要丁大哥去充数了,你们可知道这有多危险?」
她的心头一急,才嚷出来了,一张粉脸顿时胀得通红。散花仙子平日纵然疼这位小云妹,当下笑道:「青青,你怎可对欧阳前辈如此说话?」
磨剑老人笑了笑道:「没关系,老朽不会生气的,嘻嘻,小妹子,你要是不放心的话,要假道士也派你一个差使好了。」
他这句「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把叶青青一张脸弄得红上加红,但听到后来,不由心头一喜,回身朝石破衣道:「石道长,你派我什么差使呢?」
石破衣笑道:「你们几个都不会闲着的。」
金少泉,白少云同时站起身,拱手道:「老前辈,家父……」
磨剑老人连连摇手,目视石破衣,哑然笑道:「你们不用说了,咱们两个老头既然遇上了,岂会袖手不管?事情可多着呢,你们只要听假道士的就是了。」
金少泉、白少云同声应是,正待朝石破衣询问。石破衣已经站起身来,耸耸肩笑道:「你们两个人不用多问,方才咱们已经分配好了。你们几个年轻人都由我假道士领头,和年轻人在一起,我这把老骨头也觉得年轻起来了。」
叶青青问道:「我也跟道长走吗?」
石破衣含笑问道:「你是不是年轻人?咦,你问这话,难道不愿意和咱们在一起?」
叶青青粉脸一红,和丁大哥在一起,她怎么会不愿意,这就急忙说道:「我自然愿意了。」
石破衣耸着肩说道:「这就是了。」
中午,两桌酒席摆在大厅之上。昨晚只是消夜而已,现在可是正式的庆功宴,大家依次入席,菜肴丰富,宾主互相敬酒,自不在话下。酒醉饭饱,每个人差不多都是已有了几分酒意,侍女撤去杯盘,又给大家沏上新茶。
石破衣忽然站起身,走到中间,呵呵一笑道:「宫主佳看美酒,宾主尽欢,不可不有余兴,小老儿不揣鄙陋,给大家来一手庄稼把式,聊博一粲。」
他忽然自告奋勇,要露一手给大家瞧瞧,大家自是求之不得,一时纷纷鼓起掌来。
石破衣朝散花仙子拱拱手道:「不过小老儿要借宫主的青霜剑一用,才能增加声势。」
散花仙子微微一笑,朝一名侍女吩咐道:「去取我青霜剑来。」
那侍女躬身领命,取来青霜剑,双手呈上。石破衣一手接过,呛的一声抽出一柄青莹长剑,口中说道:「真是好剑,小老儿要献丑了。」
话声出口,右手一振,把长剑朝空中平掷出去,青虹乍亮,大家只觉眼前一花,石破衣已经不知去向。原来他双脚一顿,人已平平稳稳的站在掷出去的剑脊之上,正朝厅外飞去。大家不觉纷纷鼓起掌来。
就在掷出去的长剑快到大厅门口,忽然一个左折,沿着大厅左首由左而右,转了一圈。不,一圈接一圈的在两丈高处盘旋,先前还看得清一柄平飞的长剑上站着石破衣,渐渐越飞越快,但见一道耀目青虹满厅飞旋,剑气森寒逼人,那里还看得清人影?大家情不自禁又纷纷鼓起掌来。
就在掌声中,剑光倏敛,石破衣早已站在中间,长剑也早就入鞘,朝大家抱抱拳道:「献丑、献丑。」
大家又纷纷报以掌声。
石破衣把青霜剑还给青衣侍女,等掌声一落,回头朝王小七道:「小七,你那套「天锦剑法」,集各家之长,破诸家之短,不妨演练一遍给大家瞧瞧。」
他这句集「各家之长」,倒也没有什么,但后面一句「破诸家之短」,却听得大家心中一动。王小七答应一声,举步走出,在中间站停,向众人抱拳为礼,然后徐徐抽出长剑。
丁天仁突听耳边响起石破衣的声音,以「传音入密」说道:「你务必看仔细了,身法剑法,不可丝毫遗漏,都要牢牢记住。」
心中不禁一动,这时王小七已经展开剑法,一招一式的演练下去,这就用心注视,一点也不敢放松。王小七这套剑法,果然是集各家之长,每个门派剑招中的精华,无所不包,照说像这样的集锦剑法,应是属于散手一类,上一招是某一门派的剑招,下一招又是另一门派的剑式,绝难串连起来。但这个串连各派剑法的创始人,却能依照每一招剑法的走势,灵活应用,衔接得天衣无缝,精妙无比。
从王小七手中使出,宛如原有的剑招,更具威力,使到急处,真如老杜剑器行所说的:烟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骏龙翔,来如电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一时看得大家纷纷鼓起掌来。这套「天锦剑法」共有九十一招,王小七剑随人走,尽是流动的剑芒,使得纯熟无比,演到最后一招,倏然收剑,依然站在原地,脸不红、气不喘,足见剑上造诣已有相当火候,徐徐纳剑入鞘,再次朝大家抱拳为礼。大家也再次为他鼓掌。
巢湖蒙叟道:「还有那一位也来表演一手?」
文中秀道:「我们请欧阳前辈露一手给大家瞧瞧,大家以为如何?」
大家又纷纷鼓起掌来,磨剑老人嘻的笑道:「小老儿也要表演吗?」
易云英道:「你老哥哥不表演,还有谁表演?」
「好,好,表演,表演。」
磨剑老人耸肩走出:「要表演就到大天井里去。」
说完,就像大马猴似的领先朝厅外走去。大家一起跟着他身后走出。磨剑老人回头道:「你们站在阶上看好了。」
大家不知他要表演什么?依言在阶上站定。磨剑老人一直走到大天井中间,才行站定,说道:「小老儿要表演的就是爬绳子,你们小时候总爬过绳子吧?小老儿现在就要爬了。」
话声一落,左手悬空一抓,右手紧接着又往上抓去。他当然只是装个样子,其实根本没有绳子,但他两手往上一抓,人也跟着离地数尺,双脚也真像有一根绳子似的,往上一拢。接着左手再往上抓,右手再往上抓,双脚再往上一拢,已经爬升了七八尺高,他人本来就像马猴,这一往上爬,就更像猴子似的,只是他双手更换,身子一弓一弓,越爬越快,一路上升。
瞬息工夫,已经爬升了十几丈高,大家纷纷走下石阶,仰头往上观看,一面纷纷鼓起掌来。磨剑老人越爬越高,一个身子也越来越小,渐渐只剩下了一点黑影,渐渐连黑影也看不到了。
巢湖蒙叟忍不住叹道:「欧阳前辈这份轻功,当真出神入化,可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咱们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易云英叫道:「咦,大哥,老哥哥人呢?怎么不见了呢?」
只听身后有人嘻的尖声笑道:「小妹子,老哥哥就在这里。」
大家急忙回头看去,只见磨剑老人不知何时已像大马猴似的站在阶上,不觉又纷纷鼓起掌来,回入大厅。
易云英被他当着大家叫出「小妹子」三个字来,不由粉脸骤红,羞急的道:「你真讨厌。」
「哦,哦。」磨剑老人突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忙道:「对不起,小老儿叫错了,你不是小妹子。」
这下真是越描越黑,听得大家忍不住笑出声来。易云英跺跺脚道:「都是你。」
石破衣笑道:「丁姑娘,这里都是江湖人,江湖上女扮男装多得是,没有人会笑你的,老醉鬼一时说漏了嘴,他一向口没遮栏,千万不可怪他。」
易云英红着脸道:「谁怪他了?」
磨剑老人嘻的笑道:「是老哥哥不对,你不怪老哥哥,老哥哥好开心。」
叶青青走了过来,说道:「原来了姐姐是女的,这样就好了,以后我有伴了。」
白素素嫣然笑道:「小师妹,你说错了,应该有两个伴才对。」
叶青青睁大眼睛,问道:「二师姐,你说还有一个?那是谁呢?」
易云英拉着金兰的手,咭的笑道:「自然是兰姐姐了。」
磨剑老人笑嘻嘻的道:「小老儿方才说漏了嘴,所以不敢再说了,其实她们两个都是小老儿的小妹子。」
易云英抿抿嘴道:「说漏了嘴,还不是把我们两个都扯出来了?」
叶青青道:「她们两个都叫你老哥哥,我也叫你老哥哥好不?」
散花仙子道:「小师妹不得无礼。」
「没关系。」磨剑老人嘻的笑道:「小妹子,要认我做老哥哥,老哥哥高兴极了,嘻嘻,宫主如果愿意的话,也叫我老哥哥好了。」
散花仙子听得暗暗一喜,慌忙裣衽下拜,口中柔声道:「老哥哥请受小妹一拜。」
白素素、叶青青也赶紧裣衽下拜,口中叫道:「老哥哥。」
「呵呵,嘻嘻。」磨剑老人耸着肩大笑道:「够了,够了,你们叫我老哥哥,小老儿高兴得很,但你们行这样的俗礼,小老儿就吃不消了。」
石破衣道:「恭喜老醉鬼,攸了秦宫主做小妹子,你一辈子都不愁没酒喝了。」
磨剑老人双眼一瞪,说道:「你眼红,就叫小妹子也叫你老哥哥好了。」
一面朝散花仙子挤挤眼睛,意思要她快叫「老哥哥」。散花仙子剔透玲球,既有磨剑老人示意,赶紧又朝石破衣裣衽下去,叫了声:「老哥哥。」
白素素、叶青青也跟着裣衽下拜,叫着:「老哥哥。」
石破衣连忙还礼道:「宫主不可多礼。」
磨剑老人轻声道:「怎么你以为长了她们两辈,就不肯收她们做小妹子,岂有此理,我区老大都收了,你不收怎么成?」
「收,收。」石破衣忙道:「你区老大收了,我怎敢不收?」
说话之时,不觉瞪了他一眼,这自然是怪他又说漏了嘴。磨剑老人这句「你以为长了她们两辈」,不但散花仙子听得清楚,就是在场的人,谁都听到了。邛崃石破衣,江湖上认识他的人很多,虽然没人知道他来历,但绝不可能会是比散花仙子长两辈的高人,可是这话从磨剑老人口中说出来,当然绝不会假:眼前这位石破衣,究竟是什么人物呢?」
一时使得像巢湖蒙叟、罗长发等老江湖,也有莫测高深之感?石破衣拿起茶盏,喝了一口,就站起身来,朝丁天仁招招手道:「你随我来。」
丁天仁闻言起立,王小七也跟着站起,问道:「二叔,我也要来吗?」
石破衣笑道:「没你的事,只管在这里喝茶就是了。」
王小七答应一声,果然依言返身坐下。丁天仁跟着石破衣走出大厅,只见一名青衣少女站在廊上,迎着石破衣躬身道:「道长请随晚辈来。」
原来方才石破衣以「传音入密」告诉白素素,请她准备一间宽敞的密室,这青衣少女自然是奉白素素之命,在厅外等候石破衣的了。
石破衣抬了下手道:「姑娘只管请。」
青农少女领着二人来至第二进东首一座院落,站停下来躬躬身道:「这里是宫主练剑的地方,门下侍女不奉召唤,不准入内,二位请进。」
石破衣点点头,心想白素素果然是最好的总管,自己没和她说明,她却已经猜出自己的心意了。这间宫主平日练剑之所,果然十分宽敞,自成院落,与外间隔绝。
丁天仁跟着走入,还没开口,石破衣已在中间站定,说道:「小兄弟,你知道我要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丁天仁道:「方才王小七演练剑法之时,道长叫在下看仔细了,不可丝毫遗漏,大概要在下演练一遍给你瞧瞧了。」
石破衣听得连连点头笑道:「唔,你现在江湖阅历,果然大有进步了,我要你到这里来,不但要看看你记住多少?而且还要你在半日之内,把它练纯熟了。」
丁天仁问道:「道长的意思,是要在下改扮王绍三,明天随欧阳生去了?」
「不错。」石破衣接着道:「此举对整个武林大局,十分重要,但欧阳生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你此行务必十分小心,不能有半点破绽才行。」
丁天仁道:「在下……」
石破衣笑道:「你只管放心,老朽会随时支援你的。」接着又道:「这套「天锦剑法」,威力极强,你纵能念出招式,但若不练到纯熟,很难发挥它的变化,何况九十一招剑法。仅凭记忆,也未必没有遗漏之处,所以老朽必须随时加以指点,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
丁天仁依言抽出长剑,就按照着自己所记忆的招式,先演练一遍。
石破衣看得连连点头,嘉许的道,「真是难为你,果然全记住了,但你使出来的只是依样葫芦而已,虽然仗着本身功力,剑上似有几分火候,但仍未能深得神髓,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如何瞒得过欧阳生的眼睛?现在你听我把这套剑法的口诀念出来,记住了,其实这口诀是老朽临时编的,你记住口诀,就不用去思索下一招剑法,这样就不致临敌分心了。」说完,就随口把口诀念了出来。
丁天仁用心默记,觉得果然比自己硬记剑招要方便得多了。石破衣要他反覆背诵了几遍,然后要他一招一式的随着演练,自己再从旁加以指点,这样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眼看丁天仁已能完全领悟,又要他练习了一遍。才道:「好了,你现在一个人在这里好好练习,务必练到纯熟为止,老朽要出去了。」
石破衣走后,丁天仁不敢怠慢,就继续勤练,一直练到天色渐渐接近黄昏,自己觉得已经得心应手,应该够纯熟了,才收起长剑,举步走出。
只见那青衣少女依然站在门口,看到丁天仁立即躬身道:「丁少侠出来了,我给你领路。」
丁天仁问道:「姑娘一直站在这里吗?」
青年少女道:「我是奉二宫主之命,守在这里的。」
丁天仁道:「真不好意思,要姑娘站了这许多时间。」
青衣少女脸上一红,低声道:「不要紧。」
说完,低垂着头,一路朝前进走去,行到东花厅,青衣少女在阶前站停,说道:「丁少侠请。」
丁天仁道:「多谢姑娘。」
青衣少女不敢和他多说,迅快的退了下去。
「丁大哥!」
阶上有人娇声叫了一声,飞也似的迎了下来,她,正是三宫主叶青青,她已经在花厅门口,进进出出多次了,等的当然是下大哥了,这时没待丁天仁开口,就娇声道:「丁大哥,我已经等了好久了,我有话和你说。」
当先朝东首回廊走去,丁天仁听她这样说了,只好跟了过去,一面问道:「叶姑娘有什么事?」
叶青青一手扶着栏杆,回眸一笑,低低的道:「事情多着呢!」
丁天仁走近她身边,说道:「那你可以说了。」
叶青青问道:「丁天义是你妹子?她不叫丁天义吧?」
丁天仁道:「她叫易云英,是在下师叔的义女。」
叶青青道:「那不是你妹子了?」
丁天仁道:「她是在下义妹,当然也是妹子了。」
叶青青眨眨眼睛,偏头问道:「那我呢?我也叫你丁大哥呀!」
丁天仁道:「这个……」
叶青青哼道:「你不肯认我做妹子,那就算了,是我高攀不上你。」
她好像生气了,别过头去。丁天仁忙道:「姑娘不可误会,在下不是这个意思。」
叶青青忽然转过头来,一双盈盈秋水看了他一眼,幽幽的道:「你肯认我做妹子了?」
她双颊忽然飞起两朵红云,但一双眼睛却盯着他,好像在等他答覆。丁天仁也不禁脸上一红,说道,「姑娘……这般……见爱,在下自然很……高兴了。」
叶青青脸上飞过一丝喜色,追问道:「你说的是真心话?」
丁天仁道:「在下怎会骗你?」
叶青青忽然又抿抿嘴道:「你既然认我做义妹,还一口一声的姑娘,在下,明明是在哄我了。」
丁天仁急道:「在下……我……是真心的……」
叶青青甜笑道:「那你怎么不叫我妹子呢?」
丁天仁心头一阵跳动,只好红着脸叫了声妹子。
「嗯。」叶青青心头甜甜的,飞红娇靥,低低的叫道:「大哥,我相信你是真心的,以后……你当着人家,你就叫我青青好了。」
丁天仁看着她点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半晌,叶青青举手掠掠鬓发,才道:「对了,大哥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丁天仁愕然道:「告诉你什么?」
叶青青巧笑道:「是你说的待会再告诉我,怎么忘了?就是明天放人的事呀。」
丁天仁哦了一声,就把自己三人被温九姑擒去,后来有人把自己救出,武林联盟要王绍三假扮了自己,一一详细道来。
叶青青问道:「他们为什么要假扮你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接着又把石破衣要自己去假扮自己,把假扮自己的王绍三换了出来,大概说了一遍。叶青青听得有趣,忍不住咭的笑道:「那么王绍三人呢?」
丁天仁悄声道:「他就是现在的王小七,这话你千万不能告诉人。」
叶青青点头道:「我不会说的。」接着口中惊啊一声,睁大眼睛,失声道:「明天,你……这太危险了,不成,不能让大哥一个人去。」
丁天仁轻声道:「这是老哥哥、石道长和宫主商量后决定的,我不会有危险的……」
「不成。」叶青青坚决的道:「我去和大师姐说,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涉险……」
丁天仁一把握住她纤纤玉手,柔声道:「青青,你不要和宫主去说,石道长说过,他会随时支援我的,你不要替我担心。」
叶青青任由他握住双手,一面说道:「对了,我去和石道长说,我也要去。」
只听遇廊上传来侍女的声音,说道:「三宫主,丁少侠,晚餐快开席了,只等着二位了。」
她敢情看到两人站得很近,不敢过来。丁天仁放开叶青青的双手,低声道:「我们快去吧。」
※※※※※※※※※※※※※※※※※※※※※※※※※※※※※※※※※
晚餐之后,丁天仁偷偷将金兰和易云英叫到僻静地方,将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两人。
金兰笑道:「我说呢,今天怎么看着有问题,素姐姐和你眉来眼去的?」
易云英笑道:「还有青青姐。」
丁天仁讶异道:「你们不生气?」
金兰笑道:「我们为什么生气,只要你心中有我们,就足够了,楚姐姐和素姐姐,还有青青姐,我们都很喜欢。还有红儿姑娘,只要你喜欢,尽可全娶过来。」
易云英笑道:「那可就热闹了。」
丁天仁将二女搂在怀中,在二女脸上轻轻一吻道:「为什么你们对我都这么好呢?」
金兰和易云英依偎在他怀里,笑着道:「因为你是我们的相公啊。」
金兰接着道:「时候不早了,你去找楚姐姐吧,可惜你马上就要离开这,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相处。」
易云英也道:「是啊。」
丁天仁在二女耳边轻声道:「咱们来日方长,以后一定每晚都让娘子满面春风。」
二女脸羞得通红,金兰「啐」了一口道:「人家才没有整天想那事呢?」
「言不由衷啊。」丁天仁大笑着离开两人,留下易云英和金兰娇嗔不已。
刚到中院,散花仙子秦楚云已经让侍女飞霞和秋虹来请。丁天仁跟着二女来到秦楚云的闺房,几乎是一进房,秦楚云就扑进了丁天仁的怀里。
秦楚云偎着丁天仁说:「弟弟,姐姐喜欢你,你什么都不要说……」
他轻轻抱着秦楚云,轻轻抚弄着她的背,而秦楚云的秀发轻柔地垂了下来……秦楚云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在他嘴里有韵律地滚动着,她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后,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秦楚云全身颤动了起来。
秦楚云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丁天仁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秦楚云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秦楚云那爱的呻吟有如小鸟叫春,两人的体温飞快的升跃、颤抖着,两人已忘了自我的存在,忘记了飞霞和秋虹,连这天地之事也复不记得,最真实的,只有俩人尽情地享受。那股青春的火花,由舌尖传遍了全身,身体上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着,而且兴奋不已,丁天仁及秦楚云开始冲动了,听两人的呼吸有如这白云飘落不已。两人仍在深深地接吻着、抚摸着。
突然间,秦楚云离开了吻,以两道火红的秀眼看着丁天仁,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似的……聪明的丁天仁也善解人意地为秦楚云脱下了她的罗衫,抱到床上去。秦楚云平卧着,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对白白嫩嫩的乳房一起一伏地颤动。秦楚云半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
纯白的玉体,微微透红的肌肤。结实、而如竹笋般的乳房。乳尖上那两颗如草莓般的奶头。匀称优美的曲线、平滑结实有弹性的小肮。小腹下面那毛茸茸的一片,把整个阴户都给盖住了。尤其那块桃源地,真是神秘,还似璞玉调成一样,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雕刻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皮肤细细而柔软,阴毛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阴唇,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淫水中,更是引人入胜。
丁天仁一只手在她的奶头上,揉搓着,轻抚着。丁天仁的嘴,顺着香唇,渐次的吻到她那雪白的脖子,她的乳房。一寸一点的轻吮着,弄得秦楚云不住的颤抖、不停的轻哼,丁天仁的嘴终于移到她敏感的乳头。
在乳头上,丁天仁的舌头像是催情针似的,舔得秦楚云,不住的叫喊:「嗯……嗯……哦……哦……嗯……哦……」
秦楚云的乳头已呈粉红色了,当丁天仁含在口中吸吮时,那乳头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真是逗人喜欢。
她的乳头是越舔越硬,她也不时的把乳房向上挺,迎合丁天仁的吸舔。秦楚云的乳房现在好似两个饱满的双岭,圆圆的而富有弹性。
丁天仁抚摸着秦楚云的秀发、桃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乳房、修长洁白嫩肉的玉腿,最后那丰满肥高白嫩凸起充满神秘地阴户肉穴地方。天仁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拨开,靠近阴唇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还微微跳动着,那淫水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丁天仁的手,摸着她那最敏感的部位─阴蒂,手指像条小蛇般的,在扣弄着她的小穴。小穴的淫水,像是涓涓细流似的,猛流个不停更多txt小说下载-美文社-。
秦楚云的慾火,似乎已到了极点。她整个人,不停的扭动,不住的轻哼。
「哦……嗯……嗯……哦……嗯……」
「嗯……哦……好弟弟……你不要摸……小穴好难受……哦……小穴……哦……难受死了……」
「哦……小穴里面痒死了哦……痒……好弟弟……不要……哦……不要……再摸了……嗯……哦……」
「好弟弟……你快……快给……姐姐……嗯……小穴实在受不了……哦……受不了……」
秦楚云的小说,握住了丁天仁的大宝贝。这一根又长大、又热烫的东西,在秦楚云的小手,不住的跳动,像是在示威似的。
秦楚云轻呼道:「弟弟你的家伙太大了,姐姐怕等一下会受不了。」
「姐姐你放心,弟弟会慢慢来,不会弄痛你的。」
慢慢的,丁天仁用手握住大宝贝,用龟头一上一下的来回的磨着她阴蒂。
「嗯……哦……嗯……嗯……好弟弟……不要再逗了……嗯……不要逗姐姐了……嗯……」
「哦……嗯……小穴受不了了……哦……快进来……哦……哦……嗯……」
她的屁股,想要含住大宝贝似的,一下又一下的往上顶。丁天仁一看秦楚云的春潮,似乎己到了顶点。于是他轻轻地翻起身来,先用手将秦楚云的两腿分了开来,使她那窄小的小穴能宽松一些,以便大宝贝的龟头能插入她的阴道去。
于是丁天仁跪在秦楚云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宝贝,另一只手分开秦楚云那桃源洞口,使那阴道隐然在望。终于,丁天仁把龟头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在床上,一面用嘴来吻住秦楚云,她的小穴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宝贝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
丁天仁猛力一挺,插得秦楚云痛叫了起来。
「仁……弟弟……慢……慢点……痛……痛啊……我……忍受……不了……唔……哼……哼……」
秦楚云的小穴好紧,里面又热又烫,丁天仁的家伙被包的好美、好舒服。当丁天仁在向下插时,秦楚云只觉得阴户的细肉破裂了。秦楚云那阴道的痛楚,像针刺着她,周身颤抖不停。这种刺痛,秦楚云想该是处女膜破裂了,觉得阴户有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沿着屁股流到床上。
「仁……弟……慢……慢些……里面……好……好痛啊……哎唷……哼……姐……姐……受不了……弟……轻……轻点……」
丁天仁很老道地说:「楚姐姐……你放心……我……插慢点……就是了……等一下……就会好了……而且……你还有……慢慢舒服……弟……绝不骗你。」
说完,见秦楚云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于是伏下身来,吻着她的香唇,手也轻揉着她的奶头。过了好一会儿,她似乎好过了许多,脸上的红晕又再出现。她的眼睛微微闭着,鼻头也渗了一滴滴的汗水,那红润的小嘴,半合着。她的表情是那么迷人,那么够味,她的屁股,不时的向上挺了挺,小穴似乎是痒了。
只听得秦楚云轻轻的说:「嗯……嗯……好弟弟……嗯……你现在慢慢的动……嗯……慢慢的插……好弟弟……嗯……小穴好痒……嗯……」
「好姐姐,弟弟会慢慢的来,轻轻的插小穴。」
丁天仁把大宝贝轻轻的抽出来,又再整根慢慢的放进去。像磨洋菇似的,大宝贝深入浅出,不带任何的火候。
「嗯……嗯……好弟弟……姐姐的小穴……好美……哦……好弟弟……大宝贝……干的……姐姐……好舒服……嗯……」
「嗯……哦……小穴现在好美……小穴不痒了……哦……哦……弟……弟……你的大宝贝真大……哦……顶得花心好美……哦……哦……」
丁天仁突然改变战术,丁天仁将大宝贝一炊下子全部抽出,然后再整根插进去,屁股再加转一圈。如此一来,丁天仁想,秦楚云她会更舒服,小穴会更美。果然是如此。
「哦……嗯……好弟弟……嗯……好宝贝……小穴好舒服……哦……姐姐好美……嗯……哦……美死了……嗯……」
「好弟弟……嗯……你真会插小穴……哦……你真的好会插……嗯……你插的太美了……哦……姐姐的小穴爽死了……哦……」
秦楚云的小穴,一张一合的,好美。小穴的淫水,有如下雨似的,不停的,一点一滴的往外流。大宝贝的陵肉,一进一出的也带出了不少淫水。
「卜滋……卜滋……卜滋……」大宝贝的入穴声,实在是好动听。
飞霞和秋虹看得是目瞪可呆,这一幅活春宫,看得两人是口乾舌燥,心旌动摇,衣衫半解。
「哦……大宝贝……哦……你插的……姐姐……太美了……嗯……哦……好弟弟……小穴……让你插的……爽死了……嗯……哦……」
「姐姐的好爱人……嗯……哦……好弟弟……哦……哦……小穴要美死了……哦……你太会干姐姐了……哦……」
「好姐姐……哦……哦……小穴美吗……姐姐你美吗……哦……大宝贝入得好舒服……哦……哼……」
「好弟弟……哼……小穴好爽……哦……啊……哦……花心被磨得好舒服……嗯……嗯……」
「嗯……大宝贝弟弟……嗯……插快一点……哦……重重的干小穴……嗯……大力的插姐姐……哦……姐姐要你……嗯……嗯……」
只听到秦楚云娇声不绝,那粉脸上更是露出那性满足的艳丽,丁天仁使她太舒服了。
「嗯……好弟弟……快……哦……姐姐不行了……哦……姐姐的小穴要……出来了……啊……啊……小穴……小穴升……天了……哦……哦……」
「哦……好弟弟……姐姐真爽……哦……你真会插小穴……真会干小穴……哦……嗯……」
秦楚云此时更是渐入佳境,阴户中更是觉得酸酸麻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那股兴奋令她又娇喘。
「哼……哎唷……插……插死我了……弟……你的……宝贝……好长哟……每次……都顶得……人家……好……好舒服……」
「我……的骨头……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了……弟弟……我快没命了……哦……哦……美……到天了……」
「哎唷……好……好舒服喔……嗯……嗯嗯……我……可……可活不成了……哼……要……要……要上天了……」
「弟……弟……我……我要……丢……丢了……快……快……快用力……哦……哼……哼……我……受不了了……我……丢……丢了……啊……」
在她要进入高潮的那一刹那,子宫壁突然紧促的收缩,猛吸得大宝贝跟着收缩,浓浓的阴精,又热又烫,直浇向大宝贝头,浇得大宝贝不住的抖了几下。
「嗯……嗯……大宝贝弟弟……哦……姐姐的好爱人……姐姐的小穴好多水……哦……弟弟……擦一下……哦……哦……」
「好姐姐……不用了……哦……大宝贝会慢慢的掏乾你的淫水……姐姐……你就慢慢的享受吧……」
「弟弟……嗯……你快插重一点……嗯……姐姐还要……哦……姐姐还要……姐姐不过瘾……哦……重重的插小穴……嗯……」
「嗯……求求你……给姐姐……大力的插小穴……哦……狠狠的乾姐姐……嗯……好宝贝……嗯……」
「哦……哦……呼……好姐姐……你真的要弟弟大力的插小穴……呼……你不怕痛……姐姐……弟弟怕你会受不了……哦……」
「好弟弟……嗯……好爱人……小穴不怕痛……嗯……哦……姐姐不怕痛……哦……嗯……」
丁天仁一听秦楚云如此说,心下也决定给她来顿狠的,于是,丁天仁抽出了大宝贝。甫一抽出,小穴的淫水「哗」的一声,全部冲了出来。丁天仁把秦楚云,抱到了床前,床铺的高度,正好合适。双手把她的身体放好,让脚微微的抬高,以便自己的抽插。丁天仁看着她的小穴,湿得真不像话。
丁天仁再一次的问道:「姐姐真的不怕痛,弟弟等一下会很用力哦。」
「姐姐不怕,你就用力的乾姐姐吧。」
于是丁天仁默记心法,气循环一周天,最后纳入丹田。呼!呼!呼!渐渐的,跨下的大宝贝,又暴涨了许多,比刚才又长、又大了半倍多。整根大宝贝就像烧红的铁杵,刚硬如铁。小穴的淫水,依然细细的慢慢流。那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似乎等待着大宝贝的进攻。再一次的对准小穴口,「滋」的一声,大宝贝又是整根到底。
「啊……弟弟……哦……你的宝贝怎么比刚才还大……哦……又好热……」
丁天仁开始抽插,只是轻轻的插,不让大宝贝到底。
「嗯……嗯……小穴好美……嗯……哦……好美……嗯……大宝贝变得好粗……嗯……嗯……」
「哦……嗯……好弟弟……哦……大宝贝美死小穴……嗯……美死姐姐了……哦……好舒服……哦……好爽……嗯……」
「大宝贝弟弟……哦……大力的乾姐姐吧……用力的干小穴……嗯……姐姐……的……小穴会……承受得了……嗯……嗯……」
看到她那副骚样,那副淫荡的样子,真叫人受不了,小穴里的淫水,又开始多了。
「呼!呼!呼。」深深的换了几口气,丁天仁要开始了,丁天仁要重重的干,狠狠的插。
「啊……啊……啊……小穴……啊……姐姐的小穴……啊……胀死了……啊……花心……被顶……穿了……啊……」
「好弟弟……啊……不要那么大力……啊……轻一点……啊……小穴会受不了……哼……哼……」
「大宝贝弟弟……啊……弟弟……啊……弟弟……哼……」
「啪……啪……啪……啪……」
肉碰肉的撞击声,一下又一下的狠入,一次又一次顶到花心。丁天仁好像要将她撕裂地,将她插死。
「哦……你轻一点……啊……哼……小穴受不了……啊……哼……你真狠……插死姐姐了……哦……小穴干穿了……哦……」
「好弟弟……小穴会被插烂……哦……小穴会受不了……哦……姐姐会被干死……哦……」
「啊……哼……轻一点……不要那么大力……哦……花心被刺穿了……哦……哼……姐姐被干死了……哦……」
秦楚云叫得越大声,丁天仁就干得越使劲,丁天仁有如一只猛虎狂龙,亳不怜惜的掠取他仁的猎物。才入了几十下,她的人几乎快昏了,她只是平躺在床缘,有气无力的哼着。
「哼……嗯……嗯……好弟弟……姐姐受不了……嗯……小穴坏了……哼……嗯……嗯……」
「好弟弟……姐姐服了你……嗯……嗯……你真的好猛……嗯……姐姐……哦……嗯……」
就这样的干了百来下,秦楚云似乎又进入了佳境,她的手又恢复了生机,猛抓住了丁天仁的腰。她的屁股,也开始不停的往上挺。口中的浪叫,也开始有味道多了。小穴的淫水,像是被拍到似的,滋!滋!作响。
「嗯……小穴好舒服……嗯……小穴好爽……哦……哼……小穴会爽死……嗯……姐姐美上天了……哼……你力气好大……嗯……」
「好骚穴……哦……好小穴……屁股用力往上顶……哦……大宝贝要插穿你……哦……哦……」
「大宝贝弟弟……哼……好弟弟……嗯……姐姐爱死你了……哦……小穴会爽死……哦……嗯……」
「好宝贝……快……哦……姐姐……哦……又要出来了……姐姐的穴心要爽死了……哦……快……」
「啊……啊……弟弟……姐姐要……要升天了……哦……小穴要爽死了……哦……你干的好……插的好……嗯……哦……」
「啊……弟弟……啊……啊……小穴又流了……啊……啊……姐姐好爽好爽……哦……哦……」
突见她双手双脚,像只蜘蛛似的,全部把丁天仁抱住,不停的叫,不停的抖。小穴的温度,一下子提升到沸点。大宝贝的感觉,又热又舒服。秦楚云的阴门突然一阵收缩,阴壁肉不断吸吮着丁天仁的龟头,丁天仁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大龟头一阵跳跃,卜卜卜射出大量的阳精,直射得秦楚云的阴户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花心里被热精一淋,子宫口突然痉挛收缩,一股阴精也狂泄而出。

发表评论